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達人專欄] 【小說】杏雨幽蹊 (7)

作者:小褎│2020-08-04 12:10:58│贊助:4│人氣:84
第七章

  以骨頭熬成的湯頭代替水,裡頭還有蔥白、蒜末、薑末等微辛的調料,灑點兒鹽巴再點上幾滴胡麻油,讓飽滿的米粒靈活地在鍋裡隨著熱水蒸騰出的氣泡滾動。在米粒七成熟時將早已切成細絲狀醃漬好的豬肉過一次熱水後丟入,待到全都熟透時揭開鍋蓋灑滿蔥花兒,一鍋香氣四溢、令人食指大動的肉絲粥便完成了。

  油脂讓晶瑩的米粒看起來更加具有光澤,過了一回熱水的醃漬肉絲裡頭飽藏醃料的味兒,卻又不讓醬油等醃料的色澤染了粥水。

  趙嬤嬤還多燙了兩盤青菜,也都點上了幾滴胡麻油又撒上胡麻,更洗了幾顆青棗擺在盤子上與藺草二人一道將菜餚都給端往花廳。

  平時陸琬娘是會在廚房用飯的,但前幾日入水受了寒,趙嬤嬤本來便不願她踏出房門,再加上這幾日的風大了些,自然更是不願她吹風落下病根。

  趙嬤嬤的心裡頭敞亮,曉得陸大夫人至多只是擺擺樣子,多讓廚房送點食材過來便算補償,縱是這回還有神醫谷谷主父子二人替陸琬娘看病,待到半個月後他們父子倆離去,這頭往前該怎麼過便會怎麼過。

  趙嬤嬤是來自宮裡頭來盯陸家的眼線,更是因為陸大夫人的設計而不得不窩在臥霜院過日子,但她卻不會小心眼兒地拿陸琬娘撒氣。

  對於趙嬤嬤而言,她心知肚明自己在名義上雖是宮裡頭派來的人,但其實那頭也沒曾要求過自己多做什麼──她究竟是已崩的太皇太后那頭的人,而十多年後的今天宮裡頭早已不是早前的光景,縱使龍椅上的還是那位,但一切早已改轅易轍,是以自己也早已沒有從前那樣的地位,這才能讓陸大夫人大著膽子設計自己那唯一的蠢姪兒,進而讓自己不得不接受威脅、困在臥霜院裡頭。

  宮裡頭的日子再苦,也沒有臥霜院苦。雖則她不討厭臥霜院這頭的一切,卻極其不喜陸大夫人與這座宅子女眷們的嘴臉,骨子裡苛薄、小家子氣,卻又同時自詡為官家夫人、官家千金,對外處處企圖展出雍容大度的姿態,簡直是東施效顰。

  趙嬤嬤從前在宮裡頭縱然只是小小的答應宮女,卻也是受過嚴苛訓練的。宮裡頭貴人們多,負責教導她們的管事嬤嬤自也嚴格對待,因此眼界自然遠比陸大夫人這些半途出家的官太太還要更廣、更遠些。

  趙嬤嬤曉得自己的身分,自然也對例行的工作兢兢業業,但若要讓她依著從前上頭的指示幫襯陸家,那可是沒門。

  飯後,趙嬤嬤打發藺草去洗刷碗筷,又與陸琬娘說道:「二小姐,神醫谷谷主在的這些日子您也莫要淨與大夫人置氣,得藉著這當頭讓他們父子二人替您治好病才行。」

  陸琬娘道:「他們每半年才來這頭十五日,稍早又聽得他們說起我這痼疾尚未有定論,我想治不治得好還得聽天由命。」陸琬娘雖然還算是親近趙嬤嬤,但她也記得趙嬤嬤是宮裡頭的人、更有姪兒被拿捏在陸大夫人手中,沒想將自己的計畫透露給趙嬤嬤知曉。

  趙嬤嬤又豈不知陸琬娘心底深處對自己的防備?

