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魔法少女小裕 第二季 第二篇

作者:可可羅│魔法紀錄 魔法少女小圓外傳│2020-08-03 19:40:57│巴幣:1,002│人氣:331


在Chara的夢境中,似乎看到了他家鄉次元的世界,新童實野市被外來勢力入侵。
「現在,名為JUMP FORCE的我們,一定要把幕後黑手給揪出來。」這時對Chara熟悉的面孔,穿著白色外套的男子說著。
「搜雷瓦多卡納,我們已經缺少了很多戰力了。」這時一個頭髮像搖滾海星的男子說著。
「無名的法老說的沒有錯,你們已經沒有很多勝算了, 現在『魔方』就在我的身邊,當六件神器交給創世和破壞之神大人之後,就能召喚『萬物創世龍』了。」這時一個把頭髮剃成光頭的男子說著。
「我絕對不會原諒你!」這時一個紅衣戴著草帽的海盜說著:「我可是要成為海賊王的男人!橡膠橡膠……猿王槍亂打!
紅衣海盜用橡皮般的拳頭連續攻擊光頭的男子,光頭的男子靈巧的閃躲了攻擊。
「自不量力,難道你都沒發現嗎?」光頭的男子用咒怨的氣息攻擊其他兩位英雄,兩位英雄迅速閃避了攻擊。
「你們所謂的援軍都被我們殺光了!」光頭的男子用拳頭攻擊紅衣海盜,紅衣海盜被打到遠處。
「別擔心,只要有我在,大家一定不會有事的。」這時橘色衣服的格鬥家說著,之後他聚集了力量,頭髮變成水藍色的樣子了。
「大家就把力量分給我吧,我的元氣彈!」格鬥家似乎叫出了某種魔法氣息,之後他把氣息朝著光頭男子攻擊。
「啊啊啊啊啊!」光頭男子似乎身體大部分被燃燒殆盡,然後其餘的身體落在角落處。
「這麼一來神器就可以歸還給其他人了,不過我們還必須向『萬物創世龍』許願……」一個橘色衣服的忍者說著。


「我就是要等你攻擊的這一刻,孫悟空。」光頭男子說著:「這樣我的靈魂就能召喚『萬物創世龍』了。」
光頭男子的黃色心型靈魂正在呼喚著六種神器,六種神氣正在散發著六種不同的神聖光芒,它們像雙翼般,呼喚著創造世界的龍,萬物創世龍將在大家面前許願。
『萬物創世龍』 攻擊 0 守備 0
闇屬性,龍族,特召怪獸,許願的時候到了。
吾等是創世和破壞之神的究極神器,我的願望將會是改變這世界,回歸原點的力量,汝等為了何等願望許願?」萬物創世龍說著。
「我想要大家……」悟空說著,但是他突然說不出任何一句話了。
「安琪兒,這裡沒有你可以說話的地步,貝吉塔星的賽亞人。」這時一個紅髮、穿著白色長袍的女子說著,她手上似乎有讓格鬥家閉嘴的機器。
吾等即將毀滅這世界知道創世和破壞傳說之人,世界的人口將被淨化,吾等將會用乾淨的秩序統治這個世界!」這時一個黑色長髮,穿著黑色長袍的女子說著。
「汝等願望已經傳達,創世和破壞之神的淨化程序現在已經開始了!」萬物創世龍說著,天上的創世和破壞之神恢復了力量了。


這已經是一個沒有勝算的遊戲,亂鬥大會、聖鬥士們、甚至是光之美少女,已經倒在創世和破壞之神面前。」一個令Chara熟悉的聲音說著。
「難道,Ness他們早在那之前被殺了嗎?」Chara自己的聲音說著。
但你還有希望,只要把希望的種子寄託在新的輪迴上,我們或許能改變主意。

「亞圖姆先生,我覺得不太舒服……」這時紅衣的海盜說著,他正在哭著向海星法老求救。
他的身體,已經慢慢幻化成灰燼了。
「沒事的,魯夫,我們一定會在實現夢想的。」海星法老說著。
「我還不想走,拜託救救我吧!」紅衣海盜說著,他開始哭了起來。
「冷靜點,魯夫,已經沒事了……」海星法老說著。
嗚嗚嗚嗚嗚嗚,我無法成為……海賊王!!我對不起你,艾斯……」紅衣海盜哭著說,他的淚水跟著幻化成灰,消逝在空氣中。
海星法老看著這一幕,覺得自己很沒有用,他是唯一知道創世和破壞之神的真相的人。
但這一刻,他在想的事情已經無法傳達給任何人了。
只剩下他和名叫海馬瀨人的白衣男子活在這個孤獨的次元之中。

