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達人專欄] 【小說】杏雨幽蹊 (16)

作者:小褎│2020-08-13 12:13:45│贊助:2│人氣:80
第十六章

  陸大夫人這回卻是不急著說話了,只是慢條斯理地擺弄著手邊的青瓷杯子好一會兒,這才說道:「罷了!也不與妳說暗話──朝廷那頭的意思其實也沒那麼難懂,就是想拉攏神醫谷,好讓他們的醫術能為宮裡頭的那位奉獻。那位賢名,早些年卻也因為一些撅豎小人謀害而受了不該受的苦,雖則上天庇佑得以歸來、卻也飽受病痛折磨……那位日理萬機,只求良醫,外頭的那些人總認為只要威脅利誘便能成,卻不想但凡是能人都是有骨氣的,所以他們是用錯了法子。」

  陸琬娘聽得這一長串話,也算是明白了陸大夫人這回是想要以更進一步的拉攏代替那些膚淺的威脅利誘。

  若說那些金銀權勢是神醫谷裡頭的人不在意的,那麼他們又在意些什麼?

  陸琬娘鬼使神差地想到淳于醴與她說起關乎白老爺子的事,心裡頭也暗暗叫道不好。

  或許是四百餘年來在神醫谷紮根的緣故,縱使裡頭的人來來去去,至今也不全是當初那批先祖的血脈,然則他們定也是因著種種原因而比起外頭村落的人更加團結甚至排外。

  試想,要怎麼打破他們的團結、讓他們如朝廷所願離開山谷各自紛飛?

  又,該如何才能讓素來自給自足且排外的他們接納新人?

  隱隱約約想明白了的陸琬娘強迫自己保持冷靜開口問道:「大伯娘究竟想說什麼?」

  陸大夫人看著她略微扭曲的臉,心裡頭升起了快意,更是刻意放慢了速度說道:「人與人之間若能真心相處,縱是千年、萬年的寒冰也能給化開是吧?……」

  陸琬娘聽到這句話後不住瞪起眼來:「大伯娘說這句話難道不覺得臊?」

  陸大夫人冷笑一聲,斥道:「陸琬娘,妳別把自己太當一回事!我給妳面子還是肇於妳身上留著陸家一半的血!妳別得了些顏色就開起染坊來!」

  既是知道陸大夫人的齷齪心思,也就沒必要繼續套她的話了──陸琬娘這時也跟著冷笑一聲,道:「我哪裡敢?大伯娘莫不是忘了從前我還蠢得可以時是怎麼討好妳、討好這個家裡頭所有的人的?那時我蠢,不曉得縱是到了驢年也得不了丁點兒真心,現在妳與我說起什麼千年萬年的寒冰,妳敢說、我可不敢聽!」

  陸大夫人原本是佯怒,卻是這會兒真被激出些氣性來,當下又是拍了一下桌子,碰得上頭的青瓷茶具響得清脆,又是猛地拉回了神,沉聲道:「妳是我們陸家的姑娘,就說妳爹娘也還是太老爺與老夫人給的血脈,本合該替陸家奉獻!我是看妳不順眼,到底也沒謀害妳的意思,省得讓妳幾位叔伯怪我對妳不上心──」

  陸琬娘聽著陸大夫人兩次三番地替自己從前的苛待找藉口,不由得覺得好笑,索性打斷了她的話道:「大伯娘這般三紙無驢的作文也該到頭了,妳若篤定我不能違拗妳的意思,為何不能直說?還這般遮遮掩掩、往自己臉上鑲金嵌玉?」

  陸大夫人冷著臉道:「行!妳要我直說,可別怪我不顧妳的臉面!這些年來妳的吃穿用度都是算在帳上的,就算是我苛待妳吧!好歹也把妳養到了這般大,但妳是怎麼做的?今日早上外頭的客人來了,張口便提起妳與神醫谷少谷主有了首尾!」

  陸琬娘沒想到陸大夫人說起話來這般直白,她的臉色微微發紅,卻是被氣的:「既是外頭來客,張口便汙人清譽,那是什麼教養!也就大伯娘妳能放那些不入流的人進來扯嘴抹兒!」

  陸大夫人冷笑一聲,道:「若是你們平時沒曾有關係而曾私相授受,又怎麼會有這樣的傳言?他送妳的肉菜妳收了吧?在妳的院子用飯了吧?難不成這些都是空穴來風的事?要不要我一件件數給妳聽?」

