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細胞神曲》內容探究之二:S到S+之間發生哪些事〈中〉

作者:saiki│2020-08-09 12:48:51│巴幣:4│人氣:1199

本篇文章接續《細胞神曲》內容探究之二:S到S+之間發生哪些事〈上〉


==============================防雷頁==============================


















==========以下涉及劇透,誠心建議尚未體驗過本篇與DLC者不要先偷看==========

三、幻影與磯井實光的能力

在公園談話的一幕,最大的轉折點便是出現了已逝之人的幻影,這些幻影從何而來,目前似乎沒有看到解釋,就現場的狀況來看,個人覺得最有可能的來源是磯井實光的能力。

(一)實光能力的敘述

其一,麗慈曾提到,他沒看過實光使用能力,本人表示不想再使用。
原文:「本人はもう使えないって言ってますけどわかりませんね。見た事はありません。」
本篇S路線,救出磯井麗慈後,在至高天研究所本棟資料室,和隊伍中的麗慈對話,會聊到實光是否擁有能力。(註:自己還沒玩到這裡,此資訊是從某實況得來)

其二,DLC磯井麗慈篇,セオドア曾表示實光的能力就像放置一段時間的煙火,不曉得還能不能用。
原文:「それに君の能力は時間を置いた花火みたいなもので、
いつどう働くのか……果たして今も活きているのか不明だ。
使えたとしても、その負担は想像以上だろうね。身がもつかも解らないよ。」

統整以上兩則訊息:實光擁有能力且曾經用過,因本人拒絕再次使用而放置了很長一段時間,如今這個能力不確定是否還在,就算能使用也可能對身體造成很大的負擔。

(二)實光能力的展現

結合上面的訊息,1999年アニー帶著實光、麗慈逃脫之際,實光和宇津木對峙的那幕,恐怕就是他唯一使用能力的一次,如果真的是的話,的確讓人不想再使用呢。

2018年的實光在翻找抽屜時,看到十九年前剛來義大利所寫的筆記,其中有關セオドア的那一頁寫道「宇津木君の記憶にある情報は大分把握しているつもりだ」;在DLC磯井實光篇也有一句「あんな形で宇津木の記憶を見るまで」,大致可以確認,當時他以某種形式「看到」對方的記憶。

值得注意的是,根據當時兩人之間的對話,看得出宇津木知道自己想隱瞞的事曝光,為什麼他會知道,是否意味著宇津木的記憶是「顯現」在兩人面前而被觀測?

在實光發動能力的過程中,有一幕是滿版的圖片,呈現的是螺旋的白色光芒,仔細觀察會發現那些白光是由大大小小的扁圓形所組成,讓人聯想到鏡子,於是我猜想,宇津木的記憶是否便是透過那些圓形光芒映照出來呢?

(三)實光能力的猜測

結合以上訊息,我猜測實光的能力為讀取記憶、記憶的實像化一類。

獲得能力的意志來源,可能是太想知道宇津木為何會變成這樣、為何會這麼針對自己、他到底知道些什麼不說。這是由能力發動後,實光所看到的記憶去反向推論的結果,從一般常理推論,就算擁有讀取記憶的能力,也不可能全部一口氣讀取,自己恐怕也承受不了這麼大量的記憶,比較有可能是針對某一核心去提取相關的記憶情報。

目前可以肯定的是他從宇津木記憶中得知セオドア和原田因子的事,另外他還提到「宇津木雖然把創視為優先,卻還是照顧周圍的一切,對我也很珍重」,這句就難以推測到底實光知道了多少,宇津木照顧的範圍太大了。

其中特別是來和麗慈的部分,究竟實光知不知道真相呢?從本篇麗慈對春樹說「你真正的弟弟已經實驗失敗而死」(猜測是從實光口中得知),以及S+遊樂園談話時實光也是跟春樹說來和小麗慈實驗失敗,個人認為他沒必要說謊隱瞞,大概是沒有讀到這部分的記憶。

