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達人專欄] 【小說】杏雨幽蹊 (15)

作者:小褎│2020-08-12 12:31:13│贊助:2│人氣:70
第十五章

  這日午後她才歇不到半個時辰,卻夢見了她四歲以後的事。

  她四歲時,身受藥瘴之苦的父母終於又忍不住回到杏花村求醫。那時他們早不求身上的病痛能夠被治癒,只求那於體內流竄的苦痛能夠稍得緩解。

  受藥瘴之苦的人症狀不一,但多會體現於臟腑氣血失調,又或者外感發熱、內傷發熱等,有人甚至會有虛勞、熱勞等症狀,無論怎麼治都像是挖東牆補西牆一般,難以見其效。

  據說也不是不能養好身子,但得日日過著刻苦的日子,嚴格控制自己的進食與活動,甚至不能行房與生兒育女,依著身子被藥瘴侵蝕的嚴重度,待到五年、十年甚至是二十年後便能完全將藥毒排出。

  陸法篆與白荼在謀劃離開神醫谷時,由白荼偷偷地往白家的藥房取了滋養身子的方子,與陸法篆連續服了一個月的藥物後便認為自己應當能對抗藥瘴進而順利離開神醫谷,卻不想他們為了不讓人發現、選擇人煙稀少的路徑前往深山窮谷而拖延了點時間,這才讓藥瘴侵蝕了身體。

  其實,神醫谷內的人並非不能自由進出神醫谷,只是那調理方子都掌握在歷任谷主手上與白老爺子手裡,雖則算不上祕密,但繁複的熬製手法也令人難以強記。白荼素來不喜醫藥而錯用藥材,是以只得了一半成效,也因此他們夫妻二人並未死於荒山野嶺而苟活下來,卻得在季節交替甚至是日夜交替時受苦。

  發作時渾身發熱盜汗甚至抽搐不止,偶爾好些則是身倦乏力又氣索神蔫、一睡便是大半天,至於平時更易怔忡驚懼、只覺四面受敵。

  受如此之苦的父母自然在病痛期間沒能給她好臉色,卻是夫妻倆受著苦時,依然能夠含情脈脈地對望,彷彿一對苦命鴛鴦。

  他們並非沒尋求過其他大夫,然則由於兩人總是擔憂隨時而至的緹騎得時時遷移,因此也只能斷斷續續地喝藥、效用也不大。

  兒時的陸琬娘不懂,更曾因為同在杏花村的孩子指著她說道她是被父母忽略的可憐蟲時而跟人打了一架、滾得一身泥,卻在與父母解釋原因後依然捱了罰,其餘的一切未曾有所改變。

  那時的陸琬娘許是漸漸習慣了父母的冷漠,只是愈發小心翼翼地行事,卻是在這樣的疙瘩還沒被撫平時,父母毫無預警地離開了自己的身邊,只留著她一人在杏花村住下。

  那時,她日夜哭著,便連與她親近的杏花村廚娘拿著她喜歡的吃食哄著也沒用,直到長了她四歲的淳于醴一手堵住了她沾滿淚水的嘴,將混有甘草與新橙皮等中藥材做成的小點心塞到她口中時才停了下來。

  哭得天昏地暗的小陸琬娘臉上頂著兩只紅腫宛若核桃的兔子眼,雙眼通紅且臉上掛滿淚水的她就是個被拋棄的小可憐,嗚嗚咽咽地等著父母回來。

  淳于醴那時隨著父親要來看病,淳于不朽也正想看看小小陸琬娘的心疾究竟如何,為了能夠順利診病,便讓同樣年幼的兒子哄孩子。

  迷迷糊糊的睡夢中,陸琬娘想起了淳于醴那時兇巴巴地與她說:「這是我最後一小塊點心了,吃了就不准哭!」

  陸琬娘蹲在牆角,愣愣地望向眼前的的小哥哥,又是掉下了兩串淚來。

  「噯!妳這人怎麼這麼麻煩!」年幼時的淳于醴根本不若年長後那沉著冷然的模樣:「我娘丟了我老子和我回家去,我也沒哭得像妳一樣!不過就是同住一個屋簷下的人嘛!又不是死了再也見不著,那麼較真做什麼!」

  小小的陸琬娘果然被轉移了注意力:「你也被娘丟了?」

  同樣年幼的淳于醴沒好氣:「我娘丟了我自己回家去,我老子還逼我讀書、讀不完不許睡覺呢!一個不管我、一個苛待我,妳沒人管還比我好,哭什麼哭!」雖然他並不覺得母親不要他、父親苛待他,但為了哄眼前的小娃娃,他也是不管不顧了。

