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5 GP

【艦娘二創同人】革命之海.序章:血債血還

作者:六葉櫻│2020-08-06 19:35:15│贊助:10│人氣:241


前言:1.此序章代表革命之海的正式連載,觀看革命之海前,建議先看過戰火之海再閱讀這個系列,而關於本作的誕生,請詳閱重大公告與作者Q&A
2.序章內容同戰海序章的內容一樣,將在進行到對應章節時回收伏筆並省略此段。
3.序章內容比預期的長,是因為增加了二航戰擊落川崎OH-1直升機的描寫橋段並延長追逐戰長度。
4.從革命之海開始,主視角人物在戰鬥期間也會開口說話了。
5.序章插圖中的吹雪佩帶著武士刀,然而在鎮守府攻略戰時吹雪還不會有佩刀,只有佩槍。
6.作者想預定一週一更...但還是先維持不定期更新的原則好了,因為沒人知道會不會突然有意外。







穗理,妳為什麼會想變成與爸爸一樣的軍人呢?

因為我也想像爸爸一樣,盡自己所能守護這片美麗的海洋!




從小我就非常喜歡「海」,記得父母第一次帶我去伊勢灣一睹大海的皓皓蔚藍時,那時僅5歲的我便已深深愛上海洋...希望它的美麗景觀與明亮清澈能夠一直不變,並跟著我們生活的這顆地球一同延續下去...當我懂事的時候,受到當時身為海上自衛隊一員,在海軍內擔任二等海尉的父親影響,我更立志成為與父親一樣,將自己的終生全奉獻給屬於大家的這片汪洋大海,只為了讓更多人...更多的孩子親眼見證海的寧靜與美妙,更是為了經過守護大海,來確保人們可以一直過著安居樂業的太平日子,也藉此來守護每個人都能嶄露而出的笑容的「軍人」...。

這在當時,不過只是個父母聽了皆會心一笑,由未經世事的小女孩脫口而出的「理想」....但最後,這樣的理想隨著「大日本艦娘公式計畫」的出現,也終得以如願...說服了父母,承載父母與奶奶寄予的鼓勵及期望,咬牙忍過那些科學家及工程師口中的「改造」工程...順利成為在當時對我而言非常陌生,可是對日本全民而言,卻是希望、曙光及邁入新時代代表的「艦娘」....最後,我也得以成為她們...那些艦娘的一分子,並漸漸融入她們其中...。

那時我一度認為,原先只是個平凡孩子的我,也終於有機會能在這個動盪的時代中,為了我出生的土地,我生活的地球,以及我熱愛的大海藍天盡己所能,只要能夠驅敢走那些正在意圖破壞海洋,還想傷害我所愛人們的漆黑怪物...就算必須付出什麼代價,我也心甘情願...但很多事只有自己親身體會過才知道...。


在和平........在和平的時代...........一定...........
對不起了.........姊姊們...........還有.........華盛頓哥哥..........


「砰----------------!」


真正的「戰場」完全讓我從這般天真的想法中徹底清醒...讓我知道「戰爭」真的不是能輕易掛在嘴上,隨口說說的東西,而是地獄、絞肉機...並且無數次在生與死之間游移徘徊...。

戰爭的急促與殘酷、沒有對錯的殺戮、每一次開砲都是在掠奪生命的扣動扳機、印象中的美麗海洋染盡漆黑血色,堆滿戰敗者屍骸,如同地獄、讓人窒息不適的血腥味與火藥硝煙、深不見底的深海已經不知道沉積了多少懷抱強大怨念的亡魂、以及鮮紅色的血液沾染雙掌,更甚濺於臉龐的灼熱及駭人情景....一切都非常的糟.....讓我很害怕。恐懼,幾近窒息...總感覺精神會在某個時刻徹底崩潰...也可能會主動了結自己的生命...但我卻撐了過來...因為我知道我不是唯一在承受這些的人...。

夥伴們的互相扶持,讓我得以維持住理性,有她們在,就算自己的確會因慘不忍睹的戰地改變自我,但也不至於深陷其中,跟著變的沒血沒淚或是瘋狂...更重要的是,有「她」伴我身旁,不管接下來的戰場有多慘烈險惡,我也能無所畏懼、無所不能....已經沒什麼好怕的了。

我以為自己已能逐漸經受命運帶來的任何考驗,深信自己將堅持下去,為了那些有家人、有孩子、只想過上和平安寧生活的平民、為了我們的政府、為了這整個大日本...甚至是為了這遼闊無際的海洋,直至這場戰事的盡頭,但...事實證明我還是過於單純,殘酷只會更加殘酷...踏入戰場的那一刻,相殺與死亡的常態不可漠視...但在這其中,更不能漠視的...是「人」的黑暗及腐敗。


他們告訴我們:艦娘是為了守護大海而生的存在;他們告訴我們:艦娘的存在意義就是保護人類,那也是我們的職責,並且得不計一切代價;他們要求我們的事,我們都照做了,他們交待的事,我們都一一完成,直到隨之而來的「背叛」、「遺棄」,還有之後揭示與我們眼前的「真相」,我們所有人才意識到一個更加絕望的事實:我們從來都不是「人」,只是「機器」,只是「改造的怪物」,正因為如此,他們可以隨意為了那令人作嘔的利益捨棄我們全部...就連那些孩子也不例外,而且當我們被捨棄的同時,他們也能輕易的將我們塑造成「敵人」,說我們與深海棲艦無異...讓世人敵視所謂「艦娘」的存在,還打算徹底消滅這些由他們一手創造的「產物」。

在成為艦娘,與同類們相處甚久後,我發現其實我們依舊是人,並沒有什麼不同,只是經受了改造,穿起艤裝,各個得以在海面上翱翔的「女孩子」而已...我們每個人都有各自的「名字」、「身份」也來自「不同地方」,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故事及祕密,更擁有情感...正因為這些東西,才構築了這座鎮守府內,映入我眼中的日常...也是因為這些,這座鎮守府也一直維持著在外界感受不到的活力..那也是我們仍然作為人的證明...。

我們或許是士兵,但我們也不是機器...然而他們很理所當然的漠視一切,並將我們視為應當完全消滅與屠殺殆盡的害蟲...那麼我們就應該什麼都不做,只會在原地害怕,就這樣遭到虐殺嗎?

