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6 GP

想藍-各自的未來 《薩艾斯嘉篇》〈前篇〉

作者:橘みかん│2020-08-15 06:37:54│巴幣:12│人氣:100
各自的未來 《薩艾斯嘉篇》〈前篇〉
 

  艾魯達城及其城下市鎮正進行戰後修繕,曾經失去的活力隨著戰勝回歸,城下子民終於不用再害怕被屠殺、生活在無止盡的恐懼中。

  除了歐洛巴特派王太子路易士護送露莎琳德公主,以及帶來相互的聯姻贈禮,朗基洛爾也送來物資以示友好,傑森將軍表示:布洛迪克王在忙完公務後,會親自前來祝賀。

  就連凱貝特的比夫拉爾王,也派史達西來送禮,史達西笑稱,失去了曼士貝這一個靠山,比夫拉爾王現在可不敢再像從前囂張,但說到葛里菲茲王子和艾德文娜公主,這位新王還是忌憚他們而不予重用,這也是這一次他們無法出席的原因。

  夏拉的商人們也終於可以再步入薩艾斯嘉安心採買白玉鋼等礦材,雖然為了戰後重建,薩艾斯嘉無法販賣大量給他們,但至少品質方面獲得了保證。

  曾經因戰亂分離的家族,因來到艾魯達而重聚,城下的忙碌與笑聲,連城中都能感受到似的,城下逐日聚集了人潮,人們都想看看,薩艾斯嘉的正統繼承人──賽比恩斯.亞力山卓.薩艾斯嘉的正式即位,以及這位新王與歐洛巴特公主的聯姻。

  即使有了各國的援助,仍無法與前幾代國王的登基及婚禮相比,但再與這八年的困苦與恐懼相較,多數人民仍是樂在其中。

  賽比恩斯的歸來,不但驅逐了侵略的曼士貝,還讓消失已久的「傳說」一併歸還,沒有什麼比這些更振奮人心,對人民來說,未來,充滿了希望。
 

  即位當日,賽比恩斯身著一身水藍正裝,在各國與會貴賓及本國重臣們的見證下,接受了天人及龍魂的祝福,正式加冕為王。

  由於亨利王尚且虛弱,由路易士王太子牽引著身穿藍白禮服的露莎琳德,一步一步,邁向王座。

  僅在座前,路易士王太子對於放手稍有猶豫,與座上那略帶苦笑的紫晶瞳孔對上後,路易士才鬆手步回亨利王身邊。

  為跪在座前的露莎琳德戴上后冠,賽比恩斯將她攙扶起來,殿前更是響起掌聲不斷,而後兩人攜手到露台,接受全國人民的歡呼。

  拉詩蒂就在那人群之中,看到曾經如此熟悉的人如今站上頂峰,她與其他人一樣熱淚盈眶,卻是微微一笑,百感交集。她轉身,將歡欣鼓舞留在身後,手上拿著簡單的行李,才要邁出城廓,本該在新王、新后身邊人卻出現在她眼前。

