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 GP

遊戲王Persona 第五天

作者:可可羅│女神異聞錄 5│2020-08-07 10:13:31│巴幣:1,009│人氣:327

【葛飾警署,地下偵訊室】
名叫棗可可蘿的小學五年級生,在朋友祐樹的瘋狂之下,被帶到了這裡休息。
她服用了被帶到這裡之後每天要吃的藥,看樣子,自己心裡有點不安。
「主人,拜託你趕快救救在下……」棗同學喃喃自語的說著。
「咚咚咚!」這時入口處出現了兩位分別是短髮和紅髮的女警。
「那個……你到底想對在下做什麼?」可可蘿用很害怕的眼神看著兩位女警,摸著右手被割傷的傷口,用繃帶包覆者。
「妳沒聽到嗎?婊子……」名叫小野小町的女警說著。
「快說出犯人的住處!!!」名叫清正奈緒子的女警說著。
「妳們這些大人,想要對……在下……」可可蘿被嚇到地說著。
「我都從那邊聽說了,妳涉嫌引誘犯罪、誘拐和恐嚇,最重要的一點,妳還有過失傷害對吧?」小野警官說著:「如果妳沒辦法說出同夥,也就是傷害妳的人的住處,我想我會把罪全部推給妳喔!」
「不可能,我是絕對不會出賣主人的。」可可蘿驚慌地說著。
「看來這樣子就得把妳依送法辦了,除非妳願意把住所說出來……」清正警官說著:「但那是不可能的了,我想妳應該明白吧,這個社會就算是蘿莉、JS,也不容許犯人肆虐。」
「年紀輕輕就要被保護管束,我想這是無可避免的吧?」小野警官說著。
「這社會怎麼了?為什麼找不到犯人就要推罪給我?」可可蘿害怕地說著。
「妳也是共犯啊,不是嗎?我們都從那個管道知道了,妳誘拐犯人這件事已經很明顯了。」清正警官說著。
「咚咚咚……」入口處出現了敲門聲。

【偵訊室外面】
「真的很抱歉,我們沒辦法讓這麼小的JS打自白劑,所以……」這時小野警官說著。
「沒問題,我不是在責怪妳們,不過棗小姐已經對妳們有所恐懼了。」姓擬寶珠的女警突然出現說著:「我覺得已經沒有時間了,根據上面的報告,我想我們得趕快結案。」
「但是她不肯說出共犯是誰啊!」清正警官說著。
「她和嫌犯性行為這點我已經覺得是匪夷所思了,但她只不過是JS,所以排除有援助交際的可能。」小野警官說著。
「我想只有一個可能,畢竟那傢伙的手法不是我們社會運作所理解的。」擬寶珠警官說著:「畢竟我們二十年來的決鬥系統已經被別人弄到癱瘓,所以我想,大師決鬥現在只能在異世界進行,那世界應該也有記載決鬥的運作方式。」
「但是已經沒有時間了,我想妳簡單的問一下她就可以了。」清正警官說著。
「好吧,但是我得派一個人……調查怪盜團他們知道什麼。」擬寶珠警官說著。

「我是絕對不會告訴妳主人的下落的。」可可蘿對著擬寶珠警官說著。
「妳同時在幻想世界和核心地球生活,妳是從什麼時候脫離這個平凡的小學生生活的呢?」擬寶珠警官問著可可蘿:「我記得兩津學長,他也是在宣布退休失敗後,就開始有了奇怪的現象……首先,是之前的JUMP FORCE,他對裡面的系統運作非常了解,除了裡面的幕後黑手,他記得表面上的單位……」
「我不知道有其他世界的使者,但那一定是JUMP世界的使者才對。」可可蘿總算開口了。
「但是事件結束後,我和武藤先生的調查,要盡速解決JUMP FORCE造成的損害,兩津勘吉他已經有幫忙了,大概吧?我希望有另一件事可以請求妳的協助,我想既然妳有可能會知道這個創世和破壞之神的目的,那可不可以告訴我他們被消滅後,之後他們的行動呢?」擬寶珠警官說著。
「只要出賣天使的『舊日計畫』……你們保證能不傷害主人嗎?」可可蘿問著。
「武藤遊戲現在,也著手調查這個計畫的來源,首先是千年神器、再來就是這個世界的秘密,我想妳應該有所了解吧?」擬寶珠說著。

【這時通往澀谷的車上】
「遊戲、檸檬,就快到澀谷了,據警方表示怪盜團在這裡活動,你們知道可疑的地方吧?」駕駛城之內克也說著,但是武藤遊戲似乎不太舒服。
「另一個我、杏子……總覺得他們似乎有不祥的關聯性。」名叫武藤遊戲的偵探說著。
「武藤叔叔,那個杏子和另一個叔叔是誰啊?」名叫擬寶珠檸檬的雙馬尾幼稚園生說著。
「杏子不是已經在夏威夷的20年前的火山爆發中被岩漿燒死了嗎?遊戲,你別擔心那種事情,都已經是20年前的事情了。」城之內說著。
「(我知道,但是……總覺得這件事情太可疑,丘比……)」遊戲想著:「(究竟你和另一個我,到底有什麼關聯?)」

