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達人專欄] 【小說】杏雨幽蹊 (11)

作者:小褎│2020-08-08 11:55:59│贊助:4│人氣:56
第十一章

  陸大夫人遣來無雙院的陳嬤嬤就是名苛薄又兇狠的婦人,且不說體弱溫馴的陸彝杪她都敢狠心地罵上幾句,性子活潑且機靈的陸彝梢若非每回總跑得快,身上肯定會被多擰幾把。

  也好在聽著陳嬤嬤的話,陸大夫人似乎嚴格禁止她打壞小兄弟倆,因此這對小兄弟才沒受更多苦處。

  陳嬤嬤狠戾又貪婪,但也多虧她有著貪婪性兒,又勉強算得上陸大夫人身邊的半個紅人,因此陸大夫人那頭分配給二房的吃穿用度並未被平均分成三份,而是絕大部分都落到無雙院那頭去。

  陳嬤嬤的胃口再大也有吃撐了的時候,是以小兄弟倆所在的無雙院比起陸琬娘那頭更能吃飽穿暖,這也是陸琬娘起初發狠將陳嬤嬤給氣走的緣故。

  她能靠自己闢地種點蔬菜瓜果填補所需,但兩位胞弟年紀太小、究竟沒辦法這麼做,因此有著陳嬤嬤在那頭,雖則多少會受點氣,但還是能好好活下去。

  陸彝梢蓄意被她養得頑皮些,聽不進陳嬤嬤的謾罵;陸彝杪總是病蔫蔫的,陳嬤嬤還是顧忌著會把他氣出個好歹來、也沒心思總是找他麻煩。

  「……阿姊,少谷主說了他要與谷主專心給阿杪治病,所以想搬來無雙院,今日晚上就要搬來。」陸彝梢瞥了一眼食盒裡頭另一塊自個兒的紙包雞又舔了舔嘴,將嘴邊的油漬香氣都給吃進肚子,又道:「阿姊,陳嬤嬤這麼兇的人也怕少谷主,連大伯娘也不得不把外頭的那道牆給拆了,這頭有我照顧阿杪,阿姊能夠放心。」

  陸琬娘的心情有些複雜。

  她究竟摸不清淳于醴的意思。

  她想要讓淳于醴提防那些陰謀詭計,但淳于醴卻有意攙和得更深,也不曉得他心中當真有應對的法子又或者另有目的?

  今日聽淳于醴那席話,她已曉得淳于醴並不是傻子,只是千方百計地對待小兄弟倆好又是什麼原因?莫不是……莫不是與他們的母親、出自神醫谷的藥農之女白荼有關?

  陸琬娘曉得自己的母親白荼是藥農之女,白荼的父親、也就是自己那素未謀面的親外祖父在神醫谷中似乎有一定的分量,甚至能與神醫谷內的六大姓嫡系並肩。

  陸琬娘兒時也曾聽過母親說起一些關乎神醫谷的事,而父親對此似乎不怎麼感興趣,每當母親說起時總會拿起自己的書看,偶爾佯裝有興趣的模樣附和一二,實則也是為了哄母親開心。

  據母親白荼所說,四百餘年前,神醫谷有六戶人家攜家帶眷地往神醫谷那頭避世而居,後來四百年間裡頭的人來來去去,如今也不只有六姓人物,但六姓至今亦是依然存在。

  神醫谷中有個默契,便是歷任的谷主都會從六姓中的嫡系優先選擇。

  雖則神醫谷內並無嚴格的階級門閥之分,然則谷中的人們皆贊同這樣的默契,只因為那些應對外人的手段並非輕易能學好的,再加上外頭的人一代比起一代還要難對付,尤其是當朝立國之初天下還亂,不知道從哪兒開始流傳出神醫谷有稀世祕藥的傳聞,靖難之後更有著「長生丹」與收容建文君的傳說,讓往後的神醫谷谷主都不得不費盡心思與外頭的人周旋,為了保護神醫谷中的人們而得殫精竭慮地行這吃力不討好的工作。

