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短篇】〈傘〉(上)

作者:白井芹子♚│2020-08-07 23:55:29│贊助:4│人氣:58
  「傘?妳說他們都叫妳傘?」
  「這個名字太詭異了,我幫妳取個名字吧?以後妳就用那個名字介紹妳自己。」
  「妳怎麼都不說話……算了,也行。妳沒有異議就好。」
  「這樣吧,我姓葉,妳也跟著我姓,叫子桓。」
 
  「葉子桓。」
 
 
 
  「最近好像很多鬼吃人的事件發生耶,這陣子頻繁了起來。」
 
  是這麼一句話開始的。其實葉熙也沒有什麼其他意思,只是看著新聞報導的案件發出了這麼樣一個感慨。她用玻璃吸管攪動著杯內的溫牛奶,對著在廚房裡移動,準備自己早餐的葉子桓說道。
 
  彼時端著自己的吐司走出來的她只是默默地走到葉熙的旁邊,拉開椅子坐下,甚麼話都沒說,就只有安靜吃著早餐。一直以來都是這樣,葉子桓是個很好的傾聽者,卻不是個很好的講者。儘管如此,相處了這樣一陣子,葉熙也已經習慣了對方的個性。
 
  「妳晚上還有打工吧?」葉熙說,「最近不太安全,出門要小心點。還是我跟妳一起去吧?有個人陪也比較安全。不然妳一個人我不放心。」
 
  葉子桓搖了搖頭。她一向是不太說話的。
 
  「真的?我可不想哪天在新聞上看到妳。」葉熙認真的說,「要不我叫計程車給妳搭吧?」
 
  紅髮的少女露出了一個小小的微笑。當她需要她的室友──或者也可以說是監護人──安心時,她就會露出這個微笑。不太真誠,也沒那麼有感情;但總會讓葉熙知道一件事情:就是她管太多了,可以閉上嘴。
 
  「好吧。」終於她攤開手,「那記得要注意安全。」
 
  葉子桓收起了笑容,點點頭。
 
 
 
  葉子桓推開店門。搖擺的老舊油燈閃爍著昏暗澄黃的光輝,店裡頭洋溢著清淡的酒味。店內擺了幾張木桌幾隻椅子,牆上掛了幾張油畫;但會在這個時間點拜訪的人通常都不是為酒而來,這間店也不全然是為酒而開。站在櫃檯後面的酒保穿著一身西裝打領帶,整整齊齊的,沒有皺痕沒有酒漬,完全不像是個酒館老闆。他披了一頭金髮,戴著黑色墨鏡,嘴角成天帶著笑容。
 
  看見來者時,他也笑著說:「歡迎光臨,傘。」用手帕擦拭著自己的手,再將玻璃杯放回背後的木櫃,酒保雙手支著下巴淺笑著問:「今天有甚麼事嗎?」
 
  「鬼。」葉子桓簡單說:「變多。」
 
  「哎呀?是葉熙小姐告訴妳的嗎?」
 
  葉子桓只是點點頭。「有情報?」
 
  「我也不太清楚,但最近那些傢伙變得比較猖狂是沒錯。我會幫妳找找資料──不過妳知道了想做什麼?」難得看見對方造訪自己小小的店面,酒保不自覺多話了起來,瞇起眼笑著說。「妳也清楚妳已經不如以前那麼強了──妳甚至不喝人血,說不定人類都能殺了妳。」
 
  少女並沒回話,鮮紅色的瞳孔沉澱澱的,看不出什麼情緒。她只是維持一貫的面無表情,「危險。」如此說道。
 
  酒保詫異地眨眨眼睛,隨後輕笑出來。「真是難得聽見妳說這種話──看來妳也越來越習慣人類生活了,對吧,傘?那個人類怎麼樣?居然讓妳如此傾心,因為她的一句話連血都不喝。」
 
  葉子桓張了張嘴想說些甚麼,半天卻也說不出話來,最後只悶悶吐出一字回應:「煩。」她將鴨舌帽帽簷拉下,將連帽外套的帽子跟拉鍊一起拉上。「再聯絡。」
 
  「不太說話的個性倒是一如既往呢。唉……不過這次是老朋友吧,傘。對妳可不好受啊。」在目送了對方的離去後,酒保微笑著喃喃自語。
 
 
  「今天晚上要晚點回來?」
  「加班。」
  「這樣,注意安全。」
 
  也不是什麼小孩了。葉熙對她的信任建立在葉子桓平時就算遊蕩到三更半夜也會在早上之前回家準備早餐上,只要不是太過分的理由都能接受。然而說要打工是假的,說要加班也是假的,只是因為最近這附近太危險而出來晃晃而已。
 