遊戲,很高興再見到面了,我想我……應該無法陪你一輩子了。」記憶中的真崎杏子說著:「我現在必須獨自一人完成『這件事』……」

2020年3月29日,星期日
{第五天 那次火山的意外}


「對了,蓮,你能幫我一件事情嗎?」在火車站上的雙葉問著蓮。
「今天是假日,沒想到距離那件事也快一周了。」蓮看著手機說著。
「其實有關你全新的召喚方式,你是不是在我們背後寫了一道DIY方程式?」雙葉問著。
「嗯。」蓮拿起自己的筆記給雙葉看,「我說啊,放在盧布朗的餐桌上都沒人發現嗎?」
「蓮,有關全新的召喚方式,那個叫做反抗召喚的事情,是需要四天王和決鬥委員會同意的,你突然在異世界用這種離譜的方式打敗祐樹……」雙葉問著。
「我知道,所以不打算用在現實世界上。」蓮說著。
「這樣真的好嗎?你獨佔全新的召喚方式耶,這就像挖到石油一樣。」雙葉說著:「是說偷到尤絲蒂亞娜的皇冠,之後一直都是皇冠,你確定我們不用還給人家嗎?」
「我當然要親手還給貪吃佩可了,但是你以為我是神明啊?」蓮說著。
「我們從澀谷要到哪裡去好呢?」雙葉問著。
「當然我想要去葛飾區,那裡以外交大使的文物最有名。」蓮說著,並在背包藏著貪吃佩可的皇冠,摩爾迦納正在撫摸皇冠。
「吾輩覺得突然餓起來了,你可以讓我休息一下嗎?」摩爾嘉納說著。
「糟糕,我身上沒帶吃的。」蓮突然緊張的說著:「等一下,雙葉,你有帶摩爾迦納吃的飯糰嗎?」
「那傢伙吃這麼好嗎?」雙葉問著。
「因為吾輩不是貓啊!」摩爾嘉納生氣的說著:「不過我可以餓到從中途下車,到葛飾之前我們先去吃點東西吧!」
「好吧。」蓮和雙葉說著,之後他們搭上了電車。

「聽說那個阿斯特萊雅的使者突然要離開葛飾了。」「不知道對中川集團有什麼影響呢?」「我聽說瀨川音符要到夢幻學院當指導老師了?」
車上的人們討論著各式各樣的事情。
美空車站,快到了!」車上的廣播說著。
「聽說那個瀨川音符,是我媽媽年輕時的偶像呢。」「那她當時是不是小學生?」「原來我爸媽早就當蘿莉控了。」
突然大家都討論起瀨川音符的事情。
「真是的,那已經都是民國幾百年前的事情了,瀨川音符是偶像,聽說還是與丘比簽下契約的魔法少女之類的,但是她現在都還活得好好的。」雙葉喃喃自語,生氣的說著。
「沒聽過,但是似乎很有趣。」蓮說著。
「從這裡搭光之丘鐵路線,就能抵達草莓坂,那才是人間天堂。」摩爾嘉納說著:「吾輩一定要有生之年吃到閃閃甜點舖的甜點。」
「閉嘴,美空町也有甜點。」蓮生氣的說著,並意外地跟雙葉從電車上下車。
「蓮,我們真的要先在美空町休息嗎?」雙葉問著。
「這裡的居民,畫風好像雙胞胎公主,但是沒辦法了。」蓮說著:「妳總不能聽著Mona一直喊餓吧?」
電車關閉!」車上的廣播說著,並關起了門。
「好吧,我倒是想看看這裡有什麼景點,雖然說這是轉運站。」蓮說著。


