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戀與 ‖ 李澤言x白起] 暗夜詠嘆 V — 初生吸血鬼

作者:鯖鯡│2020-08-07 08:48:42│贊助:0│人氣:54
  日正中午,古堡內飄散著食物的香氣,前幾日昏厥的白起終於因為飢餓感還有刺眼的陽光直射而清醒。

  有些艱難的撐起身子坐起來的白起發現自己在一張陌生的床上,身上的衣服不是原本的服裝,而是一套有點寬鬆的樸素睡衣,他下意識的摸了摸脖子,發現脖子上的繃帶也重新被包的整齊,環繞了一下四周的環境,還是沒想起來自己為什麼出現在這個地方。

  昏沉不是很清醒的頭腦,讓他撐著下巴仔細思考了一會是怎麼回事,他記得他追著李澤言來到了古堡,但是踏入古堡後的記憶……有點模糊,好像做了些什麼他腦袋抗拒回憶起的事情?

  白起當然也沒有印象自己重新纏繞好繃帶,還換上這身衣服,這個房間的裝潢與氛圍也不像是一般他出去狩獵時會住的小旅店,身體……沒有什麼髒汙跟汗味……怎麼會連自己洗過澡都不記得了?而且為什麼他一醒來就覺得腦袋這麼昏沉,還特別飢餓、飢餓的……好想食用美味的人血。

  吸食人血這樣突然出現的念頭讓白起驚訝的甩了甩頭,為自己有這樣莫名其妙的想法而煩悶的將頭埋進屈起的膝蓋間,然後從被子上聞到了熟悉而且讓他身體發熱的味道。

  「這味道……李澤言?」心中有太多疑惑的白起抬頭看向窗外,看到炎炎烈日高掛空中,這也讓白起發覺自己竟然睡到了正中午才醒來。

  明明一直都是作息正常的自己究竟發生什麼事情,卻怎麼想也只能想出一些模糊的記憶,有他和李澤言對話的畫面、有他要離去的畫面……然後……好像他被李澤言抓住了?再然後呢?

  正在苦惱的時候,白起聞到了食物的香氣,便轉頭看向香氣傳來的房間門口,也一同看到了門口附近自己被掛的整齊的衣服與一件掛著、看起來很有質感的披風、燙的筆挺的燕尾服……白起的臉色瞬間變黑。

  眼熟的披風和熟悉的味道,白起想起來了他為何聞到這味道就身體發熱,他是昏過去的,在他昏過去之前,那個流氓竟然……竟然……強迫他發洩!想到這,白起的臉由黑轉紅,想起了昏厥前那個流氓吸血鬼竟然對他做了那種事,而他自己不但不抵抗,最後還沈溺於快感之中任李澤言為所欲為,這事實在讓他覺得羞恥的又把臉埋進棉被之中。

  白起一邊懊惱著事情怎麼發展成這樣,一邊腦中卻無法停止的回想著李澤言幫他自慰的畫面,就算內心覺得這樣的事噁心至極,但可悲的本能卻順從慾望的告訴自己那時候的舒服,下半身不爭氣的起了反應,更甚還希望李澤言對他多做一些跟激烈的事情……白起悲憤的掩著棉被怒吼一聲想打斷這羞人的想法。

  怒吼發洩完,白起猛的一抬頭,他想起李澤言似乎咬了他!?這讓他慌張的下了床,然後拆開脖子上纏繞整齊的繃帶,而繃帶拆了一半時,他彷彿聽到遠處傳來摔破東西的聲音。

  白起急著拆開繃帶,就是因為他想起過程中,李澤言啃咬了他的脖子,所以他現在……已經不是人類了?他站定到鏡子前,繃帶已經完全拆下來,他看到鏡中的自己時心涼了半截 —— 自己和李澤言一樣有著腥紅的眼睛。

  白起有些絕望的要繼續查看自己脖子上的咬痕時,身後傳來了冷淡的聽不出情緒的聲音:「你在幹什麼。」

  突然出現的聲音讓白起嚇的轉過身,發現李澤言已經站在自己背後一步的距離,看起來有些生氣的樣子讓白起不自覺想退後,但是身後已經是面鏡子,他完全沒有地方可以退後。

  他充滿警戒的盯著李澤言,只見李澤言彎下腰撿起了地上的繃帶,然後伸手把白起輕拉向自己,讓白起來不及反應的跌入他的懷中。

  不知道李澤言要做什麼的白起,有些愕然的抬頭看著眉頭微皺的李澤言,這時候,白起發現自己竟覺得李澤言雖然帶著駭人的血紅色眼眸、表情冷漠的樣子,雖然有些可怕但是卻如此好看,而且眉宇間似乎多了一股之前不存在的溫柔。

