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達人專欄] 零彩度的雨季<17>

作者:Dz│2020-08-13 03:15:02│贊助:2│人氣:77
<17>









  時間到了該散場的時候。

  隨著人潮漸漸褪去,這兩人也打算把寧靜還給碧潭。


  但走著走著,咖搭一聲,腳步在突然之間停了下來。

  先是錯愕、然後擔憂、接著羞愧、最後厭惡。

  蔓婷默默從包包中拿出手機,點開一個他們曾經用來襯托甜蜜的定位軟體。

  果然是如此。

  「你在跟蹤我?」


  阿樹順著她的視線看去,終於在一處角落看見三個男生直直走來,年紀大約只比他小上個幾歲,或者也可以說是和蔓婷一樣。

  然而居於中央那位,或許是因為從眼裡流漏的失望和悲憤、也可能是蔓婷正盯著他的緣故。就是那個人吧?基於直覺而特別提防起了他。


  「就是他嗎?」還未走到定位,那人開頭就說。同時,也將視線強硬地放到了阿樹身上。「這種對象......?妳為了報復我,就寧願這麼糟蹋自己嗎?」

  「你在說什麼?」看向阿樹一眼,眼神透漏著抱歉,接著將面向擺正。「他是攝影師,我是在工作。」蔓婷此時的表情,是阿樹從來沒有見過的樣子。「不好意思,我現在不想見到你。」

  蔓婷回頭,往反方向離開。

  而那男生突然拉高了音量。

  「余蔓婷!」他追上前,直到對方停下錯愕的腳步。「我擔心妳、找了妳一整天,妳不肯接我的電話、還要御瑄幫妳隱瞞,就是為了讓我自己找到這、看見這個畫面嗎?而妳不但一句抱歉都沒有,卻反倒還要強迫我接受這樣子的結果?」

  「......陳昊威,拜託你不要搞得那麼難看。」她只感到羞恥,完全不敢注意週遭投來的目光。「不管你是不是誤會了什麼,我們都已經結束了。」

  「結束了?」他不可置信地往身邊兩人看了一眼、看了阿樹一眼,然後全身像洩氣一樣。「我懂了......我早該發現這一切的,原來妳早就都預謀好的?」

  她怎麼也沒想到,眼前這個熟悉的陌生人,竟然會在花上了一整天之後、在最後得到這個結論。她感到害怕而抱起了自己的身子,彷彿有隻偽裝成毛絨玩具的怪物,已經現出了原形、那呲牙裂嘴的模樣,一步步地朝她走進、一步步摧毀著最後的她。

  「......不要這樣,你變得好醜陋......」

  「我醜陋?」他把這些話全都聽進了耳裡,然而就像往汽油之中扔入一根火柴。「怎麼不看看現在的妳變成什麼樣子?在這麼多人面前裝得一副無辜可憐的模樣、處心積慮想把我塑造成一個壞人?怎麼?難道模特兒當不成,要改行做演員了嗎?」

  「......」

  爆燃之後,是缺氧的世界。

  蔓婷只感到窒息死絕,發不出任何聲音,高溫灌滿了肺部,連求生意志都被燒成灰燼。


  「喂!你夠了吧?」阿樹下意識伸手推了他一把。「既然是她的男朋友,就應該知道這種話會有多傷她的心吧!」

  「原來你還知道我才是她的男朋友!這一切都是你害的!」他揮開手,崩潰一般地對阿樹咆哮。「全都是因為你這個第三者!就是你!是你害她劈腿的!是你破壞了我們!」他瞪向蔓婷。「就是因為他!所以妳不斷地找架和我吵!就是因為他!所以妳不斷地否定我!就是因為他!所以妳不惜一切也要毀了我!」