  小小的陸琬娘被哄懵了:「難道你不會想你娘?」

  怎麼會想?醫谷就那麼點大小,想的話走過去不就得了?更何況他娘也不是真不要他,只是得回去娘家主持大局罷了,又不是什麼死別的事。

  淳于醴嫌棄道:「我忙透了!成日得讀書還有跟著老子給人看診,哪像妳?什麼都不會,就只會哭!」

  年幼時的陸琬娘也是有幾分氣性的,當下忘了該哭,便是站起來朝著他吼了一嗓子道:「廚房大娘說我飯做得好!」

  「妳哄誰呢?」淳于醴看著她的臉頰還塞著沒吃完的點心,紅彤彤的雙頰讓淚水襯得反光,那又大又圓的漂亮眼睛竟是瞪出了幾分氣魄來,只可惜那臉蛋依然稚氣,生生地讓她那張牙舞爪的憤怒看起來就像是孩子氣的嬌嗔。「廚房的大娘定也是拿妳當孩子看才逗著妳玩兒的,看看妳這矬矮個子恐怕連灶臺都勾不上,還談什麼做飯?」

  「我會!」這等激將法對她而言似乎很有用,小小的陸琬娘忙擦乾了淚,道:「你不信的話,我做給你看!」

  淳于醴見自己的目的達成,道:「行啊!可別嫌我嘴叼──快去洗把臉,待會兒我老子要來給妳看病,看完後妳給我求情,讓我陪妳一道去廚房。」

  「憑什麼我給你求情?」

  「妳剛才吃了我的點心。」

  陸琬娘自知「理虧」,便癟著嘴應了下來。

  陸琬娘便是這麼被哄好了,甚至在往後想起爹娘的日子裡也多是給淳于醴給哄得開懷,直到她漸漸地忘了爹娘時,她與淳于醴兩小無猜,關係已是親厚,直到後來陸法篆與白荼夫妻二人再次出現,將她給帶回如狼窩一般的陸宅……

  陸琬娘醒來時,發現自己的臉上似乎有著什麼緊揪著雙頰。

  她伸手摸了摸臉,曉得那是乾了一半的淚水,嘴邊不由得露出些許苦澀。

  淳于醴也不曉得是怎麼回事,竟是曉得自己只消歇個晌便能理好腦子裡的紛亂與找回過去的記憶。外人都說神醫谷住滿了「神醫」,如今這回看來更是玄乎。

  只是,她忘了那麼久的記憶為什麼會在這時候恰巧想起?莫不是淳于醴堂堂皇皇地與自己說起了過去的緣故?

  陸琬娘記起了她與他在杏花村後來朝夕相處了兩年,直到她被父母帶回此處──父母所給的理由自然是因為陸彝梢的出生而對她無暇他顧,卻是那對不稱職的夫妻將自己丟在杏花村不聞不問兩年就是照顧了?

  那還不如讓自己繼續在杏花村裡快快樂樂地當個孤兒!

  一晌夢醒,陸琬娘曉得自己對父母的依戀與錯覺來自於兒時缺憾,卻是她不曉得自己該慶幸自己夢醒,又或者感傷自己已不在夢中;更甚者,她亦不曉得往後該怎麼與兩位胞弟說起父母的事──他們究竟還小,還懷抱著對父母的憧憬,尤其是最為年幼的陸彝杪更是因為自己體弱、總徘徊於生死之間的緣故而對父母乃至對於兄姊有著不符合年齡的歉疚。

  陸家二房的聯繫就像是一碗摻了砂的粥,每嚐一口都硌得令人心酸。

  看看外頭的天色,再往菜地打發點時間就該準備做飯了。

  陸琬娘打理好自己,正待要出房門時,卻是又見得芳草走進了院子,道:「二小姐,大夫人有請。」

  陸琬娘一蹙眉,也沒問什麼事,便與芳草一道去了。

  陸大夫人「請」陸琬娘前往她的院子問話,自然不會好心地安排步輦,所以陸琬娘是跟著芳草頂著午後的日頭連續走上將近三刻鐘的時間來到陸大夫人的院子。待到她見到陸大夫人的院門時,早是氣喘吁吁,顯得有些狼狽。

  陸大夫人的院子很是氣派,是衢州這頭的府邸最為寬闊的院子。院子的格式像是一般四合院的二進院,原本後頭的院子是留給妾室居住的,卻是陸家被一道旨意給生生地拆成兩地十來年,自也轉作他用。

