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2 GP

[達人專欄] 這是暗殺者的我與病嬌同學的戀愛喜劇?!【第二卷—第十二章】不死狂者

作者:伊瑟│2020-08-04 19:58:11│贊助:62│人氣:408

第一次看這部小說的人,建議先從這裡回去看第一卷第一章節的部分喔( ᐛ ) ᕗ



第二卷—第十二章:不死狂者


  曾幾何時,程墨柊做過這麼一場夢。

  夢裡有個黃褐色短髮的嬌小身影,是他的妹妹。

  但實際說起來,他至始至終都不明白,他和他的妹妹到底有沒有血緣關係,因為兩人同在孤兒院長大,一直到院長因負債捲款逃走,留下債務與被拋棄的孤兒們——

  ———那便是地獄的開端。

  孤兒院後來被政府接收,但表面並不像理想中的那麼美好。

  那時處在一個國與國之間關係非常緊張的狀態,國內多數特工在國外不是被暗殺就是消失無蹤。缺乏情報對二十一世紀的這個大紀元來說,讓政府非常頭疼。

  最終在某高層的提議下,開始了孩童特工培養的「初芽計畫」。

  將未經世事的孩童集中在一起,進行軍隊式的訓練、灌輸洗腦教育、培養出世界第一的人工兵器。

  而程墨柊和他的妹妹就是首批的受試者。

  他們在絕望之中互相關懷,分擔心中的痛苦。就算曾經相信的英雄沒有出現,但他們仍然頂下來了。

  各自懷著各自的希望之花,在含苞待放之前互相扶助———此時的程墨終堅信,只要和她一起,絕對就能闖過那些難關。

  在那殘酷的環境下,很多人承受不住壓力和疲憊喪命了。在最終試驗下,所剩下的人數不到原本的四分之一,他們兄妹倆也是其中之二。

  但是,人的路不會一直順遂———就算本身處於地獄裡也相同。


  「妍兒——!妍兒——————!!!」


  七年前的秋天。程墨柊十歲,同期的鄭莫斬也十歲。

  那時,程墨柊衝進鄭莫斬的特別手術房中,隨後被周圍的護衛架住,逼迫看著那副慘淡解剖現場。

  但看著鄭莫斬在她的軀體上劃上一刀又一刀,被架住的他只能在一旁哭喊著她的名字,伸手卻無法碰觸想抓住的人。

  因為她失敗了。

  對暗殺者來說,只要失敗過一次,一切就玩完了。程墨柊體會到這句話的殘酷,與背後的現實。他失去了家人————失去了唯一陪在自己身旁的她。

  但是,令他最不能忍受且難以理解的,是鄭莫斬在宣告手術失敗後面露的笑容。

  ————那是一抹陰森、蔑視任何一切生命的微笑。

  「——————!」

  程莫柊已經不記得當下的他在吼什麼了,只記得是一堆咒罵的言詞。但唯獨在被拖離房間前的最後一句話,至今無數次的被他回憶起。

  「————————————我要殺了你!我要殺了你!!!!!!」

  這是一個誓言,發誓復仇的最終誓言。就算忘記了,最後也絕對要想起來。

  就此,失去一切之人放棄了心——————————從業火灼燒的地獄中歸來。



  ◇



  這一刻,我等多少年了?

  三年、五年、七年………足足有七年了吧。

  七年來,我壓抑著自己的情緒,漫步在那可有可無的悲慘世界。

  明明什麼都感覺不到,那股冰冷的寒意卻從未消逝。

  曾發誓要守護的人、曾經帶我逃跑的人,兩者都已經不在了。

  但一直以來,我將這股情緒不斷壓抑著。它也隨著時間不停脹大、不斷脹大——最終,成為壓垮我理性的最後一絲稻草。

  然而,我不後悔,就像現在這樣————


  磅——!