  沒等白起回過神,李澤言拿著繃帶準備幫白起重新包上,碰上脖子的冰涼手指讓白起潛意識的輕縮了一下,然後聽見李澤言有點無奈的說著。

  「難道沒有人告訴你,脖子上的繃帶不能隨便解開嗎?」

  不同於回憶中的李澤言,現在的他語氣雖無奈卻溫和,幫自己重新包起繃帶的動作也是溫柔的不得了,就彷彿自己是他捧在手心疼愛的寶貝一般,害怕碰壞自己。

  白起想到這裡,看到李澤言靠近的臉龐、加上被拉近後周圍滿滿的都是李澤言的氣味,不禁臉紅了起來,害臊的撇開自己的眼睛不讓自己有機會與李澤言對視到。

  白起雖然努力想裝作沒事的樣子,但他的一舉一動李澤言都看在眼裡,可愛的反應讓李澤言有些按捺不住。

  「突然間覺得害羞了?你之前在我手中的時候可不是這樣的。」李澤言故意用調戲的語氣想逗逗白起。

  「你!!那是你……是你、是你強迫我……」白起聽到調戲的語氣本來想嚴正反駁,但抬頭看見李澤言認真到不行的表情,還有火熱的盯著自己的眼神,讓他腦中又上演被李澤言服務的過程,立刻將臉轉向一旁。

  調戲的話李澤言看起來說的鎮定,但其實他跟本想要一把將白起壓到床上狠狠操上幾天幾夜;剛剛遠處傳來摔破東西的聲音就是他做的,因為白起解開了脖子上所有的繃帶而強烈竄出的味道讓他一時沒控制好自己的手弄翻了東西,還好白起是在他的古堡、還是他的房間裡,不然這個威力在外頭……後果可能不堪設想,看到白起即使在陌生的地方,還如此毫無防備的就將繃帶全部拆掉,可見他完全不知道不要讓脖子暴露出來,對他來說是一件多麼重要的事。

  本來還想著自己應該可以平靜的幫他重新纏繞好,沒想到一將白起拉過來自己立刻就後悔了。完全沒有遮蔽物的白皙脖子散發出的味道,根本不是之前那只不小心扯開了一角的時候可以比擬的,而且……這個反應可愛傲嬌、好像對自己有所顧慮但卻胯下隆起的這個人,一舉一動都在挑戰著李澤言的理智。

  為了轉移一點注意力,李澤言繼續開口剛剛的話題:「你脖子上的繃帶,不是只是個裝飾品而已,」李澤言的開口讓白起好奇的看向他,不知道為什麼,因為害羞而臉頰紅潤的白起眼中似乎帶著薄薄的水氣,就彷彿一隻可憐兮兮的小狗一般望著李澤言,這讓李澤言忍不住停下吞了吞口水,然後將白起轉過身去面對鏡子。

  「我想,你應該是百年、甚至千年難得一見的獨特人選,」李澤言繼續溫柔的慢慢將繃帶纏繞上白起的脖子,「這樣的人在某些領域會有特別突出的天分,而你剛好就是在驅魔的能力上特別突出。」李澤言瞄了一眼鏡子,發現白起認真的看著他聽著他說的話,馬上冷靜的又把自己的眼神轉回白起的脖子上。

  「諷刺的是,這樣的人通常……很容易受到魔物的騷擾,包括吸血鬼。」李澤言一邊繼續手上動作,一邊想到毫不知情的白起就這樣帶著一付對魔物極具誘惑的軀體,一直做著驅魔師的工作,便有點悔恨自己為什麼沒能早點遇上他而又皺起了眉。

  「為什麼?」這件事情白起還真的是第一次聽見,之前都只有被提醒繃帶絕對不能拆下,需要更換時需在室內緊閉門窗,從來沒有人告訴他為什麼,而他也沒想到要去查實是什麼原因。如今有人提到了這件事情,就算對方是個吸血鬼,他也是認真的想搞清楚緣由。

