創作內容

1 GP

[達人專欄] 【小說】杏雨幽蹊 (18)

作者:小褎│2020-08-15 12:11:00│贊助:2│人氣:55
第十八章

  稍早淳于醴在裡頭與陸琬娘說的話,他雖背對著守在外頭、卻是字字句句都聽清了的。起初他也只覺得陸琬娘這姑娘家性子極為彆扭、又是優柔寡斷,恐怕更是白長了眼珠子,幾番不視淳于醴那向來冷峻嚴厲的神色只會對她緩下,還得要淳于醴當面與她表白心意才能懂,卻是其後也不見反應,還想著她恐怕是自持官家千金身分、目中無人的女子呢!

  看來他是想錯了,這位官家千金並不是自持身分,而是臉皮薄、是個口是心非的,這不,聽了淳于醴這位青梅竹馬的告白後,嘴角都揚得老高了!

  甘松想到這裡也是為了自家純情的少主開心。

  甘松其實也是知道陸琬娘的。

  在並沒有明顯階級、門第之分的神醫谷裡,有些長隨、丫鬟是從外頭帶回來的,這些男男女女們多是在北杏花村患了絕症的病患家屬又或者孤身來到杏花村自生自滅而後痊癒的人,他們無處可去、也有些是讓薄情的親人們傷透了心,便自願委身為奴。

  他們不簽身契,卻奉救治他們的大夫們為主,向天地立誓一輩子跟隨,乃至有發下誓言教子子孫孫為大夫家奴的。

  神醫谷裡頭的大夫們多不擺譜,既是收了他們,也就將他們當自個兒的藥童使,久而久之這些人們也都有了一技之長,甚至成為杏花村的大夫。

  甘松便是這樣的人。

  與淳于醴年紀相仿的甘松在淳于醴被淳于不朽帶去四處學著看診時還留在神醫谷內苦讀醫書,而淳于醴偶爾與他談天時總會提及杏花村裡頭有位愛哭且愛吃的小姑娘──那位小姑娘日日總是哭著想爹娘,分明哭得難過,卻能讓淳于醴用從嘴裡省下一小碗醬燒肉又或者燉雞湯等吃食給收買而忘了哭,直待到隔日又是如斯循環。

  直到後來,小姑娘變成了日日都期待著淳于醴帶過來的點心與吃食,甚至後來也向住在杏花村裡頭的廚娘學習並以吃食回報,這才逐漸展顏,恢復了往前活潑開朗的樣貌。

  甘松跟在淳于醴身旁也有幾年的時間,自是曉得那因為慣看生死而向來對外人冷臉的淳于醴有多喜歡那位小姑娘,喜歡到每回提及她,那張冷著的臉都會多上幾分顏色,看起來容易親近許多。

  這回是淳于醴頭一回隨著淳于不朽出谷往陸家這頭陪著淳于不朽與那些朝廷命官們虛與委蛇,同時自然也是甘松頭一回跟著淳于醴走出杏花村以外的地方。

  甘松還記得前一日收拾行囊時,淳于醴才從杏花村停放遺體的義莊那頭剖了幾具屍首回來,原本板著的臉在聽得「陸家」二字竟是沒有露出他預想中的冷臉或者不以為然,反倒是微不可察地牽起嘴角來,直讓甘松以為淳于醴魔怔。

  來到陸家後,甘松看著淳于醴那般裝模作樣的神色,心裡頭更是暗暗納罕,也是直到他見了淳于醴對待陸二小姐的不同時好奇地問了一嘴,這才曉得原來陸家這不受待見二小姐正是從前淳于醴屢屢與他提起的愛哭鬼阿琬。

