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0 GP

[達人專欄] Math Server 2-13-3

作者:伍德‧瓦懷特│2020-07-29 15:14:33│贊助:20│人氣:67
Chapter 13 Duality (3)


  「哈亞士同學……」

  先開口的是面向出入口,坐在床邊的長武。在他對面的則是一臉憂慮的楓榭,注意到兩人進門時,她只微微地點頭致意。

  出乎兩人預料地,徽彥及蜜諾也在房內,兩人手上分別提著水果和鮮花,似乎也才剛到;久韶則雙手抱胸,表情嚴肅地倚著牆。

  「德雷他怎麼樣了?」見在場這麼多人,氣氛又如此凝重,瑞爾也不禁沉下臉問道。

  長武先是望向了楓榭,她只是抿著嘴唇,眼角都快滲出淚來,讓長武馬上明白不該逼她說,但長武自己一時也不忍開口。

  「身體受的傷不是大問題,休養就可以恢復。」徽彥嘆了口氣,將水果擱在德雷身旁的櫃子上後解釋道:「但是因為傷到頭部,才會像現在這樣昏迷不醒。至於什麼時候醒來,得看德雷自己。」

  「怎麼會……」

  瑞爾走到德雷的病床前,儘管全身多處都包著繃帶,但德雷的面容就好像什麼都沒發生過似地,安詳地沉睡著。

  明明兩天前的晚上,德雷還和自己在長水河畔喝啤酒的,怎麼現在就變成這樣?瑞爾想著想著,不自覺地握緊拳頭,恨不得又打又踹地要把德雷喚醒。

  「那個,至少沒有生命危險嘛。」蜜諾將手上的花遞給徽彥,嘗試說些什麼好讓氣氛別再那麼沉重:「對吧,長武?」

  「是這樣沒錯,可是……」

  「那瑞爾你呢?沒事了嗎?」沒等長武把話說完,久韶維持著原先的姿勢,眼神銳利地探向瑞爾。

  「嗯。除了手臂受了點傷,還有中了一記安眠藥外。」瑞爾搔搔後腦杓,故作輕鬆地笑了聲:「睡了一覺後就好多了。」

  「你呀,真不會說謊。」

  久韶輕輕嘆了口氣,語氣中絲毫不帶感情,讓瑞爾一聽霎時沉下臉。

  「久韶!」看不下去的徽彥用手肘推了久韶,本來正想開口要他少說一些,不料瑞爾就先接續說道。

  「沒關係,學長……好像也沒說錯。」瑞爾瞥向昏迷中的德雷,以及一旁消沉的長武。

  「我不知道你們到底遇到什麼樣的對手,但能夠把大家整成這樣──我們已經連消沉的時間都沒有了。」久韶表情嚴肅地掃視著在場的眾人。

  「我知道!可是──」瑞爾握緊拳頭,下意識地反駁。然而他說到一半就詞窮,久韶也刻意不再多說什麼。

  瑞爾明白自己清楚得很,清楚現在再說什麼都只是找理由。不管是和對方實力的差距或是情報的多寡,若繼續原地踏步,別說是拯救圖魯斯,就連守護身邊的朋友都做不到。

  「是不是……都是人家的錯?」

  在一片寂靜中,長武突然開口:「要是人家昨天有好好守住Server的話,是不是就不會變成現在這樣?」

  「不是長武的錯啊!」佳蒂搖搖頭,連忙安慰道:「你已經盡力了。」

  「可是結果還是──要是石密同學一直這樣……」長武努力忍著,卻仍感覺到眼角越來越濕潤。

  「不會的,我相信德雷。」瑞爾聲音孱弱地說道:「不要自責,真的不是你的錯。」

  即使系上ConnectorServer的連結被切斷,瑞爾心知肚明自己仍然有辦法,但卻因如今看來不必要的堅持,而壓著不使用。他不禁自問著:要是自己昨天能夠再機靈一點,早點找到德雷,或是早點抽出另一把劍,是否結局就不會如此不堪呢?

  「明明最應該負責任的人不在這裡呀。」楓榭牽起長武的手,輕輕地拍了拍他的手背,柔和地看著他的臉龐。慰藉混和著內疚,終於讓長武忍不住啜泣起來。

  真的太過分了,德雷這傢伙。瑞爾看著在場消沉的眾人,因憤恨不自覺地咬著下嘴唇想道:不要睡得這麼舒服,卻讓其他人這麼擔心和難過呀。

  病房裡迴盪著長武微弱的啜泣聲,除了遞手帕過去的楓榭外,幾乎所有人靜靜地聽著,彷彿這樣就能跟著釋放出心中的擔憂。然而久韶只無奈地聳聳肩,逕自往門口走去。在經過瑞爾身邊時,久韶刻意地停下腳步,用著依舊銳利的眼神看向瑞爾。

