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8 GP

[達人專欄] [原耽]_甜桃與桂花犬_第四十七章_(AxO)

作者:釉│2020-08-08 20:08:26│贊助:16│人氣:136
注意事項:
幽默爽朗忠犬大叔攻 x 溫潤乖巧小少爺受 (Alpha x Omega)
架空|古風|甜文|年上|HE

文內名詞置換:
Alpha=天乾(ㄑㄧㄢˊ) / Beta=澤兌 / Omega=地坤

OK?那麼請往下開始啃吧,謝謝您(`・ω・´)





第四十七章、驚喜


  方允淮領著他們離開至一處空曠處後,靖閑萬萬沒想到會在此處與靖瑜碰面。

  他呆愣在原地,遠遠地看不清靖瑜此時的表情。見對方徑直朝他大步走來,靖閑下意識瑟縮著肩膀、迫使自己不去摀住耳朵,心裡早已經做好被狠狠教訓一頓的準備。

  但預想中連珠炮般的責罵並未如期而至。

  他被靖瑜一把拉進懷中,沒有過度擔心的話語或是對這番莽撞行為的斥責,有的、僅僅是一個平靜而溫暖的擁抱。

  「長兄……」靖閑細聲喚道,卻先是感受到靖瑜向他壓來的重量,他趕緊穩住腳步,細小的手臂環著對方,很快便發現異狀,「長兄!」

  四肢虛軟、渾身發冷,那是使用能力的後遺症。

  「啊、我沒事,就是睏了……」靖瑜暈乎乎的改半靠在自家弟弟身上,「你啊,以後不許再這般胡鬧了,知道嗎?」

  聽到這聲飽含擔憂以及無奈的話語,靖閑點頭應下,看向緩緩朝他們走來的姜文鳶,一時還想不透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靖瑜主動鬆開懷抱,就見那五官深邃的臉上毫無血色,靖閑心裡一陣心疼、眼眶酸澀,「對不起……」

  「不,我不是因為你的關係才那麼疲憊。」靖瑜抬手拍了拍自家弟弟的頭頂,溫聲安慰了幾句,「你先和端木珏回去,我有事要找方允淮商量,到家之後記得和靖雲將門窗鎖緊,好嗎?」

  「那長兄……」

  「我不要緊,去吧。」

  說著,就將靖閑輕輕推往端木珏那方。

  後者本來與方允淮低聲談論著什麼,感受到小少年靠近,注意力馬上被吸引了去,「還好嗎?」

  靖閑抿唇輕點了點頭,看向一旁的方允淮說道,「方大哥,長兄說想找你談些事情,要我和阿珏先行回去,不知可不可以?」

  方允淮微笑著說道,「哦?靖瑜私下找我談話,莫不是要興師問罪,那我得做足準備才是,正巧表哥的馬匹在附近樹林找著了,等會兒讓人牽來你們便可以先行離開,事後我再親自送靖瑜回家。」

  靖閑微微躬身,「那就勞煩方大哥了。」

  方允淮笑容更甚,意味深長地說道,「我才是。」

  靖閑忍不住洩出一絲笑意,惹得端木珏在一旁聽得都咳了聲。方允淮滿意地勾起唇角,與兩人簡短道別後,向著靖瑜與姜文鳶的方向而去。

  如他所言,遠遠的真就看見性子狂傲的馬匹不受旁人控制朝他們疾奔而來,當要與靖閑他們相撞的剎那,又極具靈性地在端木珏身前煞住馬蹄,彎下脖子與主人撒起嬌來了,模樣和剛才是南轅北轍,乖巧聽話得不行。

  「乖孩子。」端木珏伸出大掌拍撫著馬匹漆黑柔順的鬃毛,被主人誇獎的夜兒隨後發出舒服的嘶鳴聲,看得腳邊蹦跳著的狗兒們不甘寂寞,相互爭搶要主人也摸摸牠們。

  「見你平安無事,牠們心裡高興著呢。」靖閑摸了摸夜兒湊過來的鼻子,又見桃子汪汪叫著一副要他抱的模樣,便笑著彎身將小毛團抱了個滿懷,親了親那毛茸茸的小腦袋瓜,「桃子真乖,回去有肉骨頭可以吃。」

