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9 GP

[達人專欄] [原耽]_《春庭花》_貳、小師弟_(AxA)

作者:釉│2020-08-04 02:17:58│贊助:18│人氣:274
※滿足一下描寫哭包師弟的樂趣

注意事項:
流氓大夫 + 炸毛家主 (Alpha + Alpha)
ABO設定,不喜勿入
填坑緩慢,更新隨緣
自我流文筆,慎入

文內名詞置換:
Alpha=天乾(ㄑㄧㄢˊ) / Beta=澤兌 / Omega=地坤

OK?那麼請往下開始啃吧,謝謝您(`・ω・´)





貳、小師弟


  酒足飯飽後,唐離水大發慈悲讓甄思顏同曲意穠在主屋歇下,雖說三人皆為男天乾,彼此之間沒什麼好避諱的,但出於直覺,唐家主還是將這對師兄弟安排在離自己極遠的客房才熄燈就寢。

  一夜無夢,晨光透過窗櫺灑落、碾碎了一地斑駁。

  曲意穠初來乍到,對唐家的一切都感到極為好奇,尤其是身為家主的唐離水,見家主大人早早起床更衣,便熱情地湊過去想扶腿腳不便的唐家主坐上輪椅。

  唐離水面上未動,倒是伺候家主穿衣的下人們各個驚慌失措,不明白怎會有人擅自闖入家主臥房且無人阻止,還妄圖觸碰家主大人尊貴的身體。

  「你怎麼進來的?」唐離水由於剛清醒的緣故還未開嗓,比平時更加低沉的嗓音彷彿含著沙,充滿成熟男性的味道。

  「從後頭的窗子進來的!」曲意穠嚼著軟糯的南方口音開心地說道,還特意指著眾人身後那扇對外敞開的窗戶,深怕旁人不懂他的意思。

  一干下人紛紛驚愕,那扇窗子對外是高聳峭壁,這人難不成是貼著牆爬過來的?

  「哦?這可有趣了。」話雖這麼說,可唐離水那張不苟言笑的臉卻不見絲毫興致。他並沒有命人將曲意穠拖出去,反而是讓他在一旁看自己更衣,待到穿戴整齊坐上輪椅後,便抬起手,冷冷地對旁人下令道,「叫今早輪值的護衛自行領罰,不得有漏。」

  話音剛落,傳來整齊劃一的「「是」」之後,其他人便魚貫退出家主臥房,獨留曲意穠滿臉疑惑地站在原地很是不知所措。

  「唐大人為何要懲罰護衛,他們做綽了什麼嗎?」二十幾歲的青年眼中一片茫然,無法理解唐離水的行為,故直白地出言問道。

  唐離水支著下頷,嘴角有絲抽動,主動糾正曲意穠口音上顯而易見的錯誤,「是『錯』不是『綽』,你和甄思顏以前一個樣,老是將發音唸得一塌糊塗。」

  一提到那老流氓,唐離水立即就犯頭疼。他示意曲意穠來到自己跟前,光明正大的抬眼審視這名年輕人,淡淡地反問道,「誰准許你進來的?」

  曲意穠率直地說道,「我自己決定的!因為外頭的人都說前面道路不通,我想既然路壞了,那翻窗進來總可以吧,人家只是想跟唐大人說聲早安而已,沒有想做什麼壞事。」

  「不准自稱『人家』,一個男天乾別跟個小姑娘似的裝可愛。」唐離水按了按太陽穴,這曲意穠的說話方式八成是跟他那不正經師兄學的,天乾集體顏面時時刻刻受到這對師兄弟的嘲弄,簡直是天大的不幸。「你可知擅闖家主臥房是極為失禮的舉動?前廳護衛要告訴你的並非道路損毀,而是閒雜人等不得擅入。」

  曲意穠呆愣了會兒,才發覺是自己誤會意思,害得那些盡忠職守的人受到無妄之災。他內疚地低下腦袋,坦率認錯,「我不知道你們這兒的規矩,要罰就罰我吧,其他人是無辜的。」

  唐離水冷冷道,「家主的命令怎能說收就收,他們防守懈怠是事實,今日要不是你對我並無惡意,我豈不早已命喪黃泉?」他讓曲意穠抬起頭來,不許在他面前垂頭喪氣,「念在你是初犯又有悔意,罰你就罰輕點罷。」語畢,將曲意穠喚到輪椅後站定,讓他負責晨間苦力。

