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達人專欄] 【單篇】超時空煙火

作者:餡井│2020-08-11 17:41:11│贊助:6│人氣:73




也許真的有那個世界的存在,證據是現在的世界五顏六色、無比繽紛,那麼就可以想像一個只有輪廓的世界。

相對於現在的宇宙,那個世界既乏味又淒涼,然而當所謂的色彩是以「奇妙」代稱的時候,生在那樣世界的人們也從不覺得乏味和淒涼。

單純是另一個日常而已。


最近天氣已經熱到快讓人做出癲狂的行為了。

街道上,空無一人,商店緊閉,枯瘦的碩大老鼠在龜裂的排水溝旁漸漸被烤乾。

下雨了。但潮溼反而讓空氣更加悶熱,轉眼之間,到處都是難聞的氤氳。

倒也不是景氣蕭條,也並非處在戰火。這座城市的街景在三個月前還是人來人往,繁忙得讓人喘不過氣。現在卻安靜得像死城,應該說就是死城。

除了在下水道服勞役的罪犯,會在地上和戶外走動的也只有軍人,巡邏街道,捕捉逃犯和獵殺體溫過高的生命體。

沒有什麼好懷疑的,直接格殺勿論就對了。體溫過高就是造成天氣炎熱的原因,勇敢且忠誠的軍人碰到體溫過高的生物,哪怕對方是長官,也要馬上舉起槍加以擊斃,不需要詢問,因為是地球的病毒。

傳說中,宇宙藏有極巨量的奇妙,每一個奇妙均為無形無體,言語完全無法加以描述,但萬物確實由這些奇妙構成,從路邊的骨骸到天上的雲朵全都包含著奇妙,而時間的流動與四季的運轉則是神靈的巡視造成的現象。

神靈蘊含著的奇妙數量遠遠超過萬物,當牠到來的時候便是夏季,遠離的時候便是冬季,人們必須時時刻刻祈求神靈的原諒,否則將會降下旱澇之災處罰全世界。

那些傳說全部都是狗屁。

現代科學早已證明四季變化是地球發燒的現象,所有生物體內存有一種共同的病原體,被稱為「地球病毒」。

免疫力下降時,生物便會發病,症狀千奇百怪,但全部都會導向「體溫過高」的結果,成為病毒溫床的發病者在死亡之前將持續排放高溫和病毒,破壞大氣系統,讓溫室效應更加嚴重。

所以必須及時擊斃體溫過高的生物,另一方面也要增加免疫力,抑制地球病毒的活性。

這才是真相。人類已經被奇奇怪怪的神靈信仰給耽誤好幾千年了,比起地球病毒,相信奇妙存在的垃圾更是腐蝕文明社會的爛蛆。

從管道流出的污水中隱隱傳來住宅裡的嘈雜聲,待在冷氣房唱著熱死人的歌曲,這就是為什麼信仰者這麼令人憎惡的原因。

假如帶來夏季的神靈確實存在,身為軍人的顏瑟肯定會毫不猶豫地執行槍決,然後砍下神靈的頭,砸爛信仰者停止嚎哭的嘴臉。

什麼幸福,什麼末日,什麼審判——

「我操,操操操,操死你們全家,操爛你們奶油屎蛋糕!」

被調派到下水道巡邏讓顏瑟非常不滿,無法違抗命令就算了,裝模作樣地接受任務也算了,讓他心情糟透的是隊員已經脫隊很長一段時間,現在怎麼呼叫都沒用,只有自己的回音有氣無力的在潮溼難聞的空間迴盪。

