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達人專欄] 小小跳跳跳2-1列車上的女高中生

作者:餡井│2020-08-02 17:10:35│贊助:0│人氣:76



將外出衣物和糧食全都塞進大背包,換好衣服後走出房門,輕鬆越過刻意橫著身軀擋路的懶蟲。關上家門,讓門自動鎖住,苗曦回頭看了最後一眼。等不到任何聲響。於是,氣沖沖地搭電梯到一樓,騎腳踏車花了二十多分鐘順利抵達車站。

停好車,猶豫該搭往哪裡的班次時,不知不覺就跟著背影和鈴芝有幾分相似的陌生女子一起走,走在她後面。

自然而然的跟著她到了月臺,等列車進站的廣播響起,然後上了車。

抱著背包坐下,對面的景色正在加速移動,擔憂家裡的心情隨著列車離開月臺而遠去。

苗曦把注意力拉回到坐在身旁的陌生女子,偷偷觀察她的眼睛到底什麼時候才會離開手機螢幕。

到現在坐下來才總算能仔細看看這個人。但是,看沒幾秒鐘就收回目光,苗曦覺得這人就只是普通的路人,沒什麼特別的,就是普通的大姐姐,連化妝都沒有的超級普通。

還是鈴芝最特別,別說懶蟲模式,光是平常的樣子就是全世界最特別的,不管怎樣都不會認錯。

那為什麼會錯認陌生的路人?

苗曦搖搖頭,將油然而生的思念像拔草一樣丟得遠遠。已經決定好獨自一人的旅行了,必須要找到記憶中的大房子。

總之,靠著身旁的低頭族省去許多了麻煩,因為只要跟緊緊的,似乎就不會被當成走失的孩子。

走失可是非常糟糕的,那等於宣告離家出走的計劃到此結束。

這節車廂特別空,看來看去也就包括自己在內的兩個人而已。為了保險起見,苗曦坐得更靠近,看著一直專注於手機螢幕的陌生女子。

雖然是低頭族,但運動服外套和運動褲所包覆的健美型背影,加上紮起的後馬尾,使女子有著會讓周遭吹起微風的清爽氣質。不同於出遊時的鈴芝,苗曦那時覺得要是自己不加快腳步,很可能下一秒就會跟丟了。

聽著列車底部與鐵軌發出的聲音,寧靜填滿了車廂,上車前時時刻刻注意鈴芝有沒有跟在後面的緊繃神經以及種種的不安全感漸漸沖淡之後,抱著背包的苗曦昏昏欲睡,頭一頓一頓,最後緩緩的闔上眼睛。

大房子再次出現,顯得更加清晰,微風吹著周遭的鮮花和青草。突然,門口敞開了——

「哇啊!什麼東西?紅色的!」

「嗚!」

被粗暴推頭的苗曦,跌向一邊,因而徹底清醒,睜大眼看著已經放下手機的女子。

「小孩!從哪裡鑽出來的紅頭小孩啊!噁,流口水,好髒。」

「幹嘛弄我的頭啦?」

苗曦用薄外套的袖子擦去痕跡,用眼神努力對抗被嫌惡的心情。

「因為妳睡著倒過來我這邊,嚇到我了。真是的,到底什麼時候冒出來的啊,這個紅頭幼女……」

「我才沒有睡覺。而且我們明明是一起上車的。」

「是這樣子嗎?等等喔,現在是什麼情況?我想想看,感覺好像在哪裡看過妳,妳昨天有買很多食物嗎?紙鈔捏得皺巴巴,跑來跑去的,一臉快要哭的樣子。對,沒有錯,就是妳。」

「哪、哪有?為什麼妳會知道?」

「因為昨天我好心問妳怎麼了需不需要幫忙,結果妳反而對我發脾氣,而且妳買的東西很多,還以為妳在搗蛋,但看起來又不是,所以特別有印象。」

「妳是店員?」

苗曦亮起眼睛,重新打量被自己跟上的女子。

「對啦。別用那種眼神看我啊……」

「身上有帶什麼好吃的嗎?我有錢,可以給。」

「什麼啦?我現在不是店員,也不會天天是店員,就算是,為什麼會當作是移動式超商啊?」

「原來妳身上什麼都沒有喔。」

「對啦。欸,怎麼說變臉就變臉。那妳昨天買那麼多食物是在買什麼意思的?」

「放在家裡給媽當飼料。誰叫媽給我的錢就是那樣,所以只好拿到我提不動為止。」

「飼料?妳們發生什麼事了?小妹妹的媽媽沒有告訴妳要買多少嗎?」

「她變成懶蟲了,那種事怎麼可能知道?」

「什麼意思?所以……妳現在是離家出走?」

「才、才不是!我在寫暑假作業……搭交通工具的作業,不搭車就寫不出來的作業。」

「妳在說謊吧。像小妹妹這種孩子要交給警察才對,不然到時候家庭問題肯定變成社會問題的。唉,為什麼我會被問題兒童黏上來……」

「有問題的不是我!是媽,媽才有問題,都是媽害的!」

「喂喂喂,妳指著我罵很沒禮貌。為什麼我要被兇第二次啊?,而且妳的問題我沒辦法處理。妳大概十歲左右吧?但我不管是年紀和經歷,說現實一點就是比妳成熟的小孩啦。」

「……什麼?原來妳還是小孩,不過比變成超級懶蟲的媽好很多了。」

看著店員姐姐的比手畫腳,苗曦聽得似懂非懂,但知道對方似乎不如想像中的可靠,於是有些洩氣地抱緊背包。

「妳啊——這是大問題,跟我講也沒用,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把妳交給警察處理。話說妳有帶手機嗎?我跟她談談。」