  「會推麼?」唐離水問道。曲意穠看著年輕氣盛,可別是個手無縛雞之力的文弱書生,連區區輪椅都推不動。

  「會的!」曲意穠開心地回答道,他握著輪椅手把,忍不住對這做工精巧、一看就要價不菲的木質輪椅感到驚奇。他稍一施力,便能帶唐家主前往任何能去的地點。

  「您比我想像得還要輕上許多。」輪子咕嚕咕嚕地推上第一個緩坡。曲意穠估計以唐離水的重量,他抱著唐家主跑都不是問題。

  「再口無遮攔下去,小心我改變主意加重懲罰。」唐離水在路程上習慣閉目養神,可他總感覺輪椅的速度正逐漸加快?

  「那要帶您去找師兄嗎?」曲意穠問道。他喜歡這樣新奇的體驗,腳上步伐忍不住愈發輕快。

  「我拒絕。這時點是吃早膳的時間,昨晚吃飯的大廳你還記得怎麼走嗎?」唐離水微蹙眉頭,發現那並非錯覺,曲意穠確實推得有些過快了,正當他睜眼要出聲制止這個毛躁的年輕人時,精力充沛的聲音直接搶走他的話頭。

  「記得的,師兄人就在那兒!」然後便開始小跑步飛奔了起來,推著唐離水在主屋內橫衝直撞,深怕遲了一會兒就會與甄思顏擦身而過。

  「……」唐離水無視前方飛逝而過的風景與此起彼伏的尖叫,鬢邊碎髮在風中亂舞,他瞥見護衛一貫站崗的地點此時空無一人,面無表情的唐家主瞬間目如死灰。

  他註定和這對師兄弟犯沖是不是?

  曲意穠一路「過關斬將」,好不容易到達目的地,唐離水沒料到自己在見到甄思顏的當下會那麼高興。

  當忙著和其他人眉來眼去、相互調情的甄大夫發現寶貝師弟又闖禍時,那臉上神情簡直精彩萬分,唐離水自嘲地想,這趟荒謬之旅至少有點能讓他發笑的東西。

  「意穠,還不快停下!」甄思顏遠遠的大喊一聲,緊接著朝他們疾奔而來。曲意穠似是被他師兄這聲叫喊給嚇了一跳,還真就傻愣愣地急煞住腳步。

  就這一個緊急煞車,唐家主在輪椅上騰空了一瞬,要不是他的雙手始終扣著輪椅扶手,他早讓慣性給甩出去撲倒在地,然而唐離水還是失算了,隨著後腦勺「碰」的一聲撞擊,眼前一陣天旋地轉,其他人都倒抽了一口冷氣。

  「離水!離水你有沒有哪裡受傷?離水!」

  「唐大人對不起!您還好嗎?」

  「家主大人!快來人送家主大人去療傷啊!」

  他瞬間被一群人團團包圍,耳旁嘰嘰喳喳地全是關切聲,唐離水額上青筋直跳、頭暈轉向的,剛要開口叫所有人閉嘴,一陣噁心感便從胃部直衝咽喉,他不得不彎下腰、抬手摀住口鼻做乾嘔的動作,此番舉動反而導致人群更加躁動,甚至害他產生耳鳴聽不清旁人說話的現象。

  唐離水從小最是容易暈車、暈馬,暈任何載具,平時代步工具得經過能工巧匠設計,確保晃動幅度達到最小他才願意乘坐上去。這就是為何唐家主沒能開口制止曲意穠胡作非為的緣故,他根本沒有多餘的心力對這臭小鬼怒吼,只能任由輪椅左拐右轉地晃得他頭暈。

