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不同的路(魔獸世界二創小說)

作者:ThankU│魔獸世界:潘達利亞之謎│2020-08-11 22:46:42│巴幣:6│人氣:234
(本文為魔獸世界二創同人小說)
(與原作情節已是平行世界開場)
(寫爽的 看看就好(X )

2020.08.14更新 : 新增兩張插畫

▅▅ ▅▅ ▅▅ ▅▅ ▅▅ ▅▅ ▅▅
set 0-0
『這次,我一定會阻止憾事再次發生的』
▅▅ ▅▅ ▅▅ ▅▅ ▅▅ ▅▅ ▅▅
set 1-0
  「尚羲,你也察覺到了嗎」在五晨寺頂樓的蕭湃如是說道,
  「是時候了,該來的命運終究是無法逃脫的」一位手持燈籠年老的熊貓人隨口附和,
  「真希望再多給那些年輕人一點時間,可惜命不由人呀,哀哉」名為尚羲的老熊貓人望著遠方山脊的建築說道,那是以老熊貓人名號創立的訓練場所,名為尚羲訓練營,在那裏培養著島上才華洋溢的年輕人們。

  大約四十年前,一位水語者*(1)曾預見島上將面臨不可避免的災難,唯有新生的幼苗們得以拯救這座島...這座實際為巨大烏龜:神真子的島嶼。

  此後島上的大師們開始訓練這些具有潛力的年輕人們,而其中成效最為明顯的莫過於尚羲大師的尚羲訓練營了,近幾年來尚羲大師培養出了精通土水之道的女孩:艾莎.雲詠,相較於其他土水*(2)派系的學生們,艾莎更是將土水之道發揮的淋漓盡致,以不動應萬變,所以事物都有其和諧發展得可能性,只要能投身其中,便能以靜制動。

  而相較於土水之道,另有一派系:火金之道*(3),而在尚羲訓練營中亦培養出來精通火金之道的男孩:紀.火爪,紀是一名衝動的熊貓人,只要一有想法就會立刻去執行,座右銘是『坐而言,不如起而行』,這衝動的個性讓他在火金的求道之路上無比順遂,不出兩年便成為了首屈一指的火金大師。

  「雖然現在優秀的弟子也不在少數,但他們是如此的年輕,實在不願讓他們揹負此等重擔」
  「但是我們沒有時間了」
  「哀哉,也只能這麼做了」

●註(1)  水語者 : 在熊貓人的文化中,能與水之靈溝通的強大靈媒,透過水之力得以窺視即將發生的未來,在長久的歷史以來,水語者都是極為罕見的存在。
○註(2)  土水之道:在熊貓人的求道之路中,以冷靜沉著應對所有事情的派系,旨在追求平穩,創造和諧的理念。
●註(3)  火金之道:在熊貓人的求道之路中,以快速行動應對所有事情的派系,旨在追求冒險,開創嶄新事物的理念。

▅▅ ▅▅ ▅▅ ▅▅ ▅▅ ▅▅ ▅▅
set 1-1
  「呼呼呼,前輩你在偷懶被我抓到了喔」一名身體纖弱的熊貓人舉著竹掃把偷偷爬上屋簷旁的小山丘,山丘上的長椅則躺著身軀微胖的另一個熊貓人,
  「啊...好睏...我才睡不到五分鐘呢,小波」身軀微胖的熊貓人回應,
  「圖(TU)前輩在這樣偷懶下去可是會被師傅打屁屁的喔」名為小波的小熊貓人用不懷好意的眼神看著圖,並隨手拿起圖放在一旁的點心袋子裡的餅乾來吃,
  「毫無掩飾的打劫啊,我訓練課程早就完成了,這是正當休息!正當休息!」圖一臉無奈的看著被打劫一空的點心袋子回應,
  「倒是你,今天你值日要從初日閣打掃到正陽閣,你都掃完了?」失去營養補給又無法休息的圖只能反問道,
  「哈哈哈哈,當然不可能,我根本都還沒掃」小波一臉無所謂的回答,
  「那還不快去掃!」
  「反正師傅又不會去摸地上的灰塵,也不會找到我.們.兩.個.的.秘.密.基.地.呀」
  「拜託別插旗」

