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5 GP

遺骸都市的異世界召喚檔案 第十一章

作者:超假面·和人妻控│2020-08-09 17:12:16│贊助:10│人氣:156
(蘇菲亞·阿戴爾視角)

  那是,一個夢。

  關於過去的,屬於我的歸宿的夢。

  那是在百年以前的故事了。

  作為貴族的我,蘇菲亞·阿戴爾因為『某些緣故』聽從了某人的建議而來到了這裡。

  是想要改變那一成不變的命運?還是因為其他原因呢?

  至今為止我仍然不是很清楚。

  我所來到的地方是第六騎士團,有著異端騎士團這個別名的根據地。

  那對我來說,就是一切的開始。

  在崩壞的建築物裡面,那兩個人坐在瓦礫堆上面打量著我。

  「吶,就是這傢伙吧?大姐頭(艾絲卡)說的新來的那個?」

  「大概吧?畢竟老大說的是跟我們差不多年紀的人啊。而且我對這個人有印象,在晚宴上見過。

  為什麼會在這裡?還有洛伊快把連環圖還我,那是我買的欸。」

  「喔~幽靜你都見過的話那大概真的是有點家族背景的人了呢。雖然我不會客氣就是了。」

  「原來洛伊知道客氣兩個字怎麼寫啊,話說不要答非所問。」

  「現在在最重要的地方啦,再等一下!」
  
  這兩人的年紀都跟我差不多,大概都只有百歲出頭。

  但是這兩人已經在某些程度上小有名氣了。

  「本來以為大姐頭說會有一個魔女貴族加入我們我還以為她是被甩了之後腦袋不正常,又把幽靜那套綁架過程又幹了一遍……不是吧,居然是真的?是真的要加入我們?」

  其中一個人有著赤紅色的頭髮跟瞳孔,身上還滿身是傷。

  他 特洛伊·特伊亞看著我說道:

  「腦子沒問題嗎?如果只是想玩騎士遊戲的話那我建議還是趕快離開這裡去其他地方比較好喔,畢竟現在是在『戰場上』啊。

  沒空跟你管規矩之類的東西,雖然我們這也沒什麼規矩就是了。」

  洛伊他如此說著,他大概認定我只是個自以為是、想在戰場上要功勳的貴族而已吧?

  有很多貴族是這樣的人呢,自以為會得到功勳、獎章,卻草草在戰場上結束生命。

  對於那些人我從未有任何想法。

  沒錯,現在是在戰爭途中。

  奪取無數人的性命、除非悲劇之外什麼也不會產生的戰爭。

  正因如此,我才在這裡。

  阻止戰爭,守護人民。這是我作為貴族的義務。

  我是這樣想的,是這樣嗎?

  我捫心自問。

  當然答案是否定的。

  ……並不是那樣冠冕堂皇的理由。

  我只是單純的——


  「所以啊,現在就退出我們也不會怪罪妳喔。反正我們這來幾個就退幾個新人。」

  所以對於如此的嘲諷,我的回答也早已確定了。

  「……」

  那就是從我手上發射出去的,一道來藍白色的閃光。我直接朝著那個紅色的傢伙,他的咽喉打過去。

  這是我的自我介紹,同時也是挑釁。

  就算真的殺了人那我也無所謂。

  通常狀況下這樣應該出問題了才對。

  「還真是火爆的女人啊,真不愧是老大找來的。」

  但這裡似乎都是一堆怪異的存在。

  在我發射的同時間,或許更早也不一定。

  另外一個人就丟了一把匕首過去,擋下了我的攻擊。

  「我建議最好停手。無論是妳的雷光槍、還是已經預先詠唱好的『雷神雷霆』都乖乖乖停止。

  因為太麻煩了…………一個不小心會把來踢館的人直接朝死裡打。」

  另外的那個人,金髮的男性則慵懶地對著我如此說著。

  他居然看出來了!?

  他是怎麼做到的,不對應該說怎麼可能辦的到。

  鸈家的長子有這種能力嗎!?