  葉子桓一個人走在夜晚的街道上,四周安安靜靜的,連貓也沒有。住宅區昏暗一片,一盞燈都沒開,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最近吃人的事件太多,導致大家人心惶惶。但這樣子不行,鬼吃人是可以的,但太常吃人是得受懲罰的。
 
  在以前她還是傘的時候,這一帶的鬼可沒這麼狂妄。沒有了王就開始囂張起來了嗎。葉子桓雙手插在口袋,四處環顧著巷弄。雖然已經沒吃肉很久了,但她還是保有著鬼的敏銳視覺跟嗅覺,依然能夠見到不太對勁的東西。她接近其中一條飄散著臭味的巷子,隱藏著腳步聲走了進去。
 
  能夠聽見微弱的求救聲跟咀嚼聲,還有一股惡臭。鬼跟鬼之間聞見彼此的味道總是不那麼舒服,聞起來像是放了很久,已經臭掉的豬肉似的──也因此,他們能夠彼此確認彼此的位子。但那對她來說並沒有甚麼困擾,她能聞見對方,並不代表對方能夠聞見她──沒有攝取正當食物的鬼,會逐漸變得像正常人類。
 
  她慢慢接近了聲源,看見了一片血肉模糊中隱約有顆頭在哀嚎著;在那片血泊中,她也看見一隻正在啃食人肉的,醜陋不堪的怪物。黑色的印記繚繞在他的身上,幾乎看不見人形,他看起來只是有四肢、會雙足站立,長著毛髮的野獸而已。
 
  葉子桓第一眼就知道了那個人已經沒救了,她來得太晚。鬼的唾液可以麻痺人的身體,卻不能麻痺痛覺,但能拖延血液流出的時間──言下之意就是,可以讓一個人直到被吃掉之前都是活著的。她踏出一步,知道還沒死掉的那個人在用模糊的視線看著自己,卻只能因為疼痛喊出悶悶的呻吟。
 
  「……。」
 
  明明想吃的話可以去酒保那裏拿的。這裡在她離開之前都還是挺有秩序的模樣,卻怎麼會變成如此?一股怒意油然而生,葉子桓往前走到了鬼的前方,一腳踩在血泊裡。
 
  鬼終於抬頭了。但在他看到眼前站著誰之前,對方已經將他用力踹了出去。骨頭斷裂的聲音,還有血沫湧出的聲音。儘管已經沒吃人肉很久,對付這種沒有太多智慧的野獸她也還綽綽有餘。葉子桓冷著臉看著被踢翻的惡鬼,在對方撲上來的時候一把抓住他的脖頸重新甩向旁邊。
 
  碰的一聲,他直接被鑲進了牆裡,大概短時間內是出不來的。葉子桓看著掙扎的鬼也沒管他,逕自轉身低頭看著在地上抽搐著的人類,讀出他眼中的渴求與痛苦──總得給他一個痛快。
 
  於是她踩上那顆頭,用力一輾將整顆頭輾碎。腦漿濺在她的外套上,她也不屑一顧──儘管她知道要是不處理就回去會引來不必要的麻煩:諸多的問句跟擔憂,甚至可能被禁足。一想到就覺得心累,要是人類像鬼那麼自利就好了。
 
  葉子桓看向努力從牆裡出來的鬼,踏著緩慢的步伐向他走去。鬼也盯著她,發出一些無謂的吼聲。她沒說話,抬起了手握緊拳頭,一拳打向了鬼的臉部準備將他的頭揍出一個洞──
 
  有某個人來了,撲鼻而來的臭氣讓她皺起眉頭,下意識跳開才發現原本站的位子被一柱尖刺震碎,肉色的刺還卡在地板上。很熟悉的味道,更是熟悉的攻擊。只是記憶中的那股氣味並沒有像現在一樣濃烈。
 
  葉子桓轉頭,看見了走來的那個人──少年穿著輕便的灰黑色外套,熟悉的自信笑容熟悉的紅色瞳孔,乳白色的短髮梳成油頭,沒有被衣服遮住的地方烙印著大片黑色的痕跡。尖刺從他的背後出現,一股濃厚的惡臭瀰漫在巷內。
 
  「哎呀,我還想說是什麼人這麼敢,闖進我的地盤裡面攻擊我的人呢,原來是妳呀,傘姊姊。」少年瞇起眼睛微笑著說:「怎麼有時間來這裡?已經好久沒有看見妳了,最近過得不錯,對嗎?都不需要出來打獵了。」
 
  葉子桓放鬆眉頭,用手指搓揉了一下鼻樑。她實在沒心情跟對方寒暄,既然他說了是「他的地盤」,意思是在這裡的所有事情──都是被他默許的嗎?
 