  當陸琬娘到了的時候,陸大夫人正在正廳與女兒陸瑾娘說話。

  芳草是二等丫鬟,沒有直接稟報陸大夫人的資格,自然還得交由院子裡的一等丫鬟稟報,是以陸琬娘便站在原地看著眼前的丫鬟彷彿唱戲一般一檻兒、一檻兒地朝陸大夫人遞話。

  陸瑾娘似乎是頭一個發現陸琬娘似地,還沒見陸大夫人身旁的丫鬟說完,便是笑逐顏開地說道:「娘,二妹妹來了呢!」說罷,便是站起身來挪著好看的小碎步往陸琬娘那頭走去。

  陸琬娘雖與陸瑾娘有著極其淺顯的面子活兒,卻也不願意在大夫人面前買她的帳,只是在陸瑾娘要過來親熱地攙住自己的手時,輕輕地推開來,以恰到好處的音量道:「我走路過來的,一身都是汗,別薰著了大姊姊。」她雖體質畏寒而沒留上幾滴汗,倒是這嘴上的功夫也沒曾省著,就因為她不喜陸瑾娘與自己表現出姊妹情深的模樣。

  陸瑾娘臉上的笑意一滯,又關切地問道:「二妹妹怎麼不乘輦呢?這天氣雖還涼著,但若汗濕了又吹風,可不又要著涼了?」

  「大姊姊怎麼不問大伯娘為什麼我沒乘輦呢?」陸琬娘不打算與她糾結,只是用步伐帶著陸瑾娘來到陸大夫人跟前問道:「大伯娘找我何事?」

  陸大夫人方才雖未聽得堂姊妹二人談話,卻也猜曉陸瑾娘定是被說了幾句。陸瑾娘是她的心頭肉,猜想陸琬娘白得了陸姓的白眼兒狼定是欺負她了,原本新裡頭的不喜也成了惱火,便是溫和地打發了自己的女兒道:「瑾娘先回去歇下,我和妳二妹說些事。」

  陸瑾娘恭恭敬敬地退下了。

  陸琬娘待到陸瑾娘離開後,這才淡淡地重複問了句道:「大伯娘找我何事?」

  「是關乎陸九的事。」陸大夫人沒心情與陸琬娘虛與委蛇,更沒閒情逸致在她面前扮演一位慈愛的長輩,只道:「神醫谷谷主打算給陸九治病,卻是打著將陸九帶離陸家的意思。」

  陸琬娘微翹嘴角,卻不說話。

  陸大夫人看著她的模樣有些火大,但仍按捺住性子道:「當初妳爹將你們姊弟三人託付回這頭的時候,也就只為了陸九多說一句、是務必要保住他性命的。眼下外頭的大夫都不若神醫谷谷主的醫術高超、對這因為藥瘴所帶來的胎毒研究得透徹,所以我打算讓他試試──妳是陸九的長姊,這樣安排如何?」

  陸琬娘聽著陸大夫人略微冷沉的聲音,並未因為陸彝杪有治癒的希望而欣喜若狂,反是問道:「大伯娘心裡頭有什麼打算?」

  「打算?」陸大夫人似是料到陸琬娘會這麼問一般,便是略微提高聲音譏諷道:「我的打算,就是要妳安安分分地待著,別再找我麻煩!」

  「我從來不曉得我不爭不搶是給大伯娘帶來多少麻煩?」陸琬娘譏誚道:「若是任人欺凌也是找您麻煩,那麼我下回狠狠地還手,與他們『禮尚往來』便是,斷不會讓大伯娘再為這等末節細行操心。」

  陸大夫人一拍桌案,怒聲道:「陸琬娘,我好好地與妳說話,妳是怎麼回話的?莫不是想放了陸九的性命不管了?」

  陸琬娘輕飄飄地說道:「是大伯娘先起得頭,要我別找您麻煩呢!」

  陸大夫人一噎,緊接著沉聲道:「放肆!妳是小輩,這件事本該由我決定便好,我念在妳是二房現在唯一在這頭的人與妳商議,不代表能容得妳得寸進尺!」

  「那麼大伯娘應該要說說阿杪要給神醫谷谷主治病的事還有什麼疑慮才是。」

  「若神醫谷谷主要給陸九治病,就得回神醫谷拿應當的藥,如此一來也只能將陸九帶走。但陸九體弱,禁不起奔波,所以要問妳的意思。」

  問她意思?什麼時候獨斷獨行的陸大夫人也要紆尊降貴地來問她這位後生晚輩的意思了?

  陸大夫人定是要自己對此事置下可否,好作為拿捏自己的底子!