  是的,就如同這個人對我有印象一般,我對他也有印象。

  司長契約的名門 鸈家的長子。

  雖然我聽說家族的繼承是由跟他『差異三十歲』的妹妹繼承,但就算是這樣他在家族裡面應當也有相對應的工作才對。

  為什麼這樣的人會在騎士團?

  儘管我對此感到疑問,但仔細想想我作為阿戴爾家族下任繼承人仍然跑來這裡也沒什麼資格說別人就是了。

  「…………」

  然而這時後我能注意到他的臉色十分的蒼白。

  而且仔細一看還能看到他在顫抖。

  應該是在害怕吧?也就是說剛才那些話基本上都是在狐假虎威。

  既然都已經害怕成這樣了為什麼還要戰鬥啊?乖乖回去家族裡面不就好了嗎?

  當然就像我說的,作為貴族繼承人的我出現在這邊也沒什麼資格講這種話就是了。


  「喂我說幽靜,幹嘛礙事啊。難得我準備砍過去的說。」

  「直覺?」

  「阿~腦袋空空就不要說出來啦。」

  「少囉嗦,連環圖還來啦!」

  就這樣,在我眼前的那兩人,再一次的吵了起來。

  這是一個過去的故事、一個開始的故事,一個關於我的歸宿的故事。

  百年前的戰場,異端精靈 艾絲卡·艾爾芙親手打倒了原本那貪汙腐敗的第六騎士團團長。徹底接收、整頓了這個騎士團的一切。

  在那之後人員的大洗牌之中,有著所謂最初的三個人。

  這三個人都是騎士的新手,在不遠的未來,即是現在是被這樣稱呼的。

  狂暴煉獄 特洛伊·特伊亞。

  未來影像 鸈幽靜(雖然他公開場合不被允許使用姓氏就是了)

  以及在後來被稱為雷霆魔女的我 蘇菲亞·阿戴爾。

  我們三個,包含團長在內總共四個。是現在的第六騎士團的元老。

  這是關於,我的歸宿的故事。

  我很清楚外面對於第六騎士團的評價。

  粗暴、蠻橫,惡劣,簡直就是不良份子集團。

  不要說走到外地,就算在整個第六騎士團的轄區基本上一般人對我們的目光也是以看到黑幫份子的眼神為居多。

  確實,這裡髒亂的可以說是豬圈也不為過。我自己也說這裡是豬圈騎士團。

  可說是跟外面世界所說的騎士兩個字完全無關的地方。

  但是大家都有一個認知上的誤解。

  其實豬是種很愛乾淨的動物。乍看之下他們好像是把自己弄得很髒,但實際上那是他們在努力打理自己身體的動作跟行為。

  對,這裡就是一個豬圈騎士團。

  雖然髒亂,但是這裡永遠都比其他那些只會講漂亮話、崇拜那種虛幻的偉業的垃圾堆(騎士團)好上一千萬倍甚至以上。


  我本來認為,這個豬圈(歸宿)永遠不會改變。

  然而最近卻讓我知道那是個妄想。

  艾絲卡團長因為懷孕退役了。

  我替她感到高興,這是真的。

  我所給予的祝福是貨真價實的,因為我知道她跟心愛的人的這條感情路到底有多坎坷。

  終於有了愛的結晶,這點我當然給予祝福。

  相信她的孩子一定很可愛。

  但是,本來那坐在團長位置上熟悉的身影。以後再也看不到了。

  取而代之的是特洛伊 洛伊將坐在這個位置上。

  不但如此,幽靜還要離開這裡加入王屬特務騎士團。

  再說一次吧。我對這些我都是真心的祝福的。儘管我基本上不跟洛伊講話。但是我認可他作為一個騎士的才幹,他的領導能力著實優秀。

  他坐在團長這個位置我也沒什麼不服氣的。

  幽靜更是如此,他能成為王屬特務這點我完全不意外。

  家族背景不必多說、甚至我也把能看到未來這點剔除。然而在束縛層面我想整個遺骸都市大概也沒有任何人比他高竿吧?