「看起來吾輩很適合帶這個皇冠呢!」摩爾嘉納說著:「奇怪的是,這皇冠越看越餓了。」
「幾乎每回合都會喊一句餓,真的耶!」雙葉說著,她本人表示快受不了了。
「摩爾迦納,我們還是忍著去葛飾吧,這裡很容易被發現的。」蓮說著。
「等一下,MAHO堂?這景點手冊上最推薦的這個甜點店往南走就到了。」雙葉說著。
「妳確定要去買伴手禮回來?真是的,要是被佐倉伯父知道了要怎麼辦?」蓮說著。
「嗯嗯……」雙葉說著:「其實呢,聽杏子妹和麻美姐說著,她們之前有在閃閃鋪工作。」
「我就是不明白,那些甜點居然好吃到連腳都好了。」蓮說著,但是巴麻美的腳好了其實另有其因。
「其實之前麻美有去見瀧源開發的LINK VRAINS去當代表呢,不過,因為我們的關係……」雙葉說著:「其實小蓮,我有件煩惱要跟你說,如果麻美她們知道是我們關掉了LINK VRAINS……」
「確實要做好心理準備。」蓮托著自己的眼鏡說著。
「麻美會拿菜刀什麼的來刺殺我們,或者拿著我們的槍,說到這個她最會用槍法了。」雙葉說著,之後他們跑到了名叫MAHO堂的甜點店附近。
但奇怪的是,身為旅遊手冊上的知名景點,店面卻因此冷清了下來,只有一個長髮眼鏡小姐正在看手櫃台,一個包包頭紅髮女孩在掃地。
「歡迎光臨,我是藤原羽月,妳想要在MAHO堂買什麼東西?」名叫羽月的櫃檯小姐跟蓮和雙葉打聲招呼。
「10個奶油派、5個薄荷蛋糕和5個馬卡龍。」蓮說著,他果然還以為這是物品商店,可以亂買補品。
「抱歉啦,我們這裡貨可能有點不夠,你是從大都市過來的吧,甜點可能對你的精神沒辦法回復這麼多,請問你是做什麼工作呢?」羽月說著。
「嗯……」蓮想要說自己是怪盜,但自己說不出口。
「我知道了,你們是學生對吧?但是我提醒你吃這麼多對身體不是很好喔!」羽月說著。
「有件事想跟你討論一下,是不是車站過去,有個叫做草莓坂的城市,閃閃舖的主店就在那裡開張?」雙葉問著。
「別再提那個宇佐美一花的鬼點子了,我們這裡不能討論勁敵店有多好!」這時掃地的女士生氣的說著:「你聽過麥當勞和SUBWAY有吵得多兇吧?」
「DOREMI,MAHO堂已經夠冷清了,我們應該要好好公平競爭,所以我也想聽隔壁店到底是怎麼生意興隆起來的!」羽月生氣的說著。
「很簡單,就和麥當勞和SUBWAY一樣啊,一紅起來就打算開連鎖店,而且高價收購員工,然後房地就會上漲,到時候就會有很多收入。」蓮說著。
「你以為閃閃鋪她們是做房地產業嗎?」DoReMi生氣的說著。
「真的是這樣啊,都怪你們宣傳行銷不是很好,還有,你們缺乏投資的經驗。」蓮說著。
「可是她們是光之美少女啊,她們是不會做商業活動的。」DoReMi說著。
「難怪妳們不去與其他店家競爭,很容易就會倒下,現實就是這樣。」蓮說著:「不管是什麼,一個好的品牌就要和其他廠商合作競爭是重要的,一旦失敗就會損失慘重。」
「我居然會被高中生唸,我果然是世界上最不幸的美少女啊!」DoReMi說著。
「看吧,這就是唸不了大學的下場,我們走吧!」雙葉打算離開MAHO堂。
「妳還以為自己是世界上最不幸的美少女啊?」蓮覆誦DoReMi的口頭禪。
「是啊!」DoReMi哭著說。
「雙葉,說說妳妹妹的經驗吧,她的親生父母和姊妹都死了!」蓮叫住了雙葉。
「可是……」雙葉愣住的說著。
「有個叫做佐倉杏子的人還暴力對待我,因為她的生活就比我差,明明就是我比她差!!」DoReMi說著。
「沒錯,是我妹妹。」雙葉說著:「她說的春風DoReMi原來指的就是妳啊。」


【盧布朗咖啡店】
「果然就是這裡了,我猜得沒錯吧?」武藤先生說著:「誰會在門上掛著『禁止寵物入內,尤其是孵化者』這種告示的。」
「可是武藤叔叔,孵化者究竟是什麼東西呢?」蘿莉檸檬說著。
「那是一個危險的生物,就當作是恐怖的光之美少女的妖精就行了。」城之內先生說著。
「他們以為這樣就可以驅魔,太可笑了,不過這樣也就表示他們有精靈怪獸的能力。」武藤先生說著:「老實跟你說,城之內,那個丘比是另一個服侍另一個我的僕人。」
「不過店面現在是關著的,你確定妳要不好意思打擾嗎?」檸檬問著。
「嘿,年輕人不能在這裡亂來喔!」這時候佐倉伯父跑過來說著。
「我不會對檸檬怎麼樣的,我是他哥哥遊戲。」武藤先生說著,並暗示了檸檬。
「對啊,我最喜歡歐尼醬了。」檸檬說著。
「我不是指這個,最近有很多人要來這間店找碴。」佐倉伯父說著:「心之怪盜團不在這裡聚會,他是我們的拒絕往來戶。」
「我不是要找心之怪盜團的,請問雨宮蓮同學在嗎?」武藤先生問著。
「你找我的未來女婿做什麼,你是他的什麼人?」佐倉伯父問著。
「我是他決鬥補習班的教師。」武藤先生回答著,然後佐倉伯父有底懷疑。
「歐尼醬已經有三十七歲了,跟城之內叔叔差不多。」檸檬說著。
「三十七歲居然吃下一個五歲小女孩?別跟我開玩笑了。」佐倉伯父說著:「蓮有好好念書,不需要補習班,很抱歉我不能告訴你他去了哪裡。」