  希亞萊娜手上抱著一隻白貓,拉詩蒂只是稍有一驚,很快便平復心情上前請安。

  「希亞萊娜大人。」

  拉詩蒂向她行禮,身邊的人們卻像沒看到她們二人,只是繼續向城前聚集。

  「要離開了嗎?」希亞萊娜從容問道。

  這情況拉詩蒂也無須細問,必是希亞萊娜讓迪斯提亞把空間阻隔起來,但一開口卻像是普通的送行,拉詩蒂不免心存疑問。

  「是的,您已經解除了施予我身上的力量,我想我已經無法再為小……為陛下做出任何建言,而且……我想回故鄉,尋找家人。」

  拉詩蒂低眉回道,眼前希亞萊娜聽著卻是忍不住笑出來,那心思曝露太多,但她又不說破,依然笑回:「這樣嗎?要找家人的話,我建議妳不用走那麼遠。」

  「您的意思是?」

  然而,希亞萊娜沒有回答,卻是突然把白貓抱起來,對著拉詩蒂的臉,道:「牢牢記住這雙眼睛,如果看到跟有著這雙眼的『人』一起進城,幫我給『他們』帶一句話。」

  還沒能理解希亞萊娜話中之意,她又繼續指示道:「跟『他們』說,到其他地方去吧!這裡沒有人需要你們。」

  小白貓眨了眨琥珀色的瞳孔,又聞了聞拉詩蒂的臉頰,之後更是瞇起眼親暱地蹭了蹭。

  「記清楚了嗎?」希亞萊娜的聲音再次傳來,拉詩蒂一驚,急回:「是……是!」

  然後,希亞萊娜抱回白貓,略帶落寞道:「先在城裡住下吧!不要太看輕自己,妳的存在會是城下許多人的精神支柱。」

  還來不及拒絕,希亞萊娜便在一陣黑霧的包圍中消失,拉詩蒂只是站在原地數秒,再向前踏出,便能離開此城,如今傳說中的天人卻要她留下。

  尚在猶豫,拉詩蒂身後又傳來呼喚聲。

  「咦?拉詩蒂小姐?」

  身後菲力克斯與道格拉斯搬運著大包物資,卻因前者停下腳步讓後者差一點穩不住重心,遂罵道:「──菲力!不要突然停下來!」

  拉詩蒂回頭望去,他們身後還跟著蓮娜和莎曼莎兩位女性,同樣手上也抱著較少物資。

  「咦?我記得你們不是負責運送森林裡的物資過來?……怎麼不用馬車呢?」拉詩蒂轉身上前如此問道。

  「誰叫某個笨蛋在駕駛途中撞上大岩石,車輪毀了一半。」莎曼莎怒瞪閃過那目光的菲力克斯,拉詩蒂也忍不住發出尷尬笑聲,她幾乎可以想像事發景象。

  看到拉詩蒂手上抱著自己的行李,蓮娜嘆道:「拉詩蒂小姐還是要回故鄉去嗎?真希望妳也能見證我們的婚禮。」

  「已經決定日期了嗎?」拉詩蒂驚道,之後更是順著話題,留下來幫忙城下的食糧、物資發放,更重要的,是找到希亞萊娜所指示的人們。

  修建中的城池與市鎮比想像中還熱鬧,剛結束的即位大典並沒有帶走人潮,更多人自願留下幫忙修繕,拉詩蒂也與當初新月堡壘的伙伴們一起在城下幫忙,就如希亞萊娜所言,光是她的存在,讓周邊的人們,再辛苦也能散發出笑容。

  拉詩蒂身上的言語干涉力已不復存在,一句「未來一定會越來越好」,就能讓安心和笑容廣為傳播。

  「──這才是言語真正的力量吧!」拉詩蒂感到開心,也帶著些許酸處,如此簡單的道理,她卻到現在才明白。

  幸好,為時未晚。
 

  跟著這股忙碌進城的,卻不止薩艾斯嘉的人民及友人。薩德拉帶著班森和法蘭克,像個不起眼的旅客立於艾魯達城門前。

  薩德拉削去了原本綁在後腦的灰長髮,身上穿的不再是曼士貝王室的酒紅御服,當他下定了決心,從城裡偷跑出去,班森也執意跟了上去,又在即將離開國境時,遇到為空墳立碑的法蘭克──那原本是琳達王后和瑞琪兒公主的埋葬之處。

  「我的這條命是殿下給的,無論殿下做任何決定,我法蘭克.馬丁森一定隨侍在側。」法蘭克下跪誓道,一旁的班森也不服氣道:「哼!你一個從歐洛巴特叛逃來的柔弱法師能保護得了殿下嗎?在殿下閱歷歸來之前,本大爺班森.布朗才是能保殿下一路平安的人!」

  其實薩德拉只是想離開那個是非之地,連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該去向何處,若是留在國內繼承父位,恐要被臣民逼得起兵復仇。

  可是再繼續引起戰亂,到底於誰有益?是要再把露莎琳德搶回來,還是要對自己視若親弟的路易士報殺父之仇?

