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7 GP

[達人專欄] 【MW 不可思議世界】恰如西風般的曲調 第一篇

作者:Cale Wei│2020-08-01 21:47:35│贊助:14│人氣:94


前言:
《MW 不可思議世界》為創作社團『文創作戰科』之共同創作系列,採用共同世界觀,以成員各自的觀點與立場進行闡述,故人物、設定若有雷同,皆屬正常現象。


首篇


瞬間,沉悶的空氣有如凍結一般,一切都凝固在原地,接著在最為細緻的地方浮現出光怪陸離的色彩,綻放著脆弱的繁華。



    
    ▲
    

    奧格斯堡的風,有時炙熱得非常荒誕。
    
    天空晴朗無雲,空氣清澈得能夠毫無阻礙地望見阿爾卑斯山。但焚風實在讓人無法提起興致地瞭望遠景,更何況日正當中之時應該是要用餐的。
    
    聖母主教座堂 (*1)依舊敞開著大門,沿著被踩禿的小徑即可來到不遠處的墓園。這裡的草有些枯萎,但墓碑旁的酸模植物卻欣欣向榮,點綴在一邊的薊花和甘菊也散落四處。
    
    琴聲細細繚繞,那像是一陣在耳邊低語般的樂音,溫和得讓人感到超然的寧靜。巴地克豎琴(*2)有著這樣的魅力,但一切更歸功於演奏者的巧技。
    
    那是一位女子,她寬大的帽檐遮蓋了大部分的面容,青藍的外袍與長至膝部的衣裙隱約描繪出纖細的曲線,以及華麗卻又不失愜意的氣質,更不損那下身的男裝長褲帶來的細微平衡感。
    
    她的手指靈巧地移動在琴弦上,仔細而確實地撥下每一段樂音,彷彿樂曲正喊著咬牙切齒的情緒。在止息的那一刻,一席微風迎面而來,讓女子空下手輕壓帽檐。
    
    墓上的石碑寂寥地矗立著,塵土稍微模糊了刻字,但深深烙印在記憶中的那抹景象是不會消失的。
    
    此地埋葬
    狩魔士導師 決鬥大師
    佛里茨 · 格林伍德之墓

    
    沒有費解的文字,也沒有任何的裝飾,宛如一切都是平淡而空白的,毫無感情的刻字。
    
    不,才不是什麼都沒有留下。
女子心裡念道。
    
    「我不知道妳這麼早到。」一道清脆而溫煦的男性聲音從後方傳來。
    
    但女子沒有做出任何反應,依舊望著那墓碑,望著宛如蘊含在裡頭的某種平淡情緒。
    
    「琉特?」男性又再度出聲,卻似乎還是無法傳入對方耳中。他走到了女子的身旁,然後將手伸到她的眼前。「琉特小姐,妳還在嗎?」
    
    被喚作琉特的女子轉過頭,眨了眨如蜂蜜與麥酒在光線照射下耀著晶瑩光芒般的褐色雙眸,她有些困惑地皺了眉頭,猶若遙遠的山巒被雲朵遮蓋一般。
    
    「我一直都在這裡,路德維希。」她回答,聲音像是柔和的微風輕輕吹過樹梢與矮草一般。臉龐也從帽檐的陰影下露出,那是一張任何人看到都會發自內心喜愛的美麗面容。
    
    「那真是抱歉,讓妳久等了。」路德維希攤了攤手。
    
    「不過……」這時,琉特發出沉吟,一手撫上琴弦。「我們真的在這裡嗎?」
    
    「呃,啥?」
    
    「我們真的在這裡嗎?親愛的舒爾特先生。」
    
    琉特用了同樣的語氣來詢問,她的表情不見波瀾,彷彿是展現耐心來將問題解釋清楚似的。而路德維希愣了一餉,然後露出了沒輒的表情。
    
    「雖然現在說這種話有點不太對,但是妳實在是很奇怪的人喔。」他說道。
    
    「我知道。」琉特回應。陽光輕巧地灑在如麥穗般褐中帶黃的長辮上,也柔和了她白皙的面頰。「我之前就覺得,狩魔士協會的導師沒一個是正常人。現在你也是導師了,所以才覺得其他人變得奇怪了。」
    