附近完全沒有動靜,就只有迷信的合唱和潺潺流水聲。

熱,很熱,好像體內的水都爭先恐後地鑽出毛細孔,聚積在皮膚表面,匯集成一道道小溪,最後滲進皮靴裡面。眼前全是呼出的水氣,吸入的也是熱氣和水氣。

用來抑制發熱現象的藥已經不夠了,真是倒霉,早知道出發前就多拿一點,就不用搞到現在生不如死的地步。

藥丸每三個小時服用一粒,顏瑟記得出發前藥盒還有十粒左右,扣掉手滑掉進水裡和不小心多吃的部份,自己究竟迷路多久了?這個問題要先找到脫隊的隊員再說。

先冷靜一點吧。

靠著牆坐下後,顏瑟拋開雜念重新整理七零八落的思緒。

對,並不是隊友脫隊,是自己。熱汗轉成冷汗的感覺很難受,顏瑟感到頭痛無比,恥辱伴隨著其它的情緒使他很想立刻敲碎自己的腦袋。

超過藥效期限之後浮現的症狀越來越明顯,免疫力正在下降,地球病毒正在侵蝕身體,體內的熱氣源源不絕,水分持續轉變為汗液,再這樣下去,脫水而亡只是小事,死前放出的熱已經嚴重危害到地球。

身為堂堂正正的軍人居然變成地球病毒的發病者,簡直是奇恥大辱。

果然還是自我了斷吧,顏瑟開始仔細盤算。反正彈藥非常充足,連一發都沒用到,而且從沒用實彈打過人。沒想到第一次殺的發病者就是自己。

但那怎麼可以?

怎麼可以就這樣結束生命?又不是免疫力不足,又不是地球病毒濃度太高無藥可救,自盡的意義根本就可有可無。

總而言之,顏瑟不想死,才十九歲,還有很多未來。

只要再次服用藥丸就能解決現在的煩惱。不過,在這錯綜複雜的下水道迷路,在深度未知的地方迷路,在周遭可能是荒廢的市鎮迷路,要順利脫身而出歸隊真的有可能嗎?

恐怕早已喪命。不是溺水就是過熱而亡,

為了延緩發熱的症狀,顏瑟摘掉全罩式頭盔。

幾乎快讓人窒息的熱氣迎面撲來,顏瑟一陣暈眩,差點栽進一旁的水道裡頭。

這種熱氣非比尋常,熱得連防護衣都擋不住,甚至從脫去頭盔後的領口灌進去。顏瑟無法忍受這種高熱,加上對於發熱症狀的恐懼,他發瘋似地脫光軍服。只穿著出發前當天忘記換掉的短袖短褲。

緊接著,顏瑟舉起槍,瞄準水面便扣下扳機。

滋的一聲,水面化為薄薄的冰層。但是氣溫沒有下降多少。

很快地,在士兵驚訝於冰層如此之薄的時候,冰層已經化為將要雲消霧散的碎片。

連續射出三發後,用來降溫的冰層超過五秒就在這異常的高熱下消融殆盡。

突然,他因為某種直覺而停下腳步,也可能是因為感受到熱源正在接近。

很慢的腳步聲。

光憑體感就能感受到對方散發大量的熱,熱得空氣彷彿變形了一樣。很難想像體內病毒濃度已經這麼高的生物竟然還能活著,更別說是人類。照理說那人應該正在步入死亡的降溫,不可能越是接近,空氣的溫度越是持續飆升。

汗水還沒滴到地面就已經化為水蒸氣。

不管怎樣,先弄死再說。必須要拯救地球,否則暖化將害死更多人。

「去死啊啊啊啊啊啊——!」

再也無法承受高溫帶來的諸多痛苦,顏瑟主動出擊,舉起槍對準出現在視線裡的斗篷雨衣人,使勁扣下扳機,跟著冰凍步槍同時發出怒吼,噴出的煙霧以排山倒海之勢壓向火爐般的怪物。

在時機上,在技術上,即使有些差錯和生疏,但憑著連射帶來數量的優勢就能加以彌補。

然而,照常理來看,高壓釋放的冰凍子彈形成的彈幕將會搗爛斗篷人的頭部,瞬間使對方陷入結凍,一層又一層,任何生命絕對無法抵禦這樣的低溫殺傷力。

事實卻是雲消霧散。

和預想的不同,彈藥耗盡沒多久,熱騰騰的蒸氣如同海嘯反撲回來,顏瑟一邊大叫,一邊撤退,退到衝出時的位置,轉過身看著水氣形成的洪流瀰漫散開,到處充斥著冷熱交雜的薄霧。

