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達人專欄] 【小說】杏雨幽蹊 (8)

作者:小褎│2020-08-05 12:00:43│贊助:6│人氣:125
第八章

  枝葉扶疏,榮華紛縟,放眼望去一片綠意,蓊鬱幽藹,葳蕤春鬧。

  那是傍著山的一座村莊,無論是繁花盛開的春季、生機盎然的夏節、雖則帶著幾分蕭瑟卻桂芳滿盈的秋日又或者寒梅香滿的冬月都令人心曠神怡。

  對於陸琬娘而言,那處曾讓自己住上兩年的杏花村在自己的腦海裡早成了模模糊糊的影子,她甚至要記不得一度被丟在杏花村整整兩年不見父母的日子是怎麼過的。只依稀能想起在杏花村那頭幫廚的大娘又或者在村子內工作的醫藥學徒夥計們待年幼的自己都極好,甚至還會有幾名大夫的兒孫或者徒子徒孫們願意與自己玩耍。

  隱隱約約,還有個與自己玩得特別好的夥伴,兩人總會手拉著手結伴跑往廚房偷偷地拿廚娘新蒸好的點心,一人一半甚至是一人一口地咬著,而後蓄意地讓廚娘發現,引得廚娘為了嚇唬他們而拿著擀麵棍在後頭佯著追打。

  那是她最快樂的時光。

  甚至遠比與父母在一起時還要更加歡愉。

  雖則她九歲才被父母帶來陸家宅邸,卻是在七歲時便已經不與父母同住。

  她是棄兒,仰仗著他人的同情而活,卻也在那時讓人教會如何獨立自主、如何不依賴他人。

  她雖頂著官家千金的身分,卻不是真正的官家千金;雖曾受過父母教養,卻因早早離開父母庇佑而比起一般人家的孩子還要更加獨立,尤其是在陸家七年的磨難當中更養起了她不畏事的性子,是以這廂陸琬娘很快地恢復冷靜。

  雖則還沒想好具體上要怎麼應對眼前的男人,但她曉得自己得在十天內告訴他或者他的父親,關乎陸大夫人意圖牽制他們的事。

  只是她並沒有任何證據,也沒辦法一股腦兒地將陸大夫人從前的所作所為都像扔垃圾一般地說與他們知曉,更何況陸大夫人對他們二房的姊弟三人差是差,但對外頭的名稱大抵還是好的。

  而且她想著,既然神醫谷能夠遺世獨立四百餘年,而這任谷主又能主持神醫谷這般久,肯定不會瞧不出陸大夫人想要藉由求醫留下他們的狡計。而陸琬娘更怕的是陸大夫人這回不惜讓他們「丟進陸家臉面」的二房子女們面會外客,定也有其他後招……

  念及至此,陸琬娘忽地不願與淳于醴有醫病以外的接觸,只道:「多謝少谷主關心,我這就回去。」

  卻是淳于醴站著的位置恰巧擋著了她的路。

  淳于醴沒有相讓的意思,所以陸琬娘只好繞著他走過去,卻聽得淳于醴忽地轉身說道:「陸二小姐,來者是客,難道妳只有這句話要說嗎?」

  陸琬娘腳步一頓,轉身道:「少谷主這話唐突了。」

  「你們官家規矩多,便連光明磊落的言談都不能有了?」

  陸琬娘忽地有些生氣──她在心裡頭是一直為了神醫谷谷主父子著想的,雖則還沒有什麼實際上的行動,但究竟是想在接下來會面的日子中與他們多說幾句,讓他們更加提防陸大夫人的,卻不想眼前的這位神醫谷少谷主竟是如此唐突?

