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達人專欄] 蔥花的仇恨比海還要深

作者:餡井│2020-08-13 01:30:04│贊助:6│人氣:170


蔥花叫作蔥花,不是暱稱也不是改名,是個從頭到尾的十六歲女高中生。是個為了恨,願意賭上性命的女人,賭上每人都有卻視作唯一的一條爛命。

那天,她被羞辱之後,便踏上人生的終點,自我了斷。

天生天真無邪的她,外貌極為醜陋,而被仇恨淹沒理智的她更需要馬賽克的保護。像這樣從頭到尾都無藥可救的母胎醜女絕對不會因為剪個頭髮、修個眉毛、換個衣服、塗個濃妝或脫個內褲露個三點就能得到所有脊椎動物的憐愛。

以為做這些努力就能變成美少女嗎?不,蔥花,雖然妳長得醜,但妳想得美。蔥花內心發出如此震耳欲聾的黑暗咆哮,彷彿壓力累積到極限的巨魔,聲線粗暴而混沌,狂怒裡帶有獲得解脫的究極喜悅。

之後,黑暗咆哮就好像蒸發一樣,再也沒有出現過,大概是因為蔥花崩潰得不成人形,一心求死的關係吧。

但是,歷盡苦難,她成為美少女了。

然而,蔥花從此再也不是過去的蔥花。

她的父母終於願意再次正面看她,呸嘍呸嘍;上學途中成為眾人的注目,呸嘍呸嘍;上完廁所就有其它女生抱著她坐過的馬桶墊舔來舔去,呸嘍呸嘍呸嘍;男生變成她足跡的蚜蟲,呸嘍呸嘍呸嘍呸嘍呸嘍呸嘍呸嘍呸嘍。

這就是重生過後的蔥花,今天依然用著高傲的絲襪皮鞋踩出輕快的步伐,蜻蜓點水般踏上放學的歸途,留下美少女的夢幻餘韻供人深呼吸。

有著飄逸的淡綠色長髮,冷冽的金眼,如同玉石與凝脂形塑的身體,制服凹凸有致,裙襬搖曳生姿,雙唇不苟言笑,美少女蔥花不斷地離開焦點,最終來到把自身融入背景的海邊堤防。

這裡是一切的開始,所以也必須在這裡做個了斷。

距離被蔥花送進醫院的日子已經有三個月了,春季轉為夏季。

將海風拂亂的髮絲撩到耳旁,蔥花望著海景,尋找烙印在腦海裡熟悉的美麗倩影。

同時也是最可恨的身影。

必須親手讓那個女人見血。

蔥花恨得渾身顫抖,骨骼都在發笑,越笑越覺得內心的瘋狂正在摧毀每一條有如鎖鏈的神經。

每想起一次那女人惡魔般的媚笑,蔥花便會接著回想,那句惡毒的話語如同當頭棒喝,既是詛咒也是實話,使她心靈深深受創,甚至人生全毀。

被送進醫院之前的蔥花非常醜,這不能怪她醜,因為天生就醜。醜歸醜,但如果不知道自己很醜,還像個正常人一樣到處正常生活,甚至沒有因為被鏡子的醜給醜到勒死自己,毫無自覺的醜,厚顏無恥的醜,這樣的人就是罪該萬死。

但從來沒人告訴蔥花這件事,因為在被撿上擔架之前的每一天,她的天真無邪使周遭的所有人無法對她坦白——

「醜,醜爆了。」

像自己這樣噁心的醜陋生命體,蔥花想起過去那段日子的一舉一動便深感抱歉且作嘔,想將這樣的過去給掐爛卻又一絲絲懷念,始終無法抹消的懷念加深她靈魂的怨毒。

那個女人,到底是誰?

「聽得見嗎?妳好醜喔,醜爛了,呵哈哈哈哈。」

沒有絲毫的憐憫,淡色粉髮的少女面露惡意的淺笑,用著戲謔的語氣發出輕描淡寫的清脆笑聲。明明身上的布料少得十分性感,但站在海浪拍打的沙灘卻一點也不顯得突兀。

那時,蔥花咳出剩餘的鹹水,目送頂著雙馬尾的少女緩緩前往海裡,慢條斯理地載浮載沉,逐漸消失在夕陽餘暉。

整個過程就是蔥花跟朋友戲水,結果她自己被海浪捲走,在瀕臨死亡的時候最後被那個粉髮女人給救起,被放在無名的沙灘狠狠羞辱。

之後蔥花一直找不到當時的沙灘,更別說那個惡劣的救命恩人。

奇怪的是,蔥花非常確定那絕對不是幻覺,那傢伙一定還活著,活得很好,活蹦亂跳。

被罵醜之後,粉髮少女的羞辱宛如詛咒般持續在蔥花身上生效。她無時無刻都在注意自己的醜臉,照鏡子的時候看見的是醜臉,形形色色的斑點和癩蛤蟆般的疙瘩,粗硬的毛細孔像胡椒粒那樣重複著收縮與脹大,左眼向外腫脹,右眼向內緊縮,眉毛稀疏,嘴唇下巴到頰邊卻長著茂密的毛髮,口齒不清,舌頭外露,頭髮短又油又黃又綠。

