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嫦笙星君 第八章:近朱者赤】

作者:惡鬼.阿骨打™│2020-08-04 07:03:18│贊助:6│人氣:183



司歷宮中,今天異常熱鬧。嫦笙星君在庭院中設下宴席,請了消凡和梧翊一同來共飲賞月。桌上擺滿了紅燒肉,糖醋魚等大菜,讓人垂涎欲滴。

消凡一口乾了那嫦笙星君私藏的桂花釀,問道:「你這個人平常最討厭喧嘩,怎麼今天轉性了?竟然還設宴賞月?」

嫦笙星君還是一臉高冷,說道:「箜淇上仙昇為上神指日可待,我開心!」

消凡又斟了一杯桂花釀,說道:「你跟他認識嗎?慶祝什麼啊?」

嫦笙星君回答:「久聞箜淇上仙翩翩君子,少年菁英。此次見他在凡間也是為人正直,剛正不阿,更是崇拜。這種朋友,就應結交,近朱者赤。」

消凡笑道:「看你說得文謅謅的。人都不在,你說給誰聽啊?」

嫦笙星君依然嘴硬道:「字字肺腑,在誰面前說都一樣。」

只見橘紡這時正好佈劫歸來,看見司歷宮裡又是酒又是菜的,眼睛都亮了。

消凡見著,心裡懂了一大半,笑道:「醉翁之意不在酒唷!」,接著又乾了一杯。

橘紡一邊擦著口水,一邊問:「怎麼這麼多好吃的?我也能吃嗎?」

嫦笙星君笑道:「算你運氣好!我正好今天宴請消凡上仙,感謝他平常對司歷宮的照顧。」

梧翊一聽,忙問:「不對啊!剛剛不是說慶祝箜淇...」,可話說到一半,站在身後的逆嚴就塞了個栗子進梧翊嘴中,小聲在耳邊說:「嫦笙星君說是什麼就是什麼。」

梧翊差點沒被那栗子給噎死,只能作罷。而消凡看見梧翊差點被噎死,也不敢作聲,默默喝酒。

橘紡才剛坐下,又急忙站了起來對嫦笙星君說:「等等!吃的可以等。你的觀塵鏡呢?我想瞧瞧黃淬有沒有好好對待李千雲。」

嫦笙星君略為不爽地說:「當然有,一諾千金不是?」
說歸說,他還是把觀塵鏡拿了出來給橘紡。

這時的黃淬成婚已有一年。雖尚未有子嗣,卻與夫人相敬如賓,人人稱羨。

橘紡開心地笑了,眼裡似乎有點濕潤。

嫦笙星君說:「沒騙你吧!」

橘紡吸了一口氣,說道:「千雲看起來真幸福。」

看著橘紡那悲喜參半的表情,嫦笙星君有種說不出來的異樣感。

正想琢磨到底是哪裡不對,只見橘紡一屁股坐了下來,把嫦笙星君面前的葷菜全都換成素的,自己則把紅燒肉啊清蒸鵝啊等大菜挪到了自己面前,準備大快朵頤。

這舉動看得消凡跟梧翊目瞪口呆,嫦笙星君卻若無其事地吃起了眼前的素菜,一臉淡然。消凡本來想說點什麼,可是看看身後的逆嚴以及眼前那盤栗子,想想還是算了。

等菜吃得差不多了,消凡也醉得要站不起來了。

梧翊說要扶消凡回宮,可嫦笙星君見他那小身板,還是叫人高馬大的逆嚴幫著一起去了。

霎時間,司歷宮又恢復了往常的平靜。

平常都有逆嚴在,突然意識到此刻是孤男寡女的嫦笙星君,感覺不自在了起來。正想起身起身逃離現場,只聽見橘紡道:「喂!」

嫦笙星君只好佯裝鎮定回答:「幹嘛?」

橘紡微微笑道:「你常說掌管歷劫是苦差事,招怨引恨。可是我兩次佈劫歸來,怎麼都有種助人為樂的滿足感啊?」

嫦笙星君哼了一聲,回道:「可能你自虐吧?被逐月打的都忘啦?」

橘紡:「那是因為她不知道我的苦心!要是我有機會跟她解釋,她也會沒事的!」

嫦笙星君不以為然,說道:「我看未必!逐月可是天界有名的刁蠻啊!」
想起之前自己還威風凜凜地去給了逐月個下馬威,嫦笙星君不由得自我感覺良好了起來,一口乾了杯中的酒。

看見上司酒杯空了,橘紡識相地拿起酒壺給嫦笙星君斟酒。這讓嫦笙星君想起了之前李千霧與黃淬在旅店,因為無意間指尖的碰觸而滿臉羞澀的樣子。或許是還想再看一次吧,又或許是剛剛那杯乾得太快有點上頭了,嫦笙星君也把自己的酒杯往橘紡移動,企圖再來個『意外』。