  想到這裡,她的聲音也冷了下來:「少谷主,若是陸家招待不周,你大可以去找我以外的所有人知會,又何必過來找茬?」

  「就是太過周到了,『賓至如歸』,所以才閒著走到了這處,卻不想看見這等『奇景』。」

  陸琬娘似笑非笑地問道:「少谷主莫不是想說上一句『姜太公釣魚,願者上鉤』?」

  淳于醴的眼底出現了一抹不知深意的神色,乍看之下似乎還帶有幾分陸琬娘深感疑惑的笑意:「陸二小姐釣的是什麼魚?」

  裝神弄鬼!

  陸琬娘是真的不喜了,因此索性也拿對付陸大夫人與那些堂親手足的說詞來。「我所釣的──」陸琬娘略微擡了擡下巴,道:「是趕著上門討羞辱的人。」

  淳于醴眼中果然出現一抹慍色,卻似乎不是被羞辱的惱怒,而是另一種陸琬娘看不出來的意味。

  「如若少谷主無事,我就要回去了。」陸琬娘不欲再與他糾纏,便是再次轉過身,頭也不回地離去。

  淳于醴看著她離去的背影,眼底蘊藏著的怒氣很快被一股疑惑取代。他看著陸琬娘的背影若有所思,只是覺得眼前的人跟記憶中隨著父母往杏花村求醫的調皮少女雖則一樣,卻又不像同一人──

  她不認得他。

  不會叫他名字、不喚他的表字,也不會毫無戒備地與自己分享她僅有的一切。

  彷彿是陌生人一般。

  像是渾身都是刺的植株,迫不及待地顯現出自己張牙舞爪的樣貌,與從前那天真爛漫的玩伴相去甚遠。

  清澈的池塘邊生著十來株水仙,更往外緣還有射干,至於另一頭還有香茅等植株。此時正是春季,還有幾株水仙花朵在莖條上搖搖欲墜,射干亦是未到花期,卻有寥寥幾叢已然結成花苞。

  往外緣看去,還有依著高矮次序種植的灌木與樹木,最外頭則被看似雜亂、其實暗藏玄機的竹林給掩蓋住。若非他仔細,恐怕還以為這處早是荒野。

  依照他的觀察看來,陸家家宅雖大,但真正用上的地方可少。

  他因為陸琬娘不識得自己而有些想不通,同時更是因為得應付陸家人派來的名義上幫手、實則為監視甚至可能下藥害人的僕從們而感到心煩,是以他才藉口甩掉了陸家人派來的僕從、也沒讓身旁的長隨甘松跟著,只是淨往人煙罕至處走,卻不想發現了這處與杏花村有幾分相似的世外桃源。

  他忍不住想起過去曾有兩年在杏花村與陸琬娘相處的時光,她曾幾次朝自己誇讚杏花村的布置、更曾與自己說起她的母親對於醫谷的描述,也不曉得這頭宛若桃源的擺設是否也是出自她的主意?

  淳于醴緊抿雙脣思索了一會兒,決定往臥霜院瞧瞧。

  而臥霜院那頭,陸琬娘循著原路悄悄地回去,將竹竿隨手扔進草叢便沒了痕跡,而後往後頭的雞圈那頭順手撿了幾顆雞蛋回去,恰巧碰見正要往後頭尋來的雪欣。

  雪欣面色無波,但眼底些許的著急洩漏了她的情緒。

  陸琬娘曉得她與雪歡都是來盯著自己的,對於她的舉措也不意外,只是蓄意道:「怎麼毛毛躁躁的,趙嬤嬤派妳打掃雞圈?」

  雪欣一僵,接著趕緊斂了顏色,道:「奴婢才與雪歡做完活兒,想服侍小姐。」

  「那好,我恰巧撿了六顆雞蛋,妳替我拿去前頭洗淨。」陸琬娘手中的那六顆雞蛋外殼光澤鮮豔,只是上頭不免還有些穢物與羽毛。

  雪欣原本手就要伸出去,卻因為看見上頭的髒汙而忍不住一縮,接著果然迎來了陸琬娘的冷嘲熱諷:「我就說,大伯娘哪會這麼好心?妳們這等嬌滴滴的姑娘不讓我供著就已經謝天謝地,還說要忙活兒呢?不勞小姐您了!」

