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達人專欄] 【小說】杏雨幽蹊 (14)

作者:小褎│2020-08-11 11:53:01│贊助:6│人氣:36
第十四章

  淳于醴這回多是問診,又給她按了幾回穴位,最後才真正篤定了陸琬娘從前傷及腦部的瘀血早已化開,餘下的部分應當是心病。

  既是早已提及往事,淳于醴便決定與陸琬娘說起關乎過去在杏花村的事,卻是賣了個巧,以詢問她對於杏花村還記得多少的由頭讓她先說起。

  陸琬娘開始回憶起自己不曉得什麼時候開始便被頻繁帶往杏花村陪著母親看診,又在不曉得多久以後便住在杏花村,直到九歲那年被父母扔來陸宅──而後,才從他人口中得知自己原來在杏花村內整整住了兩年。

  神醫谷的數條出口皆隱密,所有的出口皆向著不見人跡的深山,唯有其中一條出口被一座村落與周遭的山野美景給遮蔽住,村落的名字也十分簡單易懂,北面稱之北杏花村、南面則為南杏花村。

  依照所謂「南斗註生、北斗註死」的信仰流傳併同置死地而後生的陰陽循環、物極必反之理,北杏花村專門醫治被判為藥石罔效的重症病患,南杏花村則收留一般的病患。

  雖則陸琬娘的父母陸法篆與白荼二人是由神醫谷叛逃而出,卻是杏花村裡頭有條老祖宗留下來的規矩,便是只問醫病、不問是非,是以兩人在最終受不了離開神醫谷時所遺留下來的藥瘴侵蝕時決定前去南杏花村治病。

  陸琬娘的聲音略顯遲疑:「裡頭的事說實在話我也記不清楚了,大伯娘在我初來乍到時曾問我幾回,但……我似乎是說全了,但後來每隔幾個月她總還想再問,直到年前她也特別鄭重地問了一回,只是我當真都不記得了。」

  依常理而言,若是每隔幾個月便不得不複習一回,陸琬娘的記憶應當十分詳全才是,卻是她說起自己不記得,便讓淳于醴好奇起來。

  「那麼,妳從前可讀過書?」

  「自然。」陸琬娘不曉得他為什麼要問這個問題,但似乎回憶起過往開心的日子,嘴邊露出了淺淺的笑意,道:「我娘說,我爹從前是大才子。往前我與爹娘在外頭的時候,爹也不讓我讀《女訓》、《女則》等書,倒是要我將那些尋常的四書五經給背得滾瓜爛熟,乃至凡小學等經學都要我背起,雖則我遠不如父親,但斷文識字甚至做幾首上不了臺面的詩詞都還行的。」

  其實陸琬娘所說的這些也沒什麼特別,畢竟官家子弟無分男女,在啟蒙時總會以前朝朱子選定的四書開始,直到更年長以後才會分別往科舉與女紅技藝等學習,而陸琬娘的父母將她拋在杏花村時她也才七歲,雖是提早啟蒙、卻也還不到得讀《女訓》與《女則》等書。

  淳于醴看得她略顯得意的模樣不住笑道:「看來妳還真有幾分心得。」

  陸琬娘後知後覺地感到害臊,赧道:「都說了是上不了臺面的,更何況來到這裡的七個年頭能讀的書也變少了,也不曉得還記得多少?」

  淳于醴自也是沒少讀過那些四書五經的,便是試著問了幾句,陸琬娘對答如流。

  淳于醴頓了一會兒,這才正色道:「我想,妳忘了杏花村的事應當只是心病。」

  「心病?」陸琬娘皺了眉。

  淳于醴讓陸琬娘伸出手讓他診脈,又繼續道:「有些人會因為遭逢變故、不願想起過往而忘卻過去;有些人則是傷了腦子,醒來後甚至是隔一段時間後忽地忘卻一切;也有人雖則沒忘,但往後記憶力愈發不好──這等狀況千種百種,而妳的狀況倒像是我說的頭一種。」

  陸琬娘仔細地想了許久,終究是搖搖頭:「我也不怕你笑話,我在這頭過得是不好,卻也沒差到承受不住。」

  淳于醴也跟著想了想過去他在南北兩座杏花村碰到的例子,又道:「往前妳在外頭吃過苦嗎?」

  陸琬娘提起過往,向來略嫌清冷的臉總會帶著點笑意:「爹的字畫與娘的繡品都能賣上好價錢,我平時除卻讀書,只消幫著做點家事又或者替娘穿針引線,也沒什麼事情好做,怎麼會是吃苦?」至於她出生的頭幾年常常搬家的事都是聽爹娘說的,她幾乎沒什麼記憶,如今也只記得零星幾個片段罷了。

