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達人專欄] 【只會製造春夢的造夢師到底有什麼用?】── 第三章 06

作者:犬本│2020-08-02 00:21:26│贊助:4│人氣:70




第三章 06


  「我現在要跟妳說的事,發生在我剛誕生在這世界上的時候,我的記憶力很好,對於我誕生以來發生的任何事情都記得一清二楚,而影響我最深也是讓我最懷念的莫過於這段回憶……」

  那是發生在一棟可以眺望大海的別墅的事,這棟房子很大很豪華,有精美的裝潢、高雅的家具與寬大的庭院,兩位忙進忙出的清潔婦人正在打理屋中屋外的一切,她們維持這棟屋子的價值,卻仍不知道屋子的主人是誰。

  唯一稱得上是這棟別墅的住戶,只是一個剛滿十四歲的男孩。

  跟所有人想像的不一樣,這個住在別墅中的男孩一點都不開心,就算他有個萬能的管家、兩個專聘廚師、最新型的電玩、看不完的漫畫、永遠都會存放點心與飲料的冰箱,他還是不開心。

  這個看似擁有一切的男孩,卻沒有半個朋友……不,嚴格說起來,他最近似乎交到了一位新朋友。

  他沒有去學校,取而代之的是一天要見五到六個家庭教師,他們都是無聊透頂的人,講話無聊、舉動無聊、教課無聊,他們光是站在那裡就能讓男孩打上一個下午的哈欠。

  但他自己也想不到,居然有這麼一天,可以把『老師等於無聊』這個刻板印象給除去,那位把男孩心中老師地位重新拯救回來的人,只是一個剛從碩士班畢業的男生。

  他上課時沒有帶厚重的課本,沒有艱深的考題,更沒有寫不完的作業,他帶來各種好玩新奇的夢碟片,身為顯夢者的他,用顯夢實際帶領男孩了解如何造夢,用天馬行空的幻想包裝無聊的邏輯圖,用逗趣的笑話點綴死板的方程式。

  男孩想不透這個穿著輕鬆、個性隨和、講話又有趣的老師是誰聘用的,這位老師跟以往的家教完全不一樣。也許是因為他教的內容?也許要成為造夢師就是要幽默風趣又天馬行空?

  雖然滿肚子疑問,但沒多久男孩便發現那些問題根本不算什麼,這個老師實在是太酷了。

  「你摸摸看這朵花。」

  「好燙喔老師!」男孩嚇得把手收回來。

  「以火焰花來說非常成功,但以一朵紅玫瑰來講,就有點太燙了。」

  「我哪裡搞錯了嗎?」

  「顏色跟溫度的調整常常會出錯,看看你的邏輯圖,找到溫度還有顏色的數值。」

  男孩看著浮現在他空中的邏輯圖,赫然發現溫度的數值居然跟紅色的數值是一樣的,難怪這朵玫瑰會這麼燙,它有兩百五十五度的高溫。

  「五感的方程式都會編列在一起,然而只有溫度跟顏色的調整會用到數字,這也是為什麼會時常搞混的原因。所以,我教你一個偷吃步的方法。」

  「什麼方法?」

  「把所有顏色都調成黑色,這樣誤植溫度的時候就不會燙人了。」

  「原來如此,學到了。」

  「才不是!那只是開玩笑的,你這蠢貨。」男孩腦中的老師發出笑聲。「誰想做只有黑色的夢啊!張開眼睛是黑的,閉上眼也是黑的,就連人生也是黑的。」

  「你又在耍我!」

  「好啦,認真跟你說。在你還沒習慣之前,把溫度的方程式拉出序列,也可以把顏色的方程式拉出來,但顏色很常要修改而溫度不用,所以我推薦把溫度的方程式獨立。然後在完成五感的邏輯圖時,最後在把溫度的方程式丟進去。」

