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補師重甲持盾坦前線,賢者燒鍋熬煮黃金海(完)閃耀黃金之海

作者:Mr.DD│2020-08-08 20:35:31│贊助:4│人氣:73
  「黃金海嗎?不義戰爭的遺跡啊!」賽羅看著海圖略帶嘲諷地說:「這裡有一堆沈船,或許他們召喚出幽靈鬼船會是黃金做成的,說不一定還會附帶一堆水鬼水手。」

  不義戰爭,帝國瓦解後封建體系分崩離析,王國小丑公上台執政之後完全收回貴族權力只留虛號,建立起中央行政官僚體系,於是貴族們聯合起來發動這場對抗小丑公的戰爭。這場戰爭中貴族一方在各種戰略、戰術和戰技上全方面完輸完敗,最後談判桌上唯一獲得的權利,就是給這場戰爭命名,不義戰爭,意思就是農民背棄了服從貴族的義務,但是不義者到底是誰呢?歷史的爭論只會隨著其中一方的支持者不斷逝去而導向另外一方。

  而不義戰爭中貴族方慘敗的大戰場之一就在這,被後世稱為黃金海的海域。之所以被稱為黃金海,是因為那些金碧輝煌、華而不實、號稱黃金的貴族艦隊被公主艦隊沉入海底,詩人們在歌頌這場偉大的戰役時,取黃金船沉入海中的嘲諷之意,稱黃金海。

  索妮雅坐在駕駛位上,透過一根管子觀察著海面上的情形,「布爾喬亞已經在目視範圍內了。」

  「我們該登船襲擊嗎?那艘船的兵力如何?在船艦上戰鬥可不比街道,我們恐怕沒有地利。」佛比斯問。

  「或許趁他們停下來的時候,把荷米斯開到旁邊,偷偷爬上去,接著繞過看守和一群睡覺的水手身邊,把鼎扛走丟到海裡。」賽羅給出了一個很無聊的答案。
  
  「我可以順便把匕首插在大法師的喉嚨上嗎?如果他在睡覺的話!」伊芙舉手說。

  「小伊認真的?」薇絲塔爾驚訝地瞪著揚言要弒父的朋友。

  「難得詩人給出了一個最無聊的答案呢?」賽姬揮揮手說:「這艘船不是有個最厲害的武器嗎?」

  「武器?不是說沒有武裝嗎?」女孩們不理解。

  「老闆說的是沒有武裝甲板,這艘船不能戰鬥,但這艘船可以攻擊。」索妮雅拿出設計圖說:「荷米斯有一項武器,這也是設計者在設計武裝甲板前最初預想的攻擊方案。」

  佛比斯看了一下設計圖:「這是衝角嗎?但是衝角前面卻裝了一個紡錘型圓桶子?」

  「荷米斯只是六級軍艦大小的船,若用衝角撞擊準一級軍艦,只會害自己被卡住而已。」索妮雅說:「所以跟裝在船首的並不是衝角,只是普通的長棍子,前頭的圓桶子其實裝滿了火藥的炸彈,桶子上有觸碰引爆的機制,長棍子爆桶這名字太蠢了,就稱為魚雷吧。」

  「以荷米斯來看應該是水線下引爆,的確可以產生比同當量火藥更大的傷害。」佛比斯表面上稱讚這個方法,但他心裡清楚,就算是從水線以下引爆大概也沒辦法一擊就炸沉準一級軍艦。

  「嗯?」賽姬似乎看出佛比斯的想法:「大叔到現在還在覺得不應該與對方接觸嗎?」

  「就合理上來說,我同意用魚雷,直接炸沉最好,要是炸不沉也能拖延住布爾喬亞,然後想辦法招來其他軍事勢力對她發動打擊,避免登艦戰鬥比較好。」佛比斯冷靜地分析戰略層面,應該要讓薇絲塔爾遠離劫火神,這世界上哪有羊入虎口的道理?「如果能用這個魚雷一發擊沉布爾喬亞才是最好的,至於海戰什麼丟給盧恩王國去處理吧!」但這艘船不是他指揮,恐怕講道理也沒人聽得下。