  「這種人通常都會渾身散發著對於魔物來說,非常致命性的美味,沒有任何魔物可以倖免,」李澤言一邊說著一邊觀察著白起的表情。

  「只要聞到味道,就足以讓成千上萬的魔物暴動、互相廝殺,就只為了吃到這個極品美味。」說到這,白起看起來好像在沉思什麼。

  (所以……我在踏入古堡前那些魔物奇怪的反應,是因為我鬆開了繃帶?)白起對於李澤言的言論沒有任何懷疑,因為這也是唯一能解釋為什麼魔物們突然暴動的原因,他還想到了另外一件奇怪的事。

  「雖然身為驅魔師的你卻是魔物的美味大餐是很諷刺的事情,但是你似乎很幸運的只有脖子會散發出魔物喜歡的氣味。」

  李澤言頓了頓,問出了他有點害怕可能發生過的問題:「你之前都沒有碰過類似魔物暴走或是覬覦你的情況?」

  「沒有。」白起搖搖頭,在他的記憶中真的沒有發生過類似的事情。而李澤言剛剛這樣的疑問,讓他得知李澤言完全知道他在門口被魔物襲擊,便認定那件奇怪的事情一定跟李澤言有關係。

  「你……我在你古堡門前發生的事,好像時間停止了一樣,那個是你做的?」白起敵不過自己的好奇心問了出口。

  李澤言纏繞繃帶的手停了一下,隨後又繼續動作,「嗯。」似乎沒有想解釋他做了什麼,這讓他白起對他充滿了好奇心。

  「那好像……跟你之前用的定身術不一樣。」白起沒有放棄的繼續追問,不知道為什麼,從剛剛醒來以後他內心深處就渴望李澤言渴望的不得了,而李澤言這麼溫柔的告訴他一些他不知道的事情,讓他更希望可以知道更多關於李澤言的事情。

  李澤言沒有回應,他的表情像是在思考要不要回答這個問題,畢竟他並不習慣讓陌生人太過了解他,雖然白起……某個層面上也不算是陌生人了,在思考的途中,白起的繃帶也已經纏繞好了,白起遲遲不見李澤言回應,就轉過頭看著李澤言呼喚道:「李澤言?」

  被呼喚而回過神的李澤言,剛好直接對上白起水潤的眼睛,白起雖然身高只比他略矮一些些,但是還年輕稚氣的臉蛋和那個無辜的眼神,再配上矮了一些的身高……讓沒想到對方會如此沒防備靠近的讓李澤言倒抽一口氣。

  沒加入過公會所以沒特別受過正統教育的白起,就像是初生之犢一般充滿好奇心的看著李澤言,這讓李澤言沒轍的投降回應他:「是時間暫停。」

  第一次碰到這種情況的李澤言有些不知所措,雖然他也不是完全沒有與人類在做交流,但是通常他因為覺得年紀輕一些的人類很麻煩、好奇心很重,所以都避免去接觸這一類的人類,沒想到倒讓自己今天吃足了苦頭,畢竟白起對他來說年紀相對年輕很多,也沒想到白起是個這麼充滿好奇心的人,他不知道,其實是白起莫名的對他起了興趣。

  李澤言的回答似乎讓白起很驚訝,白起聽到回答後思考著,(所以他那個時候是在救我?我記得我一踏入古堡內,一切好像就恢復正常了……)白起這才理清了這個吸血鬼當初說的 “你何不認為是我對你有興趣呢?” 這句話的含義,他起先以為他只是為了羞辱他的身份才這麼說的。

  但是等等,李澤言剛才也說自己是魔物眼中 “美味的大餐” ,既然這樣他也身為魔物,所以才對自己有興趣的吧?想到這裡,白起竟然覺得有點失落,而白起臉上本來充滿好奇的模樣瞬間變的凝重了起來。

  「嗯……你……」李澤言輕拍了拍白起的頭,雖然白起起床後的態度轉變的讓他有些摸不著頭緒,照理說,轉化為吸血鬼改變的是體質跟飲食習慣,應該沒有連個性都變了的道理吧?

  看到白起瞬間凝重的表情,李澤言以為是他想起昏倒前發生的事,自尊心覺得受到很大的恥辱而感到不悅。

  「你不用太糾結為什麼會這麼沈浸於慾望之中,那是因為對象是我。」李澤言雖是冷靜沉著的說出這番話,但是畢竟還是如此攸關於自己的自尊心的事情,讓白起凝重的表情更加深皺著眉頭看他,這話還讓白起聽起來覺得他有些自大。