回過神的時候,高熱宛如一場夢那樣消失得無影無蹤。顏瑟看見開火前所看到的人形輪廓,全身被斗篷包覆著,單獨地停下腳步。

神秘的穿著,散發出深不可測的沉默,彷彿剛才的高溫全部是一場惡夢。

顏瑟猛然想起就算沒有子彈也能使用刺刀作最後的搏鬥,但斗篷人踏前一步,他反射性的突刺落空,還不小心讓槍枝掉在地上,發出連他都覺得自己笨手笨腳的空蕩聲響。

已經沒有猶豫的時間了,至少要撞倒對方,重新佔上風。

「先生,既然不喜歡我就快點讓路吧。」

斗篷人忽然開口說話,悅耳動聽的聲音彷彿將災後的寂靜變得柔和。

顏瑟不得不打斷襲擊的念頭,就連地球病毒的那些事,包括身為軍人卻脫隊迷路的事情,全部都拋到一旁了。

對方的態度幾乎不像發病者,顏瑟甚至可以大膽地假設這人是他懂事以來最有禮貌的人。

但還是很可疑,如果以身高判斷,那應該是個十五、六歲的人,即使全身上下都被斗篷包覆,也已經能確定這人是女性。既然對方稱呼自己為「先生」,那麼——

「小姐,什麼意思?」

「你不喜歡我就讓到一邊,喜歡的話就想辦法一起生孩子。」

「……這什麼意思?」

顏瑟皺緊眉頭,思考自己聽到的、理解的跟斗篷少女說的和所要表達的意思是否相同。他努力回想「懷孕」這個詞帶給他的印象。

「先生不喜歡我嗎?」

「沒有……」

「那就是喜歡了。想辦法幫我生孩子吧,先生你是男人,一定知道該怎麼做。」

「這、這種事怎麼可以說想辦法就想辦法?」

顏瑟漸漸理解事情的嚴重性和詭異之處。假如答應眼前不露面的少女所說的話,那接下來很可能就會有嬰兒誕生,或是自己遭遇不測。

然後他想通了,這個少女大概是頭殼壞掉才會說出這種荒唐的話語。但這還沒結束。

「是男人就有辦法讓女人生孩子吧?還是說先生認為我還沒具備生育的能力?放心,我的身體已經隨時準備好生孩子,先生你只需要快點完事就可以走人了。」

「……妳是不是有病?妳從哪裡來的?怎麼會在這裡?」

顏瑟發覺這人的語氣過於平靜,與其說是沒有人類的情感,倒不如說她急著完成某件使命,所說的字字句句都不是為了自己。

彷彿活著就只是一個過程。

面對的是人,卻又不是人。

「先生喜不喜歡我?」

「不是那個問題。妳幾歲?叫什麼名字?住哪裡?證件拿出來。」

「……」

「快說!」

「……沒有。我沒有名字,那就叫我小姐吧。這樣先生還喜歡我嗎?如果不喜歡的話就讓我繼續前進吧。」

斗篷少女沉默了半晌才開口說話,但又回到喜歡與否的問題。

「不可能就這樣讓妳走。還有,妳是怎麼擋下子彈的?那是怎麼回事?妳先脫掉斗篷再說,裡面藏了什麼東西?」

顏瑟壯大膽子便伸手去抓斗篷,碰到一點就被對方敏捷地躲開。

「先生,先回答我——喜歡還是不喜歡我?不喜歡的話就別碰我。」

「喜歡喜歡喜歡。這樣可以了吧?」

顏瑟無奈地回應,反正到時候再臨機應變。

「……好吧,那就別浪費時間了。」

斗篷少女稍微退後,舉起雙手搖擺身體不斷掙扎,接著斗篷雨衣便成為地上宛如蛇皮的一團布料。

顏瑟眼前的景象使他的時間停止流動,只能注視著少女的軀體所展現的「奇妙」。

一瞬間,他的內心湧起許多未知名的感動,並且化作無法壓抑的衝動。

少女全身散發著光芒,但顏瑟如同他過去接觸的所有人不知道光芒是何物,現在他只知道懷裡一絲不掛的少女是全世界最美好也最具毀滅性的超凡存在。

長髮比水草還柔軟,眼睛比寶石還要精緻,肌膚光滑得十分具有彈性。明明只是女性的肉體,只是站著輕輕擺動,卻有著目不暇給的變化。

這就是天使吧?