  「我想這種建議恐怕效果甚微。」賽羅搭著佛比斯的肩膀說,「長腿叔叔,還在追求合理性的策略嗎?」

  「難道合理不好嗎?」佛比斯問。

  「不能安心度日,這算哪門子的合理?」賽羅問:「一輩子擔心受怕、躲避目光又掩人耳目,那還不如親眼親手把那個叫啥來著的破鍋子融成廢鐵,從今以後正常過日子。」

  「如果我們真正的突襲,那可就沒有後路了!」佛比斯不以為然。

  「史詩裡的英雄就有後路?」賽羅舉手禮說:「創造出最精采的決戰,這可是冒險者真正的偉業所在!」

  就在眾人開始熱烈討論之時,一股強大的擾動海流衝擊著荷米斯,低沉扭曲聲在船艙內迴盪著,眾人屏氣凝神地關注著四周。

  「發…」薇絲塔爾還來不及開口就被伊芙制止要她別發聲。

  索妮雅回到駕駛座上拿請聽筒覆蓋在耳朵上,「海中的聲音!等等,不是沈船,這是!這聲音是有東西在海上高速航行!在前方!」然後窺視海面上的布爾喬亞,「布爾喬亞正在移動,速度非常快!比鐵甲戰列艦還快!緊急潛水!」

  伊芙急忙地跑到索妮雅的旁邊,「讓我看看!我要使用靈視!」

  「使用折射鏡管可以從海裡窺視到海面上的狀況!」索妮雅把管子讓給伊芙,「但這是鏡子加上透鏡而已看得到嗎?」

  「沒關係,靈視可以用鏡子看到這個我測試過了。」女法師接過管子使用靈視掃視前方,「是幽靈鬼船!他們招喚幽靈鬼船了!但不是從沈船招喚!而是直接把布爾喬亞變成幽靈鬼船!」

  「他們把自己的船變成幽靈鬼船?」佛比斯問。

  「不可能!沒有薇絲塔爾的話!他們哪來的能量控制鼎?」佛比斯問。

  「看到了,我觀察到魔力源了!」伊芙專注地觀察魔力能量住的變化與特性,「是祖母綠,喔!那些該死的銀行騙了我們!大法師用的是薇絲塔爾的祖母綠寶石!他正站在甲板上操作鼎!」

  「唉!什麼?」薇絲塔爾立刻把保管箱的鑰匙項鍊從胸口中掏出來檢查,「鑰匙明明還在,我是聽老闆的建議才把寶石鎖在銀行保管箱的!鑰匙我還隨身攜帶著!老闆不是保證銀行絕對安全可靠的嗎?」