這個時候,武藤先生看著自己最心愛的決鬥盤,一啟動就會有奇怪的7數字字樣,覺得自己辛苦打造的決鬥都被白費掉。
「要是不能找到怪盜團他們,就沒有辦法解釋這一切的樣子了,大家的卡片都不能決鬥,真的是只能依賴那個哥哈公司的事情了嗎?」武藤先生說著。
「所以一定要找到怪盜團,他們或許知道超速決鬥的秘密,絕對……不能放過他們。」城之內先生說著。
『遊戲,你在嗎?』『我有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說。』這時來自擬寶珠警官的訊息出現在武藤先生的手機上。
『一直都找不到怪盜團。』『最可疑的地方都查過了。』遊戲回了訊息。
『遊戲,聽棗同學的語氣,好像是祐樹這邊的人修改決鬥規則。』擬寶珠警官傳了訊息。
『我聽不太懂,小纏……』遊戲回了一個不知道的訊息。
真是莫名其妙,所以我說,沒有一個決鬥者能接受這樣的命運。」這時一個熟悉的妖精聲音出現在武藤先生腿上。
「你是另一個我的僕人嗎?丘比。」武藤先生移開了手機,看到一個白色長耳的生物。
「那已經是三千年前的事情了。」丘比跳下武藤先生的雙腿上,「當時我建立了一隻魔法少女軍隊作為實驗,我的目的就是要將埃及王國這個有科技潛力的國家,變成一個不堪一擊的奴隸,說到這個,你把普拉那一族打得落花流水,沒有你我就不能開始回到日本。」
「那都是二十年前的事情了,原來你因為藍神的事情不能回到日本,那你這段期間都在做什麼?與少女簽訂契約,讓她們陷入絕望的深淵?」武藤先生說著。
「遊戲,看來你是找到了丘比了嗎?」城之內先生問著,他和檸檬同學看不到丘比。
「答對了……一半,你不覺得嗎?我從夏威夷學到了很多東西呢,雖然有送上門的日本少女給我做實驗。」丘比說著,他正在搖搖尾巴。
「這不重要,我想知道的是,你的創世和破壞之神,一定有什麼計畫?」武藤先生問著。
作為交換條件,我會讓你陷入絕望的深淵之中,你確定要交易嗎?」丘比說著。
「我早就料到,審判之日還沒有結束,因為……我得把這個訊息告訴所有人。」武藤先生說著:「就算犧牲自己,我還是會把訊息告訴城之內克也。」
「那可別哭出來喔,這是你自己找上門的。」丘比說著。


在二十年前的夏威夷,真崎杏子她為了學舞蹈而過來的這裡,她認識到這裡的文化,而我正好想催她趕快許個願望呢!」丘比說著。
【回憶中的夏威夷機場】
「真可惜,夢想中的願望,得由自己所創造才行,等我有什麼麻煩,我一定會實現你的諾言的,丘比先生。」杏子說著。
「那期待妳簽訂契約喔,另外我其實很久都沒有見到從日本過來的妳了。」丘比說著。
「其實丘比先生有自己的願望吧?」杏子說著。
「這可難說,我想到妳的國家去,我想看世界的各種遺產。」丘比笑著說著。
【遭到稱作魔女的怪物的攻擊時】
「這是怎麼樣?遊戲,快來救救我……」杏子被使魔的勾爪架住脖子。
「別擔心了,已經沒事了!」這時一個女孩用光束槍射殺了使魔。
「妳是……魔法少女嗎?」杏子問著。
「沒錯,我叫做桃樂絲,妳果然是看的見丘比的人呢!」名叫桃樂絲的紅髮少女說著:「我正好要去狩獵魔女,妳還可以吧,有想到什麼願望呢?」
【在夏威夷的咖啡廳上】
「這樣啊,妳是幻象社他們認可的決鬥王的同學啊,老實說,我們沒時間在這裡玩戰鬥怪獸卡。」名叫伊娃的藍髮女孩說著:「因為我們實在太貧窮了,所以我許了讓我的咖啡店生意興隆的願望,那種願望一定非常好用的。」
「很高興認識妳,不過這樣我們就和布魯克林的那些超級英雄很像吧?」杏子問著。
「沒問題的……」桃樂絲看著自己的靈魂寶石變黑:「妳放心去許下什麼願望,就看妳了。」