在劇烈的視覺衝擊下——

他的呼吸變得急促,血流暗潮洶湧,體溫不斷地上升,被少女滾燙的肉體刺激時,模糊的理智終於喪失,然而喪失之後卻到達新的境界。難以描述,只能任憑飢餓感衍生的衝動將少女的肉體當作美食,但又不忍傷害她,因此從輕輕地嚙咬轉為舔拭,習慣之後就以吸吮替代源源不絕的貪欲。

「啊,就是這樣——一直一直一直緊密碰觸我,你一定可以好好幫我生孩子的,然後呢?已經可以了嗎?這樣就好了嗎?啊,還是交給你處理吧,完成的時候告訴我吧?啊,真的需要這麼久嗎?啊——」

等到牙齒互相碰撞的些微不適和舌頭脫離纏繞的束縛之後,少女睜開眼睛繼續看著顏瑟,嘴裡說個不停,然後被急躁地強壓在濕滑的牆壁,臉部、脖子、肩膀、胸部和肚子全部沾滿了液體。最終,她躺在地上,即使知道對方也不明白接下來發生的事,彼此卻已經感應到接下來兩個生命將進入前所未有的感受。

突然之間,少女放聲尖叫,聲音慘烈得讓顏瑟立刻恢復理智。

兩人隨即分開,變成彆扭的對峙。

「……好痛!先生,你一定是搞錯了什麼,難道這就是生孩子嗎?唉。」

少女貼著牆頹然坐下,沮喪地抱著膝蓋。

「妳沒怎樣吧……」

「這就是生孩子嗎?先生,告訴我。」

「……不是、不完全是——生孩子要經過很多過程,剛才算是一部分。」

顏瑟看著少女已經重新變回斗篷的神秘模樣,失去了光芒,便化為黑暗。在意志迅速消沉到谷底的時候,他燃起一點希望,來自於烙印在記憶中的鮮明,必須要做點什麼才行的念頭使他的注意力重新回到少女身上,等待她的回應。

「過程?先生是不是擅自認為我不知道那些事?那我就告訴你好了——首先,在生孩子之前,我的肚子會隨著日子的流逝越變越大,我的身體在這段期間之內不斷地將繼承的能量一點一滴傳給未成形的孩子,然後就可以生下來,等到孩子明白這一生的意義之後我就完成使命了。但是,先生你怎麼還沒讓我肚子變大呢?」

「剛才那就是肚子變大之前要做的事……因為妳喊痛才停的……」

顏瑟壓下重複湧現的貪求,不想自己失去理智。

「這樣啊,那我該怎麼辦才好?啊,先生可以離開了,既然生孩子需要這麼痛苦,那我不想生孩子了。我好像明白上一代要我選擇自己的幸福的意思了,唉。」

「……上一代?妳現在是一個人?」

「我是個長得像人類的生物,不是人,雖然可以跟人生孩子。」

「妳住在哪裡?」

「如果是說上一代讓我長大的地方,那我已經快忘光光了,要找的話應該是在某個灰塵積很厚的地方。」

「範圍太大了……妳還記得上一代在哪裡嗎?」

「完成使命後就消失了,本來我也要跟她一樣盡到我的使命。唉。」

「妳們的使命到底是什麼?」

「把體內的能量傳給下一代。可是生孩子很痛,那我接下來該怎麼辦才好……不生孩子就不能完成使命,唉。」

「妳說的完成使命就是讓自己消失吧?小姐,我告訴妳,妳不能消失。」

「先生,別碰我。我和你註定是要消失的,上一代已經消失很久了,現在該輪到我消失,讓下一代繼承我繼承的使命。不管是誰都一樣的。」

「說什麼鬼話?就算最後都會消失,但在那之前還有很多事情要完成,妳必須往這方面去想,而我決定要和妳度過接下來的生命。等離開這裡之後就一起去登記成為夫妻,到時妳會得到充足的藥讓體溫下降,不用擔心生孩子很痛的問題,一切慢慢來就好,千萬別把生命看得太簡略,好嗎?」