  「咳」

  「...」
  「烏鴉嘴」
  「小圖,老朽照顧你都已經二十餘年了,你當真老朽不知道你躲在哪偷懶,還有偷喝酒的事?」不知何時到達的尚羲大師出現在小山丘下說道,
  「我錯了,師傅,孩兒下次不敢了」圖以迅雷不及掩耳的姿勢切換成下跪模式,一並把旁邊的小波也壓下去,
  「還有下次?」
  「沒了,真的」
  「念在你平時功課有做完,這次老朽就放過你,這次老朽前來是有別的事情要告知你,一會收拾乾淨到第三道場來」尚羲大師清了清喉嚨說道,
  「謹遵吩咐」
  「還有你,小波」
  「是,我馬上回到自己的工作崗位」
  「不用,老朽有另外的事要你去辦」
  「呃..好的,請問是什麼事情呢」
  「去把陳程、盛和秋唐也叫到第三道場,他們現在應該在秋花閣後院練習刀法,對了,還有....焦名樓也是」

▅▅ ▅▅ ▅▅ ▅▅ ▅▅ ▅▅ ▅▅
set 1-2
  「弟子們,今日召集你們是想來點臨時測試」高台上大師對著下方的五名弟子說道,
  「不過焦名樓不需要,你先到飛鷹亭候著,為師會給你其他的功課」
  「謹遵吩咐,尚羲大師」

  「圖、陳程、盛還有秋唐,你們四個是這屆徒弟中表現最為優秀的,現在,從後方選擇一把最熟練的武器,向為師展現你們修行的成果吧」

  「謹遵吩咐!」

  「我先上吧,最近剛把新招式練好,正是展現給師傅看的時候了」名為盛的熊貓人從口袋拿出自備的手指虎戴上,
  「盛要先展示嗎,為師對予你冀以厚望喔,你是否能駕馭沒幾個人學會的那個招式呢」

  「仔細看看吧,師傅」語畢,盛將雙手收攏至腰間,雙腿以猛虎不破之勢展開完美的步法,並在心中默念:白虎心訣 七式 - 虎登嶺巍...霎時,盛本應擺放在腰間的雙手以眾人無法追跡的速度在自身周遭劃出四條銀白色的軌跡,在軌跡消失前一個空翻將姿態調整為由上而下的形式接連劃出閃爍的白色弧線,落地之時更是將雙腿微曲,藉由迅速的動作將剛才的攻擊向四個方向發出,其身姿宛如傳說中的天尊雪怒一般,以狂襲之勢向在場的眾人咆嘯。

  「精彩 精彩,年紀輕輕就有如此修為,就連為師也費時數日才得以掌握這拳法的精隨,盛你果然不負老朽的期待」
  「感謝師傅的讚美」(數日...師傅你讓我好羞愧,我練了好幾個月耶...)盛心想


  「哇,盛盛你也太厲害了,做你下一個的壓力很大耶」秋唐抱怨的說,
  「少來了,秋唐,妳上個月不是已經將那招刀法熟練,還開創出了獨創招式」
  「噓,不是說好別提那個的嗎」
  「呃..我忘了」
  「齁齁,獨創招式是嘛,可以展示給為師看看嗎,秋唐」

  「嗯..好的,尚羲大師,可是弟子還未將這招式完全熟練,請別見怪」
  「無妨,能創造出屬於自己的流派,已經是少數良璓才能辦到的了」

  秋唐從後方的武器架上拿起一柄相當厚重的單刃劍並走向道場中間,並用單手舉起刀刃斜放在背部,左右兩腳以相當誇張的姿勢張開,進入待戰模式,

  (那柄刀,是雙手刃呢,居然單手舉起,這孩子的怪力也依舊不變,希望以後嫁得出去)尚羲大師在心中默默的想著

  (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大師用可憐的眼光看著我,是錯覺吧,專心專心)秋唐從大師眼中感受的莫名的壓力,但還是很快的調整好心態,

  「我要上了,秋蝶刀舞 初舞 - 展翅」語畢,秋唐將擺在後側的腿快速向前擊出,在身體重心傾斜之時,未持劍的右手碰地並以飛快的速度向左上方揮出刀刃,在刀劍快要落地之時,秋唐順應著後座力轉動了右手將身子打橫並以雙腿做為輔助讓身體迴轉,隨後右手離開了地面握住了刀柄,在滯空的這一瞬間,秋唐將自身畫作血滴子一般快速的舞動刀刃斬擊,並以左右腳交互輔助安全落地,

