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達人專欄] 零彩度的雨季<5-1>

作者:Dz│2020-08-06 23:34:01│贊助:2│人氣:107


  阿樹



  那時候,我的身高好像還沒有比家裡的餐桌高上多少吧。

  我一直跑、一直跑,記得當時嘴巴周圍沾上了不少鮮奶油,黏黏糊糊的,樣子一定超級蠢,但那時候的蛋糕是什麼口味,我已經忘了,反正也不重要。

  畢竟那就不是一個值得拿出來回憶的生日啊。

  而且,那個年代大家都還在用底片拍照,拍出來的照片可是會隨著時間過去而變淡變黃的。

  所以每當遇見了某些事情、或是老媽又打來的時候,就像現在一樣......那些零零散散的、自己突然冒出來的畫面,都已經沒有了任何一點色彩。


  「爸爸!爸爸!你看、你看!叔叔送我照相機欸!」


  我一直跑、一直跑,直到自由時報的陰影蓋在臉上。

  那些一筆一畫的油墨文字,當時我沒有幾個認識、那些低解析度的黑白照片,也沒有幾個記得。

  唯一忘不了的是,當那疊對我來說還太過困難的報紙被放了下來以後,我爸在那後頭的表情。


  我真的不懂。

  我不懂為什麼他要用那種眼神看待我的生日禮物。

  好像是我自己正拿著一個很麻煩的東西一樣,造成了他多少的麻煩、又造成了所有家人的困擾,我甚至認為自己應該要感到愧疚才應該。

  這是對的嗎?這不對吧......


  啊!對了,我想起來了。

  有顏色的,在這份記憶裡,還是有顏色的。

  那台相機,是淡淡的藍色。

  就像剛上來台北的時候一樣。


  剛畢業,回到家,跟著老爸做了一段時間後,我記得我被他甩了一巴掌,超級痛的啊,差點就要暈過去了,然後我對他罵了幾句三字經,他就要衝進廚房拿菜刀出來砍我。

  我當然只能跑啊,邊哭邊跑,就跑出家門了。那個蠢老媽也跟在後頭,她也追了出來。

  她求我原諒爸爸、求我先好好回家睡一覺,其他的什麼事等到明天再說。


  我當然不要啊?回去一定會被砍死的。

  我就一邊哭著、一邊連她一起罵。

  然後......她才開始改成求我......至少先等她一下、一下下就好。

  至少先等一下,讓她先回家一趟、讓她用那雙擦不乾眼淚的、長著厚繭的雙手,把兩萬塊交到我手上。

  至少......至少先找個地方住、至少不要餓到肚子了。

  她是這麼說的,至少......至少......


  但是老媽啊,不是我嫌不夠,而是在台北這爛地方,兩萬塊根本沒辦法讓我「至少先找個地方住、至少不要餓到肚子了」。

  兩萬塊,我還不到一個禮拜,就已經沒有辦法在旅館多住一天了。

  兩萬塊,根本不夠讓我拍出什麼好照片。

  兩萬塊......



  看著手裡最後剩下的那幾張百鈔,我默默放回了口袋,到天橋上坐了下來,底下是喧囂奔騰的車潮聲。

  抬頭一看,天空是淡藍色的,就像我的第一台相機一樣。


  對了?那台相機最後去哪了呢?

  我當時思考著、然後想起了、又對著自己逃避,但到了最後,還是忍不住哭了出來,自己一個人倒在路邊,眼淚流得滿臉都是酸,好像心被人緊緊揪住一樣,拜託你、拜託你放過我、不論你是誰,不要再這樣子對我......如此哀求著。


