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 GP

【戰火之海番外篇】不滅的不死鳥.下篇:獵姬行動

作者:六葉櫻│2020-07-25 23:44:06│贊助:8│人氣:448


前言:1.本篇有半R-18內容,會說半是因為不像上篇描寫的太全面,所以先不設兒少保護,除非站方警告。
2.響的番外篇預計還會有個「終篇」,瞄寫響返鄉的過程,到時響的服裝將正式換成釣客裝,槍械主武也將換成SVD狙擊步槍,但終篇將會涉及到戰海主線後期的劇透,因此會視戰海主線的進度開始撰寫。
3.本篇無海戰描寫,多為陸地槍戰與特種作戰。
4.下篇的篇幅原先沒那麼長,但因為增加了對集積地棲姬BOSS戰、行動過程的詳細描寫,還有響與六驅的對話場景,而增加了篇幅,不然在原先的構思中,集積地會很快被收掉。
5.本篇完成後,我應該會回來繼續寫戰海主線,第九章提到的特殊部隊行動篇可能要延後,或是會在中途編寫。
6.筆電的狀況越來越糟了,如果撰寫新章期間筆電掛了,那可能在換筆電前要暫時停筆。
7.戰海第十章的完成速度或許會慢一些,因為我最近想邊寫邊休息個幾天。
8.R18的部份其實有插圖,但魔鬼藏在細節裡,就不明說了



"Возможность сбить с толку или потревожить потерять голову, быть равным, чтобы потерять все."
--Влади́мир Ильи́ч Улья́нов
貽誤時機或張惶失措,就等於失去一切
--佛拉迪米爾.伊里奇.列寧


【集積地棲姬】


「Base,this is Supply Depot ! 」(基地!這是集積地!)
位於民都洛島林地深處的某座新建地堡中,傳來女性對著通訊倉皇失措的聯繫大吼,打破地底下的沉悶氛圍,吼聲在封閉的地底空間內四處迴響。

「Base! Come in ! 」(基地!快回答!)
女性的聲音再次以英語吼道,又一陣吼聲迴盪於地堡各處。

「Russians ! The fucking Russians has arrived !!! Do you fucking copy ??」(俄國佬!是他媽的俄國毛子過來了!媽的你有沒收到??)
正在地堡內的一間私人房間內,使用辦公桌上的美軍通訊設備進行緊急聯絡並不時大吼的人,是個正穿著類似內衣褲的黑白色泳裝、雙足著黑過膝襪、雙手戴黑手套、有著像圍巾般,能夠繞於頸脖上的長麻花辮及蒼白的白髮、有著一對棲艦的青藍瞳、頭上戴著一副遮陽用的墨鏡,同時耳邊也戴著一副通訊用耳機,胸口上也鑲嵌著一大一小藍色物體的女性。




看來她才剛從海灘渡假回來,連正裝都還沒穿,也才打算開啟怕無聊而帶來的PSV遊戲機,如過去一樣地將自己關在地底下,開始另一天無人擾清夢,但也相當無聊的宅女日常時,由她「管轄」的地盤就突然出事了。

剛開始她不以為意,以為應該是有人傻傻跑來「自殺」或單純送死,直到打起遊戲沒多久就透過房間內的監視畫面發現「一群俄國佬加上她們的瘋狂戰術」,也感覺到上方傳來的劇烈震動,她才意識到出了嚴重的大事,立刻派出去的深海解放陸爆最後都沒能回來,調遣過去的航母支援艦隊甚至沒有任何回應,而且不知道是不是雌鹿直升機的流彈或是飛彈轟炸摧毀了島上的監視裝置或是監視網路發電機的緣故,現在房間內的監視螢幕全都沒畫面跟信號,完全無法得知現在外面的情況,因此改以通訊的方式聯絡美軍的「魅影狐」在菲律賓的軍事基地,試圖求援...但連這唯一的希望都讓她感到絕望...


「滋滋滋滋滋滋滋......」


將平時戴的耳機,接上不太常用的通訊裝置,轉去友軍頻道求援,結果傳來的卻是刺耳與惱人的雜訊聲波...。

但絕不可能是位於高山處的通訊塔台受損了,女性也很確定剛回來時,她才用這玩意向華府做了一次定期回報,通訊品質良好,裝置也沒有損壞的地方,因此從這個情況判斷,通訊可能受到某種干擾,但是什麼發出的干擾她不得而知,只知道這唯一的救命稻草都出問題讓她非常的慌。


「I....can,t hear....you! Come in....!」(我無法...聽到妳! 請...回答!)
就算頻道接通了,但嚴重的干擾雜訊也讓對面的通訊員無法聽清女性的求援大吼。

「Fuck you,base....!」(我幹你基地哩....!)
女性氣急敗壞的以英語咒罵,也將戴上的耳機用力砸在通訊裝置上,通訊求援的手段已經行不通了...。

「Fuck...! Fuck....! What can I do ! What can I do...!?」(幹...!幹...!我該怎辦...!我該怎麼辦...!?)
女性難以心安,相當焦急的原地踱步著,一面咬著大拇指,不停思考接下來的對策。

現在看不到外界的情勢、通訊他媽的廢了、這個爛地堡一直以來也只有自己一人、而外面的那群該死的破銅爛鐵...。


「Fuck ! You fucking dickhands ! I,m told you before:"If you continue thinking with your asses,they'll kill you all,too,and come calling at my fucking door ! 」(幹!一群沒用的廢物!我早就他媽的告訴你們:如果你們再繼續用屁股想事情,她們就會幹掉你們,然後就來敲我的門!)
一想起外面那群慘遭屠殺還被徹底滅光的腦殘同類,女性火氣就上來,一邊以英語喃喃自語的痛罵,儘管她之前也從未與外面那群同類說過這樣的話。

「Fucking cretins...you fucks can't do shit right !」(媽的一群智障...一件事都做不好!)
女性提高音量的飆罵最後一句。

「Fuck...我只是他媽的偷去馬林杜克曬個日光浴順便買幾顆充電電池回來,就碰上這他媽的鳥事...本來不該是這樣的...我早就叫華盛頓的那群智障派一些「魅影狐」過來地堡駐紮,卻跟我說:巴坦島就有座魅影狐基地,有困難或需求就聯繫他們,我只要一直待在地底下就好...這樣幹他媽的廢話!通訊直接廢了我是要怎麼聯繫,而且還是位處呂宋北邊他媽的基地!這下別說這裡的物資都要給那些俄國佬搶走!我也要他媽的沒命了!」
她停在原地,從感嘆好好去海灘渡個假回來就遇上一群「戰爭瘋子」來施以瘋狂突襲的衰小結果,到一想起軍方高層對她當初提議的具體建議所給出的敷衍回答,就令她又開始不爽的將砲火轉向那些高層,甚至踹飛她平時用來靠背的椅墊,但火大也無法改變不妙又絕望的現況...。

不過說到物資....。


「如果將這裡的物資都交給她們會願意饒我一命嗎....當然不!她們還是會斃掉我!」
思考這般自掘墳墓的「救命方法」,結果當然是不可行。

「果然只能窩在這裡等援軍了嗎...?對...看來也只能這樣了...沒錯,再過半小時後又會有一支巡邏艦隊從巴坦島出發來到這...而且魅影狐應該也會在察覺事情不對後也派人過來「關注」了...我只要繼續待在這兒就很安全...哈哈...沒錯,這座地堡甚至完全不怕被核彈炸,那群只會在海上打砲的,甚至靠核武威脅歐美的臭毛子根本拿我沒輒...只要我不出來,遲早勝利的就是我!哈哈...哈...」
但轉念一想,意識到這座地堡的堅不可摧、「艦娘只會在海上打砲射雷」以及援軍遲早會來的事實後,她便自我安慰起來。

「不過...俄國佬不是只顧歐洲那頭還有跟第四帝國玩的很嗨?怎麼突然也想插手太平洋的雜事?而且她們第一個鎖定的目標就是這裡...是看上這裡的物資儲備還是單純要我的命?而且跟那群俄國佬行動的是日本鬼子吧?毛子何時開始跟日本鬼子合作了?再說日本鬼子也想搶走這裡的補給?」
一冷靜下來,腦海隨即冒出堆的跟山一樣高的疑問,女性就這樣邊思考邊背靠著牆。

「OK...不管,就是這種時候才更應該在下面等救援...媽的...這群該死又瘋狂的俄國佬竟然連直升機都拿出來了...但終究也只能瘋到這種程度了,畢竟是「艦娘」嘛,只能在海上傻傻看著一座海島,然後什麼都不能做...這群白痴...」
決定繼續當個縮頭烏龜等人來救的同時,她也不忘偷罵外頭的那些俄國佬幾句。

但再怎麼自我安慰與催眠自己,就是感覺越來越不對,總有種不能小看這次找上門來的俄國佬的預感...。

「.....」
再這樣下去又會開始心神不寧,女性只好離開牆邊,來到一處衣櫃前。她打開衣櫃門,取出藏在衣櫃抽屜內的一條繫著投擲武器袋以及彈藥袋的美國海軍陸戰隊迷彩腰帶,接著取出藏於櫃內深處的一把沒裝彈匣的M16A4戰術突擊步槍。


「咔!嚓!」


她先將腰帶繫上,接著在書桌那兒熟練的為M16A4裝上ACOG瞄準具,往彈匣槽裝上標準彈匣,拇指按住槍機卡筍,將槍機送上,開火模式調成全自動後,即抱著M16A4坐在牆邊,姿勢如抱槍警戒的陸戰隊,彷彿她也曾在美國海軍陸戰隊待過。


這是以防萬一...對...還有讓自己能安心,如果那些毛子真的跑進來這裡,我也會讓她們知道我這「前下士」可不是吃素跟好惹的,待會也要再派些艦載機出去,不知道那台該死的直升機走了沒...我只剩下30架艦載機...派一些出去保險一下,給自己留下一些當保命道具...雖然常理來想,「艦娘搞登陸作戰什麼的根本不可能」...沒錯...