  「不妙啊!我們連錢都存在銀行啊。」伊芙跟著擔心。

  「銀行居然監守自盜…」賽羅抱著頭不可置信地哀嚎:「老賽羅被拆台,在年輕的冒險者面前丟臉,該死的渾蛋銀行家,回去我一定要找賈維檢舉他們,把這群渾蛋弄到翻過來!」

  「你們等等!」佛比斯插嘴問:「你所謂的大法師,也擁有靈視能力嗎?」

  「應該有,靈視畢竟是遺傳的能力。等等…那樣的話!」伊芙驚叫:「薇絲的魔力!被大法師看見了!幽靈鬼船正朝著我們衝過來!」

  「不妙!那種大小要是直接撞過來,這艘船是撐不住的!」賽羅拿著書指到幽靈船的段落,「這是目擊紀錄,目擊的水手說:幽靈鬼船直接撞擊攔截住我們!」

  佛比斯立刻反射性的動作,「庇護所!」雖然不肯定但多少期待一下,希望庇護所能夠遮蔽靈視的窺探。

  「緊急深潛!」索妮雅轉動閥門,荷米斯立刻潛入深海當中。

  「最好再快一點!幽靈鬼船要追過來了!」伊芙催促說。

  「不行!她的速度太快了!荷米斯逃不過!」索妮雅說。

  「不用逃了!衝過去!劍指咽喉!」佛比斯說:「直接衝撞船艏引爆魚雷!」

  「等等!長腿叔叔!你不是不喜歡棋走險招的嗎?」賽羅愣了一下。

  「人生有時候就要幹一票大的!」佛比斯說:「船艙有庇護所恩賜,沒關係!衝進去!」

  「是的,先生!」索妮雅調整羅盤。

  荷米斯直接朝幽靈鬼船衝撞過去,伴隨著魚雷引爆產生的劇烈波動與巨大聲響,船艙內一片漆黑眾人也東倒西歪。



  「情況如何?」佛比斯用附加恩賜的水晶盾點亮空間。

  「我們沒事。」女孩們一口同聲說。

  「還真是折騰我這老骨頭。」賽羅東倒西歪地說。

  「但是我們被卡住了。」索妮雅還在駕駛位置上說:「剛剛才的突襲成功的確把他們炸出一個大洞,但是也把我們卡在布爾喬亞內。」

  「這下還是真的『登艦』戰鬥了。」賽姬說。

  「看樣子是非要出去看看了。」佛比斯裝備好自己。

  「大叔,我們一起!」薇絲塔爾與伊芙也準備好了。

  索妮雅說:「小心一點,布爾喬亞船艙的模樣似乎有詭異。」

  「我帶路吧!我早就把這艘船的內部摸得很透徹了。」賽姬一馬當先,「大叔就幫忙照明吧!」

  冒險隊伍安排好了,佛比斯、薇絲塔爾、伊芙和賽姬探索布爾喬亞,剩下的賽羅和索妮雅則是留下來固守與檢修荷米斯想辦法脫困。

  索妮雅巡視著荷米斯周圍的情況,潛艇的一半卡在船艙內,布爾喬亞雖然被潛艇撞破一個大洞,卻沒有浸水的跡象,「大致上來看荷米斯沒有受損,這孩子還挺堅固的,但是也沒辦倒退回去。」

  佛比斯與女孩們離開荷米斯,正如索妮雅說的他們被卡在軍艦的內部,雖然此處沒有浸水的跡象,但軍艦的船艙卻已經模樣大改,船艙內部被各種海底生物覆蓋的模樣。

  「不知道是這艘軍艦厲害,還是因為被幽靈鬼船化了,被撞出大洞居然沒沉。」賽姬分析。

  「好恐怖啊,這些是海底生物嗎?」薇絲塔爾害怕地抖了下。

  「我就說過,大法師的品味很差。」伊芙說。

  佛比斯見怪不怪:「我看看,珊瑚、海葵、藤壺還有海星,嗯,都是珊瑚礁區域的生物,如果潛水觀賞的話其實跟花園一樣美。」大叔順手折下一株紅色的珊瑚,「這個被稱為寶石珊瑚,顏色很美。拿著吧,雖然價值可能比不上你的玉石,但是若賣給往內陸通商的商人,多少能彌補損失。」