  若是如此,是不是贏了天下,卻輸給孤獨。

  他們兩人就這樣跟著他越過福席爾門,或許是他厲言指示,若執意要跟著他,就要行事低調,不得因公、私利擾民,更不能殘害薩艾斯嘉的無辜人民,他們二人真的相當聽話,法蘭克戴上了半臉面具,遮去罪惡的痕跡;班森將全身上下的兵器、暗器全收到包裡,現在的他看起來只是個眼神兇惡的混混。

  「一眼就好,我只要看露西幸福的模樣,一眼就好……」

  站在曾經佔有的艾魯達外城門前,薩德拉如此對自己說道。

  艾魯達城的修建仍無期限進行,新王的即位暨新婚慶典則要在這拮据的情況下持續一個月,每日賽比恩斯和露莎琳德會出城一次,為城裡的人打氣,要看到露莎琳德,這是最好的機會。

  「快啊!陛下他們的『巡城』要開始了!」

  為了目睹這一幕的民眾急忙進城,城門口已被擠得水洩不通,薩德拉一個深呼吸,才要上前,從那人群的反方向卻出現一個身著白袍的少年,擋住了他的去路。

  薩德拉向左,他擋,薩德拉向右,他也擋。班森看了忍不住怒火,罵道:「哪來的小鬼?少在這邊擋路──」他才想伸手推開,薩德拉便罵道:「班森!」

  而後,薩德拉自己蹲低了身子,和氣問道:「怎麼了?找我們有事嗎?」

  對上了那雙藏在白袍下的眼睛,少年睜著琥珀色的雙眼,默默不語,只是眼神中微微傳出忿恨之情,令薩德拉感到百般不解。

  但他們就這麼被少年擋在城門前,像在逼迫他們離開,這時,在城門前幫忙的拉詩蒂發現了城外的詭異動靜,所有人都擠向城裡,卻只有他們四人站在原地,像極了潮流中的大石。

  「請問……遇到什麼麻煩了嗎?」拉詩蒂如此問道,對其他聲音都沒有動靜的少年,此時卻是激動轉身,原本抑鬱的眼瞳也漸漸氾紅。

  那雙琥珀色的瞳孔好像在哪見過?拉詩蒂細細回想,正如那天希亞萊娜要她記下的「眼睛」。

  「維……克?」

  原本被莉娜塔及顏承夜收養的那隻小白貓已改名為「維克多」,可是那隻小貓,現在應該在希亞萊娜的手中。

  眼前的少年一聽,咬緊下唇嗚咽著流下清淚,拉詩蒂只好上前安慰。

  「果然是因戰亂跟家人走散的孩子嗎?能找到姊姊真是太好呢!」薩德拉如此解讀眼前景象,然後說道:「那,我們就……」

  輕輕點了個頭,薩德拉才想帶著身後兩人進城,拉詩蒂此時卻出聲制止。

  「請等一下。」

  拉詩蒂撫摸少年的頭髮,覆蓋在少年頭上的白袍滑落,那是一頭如絹絲般的白髮。她一手搭著少年的肩,仔細查看眼前三人。

  拉詩蒂並沒有見過他們任何一個,卻還是感覺這些人跟一般來參訪的遊客不一樣,再加上這名少年,也許希亞萊娜就是要她擋他們進城。

  「到其他地方去吧!這裡……沒有人需要你們!」她忠實地覆述那句話,一臉正經的模樣,令薩德拉也感到怪奇。

  這時,從城門口又跑來一人,那人喚道:「拉詩蒂小姐!怎麼了嗎?」也許是感到氣氛不同一般,那人表現有些緊張,像是回到了戰時的警戒。拉詩蒂則是笑著搖搖頭道:「什麼事都沒有,放心吧!」

  「這樣啊!拉詩蒂小姐這麼說,我就放心了。少主在找您,這幾位是……您的客人嗎?」

  「……不是,他們只是正要離去的旅客。」拉詩蒂這麼說,盯著面露驚訝的薩德拉。

  她這麼說,好像不希望他們進城去似的。

  拉詩蒂對他們微微一笑,然後摸摸白髮少年的頭髮,道:「再見了,維克多。」便轉身跟著那男人進城去,被稱為維克多的少年輕輕點頭,而薩德拉還待在原地思考。

  「拉詩蒂小姐?少主?……新月堡壘的──預言者?」

  薩德拉很快整理出可能的線索,能一句話就打消面露戰意的男人,也只有這幾年來傳說中能預言世事的預言者了吧!