不...「人」都會想活下去,「人」都會為了權益發聲,「人」都會為了自由而付諸行動...走投無路的我們既然已經被逼的別無選擇,那麼...「艦娘的意義」將從此改變,顛覆我們與他們一直以來所認知的「艦娘」,或許這是好事也是壞事,但對我們而言,這都是「新的開始」,而「他」會領導我們、「他」就是我們真正需要的領導者、他就是...



....我們真正的提督。






「喝啊啊啊啊--------!!!!噗擦!!!!」


「唔喔!!!!!?嚓碰!!!!」


那些陸上自衛隊留下的高機動車就在前方,剩下的自衛隊早已無法阻擋我們的銳氣與殺氣,故我一鼓作氣,雙手握緊裝上刺刀的89式突擊步槍,繼先前幾次施展過後,如今再施以一次的刺刀衝鋒,一面戰吼,一面在眼前的自衛隊軍人慌忙地舉起他手中的89式,要將指頭放上扳機前,便奮力向他衝殺而來,伴隨衝鋒烈吼,我將刺刀狠狠的刺入他的咽喉,使他當場睜圓雙眼,鬆開才舉起不久的89式,當89式一掉上地面時,他整個人也被我狠刺的強大力道連帶刺到高機動車側門的玻璃上,刺穿出他的頸脖,連帶濺出鮮血的刺刀鋒也跟著一起刺碎門上的玻璃窗,使更多血液濺散窗上。


「嚓!!!!」

「呃咳啊啊啊啊啊啊!!!!?咳啊啊啊啊啊.....噗滋滋滋滋滋滋滋......」


最後,我將刀身用力地抽離對方,瞬間,更為大量的血泉自他方才遭刺穿的頸喉之處噴濺而出,這讓他發出死前呻吟,雙手掐著自己噴血不止的頸喉,靠在側門上的整副身驅及後背,亦隨死亡的無力而滑落側門,連帶在車窗及門上拖曳出一條慘烈的血色拖痕,最終,他倒於車旁,死於喉中不再噴濺血色,而是如同顏料溢出罐中一般,從刺穿處擴散而出,並於地面形成的血泊之中,慘烈殞命。


「砰砰!!!碰!!!」


「砰砰砰砰砰砰!!!」


「撲滋!!!!」


當我以刺刀不留情地處決與刺殺守在高機動車乘客側座門旁的自衛隊後,與我於同時間發起行動,衝鋒而出,持著64式自動步槍的長門,比我還熟練,甚至高超的解決掉駕駛座門旁的另一名自衛隊,但與我不同的是,他是以舉槍瞄準的架式衝出我們剛才躲藏的草叢,並在那名自衛隊未能即時反應,未能大叫之際,就先透過槍上的DR瞄準鏡對著他的雙腿開出幾槍,精準地射穿他雙腳的肌腱,使其雙足廢掉亦失足跪下,同時鬆開手中的89式突擊步槍。

最後長門立即上前,以左腳狠狠踹倒那名自衛隊,絲毫不顧自衛隊的伸手求饒,就順勢將槍口對準其腦門處,開下近距離的數槍,令對方慘遭爆頭處決,當場斃命,子彈打穿腦殼從而濺出的血紅也濺滿一地,濺上64式冒著點放開火後之硝煙的槍口,更甚血濺長門的雙足之上,不過破門以來,一路毫無顧忌的擊殺目標,早已讓他浴血渾身,區區雙足他完全不在意,況且比起那種無謂的小事,現在我跟他有更緊急與優先的目標要完成...。

「解決了嗎?」

「是的,提督。」

同一時間殺出,同一時間解決各自的目標,手持64式,面戴自衛隊使用的防毒面具,浴滿鮮血的長門,隔著面具看向我這兒,並詢問戴著同樣款式的防毒面具,雙手持著裝上,刀身染紅也不停滴著新鮮血液刺刀的89式,亦同樣滿身血紅的我是否已完事,我則恭敬應答,也如「剛開始」那樣的稱呼他。




「我說過,在完全幹掉那個「懦夫」前,隨便你們怎麼叫,但別現在就這樣叫我。」
顯然長門還不習慣,也不接受他人在完成此行的任務前,給他冠上如此「稱謂」。

「是!萬分抱歉!」
為此,我又以恭敬態度向長門微微點頭,隔著面具致歉。

「唉...總之摘下防毒面具,快上車。」

「是....!」

長門已不只一次感到無奈地嘆道,也命我登上載具,並且順道搜走剛才被他擊斃的自衛隊遺留的車鑰匙,我予以回應後,則依令摘掉防毒面具,掛在自衛隊腰帶的後方鉤上,也將89式加裝的刺刀取下,以制服擦淨刀身染滿的血色,再將刺刀收入腰帶上的刀套內,接著背起槍帶,將89式背於身後,即打開未鎖的側座車門。

「.....」

上車以前,我多少回首看望如今由我們一手造成的屍山血河,與如今被毀壞徹底,一片瘡痍狼藉的鐮倉鎮守府,到現在,內部仍舊充斥那個「逃跑的混蛋」臨走前,所投下的那些為數不少,仍未散去的毒氣...這座我最初前來就任,最後也在此處生活,與大家擁有不少回憶的重要場所,現在因為我們全副武裝的「歸來」而全毀於一旦...也變成一座地獄,但那絕不是我們的錯,是從下定決心追隨長門,發起「變革」開始,就必然要由人類付出的「代價」,至少往好處想目前無人傷亡...而且我們還會再找「新家」,並在那裡開啟由我們揭開序幕的新世代...。

儘管這副殺戮後的景象不管看幾次還是覺得諷刺,眼前的屍體原本應是那群深海棲艦,但現在...構起那座屍山的全是我們過去曾經發誓要保護的人類,還是原先會跟我們站在同一陣線的陸上自衛隊...。

我對此感到諷刺地可笑,也在這之後坐上側座,繫好安全帶。


「蒼龍、飛龍,妳們到附近了沒?」
長門取得鑰匙後,邊摘下防毒面具,邊背起64式,也透過通訊確認應照計畫在「定點」就位並隨時進行空援工作的二航戰現況,並在蒼龍她們回應前就迅速地坐上駕駛座,將鑰匙插入孔中,發動這輛有「日本悍馬」之稱的高機動車及其引擎。