洗也洗不乾淨,抹藥擦保養品無效也就算了,但越塗越抹越是冒出許多神秘分泌物,黏黏稠稠甚至刺鼻惡臭,醫生見到直接嘔吐,並失去理智要控告蔥花傷害罪。

糟糕的還不只這樣,蔥花生活周遭的每一個人的態度都變了,天翻地覆的變化。但智商正常的蔥花很快就領悟其中的關鍵。

看待世界的態度決定了世界的呈現方式。

蔥花以前從來沒有察覺自己的醜陋,只覺得世界非常美好,因此她每天帶著都喜悅迎接眼前的所有,見到髒污主動清理,聽見哭聲便全力找出傷心流淚的原因並且解決,她能為任何人付出,毫無猶豫地將溫暖帶給所有人。

那時,蔥花只想著維持世界的美好,像這樣純樸的善良從她的靈魂深處照亮了世界,光芒遮掩她天生的醜臉,他人對她的惡意如同烈日下的薄霜。

但自從知道自己很醜之後,蔥花不再露出笑容,連半點好臉色都不想讓人看到。漸漸遺忘如何擺出好臉色時,她開始喜歡暗中評論別人的外表特徵,情緒變得喜怒無常,時而輕蔑,時而嫉妒,卻又樂此不疲。

很快地,蔥花失去遮掩容貌的光芒,驚動神鬼的醜陋終於展現在鏡子面前與所有人的眼裡。

「醜女」成為蔥花的綽號。這不是朋友之間開玩笑的產物,而是純憑外表的第一印象,再加上她的所作所為,綜合所有條件得出的結論——蔥花是醜女。那時,她才十一歲。

她曾經試著挽救自己的形象,試著努力像以前的自己一樣看待周遭,但現實讓她連三分鐘熱度都不到就變回醜女蔥花。

人醜,心變得更醜。

沒人願意為蔥花的醜臉在她面前多停留半步,一秒都別想,不過倒是可以多罵幾句話減少嘔吐的衝動。

撐了大約四年的時間,蔥花內心良善的部分終於徹底壞掉,變質之後急速膨脹,接著化作裂成兩半的脆弱,

她想死卻又不敢死。

一方面畏懼活著,另一方面恐懼死前必須經歷肉體上的未知折磨。

蔥花改善自身的動力越來越消極,她將積極的希望寄託在尋找解脫的心思。

於是,一個傳說偶然間輾轉被她得知。

死與願望的列車。

許下願望後讓疾駛中的列車撞飛,若能僥倖活下來,願望將得以實現。

在某個陰沉的雨天,蔥花的情緒達到前所未有的低落,恍神之際,她看見自己的願望,也就是唯一的出路。聽見列車進站前的廣播後,心頭湧起一股強力的熱流,邁開步伐使勁許下願望,然後成為對於其它人是意外的重大事故。

雖然醜到極致,但血肉之軀終究是血肉之軀,爆醜少女蔥花被撞得支離破碎。

她還想活下去。

內心深處早已扭曲的善良使醜女的求生意志從鬼門關竄回人間。如果因為是醜臉的緣故導致她長期以來的生存空間受到威脅,那麼她已經得出兼具真理的願望。

——蔥花想變成美少女。

代價什麼的無所謂,先成為美少女就對了。

美少女不一定能拯救或破壞世界,但一定過得很爽。

醜女蔥花非常不爽,她的不爽絕對不是不爽美少女,而是不爽自己,不爽醜陋,她痛恨醜陋。美少女才是真理,完全沒有痛恨美少女的理由,美少女不該被痛恨,如果有,那也不是美少女的錯,那一定是痛恨美少女的蛆蟲的錯。人必須體會到這點才能認清自己,才能踏出改變的第一步。

為了實現願望犧牲而粉身碎骨只是第一步,必須撐過粉身碎骨的痛苦才能證明改變的決心。

蔥花做到了。

她一直活著,無論是被巨大的衝擊力撞到失智還是四分五裂的筋骨在陽光下的血雨曝曬,或是終於被發覺心臟、大腦和肉體奇蹟似地尚存一息,以及親身全程體驗史上最死馬當活馬醫的手術,還有康復之前的所有折磨,到現在她一想起就快要發狂。