.....完全不可能。


接下來的時間裡,女性便維持如此靠牆坐下,抱槍提高警覺的態勢,祈禱友軍能趕快過來解決麻煩,至於尚未換下的泳裝,她也懶得更換了。



「滋滋滋滋-----....咻咻-----...」

一方面,那名女性完全無法理解的通訊干擾原因及源頭,來自一架由紅軍及國家安全局派出的Dozor-100 UAV(無人機),這架無人機擁有隱形匿蹤及反雷達偵測的技術,既能隱藏機身,也能避免被各種雷達偵測到動靜,並且機身被裝上了訊號干擾器,因此還能徹底干擾飛行範圍內的所有通訊裝置及信號。

目前這架UAV就呈隱形狀態在民都洛島的通訊塔台附近盤旋,持續干擾著島上的通訊機制,但干擾對象只針對美軍使用的軍事通訊訊號,對友軍則沒有任何影響...因此...


「無人機的狀況如何?卡馬契夫同志。」

「狀況良好,干擾仍持續作用,燃油也足夠,同時有「SV-98」在隨時盯著。」

「很好,繼續讓無人機保持干擾,別給美國人任何足以干擾「狼窩」執行的機會,我們不能容許這次行動有預期外的因素。」

「您請放心,政委同志。」


無人機內建的通訊接收裝置也正不時傳來紅軍行動特別委員會最高政委-謝爾久科夫定期向國家安全局局長-卡馬契夫.塞姆維奇確認無人機現況的通話。

紅軍對紅旗與第六驅逐艦隊的協助仍在暗中持續著,為的是確保「狼窩」成功,並為祖國拿下民都洛島。


與此同時,女性即便為了預防那個機率較低的「突發狀況」發生而做了些準備,但最終一切的結果都會在她預料之外....。






不滅的不死鳥.下篇:獵姬行動




主題曲:Battlefield V Legacy Theme Soundtrack - Classic Battlefield




歌詞:無







「獵姬行動」
2041年12月13日16:02
「響」
第六驅逐艦隊與紅旗.日本海第五艦隊
菲律賓.民都洛島
當前武器:IWI加利爾ACE戰術化突擊步槍(ACE 32型號)Ots-33自動手槍、紅軍制式戰術刀、六顆芥子卡拉什毒氣手榴彈


OST:Aliens vs Predator (2010) OST - Ancient Tournament





◇潛行通過叢林地帶,無聲地肅清阻礙並抵達地堡


依照「狼窩」的行動流程,一旦雌鹿直升機空援結束,我們兩方的艦隊一執行登陸後,後續就要由我、塔什干、格羅茲尼及明斯克一同完成,最終目標就是將躲在地堡的那個陸上基地孬種逼出來,將她幹掉,並拿下民都洛島...。

我們四人在登陸後即捨棄艤裝及火砲,改持都裝有消音器的戰術突擊步槍,呈四人縱隊,也改以步行的方式深入民都洛島的叢林之中,穿過叢林,越過林間,無視一切蟲蛇,甚至穿越先前被雌鹿一陣狂轟,從而燒盡大片的區塊;跨越倒在草地,仍依舊燃燒不止的椰樹;踏過那一大群慘遭雌鹿轟成廢鐵,如今成燒焦殘骸的深海解放陸爆艦載機,到目前為止,行動都很順利,也未遭遇任何敵蹤。

過程中,我們四人難得不發一語,而是全神貫注的將精神集中於眼前的重要任務上,並且眼觀四方,隨時警戒,手中的加利爾ACE、AKS-74U、AK-105以及AN-94突擊步槍也都時刻舉著,右眼皆各自靠在自己槍上加裝的戰術瞄具上,槍口不時移右移左,四處瞄準,以應付任何突發狀況,就這樣舉槍瞄準,緩步而行。

這樣的我們就像過去俄羅斯特種部隊-Gorka,而以艦娘之身實踐如此情景的,在這世上只有紅旗,如今我們的行動則是「斯巴達遊騎兵」最終訓練出來的結果-既能海戰、又能在海上槍殺棲艦雜碎,甚至能進行陸戰,持槍施以特種作戰行動的艦娘特種部隊,經過那樣的訓練後,現在我們每個人都是精實的斯巴達人,專業致命的遊騎兵...而不再只是艦娘。

這樣與昔日同胞一同執行特種任務、一同行動、一同為彼此警戒,也一同持槍慢步的景象,讓我不禁回想起在紅軍接受作戰訓練,或是在紅旗與大家一起經歷接近死亡,環境嚴苛的特種訓練與執行陸地實戰時的回憶,雖然想起來總會讓我捏把冷汗,也會問自己是如何撐過那些早就會死在半途中的訓練模式,但確實也相當令人懷念...畢竟這是與同胞一起共患難而來的寶貴回憶,再加上,就算訓練再嚴酷難熬...上校也從未放棄過任何人。

「Стой...」(等等...)
在林間步行至一半路程時,塔什干伸出一手示意我們止步,也出聲提醒。

一見到她的舉動我們就知道,有不懷好意的傢伙過來了,所以我們四個也立刻散開,各自躲在附近的樹叢之後,並小心地觀察前方狀況。


「嗡----咻-----嗡......」


果真有敵蹤出現,是兩架深海解放陸爆,不意外是那個孬種基地放出來的,或許她想做最後掙扎。

這兩架深海解放陸爆就這樣漂浮在離我們不遠的前方樹林不動,亦不停發出由推進器所發出的「嗡嗡」聲,跟蜜蜂一樣吵雜,看來它們是被部署到這兒了,但還不知道有人已經深入島嶼...雖然我們可以選擇繞道而行,但只要敵人的數量不多的話,我們都會採取較直接的方式...。

「兩個目標,在前方滯留不動...。」
塔什干躲在我身旁的樹叢中,低聲向我們三人回報著這兩架深海解放陸爆的當前狀態,槍口也隨時瞄準著它們。

「那個躲在地堡的膽小懦夫看來還有玩具能用...。」
明斯克躲在我右方的樹叢中,低聲諷刺。

「它們不知道我們在這兒...可以解決它們...。」
格羅茲尼在塔什干左方的樹叢中,低聲說道。


「咻咻----咻咻-----!」


「鏘鏘鏘!滋滋滋....」




格羅茲尼一這麼開口後,一直都藉著各自的EOTech的A65準星及反射式紅點鏡的紅點準星,加上我們都加裝於導軌或護木下方的紅外線雷射瞄準器,預先瞄準著那兩架深海解放陸爆的大頭機身的我與塔什干,便從樹叢之後率先扣下加利爾ACE及AKS-74U的扳機,擊發出經過消音器消聲及消燄處理的無聲槍火,特化穿甲彈也無聲無息的打入深海解放陸爆那張肯定有深海口臭的青綠口中,直接打穿它們的噁爛舌頭及大頭,濺出青綠色的艦載機油,也順利摧毀與擊落牠們,遭到擊落後,牠們失靈與不再有反應的機身也落於草坪上,散出些許遭到破壞的損壞電流。

「幹掉了...。」

「安全,可以繼續前進...。」

肅清前方後,我與塔什干回報現況,我們四人才離開用作掩蔽的樹叢,繼續舉槍警戒著的緩步推進。


「說起來...走到現在最多也才只遇到那個窩囊廢的玩具飛機,卻沒遭遇任何美軍人員...」
行進途中,明斯克邊舉著AN-94警戒,卻也低聲提出這個疑點。

「或許美國佬根本沒派過部隊在這駐紮也說不定....」
格羅茲尼舉著AK-105行進哨戒,並回答。

「沒道理啊?有陸上基地就表示這裡也是美國佬佔領計畫中的重要島嶼之一吧?」
明斯克還是不能理解。

「....有可能這裡只是個前哨基地或臨時補給中繼站。」
這次由我回答明斯克,並在隊伍較前頭的位置,舉著加利爾ACE行進警戒。

從民都洛島的棲艦部署情況來看,美國佬已經佔據這座島有很長一段時間,可能比珊瑚海群島還久,但在這樣已經置於控制有段時間的佔領島嶼上卻不見任何美軍部隊,唯一可能就是這裡應是他們進軍菲律賓七大島中其他六島的前哨基地,順便用來作為囤積深海艦隊用物資的主要補給點,就是說,這裡雖是補給重地,但美軍的主要目標是呂宋島,並意圖在島上設置陸上基地,但在呂宋島的陸上基地誕生前,美軍只能持續以民都洛島為前哨,並繼續等待及監視,一旦呂宋島的陸上基地誕生,民都洛島就會被捨棄,物資補給也會撤出這座島轉為運去呂宋島上,這裡的陸上基地也有可能將被分配去別的佔領島嶼上擔任其他陸上基地,或是被編制進深海艦隊中。