  「不止是牠們的功勞,你的勇氣也同樣缺一不可。」端木珏說道,一邊笑著制止大狗兒們站起來撲到他身上舔得滿是口水,「天快亮了,咱們先送這些孩子回去吧。」

  「好。」靖閑微笑著應道,與端木珏並行離開。他起初就是從與樹林相通的隱蔽小徑進入,才得以找著端木珏的。

  隨著愈漸遠離火紅燈籠點綴而成的宅子,四周也愈發伸手不見五指,好在靖閑提著靖瑜給他的燈籠作為照明,他們才能順利來到供車馬行駛的大道之上。

  月光微微灑落,他們一路上有說有笑的,有意避開剛才在房中被桃子打斷的那段曖昧氛圍,直到不得不上馬趕路,靖閑才又感到一陣燒灼在雙頰悄聲蔓延開來。

  「你先請。」端木珏沒發覺不對勁,他檢查了遍確定沒問題後,邀請靖閑先行坐上馬鞍。

  「啊、好的,謝謝。」靖閑在端木珏的幫助下坐上馬鞍,背脊不自覺地打直,待到男人也翻身上馬、緊實而健壯的身軀一瞬壓在他背上握住另一側的韁繩後,端木珏這才調整好坐姿,兩人之間隔了個拳頭大小的空間,馬蹄聲便不緊不慢地幽幽響徹在夜深人靜的寬大道路上。

  四隻狗兒緊跟在後,像極了守護他們的保鑣。

  「我都不知道原來你還會騎馬,是以前跟著靖瑜他們一起學的麼?」端木珏開口問道,眼前的小少年能獨自駕著夜兒趕來,讓他很是刮目相看。

  端木珏低沉而好聽的嗓音從身後傳來,搔刮著靖閑的思緒,他慌亂之下趕緊答道,「小時候學了一些,之後便是一直以馬車代步居多……」

  不知是否太過敏感的緣故,他總覺著背後異常灼熱,注意力都集中在身後男人上,身周又充斥著對方那淡淡地香甜氣息,腦中不合時宜地閃過適才被男人壓在身下的情景。

  靖閑不住地想要是當時沒能即時制止,他們是不是、已經……

  「那多可惜,你其實很有天分。」

  靖閑驚了下。他到底都在想些什麼啊!「以前……也有人同我這麼說過。」

  「哦?」端木珏的聲音聽著有些高興,「那是何方神聖,早早就看出你的資質。」

  靖閑覺著自己快溺死在男人的氣息裡了。「我、我記不得了,應是當時爹爹請來的馬伕吧。」

  「也是,那時你還年幼,記不清是正常的。」聽到靖閑的回答,端木珏便了然的說道,但語氣參雜著說不出的可惜。

  靖閑沒聽出端木珏話語中的弦外之音,他為了讓心緒穩定下來,試圖調轉話題,「倒是姜姑娘,方大哥是否會將他收入方家?」

  「這點你無須擔心。」端木珏解釋道,「林家倒臺之事不出多久便會傳得滿城風雨,到時各方勢力紛紛爭搶這塊大餅,連同熟知林家內幕的姜文鳶也會變成炙手可熱的人物,她大可自行揀選往後依靠的派系。」

  「你這麼一說,方大哥沒有爭搶的意思?」否則怎可能放任姜文鳶為所欲為?