    「不不不,妳也是導師,不是嗎?」路德維希好氣又好笑地擺了擺手。
    
    這讓琉特靜了下來,她又將視線移回墓碑上,然後問道:「我,真的存在於此嗎?」
    
    路德維希似乎早已習慣對方的個性了,那對蔚藍之中帶著一點青色的明亮眼眸望著決鬥大師的墓地。那位導師,他的導師,在數個月前掀起的一陣風波。
    
    
    ▲
    
    
    狩魔士協會的總部就位在奧格斯堡,和慕尼黑或薩克森等領地不同,它是一座自由城市(*3)。教會勢力遍地開花,使得自由權利與主教的世俗統治權越發衝突。在這種情況下,自由城市才能夠發展出完整的組織體系。
    
    「主教不會紆尊降貴地踏上污穢的化外之地。樞機們不曾踏入任何一座自由城市,城市的修士拒付什一稅(*4)給教廷,一方面又私吞捐款、販賣票券行貪污之事。」
    
    陰鬱的天空讓微弱的光從窗口照入,粗糙的羊皮紙上寫著工整而又帶著蒼勁的字。琉特輕輕唸著,就像是唸著一首怨嘆的詩詞。
    
    「好孩子,我可不希望床邊故事是瀆神的筆記啊。」位在一旁的床上,一位年老的長者開口說道。他的聲音沙啞,缺乏了一些力道。
    
    「格林伍德先生,你醒了。」琉特立刻放下手中的紙捲,轉過身看著這位衰弱的老者。「那是貝瑞克亂寫的,他已經做好被釘在十字架上的準備了。」
    
    「呵哈,那可真糟糕,對一名抄寫員來講……」語畢,老者虛弱地咳了一聲。
    
    「你要吃點東西嗎?還是我可以彈琴?」幾聲詢問,卻不見對方有任何的反應。「先生?」
    
    佛里茨 · 格林伍德緩緩地搖頭,微張的兩眼充滿著倦怠。
    
    他累了,似乎永遠都沒辦法好起來。明明前些日子還神采奕奕地出現在狩魔士的聚會,卻又在短短的時間內快速衰弱。
    
    連那單薄的光線似乎都在細語著苦痛與沉淪,夏季獨有的潮濕氣息也增添了幾分的抑鬱。
    
    「打擾了。」指節輕輕敲在門框的聲音響徹了寂靜的室內,一位男性站在敞開的門旁。「換班了,琉特。」
    
    「導師才剛醒。」琉特立馬擺出了為難的表情。「貝瑞克,再一陣子,我就不把你的筆記公開。」
    
    「妳別開玩笑了,那種隨筆根本不成證據。」男子拉了張椅子到桌前,他似乎十分習慣這樣充滿書卷氣息的環境。「隨便妳吧,反正我是按表來出勤的。話說,導師有交代什麼嗎?」
    
    任何人都很在意格林伍德在病榻上所說的任何一句話,只因為那很有可能是他遺留下來的最後囑咐。
    
    琉特只是搖了頭,她不愛談這種事情,況且格林伍德什麼也沒說。
    
    至少重要的事情早已交代完畢,現在他的使命受到了傳承。貴為決鬥大師,佛里茨 · 格林伍德其實沒有什麼牽掛才是。
    
    路德維希是他的得意門生,也是決鬥大師頭號的傳人,這更是狩魔士協會中調解者們的共識。
    
    即使如此,貝瑞克仍備妥了書寫的用具,以備不時之需。至少他與琉特在立場上不同於導師們,必須預設任何的變數。
    
    「我還記得當時帶著工具進來的時候,外面那些人是怎麼看我的。」貝瑞克晃了晃一旁的蘆葦筆,並輕輕掃過密封的墨水與操勞過度的羽毛筆。
    
    「你說過,就像是看死人一樣。雖然我們交付者,確實看起來都跟死人差不多。」琉特聳了聳肩。「我說表情的部分。」
    
    她的確沒什麼臉部表情,冷靜甚至是冷漠,這不只是協會對他們的要求,更是這個職位必須具備的人格特質。
    
    貝瑞克扯動了嘴角,做出了頹廢的笑容。他望向導師,逐漸陷入沉默。佛里茨的雙眼輕閉,微弱地吐氣,那副模樣讓任何人都無法產生太多亢奮的情緒。
    
    「導師會好起來嗎?」琉特問道。
    
