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達人專欄] 解夢怪醫《Case.01 尋死之人(下)》

作者:安天~ebb and flow~│2020-08-08 23:48:01│贊助:4│人氣:115
Case.01 尋死之人(下)

  『醫生……可以請你殺了我嗎?』
 
  雖然最後並沒有扣下板機,但珊妮宛如放棄一切的神情深深烙在醫生的腦海,久久無法散去。
 
  在病患離去之後,醫生坐在辦公室的椅子上,望著灰白色的天花板發呆。
 
  助手為醫生沖了一杯咖啡,皺起眉頭向他問道:
 
  「還在為剛才那位病患操心嗎?」
 
  「嗯,那是當然的,必須想想辦法幫助她才行。」
 
  「你只要遇到心理特異現象的患者,總是會特別積極呢,果然是因為唐納德那件事……」
 
  「抱歉,Miss戴維斯,可以請妳別再提起那個名字了嗎……會讓我回憶起那個混蛋的嘴臉。」
 
  一聽到那個名字,醫生的面色頓時變得相當難看,露出相當嫌惡的神情,尷尬的助手這才連忙將話題轉回來。
 
  「不能丟下那個女孩不管呢,醫生,你有答案了嗎?」
 
  「目前還沒有很明確的答案,要解決心理特異現象,首要條件就是找出產生徵狀的成因。」
 
  醫生喝了一口咖啡,便從椅子上跳起來,撥打電話給珊妮約時間。
 
  「妳好,星期日有空嗎?為了釐清一些疑點,想請妳帶我們去一個地方。」
 
  「醫生,莫非你是想帶她去初次發病的現場嗎?」助手在一旁聆聽電話,對於醫生的做法有所顧慮。
 
  「我明白妳想說什麼,讓她回到失去家人的現場會很難受吧?可是,要解決心理特異現象,必須先了解現象的成因,去一趟現場是蒐集情報最有效率的方式。」
 
  醫生也不願讓病患身心飽受過往的折磨,但身為心理醫師的使命感,為了盡早讓她回歸正常的生活,這是不得不為的療程。
 
  安撫病患的情緒不僅是心理醫師的工作,與病患建立良好的信任關係使對方可以放心將自己的心交託給醫師也是助手的職責之一,他們兩人商討該如何進一步接近珊妮的心。
 
  約定當天,珊妮走下公車之時,醫生和助手已經在站牌等候。
 
  她同樣是身穿一襲典雅的米白色連身裙,秀麗的金髮綁成麻花辮在頭後盤起,頭上戴著一頂大大的淺棕色草帽,臉上化了點淡妝顯出其氣質。
 
  相較之下醫生白色的長袍底下就只穿著隨便的T恤及牛仔褲,助手雖然沒比醫生隨興但也穿得很休閒。
 
  「小姐,妳這身打扮……我們今天不是去約會的,妳知道吧?」醫生擺出死魚眼瞥了一眼,稍稍嘆了一口氣。
 
  「我、我平時就都是穿這樣的啊,很奇怪嗎?」被醫生這麼一說,她的面色泛紅,面露羞赧的表情。
 
  「奇怪是不至於啦,不過我們今天要去的地方不需要穿這麼漂亮也沒關係的。」
 
  醫生淡淡的說了一句,轉頭就朝車子停放的地點走去,不想太對她的穿著多作評論。
 
  助手瞧了醫生一眼,覺得他的反應有些有趣,半開玩笑跟珊妮說道:
 
  「不用介意,醫生一向偏好外貌清純的年輕女孩,看見妳這麼可愛的模樣就害羞了。」
 
  「閉嘴,老女人,上車。」
 
  醫生氣呼呼的打開車門,臭著一張臉回嘴,用極度不耐煩且不客氣的口氣回應助手的取笑。
 
  珊妮跟在助手後頭,眼見醫生坐上駕駛座,一臉茫然又不安地望向助手,不知道該不該上車。
 
  「請問……醫生,你成年了嗎?真的有駕照嗎?」
 
  她有些不好意思地看著身高偏矮的醫生,而且外表尚帶有一分稚氣,懷疑他有沒有謊報年齡,不太相信他的開車技術。
 
  「少囉嗦,對我有什麼意見,妳自己下去用跑的追車。」
 
  雖說他明白她不是有意譏笑,被病患如此質疑仍令醫生感到不滿,惱火地把車門甩上,說些鬧彆扭的氣話。
 
  在助手如同哄小孩般的勸說下,醫生才心不甘情不願發動車子,讓兩位女性坐後座,載人前往珊妮指示的地點。
 
 
 
