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達人專欄] 【BL古代穿越】敖谷寨主 終章 奪位之戰-4

作者:冷齊 AZI│2020-08-10 12:59:37│贊助:6│人氣:168
大殿外頭全是倒下的齊國護衛,就在此刻齊國百姓因紛爭而驚醒,有人發現客居裡昏迷的數名齊國暗衛,北國太子領著自己的人馬走出客居,讓人平亂百姓心慌。

藏在皇城裡的敖谷之人藉此遣入囹圄,將裡頭被關入冤罪的百姓從暗道裡救出,齊若淵其實並沒有接到齊皇的下令,那些齊國暗衛一踏入客居等於進入了陷阱,也不需要她出手。

畢竟敖谷還有蕭陣主。

垂眸望著躺在床鋪上的劉洛飛,他面色極差,毫無血色,讓劉洛飛昏睡,帶人突破皇宮,全都是那位許大夫的計畫。

姜夢雲看著女兒身穿戰服,腰間繫上佩劍,老邁的面容露出擔憂,搖搖頭嘆息,「眾人挺身走險,他居然呼呼大睡。」

「母妃,講究起來,若不是父皇,姐姐不會死,他也不必如此,現下他命在旦夕,不該冒險。」齊若淵輕聲說道,挺著胸膛手握配件鳳眸狠戾,「今日必須推翻齊敖軒!」

齊若淵對著自己的母親雙膝跪下慎重的行禮,周圍數名暗衛同樣跪下,隨即在齊若淵的帶領下前往皇宮。

姜夢雲嘆息,身在陳將軍府邸中,一女婿被派去邊境,而另一個卻躺在這裡半死不活,她老了沒辦法提槍陪著女兒上陣。

昏睡狀態的劉洛飛睜眼時,赫然發現自己身處一片白茫茫的地方,他的手、他的身體以及邁出步伐的雙腿,都感到飄渺無力。

也許該說,他完全不需要出力就能走動。

『你為什麼在這裡?』突然出現於面前的男孩他再熟悉不過,但他看起來更憔悴與疲憊,聲音有氣無力。

劉洛飛抬首張望,赫然發現自己被關在非常奇怪的牢籠中,金製的欄杆卻是不規則的形狀,仔細一看全是咒文。

他想起老太皇神殿密室裡那顆讓他感到畏懼的金籠。

想要出去。

他的腦海中浮現話語,伸手卻碰不得、離不開。

好可怕。

忽然金籠開了道門,他幾乎迫不及待,可又小心翼翼的溜出來,凝視著劉敖飛的面容,那瞬間他明白這是怎麼回事。

一分為二,當初老太皇不明白為何溜走的半個靈魂,原來是劉敖飛自己動手打開了金籠!

此刻的劉敖飛幾乎遊神,那雙眼中不帶任何光彩,伸手欲想碰觸,而他卻不自覺地往後退步,只見劉敖飛突然落下眼淚,喃喃道:『你……是我?』

『嗯!但現在還不可以!』忽然出現另一個聲音讓劉洛飛愣神,『有一天你需要我了,我會回來。』

劉敖飛憔悴的臉露出哀傷,垂下手對視著,然而這目光劉洛飛卻像是在看著自己,『說好了。』

『說好了——』劉洛飛不自覺地回應,頓時驚覺而伸手覆上自己的嘴,眼前的光景猶如夢境。
剛才都是他在回答……?

而這些不管是他或者一開始原主都不記得。

只見年幼的劉敖飛忽然露出微笑,微彎的眼眸,開心不已。

眨眼間畫面再次轉換,收入眼眸中的竟是昏迷不醒的自己,還有站在門口望外擔憂無比的夢雲夫人。

『該醒了。』劉敖飛忽然間出現在身旁,又聽見外頭異常喧嘩,遠處刀劍錚錚作響的聲音,劉洛飛轉頭與他對視,『我們該醒了。』

床鋪上的人倏然睜開了眼,一模一樣的場景讓劉洛飛頓時明白發生了什麼事,只是此刻夢雲夫人面前多了名身受了傷的暗衛,兩人正在對話。

「不可能!只有他一人怎麼會幾乎全軍覆沒!」

劉洛飛唰地坐起身,摸出腰間乾坤囊抽出如霄,動用輕功一下子來到夢雲夫人身邊,低頭看著那名受了傷的女暗衛。

「你怎麼……!」姜夢雲驚愣,回頭看了床鋪上確實空無一人,劉敖飛竟然無聲無息的突然出現在身邊!