  嘆了一口氣,薩德拉暗自感到可笑,走了這麼遠的路,得到一句「這裡沒有人需要你」,想必,那個人──露莎琳德也不再需要,或是從未需要過他吧!

  再望了一眼城裡的熱鬧,歡呼聲震耳欲聾,能如此受到臣民的愛戴,肯定也是十分幸福的吧!

  於是薩德拉轉身,身後兩人互看了一眼,也只好跟了上去。
 

  城下,主城門口圍繞著爭看新王、新后的民眾,拉詩蒂自決定離開那天起沒再進城過,也請勒斯等人不要告訴城裡的人她還留在這裡。現在完成了希亞萊娜交代的任務,拉詩蒂重回岡位,想著忙完這一天,是時候準備離開了。

  但此時,一名前來配發食糧的少年帶著些許畏縮,拿了東西還留在原地,望著她欲言又止──那是一名手臂和臉上都有燒傷的少年。

  「……怎麼了?」拉詩蒂笑問。

  「剛……才……」那名少年像是提起勇氣,問道:「他們……是叫妳……拉詩蒂……嗎?」

  「是啊……」拉詩蒂臉上略帶疑惑,但下一秒,那名少年卻丟下了食糧,拔腿狂奔。

  排在後頭的人也滿臉疑問,但仍是接著上前領取食糧。拉詩蒂心想,也許是又遇到同鄉的人,村人將她的言語當作詛咒,這傳言或許是連這個年紀的孩子也為之恐懼。

  那個……與拉詩蒂的弟弟差不多年紀的少年。

  「──拉詩蒂!」

  一聲叫喚將拉詩蒂的思緒拉回現實,那名少年帶來了像是家人的人,他的父親,他的母親,以及他的妹妹。

  不,也是拉詩蒂的家人,她的父母弟妹。

  認出了失散已久的家人,拉詩蒂雖然心情激動,卻不知如何應對。

  「拉詩蒂……」父親前向邁步,這次,卻換拉詩蒂移開目光,隨之想起的恐懼令她不住後退,那個連家人都對她感到害怕的恐懼。

  發現到情況有異的道格拉斯和莎曼莎,把拉詩蒂和她的家人帶到他們的臨時休息所,並告訴他們,這些年來,多虧有拉詩蒂,事情才能如此順利,說是拯救了國家也不為過。

  雖然父親說想帶拉詩蒂回故鄉,彌補過去對她的虧欠,但拉詩蒂看得出來,實際上,勒斯等人也看得出來,他們依然對拉詩蒂抱持著敬畏,甚至是深刻內心的恐懼。

  拉詩蒂透過窗子,望向城堡上的天人石像,這幾年她一直深深體會言語的力量,同一個意思,不同的說法,能救人,也能害人。

  於是,拉詩蒂揚起嘴角,轉過身,一臉燦爛,道:「能再見到你們真是太好了!我本來也想城裡的事情告一個段落後就去找你們,知道你們平安無事就好了。其實我……答應了朋友,要陪在她身邊,有任何事需要幫忙,讓人到新月村聯絡我吧!」

  最後,勒斯給了他們食糧之後,還派了人護送他們回故鄉,拉詩蒂才終於卸下偽裝,在安妮懷裡痛哭。
 

  「莉莉……我來陪妳了。」

  拉詩蒂無處可去,回到了這幾年來最熟悉的地方,雖然新月堡壘正改為練兵場,但同樣留在這裡的還有大廚赫爾曼,以及他的女兒及未來女婿──溫德爾,現階段他們代表原新月堡壘,與城裡的士兵共同管理這個地方。

  將來預定艾爾文再帶新兵來訓練的時候,溫德爾還能跟他練上一手,道格拉斯和菲曼莎、菲力克斯與蓮娜,也為回歸森林做準備而忙碌,往返堡壘、新月村及卡克蘭,同時可以帶給拉詩蒂不同的話題。

  一時半刻,許是不會無聊了吧!