上校雖說這裡被美軍列為軍事基地,但講難聽點,這裡只是「暫時利用與順道儲備」的一座小島,與呂宋島相比,美國佬並不是很在乎這裡的價值,有必要時這裡也是可以隨時捨棄的棄子,因此採用較為消極的方式管理,加上他們也並未料到說他們眼中的「俄國毛子」也會介入這次戰役...。然而前提是呂宋島的陸上基地有竣工,否則現階段民都洛島丟失,對美國佬徹底掌控菲律賓與進軍呂宋的行動也會造成大挫,這裡的補給物資要是毀於一旦或被奪去也會讓他們得不償失,那也是為什麼我們要用隱密行動的方式來確保這座島會在美國佬不注意的時候被我們搶下...。

「那他們有可能會在那座地堡內駐紮嗎?」
明斯克又接著問我是否有這種可能。

「如果美國佬對這裡還有些放在心上,或許真的會有部隊進駐裡面也說不定。」
我回答,而如果地堡內有美軍部隊,那當我們往內部放毒時,那些美國佬也會死的很難看。

「Внимание...в направлении 3 часов...」(注意...三點鐘方向...)
一解答明斯克提出的疑問,眼力較好的格羅茲尼發現又有狀況,而低聲警示,我們也立刻找好掩護及掩蔽,利用林間的樹幹或樹叢隱藏身形,握緊手中的槍械,屏息以待...。


「嗡----嗡嗡-----咻咻------」


這次是真的得躲好,因為穿梭飛越樹叢之間的深海解放陸爆已不再是剛才遭遇的兩架而已,而是一整群...目測約有15架左右,先前遭遇的兩架應該是打頭陣並預先佔位部署的。

「Та-ак,ну что устроим им Фермопилы,спартанец? Илиподождем,пока пробегут?」(好,所以我們要在此地重演一次「溫泉關戰役」?還是乖乖等它們通過?)
躲在椰樹後用作掩蔽的明斯克略帶幽默的低聲問著大夥。

既然這次是特種行動,需全程保持隱密,就表示我們不能在島上引起注意,加上敵艦載機數量眾多,所以最聰明的作法當然是等它們一架架地經過...不要做傻事。

「Стой...стой...」(等等...再等等...)
塔什干低聲提醒我們再等一會兒,沉住氣,也一面小心的在躲藏的樹叢後觀察經過的這群艦載機動向,我們也持續保持不動與安靜無聲,亦於掩蔽中或掩護後透過槍上的瞄具伺機觀察與警戒著...。


「嗡咻咻------------...」


機群更加惱人吵雜的「嗡嗡」響聲逐漸結束後,那大批的機群完全沒發現我們就躲在它們附近,也徹底離開我們的視線範圍,往島嶼的西北邊飛去...上校他們把守的方位是在我們登陸島上的東南面沿海處,完全與它們錯開了...但這樣才好,沒有任何開火聲響我們就越能順利潛行,不被那個還待在地堡中的懦夫察覺,不過這也表示我們得盡快找到地堡了,畢竟那些艦載機還會再回來...。

「看來這些就是全部了...。」
塔什干說著,也逐漸與我們離開各自找好的掩蔽之後。

「我們得加快腳步...得在上校牠們與艦載機交火或是我們先被發現前抵達地堡...」

「我同意..繼續前進吧。」
格羅茲尼與大夥兒皆同意我的提案,也趁著那些艦載機往回巡邏前,加緊腳步繼續向前。


「Огонь,Его заметипи.」(小心點,我看到它了。)

「咻咻----!咻咻咻----!鏘鏘滋滋滋.....」

「別擔心...我處理掉它了。」


從我們先後遭遇前兩架深海解放陸爆,與經過眼前的大批巡邏機群後,往地堡推進與搜索地堡位置的途中,我們也陸續遭遇其他被後續部署在我們必經之路上的解放陸爆,它們幾乎呈二~三架,少數為單獨或是四架一隊的方式固守於林間,進行巡邏與警戒任務,多虧它們數量不多,所以一旦在路上發現到它們的蹤跡,我們便能比照最開始遇到的那兩架的處理方式...。


「咻咻----!宰了一個。」

「咻咻咻----...!哈哈...!正中紅心。」

「做的好。」


我們合作無間,默契絕佳,不時互相提醒警示,互相掩護協作,全程安靜無聲,那些長了兩對機翼的大頭仔完全沒發現是誰躲在附近,完全不知道是從哪開的火就逐一遭到擊落,在它們後頭的同類也完全沒察覺前方部署的夥伴出事了...。


「咻咻--!晚安,睡個好覺...。」

「咻咻----!祝你有個好夢。」

「滋...滋滋滋滋滋-----...」


我們利用民都洛島上的叢林地形,以及叢林本身提供的絕佳天然掩護,不時隱藏於樹叢之中,或靠於樹木之後,不時扣下指頭隨時放於之上,以隨時開火的扳機,藉由戰術瞄具及準心的輔助與精確瞄準,以及消音器的消聲協助,從樹叢伸出的槍管之中,或是樹木之後探身舉起的槍口之中不斷擊出完全無聲,如同一道微小黑影彿過,又如同一陣渺小微風吹過的點放槍火,隨擊火而出的無聲子彈更是毫無偏漏,直取要害,一槍斃命,從而準確擊落與摧毀每個眼前的目標...。


「咻咻----!安全....」

「前進。」

「咻咻----!目標倒下了。」

「繼續走。」

「滋滋滋滋....」


我們一面潛行,一面擊倒目標,且行且打,我們輪流換人打頭陣,輪流換人哨戒;輪流尋求掩蔽,輪流擊毀可視目標;並且輪流回報,最後一同離開掩體,再次舉槍,快步向前;我們施行特種部隊的作戰行動,也如同林地中的特種部隊一樣俐落又準確迅速的解決所有遇上或發現的麻煩,致使我們這一路上就算遭遇敵軍也依然暢通無阻;我們跨過數架被擊毀落地,發出損壞電流的艦載機殘骸,也跨過因我們擊發,而排出藥室,彈落於林間草皮上的一顆顆5.56及5.45x39mm空包彈殼,沒有任何敵人能阻擋的住我們行進的步伐,擋我路者的下場便是吃子彈與倒下。

儘管今天成為我們練靶與實戰對象的,只是一群由窩囊廢釋放出的玩具飛機,不是貨真價實的美軍實在可惜,但紅旗的四個精英斥侯及偵查能夠久違聚在一起合作,一起重操舊業,一起開火也確實值得。


「嚓嚓...」

「哈,地雷換資源。」

「解除一個地雷了。」

「幸好當初紅軍在教拆除地雷課程時我沒蹺課...」


當然,這一路上的麻煩不只是可見的深海解放陸爆,我們也透過配戴於手腕上的地雷探測器,探測到路上埋藏相當多的,由美軍使用的M18A1闊劍地雷以及M14反步兵地雷,但地雷就跟那些解放陸爆一樣,並不構成威脅,當我們活用上在紅軍或是在紅旗學習的拆雷技術將地雷絆線及感應機制拆除後,地雷不僅失效,拆除後獲得的零件資源也歸我們了...。


照著如此勢頭....


「咻咻咻咻咻----------!」

「鏘鏘鏘鏘!!滋滋...滋滋滋...滋滋滋滋轟----...」


經過最後一次於樹叢及樹木後方,站立、蹲下或是匍匐趴下的齊發與無聲射擊,各自解決掉最後四架漂浮在目的地前方守候著的深海解放陸爆ACE型,當它們被擊落的大頭像球一樣從上坡滾下坡後...


「目標就在前方...」

「看來我們找到了。」


我與塔什干不約而同地開口,也去伸手拉起之前匍匐在草地上,藉此穩固射擊與減少彈道偏移,並以AKS-74U施以臥射的她,她在被我拉起身後也稍微拍掉衣裝上因身體貼地而粘上的泥土、落葉及雜草,之後我們兩人站在一起,看著那座就在深林高坡上的軍用地堡...明斯克與格羅茲尼也分別離開樹叢及樹木,前來集合,並且同樣抬頭望著我們的最終目的地。

「很好,這下那個躲在總統套房的孬種就逃不掉了!」
明斯克已經迫不急待要往那個只會躲的鼠輩身上留下數個彈孔了。

「那麼...接著實行「第二階段」,全員散開,待會要投擲毒氣進去,先將防毒面具準備好,也確認夜視鏡的情況,如果內部過於昏暗,我們可能會用的上。」

「.....」
在格羅茲尼下達指示,也要求大家準備好夜視鏡與防毒面具後,我也從背包內取出紅軍正普遍使用的GP-7式防毒面具,同時以俐落專業的換裝動作,將這副悶的要死,還要不時注意濾毒罐時效及庫存的防毒面具戴上面部,再接著取出由紅軍兵工廠製造及用於夜間作戰的夜視鏡,並套在頭上(那頂礙事的六驅鴨舌帽則是收起來了),而且該慶幸還好我有確保濾毒罐的數量總是維持在30罐左右,因此就算是突然執行生化作戰或任務也不怕濾毒罐突然不足。




當我戴上防毒面具也套好夜視鏡的固定帶後,塔什干及格羅茲尼也都完成接下來行動所需的防毒及夜視準備,只有需要在外面待命與盯緊地堡情況,還有伺機射殺「重要目標」的明斯克不用。

「Скоро увидимся.Будь поосторожнем,хорошо?」(我們待會見吧,總之小心行事,好嗎?)




