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0 GP

第一章、引路人#4|當玫瑰花在末日盛開時

作者:蜥智(CizaHuang)│2020-08-03 11:28:03│巴幣:20│人氣:179
企劃:Ciza Huang.作者:祈晴.監修:LPR。
.
.
       人類為了避免那在天空翱翔的怪物而躲在地底。豈料,「人類」本身就是顆未爆彈。曾經被注入過「荊棘」的人們,只要還活著,就有機會變成「怪物」──

       「花園」絕對不是安全的避風港。

       一想到如果不加緊腳步,這副美好的風景就會變成地表那樣,我就有一種強烈的「使命感」。

       「引路人」出任務,通常以兩人為一組,一人負責吸引「玫瑰」的注意,另一個人負責救助「目標」。但絕大部分的任務,仍需要小組間偕同作戰。

       現在這場火災已有兩組「引路人」先行投入行動,但依然力有未逮。

       「地點是?」

       米茲前輩與我在指定位置會合後,立刻跟我確認任務細項。

       「7區10街27巷,離中央設施有段距離,那邊大概有一千多人居住。」

       「引發原因?」」

       「經情報顯示,凌晨1點左右,某名身穿橘色襯衫的成年男性突然荊棘化而成為玫瑰,之後將一台運輸車打入大樓中,造成此次火災。稍時『玫瑰』已被引離現場,且有『清除者』前往處理。」

       「很好,柔伊妳越來越像一位稱職的『引路人』了。」

       「哪有,整理簡報資料根本就是秘書小妹的工作吧?」

       「妳覺得妳是嗎?」

       「不是,我是『引路人』。」

       「妳認為妳是誰,就是誰。」

       再稍加確認所攜帶裝備是否完善,以及那個藥劑是否帶到……算了,用不到的。現在快點坐上車要緊。

       這台車並不是平時在陸地上所用的那種越野運輸車,而是在「樂園」內部所使用的、由中央AI控制的房車,時速最快可達250公里。當然,凡是有優點就必然有缺點,就像是賽車手必須承受高速帶來的衝擊,我們也一樣。

       「柔伊,準備好了嗎?」

       前輩如此詢問,我颯爽的回應:「當然。」

       下一刻,如洪水流瀉那樣的撥映幻燈片,根本無法掌握眼前的風景。腦袋充血的感覺,讓自己忍不住用力握緊安全帶。

       「前輩……」

       為了讓注意力分散,我想辦法找話題。

       「怎麼?」

       「前輩先前不是問我,家人跟一千個『目標』會選哪個嗎?如果是前輩,你會選哪個呢?」

       當我這這個問題一出,原以為前輩可能會猶豫,結果意外的果斷。

       「我全都要。」

       「啥?」

       我是不是聽錯了什麼?

       「如果是因為組織資源不足,自己掏錢出來不就可以兩邊都救了嗎?我兩邊都不會割捨。」


       「前輩你也太幼稚了吧!」

       我的吐嘈在車內迴盪,但我卻感到一絲安心。因為我的前輩果然會做出這種回答。

       米茲前輩,果然就是我的米茲前輩。


       「支援到達。」

       一到定點,米茲前輩隨即對通訊器如此回報,並引領我下車。

       當腳一踏上實地,立刻有一道滾燙的熱風襲面而來。我忍住軀體潛意識想往後跑的衝動。抬頭望去,我們面前的這棟大樓,正竄起陣陣濃煙。

       【終於到了啊!這次任務某方面來說「算是」全員5組「引路人」都出動了。商務大樓離你們比較近,粗估5樓有3名待救援目標、20樓樓則有5名待救援目標,全部交給你們啦,要在『那種環境』裡救人柔伊就算了,只有米茲可以做到。順帶一提,運輸機絕對無法準時到達,以上。】
於此同時,夏琳一與我們接通,隨即拋出連珠炮,說完立刻又掛斷。

       「收到。」「收到……!」

       「這時候回答越簡潔越好,剩下的就靠自己的眼睛去判斷。」

       當我的反應沒有前輩預料中的好時,前輩正視向我──「柔伊,看著我。」

       「前、前輩?」

       「再回答我一次,妳的身分是什麼?」

       「『引路人』。」

       「引路人最重要的任務與存在價值是什麼?」

       「成為引領迷途者的光。」

       「這就對了。」

       米茲前輩點點頭。

       「無論如何,都不要忘了我們的身分。」

       米茲前輩話一說完,便將泰坦手套拉緊,繞過被運輸車堵住的大門,直接從一旁的落地窗撞進建築。

       雖然「引路人」的制服具有防火、禦寒、耐壓等多重防禦功能,能在極端險峻的環境中執行任務,可是這樣直接撲進去未免太魯莽了!