——像是抓破自己腦袋沾得滿手是血卻哈哈大笑的瘋狂。

拆掉木乃伊般的繃帶後,看著旁人眼裡的自己,蔥花的笑聲既欣喜又淒厲,卻悅耳得令人心神蕩漾。

這就是蔥花成為美少女的經過。現在想起,包括成為美少女之後的日子,她全都覺得非常平淡,淡得一切索然無味。

有一個女人,賦予蔥花活到今天的理由。

——非得要讓她哭著求饒才行。

蔥花看著大海,將手中的石頭丟了出去。

重複了千百次的軌跡,這一天卻產生不同的結果。

蔥花對著從海潮爬上沙灘的粉髮少女目瞪口呆,眼睜睜地看著既是恩人又是仇人的粉髮少女來到面前,甚至開口說話。

「把東西亂丟到海裡很危險的。不過看在妳很漂亮的份上,道歉就免了吧。哈,是沒見過的漂亮臉孔呢。」

粉髮少女一邊捂著頭,一邊笑了起來,彷彿光是蔥花這個存在就足以讓她開心一輩子。

聽著那銀鈴般的笑聲,蔥花非但沒有一絲半毫的喜悅,反而被湧現的濃烈仇恨填滿胸口,放下書包,伸手賞給少女一記響亮的耳光。如果不這麼做,肯定會鬱悶地連環吐血。

「閉嘴,賤婊!」

「……」

被強迫撇開視線的粉髮少女慢了好幾秒才摸著自己的臉頰,顯然剛才那一下極有可能是她平生以來的初次經歷。

不但無緣無故被甩耳光,還被補上一句莫須有的辱罵。

過了五秒,等著少女邊哭邊逃的蔥花被甩了耳光。

「妳全家都海星分屍出來的。」

少女露出滿是敵意的兇惡眼神,像刀一樣銳利。

啪。

「婊子!賤嘴。」

啪啪。

「爛海星!妳最賤。」

「打什麼打?妳憑什麼打我兩下?憑什麼!」

蔥花的臉頰連續被快速左右搧打,視線轉正之後便踏前掐住對方纖細的脖子,觸感柔嫩,非常好掐,可惜不能繼續加強力道。因為,自己也被掐得死死。

兩名美少女就在沙灘上演著一場氣絕殊死戰。

「賤海星,妳神經病!」

「臭婊,我的人生,被妳破壞得,亂七八糟!」

「咳咳——關我什麼事?長這麼漂釀,原來是個瘋婆,咳咳。」

「去死啦!我醜女,臭婊眼瞎了是不是!說啊說啊說啊說啊說啊說啊說啊!」

被激怒的蔥花不顧死活地掐緊粉髮婊的脖子,猛力撲上前推倒,取回呼吸順暢權後,左手壓住她的脖子,右手瘋狂甩她巴掌。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短時間出力過多造成的反饋使蔥花的暴打無以為繼,只能用著抽搐的右手按住粉髮和沙子,支撐劇烈的喘息。

粉髮少女從糊裡糊塗的暈眩中恢復神智,摘掉疲弱的束縛,絕地大反攻,用被激起近乎殺意的憤怒將她連拖帶滾,弄得渾身泥沙也不在意。

大浪拍來。坐在蔥花身上的她抓起一坨沙子,往奄奄一息的蔥花臉上抹,一坨接一坨,順便拉扯透出肌膚和內衣的學生制服。

「爛海星,爛海星,爛海星,我又不認識妳,粗魯,對付妳這種瘋婆就要弄醜一點,把妳弄醜醜的,呵呵哈哈,黑黑髒髒的好醜喔。」

「破婊,今天就是妳的死期了!」

蔥花復活的瞬間就是甩給對方一記狠辣的耳光,打掉玩耍的嬉鬧笑聲。

這次,蔥花斬釘截鐵地要讓粉髮婊下地獄,不惜同歸於盡,四肢纏住她的身體,然後全力往海裡滾,靠著快速滾動的力量抵銷所有反抗。

沒多久,在互罵和纏鬥交錯的一片混亂中,兩個美少女孤單地消失在漲潮的浪濤。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88068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gooloogooloo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單篇】超... 後一篇:試做...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robert286 ლ(´•д• ̀ლ
ლ(´•д• ̀ლ ლ(´•д• ̀ლ ლ(´•д• ̀ლ ლ(´•д• ̀ლ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2:2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