「收到,我們已就定位,晚點一、四、五航戰也會跟上。」
回應通訊的是飛龍,她們已就位,還說晚些時候我們會再多些「附帶支援」


「了解,開始行動,我們在路上了。」


「轟嚨轟嚨------------咻--------------!」


指示飛龍行動的同時,長門已手握方向盤,腳踩油門,徹底無視所謂的「交通規則」,驅動高機動車以全速飆離現場,沿著那個人渣驅車逃離的方向追趕而去,

「是的,提督。」
切斷通訊前,飛龍也回應長門,但看來會在行動尚未結束時,就事先尊稱長門的人並不是只有我。

「任務還在進行,要叫等完事了再讓妳們叫個夠。」
所以長門不厭其煩的多勸告一人,語氣依舊嚴肅不變,並在那之後切斷與二航戰的通訊。

「那麼現在的計畫是這樣,我開車,你開槍,我不管你待會打算瞄準哪兒打,反正讓他該死的車停下來就對了。」
終止通訊後,飆車中的長門雙眼直視前方,注意目前已離開鐮倉鎮守府,來到鐮倉市街道的路況,避免撞到任何被我們全速飆過的高機動車驚嚇到的平民或是任一平民車輛,一面交待我待會的重責大任。

「放心交給我吧,長官,那個人渣絕對跑不掉的,不過不小心將他斃了也沒關係?」

「咔嚓!」

急速狂飆期間,我拿走了那些自衛隊事先放在擋風玻璃前的美蓓亞PM-9衝鋒槍,取出與檢查已裝上PM-9的加長彈匣,確認9mm子彈有26發全滿後,再裝回彈匣,拉下槍身頂部的槍機,完成上膛,並讓握持PM-9槍托的右手放於腿上,同時向長門保證絕不會失手,不過我也問長門是否能「稍微手滑」...。

「我們還需要他活著,只要別讓他掛了,你想在他身上留些彈孔都隨便你,吹雪。」

「了解了...長官。」

好吧,我這是明知故問,如果今天不是基於「還需要抓他當籌碼」的理由,我想我很樂意代替長門在他的身上留下千瘡百孔。


「很好,坐穩了。」

「轟咻---------------------!」

滿意我別無異議的答覆,長門嘴角微揚,也踩緊油門,飆的更快,讓這輛高機動車幾乎在一瞬間就上到高速公路。


總而言之,接下來不論是來自複製艦娘還是陸上自衛隊的支援阻礙全都無關緊要,因為我們也已經針對這種情況,準備好足以對應的伏兵,現在我們只管儘速追上那個「前提督」及鹿島...並且逮住他們兩個,這場「變革」的起點便會迎來結束...從此之後,我們會更加受到重視...了解我們能耐的人類也不再會意圖加害我們或是繼續用無恥的謊言欺騙我們...這樣一來,我們才不會持續自相殘殺,畢竟我們的敵人說到底仍不是人類...而且要攘外必先安內,也只有這樣...我們才能無憂無慮的在「新提督」的帶領下,打贏這場與深海棲艦...甚至是與美國人的漫長戰役。





「血債血還」
2042年1月2日14:44
「吹雪」
筱村行動分隊.櫻雪小隊
日本.鐮倉.鐮倉市高速公路
當前武器:豐和89式突擊步槍、美蓓亞PM-9衝鋒槍、美蓓亞P9手槍、89式突擊步槍用刺刀


我承認我們剛開始的確給他們一些機會從鎮守府開溜,但我們後來居上的速度卻也不是開玩笑的,原本還完全看不到他們用來逃逸的73式吉普車...


轟嚨------------咻--------------!」


但在長門長官驚人的車技、高機動車全速追趕的優越時速以及一路上都暢通無阻的優勢下,他們乘坐的吉普車很快就出現於我們的視野內,甚至沒過多久,我們已縮短大段距離,緊追他們之後。


「!!? 開什麼玩笑!?他們追上來了!?開快點啊!?鹿島!?」

「已經是全速,不能再快了!提督先生!」

「該死的!快想想辦法啊!」

「我要負責開車能有什麼辦法!?」


我無法透過擋風玻璃,看到坐於吉普車前座的他們如今的表情,但我敢肯定那個膽小如鼠輩的人渣看我們很快就追擊上來,絕對是徹底慌了,甚至還與他的小女友發生口角衝突,那麼我就來稍微催化一下...讓這傢伙嚇的屁滾尿流吧。

「發現目標。」
我報告著,讓右手準備好PM-9衝鋒槍,並去打開由於之前刺殺自衛隊士兵,而濺上紅血的車窗。

「呼呼----------」
飆速行駛的強烈陣風在車窗打開的瞬間,就立刻吹入車內,吹起我的馬尾及左右側髮,連我的制服領結也隨之吹動而起。

「你知道該怎麼做。」
長門繼續專心駕駛與追趕他們的吉普車,那麼我也該專心做到現在只需要全神貫注達成的任務:讓他們的坐車被迫停下。

「I know why you want to hate me 'Cause hate is all the world has ever seen lately...♪」
就連我要出手之際,車上的電台也開始播放相當激昂又燃燒情緒的美國歌曲...我聽不懂歌詞,但選在這個時候是要給我助些興嗎...呵呵,那好吧。




BGM:高機動車上播放的音樂-Take a Look Around
出處:Mission Impossible II - Limp Bizkit - Take a Look Around







●目標:追擊和宮秋堇與鹿島,並迫使73式吉普車停下


連神明都想讓音樂來炒熱氣氛,我也就順這勢頭,讓握住PM-9衝鋒槍的右手,伸出車窗之外,也讓頭與右半身稍微探出車外,呈現單手握持PM-9,僅憑槍上的派翠吉綠點機械瞄具瞄準著前方正被我們緊追不捨的73式吉普車後車箱的架式及狀態...。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


接著,不說二話,已經放在扳機上,隨時準備扣下的食指此刻即扣動扳機,讓手中的PM-9經由槍口怒吼出衝鋒槍那悅耳,不輸突擊步槍氣勢的連環槍響;噴發出全自動開火且射速極高極快的連環火光;擊發出夾帶於陣陣槍光之中,同樣對敵人毫不留情的9mm子彈...