  神醫谷六姓的人幾乎嗜醫如命,這等其外的「雜活兒」自是不得不做又惱人,也因為如此,六大姓的人漸漸也獲得了谷中人們的尊重,一言一行在神醫谷內總有一定的影響力。

  白荼曾驕傲地說過,她的父親──陸琬娘的外祖父──是唯一一位能與神醫谷六大姓嫡系平起平坐的人。

  陸琬娘想著,如若那位外祖父當真因為親緣關係而對自己姊弟三人產生好奇,是否又會委請神醫谷谷主父子做些什麼呢?

  她忽地有些好奇自己那位外祖父,卻又不得不努力壓下自己的好奇心,免得往後若與淳于醴說話時,自己透露出半點兒口風便會害了對方。

  她雖不曉得大夫人會有什麼計謀,但肯定是利用他們姊弟三人作為引子的,一如替陸彝杪治病、替自己治病。

  淳于醴身為醫者而對病患上心應當是正常的,若是陸大夫人多說幾句什麼又或者得寸進尺地多要求什麼,那就不好了。更何況淳于醴還跟她說,他會留在陸家半年。

  陸琬娘心裡頭事情可多,一件又一件,複雜的、簡單的、得步步為營的又或者單純好奇的,一件件事宛若小蟲子一般在自己的內心鑽洞,個別都撓著了不同的癢處。

  陸彝梢看著陸琬娘在發呆,不住又問:「阿姊在想什麼?」

  陸彝杪這晌也吃完了,並沒有像是陸彝梢一般舚脣咂嘴,反倒是拿了塊怕子將自己嘴上的油漬都給擦掉後這才與陸彝梢一道看向陸琬娘。

  「我在想……」陸琬娘頓了一下,斜眼看向花廳那頭,又是朝著小兄弟倆眨了眨眼道:「阿姊趁早去捉魚,晚上送魚丸湯過來給你們嚐嚐好不好?」

  陸彝梢最愛吃魚,當下忘了盒子裡還有一塊雞肉,口水又塊要留下來了:「阿姊做的什麼都好!」

  陸彝杪年紀最小卻是心思最重,忍不住問道:「阿姊要怎麼過來?」

  陸琬娘聽了一噎,看得小兄弟倆心思了然,不住一道勸慰自己的長姊道:「阿姊別逞強,有空的時候再帶過來就好。」

  「阿姊,我不饞的。」

  陸琬娘好歹接受了你一言、我一語的安慰,直到淳于醴端著藥進來時,這才離開床沿來退到一旁。

  陸彝梢不怕生,似乎對淳于醴也很有好感,看著淳于醴過來忙在床上長跪而起接過藥碗,一匙一匙地吹著藥,小心翼翼地餵著自己的胞弟,而陸彝杪也沒曾嫌過藥苦,一面咂著嘴、一面乖乖地喝著。

  陸琬娘每回看著小兄弟倆這般懂事的模樣,眼眶便會濕潤起來。

  「妳把他們教得很好,令人省心。」

  陸琬娘沒有答應,只是看著陸彝梢這般模樣而滿心心疼。

  她在外頭隨父母漂泊了九年,也不是沒有過輕鬆快樂的時光,但姊弟三人唯有陸彝梢是最沒有父母緣的,有時候甚至會讓她特別愧疚──她待他再好,終究取代不了父母。

  淳于醴看了眼一旁的食盒,又問陸彝杪道:「陸九,你喜歡二小姐做的菜嗎?」

  陸彝杪抿掉了嘴唇上的藥湯,道:「喜歡。」

  陸彝梢也以無比閃亮的眼神無聲地給了相同的回答。

  淳于醴道:「那往後便勞請二小姐多勞累一回,日日隨我送飯。」

  陸琬娘愣了一下,道:「外頭……」

  「二小姐應當是陸家的主子才對。」雖則能夠理解陸琬娘因為被陸大夫人長年牽制的緣故而做事多躓礙,但淳于醴有些不滿她至今仍有些畏縮,就像是顧忌著末節細行一般,丁點兒沒能看見從前她在杏花村那頭活潑開朗的樣貌。