(四)幻影與實光的連結性

現在將鏡頭轉回公園。那些人儘管都曾出現在春樹繼承的記憶中,但是他們明顯與實光更有密切關聯,幼小的諾亞和笑著的宇津木這兩個幻影是重要線索。

對應DLC麗慈二十歲時實光難得吐露真心話,他細數了那些他喜愛的人們的幸福日常,並指出「那絕對、絕對無法同時擁有」。公園的幻影,某方面來說不正是「同時擁有」了嗎?將那些人最幸福狀態的時點,同時展現在眼前。

基於以上兩點,幻影與實光的連結性應該是最強的,無論是現場的春樹以及或許在場的セオドア都比不過。假如實光的能力與記憶相關,那些幻影可能就是他使用能力的結果,同樣屬於記憶的實體化。

至於他為何要使用能力,特別是看起來就像是專程展示給春樹看那些幻影,這的確頗為奇怪。假如要試圖解釋的話,我覺得可能只是個意外,榎本一惠曾經不小心對初鳥發動能力,作為案例來參考,結合我前面提出的赴死心態,細胞讀取到實光的意識,讓他不小心使用了能力。

◎疑點:
1.實光似乎沒看到幻影,沒有任何動搖,除非他是有意使用能力,才會如此平靜。
2.幻影面對春樹排排站,單看畫面反倒像是春樹製造出幻影。

※2023/8/23補記:設定集中有「推定」實光的能力為何(設定集對於這部分的說明相當保守),並寫明該能力發動的時間點,並非在公園這段。鋼筆的能力未知,但我不認為幻影是鋼筆的力量所形成(過於小題大作),幻影的來源目前仍是一團謎。



四、計程車開走之後

DLC的開頭劇情想必給所有粉絲都投下震撼彈,而那段劇情究竟是接續S路線、S+路線還是未來的某一時間點?就我所知似乎仍眾說紛紜,我個人是主張接續S路線計程車開走之後,以下就針對這段劇情討論。

(一)DLC開頭為S路線延續

主要是基於兩個線索:

1.計程車

DLC一開頭便提到「為什麼要在這裡下計程車?」上網搜尋得知日本的計程車會依不同公司而有不同外表,無法一概而論,不過從車頂蓋上有東西來看,S路線的那台車,的確非常有可能是計程車。

2.晴己

在DLC開頭實光感謝セオドア的幫助才能讓他和晴己再會,為何是以「晴己」稱呼,其背後的含意間接成為了線索。

這個線索是源自與S+路線比較之後而形成,個人認為S路線的實光並沒有真的將兩者分開,他對春樹的立場其實就跟對小晴己差不多,只是以前是用冷漠的態度與刺耳的話語來讓晴己討厭自己,現在是用嘻皮笑臉扮演讓春樹討厭的原田實先生。

從S+遊樂園的父子對話來當作參照組,這裡實光的嘻皮笑臉是很放鬆自然的狀態,兩人依然稱不上和樂融融,不過彼此成為互相鬥嘴的對等關係,可以說他確實不把春樹當晴己看了。

3.赴死

除了上述兩者之外,若結合從公園談話察覺到的赴死意圖來看,在DLC宣告和セオドア一起死,發展方向吻合。

(二)光之劍與賢者之石

在實光宣告和セオドア一起死時,手上拿著一把劍刺向對方的脖子。這把劍並不陌生,在DLC原田實篇便能看到祖傳的鋼筆變成了長劍的形狀;在宇津木篇,從藍桐的信件中可知那隻鋼筆是賢者之石碎片中最強的存在。

賢者之石究竟僅是發揮增幅的效果,亦或是有其特有的能力,目前也只有宇津木可以作為案例觀察,他的狀況是身體吸收了賢者之石,很難分辨到底哪些是從至高細胞獲得的能力、哪些是賢者之石的幫助,不過姑且還是可以做些推測。

