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看醫生-7 試探

作者:離婚少婦│2020-08-04 23:43:03│贊助:2│人氣:76
  旻熙吸吮著、啃咬著朴護士的唇,竭盡所能地佔有著他。伏在他身上,肆無忌憚地貼近,他是她的人了。她明明整張臉都紅透了,卻還是大膽地、胡亂地雙手並用著。一手撫著朴護士的臉,似乎在宣示主權;另一手則在他身體每一寸肌肉上游移。游著、游著,游到兩腿間。

  來自上方和下方的雙重刺激,實在過癮。朴護士攬住旻熙,讓她和自己更貼近了一些。他恨不得旻熙就這樣成為他身體裡的一部份。

  深吻著,舌頭交纏在一起、唇瓣連綿在一塊,誰也不能破壞;愛撫著,指尖輕挑地逗弄、手掌輕柔地壓迫,誰也不能破壞。可旻熙不知怎地,忽有點氣、有些惱。她怎麼了?他不曉得,就連她自己也不曉得。

  她離開了他的唇,逃離似地,但她對於親密纏綿的不捨,無法掩飾。嘴邊還牽著幾縷透明細絲,似如月老的紅線,剪不斷理還亂,兩人就此不得分離。兩手伏在他胸上撐起自己,仔細而細膩地品著他的顏。

  這個人——這個她愛得死去活來的人,真的和自己告白了?談戀愛原來這麼輕鬆?重點還是她的魅力過剩,連比常人更悶騷點的朴護士,都被她勾到了。兩情相悅來得太快、太急、太幸福。

  「怎麼了?」朴護士見她突然沒了反應,方才的情慾瀰漫明明還停留在她臉上,可她眼裡卻沒有任何情絲流轉,他深怕是自己做錯了甚麼,掃了她的興。

  旻熙沒有回答,她站了起身,離了床幾步。接著輕輕轉身,面對著朴護士,又不敢看他,頭低低的,不敢見人的樣子。撥了撥頭髮、抿了抿嘴、眨了眨眼睛,才緩緩開口:「你..」

  她害羞的樣子,比一般的女孩還更迷人。平時機靈精明,現在這種迷糊害羞的樣子,讓他更想呵護她。不管是心理上的、生理上的,旻熙就是太勾人了。

  「你幹嘛突然跟我告白啦!你..你你是在哈囉啊!害我害我一不小心有點過火啦!你好討厭欸!天啊!」旻熙有些語無倫次,這只讓朴護士又更愛她了一點。但他有點擔憂,旻熙說這話,難道是不想接受他嗎?

  「妳..不喜歡我嗎?」他坐起身,忽視自己下半身未完全消散的腫脹,一顆心只有旻熙,正如往常。他凝視著她,她則閃躲著他的眼神。

  「我喜歡你..」她小小聲地說。

  「這就好了嘛..!」他也從床上站起,走到旻熙身旁,溫柔而有力地抱住她。他想讓她感受到自己的愛、自己的慾。旻熙也沒再說什麼,就閉著眼,依偎在他的擁抱間。

  「我也好喜歡妳。」旻熙真的被朴護士害得手足無措,她本以為他是傳統的、含蓄的、內斂的、悶騷的,誰能料到他這麼大膽,進攻得如此強勢!她簡直是把狼狗錯看成了薩摩耶啊!

  巧恩站在門縫旁,一臉傻眼,她竟不小心闖入了他人的洞房。她敲了敲門,她怕再不讓他倆注意到自己,抱著抱著,又抱到了床上去,自己就難以完成護理長交待的任務了。

  小情侶看向聲音源頭,連忙互相離開了半步,簡直是被捉姦的姦夫淫婦。

  「不好意思打擾了~」巧恩笑了笑。

  「啊!抱歉,妳剛剛就在外面等了吧!」旻熙連忙上前,向對她來說的陌生女子道歉。交了個真心男友,她也變得愈來愈像他。

  「嗯。沒關係。」畢竟自己不小心撞見了她的活春宮,也沒好意思多說什麼。

  「這個給妳。」說著,把牛皮紙袋遞給了她。

  「謝謝。」旻熙看了一眼上面的名字,就明白這是自己的驗傷單。她轉身遞給朴護士後,緩緩地坐回床。一向勇敢的她,忽然憂心了起來。她不是抗拒性事,只是不想白白把第一次莫名送給了自己不知道的人。她害怕,這或許會摧毀她才剛得到的幸福。這才明白,愛情困難的地方,不是單純走在一起,而是隨之而來的那些阻礙。