  「好吧,或許彌補一點也不錯。」薇絲塔爾捏著角落收下這塊紅色的珊瑚。

  冒險小隊繼續前進,沿途上基本沒有阻礙,海底生物附著看久了也習慣了。根據賽姬的偵查他們已經從貨艙爬到水手室,但是此處卻毫無人息。

  「真的很奇怪啊!」賽姬說:「這艘船上像是沒人一樣,我們開著一艘船撞了進來卻沒有任何動靜?那些水手和水兵呢?我曾經調查過覺得這艘船過度武裝了。」

  「在這裡。」佛比斯用盾牌的光掃過角落,有成堆被抽乾體液的乾枯屍體,「這些人被抽乾了。」

  「被當成使用鼎的能量嗎?那我們也會這樣嗎?」賽姬顯得有點擔心。

  「不用擔心,索妮雅和賽羅固守的荷米斯有庇護所的保護,他們沒問題,而我們這裡!」佛比斯抽出腰間的短劍直接砍斷朝他們偷襲的觸手,「對付這些章魚還蠻有心得的!」

  「刃器?神官居然拿起刃器?」賽姬大喊。

  「說什麼啊!」佛比斯開始砍斷那些噁心的觸手:「醫生作手術時也用得到刃器啊!」

  「真是的,要不是賽羅自己走不動了,看到神官拿著刃器戰鬥他會高興地條跳起來。」

  「欸!?」薇絲塔爾抱著長杖不知所措,「我要施展聖光之息來驅散負面能量嗎?」

        「慈母神賜予這麼強大的恩賜給年輕的少女嗎?」若施法者施展法術模仿火龍噴出火焰被稱為龍息,那麼聖光之息就是模仿黃金龍噴吐出神聖之力,為神職者單人可施展的最強恩賜!

  女法師上前舉著法杖:「薇絲先等等,這些雜魚而已,讓我來吧!」伊芙連續發射火之箭燒斷那些觸手,這是她在領悟魔力之原後,新開發的使用法術方式,一些魔力構築原理簡單的法術在極度熟稔之後,她不需要透過冥想準備法術到法書上,而是直接在腦海中構築法術然後立刻施展。

  「大家安靜,這些東西沒有眼睛,是靠感官察覺細微的波動。」賽姬隨便拾起地上的東西亂丟到角落製造聲響,觸手紛紛被吸引過去,伊芙趁機施展火舌術一口氣燒光觸手。

  「總覺得攻擊很虛弱。」佛比斯查看著:「這只是試探而已,看來大法師是打算來個最終對決。」

  「那也正好,我已經準備好把那個破鍋子融成廢鐵的法術!」伊芙說。

  賽姬帶領著眾人往上面的船艙走,「這裡!這艘船有個很奇特的船艙,貴族的娛樂室,之前我沒辦法進去因為艙門上鎖又有保鑣過濾身分,但是現在就無所謂了。」賽姬拿出開鎖工具,直接撬開那個華麗的門鎖。

  又是一個被汙穢侵蝕的船艙。

  「薇絲塔爾小姐,請用聖光之息驅散附著在這個船艙的汙穢。」佛比斯說。

  「沒問題!」薇絲塔爾舉起法杖釋放出聖光,原本附著的海底生物、內臟與各種穢物通通被驅散了,船艙也露出原本樣貌。

  一間裝飾豪華的頂級船艙,幾乎可以媲美皇家貴族的廳堂了、豪華的沙發、精緻餐桌與餐具布置、金邊床框與高級絲質的雙人大床,一座可以關人的金鳥籠造型鐵籠,更有著一些看似娛樂用的器具,現場遺留了一些打鬥破壞的痕跡,以及好幾具屍體,不只有人類的屍體,還有一隻全身插滿箭矢貌似犬科的野獸屍體。

  佛比斯上前查看屍體感覺事有蹊蹺,因為這些屍體不像先前看到的那樣體液被抽乾的樣貌,「這些屍體都是在布爾喬亞幽靈化之前就死亡了。」醫生檢查屍體後將目光帶到一旁野獸的屍體,「這些人的致命傷是野獸的撕咬,看來他們是和野獸打鬥到同歸於盡了。」

  薇絲塔爾:「這裡是船長室嗎?真豪華!」

  賽姬:「不是,這裡是劫火神的研究室,表面上這麼說,其實這裡要說是貴族們的娛樂室比較正確。」

  佛比斯問:「把娛樂當研究?」

  賽姬:「別忘了,劫火神是一群否定使用研究與探索來累積知識,只會仰靈光一現來刺激靈感發想知識,結果為了刺激而本末倒置變成這副德行,窮極人體極限的終極荒淫娛樂,就是劫火神這群人所謂的獻祭。」