  「這樣我會不會又忘記把溫度拉回去。」

  「沒差啦,這樣頂多就是沒有溫度,摸起來怪怪的而已。總比一直燙到手好吧?」

  「我只是不希望我創造的花跟我的世界一樣冰冷。」

  「怎麼會?你住在一間我一輩子沒辦法住的大房子裡,還有一台比我睡的床還要大的電視,光是那台電視的熱風就足夠讓你溫暖了。」

  「我才不想要這些東西,我只想要一個平凡的人生,像老師一樣去學校上課,然後認識很多朋友。每一本漫畫裡面都在講友情、友情還是友情,講的多熱血多激昂,但看在我眼裡就只是在嘲笑我。」男孩愈說愈小聲。「因為我沒有朋友。」

  「你真的是健康課本上面,青春期男生的最佳範本。老師也經歷過那段時期,我知道這個時候的你會需要人際關係,所以不要見外,我就是你第一個朋友。」

  老師的聲音在男孩的腦中迴盪許久。

  「你是老師,才不是朋友。」

  「我們不是做了朋友會做的事情嗎?分享自己的心情,一起玩耍與學習……啊!還少了一件事,那就是談論戀愛的嚴肅問題。太青春了。所以你有喜歡的人嗎?」

  「才沒有勒,這間房子除了駱駝之外,就只有老阿姨。」

  老師聽了笑得很大聲。

  「所以你喜歡哪種類型的女生?」

  「我……」男孩聲音變得比剛才更小。「我哪知道。」

  「什麼?你的聲音很小聲。」

  「不告訴你啦!」

  「太不夠朋友了吧?」

  「那老師有沒有女朋友?」

  「我沒有女朋友,只有一個可愛的未婚妻。明年你會收到我發的喜帖,記得要來參加我的婚禮。」

  「我實在很難分辨老師你到底有沒有在開玩笑。」

  「我才沒有在開玩笑!」

  「不過,我想我應該沒辦法去參加老師的婚禮。」

  「也是,你的家庭比較特殊。」老師的聲音稍微停頓幾秒後說:「孟輝,你家人的工作到底是什麼?我第一天來這裡面試時就想知道了,如果你不方便告訴我也沒關係,我只是好奇而已。」

  「他們在研究所工作,拿了一堆錢的代價是做不完的研究。」

  「你父母也是工程師?也許他們想讓你繼承他們的專業。是在哪一間研究所?可以賺這麼多錢……」

  「老師我勸你最好不要去那邊工作,就跟坐牢沒兩樣,我已經忘記上次看到爸媽是什麼時候了。」

  老師苦笑幾聲。

  「畢竟要結婚了,最現實的就是錢的問題。我也不一定有能力去那間研究所工作,你知道是哪間研究所嗎?」

  「我記得是叫做西格蒙的研究所。」

  「這……我倒是沒聽說過這間研究所。」

  夢境的紅花在拚木的地板上搖動,它的高溫甚至扭曲了空氣。一陣沉默中,男孩感覺到莫名的不安,他認為自己似乎鑄成某種錯誤。

  「把話題回到這朵花上面吧,我看不只花,連你都要融化了。」

 
 

  「哥哥他就是在那個時候學造夢的?」

  「我是這麼聽說的,我沒見過他的老師,也沒看過他上課的樣子,只有耳聞。他很常跟我說。」

  「他真厲害。」

  「他的造夢技術是史無前例地厲害,沒有人能超越。」

  「我是指那位老師,駱孟輝……哥哥他是個非常、非常固執又無理的人,要改變他的想法或是得到他的認同都很不容易。」

  「不,他是一個溫柔又體貼,而且有耐心又細心的人。」

  「妳確定我們在說同一個人嗎?妳的形容詞完全跟他搭不上,是語文老師會用紅筆圈起來的那種錯誤。」

  「我認識的他就是這樣的人,如果說他有所改變,那一定是從那一天開始……」

 
 

  他不知道自己還要被關在這間屋子多久,整天的行程都被一個長得像駱駝的管家控制,身為一個正值青春期、腦子被賀爾蒙控制的男孩,真的一天比一天還要難受。

  「我受夠了!你們不能把我鎖在這間屋子裡一輩子!我不是貓、狗或倉鼠,那些動物甚至都比我還自由。我需要人權,也就是那個在公民課中學到的東西!」

  這是他今天第四次向管家大吼。

  原本他一天頂多抱怨幾聲,但今天有一件事情實在把他搞瘋了。

  他們居然把老師解僱了!

