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6 GP

[達人專欄] 艦風戰華 八十二章 正體不明的深海棲艦 即將爆發的大戰

作者:冰雪 霜華│2020-08-07 20:23:53│贊助:12│人氣:113


        雖說現在各地都壟罩在深海棲艦的威脅,到處都有政治紛擾、媒體四處丟出未經證實的臆測性報導、名嘴到處開講等亂象,唯獨其中一種人反而是現在最安穩的一批。

        一座實驗室內,一堆研究員要不抱著資料,神情慌張地走來走去,不然就是坐在電腦桌前瘋狂的敲打螢幕,雙眼充血,一副多天沒睡的樣子。

        在這些人中,只有一位女研究員神色平靜的做著事情,一位研究員手上拿著咖啡走到她旁邊,想看看她在做什麼。

        「菈達,妳在做些啥啊?」

        菈達敲打著電腦,隨著她敲入的一筆筆數據,螢幕上一艘潛艦模型正在進行著各種微調。

        「模擬戰況啊,既然有辦法轟殺我全部的無人潛艦,那就代表對方高我們一籌,那這時需要的是超脫對方的想像,模擬應該是最不耗成本的做法了,總不能一直靠實戰吧。」

        「聽說是日本搞出來的?」

        另一名研究員手中拿著厚厚一疊報告湊了上來,基於研究需要,各國一定會設法把那份影像資料弄到手,其中自然包含菈達所屬的大國。

        不過菈達看都不看,繼續緊盯著螢幕。

        「沒興趣?」

        「要資料的話,無人潛艦之前已經傳了部分資料給我,我也大略猜到是人型兵器了,而且說是日本可能性太低了,估計只有搞到這份資料的白痴媒體才會這樣報。」

        回頭看研究員一臉狐疑,菈達總覺得國家這下要亡。

        「去看日本這次的損失,還有這樣做日本獲得了什麼利益,這個叫深海棲艦的兵器毀掉諸如我國在內大部分國家,而且包含超級大國在內的防禦系統,有這樣的兵力還會這麼低調?」

        各大國都有核彈,你轟我我就轟回去,要死一起死,但這回是其中一個國家所有,其它國家都沒有之下,照理來說發動一場輾壓式的第四次世界大戰都沒問題。

        畢竟這控制住海空兩軍,這種情況下很多國家是會撐不住的,而且看情況沿海國家也都有風險。

        然而日本這次的損失很大,首相和國防部長的位子都快不保,敵對陣營因為自家也有不少人在政壇而受到一定的衝擊,小黨小派自己都快撐不住,沒有資源搞這種東西。

        就算說是軍方自導自演,日本的許多防禦系統都被摧毀,光是要重建就煞費苦心,而且真到重建,各國沒那麼好心讓你搞這些,一定會舉全世界之力和你玩個魚死網破。

        而且日本海空軍這次也被毀掉不少重要軍備和人才,這種自損損失過大,軍備姑且不提,高階人才是很難培養的。

        發明出這麼劃時代的高科技,策略布局卻和三歲小孩一樣,怎麼看都很弔詭。

        「另外就是這個科技有個很矛盾的地方,如果海上兵器都有這種防禦力,為什麼只有海上而沒有陸上?」

        菈達說到一個目前全球大部分研究團隊糾結的一個點,靠大規模殺傷性兵器都無法摧毀其中之一,這種破格的防禦力用在陸上,對任何國家來說都難以負荷,不用焦土或毀滅作戰,只要斬首行動就夠嗆。