  「難道神醫谷谷主身為大夫,沒有解決方法?莫不是這藥材我們陸家──甚至整個衢州府都沒有,偏生生在神醫谷裡了?」陸琬娘這兩個問題看似是質疑淳于不朽,但往更深處卻是指陸大夫人另有打算一事──若非淳于醴先前幾日曾與她交過底,她還當真不願拿陸彝杪的安危賭注。

  陸大夫人只當陸琬娘不捨陸彝杪得奔波一事,又道:「其實也不是沒有辦法,便是擔憂他們不肯……」

  「大伯娘不妨直接與他們說。」陸琬娘淺淺地吸了口氣,又道:「既然是陸家有所求,那決定權也當不在我們手上才是,大伯娘若是只為了這件事找我,那可真找錯了。」

  陸琬娘這話說得平和,說得客觀,但落在陸大夫人耳中卻是有些刺耳,但差事究竟比起意氣重要,是以陸大夫人也假意抿了口茶替自己緩緩氣,而後又道:「我雖也企盼陸九能被治好,但陸九只是我的姪兒,不比他是妳的胞弟,究竟也是隔了一層,更何況你們姊弟三人都有來自神醫谷的血脈,是以若要請求,該當由妳出面才是。」

  陸大夫人總算透露了點自己的意思,而陸琬娘想起先前的事,心念一轉,索性順著她的話道:「不如大伯娘就直說想要我怎麼做吧!」那神情姿態,儼然就是一副為了胞弟而願意對一切妥協的長姊模樣。

  陸大夫人看了心裡頭稍稍滿意,又道:「我曉得不能只為了替陸九治病而強留神醫谷谷主在陸家,但神醫谷少谷主究竟少了一層顧忌,因此在谷主回神醫谷取藥時,便由醫術同樣高明的少谷主代為照料陸九,妳以為如何?」

  陸大夫人所言正是先前淳于醴與陸琬娘說的意思。

  陸琬娘心知肚明這件事淳于醴定會答應,但仍蓄意說道:「大伯娘,陸家為朝廷辦差的事連我都能曉得,莫不是神醫谷谷主會任著大伯娘的意思留著自己的兒子在這頭做質子不管而回神醫谷去?」

  陸大夫人一挑眉,道:「卻不想妳還向著陸家。」

  陸琬娘沉下了臉,道:「我只關心阿杪的病。」

  陸大夫人也沒管她到底向著誰,又道:「朝廷那頭只想要神醫谷的人服服貼貼,並沒有傷害他們的意思。溥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神醫谷再怎麼樣都是皇上的子民,是受今上庇佑的,而咱們陸家既是純臣,自該順著上頭的意思,好生對待百姓。神醫谷少谷主──甚至是神醫谷谷主若願意暫且留下救治陸家血脈性命,我陸家自也會以上客之禮相待。」

  陸琬娘聽出了陸大夫人的意思,便是不會如同從前那般只等著神醫谷人出頭便掐下,還想要養肥了再宰。

  只是陸家或者說背後的朝廷對於神醫谷人而言可謂劣跡斑斑,雖則前任神醫谷谷主並非死在陸家之手而是被緹騎從外頭橫插一槓給弄死,但究竟也與陸家相關。

  陸琬娘只覺得有些頭疼,卻也順著陸大夫人的意思,表現出自己原本便不相信她的姿態道:「縱是大伯娘有這般承諾,但不見得所有的人都這麼想吧?大伯娘能做得了外面那頭的主?神醫谷的人肯定不是傻子,怎麼會看見大伯娘張起一張鑲金帶銀的網就會急著往上頭鑽?」

  陸大夫人有些生氣,卻也曉得順著她的話開始說道的陸琬娘已經漸漸步入了她的陷阱內,又是佯怒道:「不管外頭怎麼想,陸家究竟是為上頭辦差的──妳再不願,身上也有陸家的血脈、也是陸九一母同胞的親姊姊,陸家辦差的途中順道給自家孩子謀點利益又怎麼了?」

  陸琬娘冷聲道:「若是要拿人命來填阿杪的命,阿杪定也不會同意的。」

  「誰說要他們的命了!」陸大夫人拍桌一喝,又像是意欲緩下氣一般地再次抿了口茶水,沉聲道:「朝廷從來沒想要過他們的命,就是要他們與其他百姓一般安安分分地在朝廷眼皮子底下過活兒,而不是藏匿於其中、就像是見不得光的伏莽!」

  陸琬娘皺起眉頭,道:「大伯娘是什麼意思?」她表現出來的模樣,儼然是已經上當了的意思。


--

  碎念:這章中所指的「混有甘草與新橙皮等中藥材做成的小點心」其實在書寫時,我的想像原型是清朝開始才有的「八仙果」,原本我寫的不是新橙皮、而是陳皮;甘草與陳皮的應用歷史皆非常早,更早在本作品設定的年代(1457年)以前也有不少應用甘草與陳皮的飲食方,後來幸運找到「橙香餅兒」的方子,於是就順勢改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87991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小說|古風|女性向|杏雨幽蹊|歷史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ast35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小說】杏... 後一篇:[達人專欄] 【小說】杏...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shane8124各位帥哥美女們
《耶雷弗:契約醫生》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4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