  當陸琬娘將無雙院那頭的飯菜給做好後,轉頭正想取食盒時才發現甘松提著一口壺站在廚房門口,自是被唬了一跳。

  甘松曉得她心血不足,容易驚悸,便也露出了點愧疚的神色,又道:「二小姐,這藥我已經煎來了,妳瞧瞧這……」

  「怎麼好勞煩你?下回我自己煎藥便好。」

  「不打緊,少谷主說這回的藥較為特殊。」甘松看著一旁的灶臺上有著瞧著已然冷卻的兩菜一湯,便是將藥壺給放在那頭邊上,又道:「接下來的藥方子都得空著肚子喝。」

  陸琬娘應了一聲,也沒囉囌,三兩下便將無雙院那頭的菜餚全給裝進了碗裡、放到食盒內,又喝完了整碗藥,道:「這回的飯菜我得親自去送,不勞你。」

  甘松有些為難:「這……我左右也是要回去的,要不我幫妳提食盒吧!」

  「這樣不好……」陸琬娘抿了抿嘴,又道:「要不,便勞煩你了,我吃完飯後再過去。」她忽地想起自己還沒吃飯,若是餓壞了,也沒心思與人應對。

  甘松應下,自是提起了食盒逕自離去不提。

  陸琬娘獨自靜靜地吃完冷了的飯菜,又是歇了會兒後,這才往無雙院那頭而去。

  無雙院裡頭將門埕一分為二的那堵矮牆早在淳于不朽父子二人來到的頭幾日時推倒不見,如今的開闊每回見著都令人感到十分舒心。

  不若臥霜院讓陸琬娘刻意營造出蕭瑟之感,如今的無雙院由於淳于不朽父子常常往來,淳于醴更是三天兩頭在這處偏院搗股藥材與讀書,是以這頭裡裡外外都被清掃得十分徹底,便連損壞之處也都被迅速地修繕一新,足可見陸大夫人對外客的看重。

  當陸琬娘踏進無雙院後,便見得正廳處的大門開闊,兩位胞弟各自捧著一本書,卻是兩個人四只眼睛目不轉睛地看向同桌而坐的淳于醴,兩張小臉蛋興致勃勃地望向正開口說些什麼的淳于醴。

  無雙院的正廳不是正廳的擺設,裡頭只有一張大圓桌,旁邊一共有六張凳子,邊處的裝飾不過是幾盆能不見日頭的盆景與幾張不知道從哪兒尋來、一見便曉得不怎麼值錢的字畫。

  陸琬娘從院子處往門內望去,看見這番和樂的景象不覺腳步一頓,而後又強打起精神並整斂神色走到門口候著。

  「阿姊!」

  陸彝梢眼角餘光見陸琬娘到來,率先闔上了書跳下凳子道:「阿姊怎麼吃這麼久?我們都吃完好一會兒、在等阿姊呢!」

  還坐在凳子上的陸彝杪雖然沒開口說話,卻也是一臉殷切地看向自己的胞姊,眼底孺慕之情盡顯,蒼白的小臉蛋兒因為興奮而微微地泛起紅暈,喜悅之情溢於言表。

  陸琬娘看著兩位胞弟的神情,原本晦暗的心情登時敞亮許多,只覺得自己昨日以來的煩惱全然煙消雲散,此刻竟是覺得只要姊弟三人在一塊兒,無論外頭再如何也都讓她無所畏懼。

  既是昨日至方才一時間的煩惱已然通透,這廂笑容也真誠許多,她笑著走了進去,看著他們正讀著〈大學〉,便道:「今日大夫教了你們什麼?」陸琬娘曉得淳于醴若有餘暇,多會教兄弟倆蒙學。

  陸彝梢愛好表現,立刻將方才所學給背了出來:「所謂修身在正其心者──身有所忿懥,則不得其正;有所恐懼,則不得其正;有所好樂,則不得其正;有所憂患,則不得其正。心不在焉,視而不見,聽而不聞,食而不知其味。此謂修身在正其心!」

  陸琬娘聞言一愣,卻是不想這段話恰巧擊中了自己心中所想,便是斂起眼來好一會兒,道:「《禮記》的確是必須通曉的學問,大夫願意與你們說教一二、你們便得好好用心,曉得嗎?」

  兄弟倆應了聲是,又聽得淳于醴道:「怎麼這時候便來了,沒歇晌?」

  他這句話問得有些過,但陸琬娘卻也知道這時候她不該與他計較這等旁的規矩,只道:「昨日沒能過來,心裡頭惦念得緊。」

  陸琬娘的語調和緩許多,卻又帶著點生澀。淳于醴只當她仍介意著自己稍早前所說的話,也不管她如何彆扭,只是指著外頭道:「二小姐與他們說完話便往外頭藥房找我,我與妳說說……陸八的身子與陸九的病。」這頭他所指的藥房是無雙院西廂房的耳房處。

  陸琬娘頷首,看著他泰然離去,心裡頭竟有些不是滋味。

  或許自己是有些矯情了,然則在聽得他說出「心儀」二字後,竟是只有自己內心起了波瀾,令她感到更是不自在。

  陸彝梢看得陸琬娘望著淳于醴離去的背影發呆,偷偷地捱到了她身邊,道:「阿姊在想什麼呢?」

  陸琬娘回過神來,笑著道:「我在想著大夫要與我說些什麼呢!」

  陸彝梢拉著陸琬娘轉回桌子旁,恰巧坐在淳于醴離去前的那個位置上,道:「大夫方才也與我說了,雖則我的身子是咱們三人裡頭最為康健的,但身子骨究竟還比其他人弱上那麼一些,還讓我喝上幾天的補藥試試;阿杪這幾日也好上許多,也能夠換上新的藥。」