  「樹大招風,林家便是最好的例子。」

  北有麗川林家、南有水澤方家,要想在這場遊戲活得長久,就得步步為營、機關算盡,儘管貴為家族之首,終歸是皇族豢養的看門狗,一旦不聽話,多得是替代品效忠他們。

  「可我想不明白,方大哥繞了那麼大一個圈子,既不要名也不要利,那究竟圖的是什麼?」

  靖閑面上疑惑,就他所知,打從端木珏首次與林家接觸,整場棋局就已縝密佈局,方允淮讓他與端木珏互通書信、隱瞞實情的行為不過是計劃中的一小角而已,要不是誤打誤撞碰上林世元等人,他們還無法將事情進展得如此順利。

  端木珏一聽就笑了,「你可知道表弟十七歲那年初嘗失戀滋味是什麼情境?」

  靖閑搖了搖頭,不明白怎麼就扯到這上頭了。雖說他依稀記得幼時自家長兄與方允淮確實在一起過,但不知怎麼了,有天長兄說著要出外闖蕩,便就此斷了與方允淮之間的關係。

  兩人到底發生什麼,他至今都不敢過問。「這和今日之事有關?」

  「有的。當年靖瑜之所以離開表弟,便是老太太施壓的緣故,方家連著好幾代都是一脈單傳,為求家族延續,不許身為天乾的表弟娶澤兌為妻。」

  端木珏接著說道,「可表弟哪是那麼容易屈服的人?他對靖瑜的執著早已超乎想像,甚至不惜與老太太爭鬥,假如他能在而立之年內扳倒與方家齊名的林家,老太太就得承認表弟與靖瑜之間的關係,反之,表弟必須無條件接受老太太安排的婚事。」

  靖閑聽到此才明白,呆愣地接道,「是我?」

  「你是人選之一。」端木珏說著就笑了,「可你現在是我的人了。」

  因這句話「轟」的一聲,靖閑臉上好不容易稍稍平復的熱度又瞬間升騰。

  「表弟還私下向我討要桃子,說你從他那兒搶了人,要給他補一隻新的狗兒當親信。」端木珏當下那叫一個哭笑不得,在家主面前他與桃子無異,而且並不是說處了對象就得離開方家,他這分明是敲詐。

  「方大哥原來這麼中意桃子。」靖閑細聲說道,他還記得在廣聚軒外與方允淮的對話,沒想對方心裡是打得這樣一個算盤。

  「要是捨不得桃子,回去我再跟表弟商量會兒?那孩子也挺喜歡你的,看剛才只顧著找你撒嬌就知道了。」

  「啊、還是看桃子的意願吧。」靖閑臉上一熱,望著前方跑跳的小毛團,就像威風凜凜的領路者一樣,有別於各佔兩旁與後方的大狗,桃子始終跑在所有人前面。「而且……我有些疑惑想問問阿珏,這些孩子為何對我也是如此溫順聽話?」

  他一開始急於尋找端木珏的蹤跡便不多加細想,現在事情算是告一個段落,靖閑才又想起這件事情。只對端木珏表露忠心的狗兒與馬匹,竟是主動與他親近,讓其他人見了都會忍不住嘖嘖稱奇。

  「難道……一切都是方大哥安排好的?」他有些不安地問道,提著燈籠的手不自覺握緊。不禁猜想方允淮連這步都能替端木珏算到?

  「不是你想的那樣。」端木珏笑道,「那其實是出自我的私心。」話語間似乎還參雜著些許不好意思。

  「私心?」靖閑語帶疑惑,接著噤聲不語,顯然聽明白了話中所要傳達的意思。

  「我想著下回與你一同遛狗時總不能又讓牠們對你吠叫,好在狗兒們確實喜歡你,輕鬆就能放下戒心,旁人都不見得能這般順利。」端木珏見小少年的反應,說道,「反觀我卻頻頻做出讓你困擾的舉動,不僅破壞此次燈會的興致,甚至還讓你身陷險境,心裡會因此對我抱持懷疑也是情有可原。」

  知道端木珏早已將他置於特別的地位,靖閑心頭一暖,溫聲回道,「阿珏不是說過無論什麼問題都會如實回答我麼?所以我信你,在萬家燈會沒能盡興的部分,待到你傷勢養好再還我吧。」