  「旻熙,我會陪妳看。」朴護士一句話,才讓她懸著的心降了下來。

  旻熙微微一笑,還是先要朴護士把那驗傷單放在一旁。巧恩見氣氛沉默有些尷尬,便開口道:「啊恩卓護士,你怎麼都沒和我打招呼?朋友都這樣當的?」

  「啊!巧恩姐,原來來的是妳啊!我剛剛都在幫旻熙泡茶,沒注意到是妳來,還想說聲音怎麼這麼耳熟。」朴護士看著巧恩,揚起微笑頭頭是道地說著。

  「傻眼,你演技很爛欸。」巧恩翻了個白眼,旻熙則笑了出來,她喜歡這種直來直往的女生,和她實在相像。

  「我剛剛都看到囉!你們在~」巧恩接著說,還帶著不懷好意的笑容。

  聽到這話,兩人的臉不約而同的驚恐。朴護士本就不是愛張揚的人,但旻熙怎麼也怕了?對她來說,被目擊到不只可以宣示她在這段感情中的地位,還能挫挫她「頭號情敵」杜巧恩的銳氣,一舉數得才對啊!旻熙害怕的原因就只有一個——朴護士。她明白,自己愛人的心思。這段情,是她要擁在心裡呵護,不能有任何差錯,怎麼可以被誰撞見了呢?只要朴護士不離開自己,要隱藏一輩子都不是問題。現在被杜巧恩發現了,果然只能繼續她暫緩了的計畫。

  「在教訓一個莫名其妙的女高中生,對不對?到底是在幹嘛啊?」杜巧恩這才把話說完,朴護士確實鬆了一口氣,旻熙則沒有多大的反應。’她看得出,杜巧恩是真知道他倆逾矩的行為,而故意把話說的慢逗他們。但她看不出杜巧恩到底懷了顆什麼樣的心,只是開個無傷大雅的玩笑,還是存心從中作梗?

  「對了!朴恩卓啊!護理長叫你去幫她買咖啡,你怎麼還待在旻熙這裡?」

  「啊!我忘記了!」朴護士叫了一聲,臉上寫著「完蛋」兩個字。旻熙覺得既新奇又有趣,沒想到做事一貫負責、認真的朴護士也有出槌的時候。雖然,這也算是她害的。但這讓她挺滿意的,朴護士因為她,竟顧著談戀愛而忘記護理長了。

  「我已經幫你幫她買好了,但她說有話想和你說呢!」巧恩說完,擺了個加油的手勢:「祝你好運!」

  朴護士嘆了口氣,看了眼旻熙,溫柔地摸了摸旻熙的頭:「等我回來,我再陪你看吧。」

  旻熙連忙點頭,送走了他。在巧恩的陪同下,回病床上休息。其實她身體已經完全沒有任何病痛,應該可以出院的是,但她若出了院,便無法成日和最愛的人黏在一起啦!

  「旻熙,妳害怕嗎?」巧恩坐在旻熙身邊,她想為醫院、為自己做點甚麼,好讓人生充實又充滿意義,因此想盡份心力,替朴護士照顧他的女朋友。雖然朴護士曾是她其中一個考慮的結婚對象,但他現在有了女朋友,她自然不會再有非分之想,只是純粹的好友關係。

  「怕?怕甚麼?」可能是受朴護士影響,她對人開始多了份耐心,也開始對她人說的話有了興致。還是她只是想探查敵情,才願意和杜巧恩有所互動,她自己也說不清了。

  「驗傷的結果啊!妳都..不擔心嗎?」巧恩認為旻熙是個特別的人,剛才和恩卓在一塊時,感情特別豐沛。那些眼裡、動作間流露出的熱烈濃情,她這個局外人都能清楚接收。現在恩卓不在,她又變得過於冰冷,也說不上不近人情,就是有點不同平凡俗人的奇幻。

  「不用怕啊。不管結果是什麼,恩卓他都會保護我、陪著我。這樣一來,就..足夠了。」旻熙原本不是想這麼說的。原來的話是「這樣一來,就算被人家強暴,也值得了。」來自媽媽的痕跡還是時刻影響著她,講話太直、太現實,顯得粗俗病態。幸好有朴護士作她恰到好處的電阻,才不讓她成為像母親一樣的連珠炮。

  「哇..!」巧恩送給旻熙一個大大的微笑。

  「妳跟恩卓護士,真的...好讓人羨慕喔!」巧恩接著說。她沒說的是,她基本已被旻熙的灑脫給吸引住。

  「謝謝。」她上次說這兩個字,是什麼時候的事呢?或許是哪個早晨,捧著朴護士頂著烈日為她買來的早餐的時候;或許是哪個下午,賴著朴護士要他逗自己時;或許是哪個夜晚,伴著朴護士叨念不停的關心入眠的時候。朴護士走進了她的生命,也漸漸讓她變得「正常」、「近人情」了起來。

  她忽然落了淚。她突然好喜歡這間醫院、這個世界——這個有朴護士的醫院、這個有朴護士的世界,終於讓她品嘗到了幸福的滋味。

  「旻熙?妳..妳怎麼哭了?我說錯甚麼了嗎?」巧恩見狀,趕忙抽了兩張衛生紙過來,想給旻熙擦淚,不料卻被旻熙給緊抱住。

  「謝謝妳救了我。」她在她懷裡說著。

  「啊...不用客氣。不管換作是誰,都會來救妳的。妳這麼可愛的一個女孩,難怪恩卓那麼喜歡妳。」巧恩輕撫了她的頭。

  從巧恩懷裡離開後,她倆竟暢談了起來,這是旻熙始料未及。對於從前那個用盡心機扒出杜巧恩所有事蹟的自己,只覺得可笑。自己怎麼可以傷害了自己的救命恩人、紅娘?