  趙嬤嬤看著她賭氣也似的模樣,不住嘆了口氣,道:「二小姐還年輕,往後的日子還長得很──奴婢記得二小姐還說過帶兩位爺往外頭討生活肯定要比待在這頭任人欺凌、看人臉色過日子強,至少兩位爺將來能夠上學塾、不至於因為那些糟心事耽誤了課業……若是二小姐不抓緊機會治好自己的身子,將來又怎麼出去?」都說疏不間親,她早前的確也與這位名義上的主子只維持著表面的恭敬,並未打算介入他們姊弟三人與陸家宅邸其餘眾人劍拔弩張之勢,但這麼多年過去了,她也漸漸地將心放在臥霜院──或者說放在陸琬娘身上。

  不過陸琬娘不信也好,至少有朝一日她若要離開又或者必須做些什麼違反陸琬娘心意的事,也不會因為天各一方或者相對兩立而心傷。

  陸琬娘心知肚明:「趙嬤嬤說得在理,但我沒法子,只能任著他們過來。」每半年的這個時候,外頭巡邏的小廝與婢女們可就多了,便連自己往外頭多踏出個兩三步也會讓人毫不客氣地斥責。

  趙嬤嬤思忖了會兒,道:「也不見得每回他們過來時大夫人也得跟著的,這回的十五日他們少說也會再來個兩、三回吧?二小姐多說個幾句,前頭也沒法子攔您。」

  陸琬娘知道趙嬤嬤精,也沒想再與她多說些什麼,只道:「我的心疾短時間內還不會危及到性命,若是真能求上他們,還是希望阿杪能……能好些。」

  趙嬤嬤看著她一會兒,道:「也是,是奴婢操之過急。」

  「我曉得趙嬤嬤為我好,方才神醫谷谷主說了每兩日都還會再過來一回,若是能成,我再問問吧!」

  趙嬤嬤不曉得她是否將話給聽進去,但自己已經盡到了提點的責任,便也沒再勸什麼,只是陪她說了一會兒話,待芳草將藥與接下來幾日的藥材給帶來並飲完後,又讓陸琬娘抓緊時間歇息,她脣色還蒼白著。

  喝完藥又歇晌後精神已然好上許多,陸琬娘是給廚房那頭飄來陣陣香氣給喚醒的。她吸了吸鼻子,只覺得有些不對勁,而後趕緊將自己簡單地打理一回,穿上布鞋便快步地往廚房走去。

  那廂,趙嬤嬤正與藺草有說有笑,倒是有兩名容貌姣好的女子靜靜地陪在一旁,而趙嬤嬤與藺草二人都沒搭理她們,倒像是蓄意冷落她們一般。

  陸琬娘見了有外人,原本平靜的臉色也略微沉了下來。

  藺草眼尖,見陸琬娘醒來後便道:「二小姐醒了,快來看看這個,可有趣了!」

  陸琬娘走了過去,看著她們在搗鼓著花瓣與一些藥材,問道:「這是在做什麼?」

  「趙嬤嬤在教奴婢做香脂呢!」小丫鬟藺草有些興奮地說道:「小姐在歇晌的時候,前頭又送來了不少藥材,說是無雙院與臥霜院都有,趙嬤嬤掂量著多了不少,便讓奴婢摘幾籃花來做點香脂。」

  趙嬤嬤笑道:「小姐是姑娘家,該照顧的地方也還是得仔細。」

  陸琬娘淺淺地牽了牽嘴角,斜眼看了一旁的兩名女子一眼,又道:「前頭怎麼忽地良心發現了?」

  外人在場,藺草究竟不敢多接話,只是背對著兩名女子朝著陸琬娘擠眉弄眼,而趙嬤嬤見了也道:「那兩人是大夫人派來侍候小姐起居的,往後小姐也別累著,想做什麼使喚她們便得了。」說罷,又朝那兩名女子使了眼色。