在一場魔女狩獵的實驗中,杏子的紅髮朋友因為一直照顧沒有悲嘆之種的藍髮朋友,最終導致了魔女的誕生,而藍髮朋友在杏子許願的時候犧牲了,和魔女同歸於盡。」丘比說著。
【在鐵橋旁邊】
「啊啊啊啊,真崎小姐,妳不要管我了,我現在身體動不了……」桃樂絲說著。
「沒問題的,伊娃,妳手上還有更多悲嘆之種嗎?」杏子說著。
「但是……已經無法淨化她的汙濁了……」伊娃搖搖頭地說著。
「杏子,我覺得,身體開始在裂開了……我覺得不太舒服……」桃樂絲說著。
這時桃樂絲紅色的靈魂寶石正在裂開,邪惡的氣息正在散發著,魔女孵化了。
「怎麼會這樣?」伊娃嚇著說。
「這果然是個陷阱吧?」杏子問著。
「我沒說過嗎,這個國家成長中的女性叫做少女,而成長中的魔女,就是魔法少女嘛!」丘比囂張地說著。
「伊娃,先想辦法解決這個災難……」杏子說著,伊娃變成手杖為武器的魔法少女的樣子。
「我知道了,妳一定要振作起來,桃樂絲!」伊娃發射光束攻擊魔女。
「那麼那些靈魂寶石是怎麼回事?那是我們的靈魂嗎?」杏子問著丘比:「如果我去報警處理,你一定會派人來滅口的吧?」
「你想這麼多,不愧是決鬥王的青梅竹馬呢!那你要去和正義聯盟通風報信嗎?」丘比問著:「還是,你想要許願簽訂契約呢?」
「我的願望就是傳達你的底細,到超人工作的地方去,讓他知道你在這個世界的真面目!」杏子說著:「快點實現它吧,丘比!」
丘比把手伸向杏子紅色的心型靈魂,它馬上變成粉色的靈魂寶石了。
「真希望實驗的最終階段,瓦爾吉普絲之夜,不會提早發生在夏威夷。」丘比說著。


只剩一人的杏子,看著這兩位少女的屍體,她終究要與夏威夷的所有魔法少女,與魔女之夜決一死戰,但是好景不常,果然就如同杏子所說的……」丘比說著。
【正義聯盟的飛機】
「克拉克,你應該沒問題吧?」名叫布魯斯的蝙蝠英雄說著:「自從你在工作的地方發現有宇宙罪犯的痕跡之後,你還是決定要獨自前往嗎?」
「是的,這是你們無法插手的事情,那個宇宙罪犯,根據我們氪利普頓星人的記載,他是地球早期移民的外星神明所發明的物品。」名叫克拉克的藍色緊身衣英雄說著。
「但是我們的人已經疏散大部分民眾了,那只是火山爆發而已。」名叫黛安娜的紅色緊身衣女子說著:「你確定是那個宇宙罪犯的事情嗎?」
「我本來還以為他會被羅馬人給殺害,沒想到居然是如此……」克拉克跳下了飛機,之後他看見了一個巨大的洋裝陀螺儀在火山山頂上。
【莫娜羅亞火山,在2000年再度噴發】
「哼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舞台裝置的魔女發射了可怕的光束,很多魔法少女在光束下倒下了。
「把桃樂絲和伊娃還來!!」杏子用魔法鐮刀劃出一道鐮光,攻擊舞台裝置的魔女。
「啊哈哈哈哈哈!!」舞台裝置的魔女還是無動於衷地在天空中。
「這些人都不想讓我見到遊戲、城之內……」杏子用魔法鐮刀繼續攻擊舞台裝置的魔女。
杏子的魔力從靈魂寶石上慢慢消耗殆盡,杏子開始覺得自己已經沒有力氣了……
「遊戲……」杏子看著手中墜飾上的照片,照片上顯示著一位海星男孩和一位金髮帥哥,「我沒辦法再和你們見面了,我無法完成『那件事』……」
「其實更慘的方式是,原本計畫魔女之夜是在日本見瀧源市進行破壞的。」丘比這時在旁邊說著:「但是因為妳們戰鬥的方式有所改變,我們最後的底牌終於打出了,接下來好好看著自己變成魔女了!」
「是嗎?」這時一道雄壯的男性聲音說著,一道空裂眼刺掠攻擊了舞台裝置的魔女。
「克拉克?不是叫你不要干涉嗎,我已經和遊戲還有城之內道別了……」杏子看到了超人說著,「我們只會弄出更大的災難而已……」
「我不能視這個怪物為天災而已,我必須把這個邪惡的根源除去才行。」克拉克用氣化冷凍法吹氣凍結住了舞台裝置的魔女,「杏子,看樣子我的攻擊只能給她一部份損傷,我幫妳爭取時間了,現在用盡自己的魔力吧!」


「各位,儘管來吧,我要使出一切的力量,就算犧牲自己也無所謂了嗎?」杏子揮舞著魔法鐮刀不斷發射出鐮光,「要上了,Loved Brust Attack!!
杏子的鐮刀光束刺穿了舞台裝置的魔女,但是杏子也就全身癱瘓了。
魔女之夜被打倒了,但還有一個魔女準備孵化著,那就是杏子。
「至於你,為什麼要將涉世未深的少女參加戰鬥呢?」克拉克問著。
「這一切都是為了延續宇宙的生命而已。」丘比說著:「就算你殺了一百個我,我還是有辦法再生了。」
「我會因此感到憤怒。」克拉克準備發射太陽閃焰了,「我會把最後的魔女處理掉,那將是你最脆弱的一刻,接招吧,你真該慶幸你的活動範圍是在太平洋群島上。」
這個時候,整個夏威夷都經歷了一場爆炸,一道火焰充滿整個夏威夷,杏子的靈魂寶石在爆炸中燃燒殆盡了,但是,火焰之後的世界還是原本的樣貌,伊娃和桃樂絲的咖啡廳還在,但是這個世界,卻少了伊娃和桃樂絲,還有真崎杏子……