  陸琬娘咬牙切齒:「大伯娘真是管家的好把式!」陸琬娘雖不認為自己是什麼正經的官家千金,但對名譽一事究竟愛惜──她並非羞愧於自己真曾與淳于醴「私相授受」,卻是恨那些人又或者陸大夫人將正經的往來說得那般腌臢。

  陸大夫人這回也沒管陸琬娘的諷刺,只緩了口氣,道:「事到如今,那些四處馳騁驢脣馬嘴的奴才嘴巴就算給打爛了,這話究竟也傳了出去,不如我幫妳轉圜一回,也順帶幫著陸九,如何?」

  「大伯娘究竟想說什麼?」

  陸大夫人用手指敲了敲桌,道:「妳再過半年也就足十六了吧!」

  陸琬娘雙脣緊抿,心中搖曳著的影子愈發清明。

  「神醫谷少谷主究竟年輕,莽撞些也是常情,但壞了我們陸家姑娘的閨譽就該好生負責才是。」陸大夫人緩緩地說出了自己的打算:「縱是如此,他也算是少年才俊,雖則比不上我們陸家是士宦人家,但總的也是要名有名的英傑,將妳配給他,他雖是高攀、卻也不算辱沒了妳……」

  「我不同意!」陸琬娘的聲音有些沙啞:「我的婚姻大事該由父母作主,不是該被妳拿來算計!」

  「所謂婚姻,本來就是算計!放眼天下婚配,哪家不是睜著眼睛挑選對自家有利的婚配?」陸大夫人冷笑道:「妳也是天真過了頭!婚姻乃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更何況當年妳父母將妳託回陸家,我便是連同這等責任也都應承,這可由不得妳!」

  陸琬娘緊攥著拳頭,恨聲道:「人家是鬻兒賣女,妳倒是經營得一手沒本營生!」沒本錢的買賣本是指搶、盜的犯法事兒,如今套在陸大夫人這樣的行為倒也不算錯。

  縱是陸大夫人真沒有傷人性命的意思,但若能轉手將神醫谷谷主父子乃至整座神醫谷的百姓們給奉獻上去,那可不就等同謀人性命?

  事情都說開了,該抹的臉面再怎麼著也礙不了她──陸大夫人才不管陸琬娘怎麼想,總歸覺得心裡頭輕省許多,連同出賣姪女的那麼一丁點兒不自在也都消失得無影無蹤,又擡了擡手虛扶了自己頭上的釵飾,慢條斯理地說道:「事情既然定了,往後該怎麼著、我就怎麼著。其實我找妳來也不過就是與妳知會一聲罷了,並沒有與妳商議的意思,會與妳說那麼多也就是看在妳爹的面子,都說春風不入驢耳,這句話卻是挺有道理。過會兒我會讓陳嬤嬤送上好布料過去,妳就趕緊繡繡自己的嫁妝吧!」

  「我不繡。」縱是曉得陸大夫人在這等大事上言出必行,幾乎沒有轉圜的餘地,陸琬娘仍勉強自己掙扎著:「尚未經過三書六禮就等著將姪女兒給賣了,大伯娘真是好算計,也不擔心外頭的人嚼舌頭!」

  陸大夫人對陸琬娘的話語充耳不聞,聽著她顫著聲音說話亦是感到十分悅耳,這廂心情好了,說起話來也和藹許多:「既然妳是待嫁姑娘,往後的用度都與瑾娘一般。瞧瞧妳的手磨得都長繭了,也不像官家姑娘,先前我送妳的雪歡與雪欣便是去幫襯妳的,但是她們太嬌氣、做不得粗活兒,我便再多配給妳幾個丫鬟、僕婦,待妳出嫁,便都給妳做陪嫁、陪房,趁著這段時間先熟悉了,將來也用得襯手。」一面說著,還看了看自己指甲上染著的玉紅,那漫不經心的模樣就像是在嘲笑著陸琬娘的粗夯低微。

  陸大夫人覷了一眼她愈發蒼白的神色,心裡頭的快意也愈發扭曲,又是放輕了聲音道:「妳若不繡嫁衣與嫁妝也罷,我讓府裡頭的繡娘送過去便好──妳也得慶幸將來的夫家沒有官身,沒那麼多糟心規矩。琬娘,陸八與陸九的性命都在妳一念之間,妳就乖乖地聽我的安排,嫁進神醫谷去吧!」

  陸琬娘想再說些什麼,卻是赫然發現自己當真再說什麼也只能得到一樣的回應,她的心跳愈發快速,脣色亦愈發蒼白。

  陸大夫人是曉得她的病症的,只待她倒下,便能更加順理成章地將陸琬娘給送到淳于醴手中,再使點兒手段讓人捕風捉影,一切更會水到渠成、無須多加費心。

  面對陸大夫人愈發泰然自若的神色,陸琬娘不住退了幾步,恍惚間,只覺得眼前的這頭狼將要露出利齒,便是轉身跑了出去。

  陸琬娘先天心疾,只消多做點粗活兒便容易心口疼,縱是日日習慣的勞作亦是如此,只是往常她習慣了、也都沒說,自然旁人都將她當常人看待,自是不曉得她平日的苦處,如今這一回跑將起來一路回到臥霜院給不少人看見了,個個都是驚訝萬分,從未曾想過那向來好強的二房姑娘臉色蒼白如紙,竟像個垂死之人!