「夫人。」劉洛飛垂頭拱手,「女婿遲來一見……」

姜夢雲仍然驚訝,見他那張面無表情的模樣感到熟悉,有些遲疑的道:「你是劉敖飛嗎?」

然而劉洛飛抬首露出淡笑,只是對著那名女暗衛道:「能動嗎?」

「能!」

「走!」隨即踏出房門,步步輕功奔馳而去。

一敵百人齊敖軒根本不把這些人放在眼裡,放眼望去在這西譚人之中甚至混了幾位北國人,他哼笑對於此景完全不感到畏懼。

大殿外頭這下除了齊國兵卒護衛,甚至在兩刻之前闖入的西譚人也被轟出殿內,齊敖軒提劍只往西譚皇身上招呼,速度極快使得許文卯只能阻擋,連拿符咒下陣的機會都沒有。

同樣身在殿外的萬麟與蕭棠根本自顧不暇,其他分佈各處的兵卒也被傳喚回宮,這下他們失去最好的刺殺時機!

「怎麼辦!」蕭棠心慌,倚靠萬麟背後,他手裡的捲軸所剩無幾,只好撿起地上看起來較細的長劍,準備在地上刻畫,放眼望去不少西譚兵卒身上帶傷,在瞎耗下去恐怕真會全軍覆沒!

萬麟咬牙,他帶來的北國隨從也是如此,轉頭看向文弟,正吃力地阻擋齊敖軒的劍,「該死!就算撤離一定要拿到寨主的內丹!」

蕭棠阻擋兵卒刺過來的劍,手捻符咒就往空中扔,劍端抵著符咒一口氣刺向敵人,雖然敵人閃過攻擊,卻被陣法彈開數尺之遠,「要是羅城在就好了!」

「哈哈哈——」殿內傳來的大笑聲,讓他們回首去看,只見齊敖軒發瘋似的揮舞手中長劍,轉了一圈進攻回身又是一劍,每一下對準要害,許文卯防不勝防被劃傷了腰間,「西譚皇!你也不怎麼樣嘛!」

許文卯立刻拉開距離,一手捂著傷口感到疼痛,他沒想過被劍劃傷有多疼,然而腦袋裡想著當時劉兄被劍刺穿,恐怕遠比這劃傷更加來的疼,他頓時無比憤怒。

他手裡捻符之時,齊敖軒又提劍一躍而來,但他不著急只是將符咒往地上一壓,周圍突然爬上咒文,齊敖軒定睛一看,不知何時地上牆面的是刻痕,殿內忽然刮起強風,把兩人一口氣轟出殿內。

