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6 GP

[達人專欄] 【MW 不可思議世界】恰如西風般的曲調 第二篇

作者:Cale Wei│2020-08-08 21:22:18│贊助:12│人氣:96


前言:
《MW 不可思議世界》為創作社團『文創作戰科』之共同創作系列,採用共同世界觀,以成員各自的觀點與立場進行闡述,故人物、設定若有雷同,皆屬正常現象。




天色漸漸暗下,那渲染著半邊天際的黑夜以混沌的力道讓天空變得斑斕瑰麗。


    

    ▲
    
    
    過了兩天,決鬥大師在睡夢中過世了。在狩魔士協會反應過來之時,他的囑咐早已留存與散佈,而且沒有人能夠更改任何一條細項。
    
    翌日的葬禮,浩蕩的隊伍讓人不免起了一絲的欽佩之意。桃李滿天下的佛里茨深受任何成員的愛戴,只要是能夠趕回的狩魔士,大多都選擇參與這場喪事。
    
    路德維希理所當然的走在隊伍之中。他看著棺柩放入聖母主教座堂的墓地之中,石匠才剛刻好的墓碑已安置妥當。
    
    陽光鬼祟地躲在雲層之後,缺乏光線的空氣使人感到一股喘不過氣的陰鬱,也為墓園添上了些微的森冷之意。
    
    「一切皆回歸一處。出自塵土,也歸為塵土(*1)」舉辦儀式的司鐸念道。他手中握著的一抹泥沙灑向棺木,為導師染上了第一把沙土。
    
    喪禮結束後,人群彷彿受到某種規律而約束一般的各自散去,三五成群地朝著協會或酒館移動。
    
    路德維希有些不捨地又望了墓碑一眼,最後起身準備離去。此時,他聽見了一陣樂音,那是有如坐在隔絕著未知的城牆之上,靜靜地撥弄著琴弦的清晰音色。
    
    他朝著聲音的來源走去,發現到琉特就待在主教座堂門口的階梯上。一旁則是貝瑞克,似乎正在等著誰。
    
    「兩位。」路德維希揮了揮手,接著踏上了階梯。「最近辛苦你們了。」
    
    「還真別說啊。」抄寫員搔了搔他的黃髮。「我這兩天都不太敢走小路了,連晚上都不出門。」
    
    遵從著決鬥大師的囑咐,在呈報的過程中也宣揚著這份消息,讓他感到膽顫心驚。再度設立新的導師身份可是大事,更何況是交付者,這從未有過先例。
    
    「我昨天在酒館演奏的時候有看見你。」這時,琉特突然開口了。「找甜頭嗎?還是出巡監視罪人?」
    
    最該緊張的人應該是她才對。兩位男性在心中浮現了同樣的想法。
    
    「舒爾特,聽說你要回黑森一趟。」琉特無視了兩人的反應,停頓了一會兒後說道。
    
    「事關伯爵的軍隊,不過很快就會回來的。」路德維希微微一笑。「協會這邊閒不下來,你們知道吧?兩個禮拜後就要導師召集了。」
    
    「比我預料的還要快。」貝瑞克瞥了教堂內部一眼,似乎感到作嘔般的又挪回了視線。「雖然兩個星期的時間也夠了,協會的動作倒是很迅速。」
    
    「我知道厄平漢曾經參加過。」琉特插入了話題。「前幾個月的時候。這次又是為了什麼開會的?」
    
    這回,另外兩人都愣住了。
    
    「妳啊!罪人就是妳啊!妳到底為什麼可以這麼狀況外啊?」貝瑞克難得露出崩潰的模樣,但不遠處恰巧有一位駝背的修士經過,讓他立刻又斂起怒意。「願天父的恩膏常佑於妳,於四周圍起屬靈的荊棘籬笆。」
    
    從旁人的眼光看來,這就像是一般的保護禱告而已。貝瑞克見到修士走遠了,隨即深深地嘆了一口氣。
    
    「怕什麼?你的後台說不定都比教會硬。」琉特不解地說道。
    
    「拜託,這邊只是不給領主管,又不是沒有人在管。而且妳到底知不知道這次導師召集的目地啊?」顯然這位抄寫員已經感到疲憊不堪了,他轉而看向路德維希。「你呢?雖然立場不太一樣,但調解者那邊應該也不太好受吧?」
    
    「風雨欲來。」舒爾特攤了手。「這段期間免不了跟其他導師碰面吧,如果可以的話真想待在黑森一陣子。琉特,無意冒犯,不過我想請問妳一個問題。」
    
    琉特點了頭,示意對方說下去。
    
    「妳真的想成為導師嗎?」作為決鬥大師的傳人,路德維希深知其背負的責任與壓力。「妳永遠都有反對的權利,而我也會支持妳。」
    
    聞言,琉特淡淡地彎起嘴角,那模樣就像是一縷清香拂過面龐般,令人有些分神。
    
    「就算我拒絕了格林伍德先生的命令,只要導師召集的會議結果與協會幹部的目標相符,那我無論有沒有這個意願,好像都不太重要哦。」她緩緩地說道。
    
    路德維希皺起了眉。
    
    「更何況,就目前來看……」琉特的雙眸靈動地望了兩旁,接著豎起食指擋在兩唇之前。「支持這項提案的人,或許在協會中遠比想像的還要多。
    
    這位詩人處之泰然地笑了笑,但路德維希卻無法理解原由。
    
    「為什麼?」他露出困惑的表情問道。「我從來沒有聽導師談過這件事情,他之所以會這樣是……」
    
    「你要好好去想哦。」琉特將豎琴放在腿上,一手扶正了帽子。「這一局,究竟有那些是已經安排好的,又有什麼環節是我們能改變的。我想,大概到我的導師考核為止,變數都不大了吧?」
    
