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達人專欄] 【徵信社的大小姐】第三卷第九章:指引者的徬徨(14)

作者:四谷昇華│2020-08-08 18:51:44│贊助:6│人氣:73
       「……果然是這樣嗎?」

       對於崇軒的回答,白廣豪並沒有特別意外,反而只是在表情瞬間變得冰冷後,頗為不開心地撇撇嘴。

       崇軒的態度早已在剛剛那番爭論中表露無疑了。

       「要說我有什麼特質或什麼反饋之類雜七雜八的事情都隨你便啊~反正我已經下定決心、連一根手指都不會幫你們動。」他用一隻手撐著頭,往旁邊撇開目光。

       「你說什麼!」

       「妳聽得很清楚。」無視松秀琳得怒吼,崇軒兩手一攤,掃視了一下周圍的員工,儘管發生那麼激烈的辯論,但他們的反應並沒有很明顯,除了其中一兩個對居於弱勢的白廣豪流漏出有點意外的神情外,其他人根本連眼睛都沒眨一下,似乎對三年前的事情根本不在乎。

       想想也是,畢竟在某些方面上,那些員工和他基本上是差不多的立場。

       「那是你們家自己的事情,你們自己去處理,我也沒有興趣去管,在我看來,那就只是八點檔連續劇中那種又狗血又醜陋的家庭繼承紛爭而已,兩邊我都不會幫,你們也少在我面前說得那麼大義凜然的樣子。」

       磅的一聲,松秀琳又捶了桌面一下。

       「媽~」靜亞試著提醒自己母親的舉止,但依然被冷淡無視。

       「哼!原來如此,你想跟這件事情撇清關係、兩邊都不得罪是嗎?」白廣豪對他投以不以為然甚至有點鄙視的眼神。

       崇軒也理所當然地聳聳肩。「這有什麼好奇怪的嗎?你們的員工有在拿薪水姑且就算了,我可是完全無關的外人,這種事情別把我捲進去啊。」

       「而且真要說的話,也只有你們這邊有得不得罪的問題,我認識靜雯那傢伙將近三個月以來,她可一句話都沒跟我提過繼承或你們的事情。」

       「那是因為她不想對你操之過急,反而會出現反效果。」白廣豪一口打從心裡就是這麼認為的語氣。「而且如果你沒忘記的話,最開始將你扯進我們這些事情裡的,不也是崎靜雯嗎?要不是她纏著你,我們也不會找上門來。」

       不是自己沒記錯是對方沒忘記嗎?這傢伙還真的莫名讓人不爽。

       崇軒撇撇嘴。「這是不同的問題,那傢伙跟你們都有自己決定要不要做的選擇權,所以當然要分別討論,我雖然很討厭她一直纏著我還把我耍得團團轉,但並不代表你們的事情就要全部算在她頭上,還是你想說你們就像一群追著蛋糕的蟑螂一樣,對方跑到哪就跟到哪?順道一提,就算是那樣,被拖鞋打的也只會是蟑螂而已。」

       這話讓白廣豪努力撐起的冷靜表情瞬間又被不滿給燒光,松秀琳的額頭上也爆出了更多青筋。

       「哼哼,你是這麼認為的啊~」只見白廣豪皮笑肉不笑的擺擺嘴角。「該說真不愧是崎靜雯飼養的走狗嗎?還真是簡單直接的思考方式。」

       「我很開心聽到你這麼說啊!至少在一些人的眼中我還是正常的。」

       「這是當然。」白廣豪理所當然地點點頭,還點得格外使勁。「在師傅的理論中,你就只是一個懶惰、固執、單純、平凡到不行、並且被崎靜雯利用的普通人,這我倒可以很肯定地告訴你。」

       「只是,正因為你是普通人,所以你更該提早下定決心做準備。」

       「嗯?」崇軒警戒地皺起雙眉。「你這什麼意思?」

       「如你所聽到的那樣。」只見白廣豪扶著額頭嘆了一口氣,用一種像是在為他感到難過的表情看著崇軒,若有所思的點點頭。

       「你因為只是個普通的外人,所以不想理我們家的事情,這我可以理解;因為不想理我們家的事情,對崎靜雯做的事情沒什麼想法也不想干涉,這種人之常情我也可以明白。」

       「可是,」白廣豪的眼神突然銳利起來,打量著眼前這個「普通人」露在桌緣以上的半個身軀。「你、還以為自己跑得了嗎?」

       「什麼?」

       白廣豪對更加困惑的崇軒攤開雙手。「你以為崎靜雯的事情,是你想插手就可以隨便插手、想脫身就可以隨時脫身的事情嗎?」

       「!」崇軒的眼睛稍微瞪大了點,似乎明白了他的意思。「你這是在威脅我?」

       「只是給你勸告而已。」白廣豪雙手交叉在胸前。「你不知道,崎靜雯的敵人可不是只有我們而已,她為了自己的目的做盡了骯髒的勾當,在外面樹敵眾多,隨時都處於被攻擊的危險中,我們還只是其中一小部分。」