  車子一路往北行,距離當年珊妮的家人帶她去野餐的湖畔還有數小時的車程,醫生一邊開車一邊碎碎念,抱怨聲如同幽谷傳出的裊裊回音。
 
  「你們野餐為什麼不去中央公園就好……跑這麼遠幹嘛?」
 
  「真是不解風情的男人,那裡可是爸爸最喜歡的地方,聽說是當年跟媽媽求婚的場所。」
 
  「是喔,那還真是意義深遠的地方呢。」
 
  醫生的語氣聽起來略顯敷衍,實際上他相當仔細地聆聽她的一字一句,哪怕是再微小的線索都有可能成為破解心理特異現象的關鍵。
 
  助手也很清楚這點,在醫生駕駛的途中,她也在後座跟珊妮聊天,試圖拉近與病患的關係。
 
  「真是稀奇,不僅沒交過男朋友,連跟男生約會的經驗也沒有,難道妳對男生沒興趣嗎?」
 
  助手對於她的感情史特別感興趣,就算不是工作的理由她也相當好奇,興致勃勃繼續追問。
 
  「不是這樣的……戴維斯小姐,我明明具有如此詭異的體質,卻沒人發現我的異常,令我感到十分恐懼……這樣的我怎麼有資格與人交往呢?」
 
  「珊妮,妳有時候顧慮太多了,人與人之間並沒有妳想像得那麼複雜。對我們也是,不需要太過拘謹,直呼我的名字就可以了,就叫我瑪格麗特吧。」
 
  助手抓準時機話鋒一轉,要求她改變稱呼以此拉近心的距離,逐步打開她封閉的心房。
 
  因自身心理的問題、許久未與人建立起正常人際關係的珊妮被如此邀請,性情較為羞怯的她愣住幾秒鐘,一時不知該如何反應才好。
 
  「這、這樣真的不會失禮吧?瑪格麗特小姐。」她的臉頰稍顯紅潤,但還是順利說出口了。
 
  「不加小姐也無所謂喔,醫生的話……妳也直呼他史丹利如何?」
 
  「喂,至少加個稱謂。」已經開車好幾個小時的醫生心情略為煩躁,有些不耐煩地應聲。
 
  見到兩人滑稽的互動方式,珊妮不自覺摀起嘴偷笑,這是她第一次在他們面前露出笑容,可謂療程中相當大的進展。
 
  距離目的地尚有大約半小時的車程,在助手努力不懈的與她交談之下,珊妮的表情比起初次見面的哀戚面容還要開朗許多,即使心頭的烏雲尚未完全消散,至少陽光稍稍能從雲層的另一端透射下來。
 
  這時看到窗外景色的珊妮臉色有些不對,助手注意到她的不對勁而放慢了語速,不經意地留給她思考的餘暇。
 
  她猶豫了一會兒,總算面有難色的開口,請求醫生暫時停車:
 
  「那個……史丹利醫生,可以麻煩停一下嗎?」
 
  她的要求似乎事有蹊蹺,勢必有很關鍵的線索在此地,醫生把車子停靠路邊之後才詢問她的用意。
 
  「怎麼了?這裡有什麼嗎?」醫生沒有回過頭,僅透過後照鏡觀察她的表情及動作的細微變化。
 
  「我對這裡有印象……好像是在更前面一些的位置吧?是我們全家出車禍的地點……」
 
  這段話引起醫生及助手的關注,很有默契地陷入了一陣沉默,仔細聆聽她的說辭。
 
  初次發病的事發地點與心理特異現象最為直接的場所,雖然名義上他們是打算帶她去當年野餐的湖畔,其實正是想帶她來到此處。
 
  事前是有調查過約略在哪個路段,但確切的位置仍必須由她來指認,她主動提出要在此停留無疑是一大收穫。
 
  助手瞄了醫生一眼,確認是否要冒這個風險,若是沒處理好恐怕會造成病患相當龐大的負擔,醫生則是點點頭示意如果有任何問題由他承擔責任。
 
 
 