  (他該不會要說什麼因為是他,所以被他吸引是很正常的這種話吧,這未免也太自戀。)白起默默的在心中嘆氣吐槽李澤言,不過當然不是因為這麼膚淺的理由。

  「我在幫你沐浴更衣跟換繃……」

  「等等,你說什麼!?沐沐……沐浴跟換……換衣服!?」白起聽到關鍵字忍不住大聲叫出來,純情的他根本沒談過戀愛,都別說男女求歡了,他連牽手接吻這些事都沒做過。

  結果這個李澤言見面沒多久就強迫他發洩,還……還在他昏厥的時候剝光他摸遍他全身,這一刻白起巴不得有個地洞可以鑽下去躲起來。

  「哼,不然你要我讓你穿著沾滿精液的衣服躺在我的床上嗎?」李澤言哼笑說著。

  「你!!閉嘴!」被李澤言提醒而又想起那段屈辱的白起惱羞的回應,然後急著想與李澤言拉開距離,但李澤言沒讓他得逞,一把摟住他的腰勾回身邊。

  而白起突然恢復正常的反應讓李澤言起了戲謔之心,反而故意繼續說:「反正你最重要的部位我都看過也把玩過了,看看身體沒有什麼吧。說起來,一提到這些肌膚相親之事你就如此激動……你還是處男?」

  「李!澤!言!你給我閉嘴!!!」李澤言成功的重新激怒白起,白起氣急敗壞的推開李澤言靠上來應該是想吻自己的臉,這時候覺得自己剛剛竟然覺得這傢伙溫柔體貼,還想了解這擺明性格惡劣的吸血鬼,真的是撞壞腦子了!

  「說中了?」李澤言笑起一個好看的弧度,然後放開了幾乎要炸毛的白起,白起也立刻就跑到床邊緊盯住李澤言,他就覺得這個有前科吸血鬼一定又要對他毛手毛腳。

  ( 原來還是處男啊,難怪反應如此純情可愛。),得知這個訊息讓李澤言非常滿意,後面才想到話題被拉遠了,收回了笑容繼續回到原本的話題。

  「我是要說,你會這麼容易就屈服,一方面是因為我們吸血鬼的氣味有催情的效果,加上我在你的脖子看到了一個印記,」李澤言拿出了一個懷錶,上面印著一個應該是玫瑰的圖案,「那是屬於我的血族之吻……一個玫瑰的記號。」說到這裡,李澤言的眼神又變的溫柔了起來。

  還在警戒狀態的白起一時覺得資訊量有點過大,覺得腦袋有點要運作不過來。高階吸血鬼怎麼這麼多能力?這下還能催情了?還有什麼血族之吻……那又是什麼東西。

  拉遠了距離才看到李澤言在家也是穿的如此普通 —— 燙的筆挺的黑色長褲修飾著他修長的腿與結實窄小的臀,一身白色紮的整齊但是卻半開的長襯衫,底下是沒有多餘贅肉精實的胸膛,半卷著的袖子露出有著好看線條的手臂,然後那有著修長手指跟骨感的大手不久前才幫自己……咳咳,這人怎麼這麼喜歡把襯衫穿的這麼暴露,為什麼一個還算正式的服裝,這個吸血鬼身上老是將其穿的如此色情。

  白起絲毫沒察覺自己現在看李澤言看的多麼露骨,而李澤言也故意沒馬上出聲提醒白起,臉上帶著笑意的接受白起的 “視姦” 。

  「好看嗎,嗯?」過了一會時間,李澤言出聲了,這讓白起整個嚇的差點彈起來,然後乾咳兩聲想裝作沒事,李澤言掩嘴笑了一下便繼續說著。

  「你包住繃帶的地方,出現了血族印記,而且還是屬於我的印記。」李澤言將懷錶遞給了白起,繼續說「代表你是我的新娘,我的命定之人。」

  吸血鬼的新娘,這個白起就曾聽過,但是沒想到這印記竟然也會出現在同性身上……

  「而你……剛剛說你沒有發生過魔物因為你發狂的情形發生對吧?」看白起點了點頭,李澤言繼續說下去。

  「那看來是因為我們的血液互相呼應,而讓你的氣味變的濃郁……那彷彿像是因為遇到了我,在求偶般的吸引我注意你。」李澤言一邊看起來正經的說著,一邊走向在床邊的白起。

  白起才正想反駁李澤言說的什麼亂七八糟的求偶論,但看到李澤言朝自己走了過來又急忙想要拉開距離,這一不小心就絆倒了自己,還好李澤言手快的摟住他的腰讓他沒有直接跌倒。

  將自己的腰摟的很緊的李澤言一臉嚴肅的樣子,讓白起一時把剛剛本來想反駁的話都給吞進喉嚨裡,他們貼合的很緊的身軀讓他發現……李澤言的呼吸有些急促,下面好像有什麼東西開始慢慢變硬頂著他。