  「為了滿足獻祭所需的淫樂他們會使用奴隸,原來這就是劫火神的真正樣貌。」佛比斯點點頭。

  賽姬說:「藥櫃裡放的是刺激神經放大快感的毒品或媚藥,牌桌與賭具是用來追求刺激的賭博,金籠子裡的死人和野獸是用來凌虐的研究生物。看來他們本末倒置玩弄野獸害死了自己。」

  女法師偶然間發現一本攤開在讀書檯上的書,「這是人皮作的!」伊芙立刻發現書本的獨特,「人皮書?難道是死靈祕法?」

  佛比斯上前看了一下發現書本上的記述簡直令人不恥,「光是直視就令人作嘔,極致的邪念與惡道。」

  「呵,這什麼東西,各種亂倫,跨種,跨性配合用藥與施虐的淫樂交合…」伊芙皺著眉頭:「這真的是死靈祕法之書嗎?」

  「夠了,別看了!」佛比斯抓起書:「這是仿製的偽書,死靈祕法是所有善向與守序勢力努追緝的目標,有些邪門外道會想造出新的死靈祕法之書,這本偽書上面記載的東西,應該就是這群劫火神娛樂的紀錄。」神官的大手緊握著書本,施展淨化燒卻恩賜把書完全燒成灰燼。

  伊芙探查著整個船艙:「這些活該的廢貴族,信仰劫火神與其說是為了力量,不如說是因為劫火神與他們臭味相投的淫樂吧!大法師可不是劫火神,反倒說本家學派更討厭這群人吧! 」

  薇絲塔爾想為死者超渡卻緊握著法杖不為所動,除了是因為要應付接下來的戰鬥不想隨意消耗以外,更重要的她並不想為死有餘辜者浪費自己的仁慈;但是金籠子裡的遺體則是受害者,於是她走向金籠子旁:「賽姬小姐,可以幫我打開籠子嗎?」

  「怎麼?你想超渡她嗎?」佛比斯看出薇絲塔爾的想法了,「劫火神的受害者啊,想到那本書上記載的事是發生在她身上,也對,讓她安息吧。」

  女神官將受害者遺體抱出來,突然間感受到了靈魂的意念,一股深沉的哀傷衝擊著她,讓她一邊拭淚地將受害者抱在懷裡,「我知道了,謝謝你,你們已經安全了。」

  「你聽到了?」佛比斯問。

  「這位女士跟我們一樣都是神職者。」女神官檢視著死者佩戴的遺物說:「徽記是天秤與劍,裁判神的祭司,上面還有名字,艾絲特莉亞,位階還蠻高的,是一位身份尊貴的人。」裁判神因為司法機構制度逐漸成熟,於是信仰退出了裁判機制,神職人員不在擁有官僚體系,神職者變成了祭司,雖然不再定奪裁決,但是恩賜用於調查的協助卻還是很受器重。

  「她有提供任何有用的線索嗎?」

  「知道一些事情。」薇絲塔爾開始舉行簡單儀式。

  「你知道些什麼?」賽姬問。

  薇絲塔爾脫下自己的披風覆蓋在遺體上,「我想應該有點作用,過去佛比斯先生曾經遇到使用鼎來做壞事的邪教,其實鼎的來源比想像中的更複雜,我們追查到的這一個可能只是旁枝末節而已。」