  車子緩緩前進兩百公尺左右的距離,他們下車改以步行的方式接近當年的事發現場。
 
  不遠處的路面上可以看到即使多年仍肉眼可見的剎車痕,被撞歪卻遲遲沒人來修復的欄杆,還有烈火燒過的一大片焦黑,當時的慘況彷彿歷歷在目。
 
  「有想起什麼了嗎?妳對這裡……珊妮!」醫生瞄了現場一眼,回過頭想詢問病患的情況,卻注意到她的狀況不太對勁。
 
  她重心不穩摔倒在地,助手上前攙扶卻發現她渾身上下出現大大小小的傷口,以及大面積的燒燙傷痕跡,米白色的連身裙不一會兒就被血染成鮮紅。
 
  雖然痛得想聲嘶力竭,喉嚨卻發不出任何聲音,只能痛苦地低聲呻吟,命懸一線、奄奄一息。
 
  「糟糕,事態比想像中還嚴重……助手,先帶她回車上,讓她橫躺在後車座,千萬不能繼續在此處逗留!」
 
  醫生當機立斷做出抉擇,立刻上前協助一步都走不動的病患,盡可能不弄痛她,與助手合力將她搬運回車上。
 
  緊接著醫生就回到駕駛座,發動引擎開車加速離去,讓助手在後座陪同並照顧她。
 
  「助手,把她的外衣和內衣都脫了,小心別用手直接觸碰到傷口,以免造成細菌感染。」
 
  「脫衣服?醫生,趁人之危可不好……」
 
  「現在不是開玩笑的時候!她身上的是燒燙傷,當她傷口癒合可能會與衣物沾黏,妳想造成她額外的痛苦嗎?」
 
  「……抱歉,我知道了。」
 
  醫生急躁地下達指示,助手自知誤解醫生的用意而默默認錯,小心翼翼解開她的衣物。
 
  脫下衣服後,看見的是滿目瘡痍的軀體,傷勢之重幾乎瀕臨垂死邊緣,除非是有特殊癖好的人,眼見這副悽慘的模樣確實不會產生遐思。
 
  「好痛……我想死……殺了我……」病患總算是稍微能擠出幾個字,吐出口的詞彙卻是充滿著絕望,還不如乾脆的死去比較痛快。
 
  「醫生,這到底是……」不忍眼睜睜看著病患遭受生不如死的痛楚,助手不敢繼續盯著她的身體看。
 
  「心理特異現象本是心理狀態與現實的界線產生模糊所引發,來到初次發病的地方使原本的『幻想』再次進入不穩定的狀態,簡單來說原本該在車禍當下就死亡的她……時隔多年回到了『現實』的世界。」
 
  醫生的語調略顯哽咽,沒料到帶她來到事發現場會釀成比預期更加嚴重的事態,對於自己的誤判致使病患陷入瀕死而深感懊悔。
 
  「意思是……一旦我們治好她的心理特異現象,她就會死去?」
 
  「正是如此,但是身為一名醫生……我不會讓她死的!總之現在先遠離剛才的地點,讓病患脫離險境再說吧。」
 
  醫生踩下油門加速前進,只要能遠離與現實的邊境,她就會再度變回心理特異的病態體質,這麼做會比起折返回城市就醫還更加有效率。
 
  果然如他所料,珊妮的傷勢隨著車子行進的距離逐漸復原,開到湖畔時已經幾近痊癒,但體力透支、尚處虛弱狀態,意識仍朦朧不清。
 
  「助手,病患的情況如何?」醫生停下車子,轉過身想確認病患的身體是否好轉,不料隨即被助手賞了一巴掌。
 
  「沒事,雖然還沒清醒過來,但性命總算是保住了。」
 
  助手一面伸手把醫生的臉扭回去,一面盯著一絲不掛的珊妮以及她染血的衣裳,心想讓她穿成像是從命案現場走出來的模樣,要是被警察攔檢可沒辦法解釋清楚。
 
  與上次被砸得頭破血流的意外事故不同,血跡並沒有隨著傷口癒合而消失,估計是因為心理特異現象的暫時解除,流失的血才未能回復,留下恐怕會引起警方關注的明顯血漬。
 
  「咳咳,在她醒來之前的這段時間,我們要不要先下車尋找有沒有可以幫她解決心理特異現象的關鍵呢?」
 
  醫生為了化解當前的尷尬只好顧左右而言他,向助手提議是否趁珊妮還沒恢復意識先在湖畔展開調查,助手向他翻了個白眼才勉為其難的接受。
 
  四周似乎沒什麼住戶或商家,也沒看到觀光客等閒雜人等,把她留在車上五到十分鐘應該暫時沒有問題,醫生才偕同助手一齊下車。
 
 
 