全員散開並各自前往地堡尋找通風入口前,塔什干隔著她的PMK-2防毒面具,也持著AKS-74U提醒我要小心謹慎,我則是對她微微點頭,表示我會照顧好自己,隨後我們才各自散開,戴著防毒面具,又舉槍的小心來到那個陸上基地正躲藏的地堡處。


一來到地堡附近,明斯克及塔什干就先確認地堡周圍有沒無埋下任何地雷,我與格羅茲尼則是在滲透地堡內部前先以輻射探測器,經由地堡的通風口探測內部是否有任何具放射性物質的武器或其他危險物體,但結果是沒有,蓋格計數器的空氣品質都顯示為綠色,此時,塔什干她們也已確認地堡周圍沒有佈置地雷。

「明斯克...妳在距離地堡約2~3米的位置躲好與盯好...避免那個傢伙逃出來時丟投擲物影響妳射殺她。」
在我確認地堡內的空氣品質正常後,要使用工具弄開風口的鐵蓋前,也指示明斯克拉開一個足以遠離破片手榴彈、煙霧彈及閃光彈影響範圍的安全距離並在那裡待命,以防她因為對方的干擾而失手,或是受傷。

「知道啦,放心交給我吧,那傢伙一出現時,會連到時頭上的彈孔是誰留下的都不知道!」
明斯克胸有成竹與興奮不已的回應,但我露出平時的死魚眼,不敢打包票。

「說真的,別搞砸了...」
格羅茲尼也認真的補上一句,畢竟明斯克失手後,我就要多跑一趟去幫她收拾殘局。

「嘿,我可是神槍手呀!不會讓妳們失望的,你們就只管放心逼她出來就對了!」
明斯克再次充滿信心的給出答覆,也對自己的槍法有絕對自信,她也在這之後立即就定位,躲入距地堡約三米距離的附近樹叢中,開始待命及等候目標從地堡內現身,再依計畫行事地狙擊她...。

不過結果會如何我與格羅茲尼也大概有數,但這也沒辦法,如果讓明斯克這種衝動行事的人去潛入地堡她可能會不按牌理出牌,還有可能選擇直接去給那懦夫來個「歡樂送」,那還不如讓她在外盯著,與祈禱她開火能射中那混球的腦袋,對此,格羅茲尼稍微搖頭,並在離開前稍微看了我這裡一眼,似乎在用眼神請託道:「第三階段」就麻煩你了,之後她才離去。

嘛...就算妳不說,我也隨時準備好應對這種情況了。



◇目標:潛入地堡,釋放芥子毒氣


OST:地堡潛伏
出處:Dan Romer - They Can Never Smoke Us Out | Far Cry 5 : Original Game Soundtrack




之後,塔什甘及格羅茲尼都準備開始滲透潛入,我也在這時利用背包內的工具將我要潛伏進入的通風口蓋打開,再將工具收入背包,將背包拎起與背好,也同樣將我那把子彈庫存快見底的加利爾ACE背在身後。

「哼嗯....!」

接著讓雙手抓住打開的通風口邊緣,借力攀爬進入通風管道內,等我的嬌小身軀成功爬進去後,我也在管道內呈匍匐姿勢,就這樣戴著防毒面具,沿著黑暗不清的通風管道向前爬著,往地堡內部深入....。


「呼....呼......」
匍匐爬行期間,我唯一能聽到的只有我隔著防毒面具,所發出的沉重呼吸聲,能看到的也只有防毒面具遮掩面容下,所呈現出來的一片更加昏暗的視野,以及由我呼出的氣體凝結在面具鏡面上的霧氣。

由於越爬行深入,視野就越黑暗,因此準備好的夜視鏡這時就能派上用場,在將夜視鏡戴上後,黑暗的環境及眼前的視野就變的非常容易看清,儘管這也讓我看到一些通風管內的蜘蛛及老鼠...。




話又說回來...如果待會投毒氣的地方能讓我「順便換把槍」就好了...加利爾ACE的子彈快用光了,雖然我還有Ots-33手槍,但倘若那個懦夫跑出地堡,明斯克還打空槍,就算拿手槍能跑的更快,不過有把突擊步槍我會比較好確保命中率...畢竟追上了,但打不中不只浪費子彈,也給對方逃的更遠的機會。


「Son of a bitch,I can't wait much longer...(王八蛋,我快等不下去了...)牠們還沒到嗎?「魅影狐」還沒察覺到異狀嗎?Come on...come on...what the hell is taking so long....?(快啊..快啊...怎麼他媽的花這麼久的時間?)」


在通風管道內爬行至能夠看到從出口風蓋間隙透入裡面的室內光線的同時,我也隱約聽到風蓋外邊傳來一陣女性用著英語喃喃咒罵與快要耐不住情緒的自言自語...。


「或許我該趁這時打個遊戲...? Fuck...不行...我真的很討厭焦躁不安的時候還打該死的遊戲,那只會讓我越打越爛...!」


女性的聲音持續以英語說著,也夾雜著美國佬的髒話,剛好我也一路爬到出口風蓋的位置,所以我掀開夜視鏡,先從管道內透過風蓋的間隙觀察外面的情況...。

看起來這條管道連結到一處地堡內的發電機室,室內幾乎堆滿用來供應發電裝置運作的燃料及一些修理發電機用的工具箱,而發電機目前正常運作與供電中,這座地堡的電力主要來源似乎就來自這裡,而且像這種重要的地方,我也沒看到任何美國佬的軍人...應該說爬行期間,我完全沒聽到管道下有士兵在哨戒或是交談的聲音,目前唯一聽到的只有剛才那陣女性用英語講話的聲響...看來美國佬真的沒把心思放在這座島上,既不派部隊駐紮島嶼,也不派任何人進駐地堡。

不過剛才一直自言自語的女性我想就是這座島嶼上被部署的那個,只敢躲在地堡內的「陸上基地」,而且從聽到的聲音來源判斷方位...似乎是從隔壁傳來的...也就是說那傢伙躲藏的地方就在這座發電機室的旁邊...還真是湊巧...而且就算是現在,我還是能聽到她繼續不安的喃喃自語,果然是被我們的戰術給嚇壞了,但也確實不知道我們竟然還滲透進她的地堡內...。

但說起來....

「.......」

我發現這座發電機室內竟還有一張用來改造槍械的工作台,台上正放著一把剛改造完的M4A1戰術突擊步槍...應該是那傢伙改完放在那兒,打算之後再來取的樣子...。

依照原先的流程,一旦抵達通風管道出口後,我們只需要待在管道內往外投毒氣就能直接撤離,但我之前就想過要換把槍,恰好有把現成的就放在那兒...。


所以當我持續呈匍匐姿態,在管道中使用螺絲起子轉開風蓋的螺絲釘,並小心移開風蓋後,我先從管道內離開與跳下,進入這座發電機室,之後來到放著M4A1的工作台那兒,趁著隔壁的傢伙還在不安的自己跟自己說話,也靠著發電機發出的運作噪音掩護,我取下背在後背的加利爾ACE槍帶,讓這把打到彈匣不足的槍加上EOTESH紅點鏡瞄具以及紅外線雷射瞄準器取代她的這把在槍上裝配Trijicon ACOG 4x32瞄準鏡、使用奈特軍械公司M4導軌適配系統護木及Magpul MOE卡賓槍槍托、裝有前提把,也在護木左側加裝AN/PEQ-2雷射瞄準器的戰術M4A1,當作是送給她的見面與鑒別禮。


「喀嚓!」


「......хорошо。」


拿走M4A1後,我用右手拉了一下槍身上的槍機拉柄,這把「美女」這下歸我了,也包括她都已經裝好5.56子彈,並整齊排列在工作台的美軍彈藥箱內的那些M4A1使用的標準彈匣,還得感謝她事先幫我將M4的彈匣先裝上了。雖然我很少使用美國佬的槍,而現在紅線國內的槍械也只剩下當年蘇聯及俄羅斯自產的槍械,不論是在紅軍還是紅旗...AK.卡拉什尼科夫家族的槍幾乎與我脫不了關係,但我們還是有在一些特殊場合接觸過美國佬的槍械,其中我大概碰過M4三次...所以使用及裝彈方式我還是明白的,有時候,真的很佩服美國佬國內的軍武技術...。

不過我挺訝異的...這把M4A1被改造的相當正規,是把徹底的戰術化與軍用突擊步槍...深海棲艦的那些怪物雖然在不斷進化,但我想智商還沒進化到會對一把人類使用的武器進行改造,尤其是還改造的非常專業...而且改造這把M4A1的傢伙還自己裝子彈到彈匣內,還非常整齊的排列與整理好彈匣到彈藥箱裡...就像是這傢伙前身就是個在美國海軍陸戰隊待過的傢伙...。

總之,做為主武的突擊步槍這下總算換了一把,接下來該做正事了,不過做正事前...我想讓那個傢伙「不太好逃出來」,所以在藉由堆積這裡的木箱爬回管道前...

「咔噠,咔噠,咔噠,咔噠。」

我順手關閉發電機的電源,也將整座地堡的總電源開關全數關上,這時整座地堡陷入一片無窮無盡,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

在這傢伙開始吃毒前,先「好心點」幫她節省一些電。


「Hey ! what the hell heppaned? 」(嘿!他媽的搞什麼?)