  更不用說還有『那個的存在』我想女皇陛下大概是知道『那個』才把他拉進去的吧?


  然而,我卻覺得內心有股失落感。

  不會有什麼事情是永遠不變的,這點我很清楚。

  但是本來熟悉的影像,即將消失——


  「阿戴爾小姐!」

  只是就在這時候,有一個我不認識的聲音呼喚著我,因此我睜開了雙眼。

  我的夢清醒了。

  「…………閃雷。」

  我瞬間出手,電死了一隻不知到哪裡來的巨大雕像。

  回憶的夢境結束了,而現在我仍然在前行。

  那怕有股失落感,我仍然在這個『十字教的遺跡』裡頭前進著。

  「…………」

  真是,讓我閉目養神個幾秒鐘都不行。


  我必須去守護才行,哪怕以後的景色會有所變化。

  這個豬圈,這個歸宿。

  無論發生什麼事情,我都要守護。

  這就是我的決心。

  「又不是永別,蘇菲就是這麼愛瞎操心。話說多愁善感的樣子如果多露點的話,應該已經是個萬人迷了吧?

  幽靜都要結婚了,洛伊的話本來就不必擔心。只有妳是剩女不太好吧?」

  「…………大肚子的就請安靜的在旁邊休養,艾絲卡大人。」


  「喔喔喔喔喔喔!這是神殿欸!貨真價實的神殿欸!果然像這樣的地方作為奇幻世界來說也是不可少的啊!」

  「一彌你安靜點啦!啊……不好意思阿戴爾小姐,我們家的肥豬讓妳見醜了。」

  何止見醜,眼前那坨基本上就是個會講話的肉塊。

  而且還很不會看氣氛。

  不過對我來說的觀感,遠比這個女孩子來的好吧?

  這個小女孩我不知道是何種居心,總之就是拼命的討好我…………


  究竟是覺得那陀肥肉丟臉呢?還是只是因為我會保護她所以拼命?

  總之,這裡雖然不知道是哪裡。但可以確定的是這裡是屬於十字教派、那群殺千刀的渾蛋的勢力。

  看到這種地方我的心情已經很糟了,剛才又出現了一堆像是模仿天使的魔像(哥雷姆)

  看到就火大,然而那陀肥肉是沒看到我的臉很臭…………不對,稍微等等。我應該沒有比幽靜還要撲克臉才對,表情應該還算明顯才對。

  我可是個講道理的貴族,可不會毫無道理的就動怒。

  「………」

  不過算了,反正現在也沒什麼心思去管別的事情了。

  雖然不知道這裡是十字教的哪個派系,但至少可以知道這裡很古老。

  神代、甚至更早之前吧?

  「………,………」

  總之不管是哪一種,反正都是敵人。

  而且都是不好處理的那種敵人。

  一件事情接著一件事情過來,煩都快煩死了。

  這邊可是好不容易的休假欸。

  「………」

  不過算了,反正洛伊還有幽靜好像都來到這座遺跡裡面了。

  我閉上雙眼感應著周遭的魔力,雖然沒辦法到幽靜那種看到未來的程度但這點水平還是做得到的。

  只要想辦法會合,除了又給我像上次的戰爭一樣來一條古代龍之外的大概都能有辦法吧?

  目前的情況,就是要先跟那兩人會合再說。畢竟如果要單打獨鬥,最少也要知道這座遺跡的主人到底是哪種來頭——

  「不過很讓我意外呢,居然是真的墮落天使的遺跡欸!綜觀全世界的等級這真的是超稀有的!」

  「………………哈啊?」

  那傢伙,在說什麼?

  他剛剛說了什麼!

  「一彌你給我安靜!不好意思阿戴爾小姐,我馬上讓這個白癡閉嘴。」

  「等等。」

  我直接地請另外那個女性閉上了嘴,同時舉起了我的武器 一根鑲崁著巨大寶石的魔杖。

  這是跟著我百年以上的夥伴了,我舉起了這把武器。對著那個會講話的肉塊說道:

  「說清楚,你為什麼會知道這是墮天使的遺跡?」

  「诶?」

  大概是一開始就認為自己不會被人提問吧,所以這個肉塊 好像是叫做一彌來著?