【時間回到現在】
「杏子是……丘比系統的魔法少女?」武藤先生說著:「你殺了杏子……」
「所以你就是以為自己天不怕地不怕,直到你知道真相後崩潰,真傻,你們人類就是這個樣子。」丘比說著:「之後我就被關了二十年,已經想好如何擺脫命運了,就從你們開始。」
「住口!!你這殺人兇手,你已經不是另一個我的手下了……」武藤先生崩潰的說著。
「儘管憤怒吧,其實超速決鬥就是我重製這個世界的完美計畫,真正的借刀殺人。」丘比說著:「當創世和破壞之神倒下的時候,我們還沒輸,真正的計畫才要開始。」
「遊戲,發生什麼事情了?」城之內先生抱著檸檬同學說著。
「你們看不到丘比,還是不要知道比較好。」武藤先生哭著說。
「怎麼可能視你不管呢?杏子的事情是丘比幹的吧?」城之內先生說著,「那就不要再讓丘比囂張下去了,我絕對會找到破解你們計畫的方法,然後打敗你們。」
「我早就料到時空管理局的老奶奶們會做出錯誤的抉擇,把另一個威脅帶到這個世界上。」丘比說著:「現在看你們怎麼找出兇手?」
「聽好了,把這件事交給四天王和偵查隊說,他們一定不會放過你的。」武藤先生說著。
「但是,自從那些人發現了夏威夷的磁石後,她們絕對不會因為我殺人而把我消滅。」丘比說著:「事實上,你真的知道我怎麼進入妖精學校的嗎?或者應該這樣問,我真的要從妖精學校學點什麼嗎?」
「你說光之美少女嗎?她們一定不會饒過你的,這次就是了!」武藤先生說著。
「那你先往後面看再來跟我說吧!」丘比說著,他悠哉地離開了。
「城之內,我們趕快去跟……」武藤先生往後面看,結果是一個慘不忍睹的畫面。


「你想要去通風報信嗎?來不及了,我就讓你身邊的事物通通消失吧!」這時一個胖胖的黃色軍官挾持了城之內先生,並讓檸檬同學害怕。
「你是光之美少女的敵人吧?」武藤先生說著:「我知道附近的光之美少女會來找你的。」
「太遲了,我現在就馬上讓你忘記這一切。」黃衣軍官打算把檸檬的用魔力丟進一個黑色的棺材中,「現在把所有美好的未來變成絕望吧,出來吧,巨病怪!
「巨病!!」一個壽司形狀的巨病怪朝武藤先生和城之內先生攻擊。
「檸檬!!」武藤先生大喊著:「紅色緊戒,我這邊的人遭到病幻者攻擊。」
武藤遊戲正在拿著一個少女風格的對講機發出求救。
武藤先生打算撤退到牆壁後面,站在路上的人們奔跑、求救著。

【在魔法堂的電視牆上】
「今天早上有人因為車禍糾紛,與肇事者起了爭執,之後突然打了起來……」電視上播報著交通事故,但一轉眼就是一個緊急公告:「警告,澀谷區遭到病患者的攻擊,請該住處的名眾前往景及避難所,等待光之美少女解決之後。
我是重疊的兩朵花!Cure Grace,我們光之美少女一定會淨化這一天的。」這時電視牆上出現一位新生的光之美少女,用事前錄好的影像安撫小孩子的情緒。
「怎麼又出現病幻者的襲擊啊?」DoReMi煩惱的說著。
「澀谷,那個地點是盧布朗咖啡,佐倉伯父!!」蓮突然驚訝的叫著。
「等一下,你要去哪裡?」雙葉叫住了蓮。
「吾輩還沒填飽肚子呢!」摩爾嘉納說著,蓮丟下口袋中的皇冠就走掉了。
「等一下,那個皇冠是什麼啊?」羽月突然問著。
「這麻煩寄到葛飾區的派出所附近,那是遺失物品。」雙葉說著,並迅速離開了魔法堂。


【盧布朗咖啡附近】
「巨病!!」壽司巨病怪正在攻擊盧布朗咖啡店和周圍建築。
「我們被困在裡面了,救救我們!」這時有一個少女的聲音大喊著。
「開始囉!」「光之美少女,治療開始!」「元素瓶設置完畢!」
「光之接觸!」「丘!」
重疊的兩朵花,Cure Grace!
交錯的兩道水流,Cure Fortaine!
融合的兩道光,Cure Sparkle!
「治療地球,元氣魔法,光之美少女!」
「巨病!!」壽司巨病怪注意到了三位新生的光之美少女了。
「要上囉!果實元素!」Cure Grace的治癒魔法棒變成劍的形狀攻擊巨病怪。
「雷元素!」Cure Sparkle揮舞著治癒魔法棒,雷電的氣息攻擊巨病怪,巨病怪麻痺了。
「絕對不會原諒你們!」Cure Fortaine用拳腳攻擊著巨病怪,因為麻痺的關係,造成更大的傷害。
HOLD-UP!
「好機會!」光之美少女們包圍了巨病怪,同時問著挾持城之內的幹部。
「這傢伙好像曾經是三年前的幻影帝國的人耶……」這時城之內說著,但是三位光之美少女不理會他。
「少囉嗦,妳們會後悔和丘比建立關係的!」幹部說著。
「就算你妄想復活過去的魔王也沒關係,因為只要有我們在。」Cure Grace說著。
「你就休想感染這個地球。」Cure Sparkle回答著。
三人組把奇蹟治癒瓶裝在治癒魔法棒上,開始發動合體技。
光之美少女,治癒綠洲!」三種淨化的氣息攻擊著巨病怪,「多多保重喔!」
「元氣再見!!」巨病怪倒下了,周圍的建築物通通恢復原狀了。
擬寶珠檸檬得救了,獲得了1200點經驗值和300日圓。