  在那期間,少女作了場惡夢,當年的痛苦及恐懼從她記憶的底層喚醒。
 
  『好痛……救救我……』年僅十四歲的少女,拖著滿身的傷勢,費盡千辛萬苦才從被惡火吞噬、扭曲變形的車體爬了出來。
 
  她回頭望了一眼,曾經是她父母及兄長的人,在車禍的撞擊下肢體折向奇怪的角度、臟器及鮮血濺得到處都是、在烈焰之中被燒成黑炭般的焦屍,呈現不成人形的慘狀。
 
  唯一倖存的少女眼見這幅地獄繪畫般的光景,忍不住趴在路邊不斷嘔吐,被胃酸灼傷的食道及喉嚨使她更加難受。
 
  渾身是傷的她倒臥在自己的血泊當中,一步也無法動彈,視線逐漸歪斜、暗沉下來,世界也失去了色彩,再過不久也會因失血過多而死去吧?
 
  為什麼自己要遭遇這種事?明明今天是她的生日,為什麼會變成全家的忌日?
 
  『好痛……主啊……求求祢……請將我從無盡的痛苦中解脫吧……』
 
  !!!~~~~~——————。
 
  「嗯?妳有聽見什麼聲音嗎?」醫生豎起耳朵,直覺敏銳的他有股不太好的預感。
 
  「是風聲吧?你有時候就是太神經質了,這樣可是會不受女生歡迎的喔。」
 
  助手不以為意,認為是醫生想太多,隨意幾句就敷衍過去,順勢切入正題。
 
  「話說回來,醫生,你找到答案了嗎?」
 
  「答案嗎……雖然還沒有十足的把握,但我總覺得病患的願望,與她產生的心理特異現象有點矛盾……難不成是因果關係弄反了嗎?」
 
  兩人在附近繞了十分鐘仍一無所獲,只好一邊閒聊一邊沿原路走回,對病情的解決之道稍微有些頭緒,但尚有最後一塊拼圖尚未釐清。
 
  正在整理思緒的醫生,被助手略顯急促地連拍肩膀,即時將他從渾然忘我的境地拉了回來。
 
  當他回過神才注意到,原本停在湖畔草坪的車子不見蹤影,令他一陣心慌而亂了方寸。
 
  「咦?我的車呢?難道是偷車賊?」醫生焦躁的左顧右盼,但附近沒什麼人煙,更遑論特地來此處偷車。
 
  助手留意到地面的輪胎痕,無奈的嘆了一口氣,大致上猜出事情的緣由,逐步向醫生進行提問進行確認。
 
  「醫生……你剛才有熄火嗎?」
 
  「當然沒有,讓病患待在沒有空調的車內可是會悶到窒息的。啊,窗戶有稍微打開通風喔。」
 
  「那……你有打P檔對吧?」
 
  「車子暫停而已,打N檔不行嗎?反正空檔車子不會動,沒差吧?」
 
  「呃……至少你有拉手煞車對吧?」
 
  「車子都停下來了,手煞車有需要拉起來喔?我還以為那根是裝飾用的呢。」
 
  「……」聽到醫生的回答,助手差點暈厥過去,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沒聽錯。
 
  「醫生……你真的有考過駕照嗎?」
 
  助手指向地面,引導醫生查看輪胎的痕跡的方向,一路延伸到不遠處的大湖,湖面底下好像沉著某種物體的黑影,就算再遲鈍也看得出發生什麼事了。
 
  驚覺自己闖下大禍,醫生面色化作慘白,二話不說直直奔向湖邊,沿途把累贅的醫師袍、上衣及長褲逐一脫下,不顧助手的勸阻縱身躍進湖中。
 
 
 
  好痛苦……怎麼回事?為什麼四周都是水……我在車子裡?車子沉到湖底了嗎?水從窗戶的隙縫灌滿車廂內,車門又因沉重的水壓完全推不動……我要溺死了嗎?
 