  陸琬娘只覺得有些不對勁,卻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只道:「都說是藥三分毒,大夫可說了你滋補的事……可好?」

  「我也問了呢!」陸彝梢笑嘻嘻地:「大夫說我人小鬼大,還說我不相信他的醫術!我怎麼會不信呢?阿姊看看阿杪現在這樣,多走幾步路也不會喘了!」

  陸彝杪的笑容天真爛漫:「我現在能繞著院子走上三圈才喘。」

  陸琬娘自是往陸彝杪那頭挪了挪位置湊過去,將他摟到懷裡一陣好哄,惹得陸彝梢急得跳腳,趕忙再次湊到陸琬娘身旁撒嬌。陸琬娘被小兄弟倆左右夾著又抱又蹭,笑得快喘不過氣來,又是關心了他們這兩日的起居後,這才往淳于醴所在的小藥房那頭去。

  陸琬娘原本對著兩位弟弟揚著的笑臉在走出正廳門口後便倏地沉了下來,直到進到藥房時已經恢復了平常那般就像是竭力在隱忍著什麼的晦暗神色。

  讓淳于醴臨時擺設的小藥房裡頭可謂色色俱全。

  除卻裝有藥材的抽屜櫃子外,還有專門搗藥、磨藥的器具,更有一架子的筆墨紙硯與書籍,簡直能稱為一間小藥房。

  淳于醴在桌上鋪了一張紙,上頭布著幾項藥材正要包起。

  陸琬娘站在門口,進也不是、退也不是,只等著他忙完才想出聲,卻是淳于醴沒看她,只是開口說道:「進來坐。」

  陸琬娘神色困窘了一瞬,終究是走了進去,站在邊處道:「你想說什麼?」

  淳于醴將包好了的藥材,這才看向她,道:「妳心裡頭可有想說的話?」

  陸琬娘只覺得他奇怪,卻也頷首道:「我不明白你方才的意思。」

  淳于醴似笑非笑,看起來比起往前幾日的柔和還要多幾分疏離與嘲諷:「莫非妳還想要我說得更明白?」

  陸琬娘素來臉皮薄,曉得自己又「說錯」了話,只得略微別過頭,道:「若我……若我請你……勞煩你幫忙呢?」她說起這話來磕磕巴巴,卻也表明了自己的意思。

  淳于醴卻沒放過她:「讓我幫妳什麼?」

  「幫、幫我……與兩位胞弟離開這裡。」陸琬娘一面強迫自己說著話,臉卻也不可受控制地紅了起來。

  「那麼,妳拿什麼報答我?」淳于醴問了這麼一句,又道:「我雖是大夫,但懸壺濟世、醫者仁心那套對我不管用,我也是人,得穿衣吃飯、得撐起淳于家的門戶,但我又頂著醫谷大夫的名號、並不缺銀錢。」

  淳于醴只差沒與她說,他就希望她能好好正眼看他,願意應下婚事。

  雖則婚姻大事乃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如他這般逼問或者這陣子以來的私相授受並非正途,但他總希望陸琬娘是願意的──縱是她不願意,他也能依著陸大夫人排布好的道路將計就計帶他們姊弟出府,最後再放陸琬娘自由,讓兩人止步於青梅竹馬的關係。

  陸琬娘愣了愣,又是低頭道:「我願為你效犬馬之勞,以換得兩位胞弟直至成年時的安康。」

  「然後呢?」

  然後?

  陸琬娘當真沒想過往後的事。

  若是依照她從前的盤算,便是希望兩位胞弟能夠健康成長、立起門戶,而後自己也就獨自將就著過。

  雖然與外人說起這事有些難為情,但陸琬娘掙扎沒一會兒,仍是低聲將自己的盤算說了:「我打算自梳,替他們照料門庭。」

  傻。

  淳于醴神色有些複雜,陸琬娘卻是因為低下頭來而沒能瞧見。淳于醴看著她的模樣沒說話,直到陸琬娘似乎下定決心而再次直視自己時,這才開口說道:「且不提陸八,雖則先前我說過陸九只消撐到十二歲便不會時時刻刻都有性命危險,但往後的調養極其重要,他恐怕終其一生都只能做輕省的活計,壽元也不見得能夠與常人比肩……」

  「他能活到成家立業,我便知足了。」雖則陸琬娘並不怎麼指望陸彝杪將來還能夠庇佑妻小,但若有個好姑娘家願意與他結為連理,她身為長姊定也會處處照拂,不讓他們一家子受委屈。

  淳于醴看著她那般理所當然的模樣,又道:「縱是如此,我至少得替妳照拂陸九六年──若是得等他束髮、便是九年,九年以後我已將近而立,家裡頭養著你們,又該教我如何成家立業?」