蕭棠目瞪口呆,其他人完全沒能反應發生什麼事,被這陣狂風影響,而停下的動作。

重新印入眼簾的是西譚皇一手捂傷的趴跪在地,而齊皇披頭散髮站在他面前時眾人都一陣嘩然。

齊敖軒頭上冕旒不知被吹去哪了,黑髮落下,此時龍顏盛怒,鳳眸微瞇,一腳踹上許文卯捂傷的手。

「啊!」許文卯應聲倒地,鮮血汨汨流出,怵目驚心。

「原來這是你的計畫嗎?」齊敖軒陰冷的道。

「皇上真是敖谷寨主的胞胎兄弟!」場上不知何人開口,然而眾人面前齊皇那張臉與敖谷寨主一模一樣。

「是真的……墨印書信所寫的是真的!」

齊國兵卒慌張,劉靖氣喘吁吁的張望周圍,看見剛將嘴閉上的鴻領將,而他也轉頭與劉靖對視。

「你早就知道了?」劉靖問道。

鴻領將沒說話,只是動手在面前做了撥動什麼的動作。

齊敖軒一笑不以為意,「朕令你們拿下這些惡徒!」

場上無人敢動。

「誰允你傷他。」一聲低沈,卻能傳入眾人耳裡,齊敖軒驚覺回過身砍去,錚聲巨響,兩劍僵持。

「哈哈!劉敖飛你來了!」

劉洛飛看向躺在地上的許文卯,小白臉一臉驚訝,張嘴打算說話,豈料齊敖軒見狀,一掌推開劉洛飛,轉動手腕御劍直往許文卯的頸脖砍去。

劉洛飛只是退一步,傾刻之間,又回到齊敖軒的面前,動身護住許文卯,如霄抵住御劍。

「不可……」許文卯低聲,看著劉兄幾乎蒼白的面容感到擔憂,然而劉洛飛只是單手一捧就將人揮出數尺之遠,萬麟與蕭棠見狀趕緊上前,動手接住了許文卯。

「你不是說不會醒……」萬麟咬牙看著與齊敖軒僵持的劉洛飛。

「小弟不知……」

兩人過招,陣陣殺意揚片全場,眾人驚愕不已,感到寒氣逼人,敖谷寨主面無表情退了一步預先閃避了齊皇的御劍,手腕一轉刺向齊皇心腹,然而齊皇只是轉身又是一砍,互不相讓。

「懷念不?當年在山腳下這劍術還是你教朕的!」齊敖軒笑道,面上猙獰可怖,劍端勾住了劉洛飛的衣領,向上一劃,劉洛飛一怔昂頭閃避,下顎多了一道血痕。

劉洛飛不語,仍是那張嚴肅的面容,鳳眸不帶情感,傾身跨出兩步,一手擋住了他要揮劍的手,就往他的身側刺去。

齊敖軒旋身,抵住了劍,「說話啊!劉敖飛!」

劉洛飛皺眉根本聽不清齊敖軒在說什麼,在他看見許文卯受傷的剎那腦袋嗡嗡作響,怒意湧上心頭,伴隨而來的是胸口的疼痛,他忽視疼痛,屏氣凝神的進攻防守,接著轉身邁向宮內大殿。

趕來路上聽女暗衛簡述,劉洛飛明白自己被許文卯下藥而昏睡,眾人所做雖不全然為他,也算是為了整個齊國百姓,但沒人料想到齊敖軒的武力如此高強,一人敵百也不再話下,而齊若淵也被齊皇轟出殿內而受傷。

親皇妹的背叛讓齊皇更加憤怒。

劉洛飛關心齊若淵的狀態還能否佈陣,女暗衛有些不滿,只是點頭說能。

當劉洛飛入殿之後,齊敖軒也緊隨其後,幾乎同時,大門關閉,瞬間佈滿咒文,齊若淵勉強站直身子壓著殿門,此刻殿內就只有三人。

「皇妹這是做什麼呢?」齊敖軒猙獰面孔,雙腿輕功一邁,頃刻間站在了齊若淵面前,御劍抵住了齊若淵的頸脖。

幾乎同時劉洛飛也站在一側,一手擒住他握劍的手腕,以身護住齊若淵擋在兩人之間。

「不要分心。」劉洛飛說完,一腳踹上齊敖軒的腹部,後者措手不及後退數尺,卻也只是拍拍衣服不痛不癢。

「不如從前,看來就算內力恢復也不足擔憂。」

劉洛飛哼氣,一手擺後,將手裡的東西交給齊若淵,接著邁出步伐提劍攻去。

齊若淵不解,手裡握著乾坤囊,這乾坤囊與先前看過的花紋不同,她打開一看,裡頭除了大小藥品擠在一起,還有奪丹珠!