  陸琬娘伏在臥霜院的院牆上喘了一會兒氣,而後勉強自己擡起腳步繼續往廚房走去。

  心臟撲通撲通的聲音忽地震耳欲聾,她的雙耳彷彿被那宛若雷鳴的跳動聲給塞住,眼前所見亦開始迴旋成渦。

  她勉強自己舀了水洗漱一回,這才緩步回到房間去上了門閂、褪去外衣躺著,因著身心俱疲,向來難以入眠的她竟是沾了床便逕直睡了過去。

  夜晚的鳥鳴聲聲盈耳。

  陸琬娘再次被揪心的疼痛給喚醒。

  她傻傻地看著床鋪上方,外頭不曉得是誰點的燈籠透進了窗,映著白紗帳上頭沾黏的灰塵描起絲絲光亮。

  腹中不爭氣的叫聲讓她回過了神。

  陸琬娘七年來在這座家宅裡過的糟心日子將她磨得稜角愈發尖銳,韌性更是十足,這晌只是發了會兒呆便逐漸理清了思緒。

  嫁不嫁究竟不是大夫人說得算,只要淳于不朽父子不答應,自己再警醒些、不落了圈套也就沒事,左右什麼清譽受損之類的,只待她攜著兩位胞弟離家便能乾乾淨淨,現在不過是忍著一時之痛。

  更何況若是往後她因而嫁不出去最好,便能夠光明正大地留在這頭直到陸彝杪能撐得過外頭的日子──淳于醴與她說過,只消撐到十二歲,便不會時時刻刻都有性命之憂。

  陸彝杪現在六歲,再撐下去也不過是六年的光景。

  只是陸大夫人那般篤定,究竟又會有什麼法子逼自己就範?

  若是淳于不朽父子精明,定不會順了她的意思,所以還是得從自己這頭下手?

  陸琬娘經過了腌臢事兒究竟太少,絞盡腦汁也沒能想出陸大夫人會使出什麼樣的手段來。萬般煩燥之下,她索性下了床穿起衣裳,打算往廚房那頭做點什麼果腹,也好讓自己更加地冷靜思考往後的應對。

  神醫谷谷主每半年出谷來陸家住一回,每回是半個月的時間,因此再過五日他們就得離去,而在這五日當中定也是陸大夫人出手的時候──

  五日,至多再忍五日。

  只要過了這五日,陸大夫人縱是再有通天的本事,總不好把她直接塞進轎子送到神醫谷去吧?那也忒丟她陸大夫人的臉面!

  不,不對。

  陸琬娘忽地想起些什麼。

  陸大夫人的確極有可能這般做的。

  她今日找自己前去說了那麼長篇大論的廢話,定也有她的用意,而既然陸大夫人與定會不配合的自己透了底,也就代表更早以前她便將一切給準備妥當、只待發作,是以對於陸大夫人而言定是萬事俱備、只欠東風。

  陸大夫人的「東風」又是什麼?

  是來自外頭的助力,又或者是強逼自己?

  陸琬娘一面折著柴枝燒火煮粥,一面想著。

  在這大半夜的,清粥加點鹽巴,配上前陣子醃漬的醬菜、醬瓜一類的也就夠了。

  一人份的一小碗粥其實特別難煮,不但那調料得更加精心斟酌以外,若不想剩下來,還得先掂量掂量自個兒的食量才成。

  陸琬娘熬著粥的那兩刻鐘儼然已經想透了許多事。

  陸大夫人向來是個爭強好勝的人,若是要藉由外力幫襯自己,定也會顯得她如外人所想像的一般無能,更何況她也只是個隨著丈夫官職的四品恭人,對於外頭那些朝廷命官而言根本無足輕重,是以陸大夫人定不會把外頭的助力作為「東風」。