  「咕唔!」

  暴虐的聲響迴盪在大樓之間。那一記冷不防的悶踢擊中鄭莫斬的側腹,讓他在一瞬間失去平衡,但他仍努力拉開與我的距離。

  我並沒有馬上追加攻擊。實際上,我的肩膀和腿部也又吃上幾記指尖刺擊。明明沒什麼威力,那卻是完美的精密攻擊,壓迫神經的點位技術。

  「哈啊……真要命……」鄭莫斬用白袍擦了擦嘴角,略顯疲態。

  一直到剛才為止,他不斷將我的攻擊分擔在身體各處,藉此減少傷害。然而,這僅僅只能當作緩兵之計,長久下來累計的傷害對他負擔會越漸增大。

  不過——

  「呼……在死之前,你有什麼想表示的嗎?」

  ——在虛張聲勢言論下的我,其實也傷得不輕。

  在我有記憶以來,鄭莫斬一直是體能差勁的傢伙。不訓練,總是在一旁坐著笑著,跑沒幾步路就支撐不住,穿著襤褸。當時所有孩子一致認定他撐不了多久就會被『處刑』了。

  但隨著周圍的同伴減少,依舊存在的那傢伙顯得相當異類。後來我們才明白,所謂『處刑』的斷頭臺,就是這個笑容依舊的少年。但,這就是他,一屆瘋癲的狂者。

  不過如今的他,或多或少有在「我的領域」方面有些成長。

  「右手被廢的人可不要說大話呦……還是注意點不要死掉了,你死掉我會很麻煩的~呵呵~」

  雖然被他第一次命中時沒有立刻反應,右手的各穴道被都完全命中,大概有一時半會動不了了———

  ——但是,劣勢是不存在的。

  「……死的人不會是我。」我不屑道。

  「啊呵呵呵呵呵!沒錯,就是這股氣勢!」

  語畢,鄭莫斬壓低身體踏出煙塵。陰暗的空間裡,他形成一道殘影,奮力朝我突刺過來———

  好快,比剛才還快———但是動作很單調!

  我不畏縮,左手向前抓住他的右手掌往下並反凹,想藉由他本人的衝力讓那隻手折斷。

  但事情不會那麼容易——我的右手可是無法動的。

  鄭莫斬當機立斷捨棄右手,在被凹折之前,他與我的距離貼近為零。這樣一來,就輕鬆封鎖需要攻擊距離的踢技。隱藏在他身後的左手也完成準備動作———

  左肩、頸動脈、咽喉。

  高速的三突刺瞄準各處要害,不帶任何的猶豫。

  「噗———!」

  「……唔!?」

  在這之前,烈酒的濃味飄散在空氣中,我敲響藏在門牙上的打火石。

  爆炎散裂。

  「嗚哇啊、魔術嗎——!」

  這是孫雨果的招式,但為了生存,我會不斷去學習——!

  鄭莫斬被突然席捲的火球逼得向後。然而,曾跟孫雨果戰鬥過的我明白,那火焰的溫度並不高。

  ———成長的並不只有你啊!

  我衝刺並飛身躍起,右腿橫掃過烈焰。

  他在驚訝之餘沒有做出防禦,而是做出往一旁做出翻滾拉開距離的正確判斷。因為他的身體絕對無法在受挫的情況下,承受一記準備動作完整的飛踢。

  在腳著地之後,我用左手按住地面,身體在助跑姿勢的加強推進。拔出戰術短刀,用著一股蠻勁衝向他。

  「完全不給人餘地呀……也只能這麼做了。」

  這一刻,完成翻滾動作的鄭莫斬也明白躲不開了。鞋底摩擦產生煙塵,他也朝我衝過來,從袖口抽出柳葉刀,打算正面接擊。

  他深深明白,這是不符合殺人醫師一慣打帶跑的戰術。因為自己的體能遠在面前的殺手之下,不可能只靠一擊做出勝負————但唯有這麼做,才能在無法躲開的情況下奪得一線生機!

  「嘿呀呀呀呀呀———!」

  「嚇啊啊啊啊啊———!」

  鄭莫斬和我都明白,這段吶喊並不是無意義的。

  為了賜予致命一擊的勇氣、為了不讓自己的氣勢輸給對方、為了各自的歹願————活下去!