我的身體早就因為創世和破壞之神徹底摧毀了,Frisk Dreemurr已經被殺了。
「怎麼會……」浮在半空中,全身光溜溜的Chara說著。
但是……」這時一個褐色皮膚的小男孩,也是赤裸裸地抱著Chara,「如果我可以做點什麼,我希望妳的世界還有一絲轉機。
「Frisk……」Chara親了名為Frisk的男孩的臉蛋,「我發誓我再也不會離開你了。」

{第二篇 黑暗遊戲就是所有的遊戲}


【在艾格特的臥室】
「Chara,妳起來了,睡得還好嗎?」艾格特說著:「看妳昨晚睡得不舒服。」
「我還好……你知道你妹妹怎麼了嗎?」Chara問著。
「你說菲莉西亞嗎?她離家出走了,她堅持說我父母是被魔女殺死的。」艾格特說著,之後他摸著額頭表示自己也睡不好。
「所以你父母親是死在失火意外,你也是為了找出真兇對吧?」Chara問著。
「但事實就是這樣,沒有殺人兇手……我父母就這樣被菲莉西亞帶走了……」艾格特說著,他似乎看著窗戶,似乎懷念天上的父母親。
「你們兄妹似乎過得很不好,但是你們一定要走下去……」Chara說著:「我相信菲莉西亞一定會再回來的,那只是一種痛苦的經歷,已經沒事了。」
「Chara你喜歡你的父母親嗎?」艾格特問著:「要是你父母死了,你卻沒有出手阻止,那你要怎麼辦?」
「你說Toriel和Asgore嗎?」Chara看著自己的項鍊,「他們已經死過很多遍了,多虧那傢伙,但是我卻原諒他了。」
別這樣說,Chara,我其實殺了他們很後悔的。」Frisk的聲音從Chara腦海裡繞過。
「話說這樣,我還是愛著自己的父母,不過沒有父王的犧牲……」Chara說著,但是被艾格特打斷。
「你難道不想要復仇嗎?你就放他去殺任何人嗎,還是,你是鼓勵他這麼做的?」艾格特突然生氣的問著Chara,這讓她想起了某種可怕的回憶。
「我只不過是……」Chara說著,但是她看到了另一邊的塌塌米坐著Frisk。
能不能……過來討論幾句呢?」Frisk說著。
我知道了,我從來都沒原諒過你,你從頭到尾都只是想把我引過來而已,我是鼓勵你屠殺沒有錯……」Chara看著Frisk,但是她越說越生氣。
「等一下,Chara,你在跟誰說話?」艾格特看著Chara沒有面對他,誤會了甚麼。
都是我的錯不是嗎,我製造麻煩,鼓勵Asriel讓你殺戮,然後你就挑戰人性的極限,就連Sans都阻止不了你,沒錯,你真的很隨性,殺人放火都可以怪到我這邊來……」Chara說著,艾格特看到她發火的樣子非常驚恐。
「Chara,妳別生這種氣,冷靜下來。」艾格特看著Chara說著。
現在好不容易重建了美好的一天,卻被丘比他們……不,這也是你的禍,你製造了他去傷害每位少女,如果說這是意外,那你說哪次是故意的?」Chara生氣的說著,並離開了艾格特的房間。
「Chara,妳在做什麼?」艾格特叫回Chara,但是她不肯回應。


「但是我現在也離不開妳了,Chara,都是我的錯沒錯,現在報應在我身上。」Frisk突然飛到Chara的身邊說著。
「你覺得如何?審判之日的事情讓你很不好過對吧,我知道一定有某種方法,我學習不要成為你和另一個人……」Chara說著。
「現在這個報應不只是針對我一人,還有很多無辜的勇士受到傷害,他們也是在戰鬥中傷害別人的人。」Frisk說著:「但他們從頭到尾都不希望自己有這樣的結果。」
「我剛才把艾格特嚇壞了,但是我還是沒辦法原諒你。」Chara說著。
「別傷心了,妳見過自私的瑟特了……他在戰爭中活了下來,但是妳的想法已經傳達不到他身上了。」Frisk說著:「他被恐懼包圍著,而且他竄了四天王的職位,把圭平殺了。」
「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我們兩個現在都是罪惡深大的人類。」Chara說著:「而小圓成為神之後卻無法拯救我們兩個。」
「我有個建議,妳想要聽聽看嗎?」Frisk問著。
「希望能救到我的家鄉,但是奈葉前輩說這已經沒有很多方法可以解了。」Chara說著。
如果有人願意去許下消滅創世和破壞之神的願望,但作為代價,他必須站在創世和破壞之神的王座……」Frisk說著:「只要讓我家的鬥士大軍逃過這一劫就行了,但是他們之後還有一群可以消滅JUMP FORCE的後援。
「Chara,剛才的事情真的很抱歉,我不知道妳父母受到這麼大的痛苦。」艾格特說著:「但是我有好消息要跟妳說,這個暑假我們可以放鬆一下。」
「等一下好嗎?我正在聽另一個自己的方法。」Chara說著。
「是指那個孩子嗎?」艾格特問著:「我聽海馬先生說那個危機,我注意到了,妳之後要面對那件事情。」
亞圖姆其實是決鬥白癡,他根本不會決鬥,所以要讓他在那個時候覺醒。他是唯一有對付『燈火之星』能力的人,至少讓他做點什麼比較好。」Frisk說著:「而且他手中持有的三個幻神,對創世和破壞之神來說只是雜魚,必須要有人打敗他才行。
「必須讓瞭解決鬥的人和無名的法老王戰鬥才行。」Chara說著:「不過那個人究竟是誰呢?」