  他露出吃驚的反應看著我。

  「怎麼?不是沒有一定家族背景的人魔女大人都不開口的嗎?」

  「…………基於任務的審問我還是會做的,話說請不要一直拿我開玩笑。」

  「剛才因為你們的關係才讓我生氣,現在當然要拿你們來消氣啊。」

  「…………」

  「畢竟現在的我已經沒辦法再像以前那樣制止你們這群血氣方剛的笨小鬼,你們必須靠自己自立自強喔。」

  不愧是第六騎士團的創始人,這個性也真夠可以的。

  「所以這算是給新的團長副團長的任職測驗嗎?」

  「妳猜啊。畢竟洛伊是能做到但老是不去幹、幽靜則是在各種層面上操心都沒用所以我放棄了。

  妳是唯一一個可以用操心之後還能有所成長的孩子。」

  真是,以為自己是我的母親大人嗎?

  我這樣想著。

  「總之,你這肉塊給我說清楚,你從哪一點判斷出這裡是墮落天使的遺跡的。如果是胡言亂語也一樣現在講……」

  我如此說著,畢竟十字教的東西很多。

  為什麼眼前這個肉塊就單純只是鎖定墮落天使?

  更不用說,以十字教的立場來看『通常狀態』墮天使是敵人。

  儘管確實在之前的戰爭之中有一個墮天使站在敵人那邊,而且看起來那女人好像在敵對陣營也處的不是很順遂。

  說真的我看著也是莫名其妙。

  當然我不能否定這可能只是一個不懂魔法的蠢蛋胡思亂想,所以我才會這樣問。

  這對我來說算是個現場的狀況檢測,如果確定了眼前這塊肥肉跟一直試圖在旁邊制止的女性講話不必聽的話,那就徹底無視。

  正常狀況來說,我不會只有做到無視這個地步而已。

  但誰讓這是女皇的指令呢?

  盡可能的不要傷害科技世界的外來者。

  這是女皇陛下的指令,既然是指令那我們就只能遵守。

  但是說實話我跟洛伊還有幽靜不同,我打從心底就是討厭這群外來者。

  甚至對我來說,這是比起戰爭更加憎恨的事物。

  我恨不得將眼前這群科技世界的人通通殺死。


  然而…………比起眼前的憎恨,我更加重視豬圈裡的豬(夥)群(伴)

  所以我不會去做危害到豬(夥)群(伴)的舉動,絕對不會。

  「所以,給我說清楚……這是你判斷出來的,還是只是單純的惡作劇。」

  「算是判斷出來的吧?畢竟整面牆壁上面的壁畫都是逆十字。關於十字架型態,許多的輕小說跟動漫對此都有考據。我自己也算是個考究黨,跟東方的佛教信仰不同,十字教的派系通常都不會允許十字架這種象徵物的外型有所更改。

  建築物的話就更不用說了,所以我才會說這裡很稀奇。」

  動漫,那是什麼?連環圖的升級版嗎?

  儘管有點好奇,但總之那應該是跟現在無關的話題吧?

  「繼續說下去。」

  「好的,而且請看。這裡整面牆壁都是白色的,只有畫上天使部分的翅膀是黑的…………儘管我有點懷疑是不是刻意這樣幹,然而我在這邊我看到了很奇怪的一個圖案。而這個圖案跟整個牆壁的壁畫是連續的。

  因此我才會把這裡可能是有人偽裝成墮落天使相關遺跡的可能性給剔除。」

  請看這裡。

  這個肉塊 一彌用手指著整張壁畫的某處。

  這還不是某個角落、某個不顯眼的地方。

  而是直接連貫的畫面。

  仔細一看確實就如同這個肉塊所言。

  這個遺跡整個是白色、如同大理石一般的白色。

  四周自然是有無數天使的肖像,但是這些天使卻唯獨翅膀是漆黑的。

  這確實很不自然,或者該說為什麼我沒有當下就注意到?