  兩名女子這才上前,笑盈盈地對陸琬娘福身,先後說道:「奴婢雪歡。」「奴婢雪欣。」

  兩人說著一口標準的官話,甚至比陸家三房的幾名孩子所說的更加標準。

  陸家雖則祖籍在衢州,卻是早早因陸老太爺在應天府出仕而舉家搬往京城的,直到陸家接了皇帝的命令回到祖籍後,陸大夫人自持身分,自是命令闔府上下乃至近身服侍主子們的下人們都得說官話,免得若干時候回到京城時讓人看輕了身分。

  雪歡與雪欣同屬雪字輩,是陸大夫人院子裡頭最為得力的丫鬟,陸大小姐陸瑾娘那頭也是有的。據聞雪字輩的丫鬟都是由陸大夫人身邊的親信僕婦一手調教,無論言詞、規矩與儀態都能跟得上小主子們,在府邸裡的地位也高,要做何用處自是心照不宣。

  陸琬娘暗忖著,撥給陸瑾娘那頭的雪字輩丫鬟是作為陸瑾娘的貼身丫鬟,往後甚至要陪嫁出府讓夫家收作通房甚至是姨娘的,那麼撥來自己這頭的又有什麼意思?

  卻是這廂還無暇多想,只道:「我這頭沒有餘錢與餘糧養人,妳們想得賞是不可能的,若是平時要用飯也往外頭去,別在這兒吃用。」

  雪歡依然帶著笑意:「二小姐請放心,大夫人說了,奴婢二人的月例與用度都記在大房上頭,不會讓二小姐為難的。」

  陸琬娘沉下了臉:「妳們在便是為難我了。」

  雪欣道:「二小姐,奴婢與雪歡的日常起居都會在柴房邊的那間小房間內,不會礙著二小姐的。」雪欣的聲音嬌嬌甜甜,聽得陸琬娘險些沒渾身哆嗦。

  陸琬娘勾了勾嘴角,道:「我還能有選擇嗎?」

  趙嬤嬤不願陸琬娘將大房的人得罪得太死,開口緩頰道:「臥霜院沒什麼規矩,但小姐的房間與廚房這兩頭都只有奴婢與藺草才能來往,妳們今日且安頓,明日再與奴婢領差事吧!」

  雪欣又道:「趙嬤嬤,大夫人吩咐,奴婢二人只聽二小姐的話的。」

  陸琬娘斥道:「臥霜院這頭,趙嬤嬤便是管事的,妳們初來乍到便不懂規矩,這樣的奴才我可要不起!」

  雪歡聽了忙道:「二小姐,趙嬤嬤究竟也算陸家的半個客人,哪有勞煩客人的道理在呢?」

  陸琬娘與趙嬤嬤相視一眼,有默契地笑了一下,便連藺草也背著她們偷偷地笑。

  不願在這時勞煩客人,卻能夠將客人打發來這吃穿用度都緊巴巴的偏僻院子。

  陸琬娘擺擺手,道:「行了!別礙我的眼,若再不出去,休怪我教訓人了。」

  雪歡與雪欣二人見好就收。她們心裡頭的想法如何陸琬娘是不曉得,只知道她往後還得多應對兩人,便覺得渾身疲憊。

  趙嬤嬤見兩人走了以後,才低聲道:「二小姐放心,區區二人,拿捏她們還不是太難,只是二小姐往後要往無雙院那頭去探望兩位爺的時間得抓緊點,不能再像從前那般毫無顧忌了。」

  陸琬娘嘆了口氣,也沒再說什麼,便是與她們聊起香脂來。

  隔日一早,趙嬤嬤打發著雪歡與雪欣整理臥霜院所有的旮旯犄角,而陸琬娘身子雖然利索了不少,卻沒急著探望兩位胞弟,只是避開了雪歡與雪欣二人,悄悄地從院子後頭撿了根綁了粗棉繩的竿子翻牆出去。