  短刀在這一刻與鄭莫斬的柳葉刀錯開,刺進他的左胸。

  「咳……!」他的口中噴出了鮮血。

  而柳葉刀的刀尖只微微劃開我的上衣。

  勝負已分。

  從根本上的攻擊距離,刀刃長短、手臂伸展長度,我們就有絕對的差距。

  鄭莫斬的身形跟夏洛曦很相像,個子雖不高,但速度快。只是夏洛曦在這點上兼具力量跟耐性,跟鄭莫斬是完全不同的等級————他比她弱太多了。

  鄭莫斬的體力,也早就到極限了。

  而令我驚訝的,他居然還能抓住我的胸口。看來是想垂死掙扎吧。

  只不過滿身是傷的身體已經支撐不住疼痛。

  我放開插進她胸口的刀刃,用膝蓋狠踹他的腹部。發出悶響之後,他痛苦倒下。

  「……結束了,我和你,一切都。」

  「啊……唔啊………」

  抽出袖口中的劇毒鋼筆,我毫不留情的再度刺入他的左胸心臟。確保他的死亡。

  七年前,我拯救不了想保護的人。但如今,擁有力量的我可以幫她復仇了。

  終於能釋懷了,妍兒啊——————

  「沒錯,我……做到了。」

  至少這一刻,終於能短暫些會了。


  我拖著身體走到不遠處的梁柱旁靠著坐下。平靜一段時間後,腎上腺素的感覺從身上消失,留下的只有無法緩解的身體劇痛。

  右手仍然不能動……不對,更慘的是腳,感覺不到血液流入,有點麻痺了。鄭莫斬那傢伙,居然專攻我的下盤……

  「得聯絡下孫雨若……不對,這種事報告出來,估計會被她罵個半死吧………」

  雖然上官詩若給予的任是務完成了。但照著孫雨若原本的論點,鄭莫斬不是真正的凶手。冷靜下來後,才發現自己一瞬間沖昏頭,將唯一有可能性的線索斷開了……也只能先聯絡,善後方針看她要怎麼處理吧。

  我用還能動的左手提起領子,準備用別針跟另一頭的她報告事項———然而,手指只觸碰到衣服下的皮膚。

  視線向下。

  黑色的風衣不知何破了一個瓶蓋大小的洞。就算是在昏暗的空間。也能用觸覺感受到切面相當完整。而那位置上原本有———

  一想到這裡,不顧全身的疼痛,我瞬間跳了起來。

  「——咳咳……呼,累死了………陪你演這齣熱血戰鬥還真累人啊……」

  儘管胸前插著刀,宛如恐怖電影般的活屍,鄭莫斬撐著身體緩慢坐起。胸膛和口中滲出的血沾上純白的醫師袍,那個出血量已經到一般人會失去意識的程度了。

  即便如此,面露苦澀笑容的他仍不忘舉起右手,展示從我身上奪來的戰利品——我熟悉的別針。

  「你在假死………?」

  「哈,抱歉抱歉……但是好險我多留了一手啊……不過也不是什麼值得慶幸的強大招式就是了。」

  打從一開始,他不可能不知道知道自己無法獲勝。所以,他的目的並不是殺死我,而是佯裝最後的攻擊,伺機切開我的衣服。之後可能因為些許距離沒碰到別針,還冒著命中要害的風險向前抓住。

  但為什麼,我明明準確刺穿心臟了……就算那不至於死亡,上頭還有劇毒啊!?

  「……毒嗎?還真是一個謹慎的人啊。」

  鄭莫斬拔出插在胸口上的鋼筆觀察道。刀子依然插在他身上留著,他比任何人都清楚,一旦拔出來就會失血過多昏厥。

  「幸虧我在自己的身體上動過手腳,不然怎麼死的都不知道呀。」

  「……?」聽聞這句話,我瞪大雙眼。

  「看你一臉好奇就告訴你吧……為了被防止以各種方式慘死,我早在幾年前就將心臟的位置位移了,順帶將各種病毒與抗體注射身體。就像是為了適應環境而進化的動物一樣,我簡直就像個新人類……!」鄭莫斬用痴狂的神情敘述著。

  「也就是說,你現在的身體就是個大毒蠱……?」儘管不合理,但這麼一來就解釋得通了

  「哈哈,完全正確,這就是你沒殺掉我的原因……但我已經暴露自己的弱點了,對於殺手來說暴露弱點就是一件找死的事,以本質上來說我已經算投降了……但你不可能就這麼放過我,對吧。」