  「那來這頭後呢?」

  陸琬娘苦笑一聲,道:「你說呢?」

  淳于醴不禁想起最初他看到這座院子與陸琬娘的時候。

  蕭瑟冷清且破舊偏遠的院落以及陸琬娘身上那堪比外頭窮人家的舊衣物,對比起初見陸家大宅前廳的豪華氣派簡直雲泥之別,如此對比搭上陸大夫人所表現出來的仁慈與親切更顯得諷刺。

  這回是他頭一次跟著父親來到陸家,學習如何與朝廷遣來的官吏和陸家周旋,但心裡頭也暗暗期待著能見著已有七年未見的舊識陸琬娘。

  他早聽說陸家二房的子女在幾年間都陸續回到陸宅居住,也以為陸家二房終於不再躲著朝廷與神醫谷雙方的人,卻不想陸琬娘姊弟三人竟是被父母拋棄,扔進了這座由血緣構成的牢籠。

  他雖然自幼便讓父親帶著學習醫術乃至往兩座杏花村見識人情冷暖,但面對陸琬娘這名與他算是青梅竹馬交好的故舊受到如此對待仍是無法淡然處之。

  淳于醴又是沉默了一會兒,道:「我頭一回在杏花村見到妳是妳兩歲時,但那時我與妳並無關係,只是認得妳母親的臉。」陸琬娘的母親白荼是神醫谷人,神醫谷就那麼點兒大小,也不過外頭的兩、三個村落的大小,人人之間皆是相識。

  陸琬娘愣道:「這般早?那你……怎麼會記得?」

  「我長了你四歲,那時早有記憶。」淳于醴解釋了一句,既是在心裡頭已然決定要與她全盤托出,過往對待陸琬娘的態度便也漸漸回來,原本略嫌凌厲神情樣貌眼下也柔和許多:「那回你們怎麼著我不曉得,只曉得再後來妳隨父母暫且住到杏花村裡頭已是兩年後的事,那時我早已陪著父親出診,不再是只能在一旁聽著的小藥童,也是那時我才與妳玩上的。」

  那時,淳于不朽還只是上一任谷主所指定的繼任者,平時除卻跟在當時谷主身旁學習庶務外,也得撥時間教導自己的獨子醫術。

  神醫谷裡頭的六大姓嫡系都從醫並且各有所長,總會時不時地出谷診治意欲求醫而來到兩座杏花村的百姓們,一方面是累積經驗,另一方面也有研究那些難以治癒的疑難雜症的意思在。

  且不提杏花南村多是相對下較好治癒的病患,能夠提供初出茅廬的神醫谷六姓子弟快速學習,因被判定為絕症而搬遷到杏花北村的病患們更是已經出師的大夫們熱衷所在。

  當時,陸法篆與白荼攜女陸琬娘是待在杏花南村診治當年因離開神醫谷時行走的路線不當所受的藥毒之苦,卻是因為礙於身分尷尬之故而蓄意喬裝並隱瞞病情,種種大小毛病只被當作是百病纏身而徐徐診治,直到有回專門研究神醫谷藥瘴之毒的淳于不朽意外發現夫妻倆的病症有些熟悉才揭破了他們的身分。

  頭一回,陸法篆夫妻二人倉皇而走,直到兩年後疾病加深,加上陸琬娘那時頭一回發病,一連昏迷了整整一日,這才又讓夫妻倆咬著牙回杏花村求診,也恰巧又再次碰上了淳于不朽,便由他作主將一家三口給移到北杏花村住下,又帶著淳于醴開始研究關乎藥瘴所產生的病症,而淳于醴也是自那時才與陸琬娘漸漸熟悉起來。

  陸琬娘就像是聽著別人的故事一般,訥訥地說道:「我只隱約記得我在杏花村裡頭與幾名被父母拋下的孩子們都玩得好,連同那頭的廚娘也待我親切,但你說起南北杏花村的事我卻是不記得,更……更不記得你。」

  其實,她是記得自己有名特別親近的同伴,卻是連他的樣貌如何、聲音如何也都忘記,只曉得自己總會叫他一聲「哥哥」。

  聽著淳于醴的話說來,淳于醴是那些同伴們當中的一個?