    她的笑容在某種程度上來說,除了帶著自信之外,還有隱約的無奈。
    
    「我想不透啊。」但至少不是虛偽的笑,路德維希心裡想著。他挑了眉,對琉特起了一股欽佩之意。
    
    「很快你就會知道的,不過麻煩的事也是不少……」詩人站起身,輕輕拍了身後的灰塵,然後望見從遠處朝著教堂走來的一般居民,便畢恭畢敬地對身邊的兩位行了禮。
    
    「願聖靈的光輝照耀於妳,將天父之音傳頌於世人。」路德維希很配合地為她祈禱。
    
    「我們可以別在這麼不健康的地方談話嗎?」貝瑞克小聲地唸道。
    
    
    ▲
    
    
    天色漸漸暗下,那渲染著半邊天際的黑夜以混沌的力道讓天空變得斑斕瑰麗。堅實的泥地正悄悄的將光線一口一口吞噬,並逐漸地與黑暗融為一體。
    
    「接下來我還有點事情。」琉特轉過身,看向身後的兩位男性。她的褐色眼眸在幽暗中如剔透的水晶一般,依舊帶著攝人的光輝。
    
    「我知道,酒攤的演奏吧?」貝瑞克立刻回應道。「那老闆不是很想趕緊搬進店面營業嗎?怎麼還請得動妳啊?」
    
    「他整天都想調整分成。不過我跟他說,要是我少賺到一分錢的話,就立刻跳槽到其他酒攤去,說不定還能進到酒館呢。」琉特露出了神秘的笑容。「然後他們就變老實了。」
    
    「妳其實是天生的調解者吧?」路德維希也微微一笑。「去吧,多注意安全。」
    
    此時,琉特輕輕地歪了頭,兩眼直直盯著路德維希。
    
    「怎、怎麼?」
    
    「不,沒什麼。」
    
    詩人搖了頭,眼神突然閃過那麼一絲的愁苦。她停頓了一下,然後緩緩說道:「對於格林伍德先生的事情,我感到很難過。」
    
    突然間,一股冰冷的感受包圍了路德維希。
    
    「他是位慈祥的老先生,對我也非常的親切。」琉特的眉間透露出了哀戚,眼神也柔和了不少。「如果你覺得痛苦的話,還請說出來。我和貝瑞克都會聽的。」
    
    抄寫員拍了拍路德維希的肩膀,那準確而又平穩的手讓人感到安心。
    
    「謝謝你們,我沒事。」隱約地,路德維希察覺到了自己內心的空洞。
    
    「什麼都不說的話,是會更難過的喔。」琉特又變回了那平淡而又難以捉摸的模樣。「那麼,就此別過了。」
    
    語畢,她輕巧地離開了。天空又黑了不少,連原先鬱悶的風也帶著涼爽與清新。或許是白天實在太過炎熱,夜晚帶來的反差讓人反而喜歡上了這難得的沁涼。
    
    路德維希在琉特走遠後,深深地嘆了一口氣。「明明她才是什麼都不說的。
    
    對佛里茨的死,她的態度確實是如此;被指定就任為導師時也是如此。她從來都沒有說過自己內心的真實感受。
    
    「其實我倒覺得不用對她太擔心。」貝瑞克插著腰說道。「她的思考模式跟一般人不太一樣。」
    
    「你可真不夠細心。」路德維希有點想笑,但是又認為不太恰當。
    
    「不,我說真的,她本來就是很奇怪的人。而且啊……」貝瑞克皺了眉,以困惑的表情看向身旁。「你為什麼對她這麼上心啊?」
    
    聞言,路德維希陷入了沉默。他的心境顯然是被說中了,但這又是為何呢?
    
    「算了吧,我跟她沒什麼機會。」他的語氣帶著感嘆。「我是前傭兵,未來除了繼續當狩魔士外也只能回黑森了,再不然也就是回到那個環境。琉特是個出色的樂師,跟那些上流的貴族也有過不少接觸,我啊……」
    
    「你可是能當導師的。」貝瑞克打斷了路德維希的牢騷。
    
    「導師才不代表什麼。我問你,你有特別尊敬哪個導師嗎?」
    
    「我想想……狩獵大師吧?還有格林伍德先生也是。」
    
    「對啊,我還覺得我自己離格林伍德先生還遠著呢。然後你再看看,導師對你來說,其實根本就不是什麼令人敬仰的位置嘛。」路德維希像是得出答案般的舉起了雙手。
    
    「問題不在那裡,雖然我也覺得其他導師都是扭曲的怪人啦。」貝瑞克有些被說服地嘟囔著。
    
    「對吧。你要知道,在導師召集之前,調解者應該是會先召開一次會議的。」路德維希先是滿足地點了頭,然後神情又變得越來越頹喪。「想到頭就痛。」
    
    「對,光是能夠忍受那位大人的這件事,格林伍德先生可真是無人能敵。」貝瑞克的臉上露出賊笑。「如果協會的信使動作夠快的話,他正準備從米蘭起身呢。」
    



    路德維希覺得頭痛更劇烈了。






(待續)


(*1)傳道書3:20內容:都歸一處,都是出於塵土,也都歸於塵土。


以下作者碎念:
感謝各位觀看至此,多虧各位的支持讓我得以順利更新。

隔靴搔癢的過場,雖然覺得幾篇後的劇情都滿像的,可能會多一些設計或談判的橋段ㄅ。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87615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不可思議世界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6喜歡★qoo9423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MW 不... 後一篇:[達人專欄] 【MW 不...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ivy030201yosoro159874
安安看更多我要大聲說37分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