  眼見我把鋼筆握在手裡,鄭莫斬無奈似的動了動肩膀。

  「喂喂喂~是孫雨若嗎~?這裡是還沒死但快要死翹翹的鄭莫斬醫學專家加博士先生。如果妳聽到的話請叫程墨柊把耳機給我……我快要痛死了。」

  我不可能在這個狀態下殺死鄭莫斬。

  要說為什麼,暗殺者與輔助官之間有個不成明文的規定。在任務進行間,通常躲在螢幕後方的輔助官會更明白暗殺者看不見的死角有何物,因此更能綜觀全局。

  那種情況下,輔助官的話語權將會等同於命令,而暗殺者則不能違背,除非有更完美的處理方法,或者情況危害到自己性命。否則將一律視同違反命令而進行處分。

  若有突發狀況也一律視同。

  簡單來說,鄭莫斬下了足以逆轉死局的一步棋。

  「你就不能乖乖去死嗎……?」

  我咬著牙憤恨道。對一個人的憤恨怎麼可能那麼容易消失。

  「讓我去死嗎……唔嗯,那的確是你的願望呢…………但是你不覺得嗎?『為了生存而努力的人類』非常有趣呀。」

  「你覺得努力生存的人類覺得有趣?你當然會覺得有趣,你就是個該死的天才!你不需要做得比其他人多,卻能達到比其他人更好的境界。你的有趣就是建立在他人生死之上的快樂!瘋子,你就是個瘋子而已!」

  面對我的怒火,鄭莫斬像個看透人生的老者一樣仰起頭來,接著用平緩的語氣笑道:

  「是啊,我瘋了……但你恐怕也差不了多少,想想你殺過了多少人?我們的差別就在於……我沒有什麼能失去,而你失去的比任何人都還多————並且,你已經不想再失去了。」

  腦中浮現起夏洛曦的面孔,我攥緊拳頭。

  「……裝成一副你很懂我的樣子。」

  「我可是位醫生啊,見證過許多生離死別啊……感傷話題就到這裡結束,再說下去我就要失血過多了。」

  鄭莫斬用微幅的動作從口袋裡拿出一張紙片,用兩指朝我丟了過來。

  最終落在我的腳邊。

  「……」

  「其實我並不想拿出這東西的,要是被高層知道我洩漏機密就慘了……本來是想逃到國外後當作社交籌碼運用的。只不過……沒想到居然交到你身上……你看完後再做決定吧。」

  儘管疑惑,但我仍撿起那東西,發現握起來的質感並不像一張普通的紙,而是半張照片。

  因為沒有光線,昏暗的環境中很難看清楚上頭拍攝的是什麼,雖然只是一時的。可等到我能勉強看見輪廓—————

  「……!」我不禁倒抽一口氣。

  「『叮鈴!系統提示:主線任務已觸發』……是不是該響起這種RPG音效才好呢~……不過也罷,要讓我活下去的決定也只是看你而已。」

  鄭莫斬這時的話,就像遙遠的回音、也可能是幻聽,我無法辨認究竟是耳鳴造成的雜聲,還是腦袋搖晃產生的幻覺。

  或許,真實與虛假僅僅只有一線之隔。

  情報就像是閒聊之餘的八卦,是每個人都想要知道的東西。而情報對我們這群底層的傢伙來說,就像是一條生命線,是保護自己最後的防線。

  而鄭莫斬的情報呢?價值何在?不,我清楚它的價值,但可信度呢?是假的話自然不用理會。

  但萬一是真的呢?我會不會就此錯過唯一的機會?