哪知道這種事情是不能刻意的。你這麼一故意,豈止是指尖,嫦笙星君整個手背就是貼著橘紡的手背。別說曖昧了,根本就像是已經醉了,杯子拿不穩。

橘紡當然是若無其事地把酒給斟了。上司愛喝多醉,哪裡輪得到下屬多嘴呢?可嫦笙星君見這小貓絲毫沒有嬌羞神色,竟然小不爽了起來。

「好歹我也是個男的!第一次跟我肌膚之親也來點反應好吧!」嫦笙星君心想,完全都忘了之前他還給人家上過藥。

這嫦笙星君什麼都沒有,就是傲氣特別多。不服輸的他竟然用手沾了點醬汁,硬是往自己唇上點去,想逼橘紡給自己來個抹唇殺。

當然,我們都知道嫦笙星君除了傲氣,還有很大的腦洞。這人不走運的時候,禍事可是會接二連三地來的。這麼多盤菜,他偏偏就挑了糖醋魚的醬來抹。

橘紡真身是貓,最愛的就是魚了。老早就在等大家都散了之後,可以不顧形象抓盤子來舔。嫦笙星君一沾那醬汁,她就聞到了味道,她現在的腦細胞都去控制自己不要跳到嫦笙星君臉上去舔了,哪還有心思給你抹唇殺?

就在一秒後,橘紡的食慾戰勝了意志力。她伸出了食指,直接沾走了嫦笙星君唇上的醬汁,然後一口舔掉。

嫦笙星君就這樣默默起身,二話不說呆滯地回房了。
他發誓以後再也不跟黃淬置氣了,他現在只想跳進冰水裡冷靜。


【那個讓他牽腸掛肚的地方】
這天,橘紡又主動提出想看觀塵鏡。嫦笙星君遲疑了一下,卻還是拿了出來給她。

凡間還是一樣,人人為了權勢,各懷鬼胎。現在戰況燃燒到了離黃淬非常遙遠的番邦,那個李千霧嫁去的外國。黃淬盡可能地充耳不聞,可是,怎麼可能完全不在意呢?

就在他收到了那國被滅的消息之後,再也坐不住了。

不顧皇命,黃淬帶了三百信得過的精兵,連夜打去了那個讓他牽腸掛肚的地方。

麾下三百將士,每一個都心甘情願為了黃淬肝腦塗地,也都相信自己將軍是絕對不會讓兄弟們做無謂的犧牲,沒有任何一個人懷疑此行的目的。

這樣無堅不摧的向心力,竟然在抵達李千霧躲藏的帳篷外時 ,全軍都還站著。肩上中了一箭的黃淬,背對著帳篷,站得直挺挺的,堅持要等到李千霧上了備好的馬匹,安全離開時,才肯轉身。

一路,黃淬墊後,忍住了無數次想將馬驅前瞧一眼的念頭,忍到握著韁繩的手都握出血了。直至護送她進了李淳貴府裡,才因力竭而摔下馬。

事後,李淳貴感謝黃淬入敵陣救愛女,在皇上面前力保,讓黃淬逃過違抗軍令的懲罰。

李千霧被救回之後,終生未再嫁,一直住在娘家。而黃淬,也堅守了他的諾言,終生再無與李千霧見過一面。僅僅在李千雲因病過世之後的某一天,一個人在李府門口站了通宵。

又過了幾年,一直沒有續絃的黃淬,就這樣,過完了這大將軍轟轟烈烈的一生。

看到這裡,橘紡早已泣不成聲。

照理說,在橘紡離去之後,李千霧其實是對黃淬沒有任何男女之間的感情的。當然,再無見面的黃淬,是至死都沒有發現這個祕密。

嫦笙星君想說些什麼安慰橘紡,可是此刻似乎是無聲勝有聲。
「就讓她好好發洩吧!」嫦笙星君心想,然後離開了自己的書房。


【該忘的,都忘了吧】
箜淇歷劫成功,飛昇上神。嫦笙星君照舊去了靈霄寶殿跟天帝匯報結果以及領功。不同以往,他完全沒有鬆了一口氣的感覺,整副心思都記掛著那哭成淚人兒的橘紡。