  「什麼血族印記,什麼新娘的,我不知道,這些到底跟你對我做那種事情有什麼關係,你放開我!」白起覺得這樣的動作很不自在,而且他覺得李澤言的眼神突然間變的有些可怕,他想要快點脫離李澤言那狩獵般的眼神。

  「你是不是不相信我想要你這句話是真的。」李澤言沒正面回應白起的問題,認真的說著和剛剛問題不相干的話,而白起就彷彿被猜中心聲一樣的全身僵硬不敢動彈。

  可能是李澤言的硬挺頂的白起的慾望被撩起,也或許是李澤言因為白起的氣味而有些失控的抑制不住自己的氣息,讓白起雖然害怕現在的李澤言,卻也開始覺得呼吸急促了起來,殊不知,是白起體內吸血鬼的細胞在作祟 —— 他想要吸食人血了。

  (怎麼……怎麼又……)呼吸急促的白起覺得身體一下熱了起來,眼神迷濛的看向李澤言,而他沒發現,他開始露出了吸血鬼才有的獠牙。

  李澤言見狀,瞇起了眼將白起抱至床上讓他坐下,這瞬間李澤言的氣息跟剛剛完全不一樣了,沒有了讓白起發情、覺得好聞的氣味,反而好像融入了一股普通人類的味道,這讓白起不自覺的流起口水,然後眼睛變的更加的血紅。

  李澤言擔憂的皺著眉頭,喃喃說著 “這次怎麼這麼快” 然後在白起面前蹲了下來,李澤言現在已經完全轉化成為他在人類社會生活時的模樣,在開始發狂的白起面前就是一個他打從內心深處渴望血液的人類。

  受到轉化吸血鬼的影響,白起現在失去了自我意識,變成一個渴望血液、無法自制的初生吸血鬼,他直盯著李澤言的脖子,不斷的流著口水。

  說到關於白起吸血鬼化這件事,白起覺得自己睡了幾天,但事實上他其實中途有清醒過 —— 以現在這個吸血鬼的模樣醒來過幾次,而李澤言都餵給白起自己的血為主,少數會有從外面取來的血。

  李澤言擔憂的是,白起轉化的速度似乎太快了點,這會讓他身體無法負荷,難道跟他特殊的體質有關係?李澤言還在思考著,卻又發現白起有些不對勁,正常來說這樣的發狂程度,自己已經掩飾完全原本的氣息讓自己跟一般人類沒兩樣,他應該會二話不說直接咬上來,但是白起卻發狂的顫抖也沒有過來……是身體本能的抗拒嗎?

  想不透究竟是怎麼回事的李澤言,直接將白起的頭靠在自己的脖子上,輕聲說道:「不用忍耐了,你吸我的血吧,我不會受傷的。」一邊還不忘像是安撫小孩一般,輕輕拍著白起的背。

  對於一個初生吸血鬼來說,如此的美味就直接在眼前,就算身體再怎麼抗拒也抵擋不了想要血的本能,便用力的啃下李澤言的脖子。

  李澤言眉頭皺也不皺的靜靜等帶著白起結束他的進食,一邊思考著該怎麼處理白起這異常的狀態;他跟白起一樣也是獨行俠,所以基本上所有他知道的資訊都是他自己蒐集來的,他對血並沒有慾望,所以對於初生吸血鬼的事情也就只知道那一些而已,這個當下他想起了那個魅惑人心出名的吸血鬼,緊接著甩了甩頭,他覺得絕對不能讓白起跟那個人有所接觸,也能說他並不想讓那個人看見白起。

  經過了幾分鐘,李澤言正等待著白起吸完血後繼續陷入沈睡,結果白起的身軀好像顫動了一下,讓他本來想看看白起的樣子,卻突然一把被白起推開,然後白起奔向鏡子前面,仔細的看了看自己,然後怨恨的回過頭來瞪視著李澤言,一邊擦掉嘴唇沾上的血液一邊抓撓著脖子上的繃帶

  「你、看看你對我做的好事,你究竟想把我變成什麼?什麼血族印記,你為什麼找上我!?」激動的白起因為轉化而指甲變的有些尖銳,所以繃帶不一會就被劃破,甚至還劃傷了自己的脖子。