  是啊,就是因為那台相機的關係。

  他第一眼見到它時,嫌棄著說還得浪費錢去沖洗,不要搞那些有的沒的,當玩具隨便按一按就好了。

  他發現他把營養午餐的錢拿去自己買底片時,打我不是因為還敢厚著臉皮偷吃桶餐,打我是因為像個敗家子。

  他叫我下班後把工具清洗乾淨、把明天的材料給準備好。但我沒有照做,而是跑去山上拍夜景。

  所以他用鐵鎚把它給砸了。


  然後他罵了我一頓、我也回嘴了一頓、他才打了那下耳光。


  這麼一想,其實根本就全部都是那台相機的錯嘛。

  就是因為那台相機的關係。

  才害得我什麼都沒有了。












<5-1>
  





  「阿樹......哥?」

  然後,又被那聲清脆的嗓音給拉了一把。

  他往蔓婷那抬頭看,尷尬地笑了一笑。

  情緒還陷在那團泥淖之中,還沒有完全掙脫。


  「哦......妳回來啦?」他的視線從蔓婷身上逃離,往後頭那排公廁去。「......那換我過去、換妳等我一下......」

  他站起身,想起現在的時間也差不多到了該結束的時候了。


  夜幕覆上碧潭的水面,而河岸上的燈火卻一路綿延沒有盡頭。

  景觀餐廳那依舊熱鬧而閃爍著,遠處橋墩亮起了紫藍色的螢光,吊橋上點點滴滴的掛燈就像是銀河掉了下來一樣。

  全部都掉下來了,整個宇宙的星星全都落在碧潭上了。

  所以,天空才會是全黑的。



  「阿樹哥?你還好嗎?」

  她揪起了阿樹的衣袖,讓阿樹怔了一下。「我、我很好啊、啊哈哈......沒事啦、沒有什麼......只是......只是看見這片景,覺得哇塞......也太美了吧。」笑著笑著,告訴自己一點事都沒有......什麼事也沒有。「就想說自己應該是拍不出來吧......哈哈、也真是的、」


  「哦......」她大約也是不知所措,才只好放開手,目送著阿樹和她擦肩而過。



  他走進廁所,一如往常地舒緩了腹部的腫脹,然後心滿意足地來到洗手台前。

  才發現鏡子裡的他,眼淚還沒有停下。



  蔓婷在外面等了很久,她很擔心他,但又覺得不該打擾他。

  一個男人,在女孩子面前哭了,怎麼可以主動去安慰呢。

  於是她默默地等,等到阿樹終於自己走了出來。



  「阿樹哥,我們休息一下。」在他正準備裝作若無其事地扯開話題之前,蔓婷搶在前先命令了他。「來吧?坐我旁邊。」

  當然了,阿樹也只能點點頭,乖乖照著做。

  「今天好累呦!我腳超級痠的!」蔓婷朝天擺了著哭臉。「阿樹哥!我們總共拍了多少張呀?」

  「我看看哦......」他按了開機。「嗚喔!」

  「嗚喔!是怎樣啦!」她用手臂推了他一把。

  「超多的耶!」阿樹對於今天資料夾裡的數字感到讚嘆,不過其實也早就有了心理準備,畢竟先用光了一顆電池,現在的又要見底了。「嘖、可是快沒電了,等我回家後再一次傳給妳吧。」

  「好哇。」蔓婷將兩腿伸直,輕輕晃呀晃著。「不過就我剛才看到的情況嘛......有個滿嚴重的問題呦。」

  「欸?」

  「阿樹哥,我是這樣覺得吼,你應該要多多以我做為主角吧?」

  看她嘟起了嘴抱怨,阿樹一點頭緒也沒有。「對啊?妳是主角啊?」

  「才不是咧~」

  「呃、」

  「你都要我站得遠遠的,不是跟石頭說話、就是跟樹幹聊天,我怎麼看都覺得是被當成配角了呢?」

  「啊......這個......」

  所以說,各行各業中還有著各行各業

  阿樹會說風景、人像、動態、等等的,自己每個都很擅長,但是特別對於風景和動植物有興趣。

  只不過現在他沒打算在蔓婷面前辯解這些,畢竟說良心話,這還真的是他第一次拍模特兒。

  「說好囉!下次!」

  「下次?」阿樹納悶地看著蔓婷朝他伸來的打勾勾手。

  「下次要讓我當主角呀?」

  原來是這麼一回事?阿樹不好意思地搔了搔頭,然後用拇指蓋了個章。

  「那走吧!」她從石椅上跳了起來,彷彿剛才的疲憊全都消失不見了一樣。「我們去等水舞秀。」

  「呃?什麼水舞秀?」

  「什麼水舞秀?」她不可置信地倒抽了一口氣。「我以為你會跟我約碧潭就是因為要來看水舞秀的耶?」

  「我、我不知道有這個......」

  「哦喲!天呀!阿樹哥!」她牽起他的手,一股作氣拉了他起來。「受不了你耶!走啦!」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87421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jack041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零彩度的雨... 後一篇:[達人專欄] 零彩度的雨...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Lizard2596閒逛中的你
歡迎來小屋逛逛喔!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4:44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