這是打算用在誰身上?她抬頭望著兩人過招,速度快得令人生畏,劍劍落下毫不留情,錚聲作響無比刺耳。

「劉兄!」一聲呼喚,忽然敲響殿門,齊若淵握著乾坤囊的手猛烈一怔,回首看著這道殿門,這門關上容易推開難,這許大夫竟然拍得一震一震。

「瞧,西譚皇在外頭多擔心,你倆關係不錯吶?」齊敖軒揚眉,一劍刺腿未中,轉而砍向側腹遭阻,順著如霄劍身上滑來到頸部,反手一轉來到劉洛飛的另一側。

劉洛飛彎腰再擋,同樣動作回與一擊。

「別不說話啊?」齊敖軒提劍阻擋,忽然拉近彼此,雙雙看著與自己一模一樣的面容,「這罪人斷髮還挺適合你的。」

劉洛飛一怔,掙開劍後退數步。

「你該不會……一直都在屏息吧?」齊敖軒一笑,「怪不得不說話啊?」

劉洛飛緩緩呼氣,深深吸了一口,握劍的手微微發顫,他確實疼的不行,從心腹影響到四肢。

「或者你需要這個?才會與朕說點話?」齊敖軒怡然自得,從懷中拿出小小木盒,縫隙裡閃著白光,「要就來奪吧!你不是賊麼?」

齊若淵瞠目,一手緊握乾坤囊,另一手悄悄地抽出符紙,若一張不夠就兩張,她心想趁著倆人再次交手,輕功近身來到倆人身側,將符咒壓上齊敖軒的後背,不出所料齊敖軒一把抓住了她的手,她立刻再貼上一張。

「該死的!」齊敖軒咬牙切齒,渾身無法動彈,「妳這該死的賤女人!」

不堪入耳的辱罵,齊若淵氣得臉都紅了,但作為老將軍的孫女她不為此而急躁,立刻打開乾坤囊拿出奪丹珠。

劉洛飛呼出一口氣倏然單膝跪地,腦袋暈乎,渾身一震嘔出鮮血。

「哈哈哈——原來你快死了啊?」齊敖軒雖然動彈不得,看著他跪在自己面前心中痛快不已。

「閉嘴吧!」齊若淵怒斥,打開了奪丹珠的機關。

金球上下分離的瞬間齊敖軒就笑不出來了,鑽心刺骨的疼痛籠罩全身,他鳳眸含恨,惡狠狠的瞪著齊若淵,咬牙切齒道:「妳以為這種東西能壓住朕麼?」

豈料齊敖軒掙開定身咒,一掌又急又狠的揮開奪魂珠,金球瞬間閉合滾落,接著又是一掌打向齊若淵,劉洛飛見狀顧不得疼痛,伸手抓住齊若淵的手臂扯入懷裡,如霄才剛提起就被齊敖軒狠狠踹中手腕,喀喀聲響疼得他哼聲。

齊若淵驚魂未定的喘息,發現落在地上的木盒立刻伸手去取,就在齊敖軒揮劍之時,劉洛飛攬著女子腰間用盡全力往後一躍閃過了致命一劍。

「出去!」劉洛飛推著她,齊敖軒發狂似的衝了過來,然而齊若淵不走,拉著劉洛飛的手,趕緊將木盒塞進他的掌心,抽出腰間細劍與齊敖軒對峙。

<任何無授權轉載,都同意台灣是國家,以及願意走法律途徑給予作者賠償,中國大陸相關責罰由非法轉發者自行承擔。>

「很好,讓妳去見親愛的琉璃公主!」齊敖軒怒吼,御劍狠擊她手上細劍,力氣十足使她渾身一怔雙手發麻,細劍倏然斷裂,她心中一驚,劍芒不留情的砍入手臂,齊敖軒見狀咬牙抽劍就要再落,「去死!」

電光石火間,劉洛飛擒住他握劍的手,動腳一踹將齊敖軒踹飛,這一腳又快又狠毫不留情,齊皇雙腳騰空碰聲巨響撞進了後房,御劍因而鬆脫落地。

「你……」齊若淵瞠目結舌,這氣力與剛才截然不同,只見劉洛飛找到如霄彎腰撿起,左手靈活的轉動,向身側一甩,劍身嗡嗡作響。

內力沒有完全恢復,劉洛飛聽著劍鳴聲想著,然而胸口不疼,也等於體內兩丹融合。

劉洛飛邁出步伐衝入後房,找到了正在努力撐起身的齊敖軒,他口吐鮮血一手捂著腹部,抬首對視倏然大笑兩聲。

「你就這麼想要皇位嗎?」

劉洛飛提劍抵著他的頸脖,接著輕輕搖頭:「非也。」

「那為什麼!當年父皇要弒朕讓你成太子!現在你又來奪!」

劉洛飛看著他猙獰可怕的面容,不禁思考自己可曾露出這樣的表情?