  他們在這麼多沒用又無聊的老師中,把唯一好的老師解僱了!

  「孟輝,這是你雙親的決定,他們認為那位老師並不適合繼續教導你。」

  「他很好,比所有人都好!」

  「我很抱歉,接下來會有其他老師代替他上課。」

  「他們怎麼會知道老師適不適合教導我?他們根本就不在這裡!兩個不曾回家的人還有什麼資格替我做決定?」

  「他們是你的父母,孟輝,他們永遠有資格。」

  「他們根本不配被稱作父母。」

  「不要去責怪他們,現階段的計畫很重要,需要投入更多時間。」

  「有哪一次的計畫不重要?整天就只會工作,哪一天就連我死了他們也不會知道!」

  「孟輝,這話就說得有點超過,要是讓他們──」

  「去跟他們說啊!順便讓他們知道他們還有個兒子!」

  男孩在那之後,每天用盡各種方式表達自己的不滿,他摔壞家中看起來很貴的瓷器、撕壞一整面牆的畫、把水彩撥到院子裡的花木上、割破高級的皮沙發、翹掉所有課程及管家安排的行程,甚至還拿水管噴剛進門的家教老師。

  他以為他做這些事情能引起他父母的注意,但這些叛逆的行為只趕走了那些可憐的家教老師與兩個清潔工,並換來駱駝管家一個禮拜的頭痛。他的父母根本沒有回來找他,也沒有任何關心。

  漸漸地他也失去惡作劇的動力,他把自己關在房間中,看著電腦還有螢幕上的造夢程式,旁邊散落著那位老師給他的講義。雖然很不想承認,但男孩覺得自己很寂寞,他真的很需要一個能陪伴他的人……

  他開啟程式,按照著講義的內容,一步一步搭建出一場夢。第一場夢很粗糙且有許多錯誤,讓親自試夢的男孩在劇烈頭痛中醒來,雖然頭痛得像被炸藥炸過,但男孩臉上掛著這幾個月以來最燦爛的笑容,他在他的夢中創造了一些可以陪他玩耍的朋友,那是一群跟他同年紀的孩子,他們一起做些符合他們年紀的蠢事,一起惡作劇一起搞破壞,男孩想像中會發生的事在夢中都有出現。

  經過幾天的改良,男孩幾乎已經除去所有錯誤,至少他在醒來後不會頭痛了,但他覺得夢中的朋友跟機器人一樣,重複著同樣的反應與舉動,他想要創造更真實的朋友。

 
 

  「我不知道他把我創造出來花了多長的時間。」莉莉說。

  「妳是哥哥創造出來的夢?」

  「我是他創造出來的第一個朋友,第一個稱得上是朋友的人,其他都只是沒有成形的人偶,只有『我』是最特別的。」莉莉看著駱夢妍,她的眼神讓駱夢妍感到平靜。

  跟莉莉聊天有一種很奇妙的感覺,她清澈無暇的嗓音如風鈴一般在煩躁的心頭上繚繞,身上散放著怡人的香氣,聞起來就像身處在茉莉花叢中,相當符合她純白的形象。

  「妳有什麼特別的嗎?」駱夢妍脫口問道,然後馬上為自己的問題感到尷尬。「不,我沒有什麼意思,只是單純想問妳有沒有特別的能力或什麼的,因為哥哥她夢中的女生都有些特別的地方。」