雖然這樣也引起她的注意了,但她還沒發現我,而且我也要離開了...。

我戴上夜視鏡,將更換的M4A1背在身後,也在夜視功能的幫助下,沿著發電機室的木箱爬回管道內,並讓右手取出背包內的六顆芥子卡拉什毒氣手榴彈...

「給妳一些禮物...。」

「嚓嚓嚓....!」

我拔開毒氣手榴彈的保險栓,內部的芥子毒氣開始從手榴彈的保險孔中散發而出。

「咻咻咻......!鏗啷啷....」

最後,我在管道內將拉掉保險的所有毒氣手榴彈全投入發電機室,這時芥子毒氣也開始大量的蔓延出來,沒過幾分鐘,芥子毒霧早已充斥整個發電機室,並透過門的縫隙大量的擴散出去,由於這裡是地堡,在這樣不透風又不見光的密封空間中,直接一次投放大量毒氣將會讓毒更容易在短時間內充斥整座地堡的各處,又何況還是立刻就會出現效果的芥子毒氣...。

現在該離開了...塔什干她們應該也已經投好毒氣並在撤出地堡的路上了。

「嗶嗶---」

我戴在左手的戰術手錶也發出提醒我濾毒罐開始作用與提供氧氣的響聲,濾毒罐每隔一分鐘就得更換一次,從這裡快速爬出去也要五分鐘,等於說要換五次濾毒罐。

之後我便藉由夜視鏡照亮的視野,沿著管道加快速度的往進入管道的外頭方向匍匐爬去,還需一面注意濾毒罐的作用時間。

而至於那個就要大禍臨頭的縮頭烏龜....



【集積地棲姬】


「...?」
還在房間內抱槍靠著牆,也繼續坐著的自言自語,企圖使自己又開始焦躁不安的思緒冷靜,並且持續等候巡邏艦隊或是「魅影狐」派增援過來的時候,突然電都停了,周圍一片漆黑,還聞到略帶甜味,疑似芥末的氣味...芥末?我沒在弄芥末醬啊?停電又飄出這種味道是....???

「.....!?」
房間內沒過多久就幾乎充斥這種詭異的氣味,那股該死的芥末味越來越濃,她也隨著吸入越多這些在空氣中散播的芥末氣體,而逐漸察覺情況不對勁,但當她就要意識到先前認為「完全不可能」的事似乎已經發生的同時,這些氣體所造成的效果及症狀也開始在她身上體現而出...。

「咳咳....!!?咳咳嘔....!?Fuck...! It,s the gas! The fucking gas !(幹!是毒氣!是他媽的毒氣!」

她開始劇烈的咳嗽,頓時覺得呼吸困難,皮膚也開始出現明顯燒傷,甚至些許潰爛的症狀,視線也開始模糊不清,這讓她立刻意識到這是毒氣,而且還是最毒最致命的芥子毒氣,毒氣濃度甚至是使用最高濃度與侵蝕性的種類。

在這座地堡內不可能無緣無故出現毒氣,外面就算空投毒氣彈,地堡內的空氣過濾系統及通風口也會稀釋淨化與排出這些毒氣,況且目前毒氣的擴散速度很快,表示有大量毒氣在同一時間被釋放至這個地堡之中,也就是說....這是「人為因素」,更明確點說,就是她認為的那群只會待在海上的俄國佬..


不只進入島上了,還超乎她想像的瘋狂,竟然使用毒氣。


「I gotta get out of here....!」(我得從這逃出去...!)
這下真的非常危險與不妙,她立刻起身,用右手遮住口鼻,儘管這種毒氣連防毒面具都擋不住,而且現在已經吸了不少到體內,但畢竟是經過那個「企業」計畫改造的深海陸上基地,所以面對已經充斥整座地堡,正常人類早就已經痛苦死去的劑量,還是勉強能支撐一會兒,至少足以撐到經過緊急通道逃至外頭。

起身並摀住口鼻,避免吸入更多毒氣的同時,她也帶著M16A4趕緊摸黑來到之前取出腰帶及突擊步槍的衣櫃,依循記憶的位置,倉促的翻找衣櫃第二層的抽屜,之後找到了放在抽屜內的一個美軍使用的四孔戰術夜視鏡,也立刻將夜視鏡戴上,直到能夠看清黑暗後,由於完全沒想到敵人會潛入地堡並施以毒氣戰,因此她沒準備任何防毒面具,只能用著這樣摀著呼吸處的方式,左手持著M16A4的槍握把,儘速逃出房間,朝著地堡的一號緊急通道逃去。

「Mother fucker....crazy bastard...(操他的...這些瘋狂的雜碎...)這些毛子居然還會登陸與搞潛入...甚至連毒氣都用...!」

撤離的途中,她不時用著英文痛罵那些竟潛進這裡施行毒氣戰的瘋狂毛子,一面經由緊急通道逃至地堡下方的一處,用來安置她的「生物艤裝」的「停泊區」。

「Shit....」
當她過來時,那些平時可以用來充當護衛的深海魚雷艇幾乎都遭到擴散過來的毒氣毒殺,嘴巴開開,舌頭吐出的散落一地,沒有任何氣息...而這也是生物艤裝的缺點,幸好還能與本體連結的球形生物艤裝沒事,因此她也只好趕到球形生物艤裝這兒,讓自己的麻花辮尾部與艤裝的頭頂插孔相連,藉由「本體連結」的機制激活整顆深海球形生物。

「吼-------!!!」

深海球形生物發出甦醒後的獸嚎,同一時間,她也宛如坐上座騎般的乘上生物的頭頂,原本她打算帶走這裡的集裝箱、輸送桶及油桶,但現在情況危急到她早就顧不得這些東西,畢竟現在不只是得捨棄物資...


....她也必須使用粗暴的方式脫出。




「哇,看來她們成功了...」
一段時間後,在外待命,盯緊地堡方向的明斯克眼見芥子毒氣的氣體開始從通風管內飄散出來,她也意識到響她們已經成功投毒了。

「好...我就看妳這懦夫何時逃出...」
她繃緊神經,讓精神處於非常專注的狀態,也在樹叢後以戰術蹲姿就定位,並以雙手抬起與舉起AN-94,右眼靠上槍上裝配的PSO-1光學瞄準具,將槍口及十字準星好好瞄準地堡,正準備等待那個躲在地底的縮頭烏龜被毒氣趕出來,也正要將那個會隨時現身的懦夫伺機射殺時....


「隆隆隆隆隆-----------! 吼-------------!!」


「我靠!!!?」


她話還沒說完,地堡一旁的地底忽然發生劇烈地震,之後出現在明斯克視野之中的不是人,而是一顆從地底竄出,連帶噴發濺起大量地面泥沙,大的該死的深海球形生物,與預想中的完全不一樣,也讓她震驚的罵出聲。

「咻咻--------....鏗啷啷....」

這時,那顆球形生物的後方疑似探出一個人影,她似乎正以球形生物做為掩體,並往明斯克這兒拋出兩顆已經拉開保險,由美軍使用的煙霧彈。

「咻咻咻咻---------....」

「!該死!」

煙霧彈擴散出灰色煙幕,當場遮蔽了明斯克的視線,也將她包覆煙霧之中,使她不得不以右手肘擋在口鼻前方,持槍徹出煙霧範圍。


「咻咻-----嗡-----咻-------...」


趁著明斯克未能開火甚至被煙霧牽制及逼退的同時,繼續躲在憑借推進器與深海磁浮系統浮於空中的球形生物後方的人影,也趁機令球形生物張大滿是深海利牙的深淵之口,將其事先預藏的最後幾架深海解放陸爆ACE艦載機全都釋放出來。


「咻咻-----!轟轟轟!!!!!」


也命令牠們去轟炸明斯克的位置...。



【響】


投毒完成後,在往回爬出管道的途中,毒氣免不了也會藉由通風口沿著管道散佈而來,但經過紅軍改造過肉體素質的紅旗艦娘為了能夠隨時應對生化戰的場合,因此體質就變的比一般艦娘,甚至是人類還要較為抗毒與耐毒,所以在飄散過來的芥子毒氣侵襲之下,也不會有任何不適,但我還是加快速度的在管道內爬行,也在這段期間更換了五罐濾毒罐。

「呼....哈.....」

最後,我終於爬出通風管道,藉著進入的通風口出來,回到地堡外頭,但才一出來...


「右邊有一個!咻咻咻咻---------!」

「我看到了!咻咻咻咻咻----------!」

「咻咻--------轟轟!轟!」


馬上就看到比我先出來,防毒面具都還沒摘下,也尚未拆下槍上消音器的塔什干與格羅茲尼,正與明斯克一起躲在用作掩護的樹木後方,舉槍與大約七架左右的深海解放陸爆ACE交火中,我還差點被一架從上頭拂過的深海解放陸爆用對地炸彈炸到。

「Верный!那個懦夫逃了!你快去追她!」
格羅茲尼交火到一半,躲回樹後一邊向我喊道,也用手指了指方向。

「!」
我立馬看過去,看到那個該死的懦夫-集積地棲姬了。

她似乎才開溜不久,還是搭乘著與她的本體相連的那顆球形生物艤裝用漂浮飛行的方式逃離。

我看了看集積地逃走的方向,又看向正在交戰的塔什干她們...