  雪欣被諷得臉紅,道了聲「奴婢不敢」,卻仍沒伸手去接。

  陸琬娘本來也沒指望她能替自己做些什麼,只是揣著雞蛋便往廚房那頭去,順道讓剛歇下來的藺草將蛋給洗了,而後便進到廚房與趙嬤嬤說話。

  「二小姐起了!」趙嬤嬤呶了呶嘴向外頭道:「雪歡與雪欣做了不少活兒,雖然還不夠利索、得再多磨幾日,但總還是過得去。我已經讓她們先去歇下了,二小姐若還有什麼吩咐,便喚她們去。」

  陸琬娘指著外頭洗雞蛋的藺草道:「方才雪欣找我,我要她接雞蛋回來洗,她嫌髒呢!」

  趙嬤嬤淺淺地一笑,卻也沒就這個話題多說些什麼,只是問道:「小姐來這兒要做什麼?」

  「自然是看看雞了!」陸琬娘撒嬌也似地扯了扯趙嬤嬤的袖子,道:「都過十八個時辰了,這雞肯定入味了吧!」

  趙嬤嬤笑道:「奴婢想著小姐再不提,奴婢就作主將紙包雞給燒出來了!」

  「這樣才不好!趙嬤嬤可說過要將手藝交給我的!」陸琬娘笑著道:「趙嬤嬤渾身上下都是寶,若您是我親長輩該有多好!」陸琬娘心裡頭雖然也有些防著趙嬤嬤,但她曉得趙嬤嬤在指導她手藝乃至人情世故等方面是實心實意,這也是她願意試著與趙嬤嬤親近的緣故。

  現在在這座陸家家宅裡頭,除卻兩位胞弟外,她還願意做面子活兒的是二姑太太,願意親近的是趙嬤嬤與藺草。她曾無數次想過自己若能順利帶著兩位胞弟離開這處狼窩,她最為懷念的恐怕也只有臥霜院這塊一畝三分地以及兩位原本與她不親,後來卻漸漸相依的兩名「家人」了。

  趙嬤嬤看著陸琬娘親暱的神情,心裡頭暗自感慨,又道:「這些日子小姐病了,每隔兩個時辰澆淋醬汁的活兒奴婢也沒偷懶,藺草那饞丫頭也搶著幫忙,說是要小姐也分給她一口呢!」

  藺草這才洗完雞蛋放進筐裡,一面拿繫在腰間的布巾擦手,一面走過來噘著嘴道:「趙嬤嬤又在說奴婢的事兒!」

  陸琬娘點著藺草的額頭,笑著說道:「就妳這饞丫頭,說來說去也是說妳饞,還有什麼好說?」

  「奴婢可巴不得小姐多誇奴婢幾句,也好讓外頭的那兩人眼紅呢!」藺草雖然才十二歲,但已經長了點心眼兒,對於雪歡與雪欣那兩位擺明著想來當祖宗的丫鬟很是看不上,更何況雪歡與雪欣二人十七、八歲,長得妖妖嬈嬈,依著從前陸大夫人院子裡頭管事嬤嬤的話說來,就是個上不了臺面的狐媚貨色,淨丟女人的臉!

  陸琬娘不曉得藺草心裡頭的彎彎繞繞,只道:「今日這雞燒出來,我撿些給阿梢和阿杪吃,餘下的咱們三個分上,也別便宜別人了!」

  趙嬤嬤道:「外頭的那兩位……」

  「趙嬤嬤,我心裡有數。」陸琬娘頓了一會兒,略微放低了聲音道:「先磨磨她們的性子,她們一定是能忍的,若咱們像對待一般人一樣待她們,恐怕她們就要開始興妖作怪了!」雪歡與雪欣擺明看不起自己這頭,既然看不起,那麼只要自己這頭稍微有服軟順從的跡象,她們肯定也會順竿兒爬。

  趙嬤嬤頷首,又道:「小姐有數便好,但該拿捏的分際還是要有,若是一會兒便把人逼急了,也難不保有什麼拿捏不住的事生出來。」管教奴僕能夠一丁一點兒地磨,卻不能一下子把人給逼急了,狗急了都會跳牆,更何況是人被逼急了,還有什麼整不出來?