       但現在也管不了這麼多,只能深吸一口氣,硬跟上前輩的腳步,同時盡快釐清現況。

       這場位處於「花園」內部的商務中心的「任務」已進展半小時之久。依情報顯示萊特和菲多先行到達現場,只剩少數「目標」尚未避難,仍在那棟熊熊燃燒的大樓內。

       踏進大樓內的前輩一掃視完現場,便嘆了一口氣:「看來是一棟不符合『規定』的建築。」

       如今的建築,已經由「組織」統一規範結構,換言之所有逃生出口與路線規劃應能輕易掌握才是。

       規定是規定,但我很清楚,就算訂下多麼嚴謹的律令,利益當頭,還是會有人以身試法。這種建築,全然無法支援「引路人」,得徒步一層層爬上去,如此沒效率的做法,就算我們沒被燒死,「目標」也早被濃煙嗆死。

       「這件事不用急著回報『組織』,專心救人就對。」

       我們必須在人力及時間極端有限的情況下,救出所有倖存者,我的實習之路比起他人未免困苦太多了吧。

       但米茲前輩卻沒有因此慌亂,點選確認著通訊器上資料,似乎在規劃什麼。

       「前輩,你在……?」

       「就這樣吧。」

       前輩對我露一抹柔和的微笑,將構築完成的資料傳給我,接著拍了我的肩膀一下。當我掃視完指示,瞬間理解前輩要做什麼了。可是真的要這麼做嗎?

       但由不得我再猶豫,前輩已經開始行動,根本阻止不了。

       雖然在培訓設施的已經演練過上百遍不同的狀況,但到了千奇萬變的現況,也只能瞎人摸象。但縱使條件多麼不合理、再怎麼困難,我們都必須要突破!

       透過「現有」的所有資源,才能達成的「高樓火場救援」──!

       「米茲小隊──就讓你們見識見識!」

       我在這麼下定決心後,開始執行前輩的計畫。

       為了執行那誇張的救援手段,我們分頭行動,前輩順利開啟灑水系統啟動,看來能再多爭取一些時間。

       從腰間取出泰坦手套,搬開擋於路口的重物,我奔至地下室,將裡頭的東西盡快搬到3樓。果然跟前輩指示的一樣,地下室確實存放了執行這次計劃重要的道具。


       ……舊世代的炸彈。


       至於為何會存放這麼多的炸藥,這種事情未來再追究。

       「或者,組織不會讓我們知道是為什麼吧?」

       隨口喃喃說了這麼一句,我開啟通訊裝置,並把前輩擬好的資料傳出去。隨後,以近乎秒讀的速度,安娜回傳了所有「我需要」的全數資訊──

       接下來的行動,大概跟我們的身分背道而馳吧?所謂的引路人,應該是拯救人才對,怎麼會做這種任務呢?


       ──我要爆破了這棟熊熊燃燒的大樓。


       「前輩的速度應該比我快上好幾倍吧?」

       從通訊上顯示,前輩已經將5樓「目標」聚集在同一點,看來這棟建築還是配有「房間」。如果估算沒錯,前輩再3分鐘就會抵達20樓並完成任務了。

       「我也得加緊腳步了。」

       先從背包裡取出幾枚膠囊氣墊床,暫時阻擋火源,我可不想接到一半就被炸個粉身碎骨。接著依照安娜的線路圖,盡快在高達35個地點,安置64枚小型炸彈,並將線路拉好。
由於極端環境下,我的氧氣消耗速度明顯變快,但這可不能成為怠惰的理由。