「妳跟那孩子應該達成共識了吧?」這時有位白髮紅色眼鏡的男子走了進來,是槍兵團的首領,赤馬零兒,「我昨天有看到一個次元的系統正在改變著,就如同那位海馬瀨人所說的一樣,他們的世界正在毀滅當中。」
「Chara都告訴我了,沒問題的。」艾格特說著:「倒是要是一直派任務給她們,我覺得會對那女孩造成很大的心理創傷。」
「其實我已經有想個辦法了,我們去玩水,去海水浴場走走,我已經準備好她和秋元的泳衣了。」零兒說著:「到開學之前,我想我們整個槍兵團的魔法少女應該去放鬆心情才行。」
「真的嗎?不過我其實很害羞的,你確定你買的泳裝適合我嗎?」Chara害羞地說著。
「放心,就算有點緊,妳應該沒問題的。」零兒給了Chara一組綠色條紋比基尼:「秋元她已經把泳裝穿在衣服裡面了,她超興奮可以跟妳陪到最後的。」
「我知道了……但是這裡面有男生加入嗎?」Chara害羞的問著。
「有我和艾格特在,另外素良也在場,但是遊矢和澤度今天沒辦法加入,他們生病了。」零兒說著,並握住Chara的手。
「少了那個笨蛋就可以了,我人一定會很安全的。」Chara點點頭說著。
「妳還是放不下心去看遊矢啊?」零兒看著門外說著:「那也是當然的,遊矢的身分會破壞這個世界,但他曾經想要成為英雄。」
「就和我一樣……」Chara喃喃自語的說著。

「Chara,妳在大東找到自己的宿舍了嗎?看來妳暫時住在艾格特那裡,似乎不適合妳了。」這時翔音抱著Chara說著。
「這些都是妳的朋友嗎?」Frisk問著:「妳居然在我背後結交這麼多人,妳應該會比我幸福啊!」
「是啊,Frisk你也要去嗎?」Chara問著Frisk,似乎只有她看的見他。
「既然這樣都沒辦法了,妳有這麼多,何必擔心失去什麼呢?」Frisk說著。
「那是妳的幽靈朋友嗎?」翔音問著。
「看來是她居住的次元被集體屠殺的樣子,不過不用擔心他。」艾格特說著:「我們會照顧Frisk的。」
「那我們出發了,莎奈在等我們呢!」翔音說著,二葉莎奈似乎等不及了。


【出發前往神濱海洋浴場的路上】
Chara、翔音坐在最後面,留一個位置給Frisk坐著。
莎奈坐在中間,似乎少了一個位置,沒有人坐。
這時零兒負責駕駛七人坐的車子,艾格特負責導航。
「別使用自己的牌組在車子上啊!這不是騎乘決鬥啊。」艾格特說著:「要是菲莉西亞在這裡的話就有趣多了。」
「哈哈哈,沒想到Frisk是個這麼有趣的人,他喜歡美少女怪獸啊?」翔音聽著Chara的解釋說著:「是去年菲莉西亞扮成的怪獸吧,沒想到會由他持有。」
「是啊,不過他更喜歡和一個日本女孩交往,但沒有想到她是星光樂園系統的偶像,不過中間發生了很多事情。」Chara說著。
「在我們的世界啊,偶像要談戀愛必須要小心謹慎,很有可能會丟掉自己的事業。」翔音說著:「之前有一個名叫天宮律舞的星光舞者結了婚,但是卻被媒體批評呢!」
「妳聽說過真中菈菈嗎?」Chara問著:「她在我們的次元喜歡Frisk呢!」
「她很久以前就是一個神祕的星光樂園的偶像,很少粉絲知道她的真面目。不過有一天,她消失在星光樂園裡面,沒有一個失蹤兒童的通報,也不知道菈菈在哪裡……」翔音說著。
「Chara,那可以查查看菈菈醬的去處嗎?」Frisk說著。
「沒那個必要,至少度過這一天再討論。」Chara說著,她似乎不太想要Frisk知道什麼。