  陸琬娘抿起了嘴一會兒,道:「少谷主可否借一步說話?」

  「在花廳便好。」淳于醴對於她將說的話心知肚明。

  陸琬娘應了聲,又看了小兄弟倆一眼,這才與淳于醴走到花廳。

  房門外頭,果不其然看見雪歡與雪欣二人木樁也似地站在門口,讓陸琬娘不住皺眉,卻也不想在這時候趕人以表現出她與淳于醴之間當真有什麼「不可告人」的事,因此她也幾乎不加猶豫地直言道:「少谷主這樣的要求是何意?」

  「他們倆都是孩童,對妳又有孺慕之情,如若日日過得輕鬆些,病也能較快好。」

  陸琬娘自是曉得這個道理,又道:「只怕給少谷主帶來麻煩。」至於是什麼麻煩,總而言之她今日午飯前該說的都說了,淳于醴應當曉得才是。

  「縱是沒有二小姐叮囑,我亦會盡心照顧陸九。」淳于醴停了一會兒,又道:「陸九之於我而言不但是醫者對病患的責任,同時也是不可多得的病患,治癒陸九,對我的醫術長進亦有幫助。」

  陸琬娘聽了這話啞口無言。

  「陸二小姐思慮過重,對我而言你們不過是值得看顧的病人,再無其他。」

  陸琬娘臉皮薄,聽見這話也不住赧道:「卻是與我稍早所說的話不衝突,少谷主應當也得保重自己才對。」淳于醴要做什麼決定是他的事,但她卻覺得他不必搭上他的性命。

  換句話說,在陸琬娘的觀點裡頭,什麼樣的追求都不比性命重要,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她想帶著兩名幼弟離家,先找一處能夠安身立命之弟,再讓他們選擇是否要去尋找父母。而她也只想平平淡淡地、靠著自己的雙手過完餘生,不想再過著不斷妥協與退讓的生活。

  「那事我自有道理。」淳于醴看著她敬小慎微的模樣,心裡頭有些不是滋味,只道:「往後陸八與陸九的午晚二餐都由妳做便是。」

  陸琬娘道:「早飯呢?」

  「早飯無須多加費心,我會讓人做配合藥材食用的五豆粥。」

  「五豆粥?」

  「以黃豆、綠豆、紅豆、黑豆與白扁豆合熬成豆粥,能延年益壽。」淳于醴頓了一下,又道:「然則陸八與陸九年紀究竟小,不宜過食,所以我會讓人另外盯著。」

  陸琬娘頷首,又道:「那麼今日我也得早早回去了。」

  淳于醴看著她一會兒,終究是沒再說什麼。

  陸琬娘將食盒裡頭沒吃完的菜給拿出來放一旁、只拿了盒子走,順道給小兄弟倆宣布好消息,而後便強硬地領著摸不著頭腦的雪歡與雪欣二人回臥霜院去。

  淳于醴一直看著她,直到她消失在自己的視線範圍內。

  想著往後能與兩位胞弟有多點相處時間,陸琬娘直接打發了雪歡與雪欣二人,稍事歇息後便往後頭池塘抓了條魚來放在木桶子內,滿心想著是要清蒸、烘烤或者索性和點麵粉做成魚丸,看起來會多上一些、也能吃得較飽,也沒發覺臥霜院裡頭安安靜靜,且不提趙嬤嬤不曉得往哪兒去,藺草也正在歇晌,更別提煩人的雪歡與雪欣也不見蹤影。