       裝置完成的時間還比預估快了5秒之久,我相當滿意這樣的結果。但由不得我停下來抹去額頭上的汗慶賀,當通訊器閃起紅光,代表前輩已經完成,火也已燒到臨界點了。

       「收到!」

       左腳一蹬地,踏上梁柱,在以反作用力一口氣衝破落地窗──同時按下引爆按鈕。

       「毀滅就是藝術──!」

       我在那個瞬間,突然想起如此偏門的學說。他們主張著,事物被破壞的那個瞬間才是最美的。事物就是為了被破壞而存在的。

       在米茲前輩的作戰藍圖中,打從一開始,就決定炸了這個建築。

       他負責確定建築架構,而我則及時安裝炸彈。

       計畫能夠形成的前提,就是「那個房間」。

       這時代的建築,就算再怎麼不合法,都一定存在某個「房間」,一個極端堅固又可承受外在衝擊、且能製造特定氣體的特殊房間。

       前輩只要在建築崩壞下墜時,啟動短時間能改變重力場的「引路人」專用道具「引力球」,就可以防止裡面的人變成肉醬,甚至在當中的人們應該沒有感覺自己從高樓掉落到地面吧?

       這麼說來,打從一開始叫那些在大樓的人們都跑到那個「房間」避難就好了,或許有人會有這種疑惑。

       很可惜,這個時代「承受撞擊」與「完全隔火」是兩個無法並立的技術。

       更何況,想必連公司內部的成員都不知道,自己的公司有著那樣的房間吧?

       畢竟那是組織私底下為了取得「和平」所做出來的秘密裝置。

       罷了──眼前這些證明著科技痕跡的建材、散落的設備、各種各樣的用品。

       在下落的這刻,一切事物的價值皆是如此平等。

       就算身前多麼昂貴,具有如何的價值,當被摧毀的那個瞬間,都會歸於「零」──

       墜落得不是很順利,下墜途中還被好幾塊碎片劃傷,角度沒有抓得很好,搞不好還會被重物壓死。

       「是啊,在這個瞬間,生命的價值都相同。」

       不過現在的我,大概就像指揮家直線下揮的手勢吧?

       當一想到這裡,我也剛巧摔落到地面上。

       落地的聲音並沒有想像中劇烈,地面也沒有想像中的硬。反而還因為反作用力而彈跳了一會兒?

       「這經歷真可怕。」

       墊在我下方的,並不是實地,而是充氣墊,看來有人只用了我提供的少許資料,就算出我落地的方向與時機。

       「……當年還覺得理科沒什麼用,沒想到會有被理科所救的一天。」

       聽到我的嚷嚷,一名穿著同樣制服的人向我伸出了手,拉我起來。

       雖然現在看起來挺狼狽的,我還是硬要笑著說:「安娜,妳的計算果然很可怕,不愧是理科天才。」

       眼前的女孩帶著大大的圓框眼鏡,充滿知性的氣息,一聽到我對她的讚美,臉整個都羞紅了起來。

       「米……茲,很快就傳來地圖資……訊,我……才……能計算……」

       「原來在我傳給妳之前,前輩就已經傳了啊。」

       「對不……起。」

       不過說話容易結巴就是她的缺點之一就是了。

       「而且……菲多在處理……傷患……只有我……不忙……那個……所以……」

       「所以米茲前輩呢?」

       「太讚啦!柔伊妳剛剛那個墜落,真是有夠熱血的啦!我超想玩玩看!」

       再我想繼續追問安娜時,傑森敞著大嗓門靠了過來。

       「熱血的門票是『生命』喔?」

       「那不是更棒嗎?」

       聽到他的回應,我只能投以簡單的微笑。先不論他說那句話有沒有經過大腦,至少看到傑森沒事。

       「怎麼樣,我家安娜的計算是完美無缺對吧?這可是我最自豪的女友之一喔!」

       正當我想再試圖追問一些任務細節時,有一雙手突然從後頭將安娜環抱住,安娜嚇得倒抽一口氣。

       會這做的,我們分部中也只有夏琳會吧?