  「相當不錯...」
  「還沒結束呢!!次舞 - 升空」蹲伏姿態的秋唐大喊後,將刀子換回了單手持握,以風嘯之勢向左右兩側交互斬擊,並藉由雙腿的輔助,讓身軀宛如蝴蝶振翅般升起,

  「終舞 - 伴花落!」喊出最後招式名稱的秋唐,將騰空的身軀轉換為單膝向下的姿態,並將精神集中到手中的刀刃,宛如斷頭台般快速向地面強襲,但也因為過強的衝擊力,落地後的秋唐無法以腳步停止自身的動作,而快速向前飛去摔個四腳朝天。
  (啊啊啊,好丟臉,竟然最後關頭出糗,嗚嗚,好不甘心)秋唐一邊抱怨邊重整姿勢回到隊伍裡,心想著一定會被大家當成笑柄般捂著臉

  「孩子,抬起頭來,妳表現的並不差,看著妳那華麗的刀光劍影,為師都快忘了妳拿著的是重達四十斤沉的大刀了」
  「是,感謝師傅」聽到師傅並沒有對自己失望,秋唐也總算放下心中的重擔了,
  「母猩猩」
  「你有種在說一次,陳程」
  「我是說下一個換我了」

▅▅ ▅▅ ▅▅ ▅▅ ▅▅ ▅▅ ▅▅
set 1-3

  「下一個是陳程嗎,為師聽說你最近都在研究一種特殊的刀法,想必進步不少了吧」
  「哼哈哈哈,接下來本大爺使出的招式會讓大師忘記母...咳,會讓大師忘記剛剛秋唐那不成熟的技巧的」
  「你給我說清楚喔,陳程,母什麼」
  「母畝姆~~木蘭花真美」
  「嗯~務必要讓老朽開開眼界呢」

  「各位觀眾,請看我左手....這是一把很普通的刀子!!」
  「然後呢」
  「再看看我的右手..這是...」
  「另一把很普通的刀子」
  「不要破我的梗,盛」
  「不就是二刀流嗎,有什麼好秀的」
  「嘖嘖嘖嘖,如果只是普通的二刀流,那當然沒什麼,現在,在本大爺前面的是..噹噹,多達三十具的稻草人偶!!」

  「他啥時去搬的,我剛剛是忽略什麼了嗎」
  「我也沒看到,不,我也沒仔細在看就是了」
  「管他的,等考試結束老娘要把他揍成木蘭花」

  「還請各位千萬不要眨眼,因為一瞬間...」

  就在眾人還在閒聊的瞬間,場地颳起一陣風,

  「什...」霎時,眾人眼前的稻草人全部應聲斷成了兩截,

  「...便會結束」本應該在眾人前方的陳程,出現在離眾人相當遙遠的道場後方,並露出一抹笑意說道。

  「嗚齁,燕返嗎,就連為師頂多也只能看到拔刀到第十斬的瞬間」尚羲大師用驚豔的眼光看著陳程,
  「真不愧是師傅」(這不是全看光了嗎,老頭)陳程心想,這招跟大前輩鴞岳偷學的技能,至今還沒有同儕能看清三刀以上的路徑,第一次在師傅面前使用就被看破,只能說是等級差太多了。

  「發生什麼事了,有人可以跟老娘解釋一下嗎」秋唐瞪大了雙眼,別說是拔刀了,秋唐連揮刀的影子一下都沒看到,陳程便將所有的稻草人斬成兩半,雖然她知道陳程是眾弟子速度最快的,但這速度卻是頭一次看見,
  「『燕返』拔刀術中最快的刀法,雖然略有耳聞,這還是我第一次看到二刀流版本的燕返」盛解釋,
  「真的很快,我只看到他揮了七次」
  「七次!?我全神貫注也只看到...四次,圖你居然能看到更多」
  「還好啦,我私底下看過陳程偷練」
  「鳩斗麻爹,圖你躲在哪偷看的,你這個死變態」
  「我對公的沒興趣好嘛,我只是路過剛好看到」