在回宮的路上,恰巧遇上了歷劫歸來的箜淇。

箜淇不改一貫的優雅,恭恭敬敬地朝嫦笙星君行了個大禮,說道:「嫦笙星君助箜淇歷劫成功,大恩難言謝。」

嫦笙星君禮貌地回道:「箜淇上神客氣了。在下職責所在,不敢言恩。」

箜淇:「箜淇心中尚有一事,斗膽請教嫦笙星君。」

嫦笙星君:「說斗膽是折煞在下了。上神有話,但說無妨,在下必知無不言。」

箜淇似乎在想該如何開口較恰當,逆嚴見了,便退後幾步,方便他們說話。

見逆嚴走開,箜淇感到自己的舉動似乎讓人誤會了,頗為失禮。正想去留逆嚴,嫦笙星君笑道:「無妨,上神不必多禮。在下掌管歷劫多年,知道什麼事情該說,什麼事情不該說。」

在職司歷宮快萬年了,嫦笙星君見多了神仙擔心自己下凡的所作所為有辱顏面,心想箜淇大概也是想說什麼「不要把我在凡間的蠢事說出去」之類的。

只見箜淇掙扎了幾秒,問道:「那凡間女子李千霧,後來,過得可還算安好?」

嫦笙星君一聽,很是意外。

以往神仙歷劫歸來,都必須經過返元門洗去凡緣,愛恨不留。凡間的一切,就像睡醒就忘了的夢一般,隱約覺得哭過笑過,卻記不清到底是為何了。

箜淇不但記得有個凡人女子,還連名字都記得,實在是頭一遭。

嫦笙星君狐疑道:「箜淇上神,凡間的愛恨牽掛,皆應在通過返元門時就留在凡間,切勿如此掛念。」

箜淇汗顏道:「想必是箜淇修為不夠,唯獨記得她。就..就是想知道她可一切安好...」

嫦笙星君聽出箜淇最後那句話中,快要掩飾不住的情緒,嘆氣道:「 歷完的劫,不放下就是執念了。該忘的,都忘了吧。」

箜淇再次朝嫦笙星君行了個大禮,轉身離去。

看著箜淇越走越遠的背影,嫦笙星君於心不忍,大喊道:「她很好!也很感謝你信守諾言。 我想她從未後悔遇見過你。」

只見箜淇停下了腳步。轉過身來,一向得體風度翩翩的他竟然連鼻子都紅了,含淚哽咽道:「這諾言,我守得好苦啊。」

微微作揖 ,箜淇轉身離去。

這時消凡不知道從何處冒了出來,笑嘻嘻道:「這下有趣了。李千霧本該是個被遺忘之人,可我看箜淇上神記得可清楚啦!」

嫦笙星君正色道:「萬萬不能讓他看見橘紡。箜淇絕頂聰明,我擔心他會發現情劫本的秘密,節外生枝。」

消凡卻高深莫測地說:「你覺得要是箜淇發現了橘紡就是李千霧,還會有心思去想什麼情劫本嗎?兩個仙,男未婚,女未嫁,誰還理什麼情劫本啊?虧你掌管生死情劫這麼久,卻還是參不透情字啊!」

嫦笙星君道:「他通過了返元門,凡間一切遲早會忘的。」
這話,不知道是說給消凡聽,還是說給自己聽的。

消凡一聽大怒道:「你又自欺欺人!我話放這兒啦,箜淇就算把他親媽忘了也忘不了李千霧的!你現在躲一個箜淇,之後呢?再過幾年那小貓是不是出門頭上還要罩著布袋才行?嫦笙星君你這是在玩火啊 !遲早引火焚身!」

嫦笙星君心虛轉怒道:「橘紡下凡佈劫怎麼了?從來就沒有明文規定司歷宮的人不能以身作劫啊!」

消凡哈的一聲,反問:「橘紡是司歷宮的人嗎?」

嫦笙星君怒回:「我把她寫進我宮裡總行了吧!」

消凡見嫦笙星君上鉤,繼續道:「行!寫什麼身分啊?司歷宮夫人?」

只見嫦笙星君紅著臉說:「什..胡鬧!司歷宮是棟建築!怎麼能有夫人呢?」

消凡恢復到了往常的嘻皮笑臉,說道:「司歷宮不就是你一個人嗎?」

嫦笙星君氣到懶得理他,自行回宮了。而跟在身後的逆嚴,則在想自己為什麼不算是司歷宮的人。


***** ***** *****

大家好
前幾天因為拍片跟休息
就沒有更新
呼呼

上禮拜我們很符合人設
邀請了貴賓來展現整隻鮭魚現場切片
很是高級

這個貴賓是在日本有十幾年生魚片經驗的師傅
的老公
光想都覺得高級
哈哈哈

話說當天回家
朋友靜香丟了一件外套給我
說是林疼的叫我拿著
因為同車回家

後來回到家才發現根本不是他的
我就這樣把人家主人的外套偷回家了
口袋裡還有鑰匙
也不知道是靜香難得地綠茶一次還是怎樣
反正笑死我了哈哈哈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87136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4 篇留言

N!
讚讚

08-04 07:22

惡鬼.阿骨打™
顆顆08-06 20:40
全方位宅男
拿了外套還有一把迷之鑰匙!!!
看到靜香害我想到昨天看到的哆啦AV夢!!
記得娘娘不是腐GIRL千萬別搜尋啊!!!

08-04 10:24

惡鬼.阿骨打™
你們都知道的太多了08-06 20:40
巴哈姆特小管家
親愛的勇者:

感謝您對勇者小屋的支持,
我們會將此篇設定在首頁的精選閣樓中增加曝光。

--
巴哈姆特小管家 敬上

08-04 11:33

姊姊御用帳號
箜淇啊!
我看得滿眼淚光

08-04 12:46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miyabi82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嫦笙星君 第七章:... 後一篇:【嫦笙星君 第九章:...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grass891101迷納桑
委託開張~歡迎來找我繪圖>U<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2:2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