  好一會兒,當她在心裡頭排布好今晚的菜單時,便捲起袖來準備要做菜,卻不想淳于醴悠哉悠哉地走了進來。

  「少谷主怎麼過來了?」

  淳于醴手上拿著食盒,將裡頭空了的乾淨菜碟子拿了過來,道:「等飯。」

  陸琬娘一愣。

  淳于醴解釋道:「方才陸大夫人請人邀我往前頭說話順道晚些用飯,我是客,自當隨主便,只得以妳這頭的飯菜更好推拒她。」

  總歸是將自己今日的兩回勸告都當耳邊風?又或者想利用自己身為陸家暫且不可得罪的貴客身分照顧無雙院與臥霜院兩頭?

  陸琬娘心裡頭五味雜陳,或許帶著幾分感激,但對於這般輕佻的言論亦有些不喜,只是轉念想著淳于醴待兩位胞弟好,是以也姑且忍了下來,又有些違心地說道:「若少谷主不嫌棄,便留下來用飯吧!」

  淳于醴眼底閃現過一抹笑意,又道:「我也決定聽從妳的意思,與陸大夫人遠些,省得讓她算計,所以往後得往妳這頭叨擾了。」這話的意思,是往後都要在這兒用飯了。

  陸琬娘抿起嘴來,沒說什麼,只是抓起桶中的魚開始收拾。

  她將裝在桶子裡頭的魚捉起來用刀身敲暈,而後以刀背刮鱗、剖腹去內臟,又將骨頭給剔除擱在一旁,接著便拿起另一把菜刀將魚給剁成肉泥。

  淳于醴目不轉睛地看著陸琬娘做菜,眼底甚至流露出一絲自己也幾乎未能察覺的貪婪。

  陸琬娘手中的刀驀地頓了一下,緊接著趕緊切了蔥白、蒜與薑成小顆粒,又取了麵粉、香油、鹽巴等材料,加點水和一塊兒,混入剛切好的魚漿,一隻手便在大木碗裡頭又掏又抓,直到將裡頭的材料都混均勻後,這才左右看了看,想生火。

  唉,順序搞錯了。

  應當先生火才對呀!

  她忽地感到懊惱。

  如若不先生火,手上的這些餡料肯定得洗去一些的,那該有多浪費!

  雖則短時間內臥霜院不缺用度,但長久以來的節儉習性早已刻入她的骨子裡。

  眼看著淳于醴投在自己身上的刺人視線開始飄忽,甚至在廚房裡頭瞎走繞,還偷偷地揭開了幾甕她前些日子醃漬的醬菜嗅著,陸琬娘心裡頭突然有些來氣,張口便不客氣地說道:「少谷主若閒著沒事的話,便來幫我生火。」

  淳于醴被叫得一愣,回過神來後本想著生火也沒什麼大不了的。他身為神醫谷少谷主,雖則家中亦有生火燒飯傭人,卻不若官家子弟總被嬌生慣養,從小什麼雜事都被訓練著做,是以生火劈柴挑水等庶務還當真難不倒他。

  卻是……

  淳于醴心裡頭忽地升起一個念頭,道:「我是客人,為什麼要幫妳生火?」

  陸琬娘豎目道:「你還知道自己是客人?那麼為什麼還跑來搶我的食物?」

  就算是那幾甕擺在架子上的醬菜也不准他搶!

  瞧瞧!那一手筷子、一手碟子的架式,敢情她再晚些喊出聲來,那醬菜就要落入他嘴裡了!