「被媽沒收了,家裡的電話線也被剪斷,爸爸因為工作出遠門,最近都不會回來,現在家裡只有媽一個人而已。」

「嗚哇,超嚴重的事件。妳爸爸媽媽到底怎麼了?」

「只有媽有問題,我跟爸爸都好好的,她也跟他好好的,她原本也跟我好好的,每天都好好的,但他說要出遠門工作,她就不一樣了,變得跟笨蛋一樣。」

「那電話線怎麼會被剪斷?」

「因為我要跟爸爸告狀,說媽很不正常,結果她一下子就弄斷,原本她自己跟爸聊過稍微恢復正常,但她突然在球上跳個不停,隔天跑去領養老鼠,那種長得跟黴菌一樣討厭的生物,結果我一惹她不高興就變不正常了,給她棉被後就變成完全做家事也不照顧我的超級大笨蛋懶蟲。」

「咦?老鼠怎麼樣了?」

「……她送走了啦,送走就變懶蟲。」

「嗚哇,什麼跟什麼,她第一次變嗎?」

「大概也是最後一次,她變不回來了。她是笨蛋。」

「別這樣說啦,她待在家就表示願意留在妳身邊,現在那樣是暫時的,就讓她耍一下脾氣嘛。」

「但她把我給惹火了。不過那已經不重要,我有想要做的事,我自己可以照顧自己。」

「所以妳現在是要去找朋友,住朋友的家?」

「我要找大房子,然後住進去,到時候再找朋友一起來玩。」

「……什麼東西啊?這什麼理由啊,還好妳遇到我。現在的小孩怎麼會那麼天真那麼好騙啊?小妹妹,下一站就帶妳下車,知道嗎?」

「我沒有被誰騙啦,就只是找以前可能去過的地方,因為做夢常常夢到同個地方。」

說到後面,苗曦越縮越小,覺得把這種接近願望或夢想的想法告訴認識沒多久的人很莫名其妙,本來應該要藏在心裡的。

「啊啊啊,妳的邏輯太奇怪了,我跟不上。所以,妳現在是離家出走?」

「不是離家出走……」

苗曦挺起胸膛,繃著臉搖搖頭。

「那就是了。編什麼奇怪的藉口嘛。小妹妹啊,說謊話會有報應的喔。」

「我真的是想找大房子啊!這絕對不是說謊,剛才睡著的時候又夢到了。」

「哈!承認睡著了,妳這個滿口謊話的小妹妹,一直想把大姐姐耍得團團轉,妳在旁邊是怕被別人抓到離家出走吧?所以妳就是利用我騙別人自己是跟著大人的好孩子,對吧真是又笨又狡猾。啊,往哪裡走?給我稍微反省一下啦!」