【海水浴場附近】
「剛剛發現了一件消息,柚子。」名叫賽莉娜的藍髮決鬥少女說著:「遊矢傳訊息說她不想和槍兵團一起。」
「真掃興,我本來以為好不容易可以再見一次面的。」名叫柚子的粉髮少女說著。
「他那個樣子真的是太痛苦了,連我們都沒辦法解開他的心。」賽莉娜說著:「或許我們可以在這裡紓解一下壓力,我覺得如果遊矢在,反而會搞砸。」
「但只有我可以解開遊矢的心。」柚子說著。
「妳要知道,槍兵團現在要面對的對手,是難以想像的可怕,已經有人……」賽瑞娜還沒說完,被一個金髮雙馬尾的小女孩打斷了。
「吵死了吵死了吵死了,俺才不管什麼師傅哥哥呢。」這位金髮少女說著。
「對啊,到時候我們在這間海水浴場進行親密接觸,妳就可以脫離槍兵團的束縛了。」這十一個金髮鬥牛士說著,他似乎在摸小女孩的臀部。
「嗯嗯,俺一定要成為女人,然後對那個殺害俺父母的魔女復仇,那個魔女俺知道是誰了,就是俺哥哥!」金髮小女孩說著。


【在沙灘上】
Chara、翔音和莎奈已經換好泳裝準備玩沙灘排球。
「注意喔,這可不是閃電十一人或網球王子,絕對不能使用殺傷力過強的魔法進行運動。」艾格特拿著排球說著。
「我知道,保持無殺傷的模式吧?因為古中國的蹴鞠就是運動很激烈,有記載有士兵受傷呢!」翔音說著。
「真的是這樣嗎?」Chara和Frisk充滿疑問。
「為什麼是玩這種的……」莎奈說著,沒有人注意到她。

「那麼由我發球!」艾格特發球了。
翔音接住了排球,傳給了Chara之後回傳,翔音跳起來進攻。
「有空隙!!」翔音準備蓄力殺球了,往沒有人的地方攻擊。
「等一下……」莎奈說著,因為她用隱形能力所以沒有人注意到她。
幸運的是,莎奈躲過了可怕的攻擊,但是翔音和Chara得分了。
「莎奈,對不起啊,就算是艾格特都沒辦法注意到妳……」翔音道歉。
「妳差點殺了我耶!」莎奈生氣的說著。
「那麼下次由Dreemurr同學來殺球怎麼樣?」翔音說著,但是Chara跑掉了。

「各位,我買了巧克力冰棒給你們吃喔!」Chara又回來了,她似乎拿著食物給大家消暑。
「妳那麼早買冰棒啊,我還沒有累壞耶!」翔音驚訝地說著。
「那個……Chara不要用咒怨和火炎的殺球攻擊來攻擊我,這是我的弱點。」莎奈說著。
「放心啦,我會讓妳好好休息的,吃冰好不好?」Chara拍拍莎奈的肩膀說著。
「我討厭吃巧克力……」莎奈說著,她似乎很害羞。
「Chara妳可以買汽水冰棒給她吃吧?妳就吃她的份好了……」穿著泳褲的Frisk說著。
「我喜歡汽水冰棒,尤其是長條形的,那麼粗的巧克力我吃不下。」莎奈說著。
「好吧,妳自己去買吧,妳的份我先吃了。」Chara說著:「她是有聽到Frisk的意見了嗎?」

Chara手中握著兩個冰棒不知道怎麼處理。
「要是你是活的,你就可以吃冰了吧?」Chara問著Frisk。
「老實說我不太熱,我已經沒有任何感覺了。」Frisk說著。
「嗯姆姆姆……」Chara咬下冰棒說著,她感覺非常舒服。
「老實說,妳用四葉小姐的牌組怎麼樣了?會不會有什麼瓶頸?」Frisk問著。
其實另一邊的冰棒好像要融化了。
「那個,妳不先吃另外一邊嗎?」Frisk問著。