       順帶一提,只要是「引路人」的女性同胞,都會被夏琳稱為「女友」。

       「來吧,安娜,再一次,再一次為我匯報目前任務進度與狀況吧,就為了我喔?當然,不用也可以?」

       「萊特替代那個沒到位的人,已經成功把『玫瑰』吸引到『清除者』指定地點的啦!米茲成功救援20人;目前有重傷的患者都已經應急處理,財務損傷評估大概是──」

       結果傑森搶著說去了。不過其實我並沒有很仔細聽他說什麼,接收到「米茲成功救援」這就足矣。

       「算了,不需要再說了,我沒興趣,不需要再說了,『引路人』全員並沒有損傷,很棒呢。順帶一提,我不是對任務結果沒興趣,而是對你說出來的內容沒興趣。」

       無視日本男兒兩手垂落,看起來很受傷的模樣,夏琳放開插腰的右手,後以王子奪取公主芳吻的姿勢,再度靠近安娜:「有我跟安娜參與的『任務』,哪一場不是完美成功的。我根本不在意他人的生死,我的眼中,只有妳!」

       ……那個,我說,現場還有其他人在場啊,直接這樣告白真的好嗎?

       是我的話,聽到這種油膩的台詞,肯定會立刻放開夏琳的手。但是安娜就像溶化那般,整個表情都酥軟了。看得我這局外人都感到很不好意思。

       「咿嘻──任務順利完成!回去開趴!今晚不醉不歸!」

       只是當我們聊得正開心,班杜拉愕然攪入話題。

       這種裝熟最麻煩,要回應也不是、要無視也不是。而且通常做出這種蠢事情的人,本身是毫無知覺的。

       「萊特,你總算來啦?你跟菲多又是負責最辛苦的任務,真的辛苦了。」

       身為此次任務的指揮負責人夏琳,大概也深知這點,將視線轉向跟於班杜拉後頭的萊特和菲多。

       「執行任務無分貴賤,也沒有區分的必要。」

       萊特這麼說完後,難得吐出不悅的情緒:「至於某些人全然沒有付出任何心力,真的知道身為『引路人』的使命是什麼嗎?」

       該不會……又是那個禿頭拖油瓶吧?

       當萊特這麼一說,所有人的視線都轉向班杜拉。

       或許是被嚇到,班杜拉連忙尋找著藉口:「咿嘻?我可是犧牲很大呢,彰顯大家的實力是多麼到位。如果由本大爺出手,這個任務不用3分鐘就可以完成,根本不需要其他人出場!」

       「班杜拉,我並沒有在說你,為什麼自己招了呢?」

       「咿、咿嘻?」

       當班杜拉還搞不清楚狀況,萊特亮出錄音筆,微笑道:「不過既然你都提出能夠3分鐘搞定任務的狂語,各位都聽到了吧?下一次出任務,就交給班杜拉吧!我很期待呢,請務必讓弱小的我們好好瞻仰。」

       萊特這麼說完,大家都開始歡呼,就只有班杜拉一個人不知所措。

       只是這樣的氣氛,卻在吭地沉重的金屬撞地聲下尬然停止。

       「哎喲──真是大感意外。」

       慵懶的女高音響起毫無預警地發出,我反射性地往聲音的方向望去。

       「『引路人』這種生物,都是這麼悠哉的嗎?」

       明明前1秒還我們10公尺之外,下一瞬間,聲音的來源已在我們跟前,絲毫來不及做好心理準備。

       也在這個時候,我也看清楚了出聲的身影模樣。

       對方是名女性,外觀乍看之下跟我年紀差不多。

       全身裝配清一色深藍軍服,腳穿帶有赭紅線紋的深色長靴,綁於左側的馬尾隨風飄搖,右手握著一把無法忽視的長柄鐮刀,柄首所鑲的骷顱頭,眼窩處還綻著微微光亮。

       不用再贅述什麼,我也能清楚感受到,就算只是慵懶地垂眉微笑,她所帶的強烈氣勢,遠遠比在場所有「引路人」還高出千倍。

       她跟我們,是不同世界的存在。

       只是當我還在思考該如何與她回應時,那名女卻突然低下頭呢喃:「為什麼……?」

       「什麼?」

       我想聽清楚她到底說了什麼話。

       「為什麼這麼有趣的派對都不約我──!」

       女子突然哭了出來,怎麼辦?我一時間慌了,只能依照「組織」教導我們如何安撫情緒失控的目標的程序,取出手帕湊向前──

       「哼!上鉤了!」

       女子突然一把勒住我的脖子,原本哭泣的神顏,頓時轉為那種「邪惡大反派」的微笑:「這個女人現在在我手上囉!你們不跟我一起玩,我就搔她癢!」

       ……什麼?跟什麼啊?