  「我知道啦。」

  聽到瑞爾的回覆,久韶才看似放心地推開房門:「我出去繞一圈,等等回來。」

  門才剛被掩上,徽彥就一手叉著腰嘆氣道:「受不了這傢伙。」

  他邊說著,也跟在久韶背後離開。蜜諾明白徽彥此舉用意,沒再多言。

  「說起來,亨利克教授人呢?」半是好奇,半是為了轉換沉重的氣氛,佳蒂隨口問道:「我以為他把衣服交給我後,會先來這裡。」

  「亨利克教授的話有來過喔,我們剛來的時候有碰到,不過那時他正要離開,說是要去餐廳一趟。」蜜諾想了一下才續道:「我猜應該還在那裡吧?」

  =================

  「是,這邊暫時沒有其他問題──光眼前的就夠頭痛了。」

  同一時間,醫院餐廳的某個角落,亨利克一手將剛才還裝著三明治的袋子遞給清潔人員,另一手則握著行動電話,和話筒另一端的渥塔交談著。

  「你的傷呢?還好吧?」

  「這點小傷,以前常有的事。」亨利克嘴上雖這麼說,仍忍不住瞥向自己的肩膀。在他的襯衫之下是細心包裹的繃帶和紗布:「比起我,還是學生們的狀況比較讓人煩惱。」

  「唉。」渥塔嘆了口氣,回想起昨晚發現亨利克的學生們一個一個被擊倒的慘狀。Server II到底有什麼必要去傷害那些無辜的年輕人?

  和亨利克送那些學生到醫院時,亨利克雖然外表冷靜地和護理人員交談著,但正是那股冷靜讓渥塔明白亨利克內心其實相當焦躁,沒有平時玩世不恭的餘裕。

  「希望他們能早點好起來。」

  「這就交給我們來煩惱就好。」亨利克自嘲似地笑了聲,隨即話鋒一轉:「昨晚鬧得那麼大,你今天大概有得忙吧?」

  「確實呢,先不說現在一堆人快把國北市翻過來,在找昨天Server II的那個小女孩。」即便隔著話筒,渥塔心中的無奈仍透過聲音不斷傳達過來:「下午市長還打算開記者會,說是找到Y黨對手和Server II掛勾的消息。媒體也好,檢警系統也好,現在都一團亂。」

  「但是昨晚Server II也承認整起事件是自導自演呀……」亨利克嘗試思索數秒,腦中的煩憂和混亂卻讓他的思緒始終無法連成一線,他只能不服氣地啐了聲:「呿,這些人到底想搞什麼?」

  「連你都沒有眉目呀。」

  「就是說。等過幾天我這裡穩定一些後,我會把這陣子的搜查進度整理給你。抱歉,情報應該要跟你共享的。」亨利克語畢,遲疑了一下才接著說道:「還有,渥塔檢察官,昨天晚上的事情……多謝了。」

  「你呀,還是先好好休息吧。需要幫忙的時候就打給我們。」渥塔只淡淡地笑了聲:「好了,我手頭上還有很多事得收尾,再連絡吧。」

  「嗯,再聯絡。」亨利克掛斷電話後,將手機塞回自己的長褲口袋中。他嘆了口氣,放鬆身體,順著椅背懶散地讓自己的身體滑下。本想暫時閉上眼,幾秒鐘也好,能夠什麼都不想是最好的,但在他閉上眼前,一罐黑咖啡卻被擱在眼前的桌上。

  「遠遠地就看到你,你大概需要這個吧!」康希斯大步一跨,在亨利克對面坐了下來:「真是的,這種表情不太適合你呢。」

  「哪種表情啊?」亨利克嘴上雖這麼說,心裡倒也明白得很。剛才渥塔肯定也是聽出自己的心思,才會叫自己好好休息的吧?

  「我本來還以為你會在學生的病房裡,沒想到在餐廳呀。」康希斯一手跨在椅子靠背上,翹起腳,表情倏地認真起來:「事情經過我聽說了。你和學生們的傷還好吧?」

  「我沒事,但德雷的情況實在不妙。」亨利克說完後,忿忿地低下頭,深吸了一口氣後才說道:「是我太輕敵了。」

  康希斯沒多說什麼,只是再次把咖啡推了過去:「想休息就瞇一下,覺得必須再撐一下就喝了它。」

  他說完後便站起身,身影看來同樣疲累:「我到病房看看狀況就好,南斯那裏也要我回去支援。」

  「還真想好好睡上一覺。」亨利克邊說著,邊拉開了咖啡的拉環。

  「你可別在學生面前露出這副表情。」康希斯聳了聳肩,看似雲淡風輕地說道:「他們都還得依靠你咧。」

  目送著康希斯的背影離去後,亨利克一手握著咖啡,半因疲勞、半因思索著剛才的話語,讓咖啡香恣意地飄散在它周圍。

  而後,他自嘲地笑了聲,將咖啡一飲而盡。

下一節請點我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86506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0喜歡★e1234488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Math ... 後一篇:[達人專欄] Math ...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xch53172大家
惡搞習大大,上市一星期即絕版的恐怖遊戲"還願"實體版遊戲開箱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7:48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