  
  「好了好了,眾弟子安靜,你們的表現令為師相當驚訝,在老朽沒有關注的這段時間,都已經成長到這番地步了。」

  「那麼,圖,你是最後一個了,我想你應該不會讓為師失望吧?」

  「呃..不好說」

  「你敢讓老朽失望,今晚就吊在詠月閣頂樓鞭打屁股一百下」

  「求您手下留情」

  「那就好好表現」

  「我盡量」

  「師傅平常都玩這種羞恥play的嗎」秋唐問道
  「這妳可能就不太清楚了,我進訓練營的時候,圖已經在這裡了,那時我倆大概才七歲左右,不務正業的圖每天都被師父吊起來打」盛解釋,
  「不要說的好像我很混好嘛」
  「你很混大家都知道好嘛」


  「你想向為師展現哪道技藝,是你最熟捻的掌法,亦或是做為拿手絕活的棍法呢」
  「嗯,我想想,棍法好了,好咧,我去找根棍子」

  ...

  「這個不行,太短,這個也不行,太重,這個...嗯...太醜....」

  ...

  「小圖你還沒選好嗎,為師有點不耐煩了」
  「啊啊,這根可以,果然還是這種的拿起來最對味」

  「呃...圖你就拿著那根地上撿來的樹枝?」秋唐問道
  「是,粗細剛好,長度也很完美」

  「無妨,趕快開始吧,我們今日還有相當多的課程呢」

  「那麼我上了,宣...圖現在上陣!」圖躍身進入道場中間擺出戰鬥姿態,

  (這孩子,什麼時候改口頭禪的)尚羲大師摸了摸自己的鬍子,看著熟悉的孩兒,卻有著些許的不和諧感,但大致上都與自己記憶中差不多,也就當成是錯覺了。

*

  ...

  「圖你這樣可不行啊,到現在都只使用基本的招式,大師要我們展現得是修行的成果啊」秋唐大喊
  「好戲還在後頭,有點耐心!」
  「雖然只是基本的步法,如此這般扎實的步伐,更是證明了圖的基本功力有多麼穩健」盛幫忙緩場,

  (也是,稍微表現一下吧,我可不想被打屁股,那要用哪招呢...嗚嗯...那個應該可以吧..)

  (吸~~極意棍法三十六型!)圖將棍棒向前伸直,雙腳成180度展開劃出一個弧,隨著腳的擺動舞動裩子,(...二極生四象,四象生八掛,天地合一,劃地為氣,劃天為名....乾坤 - 六十四擊)默唸完心訣後,圖迅速收攏雙腳,並讓雙手與棍棒合為一體,隨著步伐的改變,棍棒就像是學會分身般變成了複數個,而圖的擺動節奏也隨之加快,隨著天花亂墜般的的棍舞噴發,最後一記棍舞,在旁人眼裡看來更是多達六十四根棒子同時在舞動一般。

  「這個招式...不...這種感覺..」
  「你們也有感覺到嗎」
  「...」

  而在圖演示棍法的期間,眾人卻像看見妖物一般,冷汗直流,這是一種有身體深處發出的警戒,絕對不能接下這個招式,否則必死無疑,看似平凡的棍法,卻每一擊都散發著令人退避三舍的氣勢,這是因為圖絲毫沒有發覺自身所散發出來氣息,那是一種抱持著必死決心,使盡全力也要擊退對手才能使出的態勢,『玄牛威嚇』。

  「這是...極意棍法嗎...而且還是最終型的乾坤六十四擊,那可是要配合本派絕學的吐納法才能使用的招式啊」尚羲大師狐疑的看著圖說道,但比起招式本身,更令其在意的是徒弟本身所散發出來的詭譎氣息,

  「孩子...莫非你...」

  (不妙,這個時間點我還沒精通呼吸法嗎,失算了...)圖直冒冷汗的在一旁發抖,

  「你...是不是又溜進老朽的書齋偷學了...」

  (混過去了,混過去了,還好老爹沒發現)雖然緊急事態已經解除了,但危機並沒有消失,這使得圖汗水是流的是更加的倡狂,

  「熊崽子,跟你說過多少遍了,別在沒有老朽允許的情況偷偷跑進去了,要是練了一些不適合你的功法可能會毀了你的元神你還不懂嗎,氣死老朽了」尚羲大師怒吼,

  「唉,算了算了,老埤」尚羲大師揮了揮手,示意要一旁候著的助教過來,
  「在」
  「幫老朽到天鷹亭轉告焦名樓,要他今日先回寢室休息,明日在給他其他的功課」
  「謹遵吩咐」