「那另外一邊我就收下了喔,Dreemurr小姐。」這時一個粉法雙馬尾的女孩穿著泳衣搶走了Chara沒吃掉的冰棒。
「等一下啦,那是二葉同學的冰棒。」Frisk不顧某些理由阻止這位女孩,但是他的手臂穿了過去。
「沒關係的,我可以吃別的冰棒,我討厭吃巧克力。」莎奈說著,並用舌頭舔的方式慢慢享用汽水冰棒。
「其實我問妳啊,嗯姆姆姆……」粉髮女孩邊吃冰棒邊說著:「妳真的是遊矢的徒弟嗎?感覺妳好像跟他個性有點排斥……」
「那是當然的啊,誰叫他身分是霸王札克的碎片之一,他生為魔王,就應該要一輩子都要受苦才對。」翔音說著。
「但是遊矢其實有他善良的一面,他曾經想用決鬥帶給大家歡樂,但是失敗了。」粉髮少女說著:「我想幫他一臂之力,卻被Z-ARC公司給阻止了,他們說霸王龍的事情交給他們處理就好……拜託,只有遊矢才能封印霸王之龍。」
「妳這麼說就是在袒護他吧?他才是痛苦的根源,他設定了決鬥就是你死我活的規定。」翔音說著,但是Chara聽到翔音說的話之後,身體越來越不舒服。
「別和柊柚子吵,她不明白遊矢的心境,至少他暫時不舒服,就可以好好地玩。」零兒說著,但是名叫柚子的粉髮少女卻反駁了他。
「你又哪裡了解他了,零兒先生,他真的想要拯救全世界。」柚子說著。
「他只不過是毀滅世界的根源而已,這是無法改變的事實,霸王之龍絕對無法拯救世界。」零兒說著,但是這些話全部都被Chara聽見了。
「你還沒學乖嗎,零兒……」柚子說著。
「我知道妳的問題,柚子,身為一個魔王的戀人,永遠都是在袒護他的。」Chara停下來吃冰棒,冰棒因為融化掉了下來。
「Dreemurr小姐,妳的食物?」這時一位藍髮少女過來看著Chara。
「妳們為什麼就是要過來吵這些有的沒有的?」Chara臉色消沉的說著。
「怎麼了,因為夏天沒有我重要的人的回憶……」柚子說著,但是Chara從板凳上離開,踩到了掉下來的巧克力冰棒,沒有注意到就走了。

「怎麼了啊?你們為甚麼往我這裡看,你變態啊?」柚子說著,她的話似乎成了大家的眼中釘,但是她沒有注意到。
「妳身為蕾的碎片,就是妳把次元分為四等分的,妳難道都沒責任嗎?」零兒繼續和柚子吵下去,但是被艾格特阻止。
「好了,其實火已經燒到無辜的決鬥者了……」艾格特說著。
「Chara……妳不覺得她的內心和遊矢一樣有個空洞,那就是想拯救世界卻造成反效果的洞嗎?」翔音看著Chara,回頭看著柚子說著。
「如果她想要成為一個真正的決鬥者,就不該使用異色眼。」柚子說著,卻被身旁的藍髮少女賞了耳光。
「柚子!!」名叫賽莉娜的藍髮少女說著。
「賽莉娜,我只是想要讓大家重新認識遊矢而已……」柚子說著,看來她完全都不肯認錯。
「那已經是無可救藥的決鬥者了,但是Chara是被遊矢波及的,她堅持使用異色眼看來有她的信念在……」賽莉娜說著,並跑去和Chara道歉。


「那個Frisk,你知道為什麼嗎?」莎奈突然對著空氣說話,「原來你們曾經遭受次元之龍誘惑啊,在那個世界,有一群人類願意幫你們受苦……」
「妳在和誰說話?」翔音問著。
「你說的瑟特,他也是默默研究這一萬年的印象空間歷史啊?」莎奈又和空氣對話,「我知道了,她很想把我們世界從詛咒中解放出來,所以才會用異色眼的。
「莎奈,妳是在通靈嗎?」翔音問著。
「這孩子因為生活在秩序即將被創世和破壞之神毀滅的世界上,那個時候神器戰爭晚了三千年,就在那孩子生活的時代發生。」莎奈說著:「那個世界的人類領導,想用次元之龍的力量阻止戰爭,但是自己族人遭到了惡化。」

「Chara,柚子真的很喜歡遊矢,妳別太在意她。」賽莉娜說著:「但是不管是不是遭受了詛咒,妳的牌組一定有自己的特色,別排斥霸王之龍,它們會是妳變強的模樣。」
「我不想和遊矢同路……我害怕會和他一樣,毀了整個世界,並波及到所有的決鬥者……」Chara抱著自己的身軀說著:「柚子說的沒有錯,愛上這個卡片,就是成為第二個他。」
「不會的,他最主要的原因其實是因為一張通常魔法卡。」賽莉娜說著:「那張卡片,他自以為可以用決鬥帶給大家快樂,但是他卻沒有發現自己墮落了。」
「嗯嗯……」Chara的手正在顫抖,「如果抱持著他的信念,我還是可以成為英雄嗎?」
「妳是正義的魔法少女,是絕對不會讓絕望散波的,我希望妳去扮演這個角色。」賽莉娜說著:「他們已經決定好誰要扮演什麼角色了,妳是救世主,就算妳不是,妳也要向下一位救世主傳達這個概念。
「我知道了,我接受這個考驗……」Chara站了起來。