  藺草呶呶嘴,道:「二小姐好手段,當初可就是這樣收服奴婢的?」

  「妳這小丫頭何至於讓我這般費心?」陸琬娘瞪了她一眼,道:「與妳吃幾頓好吃的就能把妳給勾過來,有趙嬤嬤的手藝在,我還至於怕妳與我離了心?」

  「但是奴婢更喜歡小姐的手藝呢!」藺草吐了吐舌,說了句真心話:「趙嬤嬤的手藝精且細,奴婢吃得不踏實!」

  「好妳個藺草,拐個彎兒說我學藝不精!」究竟是在廚房,加上陸琬娘也不習慣與人碰觸,是以只是嗔了句,沒再呵她癢處,又道:「行了!快把雞做一做,再這麼下去咱們三人可都要饞死在這兒了!」說罷,便去起灶生火。

  趙嬤嬤呵呵地笑著,讓藺草取來她事前準備好的玉扣紙十來張過了油後,將整隻醃好的雞給俐落地剁成數塊一一包起,放入陸琬娘燒好的花生油鍋內炸製,一面解釋道:「這道菜其實就叫『紙包金雞』,從前奴婢在宮裡頭最好這味兒,從前在漢時便是貢菜──這隔著紙炸雞呀!裡頭醃料的味兒可是一丁點兒也不會漏,還有這炸好的油也帶著雞香味兒,撈起來煮菜用可還是香氣逼人!奴婢給您的這醃製法子是從前一位老內侍教的,說是能烤、能燻、能炸,也能剁成塊兒用玉扣紙包著,都香!」

  「趙嬤嬤,您再說下去,奴婢的饞蟲就都要滿出來啦!」接替陸琬娘生火工作的藺草坐在灶口前的小杌子上急急地跺著腳,惹得陸琬娘與趙嬤嬤主僕二人發笑。

  除卻醃料與花生油的味道外,雞肉的香味也漸漸地在均衡的熱度中散發出來,一時間廚房滿溢雞香,惹得主僕三人不顧形象地吸起鼻子來,接著再笑作一團兒。

  燒雞的過程自然也得忙活著其他菜餚,諸如用小鍋子煮米飯又或者簡單地煮一鍋有菜有蛋的素湯等。有藺草看火,陸琬娘與趙嬤嬤兩人四手合作,忙得不亦樂乎。

  不久後,雪歡與雪欣二人在外頭聞香而來。雪歡見著裡頭氣氛和樂,便是裝作不經意地開口問道:「趙嬤嬤要忙活,怎麼沒傳喚奴婢打下手?」

  在角落的藺草悄悄地撇了嘴,但礙於自己的身分而沒說話,只是低下頭來專心地控著火。

  趙嬤嬤道:「今日妳們的工作都還沒做完,是看著妳們姑且累了才放過,如若現在不累了,便繼續去掃──後頭的雞圈還沒掃,菜園子也都還沒施肥。」

  雪欣的臉色變得有些難看。

  且不說她嫌棄雞圈髒,那菜園子施肥施的可是糞肥!她雖是奴婢,但好歹也是養來要作陪嫁丫鬟甚至是通房的,怎麼能夠幹那些粗使丫鬟才碰的髒活兒?