  這位祭司也正在追緝鼎去向,只是行動失敗被抓到。於是劫火神把她關入籠子裡折磨拷問,最後還放這頭狼進去籠子裡,讓狼撕咬啃食她。

  但飽受折磨的祭司暗中馴服了狼,並且下了復仇的指令,劫火神看到祭司已死便漫不經心地打開籠子,此時狼發動反擊,最後劫火神與狼同歸於盡。

  「關於鼎,她留下了一些消息,是有關於她調查的資料…」

  「嗯,或許…」佛比斯接過祭司的徽記:「不只是提供攻略方法,同時也是條線索。」

  「既然這樣,那我回去找賽羅來看看能不能帶走遺體。」賽姬說。

  「嗯,麻煩妳了,大法師和鼎由我們來應付吧!」薇絲塔爾點點頭。

  「既然對方擺明了歡迎我們,那麼就朝甲板大感前進吧!」佛比斯準備好武器。



  伊芙稱他為大法師,但一般來說當施法者成就到這種地步之時,通常會被人們尊稱為賢者。大法師的本名已經亡佚,同時也不被人記述,因為他開創的學派與理論衝擊整個世界,所有施法者的概念被完全顛覆,亦使得所有信仰被瓦解。即使他是對的,熟知真相的人選擇維護平衡而非真相,他們要將大法師完全從抹煞。

  但是大法師大強大了,不論是在法術上挑戰他,或者派出傭兵與暗殺者,都沒辦法與大法師對抗。於是他們想出了另一個方法,那就是抹煞大法師的社會性,只要大法師的理論沒辦法繼續傳播,那麼世界的平衡也不會遭受到威脅。

  在各種政治操作下,大法師被剝奪賢者之名,他的門生紛紛被背叛脫離門下,親人們也離他而去,所有贊助與支援也被拔除,最後大法師孤苦無依,只剩下學院成為他最後的孤獨堡壘。

  如今薇絲塔爾一行面對的就是這樣正確且強大的人物,一個參透所有法術源流的大法師,擁有強大法器的鼎的協助,在他面前任何法術:魔法、恩賜、巫術、詛咒都是毫無意義的!因為他已經看穿所有關於法術的脈絡。

  「大法師!」伊芙一見他便立刻朝他發射數十發的火之箭。

  只見大法師從容地按著鼎,火之箭就在飛行的過程中逐漸瓦解化成火星被吸入鼎裡。

  「不愧是我的孩子,如此短時間就明白了不靠冥想,即刻即時構築法術的原理。」

  佛比斯問:「怎麼回事?」

  「大法師解構了法術之後,把魔力吸入鼎內。」伊芙解釋:「各種法術對付他都沒用。」

  賽姬突然出現,從大法師的背後發動暗殺,「得手啦!」但是並沒有,盜賊被一股看不見的力量阻擋。

  「如果暗殺有用我早就死了!」大法師把賽姬摔到冒險者面前。

  「這什麼東西。」賽姬哀嚎。

  「被動式的防禦物理攻擊,這根本連法術都不算,就是圍繞在他身邊的能量免疫所有物理攻擊。」伊芙扶起賽姬。

  佛比斯看著面前的鼎,裡面充滿污穢像是個煮壞料理的鍋子,不斷冒出污穢且負面的能量,「既然暗殺和法術沒用的話,那就用恩賜對付他!祛疾除穢,聖光之息!」佛比斯舉起武器射出光束般的金色光輝直擊鼎。

  大法師嗤笑了一下手撫著鼎,「哼,幼稚!」神聖的光輝立刻被鼎吸收。

  「怎麼可能?」神官們大吃一驚。

  大法師嗤笑:「妳沒告訴他們嗎?伊芙莉亞?」

  「…」伊芙看著夥伴,「因為我不想傷害朋友。」

  大法師狂傲地笑著:「這個世界上跟本沒有神!你們施行的恩賜,其實就跟法術一樣,都只是操作世界魔力源流的東西!」大法師隨即露了一手,敲一敲鼎舉起法杖施展出與佛比斯一樣但是更強大的聖光之息,光束能量直擊佛比斯把他炸飛出去。