「妳終於要接受了變強這個路,那我一定要把這張卡片送給妳才行。」柚子從包包裡拿出了一張微笑世界,準備給Chara用,「如果妳不是遊矢,妳會怎麼做?」
「這不就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嗎?」Chara說著,她臉上留下了眼淚。
她把微笑世界撕成了兩半,再撕成兩半,直到變成一片一片的碎片,她手中握著微笑世界的碎片,把它們撒在岸邊,讓它們流向大海。
「這就是我所做出的決定,妳的心意我傳達到了,賽莉娜小姐。」Chara說著。


「這樣啊,妳們已經決定好要和我們戰鬥了嗎?」這時一個不知名的帥哥的聲音說著。
「你是……亞古迪姆?我們之前追殺可羅可的時候,你有在場。」Chara轉身過來說著。
「妳真的打算再度湊齊霸王之龍嗎?但是三位霸王之龍的主人都已經死了,守護它們的,就是Magius之翼,不,是我大哥統治下的唐軍啊!」名叫亞古迪姆的男子說著。
在亞古迪姆手上,摸著一位少女的臀部,這位少女就是離開槍兵團陣營的,深月菲莉西亞
「俺要把妳們全部殺光,妳們的靈魂寶石會孕育出魔女,所以妳們已經是魔女了。」菲莉西亞很舒服地說著。
「菲莉西亞,住手,事情不是這樣的,妳父母不是被殺的……」艾格特試圖勸阻菲莉西亞。
「那又怎麼樣,俺已經無法回頭了,俺決定要和亞古迪姆交往,直到他在俺的子宮孕育出新的少女為止。」菲莉西亞說著。
「菲莉西亞,妳確定要和那些Magius的白羽毛一樣嗎?」Chara冷靜地問著。
「當然了,俺和艾格特關係這麼差,我愛上亞古迪姆哥哥之後,一定要和他生孩子才行。」菲莉西亞說著:「至於Chara,妳就選擇吸收霸王之龍的怨念變成魔女吧!」
「嗯嗯……」Chara握緊拳頭。
「菲莉西亞,就算我們當時幫不了沙諾爾的妻子,妳也別這樣自甘墮落。」莎奈說著。
「沒錯,因為俺會和環彩羽七海八千代由比鶴乃她們成為朋友,妳也一樣,二葉莎奈,曉美焰也這樣覺得,那俺就成全她的願望。」菲莉西亞說著,她臉上擺著很可怕的表情。
「沒那個必要和『三日月莊』重逢,這個世界已經不是只有丘比的魔法少女了,三個國家的武將為了我們廝殺,我們一定要想辦法保護自己。」Chara說著。
「那三位少女已經選擇和唐軍在一起了,我們應該要想辦法。」翔音說著。
「那麼中川裕子呢?她的人生終究是沙諾爾決定的,他救了她一命,這是事實,妳不能改變什麼!!」菲莉西亞說著。
「所以她會選擇死亡,妳要選擇跟她一樣的路嗎?」Chara問著。
「好像妳們不關心她的樣子……」這個時候亞古迪姆說著:「不過妳沒有計謀,妳就休想在這個世界上活下去。」
亞古迪姆拿起一個將棋盤放在Chara的面前。
「你這是什麼意思。」Chara問著:「我不會下日本的將棋,所以你就別用這個訊息傳達你要說著意思。」
「誰說要我要和你下棋了,當然是菲莉西亞教你下棋了。」亞古迪姆說著。
「輸的人要被殺,妳願意進行這個遊戲嗎?」菲莉西亞說著。
「這等同於殺害沒有將棋知識的Chara,她在想些什麼?」翔音說著。