  淳于醴看著她怒目攢眉的護食模樣,心裡頭暗暗覺得好笑,卻也放下了手中的「凶器」,坐到灶口邊的杌子上開始認真地升起火來。

  陸琬娘沾滿魚漿的手捏著水瓢在鍋裡頭下了四、五瓢水,又道:「水燒開便好,我不要過沸的水。」

  淳于醴淡淡地應了一聲,繼續燒著柴。

  等待水燒熱的時間,陸琬娘繼續切起蔥薑蒜等佐料來,又打了兩顆蛋進碗裡頭攪和一回,最後將一旁的魚骨加點料頭與鹹菜和佐料一道往小陶鍋裡頭塞,擱在小火爐上頭燉後才取了那碗混合好的魚漿轉向鍋前等著水燒開。

  淳于醴的神情總顯得過分凌厲,但坐在灶口邊被火光映成橘紅色的臉龐多了幾分煙火氣,看起來竟是親近了幾分。

  她傻傻地看著淳于醴好一會兒,只覺得有什麼東西在腦子裡突突地直跳著,陌生中帶著幾分熟悉,讓她不住出神,還是直到鍋裡頭的水蒸氣撲得她整臉濕氣時才紅著臉回過神來,趕緊多舀了瓢冷水下鍋降溫,接著用手與匙子俐落地擠出一顆又一顆的魚丸下鍋。

  待到魚丸全熟透後,她便用竹勺將魚丸盡數撈了起來扔進陶鍋裡,又將鍋裡頭的水給撈了乾淨後便讓淳于醴燒大了火,途中還迅速淨了手,直等到鍋微微冒煙後便下了油與蛋,快速地炒了盤蛋出來。

  陸琬娘看著專心燒火的淳于醴,心裡頭那排一直排拒著對方的刺似乎軟化了些許,索性又迅速拿了兩顆胡蔥切碎,又壓碎了顆鹹蛋炒了盤鹹蛋胡蔥,這才讓淳于醴歇下來。

  淳于醴拿起火鉗將灶內的柴火給撥弄了幾回後才關上灶口。

  他的額頭布著一層薄汗,陸琬娘看得他如此,自顧自地掙扎了好一會兒,這才拿了條乾淨的素布巾,撇著頭遞給他擦汗。

  許是廚房本身就是煙火之地,淳于醴接過陸琬娘遞來的布巾時,竟發現她的臉頰乃至耳後都微微地發紅,看得他差點出了神。

  與記憶中一般別無二致的表現讓他的心再次微微地沉了沉──分明是相同的人、還是從前的玩伴,卻在七年餘後如陌路人一般,令人不是滋味。

  她不知道為何遺忘與自己曾經要好的關係,但他卻沒曾忘懷。

  或是在小溪邊,他一面背著書,一面看著她胡亂堆著石頭、隨口「考校」自己功課;或是在樹下,他陪著她一起拿樹枝在地上寫字,偶爾她教他背起的詩詞,又或者他教她簡單的藥理;也或是在北杏花村專門為病患們煮食的廚房外頭牆角,她替他望風、他往裡頭偷拿幾個包子或者糕點來與她一道分享。

  整整兩年,他枯燥的日子因為有了活潑愛笑的她而繽紛,而他也盡自己之力替她緩解父母離棄之痛。

  淳于醴想起往事不覺含笑,連帶神情也柔和了幾分。

  陸琬娘感覺到自個兒手中的布巾已經被接過去後,這才想轉身端菜,卻發現淳于醴不知何時無論是眼底或者嘴邊都噙著濃濃的笑意,當下亦是忘了自己該做什麼,只是傻傻地看著他。

  兩人四目相對許久──也或許才幾個眨眼的時間──這才個別紅著臉別過頭去。

--

  碎念:自己做手工丸子真的很有趣,無論是水煮或者炸的都好吃!不過翻一翻自己的照片,好像只拍了炸雞肉丸的照片,水煮丸子那次因為懶惰撈起來拍所以作罷。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87569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小說|古風|女性向|杏雨幽蹊|歷史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ast35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小說】杏... 後一篇:[達人專欄] 【小說】杏...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tw444梓秋與菲雅
本能告訴著梓秋,眼前的巨大生物,正是自己的天敵之一,貓科動物。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6:25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