  「......」不由自主而顫抖的雙手,趕在啜泣聲丟臉地被人聽見以前,遮起了不可置信的臉龐。蔓婷只露出一雙眼睛,打算好好見證這段徹底失敗的感情。


  湊近圍觀的群眾並不多,更多人是選擇走遠,然後繼續觀賞著這齣鬧劇。

  在人潮稀疏的這個晚上,聲音輕易地就能讓人聽見。

  但陳昊威顯然正是希望如此,他甚至又更加大了音量。


  「我以為妳只是個長不大的小孩,整天做著白日夢、說著傻話、不願意好好地面對自己,所以才會在我選擇振作起來的時候,因為害怕自己被拋下、害怕沒有人陪妳一起留在原地,選擇用任性吵鬧的方式掩蓋自己的心虛。」他說著說著、一步步逼近。「我只好把這些都當成是一個身為男友的課題與責任,只好包容妳、只好跟妳溝通,明明年紀就一樣大,卻要像個長輩一樣耐心地開導妳,一直一直不斷地告訴妳,該長大了、該面對現實了、不要再傻傻做夢了。」

  蔓婷眼睜睜看著他將雙手放在自己肩膀上,卻沒有害怕掙脫的力氣。

  她就只是一直被破壞著。


  「我以為妳終究會醒過來的啊!」他在手掌上施力,想把蔓婷抓得再更牢一些。「我以為妳遲早有一天會明白,我會放棄那狗屎爛夢想,有一半的原因也正是為了妳啊!」

  而在他眼裡,那女孩只是一直流下眼淚。

  沒有諒解。

  「......要是我連自己都餵不飽了,要怎麼照顧妳呢?」所以他只好放棄了。「是我太傻了,我沒想到這一切,都只是妳為了合理化自己出軌的藉口,什麼夢想、什麼堅持、在妳眼裡根本就不是那一回事,全部的全部,都是要一個虛假理由罷了,這段日子以來,努力扮演著一個天真的傻女孩,還真是辛苦妳了。」

  「......我不是、」

  「那就這樣吧,如妳所願,我們已經結束了,妳自由了。」

  「......你為什麼就不懂、」

  「我懂,我全部都懂。」在蔓婷虛弱悲泣的吶喊之後,他鬆開手,順勢將那柔弱的女孩嫌惡般地推了開來。「不用再演了,妳就只是個賤人。」



  「我說!你夠了吧!」

  阿樹才不管什麼劈不劈腿的,在他眼裡就只看到好朋友的妹妹、自己的小粉絲、跟他好不容易看見的小太陽被人這麼羞辱、謾罵、踐踏著她內心最重視的那塊草地。

  那眼珠一滾滾低落的模樣,叫誰能夠不心疼?

  阿樹衝上前,把他從蔓婷面前推開。


  然而並不如他預期之中,會有足夠時間用來好好訓上那臭小鬼一頓。

  下一秒,額頭上突然砸下沉重的悶響,瞬間一股毒辣的暈眩感爆炸開來。


  他被揍倒在地。

  夥同的兩人一齊撲向他,衝著替好友出口氣的責任感,既然是對方先動手的,那就也沒必要多客氣了。

  連同蔓婷的前男友,三人將他壓制,同時間就是一頓窮追猛打。

  
  當年自己爸爸是怎麼教訓他的、當學徒時在工地又是怎麼被師傅欺負的,和現在相比之下根本就太過微不足道了。

  他們是純粹著想把他活活打死的念頭在發洩的。


  阿樹只能抱著頭,什麼也不敢想,只希望能專心地活著、好好撐過這一次、至少別就這麼死了。

  此時在他的腦袋中沒有跑馬燈、沒有回憶起誰、爸爸、媽媽、又心、蔓婷、自己未完的夢想、

  沒有,一片空白。

  直到時間過了一百年,他才發現自己身上的知覺越來越模糊、越來越輕微、

  然後是蔓婷的哭求聲,開始變得清晰、

  然後是遠處接近的口哨聲、開始變得清晰、

  然後,是臉頰緊貼著地面的冰涼感、開始變得清晰、

  最後,他才發現有個活潑的美少女,在他面前哭得很徹底。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88075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jack041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零彩度的雨... 後一篇:[達人專欄] 零彩度的雨...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ndy567892小雨
[繪] 安產夏蓮♥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4:33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