「鏘鏘鏘鏘鏘鏘鏘鏘鏘鏘鏘鏘鏘鏘鏘鏘鏘鏘鏘鏘鏘鏘鏘鏘鏘鏘鏘鏘鏘鏘-----------------------!!!!」


並且在我的瞄準下,子彈不偏不倚的飛向吉普車的後車箱,確實擊中,從而發出子彈強烈碰撞與擊中車廂並被彈開的金屬響音,聽來格外清脆,而我這第一波開火就是將彈匣內的26發子彈全數打光,讓每發子彈都有命中吉普車,儘管將槍開在車體上很難對一輛軍用載具造成什麼實質的損傷...。


「啪啷!啪啷----!咻咻咻咻咻------!啪啷!」

「咿-------!!?」

「唔.....」


但就像我說的:我的目的是嚇嚇那已經非常慌的孬種還有他的小女友司機,而且我擊發的子彈也有不少是直接打穿後車箱的玻璃,並擊中前座或是直接從擋風玻璃擊穿出去,令那傢伙嚇壞地發出驚叫,鹿島則是將頭迅速壓低,避免被掃射過來的流彈擊中,一面持續駕駛車輛,不過這也令他們的行駛速度多少受到些影響與阻礙,而開始慢下來。

「咔...」
恰好打完PM-9的第一條長彈匣後需要換彈,所以我直接打開前座的收納櫃,從那些自衛隊用來藏PM-9專用的長彈匣的櫃中,取出新的彈匣,由左手替換掉打光的彈匣,熟練地裝上第二條彈匣。

「咔嚓!」
緊接著由左手迅速拉上方槍機,立即完成裝彈上膛動作...。


「喂!?怎麼慢下來...!?」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


「咿咿-----------!?」


我換彈所花的間隔非常的短,就在秋堇要叫鹿島「別停下來時」,又接著將PM-9伸出車外,槍口也再次瞄準後車廂的右手唐突地扣住扳機,讓PM-9二度朝吉普車進行凶悍的全自動開火,劇烈的連續槍響加上又有為數不少的9mm子彈從後車箱打來前座,甚至再次擊穿擋風玻璃的情況讓秋堇將話吞回嘴裡,雙手抱頭壓低,再度發出讓人不禁想笑的驚聲尖叫。

「妳要是慢下來我們就都要沒命了!繼續保持之前的速度!我來問支援到了沒!」

「唔...知道了...提督先生。」

鹿島不得不在壓低頭部以躲避流彈,又無法留意路況的情勢下,只能冒險踩緊油門讓吉普車的行駛速率恢復先前的急速,成功與我們又拉開一段距離,秋堇則趁我正更換第三條彈匣之際,去拿走放於擋風玻璃前的無線電,試圖調整頻道向他的自衛隊走狗求援,與此同時,雙方的車輛也都開進了隧道內。

「這是和宮!武山駐屯地的後援都死哪去了...」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


「咕唔....!!?」

秋堇一將頻道調至位於橫須賀的武山駐屯地軍用頻道後,便對著通話口用吼的問道目前不見蹤影的自衛隊後援下落,但他語句未結,憑著先前接受長官親自指導的自衛隊戰鬥與槍械訓練,從而練就的俐落手速及熟練上膛動作,馬上完成第三次換彈的我又以PM-9掃射出勢頭依舊兇猛的子彈之潮,不只中斷秋堇這鼠輩的求援,也讓秋堇再次壓低抱頭。

「滋滋滋滋滋滋滋-------.....」

而且更糟的是,就算他已連上自衛隊的軍用頻道,但如今卻無任何自衛隊的通信兵前來接聽,甚至回應他....


....顯然響那裡的行動成功了。


「開什麼玩笑!沒人接嗎?喂!?有任何人能聽到我嗎!?」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滋滋滋滋滋!!!!」

「唔!?」

秋堇不能相信離開鎮守府前才做過定期聯絡與回報的武山駐屯地如今竟突然失聯,這也令他有種非常不妙的預感,他頂著子彈會不時掃來的風險又嘗試對無線電呼叫,希望有人接,但在他試圖聯絡已不會再給他答覆的走狗期間,迅速裝彈,迅速上膛,迅速瞄準的我又接著進行第四波掃射猛攻,彈匣內的26發9mm子彈又一次透過已遭射碎的後車玻璃打進車輛前座,還有幾發由於車輛的密閉空間而出現「彈反」現象,並跳彈至他手中的無線電,將這已經沒有用處的電子儀器順勢摧毀,更讓秋堇嚇得鬆開已毀損的無線電。

「混蛋...!混蛋!!這些該死的臭婊子...!好...沒關係...記得駐屯地之前有說會派三架OH-1來!就等他們來吧!鹿島!」


「轟嚨--------------咻咻------------!」


失去無線電,後援也無望後,秋堇打算等先前自衛隊派出的空援抵達,也看向鹿島,以眼神示意,鹿島則是明白之後,緊踩油門,操控方向盤躲過兩輛民用車,也讓飆速中的73式吉普車通過隧道,正式駛進鐮倉海岸公路。


「轟咻--------------------------!」


窮追不捨的我們,也在讓高機動車閃躲開接近隧道出口處的三輛民用車後,跟著一起全速追出隧道,駛入海岸公路的範圍之內,這場生死交錯的玩命關頭舞台也從原先只能目睹高山與鐮倉市遠景的高速公路轉為得以一睹遠方那片遼闊無際,亮麗透徹的相模灣海面,藍天亦高掛烈日,使此處格外明亮炙熱的海岸公路上。

隨著抵達這裡,正在互相競逐的兩輛軍用載具也將面臨更高難度與刺激的路況,因為這裡的民用車數量比之前剛上來的公路還多,我們得一面頻繁的左右閃過擋在途中的車輛,一面持續盯緊秋堇他們,緊咬住的獠牙千萬不能鬆口,我也趁這機會重新為PM-9裝彈上膛。

「坐穩了,我要稍微給他們個震撼。」


「咻咻--------咻-----------------!」


長門忽然說道,就驅使高機動車一下往左,一下往右,驚險地以些微之差先後閃避開前方就要迎面撞上的一輛油罐車與一輛大型貨車,過程中,長門驚人的駕車技術感覺就要讓整個車體翻覆一樣,就算我繫上安全帶也一度覺得就要被甩出目前大開的車窗外,因此我只能讓持槍的右手去抓住車窗邊緣,避免真的被甩出去,也因為這樣,第四次開火後,我就沒再接著扣扳機與瞄準。