       不過更讓我驚愕的是,雖然這名女性應該不是敵人。但看到我遭受這種莫名待遇,大家好歹也來點動作吧?

       「那個……這樣……不好……脖子勒……久不好……畢竟有食道、氣管、 還有甲狀腺以及神經線……」

       結果眼見如此狀況唯一有反應的,竟然只有安娜,她兩手揮舞,看起來相當緊張,但似乎對這樣的狀況毫無辦法。

       而萊特則向班杜拉道歉,說剛剛可能有點過了,但你下次不能偷懶喔?啊……這是該道歉的時候嗎?

       至於夏琳……她竟然在這個時候連珠炮向總部回報任務訊息,該是這個時候邀功嗎?而且妳不趁機在「女友」面前耍帥一番嗎?

       或許總算發現我的怒視,夏琳才咳了咳幾聲,貌似下定決心與之抗衡:「咕咕……咕咕咕!」

       但……這是什麼語言?

       架住我的女性也皺起無法理解的眉毛,但很快又解開了。

       「咕咕咕!」

       「咕、咕咕……?」

       「咕咕、咕咕咕!咕咕咕!」

       等等,這是在對話嗎?

       女性竟然跟夏琳彼此彼落發出怪音,且興致好像還越來越高?似乎談到一個共識,夏琳這才大笑開來,右手插腰說道:「太棒了!這樣妳融入我們了,可以放開柔伊了嗎?雖然說其實不用放開也沒關係啦,反正『引路人』本來就很容易耗損,多一個少一個都不會有差異。那還是繼續綁抓住好了。」

       這樣說也太過分了吧!雖然這是事實沒有錯,我也早有這樣認知沒錯。

       「喔?原來這個女孩就是『柔伊』啊?真是沒想到……」

       女性點點頭,又用她那深靛色的眼睛上下打量著我。

       「哎喲喲……原來如此。」

       並且對我深入觀察結束後,似乎是判斷是什麼結論,這才鬆開了手,並正對著我。

       「我叫艾卡,是『清除者』。基本上就是妳生命最大的合作夥伴──我可是──無所不能。」

       「『清除……者』?」

       「對,沒有錯。記得多買一些甜點收買我,我說不定會早個幾秒救妳唷。」



       ──「清除者」,他們是被選上的人。

       被名為「佩斯特」選上且能與「玫瑰」抗衡的戰士──



       而「艾卡」這個名字,我在報告中見過無數次,但實際互動這是第一次。雖然早就知道「清除者」大多是性格特殊的存在,我還真不知道特殊到什麼程度。

       「用不著緊張,我人很好相處,不需要用這麼緊戒的眼神看我嘛。」

       但她這麼一說,反而使我想趕快退隔三公尺以上的距離。

       「差勁……欺負人……」

       連那個平時都不怎麼生氣的安娜,都這麼形容她了。

       「哎喲,我才不喜歡欺負人,以小欺大不是我的風格。」

       那就請妳先把抓住我的手給放開。

       「我只是覺得知道妳們的弱點之後拿來威脅妳們很有趣而已!」

       那就是欺負人!


       【那個,妳們要聊天到什麼時候?】


       當這個尷尬的時刻,通訊器即時傳出米茲前輩的聲音。

       在這個時候,我才用餘光注意到,通訊器上早就列滿傷患救援的支援訊息。

       【雖然傷勢都不足以致命,但也不要沉迷於聊天啊。】

       前輩的聲音感覺相當疲憊,一聽就知道剛剛是多麼慌亂。

       「前輩等我,我立刻去幫忙!」

       【跟妳的實習成績有關,妳卻還是這麼粗心大意!】

       前輩擺起老媽子嘮叨模式說教,我當然是左耳進右耳出。

       而那稱作艾卡的「清除者」,似乎發現我沒再把注意力放到她身上,隨意掃視其他「引路人」後,便自討沒趣的兩手一攤,將巨大鐮刀往肩上一扛,不再搭理我,逕自離開現場。

       「引路人」最重要的任務,即是在有限的時間內,救援災區的目標。通常兩人一組,其中一個人負責將「玫瑰」拖住,直到所有目標救出,或──「清除者」前來支援。

       比起我們這種用後即丟的「引路人」,受「佩斯特」所選擇的「清除者」完全是不同地位的存在。

       雖然沒有誰說破,但似乎除了我之外,大家都刻意跟「清除者」保持一定的距離。

       但是我從來不覺得「引路人」跟他們有多大的差別。今天親自見到面,更是覺得如此。如果只重視機器的引擎,而忽略構成機器的小螺絲,那麼機器必然無法運轉。

       