  過了一會兒,朴護士便喘著大氣,推開了病房門。

  「恩卓?有這麼累嗎?」巧恩還是頭次見他狼狽成這副德行,愛情果然改變一個人很多。不同於巧恩帶著點挖苦的心,旻熙只顧著擔心,害怕是不是自己害得他給護理長懲罰了。

  「我..我..」他還喘著氣,想說些甚麼,卻一直喘不過來。「我..擔心妳。」終於說出來了,正如兩女內心所猜,又是一句簡短、但令人安心又悸動的話。

  「真是受夠你們一直放閃!我就回護理站幫忙了,畢竟護理長的得力助手還忙著談戀愛啊!」巧恩搖搖頭,也不再打擾小倆口。她出了門,並沒馬上下樓,而是待在一旁,打電話給自己父親:「爸,你可以請人幫我查查江耀曙是誰嗎?」江耀曙是她剛剛從旻熙口中問來,寰雪有次偶然提到的父親的名字。她再怎麼善良、再怎麼熱於助人、再怎麼強迫自己成為他人眼中的完美女神,她就是氣不過,有人對她不禮貌。

  朴護士又坐在旻熙身旁,和從前一樣。但他的心是不一樣的——好開心的、真的好開心的。陪著錢旻熙,不再是他的職責,是他的人生目標。

  旻熙拿起紙袋,一下便把膠帶給撕起,取出了裡面的驗傷單。她已無任何忐忑,反正不管結果為何,都不會打破她現在撿來的美好。

  看了結果,微微一笑。又看一眼身旁的朴護士,他好像比自己還緊張。

  「怎麼樣?」朴護士擔憂地問。他不是特別想知道結果為何,他只是怕旻熙心靈受到影響。

  「沒怎樣,如你所猜,我被人強暴了。」聽到這話,朴護士低下了頭、抿緊了嘴。他揣摩著,該說些甚麼、做些什麼,才有辦法讓旻熙好過點。

  見朴護士這樣為自己難過,旻熙實在滿意,輕拍他的背:「對不起,我開玩笑的。」

  「怎麼可以開這種玩笑?」朴護士先瞪了她一眼,又把她攬進懷裡。現在哪有他生氣的餘地,旻熙沒受傷,是件多令人欣慰的事?旻熙本就這樣不正經,又愛古靈精怪地把自己當傻子耍,也是這樣的她才最可愛。

  她把驗傷報告收整好,開始在腦內規劃自己幸福的未來。

  「我想出院了。」旻熙隨口道。這是她幸福藍圖中的第一步。

  「不是不行啦!但是,為什麼突然想出院?妳不是說喜歡這裡嗎?」

  「有些事,在醫院裡不適合做。」旻熙這回答,讓朴護士有點想歪。

  「啊..這...太快了吧?」誤會了她的意思,自然也往錯誤的方向接著說。

  看到朴護士這有些難以啟齒的樣子,旻熙才發現自己的話實在會引人遐思。但也沒關係,那事遲早要說的、要做的,她是這麼愛他,一輩子都想給他,一輩子唯一的第一次當然也不例外。

  「是啊。真的有點快。」順著他,繼續把話題愈帶愈偏。她真的覺得她男朋友挺不靈光,不久前才和自己在床上打滾,現在在這裝清純。是說真的傻,還是說狡猾呢?讓她像個蕩婦似的。

  「對啊,先等等吧,我們時間還很多。」朴護士接著說。他不是排斥親密接觸,旻熙主動求愛,他是不可能會拒絕。可現在情況不同,再怎麼說,旻熙也才十六歲,若有等待這個選項,當然得先選下去。

  「可是,我真的想要。」旻熙帶著渴求的臉,盯著朴護士,真不知要他怎麼拒絕。

  「旻熙,妳真的還年輕啦!我是妳男朋友,也是護理師,有些規矩還是要遵守啊!我們剛剛那樣,只是一下子恍惚了!我認為,我們可以從牽手抱抱之類的開始慢慢漸進!我在醫院裡也看過很多跟男朋友分開了,自己收拾殘局的女生,我不想..」

  旻熙直接伸出手,摀住朴護士的嘴。她不想他再多說話。原來在他心裡,他們終究會分開的嗎?那她做的那些努力、改變,有甚麼用?終究會分開的啊。

  「你放心好了,我不可能離開你的。」旻熙凝視著朴護士,沉穩地說。沒有平時一貫半吊子隨意的態度,是隆重的、嚴謹的。

  她絕對不會離開朴恩卓護士。就算他變了個人也不會;就算他沒那麼愛她也不會;就算他想離開她,她也不會讓他稱心如意。愛了就是一輩子的事,她不可能讓他幸福藍圖中最重要的一筆消散。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87207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韓巴子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a711992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人家又夢到了不開心的事情... 後一篇:暑假作業...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ms0252918萬物
我不會停止尖嘯,直到我重獲自由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0:24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