  雪歡倒是較為沉穩,見趙嬤嬤並未生氣,也只是笑道:「都說民以食為天,奴婢與雪欣再怎麼累,總也得吃飯……」

  「若是嫌我們廚房用得久了,一會兒便好。」陸琬娘冷著臉開口說了:「或者妳們要請大伯娘給妳們建小灶,我也不管,總歸離我遠些。」

  雪歡臉色一僵,而雪欣則嘀咕道:「沒見過這般擠對人的主子!」

  陸琬娘懶得再與她說話,雪歡與雪欣二人自討沒趣,也是灰溜溜地走了。

  藺草眼瞧著討人厭的人走了,不住低聲地笑了幾聲,又道:「小姐總有辦法氣人!」

  「燒好妳的火吧!」陸琬娘嗔了她一句,又對趙嬤嬤閒聊也似地說道:「這紙包雞也是臥霜院至今為止最為費工夫的吃食了──趙嬤嬤,妳卻是看看前頭的那群豺狼虎豹,個個吃得奢華,咱們這破院子沒人看照是樂得輕鬆,但偶爾想做點好吃食也是不成,這頭布帛菽粟都短著,總得自個兒尋地方種、再從藥材裡摳些出來才能行,也不曉得這回碰上的大運還能有多少光景,我想著能攢多少就攢多少吧!」陸琬娘自個兒有塊菜地、也有養雞,倒是那些柴米油鹽或者能存放的佐料她還是沒法子。

  趙嬤嬤對此也是無奈,旁的她是沒辦法再多說,只能安慰道:「這日子還有一段,小姐且好生過著吧!」

  陸琬娘不以為然,只是將視線轉到那被油浸得能透光的玉扣紙以及裡頭包著的雞。

  她一面用勺子撥弄著一包一包的紙包雞,時而舀些熱油淋在上頭,心不在焉地,讓人不曉得她在想些什麼。

  趙嬤嬤左右無事,看了眼一旁燒著飯的小火爐,道:「奴婢先去外頭洗些青棗來。」

  陸琬娘應了一聲。

  趙嬤嬤只當陸琬娘正好生想著,也沒再叨擾她,只是拿了六顆棗子放進筐裡走到外頭要洗,卻不想這才踏出廚房,便見得雪歡與雪欣二人正在院子門口圍著一名年輕男子笑。

  那名寒著臉色的年輕男子自是淳于醴。

  趙嬤嬤沒看過他,卻也僅憑著判斷曉得他的身分。

  淳于醴看見趙嬤嬤走出來,冷著臉要過,卻被雪歡與雪欣二人有技巧地包夾住,無論從左、從右都會擦上她們的衣裙,更別說從中間穿越而過更不好看。

  趙嬤嬤也冷下臉色,走幾步向前喝斥道:「妳們倆,圍著客人做什麼!一點兒規矩也沒有!」

  在面子上,趙嬤嬤還是管得動她們的。雪歡與雪欣雖是不服氣,卻也只能乖乖退下,而雪欣也明目張膽地呶了呶嘴表示不服。

  「讓少谷主笑話了。」趙嬤嬤恭恭敬敬地福身,又道:「不曉得少谷主前來可有什麼事?」

  趙嬤嬤這話方落,便聽得裡頭低呼一聲。

  廚房乃煙火之地,有了什麼狀況肯定都得仔細的,趙嬤嬤也顧不得失禮,趕緊拿著筐子轉了回去。

  淳于醴自也是這般想的,也沒管在一頭低著頭的雪歡與雪欣二人,忙跟著走往廚房。

  陸琬娘原本正出神,聽著外頭的動靜也沒什麼反應,卻是聽見趙嬤嬤一句「少谷主」而不易將油給淋得四濺,恰巧燙傷了她的手。

  熱油讓她白皙的皮膚上頭迅速地起了紅點兒,眼瞧著恐怕還會長泡,她卻只是愣愣地看著自己的傷處停下動作,絲毫也沒有要處理的意思。一道極其冷冽的刺痛感從指尖傳來,緊接著便是一抽一抽的疼痛,而她放任這樣的疼痛延續。