        「就不能是因為只有海上才有辦法動嗎?」

        「一個和你我差不多大的人型兵器,是要怎麼利用海洋能,如果沒想到這層原因,研究這個人型兵器一定會卡關。」

        實際上這個大小也讓各國頭動不已,人型能塞入的東西太少了,這也是為什麼當初聽到日本有人想搞這個,各國斥之以鼻。

        直到現在,依然沒人相信這東西有辦法化為現實,就算是科技極度發達的現在,還是有一些固有的限制在,就算日本科技樹多麼厲害,這也不像日本能做出來的東西。

        不過其中有一人抱持著一絲相信的想法,並把其視為可能的突破口。



        「所以你現在來看一個糟老頭,就是為了一個你多年前也不相信的玩意兒?」

        一個餐館包廂中,冥月帶著嚴肅的表情看著一位頭髮花白的老者,那就是他新兵菜鳥時期曾經見到的田謙。

        「我也不想相信深海棲艦是你做出來的,但是相關的東西你可能知道,畢竟要說全球研究最透徹的,除了你我也想不到其他人。」

        「畢竟估計也只有我一人在研究這東西了。」

        田謙呵呵的苦笑著,自己在幾年前因為研究無果,早就被國家放棄,現在都是靠自己多年的儲蓄免淺維持,但和研究失敗相差不遠。

        「姑且做個參考,不然目前各國的防禦系統都爆了,海軍這邊也很頭痛啊。」

        實際上這兩天,大西洋一支英國的小艦隊也被全殲了,印度洋方面,東南亞聯合大艦隊其中的第二艦隊也被滅了一半。

        更別說是空中飛艇,應該是建立以來最大的毀滅事件,目前各國最先進的飛艇都是落得被圍剿的命運。

        日本海軍這邊自然也頭痛不已,空軍已不願意支援,光靠研究落後的自家飛空艇根本不成事。

        「這個叫深海兵器的和我研發的方向其實差很多,光是動力方面就有很多疑點了,這邊能理解吧?」

        看冥月認真的樣子,想想也沒啥好隱瞞的田謙道出自己的想法。

        見冥月點頭後,田謙繼續說下去。

        「要做到人型,動力和如何在海面上移動就會是一個問題,因為事關移動上機動性,不可能設計成腳在海面下靠浮力撐在上面,另一個就是防禦問題,沒有堅固的裝甲被轟到就毀的話,一切就沒意義。」

        實際上比起攻擊,那不自然的防禦系統反而更讓人頭痛不已,目前各國把能轟掉一艘大戰艦規格的輸出轟在深海棲艦上,卻沒一個有辦法造成關鍵的傷害。

        「這些有解嗎?」

        「你好像有啥誤會,這些就是我一直跨不過去的坎啊。」

        要造出這種兵器,還不如去搞一臺鋼彈,實際上當初田謙的確有想過造個鋼彈啥的,畢竟自己小時候真的有這種夢想。

        只是依然是在「如何浮在海面上」這點卡關,後來誤打誤撞下研發飛艇去了,這估計是當年的他始料未及的。

        這個回答讓冥月心頭一緊,從目前國際的反應來看,其它國家有解的話早就拿出來了,而唯一研究這種無解兵器最久的人也無解,那這些玩意兒事怎麼蹦出來的。

        「別想了,那些全世界最頂尖的天才們都無解的東西,靠一個半路出家的人怎麼有可能參透。」

        田謙調侃了一句,讓他意外的是冥月並沒有反應,看起來像是在思考什麼的樣子。

        『這小子怎麼這回又這麼認真了,這可是讓全球難住的超級難題啊,莫非是日本軍方給的壓力?就憑這小小的軍階?』

        雖然軍階小被上面的人施壓的可能性很高,但小軍階也意味著負擔的東西少,一個班長只需要顧一個班,相對於排長或連長壓力更小一些。

        目前壓力最大的應該是政府研究計畫和參謀部高層等人,底下的人算是集體,就算要清算也無濟於事,頂多離職,實際上留在體系中的人還要繼續承擔這些壓力,反過來壓力可能更大。