  「……奇怪的壁畫是哪一個?」

  「就在這裡。」

  肉塊指著壁畫的某個部分,在那裡所畫的是一個像是女性的人、跟一對應該是夫妻的存在。

  然而這對夫妻的服裝、不對,甚至該說就唯獨這兩人在壁畫上的刻畫也好、還是色彩的風格也是,都是跟整體遺跡完全不符。

  「這是,浮世繪?」

  此時在我身後的另一個外來者女性喃喃自語說著,看來她似乎是知道這種畫風。

  「這種畫法叫做浮世繪,算是我們日本比較特殊的一種繪畫方式。在墮天使的遺跡上面有這種東西我真心覺得很奇怪欸。」

  確實,如他所言。

  這是怎麼一回事?

  「外來者,你的分析能力不錯啊。比起我們家這個明明有才幹卻老是意氣用事的傢伙好多了。」

  「…………」

  「我說錯了嗎?剛剛那個外來者所說的話可不是什麼隱匿的線索阿。只要抬頭看看望望四周全部都是,然而妳這個專家從剛剛開始到底在做什麼?

  意氣用事的只是把一堆像是守衛的東西電成焦炭,也不管是不是會觸動遺跡的警報。

  蘇菲……妳知道幽靜本來是寧可死也不想使用『那個模式』嗎?是被我打趴在地上、徹底教育之後才改進的。我把當時的話送給妳。」

  艾絲卡大人,用十分嚴厲的語氣對著我說道:

  「"不要把自己的信念,跟眼前的事物放在天秤上比較"如果信念不會讓妳變強反而會妨礙到妳,那麼那個不是信念、而是名為枷鎖的產物。」

  「…………我知道啦。」

  儘管不滿,但我乖乖把這句話聽了進去。

  同時,我對著肉塊 一彌還有另外那個女生(似乎是叫做翠花)

  我對兩人低下了頭。

  「從剛剛就一直沒有顧及兩位的安危,對此我致上最真摯的歉意。接下來我會以兩位的安危為重心離開這個地方。」

  我如此說著,同時拿出了某樣物品。

  那是一條項鍊,算是我的護身符的產物。

  雖然只是一條有著我的『救命恩人』照片的項鍊,但因為我長年灌注魔力的關係。因此也有著一定的防禦能力。

  「這個請兩位拿著,姑且能保護兩位。」

  通常狀況下我不會將這條項鍊出借的,這其中多少有我對於自己的反省。

  正常狀況來說,我的反省大概只到這邊就結束了吧?

  「喔喔,這是貨真價實的魔法的道……………………诶?」

  「一彌你又怎麼啦,能不能不要什麼事情都這樣大驚小怪的?」

  「不是啦翠花,上面這張照片這個是不是老師啊?」

  然而我跟這兩人的關係,卻因為這句話而有了天搖地動的改變。


  我是為了守護我的歸宿而戰,是為了保護那個豬(家)圈(庭)而戰。

  但此時,我彷彿聽到了這個夢想開始崩壞的聲音。


好寫完了

本周的更新是以阿戴爾為主角

至於我為什麼會把她的全名打出來是因為我差點忘記她本名叫做蘇菲亞而不是叫做阿戴爾

因為故事設定上基於某些因素所以大家都是以姓氏稱呼她的。

故事中我大概解釋了整個第六騎士團創期的概要

實際上我們的暴力精靈阿不對,艾絲卡團長是因為前面的第六騎士團太過貪腐而親手把團長幹掉之後做了大整頓,然而在大換血之後來了最初的三個人

加入的順序分別是洛伊→幽靜(幾乎是以綁架的方式)→大概隔了五十年以後阿戴爾才加入。

而至於本篇我也給出了幽靜的全名 全名為鸈幽靜。只是公開場合上他不能使用自己的姓氏。

本篇仍然藏著關於主角幽靜本身的某些小彩蛋,如果各位能夠發現並且稍微記在心上我會很開心喔W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87700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9 篇留言