順利躲過兩個「大型路障」後,由鹿島駕駛的吉普車再次出現於我們的視野內,此刻,長門加滿全速,藉由前方更多的民用車形成的車群來「抄捷徑」,邊躲來車,邊伺機拉近與吉普車的行駛間距,最終當雙方的車輛開出車群時,我們的高機動車已神不知鬼不覺地駛於他們的左側,與他們併排行駛,接下來,長門也讓我見識到他所說的「震撼」


「碰!!!!!」

「唔!!!?」

「啊呀!!?」


他迅速地讓雙手將方向盤往右操縱,使高機動車的車身突然猛地往鹿島他們的吉普車身暴力一撞,讓正在駕駛的鹿島與側座的秋堇重心不穩,繫著安全帶的身子往旁一傾,也差點令鹿島快要無法控制住吉普車而翻車,但她還是繼續讓雙手握緊方向盤,雙腳繼續踩在油門上,努力地控制住車體重心,也持續行駛。


「碰!!!!碰!!!!」


長門又讓高機動車主動撞上兩下,嚴重干擾鹿島的駕駛與拖慢吉普車的速度,也讓吉普車的駕駛車門都被撞到嚴重受損,這便是長門要給他們體會的「震撼」,也是在為我製造機會...。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


「鏘鏘鏘鏘鏘鏘鏘鏘鏘-----------------!滋滋滋滋滋滋滋....」


能夠更加痛擊他們要害的機會一來,我也毫不客氣,再次將PM-9伸出外頭,槍口在極近的距離之下對準吉普車側面的油箱位置,並直接緊扣扳機,施行全自動射擊,將26發子彈全藉著開火之舉擊發出去,不停地準確擊命中油箱,也成功使油箱遭子彈打穿而開始漏油,這樣一來,一旦油露光了,他們的車輛便會自己停下,裡面的兩人也將成待宰羔羊...。

「油箱被打破了啊!啊啊啊....你們這些改造怪胎給我乖乖受死啊!」

「砰!砰!砰!砰!砰!」

原來那個鼠輩還是有戴槍的啊...看到吉普車漏油後,他感到非常惱火,才終於拿出他配置於槍套內的美蓓亞P9半自動手槍,以槍口對著位於左側高機動車上的長門與我,也才進行開火還擊,看來我們之前應該是嚇的他都忘記自己有戴槍了吧?才會像個蠢貨一樣被單方面挨打。

不過就算鼠輩會還手了,我跟長門只需將頭壓低,甚至借用車門做掩體,他那些連瞄準都沒,完全就是一舉槍就扣扳機胡亂射擊一通,加上慌亂情緒導致準度下降的子彈完全能輕鬆避過與擋開。


「咔...咔嚓!」


趁他在那兒無腦浪費子彈,我將之前又打光彈藥的第五條長彈匣換下、順手取走儲藏櫃內還有很多庫存,目前為第六條的長彈匣、為PM-9裝入進槍托下方的彈匣槽、左手拉槍機、上膛結束,然後抓住他白費光手槍彈匣內的15發子彈,也要為美蓓亞P9手槍重新填彈的良機...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


又輪到我出手,不過這次我不會再朝油箱射擊...而是要直接對前座的這對狗男女射擊,所以在飛快地從剛才替我擋住子彈的車門後坐探起身,將伸出窗外,單手握持的PM-9槍口改瞄準鹿島及秋堇後,我果斷地扣扳機,完全不猶豫地對他們展開第六波無情掃射....如果是以前的我絕對下不了手,也會給對方反殺我的機會吧...但經歷過這一連串事件後...或許我得感謝這個之前還是艦娘們的「提督」的人渣,以及那群在他身後策劃這些陰謀的政府...多虧他們的冷血背叛,今天的我也不會對射殺這個垃圾,還是那個與他混在一起,想加害我們同胞的女人感到心軟。


「糟糕了!?」


「咻咻-------------!」


然而,鹿島知道我接下來的開火目標會是直接針對他們,她也急中生智,緊急駕駛吉普車靠向右側,與我們的高機動車拉開一段距離,但她知道以現在的時速與車輛受損的狀態已經不可能再超越我們,所以她只能將頭與身軀都壓低,換其利用車門掩護,試著以這種方式減少我這波連環開火命中的機率,以及對她與秋堇將會造成的傷害。

「啊啊啊啊-------!!!!?混帳東西!!!?」

「唔....」

雖說他們緊急拉遠距離的方式的確讓我的子彈多著彈於公路地面,或是擊中對方雖已損傷凹陷,卻依仍堅固的駕駛座車門,但這幾乎又要打光一整條彈匣的26發流彈也並非完全空槍或是遭到擋下,還是有幾發順利命中秋堇的手臂與身軀,使他慘遭灼熱子彈射穿濺血的同時,也用著相隔一段距離,我一樣能清楚聽見的音量,哭爹喊娘的痛叫出聲,而這之中也夾帶鹿島的疼痛呻吟,代表我的子彈也有確實擊中鹿島。

原本車輛漏油,就已影響到吉普車的行駛時間與速度,如今作為駕駛的鹿島也中彈,無疑讓吉普車的行進又一次受到阻礙,並被拖慢。

「可惡....!該死的畜生...!唔嗚嗚....空中支援怎麼還沒到!他們說好的那三架直升機到底死去哪了!?」


這下我們逮到他們了!


....我原先是想這麼說的。



「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嗒-----....」



當後方逐漸能聽見直升機螺旋槳旋轉運作,於空中飛行的聲響後,我想還不能太下定論,而對那個第一次被子彈打穿血肉,感到痛不欲生的傢伙來說....