  「其他弟子們今日也表現得相當好,時候也不早了,雖然偏離了預訂的計畫,你們也先回寢室休息吧,明早到第二道場集合」

  「謹遵吩咐!」

  「至於你,熊崽子」
  「我知道,我會自己上詠月閣的」
  「不只如此,不許吃晚膳,稍後為師親自料理你兩百下」
  「為什麼加倍了」
  「不許頂嘴」
  「是...」

▅▅ ▅▅ ▅▅ ▅▅ ▅▅ ▅▅ ▅▅
set 1-4

  饗岳堂,陳程、秋唐、盛併肩走著,

  「圖使用的那個招式你有看過嗎,陳程,我們一夥應該就屬你跟他最熟了」秋唐戳了戳陳程的背部問道,

  「我也沒看過他用那招,這傢伙城俯有夠深,竟然偷藏身為拜把兄弟的我也不知道的技能」陳程答道,

  「那種招式,明明距離很遠,不知為何,總覺得令人非常害怕,卻又給人一種...一種..不知道該怎麼形容的感覺」秋唐接著說

  「我也感覺到了,不過不是來自於招式本身,更像是圖自己無意識散發出來的氣息...而且不知為何...當中帶了一點點...懊悔感」

  「果然那一絲絲不協調感你們也感受到了,明明每次攻擊都是散發著逼退敵人的氣勢,卻在招式與招式的銜接中透露出哀傷感,更像是無法守護身後事物的那種感覺,這應該就是大師提到的那個吧,圖偷學了不適合自己的心法造成的」

  「真是的,圖總是不跟我們交心,如果他跟我們分享一些些,或許我們還能互相調整呢」

  「妳只是也想偷學一些必殺技吧,母..」
  「母什麼?蛤」
  「木蘭花真美麗」
  「被老娘逮到機會就讓你變成真的木蘭花」

(寧靜的食堂另一側:詠月閣傳來陣陣慘叫聲)


  深夜的靜心齋裡,尚羲一個人看著圖小時候的畫像,二十三年前,在深山撿到這個父母雙亡的孩子,為了讓他存活下去,便帶回了訓練營扶養。

  雖然從小到大都令尚羲不得省心,但也並非特別嚴重的問題兒童,好奇心旺盛的圖,只要看到沒學過的功法都會背著尚羲偷學,有一次偷學了治癒之霧的功法,卻弄到自身元神衰竭,雖然隔天奇蹟似的復原了,但當時還是唸了他好一陣子。

  這次卻不同於以往,徒兒所散發的氣息,並非是自己書齋中有紀錄的任何心法,他究竟是從哪個地方學會那個心法的,尚羲百思不得其解,難道是從陳.風暴烈酒那帶回來的外籍書嗎,明早在試探他一下好了。

  「此外,老身並不記得教過他三十式以上的極意棍法和吐納之道」難不成他只藉由獨自閱讀卷軸就熟捻那些招式了嗎,這可要多有天分才能辦到,尚羲持續深思著

  自古以來,包含尚羲自己都是透過日夜不間的修行,才能達到與招式同調的吐納之道,不過正所謂青出於藍,更勝於藍,看著宛如自己親生孩子的圖有如此成長,也著實令尚羲倍感安慰。


  詠月閣裡,圖忍著屁股火辣辣的痛楚,回想著這短時間所發生的一切,沉浸在這和平的時光,是那麼的令人懷念,



  不久前的艾澤拉斯大陸,
  「在這麼下去,卡爾洛斯會讓亞煞拉懼復活的,屆時艾澤拉斯會被毀滅啊」雅莉史卓莎大喊,
  「別放棄,姐姐,我們還有機會」青銅龍諾茲多姆如是說道
  「機會?」
  「這位勇士還有一絲氣息,他來自漂流島,以他的身分能比卡爾洛斯更早到達放置亞煞拉懼心臟的位子,是他的話一定能阻止卡爾洛斯找到心臟,拯救整個艾澤拉斯。」
  「我用我僅存的最後力量將他送回過去,但是需要姐姐的力量將他回復到能承受時間傳送的程度」
  「只能在他身上賭一把了,【生命的精粹】!」
  「【時光回溯】!」

  ...