  陸琬娘沒由來地心裡一揪,又道:「我能遠著些,甚至在杏花村裡頭做事換取……換取你替我照顧阿杪。」

  「醫谷就這麼點大小,杏花村也算是醫谷的範圍,又有哪個好人家願意看著自己的女婿與女人糾纏不清?」

  陸琬娘被激得有些來氣:「我不是那般不自重的人!」雖則這話之於她心裡頭的想法而言十分誠實,但究竟有陸大夫人逼婚在先,因此也顯得有些沒底氣。

  淳于醴看著她一會兒,也不曉得自己哪來的耐心,只是緩聲繼續說道:「所以我有個解決方法,不曉得妳是否願意聽聽?」

  陸琬娘自知「理虧」,登時也沒了脾氣,道:「願聞其詳。」

  「我對那些囉囌的、嘮叨的人都沒興趣,更不願有麻煩的妻族。」淳于醴頓了一會兒,愈發直接的視線不諱地盯著她:「妳便順著她的意思與我為妻,入我醫谷、終生不得再出,也與陸家斷得一乾二淨以換取我予妳一生的庇佑,如何?」

  陸琬娘只以為那「心儀」二字已是直言不諱的表白,卻不想淳于醴還能更進一步與自己說起這等終身大事。

  卻是陸琬娘臉皮再如何薄,曉得時日無多的她這廂也不得不直接回答他的問題,便是深吸一口氣,略帶忐忑的問道:「難道,你不會後悔?」

  近些的,便是後悔自己的婚事竟是場算計、甚至得費心思將兩人甚至包含她的兩位胞弟從算計中抽出來;遠些的,便是今日的「交易」縱是一時讓彼此心甘情願,日後追悔時也會因而生了齟齬。

  若沒有淳于醴,陸琬娘是打算自梳的,因而縱是日後淳于醴反悔、要與她一紙休書,若能遮掩一二以保證不影響往後兩位胞弟娶妻、她也是願意的,但她卻不能看著淳于醴為了自己讓名譽白白蒙塵,乃至往後娶妻亦是不順。

  這究竟是終身大事。

  陸琬娘覺得自己萬分卑劣,分明祈求著希望,卻在個人道德的界線邊處徘徊。

  她不想利用他、就應當拒絕得徹底,但她看著他認真問著自己的神情,竟是一句堅決的語氣也難以有底氣地說出。

  她畏縮怯懦、卑劣低下,在坦蕩磊落的他面前根本擡不起頭來。

  「若會後悔,我便不會有這樣的提議。」淳于醴看著她忐忑的神情平靜地說道:「若最後結果乃自己所欲、也非行傷天害理之事而來,又何來後悔之說?」

  這意思,就是他願娶她,甚至是真心地求娶。

  淳于醴見她已然默許,又道:「若是妳願意了,其餘的事自有轉圜餘地,大可不必擔憂。」

  陸琬娘沉默了好一會兒,這才低聲道:「若你不悔,我亦不負,一點丹衷,神人鑒知。」

  淳于醴微微地勾起嘴角,又道:「我們擊掌為誓。」

  陸琬娘一愣,在還沒反應過來時,便看得淳于醴走了過來,率先伸出自己的手。

  陸琬娘看著他修長且骨節分明的手指,心裡頭究竟還避忌著男女之防,但又想著如今自己早已與他立下約定,擊掌至多不過是三回眨眼間的碰觸,便也抿起嘴來擡起手。

  淳于醴看著她如臨大敵的模樣,不住哈哈地笑了出來,將自己的手收了回去,道:「妳的心意我明白了!」說罷,便是回身拿起了方才包好的那包藥,越過陸琬娘離去。

  他笑了。

  陸琬娘頭一回看見淳于醴笑出來的模樣,竟又是有些傻。

  自打淳于醴出現在她面前以來,她遇上的事情彷彿遠比這七年待在這座宅邸時還要多上許多,而這短短的兩日內更讓她的心情大起大落,直至方才竟然還能見著向來總繃著臉的淳于醴開懷大笑的模樣,直讓她心裡頭起了不小的波瀾。

  原來,他也會這樣笑。

  陸琬娘忽地感到自卑起來。

  他是認真的,認真地向自己展現「心儀」二字的意思,甚至不畏陸大夫人那頭的陰謀詭計,而自己又能給他什麼?

  除了自己這個「人」以外,她覺得自己一無是處。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88307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小說|古風|女性向|杏雨幽蹊|歷史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ast35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小說】杏... 後一篇:[達人專欄] 【小說】杏...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grass891101喜歡繪圖的你~
歡迎來看看我的繪圖>U<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6:35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