  端木珏垂眸看著靖閑的烏黑髮辮,那支解救他於桎梏之中、讓他重獲自由的白玉桃花簪子在鵝黃燈火下閃著微光,如同眼前的小少年般、溫潤而堅韌。他騰隻手默默拿出一只錦囊遞到靖閑面前,低聲說道,「如果你願意的話,我想和你再去一次夕華山,到時揀一片比這更大更紅的楓葉送你可好?」

  靖閑一下就認得了,摸了下胸口,這才驚覺貼身帶著的錦囊不翼而飛,竟是在那場混亂中讓端木珏拾了去。接過一看裡頭,僅剩破碎殘缺的紅楓,好不容易稍稍冷靜下來的他,臉上頓時又是一陣燥熱,便羞澀地點了點頭,「嗯,就你跟我兩人。」

  端木珏失笑,捏上靖閑燙熱的耳珠,壞心眼的問道,「想什麼呢?耳朵這麼紅。」

  「哎!別啊,我怕癢!」靖閑笑了聲,縮著脖子躲也躲不了,抓著端木珏那隻粗糙的大手,笑聲清脆悅耳,「阿珏學壞了,開始會欺負我了!」

  「我哪兒學壞了,嗯?」端木珏反握著靖閑的小手,湊近他另一耳輕聲問道,「放心,我不會對你出失禮舉動,但你可以盡情欺負我沒關係。」說著,就見小少年細白滑嫩的肌膚慢慢透出粉紅,像顆成熟的桃子般鮮嫩欲滴,端木珏頓時生出想張嘴咬一口的欲望。

  眼見氣氛愈發曖昧、細語揉著輕笑,一旁狗兒們都是副習以為常的模樣,該警戒的警戒、該歡騰的歡騰,夜兒更是淡定自若,盡忠職守地朝著回家的道路前行,小耳朵三不五時甩一下,當作沒聽到那些肉麻話。

  敢情這年頭連馬兒都得學會怎麼吃狗糧了。

  ◇

  次日清晨,一批行徑交通要道的商隊,偶然間發現樹林旁靜止不動的可疑馬車,出於謹慎,領隊便帶人上前一探究竟,然而當他們探查車廂時卻發現裡頭空無一人,連馬匹都不見蹤影。再一細看,車內陳設不似一般人家,依常理來說,怎可能會隨意棄置在此,且車壁上滿是刀痕與詭異的紅褐色噴濺物,一股不祥的預感在領隊心頭油然而生。

  眾人正奇怪著,就聽不遠處另一批人發出駭人慘叫,他們趕緊奔上前去查看,就見其他同伴嚇得雙腿癱軟在地,支支吾吾說不出完整句子,而在他們正前方的是名衣著單薄、容姿艷麗的女性。

  可讓他們感到害怕的並非這位滿身血污的女性,而是她手裡捧著的兩顆頭顱,似是抱著嬰兒那般小心翼翼,她癱坐在地上,低頭喃喃叨念著旁人聽不懂的瘋言瘋語,旁人問話也不應答,身上沒有一件可以辨識身分的飾物,領隊在驚駭之下立即報官處理。

  之後,這起駭人聽聞的林家斬首案,在全國上下傳得沸沸揚揚、弄得家家戶戶人心惶惶,後來更是與二十幾年前的柳家滅門血案並稱兩大懸案之首,始終無法告破。

  不出多久,失去主幹骨的林家便被各大家族蠶食鯨吞,一代權傾朝野的家族最終落得如此下場,實在令人唏噓不已,不過這些都是後話了。

  ◇

  端木珏雖說已沒了待在東方家的必要,但出於方允淮一開始對靖閑的承諾,這幾日他仍舊暫住在三兄弟的家中,美其名曰養傷,實則上是給了靖瑜和靖雲使喚他的機會。

  眼見雙生子生辰再過幾日就要到來,東方家上下無不熱熱鬧鬧,端木珏也很樂意出一份心力,身上傷勢經過陳驊等人的處理已無大礙,他自己又是個閒不下來的性子,除卻禁止進入靖閑的屋子以外,端木珏幹活幹的是得心應手,連身為總管的張叔都對他讚譽有加。