  唐離水眼前發黑,迷迷糊糊間感覺身體被人打橫抱起,鼻腔頓時充斥著一股藥草清香,舒緩了身體上的不適,而他也一下就認得了這味道……

  「……」

  「……師兄,為何唐大人在暈厥前夕還能精準掐住你的脖子不放啊?」

  ◇

  唐離水甫一清醒,映入眼簾便是甄思顏那張逆天容顏佔據了整個視線。

  「早安,親愛的離水。」發現床上的人正瞪著自己,甄思顏原本有些失焦的眼神立即重獲光彩。

  「……」唐離水無語了一陣,他寧願出去給馬車撞也不要和甄大夫如此貼近。

  「身子感覺如何?還會噁心想吐麼?」見唐離水一直沉默不語,甄思顏便輕聲問道,語氣之溫柔彷彿對待珍寶那般小心翼翼。

  「一看到你的臉就想吐,還不趕緊離我遠點。」可惜唐離水並不是一件易碎珍品,要是甄思顏膽敢再靠近一釐米,他不介意用拳頭和老流氓來場肌膚之親。

  「噯,看你如此有精神我就放心了,好在剛才撞那一下並不嚴重,但保險起見,還是得臥床觀察一日才行。」甄思顏識趣地坐直身子,一雙長腿自然交疊,接著說道,「我已經教訓過意穠了,現下換離茜帶他出去說話,一時半會兒不會回來,離水要是有什麼需求,儘管吩咐我便是。」甄大夫漾起一抹能迷倒眾人的微笑,彷彿在對唐離水說他會安分守己似的。

  然而唐離水拒絕被迷倒也拒絕相信甄大夫的個人信用,很是乾脆的閉上雙目來個眼不見為淨,「你可以滾了。」

  「好過分!為什麼意穠能親自替離水推輪椅,我就得滾出去!」甄思顏浮誇地捂住心口,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樣,「難道離水比較喜歡年輕的肉體嗎?太傷我的心了。」

  唐離水的額角陣陣抽痛。「那是當然,長得好看又青春洋溢的孩子,確實遠比你這不正經的老東西要來得討人喜歡。」他不動聲色地瞟了眼甄思顏,對方彷彿真就因為這些話而傷心難過的樣子。

  「你不愛我了,你喜新厭舊!」

  唐家主心情頓時複雜起來,一個大夫何必將演技打磨得這般爐火純青?

  「你不趕緊滾的話那間破藥堂該怎麼辦?你身為大夫不在裡頭坐鎮,難道又想丟給徒弟不成?」唐離水只想獲得一片清靜,就差把甄思顏趕走了。

  「可是、人家想待在離水身邊,而且藥堂有驊兒做主,小堂在那兒護著,有我沒我其實都無差別。」

  「說這麼多,是怕我趁你離開對曲意穠不利吧?」唐離水挑起單邊劍眉,不是不能理解甄思顏愛護師弟的心思,「你既已訓斥過他,我用不著將話再說一遍,你去將離茜和曲意穠喚來,我簡單交代幾句便放你們回藥堂去。」

  「可是、」甄思顏的話還沒來得及說完,曲意穠就自個兒從外頭走進來了。令人驚訝的是,青年臉上佈滿淚痕,抽抽噎噎的哭個不停,眼眶、鼻尖一片通紅,似是被什麼人欺負一樣。

  「意穠,你怎麼了?」甄思顏微張著嘴,立即上前用衣袖拭去曲意穠臉上的淚水。

  「離茜人呢?」唐離水半撐起上身,坐在床舖上問道。

  話音剛落,唐離茜便憂心忡忡的快步走進臥房,見唐離水醒了,哇的一聲撲到他身上,「哥哥!有沒有哪裡不舒服?你還記得我嗎?這手指比的是多少能認得不?」女孩問了許多無厘頭的問題,非但沒有遭到唐家主白眼,一向冷峻的眼眸甚至有冰雪初融的跡象。

  「胡鬧。」唐離水對待與自己年紀懸殊的小妹,一向是慈愛大過嚴厲,這聲喝斥充斥著不容忽視的寵溺,「多大的人了還不懂規矩,該叫我如何是好?」

  「還不是因為我太擔心哥哥了!一聽哥哥昏倒的消息就二話不說趕來,還順道替哥哥教訓了那個不知好歹的愛哭包!」唐離茜毫不掩飾,直指梨花帶淚的曲意穠,抱怨道,「誰知一戳就哭,哭得差點都抽不過氣來了,虧他還是個天乾,簡直丟盡顏面。」