  陸家的後院當中,除卻一座座男女眷分別的院落外,在最為鄰近陸琬娘院落的一處還有一座小池塘,那頭的水乃是前頭園子處的池塘水而來,而前頭的池塘水是引了外頭的河流再經過大大小小不同的石子過濾而來。

  那座小池塘距離臥霜院近,據說從前十分骯髒、蚊蟲孳生,也因為地處過於偏遠而沒人想管,直到陸琬娘住進臥霜院後,連帶著這塊陸家犄角才都被她劃入「勢力範圍」。

  陸琬娘也是在好奇之下,才發現人人傳聞中的汙穢之地竟然是塊寶地。

  從前這座宅邸從臥霜院清洗泔水桶等骯髒物事的廢水都流進了後頭的池塘,又或者索性在後頭的池塘洗刷,經年累月地,那座池塘沉積的肥分養活了不少植物,在陸琬娘精心調養下竟成了另一方仙境。

  除卻周遭的一片綠意外,池塘的水清澈,裡頭甚至還有鮮活的魚蝦!

  也恰巧,這樣好的地方沒曾有人染指,追根究柢在於陸大夫人給家裡頭下人們下過死命令,那便是得冷著臥霜院這頭,要將臥霜院給隔離開來,而這樣的命令也意外地讓陸琬娘得了利。

  陸琬娘這廂悠哉悠哉地坐在一塊石頭上,便是熟練地一甩沒綁餌的竹竿閉起眼睛靜靜地垂釣。

  她想釣條魚作飯不假,卻更想藉由垂釣的方式靜心。

  這頭的魚太好糊弄,只消下點果子等餌食便能釣起,因此她倒也沒心急,只是想藉由這樣的方式靜心,好好想想雪歡與雪欣兩人究竟為何而來,而自己又該如何應對。

  陸琬娘在某種程度上挺信賴趙嬤嬤的,而趙嬤嬤今日的表現明白著要自己別得罪死大房的人,而這難道只是因為要給自己、要給陸彝杪治病的原因?

  陸琬娘曉得,趙嬤嬤知道她千方百計地想離開陸家,也曾口頭上支持過她,只是要自己莫要衝動,必須一次就得成功,省得往後受上更多的苦──她自是曉得的。

  自己當年初來乍到之時,曾因想念父母而央著陸大夫人要回杏花村待上幾日,那時自然被拒絕,原本那也是小事,卻在後來陸彝杪被丟回陸家時,她拚著掙脫傭人們的管束而想見父母一面,卻是被捉回臥霜院牢牢綑死;

  後來更有兩回見了陸彝杪發起熱、迷迷糊糊地說起想念娘親的話,她不管不顧地想跑往杏花村求醫、順帶要找時時會往杏花村求醫的父母,卻仍被發現而遭痛打。

  陸大夫人並不將她視為姪女,而是像府邸裡的下人甚至是牲口一般,只消超出底線,斥責還算是輕的──陸家在這頭的「家法」就是個三尺長且有嬰孩手臂粗的糙木棍子,發了狠地兩三棍子打下去便能暈得不知天南地北。

  如此幾回,她幾年內真再也起不了離開的心思。

  只是她覺得這回大夫人要整治她、要讓人看著她,是用不上雪歡與雪欣這等得力丫鬟的。

  回想起雪歡那嬌娜的身姿與雪欣那宛若黃鶯出谷的聲音,這兩人分明就是大夫人給予陸瑾娘的貼身丫鬟一般,將來是要給人做陪嫁丫鬟甚至要被擡為通房甚至是姨娘的。

  大戶人家給女兒準備的陪嫁丫鬟定都是才藝與容貌都得略遜於主子的,卻是雪歡與雪欣的容貌特別出挑,無論從哪一處看都是拔尖兒的,若是真心要拿她們來侍候自己,定是大材小用……

  陸琬娘忽地想起神醫谷谷主說起每兩日就要來臥霜院一回的事。

  莫不是,她想利用雪歡與雪欣迷惑神醫谷谷主父子?