「別擔心我們!Верный!你快去追她!別讓她逃了!」

「!!」

塔什干也這麼說後,我只好用上極其快速,異於常人的跑速,頭也不回地拔腿去追那個孬種棲姬。


「塔什干,妳去幫Верный!」

「沒錯!去幫妳家老公吧!這裡由我跟格羅茲尼撐著就好!」
在響前去追擊逃亡的集積地棲姬後,明斯克與格羅茲尼從樹木後探身出來,朝空中的深海解放陸爆ACE開了數槍,也先後對著正在找掩護,持著AKS-74U的塔什干下指示。

「好!那妳們兩個小心點!」

「咻咻----滋滋滋轟!」

塔什干接收指示後表示明白,也立即從掩護後現身,並迅速開火,準確地擊落一架經過前方空中的深海解放陸爆ACE,隨後持槍快奔,去追上速度比她還快的響。


「咻咻咻咻------!鏘鏘鏘!!!滋滋滋滋轟!!!」


當塔什干離開掩護與跑起來時,格羅茲尼與明斯克也合力協助塔什干,各自精準地擊落另外兩架深海解放陸爆ACE,讓塔什干可以更安全的去追。





OST:追擊行動
出處:Far Cry 5 Unreleased OST - John Boss Battle Theme (Wrath Mission theme)




明斯克毫不意外的失手,但那也不是她的錯,畢竟在看到對方的「座騎」後,她應該是用「非常規」的方式離開地堡,所以也讓明斯克有些出乎預料了,總之,我也接手「狼窩」的第三階段,也是最後的流程:追上集積地棲姬,然後斃掉她。

現在,我便憑著過去紅軍訓練出來的強健體能與經過改造後,提昇到極致的跑速,很快就從地堡追上那傢伙正在逃亡的深林之中。



◇目標:追擊並殺死集積地棲姬



「Are you fucking kidding me !?」(你他媽在開我玩笑!?)

騎乘於球狀生物艤裝頭頂,不時往後回頭觀察情況的她用著驚訝語氣,說著這句英語,看來她也被我這超乎常理的跑速給嚇到了,但讓她覺得更誇張的是:我還是拿著她改裝的M4A1,從後持槍進行戰術奔跑,甚至完全不為步槍的重量及深林崎嶇的地形影響。

「Asshole! Just give up!Drop dead, already!」(渾球放棄吧!只管給我死就對了!)

「嚓!咻-!嚓嚓!咻咻---!」

她用英語喊著,一邊從腰帶上的投擲武器裝備袋中,取出美軍使用的M67破片手榴彈,拉掉保險,並將手榴彈一顆顆往後投擲出去。

「......」

面對她往後丟擲過來的手榴彈我不以為意,稍微移動一下追擊與奔跑的位置,就躲開了迎面丟擲過來的手榴彈或是爆炸範圍...。


「轟!!!轟轟!!!!轟!!!!!」


她丟出的手榴彈也在我躲過後,接連地在我身後或是身旁爆炸,濺起一陣又一陣沙塵,噴發一道又一道泥沙巨柱,這完全不影響我的追擊,我依舊維持著面無表情,甚至令敵人感到膽寒的冷酷神色,眼神如雪狼銳利,如凍雪冰冷,身姿就像一頭出閘便不會停下,直到獵物遭到捕獲,並被咬斷咽喉才會停止的高加索狼,持續追趕著她...也用著這雙眼神緊盯著她,讓她在與我對上眼神時不禁打起冷顫,也感覺她正被一頭她從未見過,也無法想像的冷血與不死怪物獵殺。




「Still kicking? Jesus! 」(你還站著?老天...!)

她繼續以我聽不懂的英語喊著,一面在半途突然停下,並命令載著她的球形生物艤裝轉身,將一直張著的尖牙利口閉合起來,接著以球形生物艤裝充當防彈體擋在前頭,她則是以生物的球形軀體做掩護,準備好其帶出地堡的M16A4突擊步槍。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


接著,她從生物後方現出身形,以相當標準的站立瞄姿,迅速令槍口對準我的位置,右眼靠於槍上的ACOG瞄準鏡,最後扣扳機,以全自動開火模式往我這裡射擊。

「.....」
我沉默不語也非常從容的躲入其中一棵樹後,以樹當掩體,並稍微壓低矮小身軀,躲避她開火擊來的5.56mm子彈,同時,我沒立刻以M4朝她那兒交火還擊,而是讓M4A1的槍袋先掛在我身前,再讓雙手拿出背包內製作莫洛托夫的材料,非常迅速地完成一瓶莫洛托夫雞尾酒。

「嚓...」

接著,我點起軍用打火機的火苗,讓這一小把火苗去接續點燃由右手握著,剛製作完成的莫洛托夫瓶口的布條,待火燒起來後...

「咻----------!」

我抓準她剛躲回生物艤裝後頭,更換M16A4打光的第一個彈匣的空檔,換我即刻現身,並往那顆與她互相連結,現在需要張口呼吸與換氣的球形生物艤裝的該死臭嘴中,丟出點火的莫洛托夫....。


「啪啷!!!嘩哧哧哧-----------!」

「吼!!!!!?吼喔喔喔喔喔---------------------!!!!!!?」


最後,以牙還牙,莫洛托夫非常準確的丟進牠口中,瓶身也直接砸碎在其舌根處,當瓶身一碎,大團兇猛的烈火也隨即從那醜東西的口中爆發出來,瞬間燃燒起牠的整張深淵黑口,連帶由內延燒至牠的整顆圓球軀體,使牠發出怪物被火焰折磨的痛苦哀號,也讓牠不停地在地上滾動掙扎。

牠想試圖滅火,但完全沒用...這陣業火只會燒盡牠至死去,永不熄滅。

「Fuck!」

集積地爆出粗口的同時,球形生物艤裝也已然變成「火球」,連帶燒到她與插孔相連的麻花瓣,所以她趕緊切斷與艤裝的連結,抽離些許被火燒焦,還有些火在燒著的麻花辮,並且慌忙地用手去拍滅辮尾的火團。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




解決她的掩護,讓她失去掩體以及方便的座騎,也讓她正慌張拍著頭髮上的火,從而出現破綻後,先前給她率先開槍的機會,現在則輪到我以眼還眼。

所以我也俐落的舉起M4A1,右手抓A2槍握把,手臂提槍托,左手握戰術護軌下的前握把,呈站立瞄姿,換成我的槍口對向她露出身的位置,也將右眼靠上Trijicon ACOG 4x32瞄準鏡上的ACOG,準星瞄準她的身軀,隨後我同樣以全自動開火毫不留情的朝她那兒施以精確射擊,擊發出經過前握把穩固射擊姿勢後,大幅減少彈道偏移的連發槍火,M4的槍口也不停響徹那連環清脆又大快人心的震撼槍響。

「Fucking Russians...! 」(王八毛子)

辮髮上的火尚未拍熄,就接著遭受我完全不予喘息空間的開火還擊,讓集積地又爆英語粗口,也不得不壓低身形,暫時以這顆才斷開連結沒多久,還在持續焚燒烈焰,已無任何動靜的球形生物艤裝殘骸擋著與躲避我打擊而來的5.56子彈,她也才在這時完全拍熄麻花辮尾部的火團。


「You crazy motherfucker ! Think you can win this? Huh? Come on, tough guy! Come on!」(你這瘋狂的王八蛋!你覺得你能贏嗎?哈?來啊!硬漢!來啊!)


「碰!!!!」


她在後方用英語叫囂著,也讓左腳去將著火的球形生物艤裝一腳踢下林坡,讓這團火球從坡上一路滾下,往我的位置輾來,而她則是趁機持M16A4,改用步行的方式朝島嶼通訊高塔的方向逃去。

「....」
正好我也需要更換彈夾,先暫時讓她跑開些距離,反正我很快就能追上...。

因此我不慌不忙的躲回樹後,那團烈焰火球就這樣滾過我身旁,不只沒碾到我還持續往下坡滾去,我也在這時讓左手按下M4的彈匣卡筍,將打光的標準彈匣退彈,退出彈匣槽的彈匣就這樣掉落在我面前的草地上,之後再迅速地讓左手從背包的彈藥袋中取出新彈匣...

「咔!嚓!」

裝上新的標準彈匣,再同樣以左手俐落地按下槍機卡筍,令M4A1發出響亮的送上槍機聲,完成上膛後,我才讓左手回去握住前握把,同時離開做為掩護的樹後,繼續持槍追上逃往通訊高塔處的集積地。

她可能是在誘導我,也可能是要在那兒與我做個了斷,不論她的意圖為何,她最後都將無處可逃...。


「砰砰砰!砰砰砰砰-----!!!」

「砰砰砰砰-------!砰砰----!!!!」


很快地,我又追趕上她的步伐,還一面追擊一面朝她舉槍射擊,而她也一樣,邊逃邊將槍口往後對著我,施以牽制射擊,我倆也就這樣開始林地間的你追我跑及火力交鋒,林間不停傳來M16A4及M4A1這兩把美軍普遍使用的制式突擊步槍全自動或點放開火的槍響,時而斷續,時而連續,同樣為5.56mm規格的突擊步槍子彈也隨槍火金光在叢林中來往交會,擊中草地或擊中樹木,擊中落葉或擊中泥土,但就是未擊中或是差點擊中雙方,而且不論是誰都沒有打算讓步的意思或是在途中尋求掩護。


「You're gonna fuckin' pay for that! You hear me!?」(你會他媽的付出代價!你聽到了嗎!?」

「Think you're tough? Come on! Made a big mistake, rookie!」(你覺得你很猛是吧?來啊!你犯了個大錯!菜鳥!)