       在任務結束後,回到熟悉的房間,我才有如釋重負的感覺。

       「呼唉,我到底……有真正做到什麼事嗎?」

       到頭來,我就只是專注於完成任務而已,至於任務真正的涵義,我一概都不清楚,也不曉得。

       這樣的我,哪有資格去評論自己是否重要呢?

       對於夥伴,或許,我也只選擇相信吧?

       當與前輩形成默契,當同伴們規劃出那麼完整的任務,我完完全全沒有懷疑的打算。

       假如安娜的分析錯誤了,我現在應該也變成廢墟的裝飾品了吧?

       如果前輩的資訊有誤,如果、如果──

       我們就是跨過千萬個「如果」,在不合理的環境裡尋求著解答。

       只要願意相信,就算那是謊言也好。

       想必有一天,也會變成真實吧?

       我本來想繼續頹廢,大可躺在床上一動也不動。

       但是我的內心燃起某種慾望,被沸騰似的激昂感所撼動。五臟六腑在發燙,彷彿身體不是自己的,坐立難安、飢渴難耐。過往的那些怯弱被抛到九霄雲外。

       「下次任務,一定要執行得更好……」

       撇了一眼放在櫃上那個手工做的胖鳥玩偶後,我開始輸入任務的檢討書,並任由腦中盤旋思索有關夥伴的事。

       總感覺自己,無論是判斷力還是行動力,我找不到任何,可以與那些老鳥比擬之處。

       但我明白,我擁有著一項誰都無法超過的優點……

       到底花了多少時間在整理報告上,我並沒有特別計畫。我只知道一回神過來,天已經全亮了。
       也在知道這個事實的同時,腦海裡再度浮現那句話,再次提醒了自己──


       「我是──引路人,我要成為引領迷途者的光。」
.
下一回:第二章、日常#1
.
.
fb粉專:XHEEP GAMES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87048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xheepgames|當玫瑰花在末日盛開時|zoeprojectnovel|玫瑰|末日|柔伊|米茲|Ciza Huang|祈晴|LPR

留言共 3 篇留言

卡在槍機裡的香腸
看來柔伊越來越像一名稱職的引路人了(`・ω・´)ゞ

08-03 14:25

蜥智(CizaHuang)
沒錯!08-03 14:34

所以...玫瑰是...某種藥劑引起的...?

嗯...讓我想起一部叫"神滅領域"的漫畫...

08-03 20:20

蜥智(CizaHuang)
是的!!!在第一章、引路人#1開頭所提到的「荊棘」,也是末日的元兇08-03 20:38
悠閒紅茶(冷卻中)
只是當我還在思考該如何與她回應時,那名女卻突然低下頭呢喃:「為什麼……?」>後面的「女」是「女性」嗎?
而那稱作艾卡的「清除者」,似乎發現我沒再把注意力放到她身上,隨意掃視其他「引路人」,後便自討沒趣的兩手一攤>雖然原句也說得通,不過好奇問一下,中間的逗號是不是放錯位置了?
為什麼靠一句「咕咕咕!」就能溝通了啊XDDDD
另外,是我錯覺嗎?怎麼感覺夏琳和艾卡會是對好CP啊>//////<

08-10 19:17

蜥智(CizaHuang)
逗號已修。咕咕咕是一種敷衍的感覺哦08-11 09:21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0喜歡★lizard259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第一章、引路人#3|當玫... 後一篇:第二章、日常#1|當玫瑰...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bigny全部
穿越倒數時間將至,回去之時,你會選擇讓最愛你的人永遠記得你,還是,忘了曾經所有的美好回憶。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09:50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