  如今,經過一段時間冷卻的我已經沒有剛開始那般失去理智。而現在,我拿到一個疑似情報……也無法像剛才那樣毫無顧忌地執著於殺死鄭莫斬。

  「這不可能……你到底……」

  「私下交易一下吧,那東西給你,只要你考慮不殺我,我就說出另外半張在哪……只是憑著半張照片沒辦法知道真偽的,你不是最注重這方面的人嗎……程墨柊~?」

  鄭莫斬看著茫然待在原地的我笑道。

  至於我……雖然猶豫,但與其讓時間緩慢的流逝,倒不如做出有意義的選擇。

  我從口袋拿出耳機並戴上,期間盯著眼前的瘋狂醫生,不讓他有機會做任何事。

  「Bingo……」鄭莫斬噓聲說道。

  耳機傳來一陣雜訊後,出現的是熟悉的人聲。

  『……我是不知道鄭莫斬給你什麼讓你冷靜,總之這場鬧劇終於停下來了。沒什麼時間說廢話,把耳機給他吧。』

  另一頭的孫雨若彷彿什麼都預料到似的,用一副無可奈何的口氣說著。

  形式上我還是得遵從輔助官的意見行事。接到孫雨若的指令後,我將另一隻耳機拋到鄭莫斬手中。

  不過一拿到耳機,他又開始耍起猴戲。

  「Yo man~啊不對……Yo woman~!」

  『能開玩笑就代表沒事的傢伙我認識很多,不缺你一個。如果你想講笑話,我推薦你講給我母親聽。』

  「啊不,那就免啦哈哈哈~」

  一想到自己的兄長,孫雨若看來就並不買帳。而鄭莫斬笑是在笑,但嘴裡卻噴出了更大量的血。這可能是對上官詩若的恐懼造成的影響。

  『我就長話短說吧,反正你知道我想問什麼。你不是殺死秦語的兇手吧。』

  「嗯~~~怎麼說呢,妳和站在那邊那傢伙想問的基本都一樣耶………你們想知道的東西真是非常無趣呀。」

  『對你來說是如此,但這是工作。就算是叫程墨柊吞下狗屎也一樣,用槍指著也要逼他吞完。』

  「喂……」

  「噗哈哈哈哈哈!不、不行傷口、傷口好痛啊哈哈哈哈哈……!」

  我開始懷疑把耳機給鄭莫斬是不是正確的了。

  「唉~好久沒笑得這麼開心了……啊不好,剛剛那下完全傷到肺了……咳咳!」

  『在你說出情報前不准死,不對,這麼說起來,你好像死不了……那算了,死人也沒差,把你知道的東西給我一五一十說出來。』

  咳出血的鄭莫斬摀著胸口,但嘴角依舊上揚的很明顯。孫雨若的語調有點低沉,或許是因為感冒,但更有可能是她開始不耐煩了。

  「真無情呀~……嘛,總而言之就是勉強活下來了,儘管不是很在乎通緝,但我好像除了說也沒別條路了~」


                                                                                                         ——to be continued.


 小後記:
  嘛,真鹿仔的咱又出現了,沒錯的啦( ᐛ ) ᕗ

  也沒什麼近況,要說的話也只有準備考試這種事情能拿出來講而已( ᐛ ) ᕗ

  剩下的只有決定在原創星球重新連載,不多也不繁雜的瑣事而已( ᐛ ) ᕗ

  後記能說的詞彙也相當匱乏了呢(X。不過,非常感謝各位讀者這段時間以來的等待。

  那麼就這樣,咱是伊瑟,一個爛爛的小說達人( ᐛ ) ᕗ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87177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8 篇留言

班桀明
有段時間沒更新,不過還是U質,加油窩~

08-04 20:21

伊瑟
感謝的啦( ᐛ ) ᕗ08-05 17:45
澳洲麵
我來了

08-04 20:27

伊瑟
你來啦( ᐛ ) ᕗ08-05 17:45
這兩顆真的很棒
nani!?

08-04 21:16

這兩顆真的很棒
窩還沒看 所以重制搞成怎樣?

08-04 21:18

伊瑟
怠惰中( ᐛ ) ᕗ08-05 17:46
香蕉你個芭樂
感覺被背後的人當槍使

08-05 00:19

伊瑟
也只能……敬請期待了吧( ᐛ ) ᕗ08-05 17:46
ShiinaMashiro
等這篇等好久哩

08-05 01:40

伊瑟
久等了不好意思,怠惰症太嚴重了( ᐛ ) ᕗ......08-05 17:46
這兩顆真的很棒
所以現在是繼續還是要砍掉?( ・ิω・ิ)

08-05 17:48

伊瑟
繼續繼續( ᐛ ) ᕗ08-05 21:22
悠閒紅茶(冷卻中)
或許會遲到,但永不缺席!

看來支線總算是要連上主線了啊。所以我說,夏小姐何時登場?

08-10 00:00

伊瑟
emmmm很快....大概....或許,我想吧( ᐛ ) ᕗ08-10 01:4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2喜歡★him2003022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近況,《暗殺病嬌》和一坨... 後一篇:[達人專欄] 無心小姐戀...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kuroshiro????
燈熄的時候~~滿天的星空~~最明亮的是寂寞~~♪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7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