  不……我不會死,但是……湖水不斷從口鼻灌進體內的痛楚卻持續折磨著我,無法得救、又死不了……
 
  我想死……與其繼續在瀕死的邊緣反覆掙扎,還不如直接殺了我、讓我早點解脫……
 
  『死亡,就是結束嗎?』
 
  我不知道,死亡,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我會在天堂與家人重逢嗎?
 
  『死亡,就只是消失在混沌的深淵當中,什麼都,沒有。』
 
  我會……消失嗎?再也沒人記得我的存在,連自己都不再是自己……好可怕。
 
  『死亡,不適合妳,妳會活下去。』
 
  我還有活著的必要嗎?沒有人在等待我……只不過是徒增痛苦罷了。
 
  『珊妮,妳的名字是晴天,妳就是太陽。』
 
  「爸……嗚咳!」
 
  是錯覺嗎?爸爸、媽媽及哥哥的身影就如同人生的跑馬燈一閃而逝,正要喊出口就因湖水嗆咳而止。
 
  我的家人已然逝去,仍關懷著我、惦記著我,鼓勵我提起活下去的勇氣。
 
  「救救……咳!誰來救我……咕咳!」
 
  就算使勁強推車門、不停敲打著車窗玻璃,依然不動如山,手腳逐漸使不上力,只能在生死的邊界反覆徘徊。
 
  窮途末路,沒有得到救贖的可能,但不想就這樣永遠沉在水底受苦受難,必須拚上全力死命搏鬥。
 
  『嗙!』
 
  突如其來的撞擊聲稍微嚇到她,定睛一看才看見出現在窗外的那個男人,正捧著一顆大石頭使勁砸窗,試圖製造一個足以讓她爬出車外的空隙。
 
  『嗙!嗙!嗙!』
 
  他憋氣憋得臉色相當難看,但還是不氣餒的砸向車窗,直至真的快窒息才趕緊浮上水面換氣,緊接著又回到原處破壞窗戶。
 
  在接連的敲擊下,玻璃總算被打出裂痕,他小心翼翼用手扳開成一個足夠讓一個成人鑽過的間隙,以免玻璃碎片隨著水流亂漂造成不必要的損傷。
 
  醫生及時伸出手將病患從被水淹沒的車體中拉出,摟著她上游浮出水面,將她從無止境的煉獄中拯救出來。
 
  「沒事吧?」醫生的體力本來就不是特別優異,喘得跟落水的狗一般狼狽不堪,但還是優先關心珊妮的狀況。
 
  「史丹利醫生……為什麼要來救我呢?我明明都說想死了……」
 
  她以為不會有人來幫助一心求死的自己,沒想到曾打算開槍打死她的醫生會在她最需要的時候來到她的身邊。
 
  「雖然妳口口聲聲說想死,但妳一次也沒說過不想活了,不是嗎?既然妳還有生存的意志,我身為醫生就有義務拯救妳。」
 
  他一副理所當然的表情,直言「想死」與「不想活」是兩回事,認定珊妮內心真正的想法是想活下去的,更準確來說正是求生的意念才使她屢次逃過死劫。
 
  心理特異現象往往會反映出一個人無意識中最根本也最強烈的原慾,渴求從生的苦痛中解脫的她,怎麼會無法死去呢?其中的邏輯未免太不合理。
 
  也就是說,驅使她產生心理特異的成因並非想死的慾求,倒不如說是顛倒過來,死不了的症狀正是她想活下去的鐵證。
 
  在那場死亡車禍當中,求生的強烈慾求被激發出來,心理與現實的界線從而模糊並具象,這才是她心理特異現象的真相。
 
  「我……真的可以活下去嗎?」珊妮雙眼紅腫,分不出是淚水還是湖水的液體流滿整張臉。
 
  「那還用說嗎?這個問題的答案,妳自己應該最清楚才是。」
 
  他沒有直面回答珊妮的提問,因為他知道她已經找到答案,就算不用言語傳達也足夠明瞭。
 
 
 