Puffer
鸈 是传说中能知人吉凶的鸟。
主角的未来影像大概与这个姓氏有关吧。司长契约的名门和苏菲亚口中的“那个的存在”,因为懂得不多所以猜不出是什么。可能和主角的身世有关。

08-09 19:11

超假面·和人妻控
感謝補充........但是有點心虛

因為你的第一條我不知道阿w,幽靜能看到未來跟這點無關的

(故事後面修正一下

總之恭喜得到第一名頭香08-09 19:14
Puffer
弱弱的问一句这次的主角,和以往的一样吗(各方面)

08-09 19:20

超假面·和人妻控
我想應該不是08-09 19:21
超假面·和人妻控
至少我自己自認性格層面不同,而且我有為了跟以往有所差異多了點東西。

請期待後續08-09 19:25
駆けるArsène
那麼,我就開始講述了。講述我在這次的章節中所見之物,以及產生疑問感的部分。

先從故事本體的部分開始吧。主線劇情的進度,到來的必然是十字教的遺跡。很明確的藉由一彌的推測,壁畫的紀錄,以及艾絲卡隊長的佐證...我想這是本章節這些推測最有力的部分而非一彌的細微觀察與推理。畢竟精靈本身是生命極長的種族,加上其身分(騎士團團長),可以算是此方面的專家也不為過。另外,哥雷姆。可能不少人會聯想到阿維老師吧?

哥雷姆,又稱魔像,是屬於土屬性魔法或煉金術常見的產物。雖然兩種途徑產出的功能基本相同,但是基於原理不同,會得到不同的性質與機能。

沒錯,倘若在遺骸都市的世界出現哥雷姆一點都不奇怪。請不要忘記,這個空間[所在處不明]。要是遺跡所在之處並非遺骸都市所在的世界呢?那麼其背後的真實就更加讓人頭腦刺痛了。

08-09 19:59

駆けるArsène
再來,關於浮世繪。眾所皆知,浮世繪是日本傳統繪畫形式之一,不過就算過了北齋老師的年代,浮世繪這種傳統繪畫於現代依然健在,是一種歷史跨度可說不小的藝術形式。這能意味著什麼呢?遺跡的建成年代與壁畫的年代有可能不同步,或者遺跡的建成年代也在數百年間是無法被確信的。至於在華凜記憶片段中的一切,也應該與此處的壁畫有關。洛伊所得知的情報,與一彌所看見的畫面,很有可能指的是同一件事。

這些都還只是我們不談到蘇菲亞的情況下,所能看見的地方。蘇菲亞與第六騎士團的過往並非不重要,這邊大幅藉由自述的方式讓她的性格與平時表情所看不出來(本人應該很想抗議吧?可是在旁人的眼中,尤其是陌生人的外來者們觀點,就是那麼回事。)的內心活動,性格面與角色本身都出現不少更豐富的情報讓讀者認識。同時也給予一個極為重要的,與本章重要相關的情報。

蘇菲亞多年前(至少應該是百年內的事情,時間距今多久則不清楚)的救命恩人,是一彌與翠花所認識的[老師]。而在開頭我們得知,被轉移到遺骸世界的是[一個班級]。倘若這個老師是一彌等人的導師,是蘇菲亞的救命恩人,魔女如此驚愕的理由極有可能是[科技世界的人類壽命與擔任外來者導師的現實不合]。亦即,她過去的救命恩人[不是普通的人類]。

再者,蘇菲亞的內心也提及[對外來者/科技世界之人]的憎恨。而這點我個人認為與[集體意識/歷史]無關,是屬於個人的東西。如此一來矛盾就產生了。應該是科技世界住民的[一彌口中的老師]是蘇菲亞的恩人,科技世界住民卻是蘇菲亞憎恨,想要殘殺的對象。這種心態並非少見,也不是不能解釋,不過目前看來是相當矛盾的。