       「而那些人之中,連我也不敢確定,有多少人在知道你的存在後,會直接不分青紅皂白地把你視為崎靜雯的部下並且加害於你,在你跟崎靜雯一起行動的事情已經成為事實的情況下,你的處境是一天比一天還要危險,甚至是哪天在路上被偷襲都不奇怪的程度。」

       他邊說邊充滿壓迫力地抹了一下脖子。

       「這個圈子,可是你一踏進來就出不去的,做為普通人的你,勢必需要更有警覺心並且提早做好準備,以防那些仇家的威脅,如果你還有一點危機意識的話,就應該明白我們是你──嗯?」

       然而,話都還沒說完,他的語句就因為眼前的表情而打住。

       只見崇軒繼續用左手撐著頭、瞇著一隻眼睛、挑起另一邊的眉毛、還張大歪著的嘴巴,用一種很畸形、很詭異的表情看著白廣豪,好像看到了什麼不可思議的景象。

       「你那是什麼表情?」被那樣看著,白廣豪的火氣又上來了。

       「你所看到的表情。」崇軒厭惡的對他翻了翻白眼。「我會遇到危險?虧你還敢這麼說咧!『正義的夥伴』的臉皮該不會跟那些政客一樣厚吧?」

       「你說什麼!」

       「這句話是我要說的話~」崇軒反問回去,從鼻子裡噴出氣體,攤開自己的右手。「你也不想想看,自從認識靜雯那傢伙開始,我又是哪些時候遇到真的會危害到我的危機的?」

       崇軒邊說邊開始撥弄手指。

       「林珮郁那次基本上就是個鬧劇,所以去掉、小秀那次有大半也只是中成大叔的計畫,所以也不算。」

       「真要說危險的話,也就只有在那個偽造的綁架場面上被指名去交贖金、還有被那個水電工記者在學校裡到處散播我騷擾學妹的謠言、害我差點被約談的兩件事情而已。」

       再說最後一句話的時候,崇軒也比出一個二,但那個手勢的樣子卻好像隨時準備去戳白廣豪的眼睛似的。

       「而這唯二的兩件事,還都是你們暗中指使的!」

       每多說一個字,崇軒心裡就因為那些討厭的事情而更加糾結,身體也不知不覺緊繃起來。

       最後他深呼吸了一口氣,帶著帶有譴責和「你看著辦」的目光瞪著白廣豪。「製造出那些事情的罪魁禍首反過來叫我提防他們的敵人,你有聽過比這更扯的事情嗎?」

       「……」不知道是心虛還是惱怒,白廣豪的臉部肌肉抽動了幾下才繼續說:「我剛剛也說過,綁架那次是為了讓你認清崎靜雯的真面目才做出的決定,而前陣子的謠言事件,是因為那時你表現出來的態度,很明顯是在跟我們做對,把你認定為是崎靜雯的走狗,我認為沒有問題。」

       他臉不紅氣不喘的反應讓崇軒撇了撇嘴。「難道現在就不是那樣了嗎?」

       「所以我們才在跟你進行談話。」白廣豪抬起一隻手。「不要轉移話題,對於那些崎靜雯的敵人,你打算怎麼辦?」

       「這個嘛……」

       老實說,崇軒也沒有仔細想過這個問題。

       雖然早就知道靜雯所處的世界超出他的想像,但具體上到底有多誇張,他也實在沒個底,光是之前面對的幫派或是現在被包圍起來的狀況,就讓他有點手足無措了,如果真的發生什麼問題,那還得了。

       但另一方面,他也無法確定白廣豪講的話到底有幾分真實,雖然剛剛也聽靜亞說過靜雯所面對的困難,但在他們認識的這段時間內,除了這群人之外,幾乎沒有什麼靜雯的仇人找上門來。

       是因為本來就沒有那麼危險嗎?還是只是他人在福中不知福?