說明走法之後,將棋比賽已經開始了,Chara的魔法鐮刀和菲莉西亞的魔法槌子放在兩人後面,一旦有人將死,對方就拿著武器殺害對方。
「妳玩過西洋棋嗎?」菲莉西亞問著Chara,把第八列的步兵移動一步。
「沒玩過,地下王國只有玩過鼻子碰碰比賽。」Chara把飛車移動到角行右邊。
「難怪,妳的世界玩牌的人都用直覺做事,妳不覺得他們很白癡嗎?」菲莉西亞把第三行的步兵移動一步,似乎正在準備什麼?
「我不覺得啊!」Chara把第七列的銀將移動到第八行桂馬的前面。
「如果有什麼困難,可以問亞古迪姆哥哥,還是妳那位廢物秋元同學呢?」菲莉西亞挑釁的說著,把第二列的角行移動到棋盤最中間,似乎在準備甚麼?
「Chara,那個飛車可以等前面的步兵吃掉後,用它來進攻。」翔音說著,但是亞古迪姆卻比了個手勢讓翔音閉嘴,Chara把玉將往前面一格。
「觀棋不語真君子,妳應該要好好看著Chara輸棋才對。」亞古迪姆說著。
「那妳就趕快進攻吧,不然等一下俺就把妳全軍覆沒喔!」菲莉西亞說著,她把第八行的步兵往前一格。

時間來到八個回合之後,菲莉西亞的一個步兵和一個角行已經佔領了Chara的地盤了,而Chara卻似乎做出奇怪的防守,把右邊的銀匠退回原來的位置上了,而且都沒有對應菲莉西亞的進攻做反擊。
「奇怪的是,有魔法少女會辦這種比賽嗎?」Chara問著,她把最後一行的香車往前面一格,菲莉西亞卻開始要進行升變規則了。
「妳不知道嗎?日本有再舉行青少年之間的將棋比賽,龍王就是他們的頂點稱號,站在龍王位置上的,可是十七歲的九龍頭八一啊!」菲莉西亞用進攻的步兵吃掉Chara左邊的角行了,並讓它翻面成『成金』了,現在它可以往前面的任何位置走。
「這樣啊,那麼龍王很厲害嗎?」Chara把左邊的金將往前一格,打算做出防守了嗎?
「他可是僅次於沙諾爾哥哥的蘿莉控高手呢!」菲莉西亞說著,她用進攻的成金吃掉Chara的飛馬了,「他最擅長交他最得意的學生雛鶴愛,用飛馬進攻的戰術呢!」
「這樣啊,那他還真是囂張呢……」Chara用左邊的桂馬吃掉菲莉西亞的角行,看來她的臉色有點不舒服。


「法唯給我一項最後的任務,要是沒有槍兵團的腦袋給他,我就會失去魔法少女的身分了……」這時名叫結城純子的大東學院學生,跑到海水域場附近閒逛,看到Chara在和菲莉西亞下死亡之棋。
「怎麼會?唐軍的人也在,看來是沒機會了,我恐怕就要失去魔法少女的身分了。」純子看著場面說著,看樣子好像她很緊張?
時間已經來到八個回合之後,這時菲莉西亞已經把進攻的飛車升變成龍王了,準備在Chara的敵營大開殺戒,但是Chara的玉將正在往右邊避難,看來她只能垂死防守了。
「嗯嗯,原來他收這麼多女子小學生來當他的徒弟啊?」Chara把一枚金將放在第八列第二行的位置,也就是銀將的前面。
「不過他跟女棋流士空銀子的關係很好,不過偶爾為了蘿莉控的事情吵架。」菲莉西亞用龍王吃掉Chara的銀將說著。
「那妳覺得妳的下棋風格很強嗎?」Chara把最右邊的玉將擠到棋盤上的最右下角。
「當然囉,至少可以把妳這個魔女給殺掉。」菲莉西亞再把龍王推到進攻的禁區。
搜雷瓦多卡那?(真的是這樣嗎?)」Chara說著經典的一句,把銀將推到玉將的左上角。


「等一下,妳怎麼知道要用『穴熊』這個戰術,把金將、銀將和玉將擠到最右邊,然後創造出強力的防守,這麼一來妳就不會輸了?」純子看見Chara的戰術,突然覺得驚訝。
「妳再說什麼啊?等等,真的是這樣?」菲莉西亞突然驚訝著,她把第四行的步兵移動一步,心情有點複雜。
「翔音教我的啊!」Chara說著,這時菲莉西亞已經不明白,Chara把金將移到桂馬的左邊後,陣行就完成了。
「翔音怎麼會告訴妳穴熊的打法,難道妳用妳的魔法了嗎?」菲莉西亞問著,她把龍王移到Chara的最底限攻擊。
「既然是黑暗決鬥,那麼用超能力也就是理所當然的嗎?這就是我這個世界生存下去的方式,我已經讀取了翔音讀過的將棋關聯書籍,把戰術暫時下載到腦海裡了。」Chara說著,她用左邊的香車吃掉了菲莉西亞的龍王,這下菲莉西亞要重新進攻了。
「怎麼會這樣?」菲莉西亞驚訝地說著,她把吃掉的角行放在第四列,步兵的前面了。
「當妳還在沾沾自喜的時候,就像個野獸般一直都在用一枚棋子攻擊……」Chara把吃掉的飛車放置在第六列的步兵前方,似乎要準備發動攻擊了。
「不可原諒,俺會把妳的王將吃掉……」菲莉西亞用中間的角行吃掉穴熊陣上的步兵。
「菲莉西亞,妳想放棄就趁現在吧,妳已經沒辦法進攻了。」Chara說著,她用穴熊陣上的銀將吃掉菲莉西亞的步兵。
「就算是這樣……妳確定有辦法殺掉俺嗎?」菲莉西亞問著,她開始流眼淚了。