  不知道為什麼。

  她一動也不動,眼前的視線逐步迷茫,腦中的思緒也愈發幽遠。

  從被煙嵐環繞的山上,一股清泉跌跌撞撞地落下,最後在山邊匯聚成溪水,清澈溪泉涔涔,時而盪漾著炫目的光芒。那股流泉恰巧將北杏花村一分為二,不到三尺寬的水流被人工導引了幾處成為溝洫,灌注了位於北杏花村的菜地。

  她好幾次都在並不深的水邊獨自一個人玩耍──說是玩耍,也不過就是一面撥著水玩,一面看著遠遠近近的人們來來去去,看著北杏花村內人們的喜怒哀樂。

  有時候,還有那名與自己最為親近的小夥伴與自己一道,他搖頭晃腦地背著書,而她則心不在焉地聽著,時而問他他口中的之乎者也究竟是什麼意思。



--

  碎念:當初為了寫這段「紙包雞」,我特地找了材料用料理紙還原了下,還真TMD好吃!!!!不愧是漢代的宮廷貢菜!!!本來是乖乖用包藥法包雞,最後懶惰了都用捲糖果紙的樣子,造成空間浪費,也好在真成功了,料理紙威武!!!XDDDD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87239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小說|古風|女性向|杏雨幽蹊|歷史

留言共 8 篇留言

家有西瓜
啊啊啊!看得我好想吃(* ̄︶ ̄*)

08-05 18:28

小褎
有興趣可以做做看,就是用各種中藥香料(偷懶方法:八角、花椒、蒜頭、薑、鹽巴、醬油(少量),如果要功夫點可以額外加例如月桂葉、桂皮、小茴香等等)醃漬剁小塊的去骨雞腿排,醃漬大概2小時左右就差不多了,然後用料理紙包一包下鍋用花生油炸,因為花生油比較貴,所以我是使用一般的大豆混合油+花生油(各一半),炸熟後就能開箱吃了XDDD

08-05 18:37

我只有吃過KFC紙包雞 ~‘’~

08-05 21:25

小褎
那個不正宗XD!!! (但其實我覺得看分店也看機運,有時候挺好吃的)08-06 00:34

嗯丶吃起來很像介於它的烤雞和炸雞之間的口感丶所以我沒有很喜歡XD

08-06 17:55

小褎
他就是幾乎沒什麼醃漬感覺的...蒸雞肉(因為有大量水分,所以就算進烤箱還算是蒸)08-06 18:01

嗯丶沒有烤雞的油嫩丶也沒有炸雞的酥脆丶所以我大概只吃過一丶二次丶就不用聯絡了XDD

08-06 18:09

小褎
不過大概是我唯一在肯德基會吃的正餐了XD08-07 18:18

它的炸雞和雞腿堡丶蛋塔丶薯條丶玉米湯我也可以!XDD (現在是要點餐了嗎?XD

08-07 18:48

小褎
噢噢我最討厭玉米湯了XDDDD
肯德基的本業是蛋塔,那種(可能是)紅薯品種的薯條超讚
08-07 23:07

只要是玉米濃湯我都喜歡,不挑XD 就是普通的洋芋,只是厚切裹粉啦,比賣噹噹的好吃!A_A

08-08 14:38

小褎
麥噹噹就是一般的薯條,如果你有興趣可以去找Feed me,一中那邊也有店家,之前去那邊吃,還有四種不同的薯條可以選,都好吃!08-08 17:52

印象中丶我只有吃過愛爾蘭瘋薯丶但薯條就是萬年配角丶很難扶正的丶所以也不太會特地去吃 XDD

08-08 19:36

小褎
對我來說薯條才是正菜XDDDD08-08 22:14

我自己煎的新鮮薯片丶加苔苔粉丶番茄醬丶起司、是好吃的零失敗料理 A_A (之前有做丶不知道你喜歡丶就沒有Po來虐你了!XD

08-09 01:49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ast35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小說】杏... 後一篇:[達人專欄] 【小說】杏...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lover568367Ghost獵人
拖稿啦~哪次不拖的。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0:03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