「你們可終於來了!最好給我幹掉那兩個怪胎婊子!否則我弄死你們!」
那些聲響的出現就是他唯一的救命曙光...。

我透過高機動車的後照鏡,看清後方的現況...在我們左後與右後方,也就是海岸公路兩側約五公里處的上空,共有三架川崎OH-1輕型軍用偵察直升機正從後飛行過來,迅速接近我們當前的位置,所謂「螳螂捕蟬,黃雀在後」,這三架「黃雀」就追在忙於追擊鹿島他們坐車的我們這些「螳螂」之後,而且已將搭載於機翼兩側派龍架上的雙連裝SAM-2那放射出誘導紅外線的發射孔,瞄準與鎖定我們的高機動車。




「咻咻咻咻------------!咻咻咻咻咻咻-------------!」

「嗶嗶嗶嗶嗶嗶-------------」


接著,他們竟無視公路上所有可見的平民車輛,逕自發射出具熱導追蹤功能的防空飛彈,讓大量離開發射孔,伴隋內建的追尾系統音,一一由後追向遭到鎖定的我們...。

一般而言,被這類與刺針飛彈相同原理的追蹤飛彈盯上,空中載具就難逃一劫,又更何況是陸地載具,但駕駛若是個技術非凡的大膽車手,那麼總會出現例外...。


「咻咻---------咻---------------!」


面臨從後追蹤射來的大批SAM-2飛彈,長門熟練地駕駛車輛不停進行驚心動魄的左右閃躲,硬是避開與成功脫離飛彈追蹤的路徑及軌跡...。


「轟轟轟轟轟轟轟轟---------------!」


致命的追尾飛彈逐一失手,不是轟炸在我們全速經過的公路旁,爆發出震撼,如同動作電影特效般的驚爆火光及震天巨響;就是轟炸於代替我們當「替死鬼」的平民車輛,將那些閃避不及的民用車一輛接一輛的炸成徹底的廢鐵...來不及逃出的那些平民性命也隨著徹底摧毀的車輛殘骸,一同消逝於陣陣無情的劇烈爆火中...。


「未能擊中目標,飛彈正在裝填。」


「拉近飛行距離,必須解決目標,確保重要目標存活,上面已授權本地平民可忽略不計,必要時可殺害無辜,完成裝填程序後繼續自由射擊。」


躲過最後一顆飛彈後,我們平安無事地飆出最後一道爆破火光中,浴火突圍,並持續以全速行駛公路之上,緊追速度正在慢下來的吉普車,但三架川崎OH-1即便飛彈射空,也一樣不放過我們的繼續緊隨在後,當派龍架的雙連裝SAM-2正進行重新填彈程序時,他們之間的通訊對話連在高機動車內的我們都能聽的一清二楚。

「你聽到了嗎?你能相信那些該死的鬼話嗎!?長官?」
又抓住機會對PM-9進行重裝作業,換上第七條彈匣的我也對於陸上自衛隊竟會被允許殺害也當由他們保護的同國平民,還非常理所當然的發砲的離譜行徑感到難以置信,也在話說完後,傳出「咔嚓!」一聲,為PM-9拉過上方槍機,完成第七次上膛動作。

「什麼樣的長官,養出什麼樣的官兵,我從未質疑,既然他們就跟之前那批反應部隊一樣很守時的到了,也該讓我們的「空中王牌」登場了,二航戰,妳們準備好了嗎?」




長門倒不意外,非常淡定地說著,一面逮住川崎OH-1裝填飛彈作業沒那麼快完成的時機,再次藉耳麥聯繫二航戰,向她們做最後確認。

「已就緒,我們正沿著海岸公路航行,能夠看到三架直升機,至於一航戰她們在離我們約七公里的海域,要過來與我們會合還需要些時間。」
又是飛龍回應通訊。

「很好。」
長門簡短回覆後便再度中斷通訊,接著,他讓左手繼續操作方向盤,右手則是從裙旁的口袋中取出一支雷射瞄準器,並丟給側座的我,我則是以左手確實接住。

「你來標記目標,方便二航戰擊落他們。」


...了解。


從飛龍的回報聽來,赤城與加賀前輩,還是祥鳳、龍驤、瑞鳳、翔鶴與瑞鶴前輩她們顯然趕不上這場刺激派對,那麼就靠妳們了...飛龍與蒼龍前輩。

目前吉普車上的鹿島與秋堇皆有負傷,車輛的汽油也一路漏失許多,儘管他們等待的空援救星終於抵達,也有機會稍微領先我們一些路程,但他們會停下的...只是遲早的事,比起我們必定追的上的這對狗男狗女,現在得儘速處理掉後方三架直升機,以確保沒有空中威脅妨礙我們...。

我開啟指示器的綠光雷射,確認功能正常後,便探出頭身,準備從車窗外以雷射標記空中目標,也給二航戰的兩位攻擊提示。



【蒼龍】




BGM:Hidan no Aria OST track 20





●目標:擊落三架川崎OH-1偵查武裝直升機,確保長門與吹雪的安全




「咻--------------------」


「嘩嘩-----------------....」


水天日照,寧靜清澈的湛藍海面忽然呼嘯過二名手持和弓之和服少女的乘風身影,從而濺起晶瑩浪花,留下水紋航路,打破海面寂靜。

少女們正沿上頭的海岸公路,一人負責緊跟左側,一人負責緊追右側,各分東西的同前方約一公里處上空的三架疑似也正追擊著什麼的川崎OH-1偵查武裝直升機保持距離,又呈並排方式的航於海上,全速航行而撲面過來的強勁海風亦不停拂起少女們的短髮與雙馬尾,還有額頭各自繫著的一條印有大日本國徽的頭帶,就連身上的橙色和服與綠色和服的邊袖及短桍裙襬也正隨風飄渺...。


「已確認標記,姊姊。」
這時,我率先發現由吹雪投射於右方上空,第三架OH-1機身上的綠光雷射,確認標記指示也提醒負責左側的飛龍姊姊。

「好,輪到二航戰展現本領的時候了,希望妳已經有覺悟了,蒼龍。」
姊姊也發現用作標記目標的雷射後,即舉起大弓,將其零式艦戰21型的艦載箭矢搭上弦,箭頭對準被標記為優先攻擊目標的這架OH-1當前飛行的空域,也向我這麼說了句。




「我一直都有覺悟的,姊姊...那個人渣就算是用地獄業火燒個八百萬次都還不夠。」
我淡然,不帶一絲迷惘地回答,也與姊姊同樣舉起右手緊握住的大弓,左手去取出腰後箭筒內其中一支九七式艦攻的艦載箭矢,緊接著做出弓道.射法八節中之「弓構え」一路至會」四節動作,舉止從頭到尾皆非常標準,而且乘風破浪而行之姿,更為我當前舉弓瞄準,搭矢上弦,指拉弓弦的專注現態,增添一份海上女漢的不屈頑強....這便是不輸一航戰的二航戰




「呵呵...」
聽到我的答覆,也見同樣正架矢瞄準被標記的直升機姿態的我,姊姊欣慰的笑了一聲,之後...