「我知道妳的心情,找不到殺人兇手、而且把復仇對象往妳朋友發洩,但這樣真的對嗎?或許我們之間不應該互相殘殺才對,就算已經沒有用和平的手段解決,我還是不會殺妳,菲莉西亞……」Chara說著:「或許妳還有喜歡的人,就算走錯路也沒關係,總比在這裡了結自己還好吧?」
「俺想要……俺想要殺人……」菲莉西亞開始哭了出來。
「妳不是決定好要和我們當敵人了嗎?那就不要憎恨我們了。」Chara說著。
「妳不明白,妳只是一個間諜,專門破壞重演的歷史。」菲莉西亞站了起來,拿起魔法槌子,放在Chara的面前,「只要殺了妳一個,那我就是唐軍武將了。」
「那妳哥哥呢?」Chara問著:「我說的可能不是只有艾格特……」
「算了吧,菲莉西亞……」這時亞古迪姆親了菲莉西亞的小嘴,菲莉西亞這時眼睛像瀑布一般的哭了出來。
「嗚哇哇哇哇!!既然妳是這麼固執,為什麼妳還是要戰鬥?為什麼要這麼堅持?」菲莉西亞哭著說。
「因為我有一個朋友在等著我,我想讓他們覺醒……」Chara說著。
「別傷心了,Chara的事情等大哥之後就能處理了,我們認輸吧,我想那女孩已經放過我們了。」亞古迪姆摸著菲莉西亞的胸部說著,菲莉西亞冷靜了下來。
「還有亞古迪姆,我想你們拜託我一件事情。」Chara說著:「無名的法老王的靈魂現在遇上了災難,他需要你們協助,就像協助Frisk一樣。」
「走吧,我們去旅館休息吧。Chara,我們是沒有辦法處理你的世界的神器戰爭的。」亞古迪姆說著,他之後跟菲莉西亞離開了。


「Chara,這傢伙就是大東學園的學生嗎?」翔音看著純子說著。
「這傢伙似乎是其他系統的魔法少女,是他讓你們逮到了火箭隊三人組。」Chara說著:「雖然他們還是離開了。」
「是什麼勇氣可以讓妳們與恐懼戰鬥的?我已經活不久了,一旦被解除魔法少女的身分,我隨時都會因此遭受災難。」純子突然跪向Chara說著:「拜託了,救救我,你們是澤度真吾的軍隊,有位舞台少女已經把一個希望交給我了,我不想讓她失望。」
「起來了,我們會幫妳的,澤度同學他有說過什麼嗎?」Chara說著。
「等一等,妳知道澤度發生什麼事了嗎?」零兒這時過來說著。
「不是死了嗎?我都聽沙諾爾說了,而且還告訴過秋元同學。」Chara頭轉身過來說著。
「怎麼會……」這時柊柚子、賽莉娜和翔音嗚住了嘴巴,覺得無法接受。
「澤度他已經死在怪獸的攻擊下了,而且他被撕成碎片,埋在墓碑下方……」純子說著,她似乎有著說不完的故事。

{待續……}

下集預告:
連續殺人的手機遊戲,《魔法少女育成計畫》,現在結城純子即將成為受害者,Chara究竟能不能把她救回來,這時魔法少女『神聖五重奏』們已經開始在調查這個連續殺人程式,他們究竟會告訴槍兵團什麼呢?這個時候火箭隊知道法唯的秘密,那究竟是幫助她們還是……純子說出了一個丘比系統的未知魔法少女,是黑木事件的受害者,會跟小裕有關係嗎?

{第三篇 死亡預告}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87081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魔法紀錄 魔法少女小圓外傳|同人小說|Undertale|遊戲王 ARC-V|遊戲王 系列|魔法少女育成計畫|偶像異聞錄|JUMP FORCE|龍王的工作!|遊戲王 怪獸之決鬥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cocoro112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魔法少女小裕 與賽莉娜的... 後一篇:遊戲王Persona 第...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sy0109就是你
來看看我嘛<3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4:47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