顏瑟跪在沉默的少女面前,想起自己的出身,由於天生的體溫比大部分的同輩還要來得低,才能夠因此獲選成為軍人,社會階級向上跳躍了不少,雖然以前沒考慮過發展男女關係,只需安穩地過著時而辛苦、時而悠閒的日子,但彷彿天使的女子激起他親自組織家庭的強烈慾望,唯有如此,生命才具有意義。既然沒有上一代,那麼就由這一代創造下一代。

「……哈哈哈哈哈,先生你講話真有趣,比生孩子還有趣很多。不過啊——我不需要進食和喝水,不需要吃任何藥,讓身體降溫更毫無必要,因為我天生就是這樣了。」

「妳的體溫太高了,我也是,地球的負擔非常沉重,地球的氣溫不能再繼續升高下去。」

「說什麼鬼話呢?這跟先生一點關係都沒有,我繼承的是幾乎涵蓋整個宇宙的熱量,就算所有人類全力生火,加起來的熱度最多是我體內的一點火星。」

「就算妳變成火球,我還是想要拿做我的妻子。」

「先生,你一定是頭昏了。不過,要是成為你的妻子,生孩子就不會痛苦了吧?你果然是喜歡我的吧?那我答應了。」

「——太好了!那我們現在快點上去辦理登記手續吧,這樣就能成為夫妻了。」

顏瑟高興得瞬間站起身,但隨即因為一陣一陣怪笑而進入警戒狀態。斗篷少女也抬起頭聆聽笑聲來自何處。

靜下來的時候,前來的人用著怪笑源頭的沙啞聲音開口說話。

是個比少女矮小的老人,老得皺紋滿面。

「我是個撿垃圾維生的老人,只是聽到夫妻就過來了,你們剛才說要結為夫妻吧?」

「是又怎樣?」

「先生,你太兇了。」

「是這人太過可疑,一定是過來破壞好事的。」

「唉呀呀,怎麼可能會是破壞?我已經好久沒看過說要結為夫妻的年輕人了——好想舉辦婚禮啊,拜託你們讓我這老人家臨死前參加一次婚禮吧!」

「婚禮!你這死老人,不只老,而且還信仰那種該死的迷信儀式。」

「先生,其實不用這麼兇,我不喜歡你這樣。而且我不知道什麼是婚禮,解釋一下吧。」

「好吧。那就只是一個儀式,沒什麼作用。」

「唉,把我罵死打死都沒關係,但你們年輕人千萬要記住婚禮這個儀式啊,神聖、純潔、美好,唯有舉辦過婚禮,夫妻之名才顯得具有意義,你們實際體驗一次就能明白,拜託啦,讓我這個快死的老人替你們舉辦,就算沒有禮服也是可以的,簡簡單單的,很快就會結束,不會耽誤你們太多的時間。」

老人跪著磕頭,大聲的哭哭啼啼。

「……隨便你。」

顏瑟被少女拉住手,矛盾的煩躁思緒頓時一掃而空,勉強答應時,看著老人欣喜的樣子,不禁琢磨起老人說過的話。

「跟我來吧,不需要太嚴肅,因為我老得快死掉,已經記不清楚婚禮的細節了,只知道教堂的位置,在那裡舉行吧……」

老人一邊帶路,一邊唸個不停,踏著輕快的腳步,跟他自己所說的「快死掉」有著極大的差距。老人的種種行徑,顏瑟越看越覺得厭煩,但又好奇婚禮究竟能帶給什麼樣的體驗,加上被未婚妻牽著手——