  「大叔!」薇絲塔爾立刻跑過去查看佛比斯的狀況。

  「勉強吧。」佛比斯雖然用水晶盾擋住攻擊,但是盾牌也被這一擊打碎,「居然強大到可以直接造成傷害,居然有人能重現光之騎士的神話。」

  「大叔!」薇絲塔爾立刻上前為佛比斯施展治療。

  伊芙看著狂妄的大法師:「沒有冥想準備,沒有詠唱讚頌神文,連信徒都不是,就施展聖光之息。純粹效仿科學的方式在操作能量,這就是法術動力學派的基礎,根本就沒有神。」

  「沒錯!什麼信仰!什麼恩賜!什麼神的,都只是一廂情願地認為有個不存在的意識主宰,事實上就只是在控制能量而已。」大法師嘲笑著:「加入我吧!這才是真正的力量!不需要膜拜、祭品還是冥想,純粹的使用知識操弄力量!」

  佛比斯被薇絲塔爾扶起說,「所以你根本不懂信仰,不,你根本不懂得人性,把追求利益與力量單純地定義為人性也太可笑了吧!」

  「信仰不是只為追求力量。」薇絲塔爾握著佛比斯的手。

  「我們遵守的信條與戒律,是為了將自己塑造成心中理想的模樣!」

  「不論是祛疾除穢、除強扶弱還是溫柔蘊藉。」

  「冥川之上,星川之下,神之所在,俯仰皆是!」

  兩人握著手異口同聲:「恩賜,聖光之息!」強力的聖光射出,直擊大法師面前的鼎。

  「還來?」大法師用法杖敲了鼎緣,把聖光之息吸收入鼎裡。

  「喝啊!」佛比斯與薇絲塔爾握著手持續往前邁進,就像是刻意要讓聖光注入鼎中。

  「沒用的,為什麼還要這麼執著?」大法師低頭一看才發現,鼎裡的污穢被聖光逐漸沖淡,「鼎內的負面能量居然被沖淡了,你們到底有多少魔力能灌輸到聖光之息?」

  「嘿嘿,那口破鍋子到底能裝多少能量呢!」伊芙說。

  「我還能轉換!啊…」大法師將手伸入鼎中卻發現燙得沒辦法觸摸,「好燙,為什麼!」

  賽姬站在大家身旁,手中拿著一根粗管子對大法師叫罵:「你自己想吧!看你的保護能有多強,吃我一發火箭彈啦!」一枚火箭從管子射出,筆直地朝大法師飛去。

  因為知道這是利用火藥加壓的投射物,大法師立刻施展一個強力的投射偏轉在自身上,但是賽姬瞄準的卻不是大法師而是鼎。

  火箭彈直擊,鼎被打出缺口,強大的神聖能量大爆發,甲板上噴發出一到強烈的光柱直達天際,使得天空和海面被聖光照耀有如白晝。被幽靈鬼船化的軍艦被強力的聖光淨化,附著的海洋生物退去。

  「成功了!」薇絲塔爾與佛比斯互相倚靠著,抬頭看著被聖光照亮的夜空不禁讚嘆,「天空,好美啊。」

  鼎被擊破魔力全失的大法師倒在地上,「為什麼?」

  伊芙走到他面前,「一開始的火之箭只是障眼法,其實我在是在鼎的下面施展了點燃術,在物理上偷偷加熱鼎,讓你沒辦法摸它,對,我們知道怎麼使用鼎,因為有人留線索。」

  這就是冒險者一行從裁判神祭祀那邊取得資訊後想出來的戰術,強力灌注能量到鼎裡,讓能量呈現溢滿的狀態,用神聖之力沖淡鼎內的污穢,而伊芙則是使用障眼法偷偷給鼎加熱讓大法師沒辦法操作,最後是賽姬回去賽羅那邊取得可以擊破鼎的武器,原本是要賽姬偷襲鼎的,但是賽姬這裡自作聰明地耍一個小花招,賽姬故意誤導大法師全力防護自己而忽略了鼎,以避免偷襲鼎被看破,這樣一來就能成功地把鼎炸掉,同時又避免了鼎內的負面能量到處四散。

