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2 GP

[達人專欄] 生存界限 第十三章Family③

作者:悠│2020-08-12 09:45:27│贊助:44│人氣:95
  「我也問過其他人了。」

  費利爾瞇起眼睛,輕佻地開口:

  「大家都異口同聲說你威脅他們配合,這是真的嗎?這全是你一個人起的頭?還是有人陷害你?」

  看見費利爾嘴角那抹宛如惡魔微笑的弧線,泰德知道,這個人是明知故問——明知他只是在群體中,體術成績和頭腦最好,所以才被拱出來當老大。其實最先說出想逃的人,根本不是他。

  「唔⋯⋯啊⋯⋯」

  但明知事情沒有這麼單純,費利爾為何還是聽信那些人的話,跑來這裡詰問泰德呢?

  答案淺而易見。

  因為只有把罪責全推到泰德身上,研究所才不會為了這點小事,大費周章處分眾多重要的實驗體。

  只要把過錯全推給泰德,不只可以把損失降到最低,還可以做到殺雞儆猴的效果。讓那群孩子知道,上頭的人全都看在眼裡,要是不想變成下一個泰德,就別再打歪主意。

  那群孩子在費利爾前去問話時,想必也瞬間明白了這個道理,所以才會順勢把過錯全推到泰德身上。

  「快回答,泰德。」

  「⋯⋯⋯⋯」

  雖然泰德無意以這種藉口,撇清自己也想逃離這裡的心思,但他萬萬沒想到那群孩子不只把義務強加在自己身上,叫自己當老大,現在連責任也想推得一乾二淨。

  這就是人類明哲保身的生存之道嗎?

  在研究所這個扭曲的空間中,人性的醜惡似乎會被放大。

  那讓泰德覺得噁心至極。

  「我⋯⋯」

  但他無法扭轉這一切。

  就算他現在極力主張自己是代罪羔羊,那又能如何?

  他想忤逆研究所是事實,不管他現在拖多少人下水,還是無法改變自己如今被壓在水下的現狀。在已經無法呼吸的空間,他該做的不是讓更多人無法呼吸,而是讓自己浮出水面。若要思考把什麼人推下水,也得等自己爬上岸再說。

  「對⋯⋯不起⋯⋯」

  泰德吃力地張嘴道歉。

  但費利爾聽了,卻嘆了一口氣。

  「又是道歉⋯⋯我的問題明明是要你回答『是』或『否』啊。你連這點簡單的問題都無法回答嗎?」

  「⋯⋯⋯⋯」

  泰德睜著無力空虛的眼眸,假裝自己已不再有力氣開口,就這麼看著費利爾。

  「算了。這樣看來我只好履行和你母親訂下的另一條約定了。」

  然而因為這句話,泰德的眼底恢復了生氣——

  「不行⋯⋯等⋯⋯!」

  卻因此正中費利爾的下懷。

  恐怕連他自己也沒想到,他的偽裝會這麼快、以這種形式被扯破。

  泰德的話還沒說完,費利爾便再度按下電擊按鈕。

  「唔啊啊啊啊啊——!」

  「你的母親想必很樂意我履行這個約定,你不覺得嗎?」

  「不要⋯⋯啊啊啊啊啊!」

  這次的電擊只持續了短短的五秒,但對泰德來說,那樣的痛楚卻是連一秒都難以忍受,他甚至已經感受不到被鎖鏈拉扯的肩膀所發出的疼痛。

  電擊結束後,費利爾再度開口:

  「泰德,你還記得入所前,你對我說過什麼嗎?」

  「唔⋯⋯」

  「說說看,你當時對我立下了什麼狂妄的誓言?」

  泰德緩緩張開嘴巴。

  「我會⋯⋯給你兩人份的收穫⋯⋯所以⋯⋯放過⋯⋯我的妹妹⋯⋯」

  「沒錯。」

  費利爾聽見滿意的答案後,將遙控裝置收進口袋內。

  「你的母親需要錢,所以才會跟我談生意。她原本是想讓你們兄妹作伴,不要落單。但你阻止了這件事。」

  「⋯⋯⋯⋯」

  什麼作伴?什麼落單?