       「……」在沉默了片刻後,崇軒終於開口:「當然是……能怎麼辦就怎麼辦吧。」

       「什麼?」

       「看是要報警、帶安全哨、還是帶防狼噴霧器之類的防身用品,總之學校和家長怎麼教、我就怎麼做啊。」在列舉方法的同時,崇軒也依序豎起了手指。「我只是個普通民眾,這種事情也不犯法吧?」

       「蛤?」白廣豪露出一副聽到蠢話地表情。「你以為對上崎靜雯的都是那些人,那種小孩子的方法怎麼可能會有用,更不用說警察,那些慢吞吞的傢伙眼裡根本只有績效和退休金而已!」

       雖然他刻意表現得很傻眼而且浮誇,但崇軒也看出表情中的一絲不安。

       畢竟他們和警察有很深的恩怨,而且找他們的委託人恐怕有很多都是警察不處理的事情,會下意識忽略崇軒「正常人」的身分並排除報警的選項也很正常。

       崇軒聳聳肩,繼續說:「雖然就你的經歷而言應該很難接受,但我覺得你可以更信任台灣警察的能力一點,警察在台灣可是最受信任的公務人員之一呢。」

       「更何況,和你們合作只不過是在你們的圈子中選邊站而已,這樣才真的是出不去了吧?至少我在認識靜雯的這段時間內,除了幾次很麻煩的事情外,生活大致上還是普普通通,哪像你們光是那個水電工跑來找我之後沒多久就製造了一堆麻煩。」

       「唔~」白廣豪懊惱地咬了咬牙,一時說不出話來。「你就……這麼相信崎靜雯嗎?」

       崇軒毫不忌諱地點點頭。

       「跟你們比起來的話,是這樣沒錯。」他撇撇嘴、嘆了一口氣。「畢竟,你們連自己該做的事情都沒在做。」

       「嗯!」白廣豪的額頭上瞬間爆出了青筋,表情也被震驚和憤怒扭曲,似乎不敢相信崇軒會說出這種話。「你、你說什──」

       「前陣子慧文高中附近發生搶劫案你知不知道?(ps:第三章01)」

       「!?」

       崇軒搶先一步大喊,讓正要發火的他瞬間僵住。

       「什、什麼!?」

       「廣豪?」松秀琳也因為他的反應而愣了一下。

       「最近附近的治安都不太好你知不知道?(ps:第三章04)」崇軒趁機繼續說:「在小秀的事情時,怡璇姐、小秀、甚至還有川利公司的員工都被你的幫派部下搞得有多恐慌你知不知道?」

       隨著崇軒咄咄逼人的氣勢,白廣豪不甘示弱地試著反駁:「那、那種事情──」

       「明明自稱『正義』,但在有人需要時你到底在做些什麼!」崇軒強硬地壓過白廣豪的聲音。

       「那是、那是因為崎靜雯她──」

       「做出這種事情之後,你又要我怎麼相信你們!」

       「我可是──」

       「如果這就是崎立傑的教你的『正義』,那跟我一點關係也沒有,他被警察針對也只是活該!」

       「你~」

       看到白廣豪的臉,崇軒才察覺自己是不是說過頭。

       只見他原本就很火大的表情瞬間變得像野獸那樣猙獰、全身像是備戰般繃緊,再度從椅子上站了起來,這次還因為氣勢過猛,把桌子往崇軒的方向撞了幾公分。

       「你、這、傢、伙──」

       「──說得真好~」

       這時,另一個聲音傳進了崇軒的耳中。

       像早晨的微風那樣悠哉。

       像看戲的影迷那樣愉悅。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終於寫完啦!天啊~這次也花了好一番功夫,今天早上還從頭開始徹底改了一次,老實說小秀和怡璇姐那個算是臨時找不到例子所以塞進去了,我連之前在哪裡埋伏筆都忘記了說orz
我一直在想要怎麼克服這個低潮說,不知道事著寫寫看其他部有沒有效
ps:抽艾蕾暴死了啦,可惡~好想寶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87600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 篇留言

蒼天落葉
崇軒也太嗆了吧

08-08 22:38

四谷昇華
畢竟那個時候他已經被被捲入一推混亂的事情裡、被一群像流氓的傢伙包圍、還劈頭就被罵走狗走狗的,不僅壓力大、心情還糟到極點,算是一種在心力交瘁和防禦本能之下的反應吧[e26]08-08 22:4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sot0519183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徵信社的... 後一篇:[達人專欄] 【徵信社的...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vcn58168台南魔術師翔哥
什麼時候要請吃壽司??????看更多我要大聲說8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