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5 GP

彼岸黎明:永不回頭的抉擇 第一章第三節

作者:PLUS修正帶│2020-07-30 00:48:17│贊助:30│人氣:420
之後再另外寫近況分享,最近的事情有點太多了
※※

從社辦奪門而出後,紫音便一刻也沒停下奔跑的腳步。久經鍛鍊的身體跑出過往都不曾達到的速度,有如冬天的冷風掠過臉頰。

沒有目標或也想去的地方,僅僅只是向前跑著,說起來還比較像在逃離什麼。

午後的熱風讓她處在有種清醒又昏沉的複雜狀態,酒精讓感官有些許鈍化。但她可以肯定剛才的反應和那沒有半點關係。嚴格的訓練讓她在這種時候依然能像機械般檢查自己,諷刺的是這種清晰正是她想逃開的。

打從第一次見到她就變得很奇怪,明明只是小P的朋友,卻有種怎麼也容不下她的衝動。自己也搞不清楚為什麼要發飆,只是覺得某種最重要的東西受到侵犯,不做點什麼不行。但那最重要的東西是什麼?站在他身邊的權力?當然不會是這麼表面的東西。如果他都說了只是兒時玩伴,自己又為何要生氣?

開始查覺問題的本質,讓她感到一股惡寒從背後竄上。

她真正懷疑的不是別人,而是自己。

得到這個結論的瞬間,她也像是燒光燃料般,在學校後門停下來。

就算知道這些也已經於事無補,自己把事情搞成這樣,總不可能裝作沒事回去跟大家道歉、更別提還有那個女人。但是就這樣躲回自己的房間,卻也和輸家沒有兩樣。

進退維谷的思考沒有持續太久,就被眼前的人影中斷。

「紫音,妳怎麼在這裡?」紫音抬頭看著這身材比小P還高大的男生,許延超。她系上的籃球隊隊長,既是風雲人物,同時也是最讓她頭痛的傢伙。

「沒什麼,回家去罷了。」她簡短地回應,試著在言語中築起拒絕對方的牆。

「怎麼了?妳不是跟男朋友一起來的嗎?」

「他還有事,我就先走了。」紫音一邊回答一邊穿過鐵門,卻沒想到他也跟了上來,原本只是下意識走出學校,錯過離開的微妙時機,只能這樣尷尬地走著。

「禮拜三晚上記得空出來喔,我們系要決賽了。」

「嗯,大家都會去嘛。」延超說著籃球跟系上活動的事,紫音隨口應和著。系上的大家是很買帳沒錯,然而自己對籃球實在一點興趣也沒有。

「妳沒有機車對吧?到時候要我載妳去嗎?」

「謝謝,不需要。」

體能、權力和外向的個性一直都是吸引異性的好武器,他一個球隊隊長自然不缺女友,而且很可能一直以來都是。但他卻不滿足於此,像是把紫音認定為自己的戰利品般,從她一入學就展開猛烈的攻勢。

事實上紫音也看過群體中的他跟其他女生親密往來。就像小P說過的,人緣好的傢伙怎麼搞都有理由。

即便她搬出自己已經死會來拒絕,也只是讓他從直接行動轉入間接拉攏。這種不把小P放眼裡的態度更是讓她反感,要不是這幾年她學會怎麼做人、不想跟這系上的風雲人物作對的話,她絕對會讓這傢伙後悔出現在自己面前。

「那個,你還有事嗎?沒有的話我就先……」球賽的話題好不容易告一段落,總算找到機會的她馬上開口抽身。

「對了,紫音妳男朋友還好嗎?」原本一直提防著他的邀約或其他什麼,突然拋出這句話差點讓紫音嚇到跌倒。

「就…沒怎樣啊,問他的事做什麼?」她第一時間就想回答,卻因為下午的事而遲疑了一會。

「下場比賽是對上他的系吧?」

「我們都不看籃球的。」

「所以他不會來囉?」

「…誰知道。」紫音本想說她會親自邀請,然而腦中出現的那個女人,又讓這句話吞回喉嚨裡。雖然不相信,卻沒辦法把小P跟她一起的畫面從腦中抹去。她甚至不知道發生社團那種事後,小P會怎麼評價自己,更別提在這種時候開口邀他。

「紫音妳該不會跟男朋友吵架了?」紫音雖然不喜歡他的追問,卻也能理解這種顯而易見的推斷。

「沒有,我......」一時之間想不出語句,她既不想讓這種人誤會,卻也不想跟他解釋這麼多。

「有煩惱的話可以跟我說啊。」

聽到這句話紫音愣了一下,隨即一個生氣,轉身走向另一個方向。

但真正讓她這麼做的原因,並不是對方的冒犯。

乾脆跟他說看看好了,就當做問點男生的意見。反正又不會怎麼樣--讓她氣到離開現場的,是那瞬間居然產生出這種想法的自己。這樣的話自己的行為跟當初發飆的原因還有什麼區別?