  「怎麼不說話,傘姊姊──啊。太久沒見,我都忘了。傘姊姊是不是不愛講話呀?跟冷血女王一樣,以前就很仰慕妳呀。」少年依然自顧自地說,背後的尖刺在半空中晃盪著。「但是都這麼久沒看到我了,也不能打聲招呼嗎?我們都很想念妳的。每次去酒保那邊都沒見到妳呀。明明聽說……」
 
  「……尖刺。」
 
  少年恍若未聞,露出了一個弧度更大的笑。「明明聽說妳都在維持這個街道的秩序的。從酒保那裏得到消息,再親自來將作亂的鬼幹掉──對吧?好帥呀,傘姐姐,像英雄似的。」
 
  葉子桓再度皺起眉頭,放在口袋裡的手拿了出來。
 
  「哎呀,」少年──尖刺之鬼微微挑起眉頭,往前走了幾步,停在被卡在牆壁裡的鬼前面。「姊姊,也不需要這麼防備嘛。妳可是我的恩人,我怎麼可能會對妳不利呢──傘姊姊,妳是想要把這隻鬼處理掉,對吧?」
 
  沒有回答。少女只是盯著他看。
 
  「我幫妳吧,姊姊。妳沒吃人肉那麼久了,還得跟鬼戰鬥也太辛苦了,對吧?」少年伸出他背後的刺,瞬間貫穿了還在掙扎的惡鬼。他的血濺在他的外套跟臉上,在一片黑色的紋路上染出艷紅。他彎著嘴角笑:「作為我幫妳一把的回報──」
 
  ……來了!
 
  「──陪我活動活動筋骨啊!」
 
  葉子桓壓低身體,用左手護住側邊的頭殼閃過了刺來的尖刺,一手撐著地板穩住平衡,腳一蹬手一推朝著少年彈去,左手拉後向著他揮出拳頭。但尖刺甚至沒躲,左手一抬就用掌心接住了她的攻擊。
 
  「姊姊,妳這樣不行啊。以前的妳只要彈我額頭,我就會噴血往後飛的。看看妳現在,往我身上揍一拳,我單手就接住了。」
 
  葉子桓想拉開距離拳頭卻被握緊緊,對方身上傳來的臭味不如以往,在她不知道的時間裡他吃了多少人?吃了多少鬼
 
  「姊姊,妳怎麼都不回我話啊?」少年握緊了拳頭,「人類的生活讓妳頹廢到這種地步了嗎?成為人類有什麼好的?」
 
  葉子桓心不在他的問題上面,甚至腰部被貫穿的時候也不在傷口上面。她只是一直在想,她不在的這段時間,
 
  被稱為尖刺的少年到底變了多少。
 
 
 
  尖刺離開了。
 
  葉子桓撿起落在地上的帽子後,吐著血倚靠著牆壁坐下,一手摀住腰間的貫穿傷,一手伸進口袋裡拿出手機,用顫抖的手傳了幾封訊息給葉熙。這麼久以來沒這麼狼狽過,到底還是她變得太弱了,連傘都叫不出來。使用力量時纏繞在身上的紋路不過一丁點,大小恰好可以環住右手而已;而尖刺卻幾乎遍及了全身。
 
  沒有勝算,打從聞到他氣味的時候就發現了。
 
  「住同事家。」
  「為什麼?今天很晚?」
  「嗯。」
 
  她背靠著牆,抬頭仰望天空。林立的高樓大廈,隱藏在其中的小巷,只能夠過縫隙看到一點點閃著星光的夜空。久未受過的劇痛刺激著神經,隨著時間過去感覺也變得淡了;早就被血濡濕的手還能感受到溫熱的液體在往外流。
 
  葉熙此時才回應了一個「我去接妳」。但葉子桓沒有力氣再打開手機回應甚至已讀她,只能虛弱的呼著氣,等待傷口緩慢癒合。
 
  「……去你的。」
 
  真是難看極了。
 
  她低著頭,希望自己有關掉GPS定位,然後意識陷入了一片漆黑。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87534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p24814800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泰拉頓】四:雲火翔天(... 後一篇:【短篇】〈傘〉(中)...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MRDD輕小同好
銀河公路上地球不靠站同時更新至 7 8 9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54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