  這日剛過晌午,靖瑜和端木珏在前廳討論著籌辦生辰宴的細項,不料張叔突然急匆匆地闖入,打斷了正在談話的兩人。

  「大、大少爺……老爺、老爺和夫人他們……」張叔跑得上氣不接下氣,連話都說不清楚了,可見事態的緊急性。

  「阿爹跟小娘發生什麼事了?」靖瑜上前拍撫著張叔的背脊順氣,要老人家慢慢說,可自己心裡卻早已慌了手腳。

  「老張要說的是『老爺和夫人他們提早回府了』,瑜兒這是想去哪了?」一道男聲兀自插入,靖瑜一聽立即反射性地抬起頭來,果不其然,出現在面前的兩人便是長年遊歷的爹娘。

  他張了張嘴,愣了會兒才找到聲音,「你們提早回來怎麼也不先知會一聲,嚇死我了!」他上前給了兩人一人一個擁抱,笑得那是合不攏嘴,「靖雲跟靖閑絕對會高興死的!」

  「哎,這都是你爹出的主意,說什麼要給你弟弟們一個驚喜,非得一路火急火燎地趕回來,你不知道那馬車簡直顛得我頭暈。」江璇璣嘴上雖是抱怨,但從神情上能看出她也是極為贊成這項驚喜的,「不過那邊那位高個兒是誰?怎麼以前在家裡不曾見過,是瑜兒的新朋友麼?」她一眼就發現站在後頭負手而立的端木珏,見他態度恭謙有禮便好奇問道。

  一聽自己被點名,端木珏正要大方回應時,東方斂之一個喊叫瞬間害其他人嚇了好大一跳。

  「竟然是你!」東方斂之一張冰山臉瞬間繃不住,簡直怒不可遏,他指著端木珏,氣得指尖都不停顫抖,彷彿恨不得把眼前的男人給撕了。

  「東方大人,許久未見,別來無恙。」端木珏態度從容,似是對眼前的反應早有預料。

  東方斂之一口氣哽在喉嚨,臉上頓時一陣青、一陣白,氣得說不出話來。

  眼前這場架勢搞得其他人是一頭霧水,靖瑜舉起雙手做投降狀,代表所有人發問道,「我英明睿智的爹,你和端木珏是老相識?」

  端木珏正欲開口解釋,東方斂之卻不給他機會,立即截走話頭,「不許狡辯!你這個戀童癖慣犯,閑兒五歲時帶回來的傢伙就是他,還口口聲聲說非他不嫁,要不是當時我拿大砍刀追殺五條街,還不知他會對閑兒做出什麼傷天害理的事來!」

  「我當時就解釋過了,並不是您想的那樣。」端木珏嘆了口氣,面上很是無奈。

  「我才不管是閑兒先喜歡你還是你先喜歡閑兒,反正結果都一樣!」他轉頭朝靖瑜喊道,「瑜兒,去拿我的刀來,我今日絕對要替天行道,砍了這變態!」

  「咳、可是阿爹……」靖瑜沒有按照吩咐去取刀子,他暫時先將心中的疑問拋開,語重心長地開口說道,「端木珏已經是靖閑的男朋友了,你要是真砍下去叫靖閑如何是好?」

  江璇璣一聽這項重大消息立即就樂壞了,上前捉著端木珏便想問得更詳細些,還順道對他噓寒問暖一番,態度熱情得不行。

  「你!」反觀東方斂之那叫一個晴天霹靂,指尖指了半天也你不出後面的句子,一想到自己的寶貝兒子「名花有主」便怒急攻心、眼前一陣天旋地轉直接氣暈了過去。







(待續)


後記:
時隔半個月的更新,先更一波崩潰的阿爹 (欸

祝全天下的爸爸,父親節快樂唷!(*´∀`)~♥
※2020/8/25_修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87607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架空|AO|耽美|古代|BL|原耽|ABO|年上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8喜歡★sharon8552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原耽]_... 後一篇:[達人專欄] [原耽]_...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D62397786喜歡畫畫的你
我畫了充滿藝術感的飲料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2:08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