「吾從未想與太子相爭。」

「哈,可笑!你不知道父皇多喜愛你!這麼多年他可不曾正眼看過我!」齊敖軒咆哮,伸手擒住劉洛飛的衣裳,「我恨你!劉敖飛!我沒有的你不能有!」

「太子啊——」劉洛飛閉眼一聲嘆,再次睜眼鳳眸竟是隱忍,「這不能代表你能殘害無辜——」

齊敖軒一怔,感受頸脖利刃隨著他的話語往皮肉進了一點,這瞬間他感到恐懼。

劉洛飛怕他逃離,踩住他兩腳之間的衣料,又繼續道:「太子啊!為何這般待吾——」

咬牙切齒間,利刃又進了一公分。

「因為你!劉敖飛!該死的人是你!」齊敖軒雙手並用扯著劉洛飛的衣褲想把人推開,豈料只是讓如霄更加深入頸脖,瞬間他不敢亂動,血液炙熱流出逐漸寒冷。

「太子啊——」劉洛飛眨眼間,眸中冷厲,全數收入齊敖軒的眼裡,此時他感到恐懼與害怕,張嘴想說什麼,然而那利刃倏然進入氣管他連句話都說不出來,無法克制血液從喉嚨裡蜂湧而出。

「去地府贖罪吧——」劉洛飛話落,動手一揮斬斷了齊敖軒的頸脖,血液噴濺一身,眼睜睜看著抽搐的軀體倒下,頭顱翻滾被長髮纏住包裹。

鳳眸輕顫,頹然放下了手,如霄鏘聲落地;殿門的陣法被撤除,眾人慌忙入殿,齊若淵一手握著傷口看見了率先衝進來的許大夫,立刻指向後房,敖谷與西譚幾人都衝了進去。

「劉兄——」

印入眼簾的是血淋淋的景象,眾人驚愕不已,劉洛飛面無表情的回頭望去,失焦的眼眸看到許文卯的那剎那有了些生氣。

「你的傷!」劉洛飛伸出手的瞬間,許文卯立刻將他擁進懷裡,發現他斷裂的右手腕,而感到無比心疼。

「小弟毋事,但您的手……」

「會好的……」劉洛飛喃喃地說,臉上卻不見喜悅。

「結束了?」蕭棠忍不住開口,看著屍體確確實實是齊敖軒那一身龍袍,雙腿一軟疲憊的癱坐在地。

「結束了!」萬麟點頭,對著眾人喊道:「齊敖軒償命了!」

劉洛飛不發一語,緊握左手感受逐漸乾澀的血跡,對他而言——又或者說對原主而言,看著相像的面容慘死自己劍下,本該因解恨而開心的,但心裡莫名感到哀傷,那是他這世間唯一的血親。

唯一被自己斬首的血親。

此時此刻,皇城接獲消息,暴君已死,瞬間充滿著歡呼聲,一道聖旨由鴻領將率領兵卒夜裡宣告。

八年前先皇早留聖旨,該由劉敖飛成皇帝,並且認祖歸宗改其姓為齊,若有萬一立劉靖為太子以繼皇位。

齊國百姓一陣譁然。

至此敖谷奪位之戰畫下句點。

登基之前,劉洛飛隨著夢雲夫人來到皇族墓地,墓碑上刻著妻子的姓名,他欲言又止,手指捻香,祭拜三拜,宮人接過線香,他倏然撩起衣襬雙膝跪地,在眾人驚愕,卻無人言語之下,施三跪九叩之禮。

「璃兒,吾來晚了……」劉洛飛頭首叩地,遲遲不起,片刻又道:「此生是吾對不住妳。」
夢雲夫人嘆息,仰頭望天。



冷齊說:
終章最後的收尾我想了好一段時間,選擇把最後的結局放在尾聲中。
感謝觀看本故事的讀者,下一章就是真正的結局囉!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87787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原創|冷齊|敖谷寨主|BL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lujc25246wac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BL古代... 後一篇:【日常廢文】腦袋連結失敗...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aa1357932大家
各位有空可以來我家看看畫作或聽聽我的全創作EP!看更多我要大聲說2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