  (勇士...醒醒,勇士,聽的見我的聲音嗎...,我是紅龍后雅莉史卓莎,請聽我一言,由於事態緊急,我們無法徵求你的同意便擅自做了這個決定,還請原諒我們自私的舉動)

  (現在,我弟弟諾茲多姆正在使用他最後的力量送你回到過去,雖然你會失去現有的修為及能量,身體的修行也會回溯到那個時間點的狀態,但我已經用我的力量將你的記憶完整的保留下來了)

  (請務必,務必阻止卡爾洛斯釋放出上古之神,我們相信你一定可以辦到,請再次拯救艾澤拉斯,巨龍軍團懇求你)

  ((我...如此這般重擔,我不確定我是否能辦到))

  (我們相信你,勇士,你一定可以的...沒時間了...請收下我最後的祝福吧...『生命守縛者的贈禮』....我將你的經穴活化了,你能花費比...以往更短的...時間..達到..修...)

  ((...,這份祝福我收下了,我必定會拚上我的一切去做的))

  ((...紀、艾莎....我不會讓卡爾洛斯有機會再次傷害你們的!...))
  ((...我會用這得來不易的機會..,這次,我一定會阻止憾事再次發生的))

  『呼呼呼...前輩你...

▅▅ ▅▅ ▅▅ ▅▅ ▅▅ ▅▅ ▅▅
set 1-5

  「『起床!!!』倒吊著你也能睡,真是服了你了,尚羲大師要我放你下來去吃早膳,你有好好反省嗎,小圖」老埤一邊說道,一邊解開圖腳上的繩索,

  「當然,我全心全意懊悔自己犯錯的種種,並立誓下次絕不再犯」圖一邊摸著依舊疼痛的屁股一邊說道

  「還有下次?」尚羲大師從樓梯間無聲無息的現身

  「報告老爹沒有了,沒有下次」
  「好了好了,老埤,你先下去用膳吧,熊崽子我待會再自己帶下去就好」

  「謹遵吩咐」


  「好了,老實交代,你在演示極意棍法時發出的心法是哪學的」尚羲大師拽著圖的耳朵拉到一旁的矮凳子坐下,

  「什麼心法呀」圖一臉疑惑的看著師傅說道
  「還裝死,你昨日快嚇壞你的同儕了,難道你都沒發覺嗎,你以為老朽為何提前結束訓練的」尚羲大師怒吼
  「啊..嚇...嗚...該不會...嗯...喔...我的天啊」圖一臉吱吱唔唔的碎碎唸道,
  「心理有譜了吧,是風暴烈酒那小伙子嗎,老實交代,否則今晚可就不是兩百下可以解決的」尚羲大師盯著圖說道

  「呃 那個 這個....啊,其實,我偷偷跟老陳哥拿了一本童話故事,裡面有寫到很像我們修行的心法,所以我就...那個..」(老陳,對不起,雖然我不知道此刻的你的在哪,但這鍋麻煩你背一下了,我深感非常抱歉)圖像是靈光一閃般的說出了搪塞的藉口,

  「所以你就偷練了是吧,唉,你就不怕那是什麼邪魔歪道的功法嗎......還有,童書?荒謬至極!做為藉口實在是太荒謬了,雖然不知道你想隱瞞什麼,但顯然這並非是事實,趁老朽發火前最好老.實.說清楚」一眼便拆穿圖謊言的尚羲大師用更加銳利的眼神盯著圖,

  「嗚...好..好啦,那是潘達利亞玄牛教派的威嚇心法」知道自己瞞不過父親的圖也只能老實的交代了,

  「潘達利亞?噗哧,那只是傳說罷了,你不會是跟莉莉混久了都被她同化了吧,還歪打正著練成了一些奇怪的東西....那招式,之後不許用,聽見了沒有」看到徒弟這次似乎老實交代了,尚羲大師便不再追究前因後果,只是避免他走入邪道而發出了禁令,

  「好的,我知道了」(呼,躲過一劫,勉強凹過去了)圖擦了擦前額的汗水,

  「時候不早了,用完早膳後到第二道場集合,要完成昨日沒完成的訓練」

  「謹遵吩咐」

TO BE CONTINUED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87945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魔獸世界:潘達利亞之謎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a246535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尼克(Nick)... 後一篇:不同的路(2)...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san0196親愛的巴友們
在異世界?的那些事,最新第13話更新囉,歡迎光臨閱讀。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9:10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