  充實的忙碌將佔據她的大半生活,直到──
 

 

  薩德拉帶著法蘭克和班森前往位於艾魯達西北邊的法洛斯港,正要搭船離開薩艾斯嘉國境。

  但是……

  班森的忍耐快到極限,青筋都爆到了耳邊。

  「……那死小鬼到底要跟到什麼時候啊!」

  要不是薩德拉禁止他動武,依他的個性,早就把這個不知死活的小鬼變成土地的養份。

  法蘭克默默看向薩德拉,這一次,連薩德拉也深嘆口氣,轉身問道:「怎麼了?你到底有什麼事?還是……你想跟著我們嗎?維克多。」

  他記得拉詩蒂最後是如此稱呼這個少年,但眼前的少年──維克多仍是瞇起貓咪一般的琥珀色瞳孔,鬧脾氣似的不肯開口。

  薩德拉苦笑了一下,才要伸手撫摸維克多的頭,後者卻抗拒似的大退一步。

  莫可奈何,薩德拉只好走回二人身邊,法蘭克近身道:「請小心一點,這名少年身上有著難以預測的魔力。」

  「魔法師嗎?」薩德拉問道。

  但法蘭克卻猶疑回道:「……很像,但又好像不太一樣。非常抱歉,屬下無能,尚無法看得透徹。」

  「嘖!廢物。」一旁班森嘟嚷了一句,薩德拉則是稍加思考,向維克多邁出一步,問道:「維克多,你有地方可以去嗎?」

  一直以來都沒多情緒表現的維克多,此時卻像被問到痛處,眉間微微抖動,眼眶似乎又泛起了粉紅。

  薩德拉笑了笑,說道:「我了解了。維克多,我們正要去旅行,不知道要往哪裡去的話,就跟我們來吧!」

  「等……殿……不是,少爺!」班森感到難以接受,一個歐洛巴特的逃亡法師就算了,為什麼還要多防備一個不知哪來的小鬼啊!

  面對那隻向他伸出的手,維克多的表情緩和了下來,他向前踏出步伐,並沒有握住那隻手,只是走到比他稍前一點的地方,然後回頭看看他們。

  「……簡直像隻貓呢!」薩德拉笑道,然後帶著三人進入法洛斯港,坐上了前往夏拉的船。

 
  艾魯達城的露台上,希亞萊娜依然抱著那隻同樣名為維克多的小白貓,一邊輕輕撫摸,邊微微笑道:「……好孩子。」
 

 
劇情連結:
 
參考資料:
 

 
  老實說,薩艾斯嘉篇的概綱才走完第一部分

  真怕後篇寫不完又要跑出第三篇啊
 

  在此解釋一下,雖然小說中沒有明說,希亞讓小白(維克)帶薩德拉離開,是為了不要讓他看到露西過得並沒有想像中幸福,這樣會刺激他回國領軍,全力攻擊,雖然薩國有「傳說」這個外掛,但主要是也要利用他阻止另一個國家的戰亂延伸。

  這個部分預定應該會是第三部了。

  至於小白是怎麼變成維克的,也預定在第二部解開。

  結果這一篇都著重在拉詩蒂身上了,總是重要的女配角嘛!

  無意外的話,下一篇會是真正的最終篇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88289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想藍

留言共 1 篇留言

大漠倉鼠
身為一隻有勇有謀的倉鼠、此刻就是要戳戳貓貓XDD

08-15 10:28

橘みかん
維克:(眼睛一亮)點心時間!08-15 12:37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6喜歡★wishwing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近況報告... 後一篇:【夢墨鬼小說第二屆參賽文...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dorisgallows喜歡BL的大家
新章更新!【BL × PTSD】如歌般的呢喃 ~ 交易、約定,聯繫兩人的究竟是什麼呢?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7:10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