  那女人才沒有這麼好心。

  她只是單純想要錢。

  兩個人比一個人的錢還多——只是這樣而已。

  「為了滿足你,同時滿足你的母親,我花了兩人份的錢,卻只帶走你一個人。你懂嗎?現在做虧本生意的人是我,如果你讓我血本無歸,我自然只能讓你妹妹代替你。你說是吧?」

  「⋯⋯⋯⋯」

  泰德抖動雙唇,因為剛才的電擊,這次他真的無法發聲了。他覺得身體好痛、口乾舌燥、腦袋無法運作,眼睛更是已經無法對焦。

  但這樣的反應,卻被費利爾解讀成「不願配合」,因此他抬起手,以手背用力甩了泰德一巴掌。

  「回話,泰德。」

  「唔⋯⋯啊⋯⋯」

  他緩緩張開嘴巴,道出表示允諾的單字:

  「⋯⋯是⋯⋯」

  這個時候,腦袋已經無法運轉的泰德並不知道自己答應了什麼、為何要答應。他只知道,為了減輕身體的痛楚,他必須對眼前的男人言聽計從,必須給男人一個滿意的答案。

  所以他才會回答「是」。

  如此而已。

  「如果明白了,以後就別耍花樣。記住,你成功逃走的那天,就是你妹妹入所的日子。」

  「⋯⋯是⋯⋯」

  不過只有最後這句話他聽得清清楚楚。

  當費利爾提起「妹妹」,他立刻想起那個小自己三歲的可愛妹妹。

  當一滴淚水悄悄從泰德的左眼流下,他心中所有的叛逆也跟著崩解。為了守護可愛的妹妹,他終究選擇了放棄。

  即使這樣的選擇,會讓他一輩子再也見不到心愛的妹妹,他也無可奈何。

  「把他帶下去吧。」

  費利爾吩咐不知何時出現在房門外的兩名西裝男子,要他們帶走泰德。

  「是。」

  西裝男子點頭後,進入房間內,開始替泰德解開拘束。而費利爾也領著天夜,踏出這間冰冷的房間。

  「爸爸⋯⋯剛剛那個是⋯⋯」

  「他是個壞孩子。他教唆所內的孩子和他一起逃走,還想拉攏天海千封幫他。所以我才把他關進懲戒房。」

  「懲⋯⋯戒房⋯⋯?」

  他們一邊照著過來時的路線往回走,一邊談論著。當費利爾說到「懲戒房」,天夜懵懵懂懂地覆述著這個沒聽過的單字。

  費利爾不知是沒注意到天夜的疑惑,還是壓根不想回答他,逕自往下說:

  「天海千封是珍貴的實驗體,可不是他這種消耗品可以碰的。」

  「消耗品⋯⋯?」

  又蹦出了一個沒聽過的單字。

  「天海千封的洗腦暗示進行得很順利,再過一段時間,他就會忘記自己曾經有過家人。要是因為那個臭小子亂說話破壞了洗腦效果,他可賠不起。」

  「洗⋯⋯腦⋯⋯」

  天夜不解地抬頭仰望費利爾,希望獲得解答,卻意外看見費利爾咬牙切齒的猙獰臉孔。

  此時天夜瞬間明白——現在不是問問題的時候。

  他於是開始思索,該如何討費利爾歡心。

  不一會兒,他想到了——

  「剛⋯⋯剛才爸爸說他有妹妹,為什麼不一起把她帶過來呢?爸爸的實驗是對人類有用的實驗吧?大家應該都很樂意幫忙不是嗎?」

  「因為我不需要兩組相似的廢物基因,那沒有意義。我剛才那麼說,只是為了摘除泰德的反抗之心。」

  「基因⋯⋯?」

  「唉⋯⋯早知道你和天海千封的差異這麼大,當初就應該設法把他的姊姊也弄進來才對,真是失策。」

  費利爾持續無視天夜的反應,一邊煩躁地抓著頭,一邊道出一句可說是殘忍的話語,只顧著快步向前。

  諸多的疑問不斷累積在天夜心中,那些問題的重量似乎因此拖慢了他的腳步。最後他緩緩停下,看著費利爾逐漸消失在自己的視線範圍內。

  「姊⋯⋯姊⋯⋯」

  他不斷覆述著費利爾剛才說過的話,覺得內心似乎有某種情緒正悄悄躁動。

  「我和⋯⋯天海千封的差異⋯⋯」



【待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87983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2喜歡★yuukii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生存界限 ... 後一篇:[達人專欄] 生存界限 ...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p99116199大家
▲小屋繪圖▼更新【泳裝凱留 夏日○○黑貓♥】(內有佩可彩蛋♥)(≡OωO≡)♡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8:53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