  淳于醴的神色緩了緩,道:「我原本也不把妳當回事的,是有回見著妳一面哭、一面吃著飯,這才覺得妳有幾分有趣。」

  陸琬娘紅了臉:「我知道我兒時是皮了點,卻也不見得如此吧?爹娘總說我乖巧,我可是沒被罵過幾回的。」

  淳于醴微微皺了下眉,看著她的神情有些微妙,道:「妳父母當真待妳這般好?」

  陸琬娘一愣,緊接著微微慍怒道:「那是我爹娘!」

  淳于醴正色道:「陸二老爺與白氏我是不會認錯的,妳也的確是他們的女兒,妳說他們待妳好的事卻與我幾年來看著的相去甚遠。」

  陸琬娘傻住了,正當她想反駁些什麼的時候,腦子裡隱隱約約有著一幕又一幕的畫面閃現,她竭力地想要捕捉住當中的片段,卻開始感到頭疼。

  淳于醴一面觸摸著她的脈搏,一面觀察她的神情,又是鬼使神差地說了句:「妳莫不是忘了妳在杏花村待著的最後兩年,父母都不在身邊的事了?」

  陸琬娘聽了這句話後,腦中有如被雷擊一般一片空白,緊接著那一幕幕在腦子裡飛逝而過的片段愈發清晰,直到她印象中父母和藹可親的笑臉愈發淡漠──

  且愈發熟悉。

  在淳于醴的眼中看來,她就像是發呆許久,但是在陸琬娘的腦子裡,她不想面對的現實似乎愈發清晰,直到後來,向來矜持的她終於低下頭掉出了兩串淚來,而後在突如其來的疲憊之下,眼前忽地天旋地轉,轉成了一幕幕父親冷淡的面容與母親幾乎未曾放在她身上的視線,而她在一旁巴巴地望著父母彼此深情地相對兩望眼,只有母親想看著父親教導女兒的模樣時才有她所期望的天倫。

  也不曉得從什麼時候開始,意識到這回事的陸琬娘開始努力學習,積極地扮演一位好女兒,只求父母能多看自己一眼。

  淳于醴看得陸琬娘搖搖欲墜,又察覺她的脈搏跳動的頻率幾度變化並不太好,便是趕忙出聲打斷了她的回憶,道:「先別想了。」

  陸琬娘抽回了自己的手,用袖子擦了淚,正待要說些什麼時,忽地感到一陣氣血上湧,緊接著便掩了嘴跑出廚房,「哇」地嘔了一地汙穢。

  淳于醴身為大夫自是看慣了這般場景,卻是陸琬娘自覺羞慚,趕忙又舀了水來好歹沖去了痕跡。淳于醴知道她不自在,也由得她忙進忙出將自己打理好後才讓她坐下來好好地與他說話。

  淳于醴沒再提起杏花村的事,只是說起白遠志的故事。

  陸琬娘聽著那位在神醫谷內有著能與六大姓嫡系平起平坐本事的親外祖父故事,並不特別感興趣。故事裡頭無非不是人稱白老爺子的白遠志如何經營成片的藥田與藥林,甚至成為神醫谷內藥師們的師父云云,多是陸琬娘曾聽母親白荼提過的事,只是白荼提起自家父親還有些身為女兒的嫌棄,只道父親熱愛藥田、部喜歡待在家,不但有著臭脾氣、每日也只有晚飯能見得到人,是以白遠志與白荼父女二人之間並不親厚。

  淳于醴也有耐心,將那些故事有條不紊地說完後,又道:「其實白老爺子的臭脾氣也非一朝一夕,在白老夫人過世以後是沒人攔得住他不錯,但真正讓他拒人於千里之外的,是陸二夫人未婚先孕又不顧親緣而離開醫谷的事。」

  陸琬娘聽到了這裡終於抿起嘴。

  且不言子不言父母之過,母親未婚先孕的確不光彩,但那時母親懷的是她。

  淳于醴看著她的神情,也沒有打住的意思,又道:「白老爺子拙於言辭,往前都由妻子替他說道,那時白老爺子看得女兒情根深種,也願意將女兒許給可說是與醫谷對立的陸二老爺,卻是兩人以為白老爺子後來蓄意將兩人分隔開來是要拆散有情人,這才有了後頭的事。」

  陸琬娘終於開口:「你的意思是白……外祖父本來同意了?」

  「雖則醫谷裡頭並未有男女婚嫁前得避不見面的規矩,但陸二老爺究竟是外來的人,白老爺子也想這般辦理,只是他沒說清楚、兩人也不曉得,這才有了後頭的憾事。」淳于醴說到了這裡停頓了一會兒,又道:「白老爺子的氣性雖大,卻也是實在心疼女兒的,後來還因此放下了身段請老谷主替他寫了婚書入醫谷黃冊並送交官府,也算是給圓了這事。」

  否則《禮記》有云:「奔者為妾」,將來白荼的身分便矮了一截,往後豈不能輕易受人拿捏?