「二航戰、攻擊編隊、出擊!」


「準備好!二航戰、攻擊編隊、開始離艦!」


「咻咻---------------------!」


姊妹二人一齊展露二航戰的氣魄,以其氣魄喊出開戰台詞,同一時間,做出八節最後二環節之動作-「離れ」「殘心」,意即放弓射箭,剎那之間,因放箭而離弦的兩支箭矢乘著強勁風波,共同射向還不知道被瞄準,也大禍臨頭的川崎OH-1...。


「嘩嘩---------!!!!!」
來至空中,飛向直升機身的兩箭矢在要觸及機身以前,便徹底炎上,轉生為燄...。


「咻咻咻咻咻----------------!」
後總數共12架的零式艦戰21型與九七式艦攻艦載機,以各自的機頭螺旋槳吹散象徵「重生」的兩團烈火之焰,機身更浴火竄飛而出,以不可阻擋之來勢,洶洶直飛向OH-1的後方高空...。


「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


「鏘鏘鏘鏘鏘鏘鏘鏘鏘---------------------!!!!!」


「嗶嗶嗶----------」


負責駕馭零式21型與九七式飛行的妖精駕駛,便於確認鎖定標記目標後,各個發射艦載機前頭的機砲,一排又一排空中彈雨確實的直取這架體積比艦載機大上許多的鐵鳥弱點,擊毀機尾的螺旋槳、擊中主要螺旋槳、擊穿液壓系統、也對機身造成威力不小於其他武裝直升機的對空傷害,而突遭空中奇襲,閃避不及,又遭直擊弱點的川崎OH-1當場起火失靈,機槳爆炸,冒出陣陣濃煙,駕駛無法控制整架直升機,使得機身開始旋轉下墜,儀表板也發出控制失靈的警告音響....。


「轟轟轟-------------!」


隨著墜落警告,最後整架直升機墜毀於公路上,綻放絢麗震撼的爆炸之火,機上的駕駛與觀察員幾乎無一倖免的罹難。

.....先擊毀一架了。


「已擊毀目標。」


「幹的好,蒼龍前輩。」


擊落其中一架直昇機後,我藉通訊回報結果,獲得吹雪表揚,但戰鬥還未結束...。


「警告!我們受到敵人航母的艦載機攻擊!」


「擊落它們!繼續追擊!別跟丟目標了!」


我們發動的空中奇襲毫不意外地引起另外兩架川崎OH-1的注意,但他們並不會回頭攻擊我們,仍會繼續追擊提督與吹雪,不過,他們也因此將裝填好飛彈的雙連裝SAM-2的目標鎖定在我們放出的零式21型與九七式身上,有效為吹雪他們轉移敵方空機的火力焦點...儘管這會犧牲掉已擔任先頭的孩子們...。


「嗶嗶嗶嗶--------------咻咻咻咻咻咻咻咻咻咻-----------------!」

「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


.....但請放心,你們的犧牲不會是白費的。




「我又看到標記了,但這次一人對付一架!準備好了!蒼龍!」


「是!姊姊!」


OH-1將開火目標轉向第一批進行先頭奇襲的艦載機群,靠著雙連裝SAM-2強大的制空導彈無情殲滅著所有可視範圍內的零式21型與九七式艦載機,在那些孩子們調轉機身,要將襲擊目標轉向另外兩架直昇機前,就將他們逐一擊落,使他們的小小生命隨著炸毀墜落的殘骸火團一一逝去...。

但這個時候,公路上的吹雪也在其中一架OH-1被擊毀後,接著以雷射標記第二架川崎OH-1。這次由姊姊發現標記,但她這次打算採用更有效率的「一人一架」的戰術來全滅敵軍剩下的兩架直昇機,而我表示贊同。

所以姊姊會負責左側上空倒數第二架,我則會負責倒數第一架。

我們再度取出各自箭筒中的箭矢,但這次...是一手取三支,兩支艦戰或是艦攻箭矢,最後一支統一為艦爆箭矢,甚至,我們還一次將取用出的三箭都架至弦上,以一弓三箭,緊拉三箭羽,令三箭頭各瞄準最後兩架直昇機機身的八節之「」姿態,屏息、穩住航行移動中的端正身形、專心致志、與浪風融為一體...我倆亦即「神風」,並且....正射必中

「咻咻咻-----------咻咻咻-----------------!」
放箭離弓,由弦射出,姊妹共射的六支箭矢又乘風而飛,飛往敵人的兩大鐵鳥。


沒錯...我早有覺悟,就算我先前也是鎮守府所謂「提督LOVE勢」的一員,但親眼見證與體會過那個男人有多輕浮、自私自利、冷血無情.....而且,意圖加害我的同胞,還意圖傷害我的家人...那般生作人類便會擁有的「黑暗」與「腐敗」後,我想我比當時任何不願相信眼前事實的艦娘,還早看開與接受了這樣的殘酷...這一路走來花費的時間不長,但艱苦過來的過程中卻也不短...我已經在這過程確認我應效忠,為其孝犬馬之勞,也真正應付出身心的「提督」是誰...。

在你讓你的部下如今也顯露出人性殘忍,傷及無辜的一面後,你的確是讓我得以下定決心斷絕你的活路...並且令我釋放出的箭矢....與那些將英勇就義的孩子們.....