  「我沒有什麼特別的,我很平凡,外表跟穿著都很簡單,就連情緒也很平淡沒有什麼起伏,不僅如此,我甚至還有一些小錯誤。」

  「什麼錯誤?」

  莉莉舉起她的手,在手高過肩膀時,整隻手臂都變成白色的,跟她身上的穿的連身裙是一樣的顏色。

  「這種不影響活動的小錯誤在我身上總共有七個,我想他應該是在創造我的時候把心力都放在設計我的人格與智慧上。我也不是一開始就懂得思考與學習,是在與他相處的過程中慢慢成長的。」莉莉說放下她的手,顏色很快就恢復正常。「就在某一天,我擁有了『自我』,我知道我是誰,我也知道我身處在夢中,而我也知道我並不只是一場簡單的夢,我是真的在夢中活著。」

  「後來呢?哥哥在創造妳之後發生了什麼事情,我一直問他過去發生了什麼事,但他一直不肯說,而現在……」駱夢妍哽咽一下說:「現在也沒有機會聽他說明了。」

  「駱夢妍,我不確定我告訴妳這些事情是不是正確的,對妳來說可能不太好,但我認為妳有資格知道整件事的真相。」

 
 

  男孩拿著一張畫有鮮豔紅色的圖畫紙,純粹只有顏色的圖畫紙。他曾經以為自己的耐心是值得被讚賞的,他能耐著性子花一整天的時間研究不同的夢路圖與程式碼,只為了造出符合心中期望的夢。

  但現在他絕對不會說自己是個有耐心的人。

  他看著眼前純白的少女,除了肌膚以外她的身上只有白色,白色的長髮、眉毛與睫毛,白色的連身裙、短襪與平頭鞋,這不代表男孩偷懶,未來的日子她一定會在她身上多添幾種顏色,現在只要她能像個「人」一樣說話跟行動就足夠了。

  只不過照現在看來,她想要換上鮮豔繽紛的美麗衣服還需要非常久的時間。

  「這是今天最後一項測試,我只能說今天測試這麼多項目,而妳的表現卻不如預期。當然,妳的表現跟我有直接的關係,所以我現在對我自己非常失望。」

  「失望?是由於沒有達到某種期望或實現希望的情況而產生的──」

  「妳在查詢陌生詞彙的時候不需要每次都把它唸出來。」

  「了解。」

  「但妳還是不了解這個顏色是什麼對吧?」

  「是綠色。」

  「是紅色!算了,第一次的顏色測試就到這裡為止。」

  「什麼是顏色?是……喔,我不能唸出來。」莉莉微微歪著頭。「好難懂,光線?輻射?視錐細胞是什麼?我查不到。」

  「好啦好啦,我答應妳明天會抽空去讀有關光線與色彩的書,現在我們不要在糾結在這些顏色上面。」男孩拿出事先準備的圖板。「最後一項測試想必妳也知道是什麼,是妳最喜歡的動物辨識。」