  至於所謂「憾事」並不是指兩人珠胎暗結後決定私奔出逃,而是指白荼究竟不懂出入神醫谷的方式與不傷身必要條件,這才讓陸法篆與白荼二人身上都受了不等的藥瘴侵蝕,落下了難以治癒的病根。

  陸琬娘知道這事究竟是父母的錯,卻也沒辦法說什麼,只是再次低下頭來。

  淳于醴又道:「我自幼雖向父母學習醫術,但關乎藥材的本事都是由白老爺子親傳的,頭一回我還沒認出妳是老爺子的外孫女,直到後來曉得以後……」淳于醴說到這裡便停了下來。

  陸琬娘以為外頭來人才致使淳于醴停下了話,下意識地往外頭一看,卻發現依然沒有人影,這才轉頭看向淳于醴,卻是發現淳于醴的神色竟是十分柔和,像是回憶著美好的過往一般,讓她險些沒看傻了眼。

  陸琬娘意識到自己的不對勁,趕忙低下頭來,耳根微微發熱。

  淳于醴就像是沒看見她不自然的舉措一般,沒再接續方才停下來的話題,轉而說道:「白老夫人從前的手藝好,但白老爺子也不是貪吃的人,卻是妳在杏花村的頭一段時間便與那頭的廚娘相熟……那時的妳與現在的妳相差甚遠。」

  關乎這事,陸琬娘多多少少還是有點印象的:「兒時不知事,自是放縱了些。」她不記得自己那時候究竟是怎麼獲得那位中年廚娘的青眼,但那位廚娘教會了她不少日常瑣事以及與人相處的門道,多多少少也是補足了原本該由父母教授的常識與技藝。

  「那樣倒是挺好。」淳于醴笑了笑,陸琬娘因為低著頭而沒曾看見。「白老爺子最不喜陸二老爺端著姿態的文人模樣,覺得說起話來彎彎繞繞、一點也不真切,我那日聽得妳與陸大夫人應對時還頗有幾分白老爺子的傲氣,想來他見了定是歡喜。」

  陸琬娘苦笑:「我不過……我在這頭的處境你是曉得的,不過就是他們豢養來的待宰牲口,不瞞你說,我頭一年回到這裡,還存著討好他們那些人的心思,卻是愈想討好他們、得的羞辱便愈多,後來又得防著他們欺負兩位弟弟,索性偶爾遂了他們的意,讓他們更不喜我,自然也能放過那倆孩子。」說罷,卻是覺得自己這般說詞有些為自己的不得體開脫、甚至有邀功的意思,因此又再次抿起了嘴不說話。

  淳于醴道:「妳是不容易,卻沒曾想過要離開這裡?」

  「想自然是想的。」陸琬娘自嘲地笑了笑:「只想著再等幾年,等到阿梢再大些、能夠替我照顧好阿杪,而阿杪的病也能穩些,我便能想辦法憑藉著自己的手藝在外頭謀生──少谷主,你說我們曾經相識,如今我是記不得、也不曉得將來會不會想起,但我起初確實存在著順著大伯娘的意思想請託你們給阿杪治病,這樣我才有機會帶著他們倆出去……」

  淳于醴一笑,打斷了她的話道:「縱是妳沒有如此請求,父親與我也會這麼做的。」

  陸琬娘心中的警鐘再次被敲響:「為什麼?」

  「之於父親而言,研究關乎藥瘴所落下的病根以及解決疑難雜症是他畢生的希望──」淳于醴掩藏了點更深的目的,又道:「之於我而言,且不提我與妳是舊識,你們姊弟三人好歹算是白老爺子的血脈,白老爺子待我至親,我也不能置之不理。」

  「我雖沒有證據,卻也曉得陸大夫人是想利用我們姊弟三人與神醫谷的關係成事的。」陸琬娘停頓了一會兒,又道:「我說多了你定也嫌煩,但你……你們難道就不怕?」

  她也覺得自己囉嗦,這話還沒說完,便想著若是淳于醴再拒絕便由著他去吧!

  「若是怕,便不會有這一趟了。」淳于醴看看外頭的天色,道:「時候不早了,妳先去歇晌吧!也好好理理腦子裡的事。」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87889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小說|古風|女性向|杏雨幽蹊|歷史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ast35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小說】杏... 後一篇:[達人專欄] 【小說】杏...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pop3539000大家
歡迎大家來我的小屋看小說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18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