  這個激動自殘的行為惹得李澤言憤怒了起來,腥紅色的眼眸和白起直接對望著,本來還很激動的白起一對上李澤言的眼便全身動彈不得,還伴隨著恐懼的顫抖,讓白起一時減緩了悲憤,帶著疑惑與恐懼的神情左右張望,最終只能眼中莫名泛出淚看向李澤言,甚至不甘心的眼淚滑下臉頰。

  原本因為白起自殘而發怒的李澤言,被白起的眼淚與受傷的表情喚回一些理智,臉上表情比較不這麼帶著殺氣,走向白起並幫他傷口上藥與換下劃斷的繃帶。

  李澤言語氣帶有些冷漠怒氣,但是又不想讓白起太過害怕而盡力放柔語氣的說著:「沒事的,你不能動彈是因為身為初生吸血鬼,體內本能了解自己的弱小,在感受到像我這樣活了幾千年、力量龐大到你難以想像的程度時,野性的本能自然有所懼怕和抗拒。」

  餘光瞥見白起忍不住的又落下的淚滴,試圖讓自己的語氣變的再溫和一些。

  「你在吸血後就能立即自行把牙收好,看來你蠻有天分的。」就算是因為抗拒而讓他辦到,對於初生吸血鬼來說這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沒錯。

  「天分你個頭!」白起咬牙切齒的粗聲回應李澤言,他怎麼會覺得李澤言是善良的,怎麼會覺得李澤言真的要對他好,從他吸了他的血的那一刻開始,他就是個自己要恨一生的對象!他讓自己變成了自己一直以來仇視跟獵殺的吸血鬼,這比被吸血鬼魅惑失去心智還要更讓人不恥!

  李澤言試圖想安慰白起,卻被白起無情的拍開,無奈之下只好留下一句話後繼續去收拾剛剛自己摔碎一地的東西。

  「你多休息,古堡內你可以隨意走動,想幹嘛就幹嘛,記住,千萬不准離開古堡。」

  李澤言說完後就直接離開了,雖然白起並不想接受李澤言的憐憫與安慰,但是李澤言這樣沒多說什麼還一付冷漠的樣子離開也讓白起非常生氣。

  「你叫我不能離開古堡我就不離開嗎!我偏不……」白起生氣的朝李澤言離去的背影大喊,但是本能卻立刻因為李澤言投來的兇狠眼神噤了聲。

  「你敢,我就現在立刻上你上到讓你下不了床。」李澤言語氣冷漠的說著,白起不自覺的打了個哆嗦,看的出他這句話是認真的,想起剛剛接觸時所感覺到他的蓄勢待發、以及他好像正打算踏回來的腳。

  「你快滾,不要靠近我!!!」雖然嘴上講的很有膽識的樣子,但是白起的身體還是自動的躲向床邊。

  作勢要靠近的李澤言本來就也沒想真的靠近,就只是想嚇嚇他而已。他要讓白起不敢離開古堡也是因為,剛剛白起在吸血鬼的狀態時,他發現那些繃帶好像不足以遮蓋住白起的氣味了,這樣子離開古堡一定會……李澤言閉上眼不願再想下去,轉身就離開房門口。

  腦中一片混亂的白起這時因為李澤言的離開放鬆了下來,還頭痛想著為什麼是自己變成了吸血鬼、更不能接受自己剛才對人血的慾望與吸食人血的模樣……而且為什麼能從李澤言身上吸到血?李澤言究竟還有多少他不知道的事情?為什麼即使吸了血身體似乎也沒有冷靜下來,反而變的更加灼熱難耐?太多的疑問加上發熱的身體,衝的他腦袋昏沉沉的。

  而都發生了這麼嚴重的變化,自己明明恨李澤言恨的牙癢癢的,但內心深處為什麼還是有股聲音不斷的叫他靠近李澤言?

  覺得昏沉加上剛才過度激動而被疲倦襲擊的白起,決定躺上床用被子將自己緊緊蓋住,他從剛剛開始就覺得中午的陽光看起來特別的刺眼,讓他一整個很不好受,接著就在這充滿李澤言氣息的棉被裡慢慢放鬆進入夢鄉……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874574
Some rights reserved.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 2.5 台灣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吸血鬼|暗夜詠嘆|戀與BL|言白|李澤言x白起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fueinako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戀與 ‖ 李澤言x白起... 後一篇:[戀與 ‖ 李澤言x白起...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B50328023大家
小屋更新色鉛筆作品,歡迎交流分享。如果有喜歡的手繪風格繪師也可以介紹給我XD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9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