從隱者之間的情報,宇津木的能力包括:冷氣操作、身體改造、驚人生命力的維持。冷氣操作是獲得至高細胞以來一直存有的能力,不過在至高天研究所血洗事件時,可看到一貫的藍色光芒爆發後瞬間變紅,有可能是賢者之石的增幅作用,才讓他當時可以重創セオドア。

身體改造的能力沒有明說,但我認為對應的效果應該是「保管初鳥的半身」,而那時出現的「黑色異形」便是賢者之石力量的具體展現。最後,根據宇津木的死因包含賢者之石的力量耗竭,推測「驚人生命力的維持」大概便是賢者之石被宇津木身體吸收後的固有效果。

如果從以上整理及推測的結果來看,賢者之石可能同時具有增幅能力與特有的能力,接下來把鏡頭移到實光這邊,比較兩次出現的光劍,第一次閃耀著七色光芒,第二次卻只有偏向白色的單色光芒。

相互比對後可以做出一個推測:
七色光代表從至高細胞獲得的能力,鋼筆化成劍形代表賢者之石力量的發動,1999年那時的賢者之石主要是增幅效果,2015年的長劍沒有七色光,表示純粹是賢者之石的力量,沒有發動記憶現形的能力。

我對這個推測抱持的肯定程度不是很高,七色光在直觀上比單色光來得強,更容易讓人聯想是賢者之石的力量象徵;此外,在《鳥姬與七個幽靈》中有動物送的七色劍,《魔法少年迪塔與聖劍》的聖劍本來也有著七道光,它們怎麼看都和實光的劍有對應關係,賢者之石發揮力量的型態是七色劍的說法比較相符。可是這樣一來,問題又變成刺殺セオドア時沒有七色光,看過宇津木記憶的實光,不可能不使用賢者之石的力量殺セオドア。

總之關於這部分還有太多謎團,隨著幕間的釋出,關於「アーティファクト」的情報令人在意,我想應該得等續作才能解答。

(三)和セオドア一起死

前面我已表述過實光打算赴死的意念,然而,為何要帶著セオドア一起死?在看過DLC全篇後,可以知道實光確實感激セオドア,並且和LDL的人們都相處得很愉快,沒有他們就沒有今日的磯井實光,他是真心這麼認為。按照實光的個性,他不會隨便就拖人下水,更何況是自己喜愛的人(和某個鳥姓友人可不同)。

如果說實光赴死的最大原因是背負著因子(=原田血脈),推測他試圖殺死セオドア與之有關聯。在DLC磯井實光篇開頭的對話,セオドア承認會和他接觸是由於原田血脈,並且覺得他身上擁有的可能性很大。單就血脈來看,自己死了之後,セオドア不就會改成去找晴己了嗎?

這裡稍微回到原文來看,「俺の”役目”が終わる前に、やらないといけない悪あがきってものがあるんだわ。」實光說的「役目」所指為何,根據我查詢字典的結果,這個詞的意思大約是「作為某角色的工作、任務、職責」,想來想去,實光的角色應該也只剩下「晴己的爸爸」這一項了吧。

結合以上想法產生的一種推測:
磯井實光在自我了斷的同時,打算傾盡全力使用力量,與セオドア同歸於盡。賢者之石耗竭、鋼筆毀壞,晴己可以遠離原田家系的影響,做為阿藤春樹平穩的活下去,或許這是他想為那個從來無法拯救的兒子,所能做的最後一件事吧。



五、在白薔薇的背景中

接下來要討論的部分是DLC注意事項到出現作品標題名之間這一大段,有著白薔薇以及螺旋雲狀背景的對話。

由於這整段對話的最後一句是セオドア說「じゃあね、実光」,一直以來我都認為前面全都是磯井實光的自述,直到寫這篇文章的過程中,漸漸開始覺得不太對勁,那個語氣越看越不像是實光。