元氣魔法,光之美少女們離開了,只剩下精神異常的佐倉一家在咖啡店裡面。
「杏子、麻美、小艾、伯父!!」蓮看著救護車和警車陸續在店家門口,想衝過去這些車子看受傷的親人。
「你在做什麼?快停下來!!」警察叫住了蓮,蓮停了下來。
「那個巨病怪到底會發生什麼事情?」蓮問著,他看了新聞後情緒不穩定。
「這我恐怕沒辦法跟你說,你的家人都要進行自主隔離。」警察說著。
「通常光之美少女的敵人,造成的災害不是會消失嗎?」蓮問著警察。
「搜雷瓦多卡納,事情沒有你想的這麼順利。」這時從牆邊的武騰遊戲先生出來說著。
「你是……第一屆的決鬥王,武藤遊戲?你為什麼會在這裡,我家人還在裡面,可以告訴我發生了什麼事嗎?」蓮問著武藤先生說著。
「這得和花寺小姐談談才行。」武藤先生安撫蓮的情緒,「我們到餐廳去,那邊的孩子們一定可以跟你解釋。」

「快放手,我不想變成魔女啊!」這時麻美的聲音從救護車上大喊。
蓮想要回頭,可是被武藤先生叫了回去。

【某家餐廳】
「花寺小姐,我過來了。」武藤先生和雨宮蓮過來了,有三位少女、一個中年男子和一個幼稚園女生等著他們。
「城之內克也和擬寶珠檸檬都沒事喔!」這時一個妹妹頭的褐髮少女說著。
「請問這位是……」一個黑髮側馬尾少女問著。
「我叫做雨宮蓮,你們是負責收拾光之美少女事件的機構嗎?」蓮自我介紹著。
「我叫花寺和佳,這位是澤泉千優平光香葵,我們的確是收拾光之美少女事件的人。」名叫和佳的妹妹頭少女說著。
「這幾位是剛剛捲入攻擊的受害者,但是,其實病幻者造成的真正的受害者,另有其人。」名叫千優的側馬尾少女說著。
「病幻者會散布一種奈米病原體的東西,被感染的民眾會因此遭到心靈受創,然後他們就會投靠病幻者,成為新的幹部,到目前為止,已經有好幾十名受害者成為病幻者的後援了。」名叫香葵的雙馬尾少女說著。
「看來吾輩和雙葉因為外出躲避了攻擊,但是麻美、杏子和伯父就沒這麼幸運了呢!」摩爾迦納在包包裡說著,「但是為什麼要傷害我們周遭的人呢?」
「和佳,他身上怎麼有治癒動物啊,拉比?」這時和佳口袋的一隻兔子開口說話了,蓮似乎聽到和佳再說什麼,他也覺得,和佳似乎也聽得進去摩爾迦納在說什麼。
「可是女王殿下和其他治癒動物其實早就死了啊?這傢伙難道也是光之美少女,佩?」千優手上的企鵝開口說話了。
「可是他是男生啊,雖然光之美少女的後援似乎也有一位是男生,喵?」香葵手上的波絲貓開口說話了。
「蓮,你還好吧?你好像會注意什麼,你難道是杜立德醫生嗎?」武藤先生說著。
「沒什麼,只是幻覺而已。」蓮說著,「話說那個奈米病原體,有解藥研發嗎?」
「正在研發當中,但是……」和佳說著:「只要治癒的魔法適當的照耀他們的體內,或許就能完全消毒,後遺症是他們可能會身體受到傷害。」
「沒那個關係,就算要截肢,我還是會照做。」蓮似乎搞錯什麼了。
「不過不是物理方面的傷害,佐倉一家可能會死。」千優說著。
「會死?」蓮覺得不太舒服,似乎想去廁所一下。


「看來打擊對他太大了。」城之內先生說著:「你們有辦法治好佐倉一家嗎?」
「你跟我們保證,讓大家不知道我們有參與『舊日計畫』就好了!」和佳說著。
「這我不能保證啊,因為丘比已經傷害到我的朋友了,在二十年前。」武藤先生說著。
「是啊,只要你願意封住你的嘴,我想地球應該會完完全全的治癒完畢呢!」香葵說著。
「光之美少女……妳們究竟還有多少內幕?」武藤先生懷疑的說著。