走過一棟比較老舊的學生公寓,這裡已經是鬧區邊緣,但她根本不想管這些。只想盡可能地遠離背後的人潮和喧囂。

我居然落魄到需要這種人來關心跟他之間的事?開玩笑也該有個限度!

沿著不變的路燈繼續走,出現一批有相當年紀的老舊屋舍。屋外堆滿的雜物和矮小的建築格局說明了居民的身份階級。

騎樓被撿來的雜物和工具堆滿,紫音只好走外面。她先是和回收垃圾的漢人老人對上視線,又快步走過一個準備晚餐的新住民婦女身旁。

媒體老愛把這裡說成新住民區、再把討厭的事歸推給他們,事實上被遺忘的人們根本不分族群。但對大眾來說,不關心的事是真是假並沒有區别。

僅僅隔著一條街,人們的居所就被劃分成兩個世界。未能被時代更新的地區,搭上快速增長的外來人口,人與人就是被如此分割開來。

斜下的夕陽打上屋簷,拉出許多深淺交錯的陰影。橘黃色的天空深沉到令人不安,不合時宜亮起的街燈更是分不清白天黑夜。身處這多層意義的世界夾縫,紫音卻無心留下來仔細欣賞。她暗暗嘖了一聲,加快腳步往前走。

明明還沒入夜,路上卻沒半個人,帶著有壞事的預感,她只想趕快回到人多的地方。她在轉角前停步回頭,緊跟上來的腳步聲居然是以為早已甩掉的延超。

「紫音,妳等一下啊!突然就跑到--」

她伸手攔住正要說話的追求者。

「有人來了。」

眼前騎樓的陰影裡走出兩個人,兩個人都是年輕的新住民男性,異常冷漠的眼神直盯著紫音。

「有什麼事嗎? 」紫音開口詢問,得到的卻是一陣沉默。就連繞開都不需要,光是他們的站位就完全沒有放人通過的意思。她對種族沒有太多意見,但眼前的來者顯然不怎麼友善。

她一邊盯著他們,一邊聽著四周動靜。兩道粗魯的聲音,又從她和延超的右後方靠近。

她裝做有些怯弱的樣子後退,同時從被前後包夾的態勢,悄悄移動到兩批人側邊,過程中完全不看身後一眼-如果她當場識破,對方或許會一擁而上。

被包圍了。

紫音沒有告訴延超這些事,而是預想獨立面對,因為他只不過是同學,自己的後背只能交給伙伴。

如果是劫財或者劫色,那也早該開口了。她繼續打量明亮處的那兩個,左手略為前伸,右手握住包包裡的手電筒。

自己身上沒帶武器,對方則有四個人,其中兩個狀況不明,唯一慶幸的大概是這不像毒蟲會擺的陣仗。

「紫音,讓我來吧。」備戰架勢已經隱約成形,這時才察覺到氣氛有異的延超卻走了出來。

「你們想幹嘛啊?」他仗著高大的身材,毫不畏懼地走到相較略矮的擋路者前,像要用自己胸膛把對方頂開。

這已經不是沒有武術底子的問題,而是毫無對危險的心理準備。紫音在心裡扶著額頭猛嘆氣,但另一方面,她的眼角餘光也打量著繞到身後的傢伙。早已預料到發展的她,無法否認自己也在期待些什麼。