  想到這裡,陸琬娘不住起了哆嗦。

  她曾聽人小鬼大的陸瑄娘口中吐出汙言穢語,說道那些長輩們不願她們曉得的風月之事──雖則陸瑄娘恐怕也是一知半解、說起話來含含糊糊,似乎也只是想顯擺自己多少懂上一些,但僅憑那些隻字片語,陸琬娘便愈發覺得陸大夫人恐怕真想用雪歡與雪欣這兩位嬌俏可人的丫鬟施展美人計。

  只是若美人計這般管用,往前怎麼不使呢?

  陸琬娘正自顧自地胡思亂想著,好一會兒才收回了釣竿,往釣鉤上頭壓上了一顆方才撿來的野果,這才重新拋竿垂釣。

  池塘周遭種滿著各種植物,甚至還有她親手搭起來的瓜棚。

  幾年下來,陸琬娘在這頭傾注了不少心血,除卻是為了闢地多種點菜加餐以外,同時也是讓她靜心放鬆的地處,如若要陸娘閉著眼睛在這頭轉繞,她可是怎麼樣也不會走錯的。

  哪處落葉多、容易踏出聲音,哪處藤蔓多、撥開後是否有恢復原狀都讓她熟記於心。也就是這等心細讓這塊僻靜地成為臥霜院的專屬物,也不枉她費心將外圍布置成荒煙蔓草的景象。

  卻是對這頭不熟悉的人依然會製造出風吹草動。

  池塘裡頭的笨魚上鉤時,陸琬娘同時轉了頭。

  一名陌生的男性驟然闖入自己眼簾。

  陸琬娘的眼前隱隱約約閃現過一抹極其稀薄的印象,而後擱下了竹竿福身道:「少谷主。」

  雖則曾有一面之緣,但她那回正忙著與陸大夫人鬥氣,根本沒看清神醫谷谷主父子的長相。

  「陸二小姐都是因為喜愛垂釣才『總是』跌入水中的嗎?」

  陸琬娘對於外人並沒有什麼敵意,更何況眼前的人還是幾回諷刺陸大夫人並讓自己覺得舒心的人物,但面對淳于醴這般唐突的問題仍有些惱怒,原本疏遠的話才到嘴邊便又變得刻薄且難以入耳:「若非我沒每隔十天半個月地出一回醜,這小命還能留嗎?」

  「只怕有一天弄巧成拙、弄假成真。」淳于醴冷淡地說道:「妳原本便因心疾之故而氣血兩虛,而今又受了風寒,現下還穿得這般單薄出來吹風,莫不是不想好了?」

  陸琬娘聽了趕緊用手護在自己的胸前,瞋目而視道:「少谷主,請自重!」

  她一個激動,手上的竹竿大幅度地擺動了幾下,原本已然上鉤的魚兒順利地掙脫了魚鉤跳回水面,發出了清脆的響聲。

  那時,陸琬娘盯著淳于醴的臉龐,隱隱約約想起些什麼,卻又十分模糊而難以捉摸。


--

  碎念:終於又有吃的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87146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小說|古風|女性向|杏雨幽蹊|歷史

留言共 2 篇留言


烤雞丶肉粥丶烤魚丶麻油蝦!?都是我喜歡吃的!太邪惡了!XD

08-04 12:37

小褎
那,餓了嗎XD08-04 12:48

如果餓了丶可以叫你負責嗎!?XDD

08-04 12:54

小褎
不行!因為我也餓了XD08-04 12:5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ast35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小說】杏... 後一篇:[達人專欄] 【小說】杏...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r26620972《沉莫-南方金雪》
「星空那麼大卻那麼和平,而我們小小的世界卻紛亂糾結。」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3:10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