【餐廳廁所】
「啊,啊啊啊啊啊!」蓮的思緒很混亂,似乎在餐廳大叫著。
那些動物就和吾輩一樣,只有覺醒之人才能聽見他們的心聲,事情很不單純吧?」摩爾迦納問著。
蓮張開眼睛,守護神莫比烏斯化成一位褐色皮膚的藍色條紋衣男孩,站在蓮的面前。
「看來你有很多任務要做,除了要調查使者之門,還要去處理病幻者的事情呢。」莫比烏斯說著:「但是光之美少女的守護神,其實已經腐敗了,在我上位之前,他們已經就開始在審判守護神的罪惡了。」
「那現在要怎麼做才好?」蓮問著。
「你現在召集你的同志們,想辦法調查其他的使者之門,我想蒐集一些真相,愛梅斯女神她沒有跟光之美少女,有任何的關係。」莫比烏斯說著。
「所謂的真相是指?」蓮問著。
「每次破解一個使者之門,你的記憶就會出現一些跟神的罪惡有關的證據,你這次要改心的可是我地位上的同志們。」莫比烏斯說著:「尤其是蔚藍之神,我要控訴他三年前的事情,幫我找到證據吧!地圖會前往你所需要的戰力的世界,去調查這位使者的罪惡吧!」
說完,莫比烏斯就消失在面前,然後蓮檢查了包包裡的地圖。

『星宮羅一,阿拉巴斯坦』蓮讀出了上面的資訊。


【龜有公園前派出所附近】
「我回來了,前輩。」這時一個穿著時尚西裝的警察回來說著:「前輩,你拿的是什麼啊,這是由尤絲蒂亞娜的皇冠?」
名叫兩津勘吉的警官拿著雙葉給他交代的東西。
「我不知道為甚麼會在那個宅女的手中喔,畢竟她說這是遺失物品。」兩津說著。
「那件物品就是在坂井祐樹改心的那一天偷走的物品,你居然不介意,而且尤絲蒂亞娜公主是我的朋友啊!」名叫中川圭一的時尚警官說著,他拿走了皇冠。
「你和尤絲蒂亞娜公主是什麼關係呢?」兩津問著。
「我們本來是要接管奧村集團的財產的,但是沒想到,蒂亞娜公主竟然和那位犯人有關係。」中川警官說著:「到目前還在審問棗可可蘿,但是,棗同學是次元研究院的棗博士的女兒,我不能讓他知道可可蘿和坂井有所關係!」
「有查出坂井祐樹的關係人是什麼了嗎?」兩津警官說著。
「包括在使者之門受重傷的百地希留那,那傢伙的性關係,已經滲透了政府的體系。」中川警官說著:「這表示我們的人隨時都會有跟使者、燈火之星有所聯繫,要小心一點。」
「不能直接查出來嗎?」兩津問著。
「現在最要緊的是心之怪盜團可能會把這一切都持續公開著,可能,他們想要挖我們四天王的內幕也說不定。」中川說著。
「你嘛幫幫忙,你到底是有什麼內幕可以挖?」兩津問著。
「我不知道,看來是下層的不當運作造成的。」中川警官說著。

看來審判之日的敵人另有其人,戰爭似乎還沒結束?

下集預告:
怪盜團的陣營已經改變了,現在他們得和魔法堂合作,但這時,春風DoReMi提供了摯友花咲蕾的資訊,究竟這位光之美少女有什麼秘密?這時名叫里見燈花的少女,準備介紹超速決鬥的規則,這時有兩位高中生加入了決鬥,小蓮究竟能有辦法使用『連擊龍 多基拉斯』的牌組嗎?面對下一個使者,天才高中生,星宮羅一,到底會是什麼樣的決鬥?羅一和莓的關係又是如何呢?

{第六天 虛偽的戰鬥模式}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87460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女神異聞錄 5|同人小說|遊戲王 系列|遊戲王 怪獸之決鬥|遊戲王Persona|超異域公主連結☆Re:Dive|光之美少女|魔法少女小圓|烏龍派出所|小魔女DoReMi

留言共 1 篇留言

戒子
我覺得可以來一場卡牌對決

遊戲說完了話,便抬起了決鬥盤按下按鈕,隨後說道。

「打開蓋卡,發動通常陷阱卡【守護者形態】,自己場上名字帶有【守護者】
的怪獸被選為攻擊對象時才能發動,使攻擊無效,並把被攻擊的怪獸移到其他
自己可以使用的怪獸區域。在那之後,自己可以從手牌·牌組把一張裝備魔法
卡發動。」

08-07 11:07

可可羅
不過現在他無法使用決鬥盤和他目前的卡組,原因得看遊戲王最新一代08-07 11:1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cocoro112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魔法少女小裕 第二季 第... 後一篇:魔法少女小裕 第二季 第...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EnokiBOVOSO早晨
起床三個小時後,好想回床上睡一整天。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3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