一路上帶著懷疑卻又期待的心情穿梭在這錯綜複雜的地下水道,沒想到最後竟然回到地面。

沿著梯子爬,從地板底下鑽出,進入充滿雜物堆的飛揚灰塵。

走出類似倉庫的狹小房間後,顏瑟被眼前的奇異給震懾住心神。

天花板距離地面非常遙遠,立身在這樣遼闊的空間,任何人都變得極為渺小,但寧靜的氛圍使得龐大虛無帶來的恐懼化為籠罩一切的祝福。

排列整齊的座椅空無一人,卻能引起穿著華麗服裝的人們坐滿位子的想像,這些人們等待著盛大婚禮的開始。

顏瑟沒想過地面上居然有這樣的建物,很想跑到外面看看教堂是什麼模樣。可是,這種想法是出自檢舉的念頭,本來是希望能盡快改建這種迷信建築物就好了,然而現在他不願意,先暫時保留。

「啊啊啊,那就準備婚禮了。首先,你們兩個年輕人走到這裡,互相凝視對方,手掌貼手掌,站近一點啊,你們是主角。嗯這樣應該沒錯。然後然後然後……」

老人推著發愣的士兵和少女,將他們推到站在假想人們的視線焦點,接著繞著他們來回奔跑,一邊抓頭,一邊思索。

「喂,這是什麼蠢儀式?動作太奇怪了吧?有沒有搞錯?」

「先生,安靜一點,我覺得這沒什麼。」

「好吧。」

「背對背,然後轉身擊掌,男方牽著女方的手繞圈圈,女方轉三圈再走到男方後面捂住男方眼睛,然後說一句猜猜我是誰?重複兩次,快啊,照做,這是婚禮,嚴肅一點!」

「嚴肅……我可不這麼認為,所以信仰果然很討厭,啊小姐小心。」

顏瑟依照老人的指示牽起少女的手,結果她似乎因為搞錯步驟而摔倒在地,爬起來的時候翻了過去,躺平後跳起身,這才終於恢復站立。

「……先生,這真的沒什麼,別生氣。」

「老鬼,剛才我們的動作犯錯會怎樣?」

「是不會怎樣,但你們年輕人的肢體協調有待加強啊。」

老人摸著下巴若有所思的說道。

「這個婚禮的儀式有沒有重點?我想直接跳到最核心的過程,小姐應該不反對吧?」

「贊成。」

「唉,既然你們都這麼說了。唉,反正剛才那些怎麼做都不太對,跳過的影響也不大。好,接下來是重點了,——面對面,男方凝視女方後牽手,主動揭開女方的帽子,然後你們兩個同時照著唸——從今以後……無論是順境或逆境,富足或貧窮,健康或疾病,我都將愛護你、珍惜你……直到天長地久。」

「先生,這次感覺好像沒什麼……」

「小姐,我也這麼覺得。」

「快照著做啊,懷疑什麼?我都快老死了,你們還在鬧!」

「老鬼,閉上你的老嘴。小姐,一起唸吧——」

「「從今以後……無論是順境……」」

兩人望著天花板背誦到一半時,愕然看著對方,看向老人,接著目光又回到對方的眼前。

「小姐,妳先唸一次,然後我再唸一次,唸完整之後再同時唸。」

「可是先生,我已經忘了一部分。那就唸還記得的部分吧,這樣就能唸完整了。」

「好主意。」

當兩人練習到一字不漏的精確的時候,老人已經躺在座椅上昏睡過去。

「準備了,一、二、三——」

「妳叫我先生,妳是小姐。我是人類男性,今年十九歲,成為軍人後才具有真正的身份,我的使命是要組成一個完整的家庭。」

「你叫我小姐,你是先生。我是宇宙異種生命體,也是人類女性。不知道幾歲了,上一代在生下我的時候將全宇宙的熱量託付給我,我的使命是生出下一代。」

「「我喜歡你,非常確定喜歡著你,這個確定是指未來再也不會用疑問確認喜不喜歡的確定。因此,從今以後,無論是順境或逆境,富足或貧窮,健康或疾病,登記成功或登記失敗,生孩子或不生孩子,是夫妻也不是夫妻,即使消失不見,不管說了什麼鬼話,我依然愛護你、疼惜你,一直一直一直,直到天長地久。」」