(1)對話框分為全寬和靠右兩種,原本以為這代表不同人說話,不過這麼一來,對話銜接顯得頗奇怪。
(2)「この花に罪はないからね、因子を持たされただけで。」這句原本解釋成實光將セオドア比喻成「帶有因子的白花」,對於殺死他一事感到抱歉。然而,這種形容很不合適,也很不像實光的風格。
(3)再多看幾次後,「ねえ、俺は本当に許せないよ。」和「まだ聞こえてるかい?」這兩句觸動了我的感應,感覺是セオドア會說的話?
「許せない」是對應到DLC結尾セオドア給玩家的信件中,他曾說不會原諒神;「什麼什麼かい?」印象中是初鳥和セオドア常用的句型。

話雖如此,原本我並沒有打算把這種不確定的感覺當真,但就在重看蛋塔實況時,發現實況主也感覺那是セオドア在說話。我不知道蛋塔是從哪裡察覺到的,也說不定她後來便改變了想法,無論如何,這讓我獲得動力,開始認真從這個角度試著去解讀,發現還真的說得通。

以下先假設「整段對話全都是セオドア所言」進行解讀,日文原文取自遊戲內文。

――そう。こんなに沢山の想いがあって、
沢山の経緯があって、積み上げられるものがある。
それでもしかるべき薔薇は咲き、
環は何度でも巡るんだよね。

可能是在說從祖輩開始累積的各種思念與經過,因為有那些才能到達現在、此處。即使如此玫瑰仍綻放,無論多少次,環依然轉動(反覆迴轉、迴圈)。
使用「即使如此」,帶有對上一句的些微否定,似乎表示光是有那些還不夠,依舊無法跳脫出輪轉的迴圈。如果對應到遊戲載體的話,所指的就是每條路線之後都會回到標題畫面,不管重來多少次都一樣,唯有S+路線可以獲得「白薔薇念珠」,接應到DLC。

ねえ、俺は本当に許せないよ。
今すぐこの白を握り潰してやりたいけど、
この花に罪はないからね、因子を持たされただけで。

對應到DLC最後セオドア給玩家的信,他說無法原諒神編寫了註定要撕毀的劇本(其他路線),並賦予內側的存在這樣的認知。如果套用到這裡,同樣是指無法原諒神,原因則是跟上句「無論多少次,環依然轉動」有關;然後因為無法原諒,所以想要捏碎手中的白花。

◎兩段合起來看,可以推敲出一種解讀:
セオドア現在手上拿著一朵白花(就是背景圖的那朵),這朵被賦予因子的花,是歷經許許多多的事情、累積至今才好不容易到手的,在這朵花出現之前,不管怎麼做都是跳脫不出輪轉的迴圈。セオドア無法原諒造成這一切的神,為了這朵花經歷了多少悲傷與犧牲,因此有股衝動想要捏碎它,不過他明白這朵花本身沒有罪,它只是被賦予了這樣的因子。

……、まだ聞こえてるかい?
ああ、もう。ホントにごめん。

這兩句話作為對話框寬度以及背景有無打字聲效的分界線,感覺像是確認對方已經無法繼續聽(=死亡)了,所以換回平常的狀態向他道歉。
打字聲究竟意味著什麼,是個待解之謎,在DLC各篇結尾出現的死亡報告,也有相同的聲響,不過對話框的形式不一樣,無法單純將兩者劃上等號。
假如這整段文字確實同一人所言,為什麼分成兩種表現方式是件奇怪的事,我在猜用打字聲效呈現的部分,是否意味著位在不尋常的空間?

でも、でも、これでやっと一歩、
やっと一歩進めるから。

與前句一起讀,使用了「但是」做為轉折語,似乎意味著實光死亡是「為了前進不得不達成的條件」,與前面「無論多少次,環依然轉動」一句也有呼應。

假如這個說法成立,「實光死亡」做為必要條件,是因為白花的取得來自實光嗎?是從實光身上提取出來,或者是藉由實光死亡才能到達「這個空間」取得白花?