        現在的冥月和那種被丟棄的棄子差不多,沒道理花那麼多心思,在軍中也不會沒來由降低軍銜或強制剝奪軍人身分。

        『記得他當初是因為自己的家鄉才當兵的,總不會是說要守護家鄉這種臺詞吧?』

        實際上田謙猜對一半,只是能參透此時冥月的人估計也只剩川一人了,任田謙想破頭都料不到他的腦中到底在打什麼算盤。



        冥月想要放空腦袋,不去操煩一些瑣事時,就會利用晚上的時間,划船到岩洞去找少女聊天。

        剛開始其實會有些擔心,沿海已經被深海棲艦摧毀大半,就算這邊的海象比較特別,空中可沒有這些天然防壁。

        不過可能是這一帶已經被攻擊過一輪,之後都沒有成為棲艦的目標,這也讓冥月放鬆不少。

        在和田謙聊完天後,壓力自然就上來的冥月,這天晚上也划著小船來到岩洞。

        聽到冥月划船聲的少女跑到岸邊,看到在把船綁在木樁上的冥月,也不等他做完手邊的事就飛撲上去。

        他輕輕的摸了摸少女的頭,一如既往的和她到一旁一個平坦的岩石上,準備天南地北的聊個通宵。

        少女對冥月能來雖然很開心,不過她自然知曉冥月的到來代表他有什麼煩心的地方。

        雖然想要和冥月一同分擔,也不想一直做被照顧的一方,不過自己能做的事情畢竟有限。

        冥月划船離開後,少女看了看四周的岩壁。

        『如果我能離開這個地方……這種想法不能有呢,這樣之前的覺悟不就白費了嗎?』

        少女搖了搖頭,簡單的梳整後,照往常一樣進行祭拜,祈求一切平安順心。



        船上,冥月嘆了口氣,覺得肩膀的壓力又回來了。

        少女的小心思他自然不會看不出來,但又能怎麼樣呢,寄託玄學?希望有國家有解決方向,正在致力的把東西實現出來?

        這種虛無縹緲的東西如果能成事,雖然是好,可又像是神開的大玩笑一般,到時候無法接受的人又一堆吧。

        『就算是在戰爭中,也希望一切平安,這種想法總覺得有點孩子氣。』

        因為敵人有太多疑點所以沒有實感,實際上現在和打仗差不多,而且這場戰爭的麻煩程度和規模不亞於世界大戰。

        想到這裡,冥月的肩頭上又下沉了幾分,沉重的壓力讓他有點窒息的感覺,差點就因為分神而划到暗流中。

        他緊咬嘴唇,試著讓自己的注意力集中,划動手上的槳試著划出危險的水域再說,沒被深海棲艦搞死,先沉在無名地這種事可讓他笑不出來。



        這麼多天過去,各國聯軍被擊破不少戰艦,加起來也是很龐大的損失,就算沒有媒體記者的搞事,軍方的面子也很難掛的住。

        2446年9月,在眾多港口城市、島嶼和軍事基地被轟炸後的隔年,全國軍方高層又召開一次世界會議,這次將全世界劃分為數個戰場,由鄰近地緣的國家把持。

        各戰場的國家組成大艦隊,準備和棲艦來個正面對決。

        前面都輸的原因,軍方將其歸為戰力缺乏,事實上被殲滅的艦隊規模的確不大,最大的東南亞大艦隊第二艦隊規模頂多打一場中小型戰役,而且被敵方打殘的可能性很高。

        既然這樣那就圍毆了,這是軍方高層目前能想到的唯一方法,不然根本不成事,既然都要合作,那就來合個大的。

        對於這次合作各國都大肆宣揚,有點像是要壯自己國威,看在人民眼中多少有些熱血彭湃。

        但在一些人眼中,這和發動第四次世界大戰差不多,只是敵方是正體不明的深海棲艦而已。

        「諾特,你怎麼那麼冷靜啊,我們根本沒有兵裝能百分之百打破棲艦的防壁吧?」

        「就算可行,估計也很難。」

        諾特略微皺眉,她眼前的螢幕上跑著一堆數據,旁邊的研究員唯一看懂的是旁邊失敗的字樣不斷跳出,成功出現的次數大約佔一兩成。

        「妳現在在做啥?」

        「根據那個影片和我們這邊損失時的影片,分析出大略的裝甲強度,以及對方的基礎戰力,並將其提高五成後模擬兩邊互轟時,我軍能轟爆對方裝甲的情況。」

        看研究員有些高興,諾特大概猜到他看到成功的字樣,連忙抬手做出等等的手勢。

        「那幾個成功是我把集中攻擊算進去,對方不是戰艦而是人型兵器,我們很難集中轟炸,目前那種武器因為實戰作用太低做不出來。」

        「那妳幹嘛把這數據算進去,妳應該不用自我安慰吧?」

        「我不用,國防部長要啊,他要我模擬後,想辦法搞出成功機率約三成的數據出來,而且要有相關模擬演示。」

        諾特嘖了一聲,事情比她想的還遭,人型兵器就算是用最小的副砲估計都會轟到全身,如果這種人型兵器和戰艦差不多,而且裝甲規格是目前全世界最高規格,這種打法失敗率和百分之百無異。