  「我討厭動物辨識。」

  「我就知道妳喜歡,來吧,這個動物是什麼?」

  「嗯,我知道這隻動物。」

  「對,這隻動物在這三天都有出現過,我相信妳有好好『記住』。」

  「是豬。」

  「我的老天,妳真的記住了!我太高興了。」

  男孩興奮地抓著莉莉的手臂,後者瞪大雙眼嘴角微微上揚。

  「妳的成長就是我努力的成果,再過不久我相信妳一定能成為一個真實的『人』。」

  「我現在可以說我很高興嗎?高興就是指……嗯,我不用特地唸出來。」

  「當然可以,絕對可以。」

  莉莉嶄露笑容,露出潔白整齊的牙齒。

  「我很高興。」

  「好。這代表我們必須趁妳在良好的狀態中繼續測試。」

  「不,我不高興了。」莉莉收回笑容。

  「這是為了妳好,我們再試一次顏色測試好了……」

  「我們很久沒有一起玩了。」

  「我們現在就在玩,一邊測試一邊玩。」

  「我想要玩石頭砸人的遊戲或是摔花瓶遊戲也好,玩水也可以我喜歡玩水,可是最近每樣東西都消失了,沒有石頭沒有花瓶也沒有其他人,大房子也不見了,整座花園都失蹤了!」

  「這是為了妳,當妳愈來愈完整的同時,也需要更多的容量。」

  「容量是指……」莉莉再度歪頭查詢陌生的詞彙。「我不懂,我不是花瓶,我不能裝東西。」

  「當然不是指妳,好啦,總有一天妳會明白的,前提是妳要通過所有的測驗。」

  「我懷疑會有那一天……」

  「只要妳繼續努力,那一天很快就會到來,妳會明白更多事,而且還不用靠查詢我的頭腦。」男孩又再度拿出色卡說:「所以這是什麼顏色?」

  「綠色?」

  「這是紅色……」

  又經過了幾輪的測驗,男孩終於從夢中醒來,他發現天還是黑的。

  時間沒有因為他的睡眠而減緩腳步,更不會因為他的夢而停止。看到窗外的漆黑,他還以為他只睡了短短幾個小時,因為在夢中的時間過得飛快,完全沒有時間的概念,直到拿出手機他才發現不得了,他居然睡了二十一個小時。

  他很開心,沉浸在剛才做夢的餘韻中。

  他很滿意莉莉的成長,有一種精心栽培的種子終於發芽的成就感,莉莉變得更像是個人,至少她已經不會再把豬搞混成狗,或是把蘋果當成番茄。

  男孩在精打細算下次要對莉莉做的測驗時,突如其來的暈眩讓他眼前一黑,他耐著不適強迫自己從床上坐起,他知道自己又飢又渴,身體迫切著血糖與水分。一直處於快速動眼期的睡眠中,其實相當累人,身體根本沒有休息到。

  巨大的成就感支撐起男孩疲憊不堪的身體,他終於找到自己活著的意義,如果能繼續編織夢境,繼續創造並搭建自己的世界,那他絕對可以繼續待在這間像『監獄』一般的屋子。

  不過在那之前,他得想辦法先填飽肚子。也許還需要睡個覺,如果不好好休息,那下次做夢肯定會更難受。說來好笑,他居然要為了做夢而睡覺。

  房門外燈火通明,相當不尋常。男孩悄悄打開門,發現門外沒有管家幫他準備的食物與水,也沒有任何紙條或簡訊。難道是那位老管家終於失智了嗎?男孩抱持著疑惑步出房門。

  他還沒走到樓梯就清楚聽到樓下客廳傳來嘈雜的聲音,有人的談話聲還有玻璃瓶的碰撞聲響,男孩警惕起來,貓步踏下階梯,並躲在樓梯間往樓下看去,看到駱駝管家手上拿著盛有酒瓶與果乾的托盤,不疾不徐地走進餐廳,在他打開門的瞬間,男孩聽見熟悉的聲音。

  「還是這裡的天氣好,至少還曬得到太陽。我們多久沒回來了?三年?四年?」

  「先生,距離您上次回來已經有六年了。」

  「真沒想到在計畫完成前還有機會可以回來,真該好好感謝孟輝。他還在睡覺嗎?」

  「我不能跟您保證他醒來的時間,他做夢的時間一天比一天久。」

  「去把他叫醒吧。」

  「夫人,這會讓他的頭腦受傷的,他的夢很精緻、很特別。」

  「老婆,就等他醒來吧,我們可以繼續喝幾杯,懷念一下以前的時光。」

  「我們得趕快把這件事情解決,研究所那邊不能擱置太久,那孩子的數值好不容易才比較穩定,必須盡快進入下個階段。」

  「我們可以先跟孟輝談一談,這件事應該要先跟他商量。」

  「我們沒有時間跟他討論,事情已經很嚴重了,再拖下去對他也不好。這個手術只是暫時的,只要他能戒掉成癮症,就能把安裝的抑制器拆除。」女人的聲音停頓了一下。「你也不想看到自己的兒子死在床上吧?如果放任他這樣下去,他遲早會四肢萎縮、身體削瘦地死在床上。」