.....成為長門,我們的「新提督」,將帶領我們前行邁進的光明之道。





「最好別小看我們堂堂日本女人啊------!」



「讓你們見識一下「神風」的厲害吧--------!!!」



「嘩嘩嘩嘩嘩嘩呼呼呼----------------------!!!」




姊妹的怒濤化為戰吼,二航戰的正魂氣魄就寄宿於這番嘶吼之中,箭矢則如同響應二航戰之冀望,全化身劇烈焚燒的憤炎業火...。


「咻咻咻咻咻咻咻咻咻咻咻咻咻咻咻咻咻咻咻咻咻咻咻咻咻咻咻咻咻咻咻咻咻咻咻咻咻咻咻咻咻咻咻咻咻咻咻咻咻咻咻咻咻咻咻咻------------------!!!!!」


最終,足足多達36架的零式21型與九七式,加之藏於其中,與夥伴共同翱翔天際的九九式艦爆飛出業炎,乘炎亦乘風飛去...航向他們眼中的敵人:最後兩架川崎OH-1。


「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


艦戰與艦攻齊心協力,同時瞄準大型鐵鳥的致命弱點集火....。


「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


12架艦爆更是豁出性命,採行「神風戰術」,令機體下掛著對艦炸彈,承載二航戰與艦娘們將邁向的全新未來的榮耀希望,壯烈的一架架衝撞上兩架鐵鳥的機體之軀,後隨著機體與炸彈的自殺爆炸,一一殞命...成為烈士


「轟轟轟轟轟--------------------!!!!!!!!」


他們的犧牲不是徒勞無功,反應不及的駕駛及觀察員連慘叫都未能發出,兩架川崎OH-1就跟著艦攻與艦戰施以的集火猛攻,以及艦爆以機撞機的神風攻勢,於連環不斷的爆炸中,徹底摧毀殆盡,甚至機身慘遭「分屍」,最後僅留徹底焦黑,支離破碎,燃燒餘火的殘骸,一具具墜落公路,散落一地,至於駕駛及觀察員屍首早在壯烈的爆破之中,被炸的灰飛煙滅...。


......敵軍直升機全數殲滅了。


在你們看來,我們的艦載機體積確實不如你們的任何空中鐵鳥...但以小敵大,大將必敗,被你們瞧不起的這批「玩具模型」,既然都能夠輕易炸沉或擊沉那些深海棲艦與造成重創,那麼....這樣的火力與威力對上你們,就與數台正式的戰鬥機對上少少幾架直升機是相同道理....你們只有被擊墜的份,又更何況這批艦載機...。


.............可各個都是二航戰的神風之子啊!








【吹雪】


「所有空中威脅已清除,你們安全了。」

「收到,蒼龍前輩,做的很好。」

「不會,如果還有需要我們隨時待命,一定要讓和宮秋堇好看...完畢。」


經過二航戰的活耀後,她們成功擊落追著我們的直升機,這下又無後顧之憂,我也結束與蒼龍的通訊,通訊結束以前,她也將希望託付在我身上....我當然不會讓她失望的。

「他們慢下來許多了,徹底讓他們停下來,吹雪。」

結束與二航戰的通話同時,長門也下達最後一道指示給我...。

我因此握緊PM-9衝鋒槍,該結束這場貓追老鼠的遊戲了...是故,我將PM-9最後一次伸出窗外,槍口的目標這次瞄準的是吉普車的輪胎...。

我猜秋堇現在的神態絕對是驚嚇的說不出話,還透過後照鏡,看到我又將槍口對準他與鹿島而瞠目結舌的模樣吧?而那的確很適合你....


...........你已經走到盡頭了,和宮秋堇前提督。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


最後的瞄準、最後的扣扳機、最後的開火....隨著美蓓亞PM-9衝鋒槍迸發出第七波掃射的槍火.....玩命關頭隨著車輛失靈,又撞上路障的翻覆聲響....


.....一同落幕了。




我加入鐮倉鎮守府到現在,尚未過滿一個月...就覺得人生已經歷不少預期之外的轟轟烈烈,從新兵菜鳥到威克島;從珊瑚海到旗艦領導;再從瓜達康納爾島到如今的革命...這段期間,我們的平安夜、聖誕節是絕望的,跨年夜那晚是激昂的,最後在新的一年才迎來第二天而已....艦娘的意義就已要徹底改變,也將對這個時代的局勢產生巨變....。


為什麼會突然變成這樣?我到現在都摸不著頭緒,但可以確定的是...一切都要從12/14那天說起....而這期間發生的種種.....也確實徹底改變了我。






序章:血債血還





片尾曲&主題曲:KODO




歌詞:


hard and sharp nail
ヤな胸騒ぎを
潰すように握りしめてた
体に染み付いたリズム
鼓動に足並みを揃いながら

(I don’t wanna lose any more)
(I don’t wanna lose any more)
(I don’t wanna lose any more)
答えよう MY DESTINY
BEAT BEAT BEAT 開始のベル
"生きている"と "生きろ"という叫び
立ち塞ぐ悪夢に
行くと決めて 振りかざしたこの手に
期待など持たない
ただ君の言葉が 鳴り響くの
light and darkness
他愛ない日々に
しがみつくほどにしらされる
堕ちる喧騒の渦から
何度も心を拾われて 今

(if it were not for me)
(if it were not for me)
(if it were not for me)
そしてここに MY FRIEND
BEAT BEAT BEAT 集えのサイン
生きる意味を願いを打ちつける
寄せた頬に合図
キメて蹴りだせ 平和とは何かも
まだわからないまま
ただ正面のリアル
見つめてるの

(My haert is beating fast It's worth protecting
It's worth fighting for  さあ行こう
My haert is beating fast It's worth protecting
It's worth fighting for ともに)

BEAT BEAT BEAT 終わりのない
BEAT BEAT BEAT 世界の果てへ
BEAT BEATBEAT 開始のベル
生きていると 生きようという叫び
立ち塞ぐ悪夢に
行くと決めて 振りかざしたこの手に
期待など持たない
ただ君の言葉が 鳴り響くの





「下回~」
「超新星」
慶祝吹雪的傷勢康復與珊瑚海戰事大捷的陽炎




终わり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87390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艦隊收藏|革命之海|吹雪|長門|鹿島|蒼龍|飛龍|二航戰|川崎OH-1

留言共 1 篇留言

皮克西斯.日進
開場就放個超重黑幕XDD

08-06 20:09

六葉櫻
嗨嗨~感謝支持革海系列的開春第一炮XD
喔~這個黑幕其實看下去會知道只是個丑角而已:3(某方面來說08-07 19:13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5喜歡★sam20135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戰火之海系列重大公告與作...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peterwen152大家
《少年符咒師》第17回智者千慮 上架 歡迎大家來小屋看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8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