  船身發出被折斷的巨響,一陣劇烈搖晃後接著開始傾斜。

  賽姬說:「喔喔!不妙,這艘船被荷米斯炸出一個大洞,現在幽靈鬼船狀態被解除,要沉了!」

  「不用慌張,你看!」佛比斯指著海面,一盞燈火正在搖曳著,荷米斯已經脫困回到海面上了。

  賽羅推開艙蓋對著甲板上的冒險者們大喊,「呦,大家,在這呢,上船吧!」

  此時眾人看向大法師。

  「殺了我吧,或者讓我等死,你們不是很痛恨我?」

  「我不打算讓你死,你已經無能為力了。」伊芙拿出拘束器把大法師綁起來,「我要把你帶回學院,哥哥們會照顧你後續的事情。這套鎖鏈是你送給我的玩具,別說你忘了,這東西會擾亂魔力的流動讓綁住的人沒辦法使用法術。」

  薇絲塔爾從背後摟著伊芙,能感覺到女法師瘦弱的肩膀在顫抖著,「小伊…」

  「算了,也不是深仇大恨,教訓他一下就好了。」伊芙點點頭,「我們回去吧,薇絲。」

  「這可真是空前的大冒險啊!」佛比斯說:「回去,然後慶祝!」

  「呦耶!」冒險者們高呼著勝利。



  在經歷空前絕後的大冒險之後,事情並沒有恢復平靜,一堆政治的麻煩紛紛找上門,但是依然無法打亂薇絲塔爾的好心情,因為佛比斯大叔居然邀請薇絲塔爾私下談事情,而且還指明不要告訴別人。

  「那個拘謹的大叔,居然私下邀約少女約會,呵呵…」邀約地點是黃金樹庭的頂級餐廳包廂,薇絲塔爾一改過去冒險者的束裝,改穿上體面的洋裝。

  果然佛比斯也是正式的裝扮在等她。

  「大叔!」

  「薇絲塔爾小姐,我有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說。」

  「嗯哼,請說。」薇絲塔爾難掩興奮之情。

  「關於鼎的事情並沒有結束,我們在船上破壞的鼎,只是眾多量產物中的其中一個,而且劫火神也不是開始這件事情的組織。」

  「大叔說什麼?」薇絲塔爾皺了一下眉頭。

  「害我被困在內心迴圈裡的邪教,並不是劫火神,當初我在調查時遇到的邪教圖,他們的儀式、穿著和標記都跟我們在船上看到的劫火神不一樣,也就是這些年來幕後黑手一直潛伏著,他們才是這起事件的源頭,這一次的事件只是冰山一角而已。」

  「所以?」

  「所以我打算繼續追查下去,已經約好了要前往去拜訪裁判神的裁決所,祭司艾絲特莉亞生前肯定留下許多資料,必須真正的找出事件的源頭!」

  「就這些?大叔跟我說的只有這些?」少女失望地用袖子遮住半面。

  「哦,對了,我想應該要跟你商量!」

  「嗯…」

  「所以去拜訪裁判神的裁決所這事情,你要跟來嗎?」

  「什麼?」

  「我認識的熟人不多,伊芙小姐正在把大法師送回學院老家,而玻璃眼珠一行人,正在跟自由港政治糾纏,還有查理那小子也因為跟醫院騎士戰鬥而被守護者調查,所以我能商量的人只有你。」

  「唉,果然還是這麼正經八百。」薇絲塔爾嘆氣:「算了,要是以前的大叔,肯定是自己一聲不響的先跑去了吧…」

  「應該是吧…」

  但是說到這個薇絲塔爾收起愁容反而欣喜,「也就是說這段旅程,只有我們兩人對吧!」

  「是這樣沒錯。」

  「嗯,好!那我要去!就我跟大叔兩人一起!」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87609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奇幻|輕小說|小說

留言共 1 篇留言

神秘怪客
我覺得長棍子爆桶挺好的 (笑)

08-09 18:01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mrdd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補師重甲持盾坦前線,坦騎... 後一篇:怪物家長跟著勇者一起轉生...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ymeiing大家
歡迎來逛逛插畫小屋XD看更多我要大聲說9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