另一種方向思考,我認為公園談話時,阿藤有察覺到再也見不到爸爸了,那麼在「你享受神之愛嗎?」的問話,阿藤考慮的不只有麗慈,還會有實光(如果夠細心的話,會發現我在前一篇的超譯版問話中便有包含實光),也就是說實光之死對阿藤願意接受神之愛擁有著影響力。

再換一種想法,或許沒那麼複雜,從本篇S路線的紫字,一開始打招呼的時候便說「君はこの領域へ来ることが出来た」,或許白花出現的條件便是阿藤春樹「來到這個領域」,而セオドア單純對實光落到這種下場感到難過而致歉,「但是、但是,這樣終於前進了一步」這句話有點在安慰實光的感覺,這只是過程而已,拿到白花之後,就可以脫離這可恨的迴圈,離神之愛更進一步了。

だから、行ってくるね。
じゃあね、実光。”また後”で。

使用「だから」承接前句,似乎有因果關係,結合之前的句子來看,意思是因為拿到了白花,所以接下來要先走一步去做某事,由此推想,セオドア離開之後恐怕就是連接本篇最後的紫字引導,倘若阿藤接受神之愛,那麼「實光,之後再見」這句話的確能夠實現呢。

◎關於白花

上述解讀「白花=脫離迴圈的關鍵」,其實就是對應到本篇結束時拿到的「白薔薇のロザリオ」。白花和白薔薇念珠,確實在「白薔薇」的元素重疊,不過就這樣直接將兩者畫上等號有點武斷。

雖然沒有給玩家看到白薔薇念珠長什麼樣子,不過根據在網路搜尋的結果,所謂的「rosary」看起來像是串珠項鍊,垂墜著一個精緻的十字架;而背景圖上的那朵白花就單純是一朵白薔薇,目測大約有一個手掌長吧,在外型上兩者大不相同。

硬要解釋的話,白花可能只是一種象徵,它承載的因子名為「白薔薇的念珠」,而玩家獲得了這個因子後保存在save檔之中……嗯,這個解釋感覺也有點牽強。

我認為「念珠」本身帶有強烈的宗教氛圍,根據維基百科的簡介「玫瑰念珠是天主教徒誦唸玫瑰經時使用的計數工具」,初鳥出生在天主教家庭,感覺兩者具有明顯的連結性,單純從這個連結來猜想的話,搞不好白薔薇念珠就是初鳥「回歸」之後的象徵呢,不過這樣一來前面的解讀會變得混亂,這個腦洞還是暫時放到旁邊吧。

總而言之,在白薔薇背景中的對話,以上暫定為セオドア獨白,儘管推理出一個尚稱通順的解讀,卻仍存在著許多疑點,有很大的機率被顛覆。其一是對話框寬窄與鍵盤打字聲有無的區別,其二是白花的本體為何,其三是「這裡」是哪裡,其四是實光當時是什麼狀態。這部分的謎團,不知道在何處可以得解。

(未完待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87679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細胞神曲

留言共 1 篇留言

稻草魚
看了你的文章才知道原來DLC開頭是S線沒演出來的後續!!!

至於他為何想殺セオドア,
我覺得是セオドア自己就有想死的念頭,
雖然他一直努力復活ルメルト,但也說過希望和他一起死去...
而實光是希望在自殺前,嘗試看看能不能用那隻筆的力量,
真正殺死セオドア,結束他的痛苦吧?

11-29 22:11

saiki
你好你好[e12]
DLC開頭接續的是S,這也只是我的推論啦~
實光殺セオドア的原因,我也還不是很確定,不過我覺得如果是為了結束セオドア的痛苦,前面說的那些話好像不太符合情境?12-18 21:24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kazane201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細胞神曲》內容探究之二... 後一篇:《細胞神曲》內容探究之二...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ilove487【遊記】
2024年6月日本北九州之旅ーー入境之後行李箱就少了一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2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