  如此一來,所謂的「東風」所指的也就是自己了。

  她從前難免認為自己得帶著兩位胞弟才不得不處處顧忌,卻是沒曾反思自己就是這般瞻前顧後、想要處處討好與人共樂樂的性格。

  若說起從前面對父母也就罷了!打從來到陸家面對陸家這上上下下一匹又一匹的狼與狼崽子,在最開始她費心討好卻幾度反遭羞辱後依然是小心翼翼地過著自己的日子,日日讓他們磨呀磨地,只是一個勁兒地覺得委屈、也沒想過要怎麼改變,是直到將近周歲大的陸彝梢被父母扔回這頭時才因為想要保護好與自己同病相憐甚至是更加無助的胞弟而強硬起來。

  說來,她還得感謝兩位弟弟。

  若非他們年幼好欺、無依無靠,只得靠自己勉強撐著,天性軟弱的她也沒辦法硬起心腸來、鼓足勁兒地面對眼前的一切。

  陸琬娘小口小口地啜著熱粥,熱粥的水氣迷了她的雙眼,透著外頭燈籠的微暗幽光,眼前的景象似曾相識。

  她從前剛來到這頭的時候也是如此,總是被欺負,甚至那些刁奴們也都能趕著上門踩她幾腳。她被欺負得大白天便窩回棉被哭,哭著、哭著便睡著了,而後夜半醒來自是餓得前胸貼後背,又因為想節省食糧的緣故,只得拿捏著煮粥,避免用度更加緊迫。

  當最後一口熱粥下肚,她的眼神也愈發清明。

  再壞不過如此。

  陸大夫人若想強嫁自己,只消淳于家那頭守著、陸大夫人也沒輒,更何況若是陸大夫人想盡辦法要壞了自己的名譽,壞了也就壞了吧!他們總不會明白著逼自己去死,既是如此,她在這當頭究竟不該避著他以求避嫌,反倒是得想辦法與他說明白了。

  但……或許,這也是一個帶著兩位胞弟脫離陸家的好機會?

  陸琬娘覺得自己這麼想有些不厚道,但她仍不住想著,也不曉得淳于醴願不願意遂了陸大夫人的計謀帶自己離開──至於陸大夫人想對神醫谷做什麼,無非不是挖掘神醫谷裡頭的祕密罷了!

  什麼神醫谷人所懷抱的高超醫術以及那傳說中的長生丹,那都是從前陸琬娘聽得幾名堂親手足說爛了的事。

  白日聽她說來,陸大夫人似乎不想採用過去外頭那些人的方式,而是想好生套近乎、攀關係,這才有了想強嫁自己的盤算──她忽地想起淳于醴曾對自己說他們父子倆沒那麼傻,那是不是只要自己厚顏問問淳于醴有什麼辦法,便能有轉圜的餘地又或者變通的方法?

  只是這等事究竟關乎婚姻,由她親自開口問起似乎也太無恥了些,許是看在對方眼裡還有自己想利用對方而意欲強嫁的意思。

  陸琬娘覺得自己卑劣無恥,卻也是沒法子了,只是一門心思想著該怎麼破這場局,甚至能讓陸大夫人賠了夫人又折兵、滿盤皆輸。

  她知道她笨、想不了太多,只懂得對付那些不太需要用腦的脣槍舌劍、知道該怎麼堵人的嘴,但是這等走一步得想三步的局,她自問還沒有陸大夫人那等長年與外頭官宦應對的本事。

  良久,她嘆了口氣,終究是帶著滿肚子的煩惱再次沉沉睡去。

  卻是翌日,還不等她平復自己心中的不自在找上淳于醴,淳于醴便領著手提藥箱子的長隨甘松踏入臥霜院。

--

  碎念:沒有食物會不會很空虛?這部作品從頭到尾的氛圍就是沒有什麼過分激烈的衝突和變化,和多數人的日常生活差不多,所以雖然主軸不是食物,食物卻變成當中穿針引線的亮點,現在貼一貼文章、連我自己都覺得沒食物有點奇怪了XD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88093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小說|古風|女性向|杏雨幽蹊|歷史

留言共 1 篇留言


差很多好嗎?四面楚歌的感甲丶很陰鬱丶費心的日常生活啊!(其實我不知道為什麼會有人喜歡看那種苦B悲情劇丶是不是相較之下就會覺得自己其實還不錯!?XD 逃

08-13 18:55

小褎
我已經寫得很陽光了XDDD (比起我某幾年時間的生活XD||||||||)08-13 18:56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ast35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小說】杏... 後一篇:[達人專欄] 【小說】杏...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ifom非洲人
歐洲人玩手遊險喪命,友人:他運氣很好!https://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4921268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2:12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