「You havin' fun? Huh? I can do this all day! 」 (你玩的很開心是吧?我可以花上一整天!)

「Trying to kill me?! Ain't my first gunfight, rookie!(你以為你殺的了我?!這可不是我第一次槍戰啊!菜鳥!)


交鋒期間她不停以英語叫嚷,我一樣聽不懂,也無意理解,只管保持沉默,全神灌注的開火與追趕,畢竟現在暴露於隨時都會中彈的火線交錯中的我倆都不能停下腳步,否則她會再度跑離我的視線,她則是會在還沒到定點時就被我擊斃。





「碰!」

最終,她跑到位於通訊高塔旁的一處後備集積基地,直接以身體撞開入口處的鐵門,接著將鐵門以右腳踹上,使鐵門用力關上,之後就在基地內不見蹤影了。

從後追上的我也同樣來到這座基地前,我先嘗試推開被她踹上的鐵門,但很剛好的,鏽蝕嚴重的鐵門這時無論怎麼推都推不開,所以我便改用最為粗暴與震撼的方式。


「.....碰!!!」


打不開那就踹開,我直接讓右腳暴力地將鐵門踹開來,像是上門來查人水表。


踹門而入後,我也再度舉起M4A1,眼靠Trijicon ACOG上的復合紅點鏡,槍口上下左右地瞄準基地四周,警戒周圍,緩步而行...。

我沒看到她的蹤影...但從基地的內部設置來看,這裡沒有其他出路,況且也沒地方繼續給她逃了,真要藏身與找機會伏擊的話,這裡便是絕佳地點...。


「......」
正當我因目前沒看到人,而在基地內處處留意,並舉槍注意四面八方與保持小心移動的同時....藏身於基地二層高架橋上一處軍用貨櫃後的集積地,見她的對手還在警戒與尋找自己,她也把握良機,將M16A4架在用來躲藏掩蔽的貨櫃旁,呈站立架槍及瞄準的姿勢,並慢慢將ACOG的準心對到對方的後腦勺...正要扣下已經放在扳機上的食指....

「..........」
但她真以為我不知道她會採取暗放冷槍的戰術嗎?我知道她正在二層的位置瞄準我,所以在她正式扣下扳機的3秒前....


「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


「砰砰砰砰砰砰--------!」


我起步奔跑,她也在同時間扣扳機,進行全自動擊發,但幾乎打了空槍,未能命中。


OST:響VS集積地棲姬
出處:Far Cry 5 Unreleased OST - Jacob Boss Battle Theme




「咻-------!」
跑著躲避她直射而來的子彈之際,恰好前方有一處可供掩護藏身的集裝箱,我便進行滑步動作,迅速地滑入集裝箱之後,找到掩護。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




緊接著,在掩護後的我呈蹲伏瞄姿,舉起M4A1,藉著復合紅點鏡瞄準正於二層貨櫃那兒架槍的集積地,並向她開火予以還擊,她也不甘示弱,躲回掩體後,讓貨櫃阻擋射來的突擊步槍子彈,再抓住我開火的空隙,從掩體探身出來,對我施以射擊...。

我們兩人的激烈交鋒再次展開,這次是在這座集積基地內打起掩體戰,M4A1與M16A4的子彈來來往往,都是全自動或是點放的開火模式,都在用著槍上的瞄具瞄準對方開火,都在進行著一會兒找掩護,一會兒探身交火,各自找機會換彈匣、送槍機、再戰的火線對決,這段期間,她在等我出現破綻的時機,而我也是...現在就看誰能最先抓住對方的破綻,然後奪得勝機....。

「砰砰砰砰砰砰!!!嚓滋滋!!」

「Ah ! My fucking arms !」(啊!我的手!)

最後抓住破綻間隙的人是我,在她剛為M16A4換好新彈匣,送好槍機,自貨櫃後站出身時,我在剛才的交火中稍微控制了M4A1的開火頻率,讓快打完子彈的彈匣內預留了六顆子彈,所以當她以為她換好彈匣並探出掩體時,我也會做出與她相同的動作,但實際上我從她剛躲回掩體後換彈起,就一直預先瞄準著她會探身出來的位置,也抓准時機將這六顆子彈全擊發出去,其中的三發成功擊中並射穿她的左手臂,使其隨著子彈貫穿的灼熱痛感而飛濺出血,亦使得她不禁痛叫。

「We,re not yet...My gathered... materials... I will not let you..have them..! I will not let you live....! You,re dead ! 」(我們還沒完...這些...蒐集來...的...物資...不准讓...你們碰...!我不會讓你活著的...!你死定了!)

我似乎惹毛她了,縱使手臂被射穿而流淌鮮血,即便已經無法好好以雙手握槍與舉槍,她仍以英語大喝一句,之後讓還能握槍的右手持著M16A4,循著二層的貨櫃群再次隱藏行蹤....。

「.......」
不管如何,我能確定她是不會再跟我打槍戰以及掩體戰了,而是會變換戰術...從她剛才的語氣聽來,她不會就這麼善罷甘休,那麼我也隨時準備好接招...也趁她暫時被我追丟的時機,更換彈匣....。




「啊啊!」

「......唔!」


但就在我剛按彈匣卡筍,讓M4A1的彈匣槽退出彈匣時,她抓住機會,突然從我身後的二層高架橋上的輸送桶後現身,也直接將她的M16A4用力丟向我,我則是被她丟出的槍身丟中手上的M4A1,差點就要拿不穩,也有些無法站穩。

「咻---!碰!!!!」

「唔噗.......!?」

趁我多少失去重心時,她從高架橋上跳下,接著往我的左頰賞出一記動作快速,力道也強的美軍CQC格鬥術重拳,當場打掉我幾顆牙齒,並讓我吐出血,這王八....。

「碰!!!」

「啊........!唔.....」

我想順勢使用還拿在手上的M4施以托擊術來反擊,但她出手比我還快,才將臉重新轉向她那兒,視線也再次對上她時,她又即刻對我的肚子踢出力道超強的重踢,將我踢飛也讓我倒地,甚至又讓我吐出鮮血,手中的M4A1也在那時鬆手,掉在身旁有段距離的位置。

「.....唰。」
趁我一時還無法立刻起身,她掏出腰帶刀套上的美軍戰術刀,以右手握持刀柄,緩步進逼向倒地的我。


「....You made a mistake comeing here.Fucking Russians.」(....你這趟是來錯了,該死的俄國佬。)




她開口說著,用著那雙棲艦的惡魔眼神及深不見底的青藍雙瞳瞪著目前稍微起身的我,之後....

「哈啊!唰!!!!」
她再度喝出聲,並以右手握緊戰術刀,跨步跳往我這兒,也將戰術刀的刀鋒往我這裡刺下去!

「嚓!」
但我也在等待她靠近與攻擊過來,當她跳衝而來時,我算準時機,將頭往旁一傾,她的戰術刀因而刺空,沒有刺到我的腦袋,頂多刺穿我的一些長髮,刀鋒與些許刀身也刺入地面之中。

「碰!!!」

「唔!!!?」

隨後換我抓准良機,以左手藉勢抓住她握著戰術刀的右手,並且往她的左頰踢出又重又狠的一腿,還以顏色,讓她像我一樣地吐血,也連帶踢掉她頭上的墨鏡,還令她鬆開刺在地面的戰術刀,因失去重心,而退離我的身旁。

我順勢起身,正要趁勝追擊,使用紅軍的擒拿術對付她時...。


「砰砰!!」


「唔啊啊.....!!!?」




.....時機正好,從後趕上的老婆即時以她的托卡列夫手槍開出兩槍,射穿集積地的右腿使其單膝跪地,為我製造更長的優勢間隔。





「Верный!趁現在!」


當塔什干一出聲,我把握機會,還沒看向她那兒我就先抽走集積地留下的戰術刀,之後使用擒拿術將她俐落地從後壓制住,也以戰術刀的刀鋒抵著她的喉嚨。

「Don't....don't...kill me...stop...!」(別...別殺我...住手...!)
無法輕舉妄動的她應該是在求我饒她一命...


「嚓刷!!!!噗滋滋滋滋滋----------!?」


「咳啊啊啊....!!?咳咳啊....咳......!!!?」


但我一開始就沒打算放過我的「敵人」,所以我完全沒猶豫,便讓抵著她咽喉的戰術刀鋒狠狠割開她的喉嚨,那一瞬間,鮮血就像噴泉一樣從她的頸脖噴濺而出,進而濺髒染紅我的冷酷臉龐,亦染紅戰術刀身。

對她施以割喉處決後,我直接放開她,任她倒在地上、任她被割開的咽喉處噴著血與失著血、任她的血泊從脖頸處流溢擴散出來,染紅地面、也任她兩眼睜大,發出斷氣前的呻吟,我則是不發一語,在放開她後將滴著血的戰術刀扔到她身旁。


「啊..........啊...................」


不要呀…好不容易,才蒐集完成的…....
啊啊....可是……今天的天空…......為什麼會.........這麼美…....