  「嗚……嗝呃……嗚嗚……」曲意穠一聽,本來稍稍止住的眼淚又瞬間潰堤,甚至哭到都打嗝了。甄思顏見安撫不了小師弟的情緒,很是無奈,「意穠啊,你都十八歲了,怎還像小時候一樣愛哭呢?」

  「呵,你還比我大上一歲呢,像話嗎?」唐離茜不依不饒,逮到機會就要數落曲意穠一番。她最是討厭對唐離水不敬的人,管他是甄思顏的師弟還是誰,她跟這人算是槓上了。

  「……」聽這一室吵鬧,唐離水額角一陣抽痛,他讓唐離茜從身上下來在一旁站定後,便制止想上前扶他躺下的甄思顏,開口將曲意穠喚了過來。

  「你可知錯?」唐離水面上不動聲色,見曲意穠盡可能遠離唐離茜那方就覺著好笑。

  「嗚嗯……我知道綽惹,以後不敢惹……」曲意穠低垂著腦袋,哭得話都說不好,連唐家主都沒了糾正發音的力氣。

  「你是甄思顏的師弟,我也不好說什麼重話,不過你可千萬別以為哭個一兩聲就能輕易翻過不提,踏入我唐家領地就得遵守我唐家的規矩,要是我都治不了你那急躁個性,會被下頭議論是非的。」他疲憊的滑進被褥,仰躺在軟枕上閉上雙目,緩聲說道,「明日一早來我房前待命,不得再破窗而入,聽懂的話就跟著你師兄回藥堂去罷,離茜負責帶他們兩人離開,沒有要緊事別讓人來打擾。」

  「是,哥哥請安心休息。」唐離茜回答時聽不出異樣,但在只有曲意穠看得到角度,他明顯感受自己被狠瞪了一眼,彷彿在對他無聲質問剛剛唐離水話語中的「破窗而入」是什麼意思。

  曲意穠怕啊、他一怕眼淚又撲簌簌地落下,抬眼尋求師兄的協助,卻不料他師兄毛遂自薦替唐家主準備遲來的早膳,一溜煙就跑不見了蹤影,徒留他和唐離茜乾瞪眼,叫他一整個絕望。

  「啪」的一聲,唐離茜拍上曲意穠的背脊,手勁之大讓小師弟一下就曉得這女孩的內力深厚不容小覷。

  「走啊,我送你。」儘管唐離茜的身高只到曲意穠的肩膀,但那身不輸唐離水的氣勢讓他產生了恐怖的錯覺,彷彿自己是一隻被毒蛇盯上的小白兔,只能無助地瑟瑟發抖。

  「嗚噫!」他哭叫一聲,只能任由唐離茜半推半拽地離開唐離水的臥房。

  「怎麼?怕我殺了你不成?」唐離茜一改在唐離水面前的乖巧模樣,回到適才拉他出來興師問罪的狠勁,「別以為有哥哥放縱就能為所欲為,去藥堂的路上咱們有的是時間培養感情。」

  隨後佈滿厚繭的嬌小拳頭騰空停在他的下頷處,「噌噌」兩聲,一把袖箭突然彈出,差點就要了他的命。

  曲意穠委屈極了,結果哭得更兇更猛,連嗝都停不下來了。


  ♢







後記:
唐家內部黨派開始出現躁動,從堅貞不移的「甄大夫黨」分裂出「曲師弟黨」,家主大人最終會獎落誰家呢?兄弟們下好離手!(゚∀゚)
唐離茜就是個十足十的兄控,順便說一下她是甄大夫黨的黨主席。

這系列大概是月更的節奏,爭取每月15號前更新!
※20200905_曲意穠年紀更改為十八歲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87129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古代|架空|耽美|AA|BL|原耽|ABO

留言共 1 篇留言

巴哈姆特小管家
親愛的勇者:

感謝您對勇者小屋的支持,
我們會將此篇設定在首頁的精選閣樓中增加曝光。

--
巴哈姆特小管家 敬上

08-05 14:46


謝謝小管家,辛苦了(*´艸`*)08-05 14:49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9喜歡★sharon8552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原耽]_... 後一篇:[達人專欄] [原耽]_...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u4284g巴友
歡迎各位大大來打個招呼~康康我的小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7:12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