  醫生帶著她游回岸邊,把剛才脫下的白袍披在她身上,有些害臊的把目光撇開。
 
  直到這時珊妮才意識到自己首次與男性裸裎相見,尷尬地拉起衣袍遮掩,久久吐不出半個字。
 
  站在一旁看戲的助手瞥向匆匆穿上衣服的醫生,本想斥責他對女性病患太過親近,但如今還有更重要的事要確認。
 
  「醫生,你確定這樣真的沒問題嗎?」她拎起醫生隨手扔在地上的褲子,慢步走上前交給醫生的同時順便詢問。
 
  「雖說心理特異現象確實是一種病態,往往會造成病患的困擾,但不見得所有的特異都必須根除治癒,視情況讓病患與病徵和平共存也是一種解決之道。」
 
  醫生判斷維持現狀即可,不需要強行治療珊妮的病狀,準確來說治好她就等同是要奪取她得來不易的新生。
 
  「不是,我指的是你的車。」
 
  聽見助手這番提醒,醫生才猛然想起自己的車還浸在湖底,頓時發出了近乎破音的淒厲慘叫。
 
  後來打電話找人來拖吊,等候好幾個小時才姍姍來遲,濕透的衣服也乾得差不多了。
 
  不僅車子泡水不堪使用,還支付了拖吊的高額費用,借搭順風車又被索取小費,就算有保險公司的車險理賠還是形成一筆龐大的財務負擔,珊妮付給診所的治療費根本連零頭都不夠抵償。
 
  「史丹利醫生,我又來找你囉。」
 
  事隔一個星期,珊妮再度光臨米勒診所,但與她初次踏進此處的狀況有明顯的不同,除了氣色比先前還好上許多,面容也不再愁眉苦臉,掛上陽光般的溫暖笑顏。
 
  「嘖,雖然診所很冷清,但也沒閒到有空招待過去的病患……不過如果妳願意繳點掛號費倒不是不能跟妳談個幾句。」
 
  「說得沒錯,我很擔心這個月的薪資和房租。」
 
  為了本次療程得不償失的醫生心浮氣躁,趴在桌上發牢騷趕人,助手也在一旁幫腔,診所的經營危機一覽無遺。
 
  「啊哈哈……還真是難為你們了,以後有機會我會再介紹親朋好友來這裡的。來,史丹利醫生、瑪格麗特小姐,這是我的一點心意,非常感謝你們幫助我走出困境。」
 
  珊妮笑呵呵的賠不是,拿出一盒甜甜圈放在醫生的桌上,表達她誠摯的謝意。
 
  「妳給我現金當謝禮我會比較高興啊……不過甜甜圈我還是滿懷感激的收下了。」
 
  醫生坐起身子,伸手拿了一個甜甜圈解饞,嘴巴雖不停碎碎念,仍接受了她的好意。
 
  「下星期我會自己做斯康餅帶過來。」珊妮眼見醫生吃到甜食的滿足表情,高興的預告之後的行程。
 
  「別把診所當自家廚房啦!話說回來,妳是怎麼知道我們診所的?由於心理特異現象是未公開給民眾的情報,通常都是透過介紹才會來找我們心理醫生。」
 
  「喔,是我在其他醫院遇到的一位安德森醫生介紹我過來的……」
 
  「果然啊!老師每次都把麻煩的個案丟給我!」
 
  醫生一聽到熟悉的名字忍不住咆哮出聲,令珊妮嚇到退卻幾步。
 
  「欸?我是麻煩嗎?」被當面說成麻煩,珊妮稍微有些難過,一副快哭的表情。
 
  然而醫生在這方面一點也不體貼,反倒是滔滔不絕繼續抱怨,沒去在意珊妮的心情。
 
  「妳才知道!不過妳還不是最麻煩的,上次老師還介紹了一個會自爆的病患過來,差點連診所都被他炸飛,當時我還以為自己會沒命呢……算了,反正今天沒病患預約,坐下吧,我把那段可歌可泣的故事詳細說給妳聽。」
 
  醫生心血來潮想分享自己的經歷,對心理特異現象了解尚粗淺的珊妮也對此感到好奇,拉了一張椅子坐下來聆聽,度過一整個早上。
 
  米勒診所,雖然求診的病患不多,但總是能解決病患的疑難雜症,並且與醫生建立起不可思議的友誼關係,也許正因如此,這間診所才能在艱難的潮流中繼續維持下去。



上一篇:Case.01尋死之人(上)



(Case.01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87638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cat0604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原創】魔...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feu40122117大家
小屋繪圖創作更新啦~快來看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2:5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