悶熱無風的街巷裡,緊張的氣氛如瓦斯洩漏般聚積,而延超的選擇是打開電風扇。

出於自尊和表現,雄性激素上腦的他用力推了擋路的人一把。

對方閃過並猛力回敬一拳,當他還無法理解狀況時,第二拳已經朝心窩而去。球隊隊長的強壯身軀居然沒被擊倒,但也只是延長他做為沙包的時間。

紫音迅速迎向後方一人,識破偷襲的威懾,製造對方瞬間的遲疑。

猛然突進的前踢埋入心窩、她乘勢往前一踏,追擊的正拳將其轟倒;另一人毫不遲疑,出手卻被一陣強光籠罩。她用下段踢掃過脛骨,握著手電筒朝面門擊出重拳。

擊中鼻樑的手感讓她內心隨之昂揚,那是一種既害怕、又興奮的感觸。

好久沒打架了。

不是對練、不是比賽,而是沒有規則的純粹鬥爭。

還不知道他們是找誰的,延超還是自己,不過也不重要。鬱悶凝重的空氣滲入一絲血腥後,竟然變得暢快了起來。

第二人摀著鼻子,有如朽壞的門板向後倒下,紫音甩甩手,轉頭看向延超那邊。他正被旁邊的人踹了一腳,抱著肚子慘叫。

心中的亢奮還未散去,思緒卻不減清晰。她在腦中快速規劃一條退場路徑,打趴延超的那個佔了小路左邊,打倒他的話就能出去。

與危險共舞的刺激是一回事,但自己喜愛的絕非流血互毆,而是單方面壓倒、痛扁對手的「勝利」,分辨局勢準確退場,就是能不能享受樂趣的關鍵。

「喂!」拾起路邊的塑膠桶,朝毆打延超的人砸去,趁他被整桶垃圾砸的一懵,紫音像箭矢一般快步衝去。

右臂拉弓似地後揚,準備來上一記跳躍勾拳,但在發力起跳的瞬間,無法解釋的預感讓她收招全力護住上身。

鈍擊的劇痛刺入左肩左腕,她身形失衡往前一撞,壓住目標後一拳鎚下。她迅速轉身,迎向持械的敵人。

一如剛才的觸感,敵人雙手高舉鐵棍,金屬光澤映出的回憶,燃起她一股破壞性的衝動。

絕不能讓他站著。

發疼的左臂抽了一下-她第一時間切進對方身側,右肩抬肘猛擊下巴。武器觸地的金屬聲在巷道間迴響,紫音接住一頭豎起的棍子,俐落一轉雙手握住。

身體動得比思考還快,她一瞬間驚愕於自己做了什麼,但看到對方的抽搐又隨即平靜下來。

還沒死嘛。

紫音轉向剛才撞倒的人,斜向前指的鐵棍有如雙手延伸,迅速點擊他取刀的手,又隨即一旋「砰」一聲擊打面門。

這些人有練過......從剛才的佈陣,還有他們的耐打就知道不是單純鬧事的水準。

紫音沒有試著逃跑或去叫倒地的延超,因為最初偷襲的兩人已經拔出了武器。

開山刀的厚刃在陰影中閃爍,雙拳裡的爪刀伺機而動。

距離是這邊佔優勢,但自己的武器沒有刀刃,卻要同時對付兩個人。

一擊,大概只有第一擊的機會,如果進入攻防,死的就是自己。

原本還享受著可控風險的她流下一滴冷汗。

「喝啊!」

她大喝一聲,殺死心中的恐懼和猶疑。擺好最通用的中段架勢,就像過去曾面對的絕境那般。

先打距離近的那個吧--她正要衝上去時,爪刀男便腦門一震懵在原地,偷襲者從陰影中出手,在他看清武器前,就被第二第三下的連擊打到跪地倒下。

開山刀男朝那方向揮刀,卻什麼也沒中,還被對方突破了刀路--仔細一看,那是路上撿來的曬衣杆。杆頭直接頂住喉嚨,不斷壓迫直到他靠上牆壁。

使棍的攻擊者從陰影中現身,身形和聲音很明顯是個女生。雖然鴨舌帽遮住了她的臉,但從臉形和嘴唇來看是挺漂亮的。

「武器。」在她示意下男子丟掉開山刀,馬上被紫音踢到一旁。被解除武裝的男子隨即被棍子抽了一臉。

爪刀的男人呻吟了一聲,棍手朝他走去,毫不留情地踩上握著爪刀的手,有如弄熄煙蒂般又踩又碾。聽著他的痛苦哀號,直到兩把爪刀都脫手,她才滿意地移開腳步。

「你們還想打嗎?還是早點帶朋友去看醫生?」她像在恭送敵人般伸出手掌;另一手的棍子卻抵在爪刀男的後頸,其意義不言自明。

背後傳來的呻吟讓紫音嚇了一跳,連忙轉身擺起架勢,面對倒在通道的兩人,在戰鬥中忘了保持殘心,對自許實戰的她可是奇恥大辱。

「投......投降了,我們走。」其中一人撐著起身,語調顫抖地說。

紫音盯著他接應負傷的同伴,同時也沒漏看鎮壓全場的棍手,可不知道這傢伙的目的--和她眼神交會時,居然還笑了一下。

雖然不清楚是什麼武術,但從她的動作和技巧也知道那絕不簡單,而且紫音不想承認的是,看似華麗卻又實用快速的棍術,還有壓制敵人時的那股兇殘,居然讓她一時之間看得入迷。

攻擊者們離開了街道,直到最後紫音仍然不懂他們動手的理由,只記得他們看向棍手時,那冷漠中帶著怨毒的眼神。

最初的威脅遠離,但打跑他們的傢伙卻還在。紫音繼續保持可攻可守的中段架勢,看著那女生轉過來。敵我不明的狀況和未知武術讓她充滿壓力,就算她幫了自己一把,也有可能只是個瘋子,或者比瘋子更糟......