  「我明白。」

  「我也不想讓自己的兒子動這種手術,現在只能兩害取其輕。」

  男人傳出輕輕的嘆息聲。

  「這我也明白。」

  「手術後你要好好觀察他的狀況,定時回報給我們,每天至少兩次,我會再傳給你表格,表格上面所有的內容都要確實填寫並追蹤。」女人的聲音壓低說:「你在這裡的工作是減少並消除我們的麻煩,而不是增添我們的困擾。」

  「夫人,我非常抱歉。」

  「你說他的夢很精緻?」男人用感興趣的聲音問。

  「是,具體的內容我並不曉得,但根據夫人的指示去測試,他在夢中的腦波一直處於高頻狀態,我有傳送測試結果的腦電圖給夫人。」

  「我怎麼不知道這件事情?親愛的?我沒看過任何一張腦電圖。」

  「圖表在卡爾手上,他們正在研究,等結果出來之後會再給你看。」

  「你沒有先把孩子的事告知我,反而先交給卡爾?」

  「你不需要爭論無聊的先後順序問題,卡爾是腦科的專家,那種異常的腦電圖直接交給他研究比較有效率。」

  男人又嘆了一口氣。

  「他是我們的孩子,妳應該要跟我商量。」

  「我不喜歡回答同一個問題兩次。」

  「做研究不代表要把人性泯滅,我們做這麼多的研究,最終不也都是為了人類嗎?如果放棄當人,那做這麼多研究有什麼意義?做這項計畫有什麼意義?」

  「你確定要在這個時候跟我談這種古老的辯題嗎?」

  「不,其實我也不太想討論這些,坐了這麼久的飛機,好不容易可以回到故鄉,短暫拋開繁瑣的數字與夢路圖,實在是不想把這麼寶貴的時間浪費在跟辯論上面,尤其是跟妳辯論。」

  「你要去哪?」

  「我說了,我不想浪費寶貴的時間,我要去看看我的兒子,還有他最後安祥的睡臉,畢竟明天手術之後他就沒辦法隨心所欲地做夢了。」

  這句話像一支銳利的鋼頭箭,直接貫穿躲在樓梯間偷聽的男孩的心,他感覺兩頰冰涼手腳無力,原本心中期待與雙親見面並分享夢境的心情瞬間被澆熄,他沒想到就連做夢的自由也將被他們剝奪,他不敢想像如果連夢都沒辦法做的未來會如何。

  還有夢中的莉莉,他會失去她。

  他想挪動僵硬的腳步往樓上移動回到他的房間,但他的雙腳卻不聽他的使喚,在他剛踏出第一步時就讓他摔倒在樓梯上,雖然撲滿絨布的階梯並不會方出太大的聲響,但還是撞出一聲沉悶的撞擊。

  剛走出廚房的男人注意到了,他往樓梯──也就是聲音的來源看去,男孩不確定對方有沒有看到自己,他只能壓低聲音與身體爬進自己的房間中,他把門鎖上、坐回床上、接上讀夢機與夢碟片、吞下一顆速眠藥、躺上床。

  最後他在一片空白中出現,而莉莉就在他眼前。

  「又見面了。」純白的女孩說。「你的臉色看起來很不好。」

  「莉莉聽我說,這件事情很重要,妳一定要好好聽我說。」

  「怎麼了?」

  「我必須想個辦法,我一定要想個辦法,想辦法讓我可以留在夢中,留在妳身邊……」




——待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86899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 篇留言

Renart
所以幽夢是駱孟輝的夢?真是難以置信……

08-02 00:46

犬本
是的!而且是個可愛的女孩子!08-04 10:0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s906012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只會製造...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tungtung1999
【更新】有關可愛寵物的日誌,牠們都好可愛,過來看看吧!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0:52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