「噢!幹嘛打我的頭?妳有病!妳又不是我媽!就算是我媽也不能打我,打頭更不行,為什麼都要打頭啊?還說我在撒謊!我哪有一直說謊……哼。」

被說得無地自容,想抱著背包逃跑的苗曦被被拍頭和捉住後領,轉過身就是一陣原地跺腳和指來指去的怒罵,最後坐回位子不再說話。

「小孩真是可怕的生物啊,而且還是我見過最可怕的一個!」

「亂講話。我要下車了。」

「那怎麼可以?看妳這種態度我實在不能放心,我就是多管閒事啦!至少讓我知道妳下車之後要幹嘛。」

「就說了要找大房子……店員姐姐妳現在的行為是在騷擾小學生……」

被眼前的女子擋住去路,面對與懶蟲完全相反的積極性,宛如燃燒中的高牆,展現出的威懾讓苗曦無法直視,只能退回座位。

「我又沒在上班。然後我現在是在關心妳。快說,妳要找的大房子長什麼樣子?地點在哪裡?為什麼想要住進去?妳要怎麼去?誰會來接妳?啊,生氣了。」

「……我不跟陌生人講話。」

從各種襲來的問題中以搖搖頭略為定神後,苗曦往旁邊空間挪過去,遠離店員姐姐,用背包當作阻隔,接著撇過頭,不想有任何的視線交集。

「都已經說了這麼多!不行,我就是要多管閒事,除非妳肯說老實話,否則換我跟在妳後面跟到天涯海角。」

「。」

「居然在耍脾氣!好吧,要吃糖嗎?」

「再繼續跟我說話或是靠過來一點碰到我,妳很快就完蛋了。」

苗曦說完便含住隨身攜帶的哨子,同時盯緊女子手中拆到一半的糖果。

「哇啊,被當成壞人了,好過分。那我自己吃。」

「……去玩妳的手機啦。」

「那不是玩,我看的是地圖,在找吃的東西。」

女子理所當然地含住糖果。

「啊……找吃的東西是在覓食?」

「也不算,因為我是過去抓,抓來賺零用錢。」

「咦——大學生都這麼辛苦喔……」

「我高中生啦。」

「抓什麼東西?我也想抓。」

「啊,不是禁止說話嗎?妳這個奇怪的雙馬尾——」

「一點也不奇怪!爸爸媽媽都說好看的,也從來都沒有人說過奇怪,就只有妳!」

苗曦避開女子的觸碰,抱著背包將陣地退後一大段距離。

「抱歉,我沒有批評妳頭髮的意思,只是因為不知道妳的名字,所以才叫妳雙馬尾,這個髮型很適合小妹妹妳啦,很可愛。」

「反正半根頭髮也不會給妳碰。媽說過突然被說可愛通常接下來沒好事。」

「知道啦知道啦,那是不是可以跟姐姐說妳真正要去的地方呢?還是回去和妳媽媽和好?」

「不可能。她已經變成懶蟲了。我就說要去找大房子,已經決定要去找,一定要找到。」

「是什麼樣子的地方?」

「……在很多很多很大的樹的地方,在夢裡很清楚,我一直覺得有去過那個地方,但就是不知道在哪裡。不相信就算了。」

「好哦。」

「我沒有說謊!」

見到女子拿起手機又開始玩,苗曦對這樣的敷衍感到非常不甘心,彷彿有什麼東西堵住胸口似的,甚至差點掉淚。

「知道啦,我正在找。」

「咦?要怎麼找?看地圖?」

「啊啊啊,妳怎麼過來了?碰到妳的話我會完蛋的啊。」

「……」

苗曦把用來當作分界線的背包後面放到一旁,看著女子繼續忙著手機,看著她在忍笑。很想探頭過去,但真的那麼做的話,頭和胸口一定會因為惱羞而爆炸。

忽然,靈光一閃,苗曦匆忙拉開背包的拉鍊,用刻意的大動作將大罐黃色果醬抱出來,光是這個就已經佔去很多空間了。

果然,這在市面上絕對沒有的龐大體積物品成功吸引店員姐姐的注意力。

但還沒完,在她發問之前,苗曦用雙手手臂纏住蓋子,配合身體瞬間的扭力將夾在大腿之間的玻璃罐果醬給啵的一聲打開。

拿出湯匙,挖出透光凝膠物送進嘴裡,輕鬆愉快地吃了起來,總算報了剛才沒吃到糖果的仇。

很香很甜很甜很甜很甜,加上復仇成功的心情,苗曦幸福得瞇起眼睛,然後旋緊蓋子,得意地瞥向店員姐姐。

「嗚哇,看起來好甜。不過,看樣子妳超級喜歡的食物大概就是果醬了……範圍可以再縮小縮小——」

「嗯?」

當苗曦舔完嘴邊殘餘的果醬,她已經坐到身邊,主動將手機移到適合兩人共同閱覽的位置,並且解說螢幕裡的地圖。

原來店員姐姐是先找出「有很多很高大的樹」的地區,再根據苗曦把自己認為最喜歡的食物放進背包,也就是蘋果果醬,進一步篩選到山區。

那罐果醬是非常佔空間的重物,但是背包裡的食物除了果醬,也只有被壓得很扁吐司。女子認為這樣的選擇很不尋常,有可能是因為果醬對苗曦來說,有著連苗曦本人也不清楚的重要因素,尤其是在離家出走的旅途,尤其那是深藏在櫥櫃,母親特製的果醬。

於是,範圍再次縮小,有個聚集了很多野生水果生物的山區正好符合條件。

根據她的說法,她打算陪苗曦找找看記憶中的大房子,順便捕捉附近的水果生物,西瓜鳥。

聽著有如學會說話的百科全書般滔滔不絕,苗曦起先還睜大雙眼,感覺好像在聽故事,但,由於冒險的興奮漸漸消退,便連連呵欠。

原本想告訴她自己的名字,但苗曦睏得幾乎說不出話,若有若無吞吞吐吐小小聲地唸著「苗、苗、苗」,然後就睡過去了。印象比較深刻的事情大概剩下店員姐姐叫作小星。

就在半夢半醒發呆看風景的時候,苗曦突然被小星完全叫醒,隨即整個人連著背包被帶上,一起衝出即將閉合的車門,在月臺安全著地。

「咦……到了?」

苗曦滿頭問號地抬起目光,看著自稱小星的女高中生。

「真的很想把妳丟進警察局欸!」

下一篇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86961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小小跳跳跳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gooloogooloo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超重型激進懷舊主義... 後一篇:[達人專欄] 小小跳跳跳...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3115123喜歡看小說的各位
原創小說【葬僧】更新了~ 有興趣的朋友們歡迎來我的小屋逛逛喔~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6:27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