    貝瑞克抬起眸,然後又別開視線,搖了搖頭。「妳已經問過好幾次這個問題了。」
    
    「大家的答案都不太一樣。」琉特不肯罷休地說。
    
    「我只是個抄寫員。」對方攤了手,表現出沒有任何想法的模樣。
    
    但事實上,結果已經很明顯了。決鬥大師病重,任何醫療手段都不見起色。
    
    此時,佛里茨又咳了一聲,接著發出難受的囈語。琉特突然感受到一股令人窒息的壓迫,就像是某種重要的存在正支離破碎地散落在無邊無際的黑暗之中。
    
    「有誰在嗎……」導師以孱弱的聲音問道。
    
    「這邊,我是貝瑞克。導師。」貝瑞克試圖讓自己更靠近佛里茨,但後者卻擺了擺手,示意前者離遠一點。
    
    「別病著了。」決鬥大師僵硬地微笑。「把筆備好,記下我待會所說的。」
    
    那很有可能是他遺留下來的最後囑咐。
    
    「我該請舒爾特過來嗎?」琉特擔心對方沒聽清楚,又重複了一遍。「路德維希 · 舒爾特。」
    
    佛里茨試著找尋聲音的方向,但卻無功而返。他直直地向上望著天花板,就像望著難以言喻的一陣虛無。
    
    「去吧。」貝瑞克代替導師回答。「記得快點。」
    
    
    ▲
    
    
    琉特快步地走著,卻又在某個時刻停下。她嗅到了凝固在風中的空氣,依稀帶著沉重的溼漉氣息。雖然雨水還未落下,但天空似乎已經蓄勢待發。
    
    得快點找到路德維希才行,琉特在心裡想著。她環顧四周,理所當然的沒有找到目標。接著,琉特閉上雙眼。
    
    「指引我,風啊。」
    
    剎那間,停滯的沉悶空氣瞬間活了過來,彷彿在夜晚中點亮的一盞燭火。微風吹過廊道;吹過草坪,最終回到了琉特的身邊。
    
    那是理應微弱的西風。
    
    她不發一語,隨著從風中得到的引導而再度邁出步伐。
    
    
    ▲
    
    
    路德維希有些著急。他知道決鬥大師的身體狀況,也早就做好心理準備來接受導師的離去,但真要實際面對這種事情,他絕對無法坦然以待。
    
    「有什麼新的狀況嗎?」路德維希緊緊跟在琉特的後方,生怕會被對方拋下。「你們有留誰在那?」
    
    「貝瑞克。只要是他記下的東西都會算數,但他們應該會等一下你。」琉特回過頭說道。她有些用力的抱著巴地克豎琴,宛如這個動作會讓她感受到一絲的安心。
    
    路德維希沒有回應,他察覺到眼前這位交付者似乎在態度上有些冷淡,明明兩人也有過不少交集,雖然大多是在工作場合上。
    
    最近又有些生疏了,或許是為了避嫌吧?琉特與弓術大師宛如至親般的關係眾所周知,和老邁的決鬥大師也時常往來。貌美的她能自在地穿梭在社交活動中,與之相比,自己要是過度地接近,反而容易遭受議論。
    
    或許近期內,這樣的關係是不會改善的吧?路德維希的心中浮現一股苦澀。
    
    琉特推開了接往宿舍的木門,一貫自在的她也在此時有了一絲的緊繃,也許是太過注意於佛里茨的身體狀況,導致精神上已經有些疲倦。
    
    決鬥大師的房間就在宿舍的最裡頭,兩人帶著沉重的心踏入其中,只見到貝瑞克早已等候多時,而佛里茨也似乎正在等著。
    
    「開始吧。」貝瑞克沒有多說什麼,立刻轉身提筆,在羊皮紙上劃過一道橫線。
    
    路德維希不發一語,神色凝重地找了位置坐下。而琉特輕輕靠在窗戶旁,欲要撥弦的手指停在琴弦之上,最後卻不為所動。
    
    「首先,決鬥大師之位,最優先由路德維希 · 舒爾特來遞補,考核內容遵從協會規範即可。」決鬥大師說完後,虛弱地笑了笑。他的笑容相較與方才更多了幾分神采。「這段,相信你們聽膩了吧。」
    