        都這種時候了,高層還要這些東西,不知道該說辛苦了還是無奈,這些數據應該是要安撫國內用的,不然國內質疑聲也不小。

        『不知道其它國家是如何了,我們這邊能自保就要偷笑了啊。』

        美國身為超級大國,舉國之力的象徵意義和其它國家不同,現在全國自然也亂做一團,畢竟這種決定也不是美國總統或軍方一兩個人說的算。

        然而這點自然有解,政府高層立刻通過緊急命令,因為這次棲艦對沿海的損失極大,聰明的國會議員在看到世界會議上各國的表現,立刻心領神會的搞定這一切。

        不過對軍方來說就沒這麼簡單了,和政治家不同,實際執行方是他們。

        「阿夸維特,知道要怎麼做了嗎?」

        成堆的機械中,一名身穿髒兮兮的黑色西服的男子一臉狐疑,一副「你剛才有說話」的樣子。

        「你想表達什麼,克菲爾?」

        「讓你做出能安撫人心的數據,還有這場戰爭的技術負責人,後面那個和你現在的職責太接近,你拒絕的話估計沒人能接,上將的說法是讓你把活接了。」

        阿夸維特嘆了口氣,嘿咻一聲從成堆的機械堆中跳了下來。

        「這場仗有多少勝算,你應該不會不知道吧。」

        這句話不是問句,而是肯定句,他似乎也沒有要克菲爾回答的意思,眼睛牢牢的盯著克菲爾。

        被這樣盯著任誰都會不自在,不過克菲爾卻沒有任何反應,這反而讓阿夸維特自己有些不自在。

        「我只是負責傳話的,你不接損失的是你,傳話人換了損失的也是你,你應該無法肯定軍方下次派了誰過來吧?」

        這句話算是有打到阿夸維特的點,克菲爾還算是比較溫和的傳話人,不過這活他實在不想接。

        「就算要接,我要怎麼用出安撫人心的數據,根本就不是戰力不夠的問題,那些特攻用飛艇沒一個成事的應該就看的出來了。」

        克菲爾搖了搖頭,表示其也無可奈何。

        「要我用出一個超難搞的數據,還要接一個必敗的仗的負責人,上將是想搞我,不怕我自請解職嗎?」

        「他把你的解職申請壓下來不就好了。」

        顯然阿夸維特也拿不出有效的威脅,克菲爾看他搔頭苦惱也不成事,嘆了口氣接著說道。

        「最多讓你降為一個戰場的負責人,總負責人由其他人擔任,數據這個由不得你,我會和上將報告你同意接下,時限之後會傳給你。」

        阿夸維特擺了擺手,這已經是很大的讓步了,再強求只是讓大家都難堪而已。

        『該死,要怎麼和正體不明的東西打啊,別國有辦法嗎?』

        雖然機率很低,但他只能把希望也寄託在其它國家上,只要有一個國家有辦法就有解了。

        這種束縛感讓他窒息,但這是他現在想到唯一比較具體的做法了。


===========================================================

補充下,菈達也是十三人之一,也是之前米德加爾特脫出作戰中所使用潛艦的建造者。
(至於她所屬的國家,說到潛艦的重點國,除了日美也就只有另一個國家了)

這次有點晚更新,在想要怎麼把以前的一個梗給收了,這個梗還挺重要的,也是艦收的一個重要遊戲設定。
另外就是我要準備證照考試,基於以上這些原因,所以無法快速生出來。

說到生出來,因為疫情關係,最近真沒幾部新番能說,都有題材荒的感覺了,但是看日本疫情這麼嚴重,覺得題材荒不要緊,不要再有人因為疫情過世比較重要。

在動畫心得之前,應該會生出另一篇白貓的文出來吧,前陣子登錄終於滿五年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87507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艦隊收藏

留言共 1 篇留言

雪芽
好看~

08-08 07:14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6喜歡★mingyue52184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霜談動畫... 後一篇:[達人專欄] 【閒聊】白...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emeke6608貓狗鳥糞 貓狗蛔蟲
勤洗手重衛生動物糞便病毒寄生蟲勿入口 請搜尋 宿主を支配する微生物 新型隱球菌之感染與流行病學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02:36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