但那棍手卻毫不猶豫地扔下棍子,朝她一笑。

「這樣就危機解除啦!」那女生脫下鴨舌帽,露出被帽簷遮住的一雙鳳眼,還有不失女性魅力的短髮。

「謝了......妳是T大的學生嗎?」過於陽光的笑容讓紫音慌了手腳,幾秒後才想到放下手裡的鐵棍。

「對啊,沒想到會在這種地方遇到那個園崎紫音。」

「為什麼知道我?」聽見自己名字,紫音幾乎就要重新舉起兵器。

「妳在學校很有名呀,就算不說妳男友,也知道外文系有個日本來的女劍士。」

「是、是這樣喔……」雖然自己的確鑽研著武術,但真的被別人稱作「劍士」時,還真不是普通尷尬……

「對了,還沒自我介紹吧,劉芷㦤,政治系三年級。」

「原來是學姐啊……」紫音稍稍放下戒心,然而另一種可能馬上浮現於腦海。

「學姐是什麼社團的?」視社團而定,她也可能是自己跟小P的敵人。

「實用武術研究社。」

沒聽過這個社團…至少不像什麼奇怪的宗教或政治組織。T大的武術社團本來就不少,也有很多小型同好會在底下發展。像紫音也曾經想組個拔刀術研究部,可惜就差兩人功敗垂成。

雖然有參加槍械社的活動,不過格鬥終究只是一小部份,兵器就更不用說了,她所追求的武術,並不存在這些比賽取向的社團裡。

不管怎樣,初步看來應該沒有問題......而且她也的確救了自己。在她心裡,層層設防的戒心開始被偶遇同好的興奮所掩蓋。

「上學期才剛創立,有空歡迎來我們這看看喔。」

「這樣好嗎,我的流派跟你們不一樣吧?」雖然內心充滿期待,不過她還是暫時壓下了情緒,不讓自己嚇到對方。

「沒關係啊,這邊很歡迎不同流派的切磋,實用至上嘛。」

「而且我也很想知道,自己的技術能在實戰中發揮到什麼程度,」芷懿露出一個富含深意的笑容,兩眼凝視著紫音。

曖昧的態度讓紫音一瞬間感到遲疑,但還是被興奮壓下。

「對了,這傢伙誰?那些人的同伙?」互相介紹完後,芷懿發現倒在一旁的延超,抬腳就要踹去。

「等等......他是我們系的,只是想搭訕結果被扯進來,可以幫忙處理嗎?」

「OK!先報警吧!」芷懿拿出手機,毫不猶豫將倒地男人僅剩的尊嚴徹底粉碎。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86571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彼岸黎明|軍事|科幻|殭屍|末日生存|原創小說|武術

留言共 6 篇留言

存在大叔
原本想說要看小P要跪多久的算盤
進來就是久違的動作場面
看得真是爽快owo
不過系籃隊長沒搭訕成功也是好事,不然怕最後不是昏倒這麼簡單(笑

07-30 01:04

PLUS修正帶
我其實沒有想過太多這種跪算盤的場景,比較多都是兩個人心裡在掙扎找彼此的認同07-30 01:37
飄泊筆尖
記得某個朋友告訴過我"戰鬥是一件很爽的事情,但爽的前提是自己不會在這場戰鬥中陷入劣勢"大概就是這種感覺吧。

然後我個人最討厭的就是這種搭訕的自大仔,但看他遭受這種無妄之災又覺得他有點可憐www

07-30 01:58

曉螢幻晶
跪算盤的話就變成了彼岸黎明.八點半檔的抉擇了www

07-30 10:32

巴哈姆特小管家
親愛的勇者:

感謝您對勇者小屋的支持,
我們會將此篇設定在首頁的精選閣樓中增加曝光。

--
巴哈姆特小管家 敬上

07-30 11:31

超級胖嘟嘟的歐鯰
(。・ω・。)ノ如果使用鯰魚武術的話就能滑溜溜地溜走了!(滑順地擺動鬚鬚)

07-31 01:55

曉螢幻晶
小P牌戰術手電筒,紫音用過都說讚(?)。本話根本手電筒廣告。(無誤

08-01 13:35

PLUS修正帶
我老師說手電筒爆閃只有爭取一瞬間空檔的意義,所以就這樣寫了
最後還是要直接出手或逃跑08-01 13:41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5喜歡★a58004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彼岸黎明:永不回頭的抉擇... 後一篇:近況分享...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ww82541
D調開大聲說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3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