    「導師,我等著之後也要繼續聽你說這段。」路德維希露出了溫和的微笑。
    
    「接下來我要說的,就跟剛才那一條一樣重要。」決鬥大師又說了,他的眼睛在這一刻變得炯炯有神,隱隱有當年叱吒於喧鬧戰場上的銳利之光一般。「狩魔士協會得再新增一位導師。
    
    語畢,他伸出了瘦骨嶙峋的手向窗口一指。「就給琉特來擔任。
    
    瞬間,沉悶的空氣有如凍結一般,一切都凝固在原地,接著在最為細緻的地方浮現出光怪陸離的色彩,綻放著脆弱的繁華。
    
    「我能詢問理由嗎?」貝瑞克已經紀錄完畢,他看向面無表情的琉特,跟來不及反應的路德維希。佛里茨不可能會在此時說出戲言才是。
    
    「我死後由路德維希接替,他能作為一名稱職的調解者,並將我傳授的技藝繼續傳承。但是,未來調解者與追獵者的對立必會加劇,路德維希身為調解者的導師,勢必在鬥爭中無法保持中立。」佛里茨閉上眼。「琉特是交付者,直屬於協會幹部,能自由且不受任何一方影響地做出抉擇,也不用顧及軍部。切記,軍部已經控制太多導師與職業狩魔士的自由了。」
    
    「我們交付者直屬於協會中樞,故掌握更多職權,等同重新洗牌協會勢力的不均。」貝瑞克說道。「我想這些應該不用記下吧?」
    
    「你可別給他們兩人找麻煩啊。」導師又笑了,但他的疲倦更加嚴重。「該說的都說了,就這樣。我想休息了。」
    
    紙上的字看起來單調而堅硬,但卻帶著不平靜的氣息。琉特走向前,望著決鬥大師。
    
    「格林伍德先生,我無法理解,為什麼是我?」她的聲音充滿平靜,宛如那份心靈早已失去掀起波瀾的機會。
    
    「好孩子,就算妳不能理解,妳還是要試著去理解。」佛里茨回應。「這樣,妳成為導師才有意義。」
    
    語音落下,決鬥大師帶著規律的呼吸,悄悄地閉上雙眼。
    
    「我想,我應該沒有置喙的餘地。」路德維希將手肘壓在膝蓋上,撐著臉說道。「你們倒是有點表情啊。」
    
    「現在我們的詩人小姐可沒心思戴上面具給你看呢。」貝瑞克放下了筆,用下巴指了指琉特。
    
    確實,琉特始終露出不解的神情。她搭在琴弦上的手指最終扣下,撥出一道澄澈的琴音,也撥出那猶如複印在靈魂中的一抹騷動。








(待續)



(*1)奧格斯堡聖母主教座堂起源於八世紀,留有歐洲歷史最為悠久的玻璃花窗,也是奧格斯堡最為主要的教堂,詳情參見奧格斯堡聖母主教座堂

(*2)中世紀時吟遊詩人使用的豎琴,為現代豎琴的前身。

(*3)帝國自由城市為當時神聖羅馬帝國的特殊行政區,不被貴族(領主)管轄,而是直轄於帝國皇帝。詳情參見帝國自由城市    

(*4)什一稅為當時的納稅制度,想當然也有逃稅的案例。



以下作者碎念:

新讀者好,舊讀者好,感謝各位觀看至此。

這次也是寫了狩魔士的故事,拓展了不少設定,也加入了之前沒有試過的劇情,希望各位會喜歡。如果覺得專有名詞太多而導致有些混亂,之後可能會釋出部分設定來做解釋,總之要看這作的表現情況。

我把光怪陸離打成光路怪離,我的老天(發現後補上這段

那麼,容我再次感謝各位的觀看,謝謝。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86875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不可思議世界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7喜歡★qoo9423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ㄈ文】近況雜談...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tnabrian2000看小說的朋友
小屋連載小說《毒蜂 2:血色天朝》已更新!歡迎入內。看更多我要大聲說5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