唸誦的過程中,顏瑟感到時間彷彿暫停了,自己的聲音和對方的聲音重疊在一起共鳴,揭去斗篷的連身帽所展現的五官讓他無法自拔地流下淚,天使的話語跟自己的字字句句完全符合,這些辛苦背起來的句子構成彼此之間無形的連結,比任何鎖鏈和黏膠還要堅固,比所有武器還來得有重量和強大,只要相信著這樣的感覺,好像就什麼都不怕了。

即使灰飛煙滅也不會消散。

轟的一聲,少女眼睜睜看著自己的瀏海被吹到貼著頭頂,砸來的冰凍炮彈根本不痛不癢,但對於這座教堂和除了自己之外的所有東西,那實在脆弱得可笑。

炮彈持續上百發的定點轟炸。

目的是為了殺死地表上最可怕的熱源。

已經炸成驚心動魄的隕石坑深處,沒有受到冰凍的跡象,液態氣體盡數化作衝天濃霧,,彷彿火山噴泉,滾燙得令人無法靠近,但有個光芒卻進入所有人的視線裡。

在所有信仰當中,人們曾經聲稱在絕望之處看見了神蹟,那樣的神蹟帶來了希望、拯救和靈感,通常又被稱作幻覺,然而現在所有人都能藉由肉眼見到神蹟。

像是少女的身體。

「先生……唉。」

少女發出最心灰意冷的嘆息,連飛彈都無法摧毀的身軀搖搖晃晃,原以為自己什麼都沒有了,先前好不容易產生的一種溫暖感受就這樣熄滅,胸中變得像是空殼一樣,但事實卻不是如此。

還是無法忘懷,包括和上一代相處的時光以及婚禮結束後成為某一個人的妻子,這些回憶不斷地變得強烈,明明是空空如也,但少女感覺自己快要撕碎了一樣。

沐浴在無窮無盡的冰凍炮擊當中,回想今天發生的種種,當疼痛和承諾混作一團時,她又哭又笑,時而感到甜蜜,時而窒息難耐,最後明白自己的內心碎成了好幾瓣。

看著眼前的景象,她恨起了整個世界,隨即又被上一代的聲音提醒——這宇宙本身毫無意義,但若是用著喜歡的心情體會生命的過程,那麼就能找到抵達永恆的珍藏之物。

望向沒有邊際的天空,少女知道即使體內含有宇宙大部份的熱量,但心中的溫暖卻如同絲線飛往全宇宙的虛無,在未來漫長的歲月不斷尋找遺憾,試圖修補破碎的回憶。

明知道不會有任何結果,依然極力吐出絲線,最後身體終於乾枯了,所做的一切皆為無價。

冰凍的濃重硝煙散去,少女的身體瞬間化為碎粉。

當她體內蘊含的能量全部釋放出來,讓時間暫停的強光從地球爆開,震波吹出了銀河系,越吹越遠,蔓延出無窮無盡的光束與彩霞,抵達宇宙邊境時,萬物被填滿亂七八糟的色彩,然後宇宙迅速萎縮,化為一點。

重啟。


某個涼風襲來的燠熱日子。

無論悠哉或忙碌,五顏六色的煙火替夜晚點綴了不少可有可無的回憶。

夜空下,巷口滿地都是各種口味的冰棒。

「……好痛!先生,走路要長眼睛啊,害我膝蓋破皮了,這支就當作你的賠償吧。」

「小姐,妳在鬼話連篇什麼?有沒有搞錯?剛才差點被撞出人命的是我……」

「啊,中獎了。」

「那是我的。」

「在說什麼鬼話呢?」


看更多投稿作品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87909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夏日煙火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gooloogooloo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小小跳跳跳... 後一篇:[達人專欄] 蔥花的仇恨...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pig156769獨立遊戲新手看這邊
製作向新手社群招募中,請見小屋置頂文章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1:57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