最後,來說說蘇菲亞與艾斯卡隊長旁述的幽靜吧。百年戰爭的古龍,[那一招],還有[束縛相關]之類的談話,可以看出幽靜不只具備目前所見的寄生,觀測,以及對不死物體的特殊攻擊,還有對於極端強大的對手可以做出極端的[束縛]這方面的能力。幽靜作為魔法師的[特異],恐怕遠在[強大]之上。

08-09 20:12

駆けるArsène
最後我比較意外的有兩點。

其一,一彌真的有那麼肥嗎?不是微胖而已的話我有點擔憂這小子的安全。雖然本次他也算是大活躍,不過這也是由於艾絲卡隊長所說[並不是什麼很難的/隱匿的謎題];未來可能他所能期待的,還在本次活躍以上吧?細微的觀察力與清晰的頭腦,可說是他立足於新世界的[力量]。

其二,洛伊的全名,特洛伊·特伊亞。我知道你很堅持特洛伊不過唸起來...對,非常難以猜測他到底是甚麼種族的傢伙。比較訝異的是他,一個平民爬升上來的騎士,居然擁有自己的姓氏這點。氏怎麼得到的,又是誰取名的,且是獨特的姓氏,這些都還有故事可以講的感覺。

這命名不算個問題啦,就跟你直接讓隊長姓氏是種族名一樣,畢竟精靈有很長的氏族名這樣的東西存在並且家族史多長就有多長...不過這個跟你不合我只是想吐槽。

08-09 20:18

白煌羽
辛苦妳了

08-09 21:52

超假面·和人妻控
不會08-09 22:26
Puffer
嗯~...等等!和人是女的!?

08-09 22:51

超假面·和人妻控
男的08-09 22:58
超假面·和人妻控
你誤會了什麼嗎0.008-09 22:59
Puffer
白煌羽
繁体字的你是女字旁的!

08-09 23:01

超假面·和人妻控
那是打錯字啦,因為我是男的08-09 23:03
CARD
原來這個洛伊的姓氏名是特洛伊嗎?雖然這個姓氏本身可能並非如同我們會聯想到的那樣,具備什麼異常重要的份量,不過說句內心的實話,這種念法真夠饒舌的ww

至於本次的主角是阿戴爾這點讓我有些意外。雖說從先前故事視角從幽靜切換到洛伊時,或許便應該隱約察覺到近幾章的連貫,無疑是以第六騎士團中核心人物的三人為軸而轉動,但或許是上次洛伊那邊停留在了一個讓人十分在意的地方,因此不自覺地便產生了希望能盡早看到後續的念頭了吧(笑)。

至於阿戴爾本身───如果上面提到的洛伊是內在出乎意料地細膩的類型,那麼她便是從外表無法輕易得知的激烈,或者該說帶有些許粗暴。相較於其餘二人,她在先前的章節中是屬於較少著墨的人物,因此本次揭露出來的些許情報反而更顯得尖銳;無論是過去抑或心態,阿戴爾無疑都是有著極端面向的人物,換言之,她的情感表現與其他角色相比,有著讓人難以事先預料到的鮮明色差。

以一名故事中的角色而言,這樣的對比更加容易挑起讀者的好奇心,以及隨著故事繼續深入探究其背景的慾望。倘若幽靜屬於清晰而豐富的「核」、洛伊為直率中暗藏轉折的「葉」,那麼阿戴爾肯定就是將劇情串連起來的「枝」了吧!她的回憶與情感並非僅屬於個人的事物,其中同時可以發掘出伏筆與事件的預感。至於這名角色將會如何在故事中展現她的定位,就端看和人接下來的發揮了吧。

08-09 23:16

超假面·和人妻控
洛伊的形式是特伊亞,阿戴爾的名字是蘇菲亞,只是目前故事中只有艾絲卡會稱呼本名08-09 23:20
超假面·和人妻控
姓氏啦弄錯字08-09 23:26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5喜歡★sdf567g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宅男宅女的異世界宅旅 2... 後一篇:遺骸都市的異世界召喚檔案...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