逐漸失神的雙眼凝視民都洛島的蔚藍高空,那是她生命中最後目睹的景象,最後,她也隨這空景斷絕生命之息了....。


「Верный,ты цел! Слава богу...」(Верный,你沒事!真是太好了...)
當我冷酷地終結掉集積地棲姬的性命之後,才剛要將視線看向即時趕到,還開了支援的兩槍的塔什干,她就收起托列夫手槍,自己先跑來,甚至直接伸出雙手,將我擁入她的懷抱,即便這會讓我濺上紅血的臉龐因此弄髒她的衣裝,她也絲毫不在乎,只管緊緊擁住我嬌小也才剛經過激戰的身軀,也讓我的頭因此隔著她的衣物徹底埋入她那對雄偉的雙峰之間...。

「唔...塔什干....」
我在她的山峰中緩地抬起頭,剛要說話時...


「.....啾嗯。」

「......」


她又接著放開我,改讓雙手輕摸與抓起我的雙頰,並順著我剛抬頭的舉動,又主動讓她那柔軟,許久沒再嚐過貼合滋味,如今依舊甘甜的蜜唇直接吻上我的唇...我們就這樣在原地互吻許久,這吻就像是給我的獎勵,或是對我平安無事所表露的慶幸及放心,但也像是我們夫妻久久不見後,如今再也難掩思念情愫而獻上的一吻...。

最後,主動吻上我久違的唇的塔什干,也主動地令其蜜唇緩緩離開我的唇間,而我則是還未品嚐夠妻子蜜唇的甘甜與貼合溫度,稍微有些意猶未盡。

「你真的做的很好...但你沒事才是最重要的...親愛的....。」

「塔什干...」

她像是快哭出來似的,感到相當慶幸的對我說道,雙手也持續摸在我的左右雙頰上...雖然我想說我本來就不可能會有事,更何況我還是「不死鳥」,但...與妻子分開後,又一次久違地感受到妻子的關愛,這種話我也選擇吞回去,並且也讓小小的左手掌去握著她戴有婚戒,溫暖無比的右手背,希望她能安心下來,也安慰著一直都在為我操心的她。

最後,我們的手也才逐漸放開,甚至離開對方,並且一起看向身旁那倒在血泊中,睜眼斷氣的集積地棲姬...。


「她死了呢...。」

「嗯...這就結束了。」

「你做了對的事...米可夫。」

「是啊...我從未懷疑。」

「但...」


塔什干與我對談著,一面蹲在死去的集積地身旁,親手為她闔上死不瞑目的雙眼。

「希望一切都安定下來後,我們可以不用再做這種取人性命的事了。」
同時,她也說出發自真心的期望。

「.....嗯。」
我簡短回應一聲,沒打算多說,因為我一直都知道塔什干的夢想,而那也同樣是我的願望...等這一切結束並回到祖國後,就是時候在海參崴一起尋找塔什干說的那間身後有高山的靠岸小木屋了...。


但說起來...在集積地被我親手幹掉後,我也意識到一個事實:就是這傢伙毋庸置疑的...是曾在美國海軍陸戰隊待過的軍人,那樣的射擊技巧、舉槍瞄準姿勢及格鬥術無疑都是受過訓練的軍人才會的技倆...。


過了不久,明斯克與格羅茲尼也前來集積基地與我們兩人會合,隨著集積地棲姬的死,「狼窩」宣告成功,我們在那之後也一同下山(集積地的M4A1也被我接收),回到上校她們防守的沿岸,報告結果。




「響!?你回來了!」

「哇...你竟然成功了嗎...太強了!太帥氣了!響!」

「呼...你沒事就好了的說...響醬,雖然在你們回來前,我們才又結束一場激戰呢..."」

我們四人成功歸來後,曉、雷與電三人都最先跑來迎接我,不過電提到「她們剛結束一場激戰」,所以循著她稍微苦笑的面色及視線,看向民都洛島的海上...

....又有另一批被轟成沉船廢鐵的深海雜碎,在海面上浮沉著。

這應該是集積地在等候的那群會前來民都洛島海域巡邏的棲艦同類,當我們在執行「狼窩」時,固守沿海的曉她們應該也與這支巡邏艦隊遭遇並開戰了,但從這些雜碎的死法都相當慘不忍賭的結果看來....


「呼.....」


我不禁看向正在與阿芙樂爾討論民都洛島的後續處置,也正抽著那支從革命時期就抽到現在,從不離身的煙斗,裝作無事發生的甘古特上校...。





我們最終拿下了民都洛島,令美軍在毫無察覺的情況下丟失進軍呂宋島及目前用以充當補給中繼站的戰略島嶼,這也將為菲律賓的「反美行動」揭開序幕....為他們消滅海上部署的深海棲艦後,他們的政府也會領導內地軍民迫使美軍以及一切滯留國土內的美國佬撤出他們的土地,如果他們不徹,那菲律賓就會來硬的,而紅線會繼續在暗地提供協助,穿針引線,等於說只要我們促成「狼窩」成功,剩下的就是國家安全局及特別委員會將會接手的事,因此在菲律賓內地的美軍察覺到民都洛島失守,並派遣人員過來查探前,我們兩方艦隊便先一同航行離開此處,之後在遠離美軍佔領圈範圍,也是與紅線同為共產主義的盟友-越南,沿海的峴港靠岸與稍作歇息...那個時候,我也得知「MO」作戰最終成功的消息,沒想然那個新兵竟然辦到了...協助鎮守府奪回了整座珊瑚海群島。

在民都洛島的接手問題上,意外地,長門竟直接同意特別委員會提出的:由日本海軍提供紅軍及紅旗表面上的掩護,進駐民都洛島也對外聲稱是鎮守府解放該島,但實際控制權仍在紅線這裡,一但菲律賓的近海情勢安定下來,太平洋的一些戰略島嶼也由日方海軍逐一奪回後,紅線將會派出紅旗及紅軍進駐島上,接手民都洛島的控制...如此這般的條件,就連這個島上的物資,長門也是選擇與紅線平分,而不是全歸陣守府所有,甚至紅線分到的份還比鎮守府多...我覺得說是長門不敢招惹紅線才處處讓步與尋求折衷方案,倒不如說...其實長門更像是就「長遠的角度」留一條「後路」,而對紅線的讓步,既是利用,也是為了賣他們「幾個大人情」,以便日後要求他們一一償還...。

想當然爾,卡馬契夫與謝爾久科夫必定知道長門的意圖,畢竟紅線也正在利用日本海軍...而且在共同驅逐深海棲艦與美國佬勢力方面,兩方都有著一致的目的,因此對於是否會欠日本人情,我想他們也無所謂,反正對他們或日本而言都是百利而無一害,況且他們大概也很樂意與日本海軍成為「利益與人情」上的盟友...至少就目前來說是這樣,儘管我在想這次發生的種種巧合是否也在長門的預料之中...還是說,其實是他刻意安排的?如果是這樣,我已經不只是要感謝我從未信奉過的上帝,也要找時間好好感謝他...。

總之,當鎮守府與特別委員會談妥之後,我們也可以各自領隊返航回國,但難得有歇息空檔,大家都相當地疲憊,再說我與塔什干也不想放過這樣難得的夫妻重逢與又能彼此獨處的機會...所以我與塔什干稍微「建議」了一下上校....


「好吧...我們的確是沒趕到那種程度。」


經過上校的同意後,兩方艦隊最終也決定在峴港市住一晚,隔天再行返航....。




地點:越南.峴港市.蘿莎米亞旅館
時間:西元2041年,12月13日,23:16PM


我們在市內找到一處旅館,並在那裡落腳,我與塔什干經過晚飯及盥洗時間後,就一直等待、忍耐...到了「小孩子」上床睡覺的時間、第五艦隊的大夥兒也陸續入睡的時間...接下來就是只剩我與塔什干的「二人時間」。


「嗚嗯嗯...米可夫...喜歡....最喜歡了...。」


「安娜...嗯嗯...。」

https://i.imgur.com/pX4PdyS.jpg

從重逢開始,大多時間因迫在眉睫的任務而一直隱忍的思念與情慾,最終在這個時間點爆發出來,又想念對方,又愛著對方,丈夫不能再忍,妻子則是強烈索求丈夫的疼愛,這般的情感最終化為熱烈的慾火及愛火,在取得大捷的那天晚上,既作為夫妻彼此之間的犒勞,也作為難得終於能獨處的久久傾洩,我倆開始在旅館房間的床上行起夫妻之事。

她跨坐在我腿上,環抱住我的頸脖,沉淪著迷的深入激吻著我,我亦環摟她腰,抱緊她身,與她吻的更深...吻的更熱烈...吻的更緊密,雙方不停地將那份難忍的思念全化為愛慾,投注在夫妻的熱吻上...更甚令唇舌皆纏綿而起。

最後,她脫下毛衣,脫下黑色蕾絲邊的內衣褲,脫到一絲不掛,我也脫到一絲不掛,經過白天與敵人的激戰,夜間即開始晚上的「夜戰」,且老樣子由她在上主動,我們就這樣順應強烈的思念及愛....一路交合至天亮,一路滾床單直至天明....。

https://i.imgur.com/QGxGn0Z.jpg


......


事後之晨,她赤裸著,躺在我身旁,與我窩在同一個被窩內,與我蓋著同一條被單,與同在同一張昨天激烈與輪番滾過的床單之上....

「米可夫....我不想跟你分開....。」
...並在這時說出如此令人揪心的心聲。

「我也是...我也不想離妳而去...安娜...但這是我效忠祖國的代價...我現在只能「還債」。」
我伸出左手,撫著今天就要分離,不知道何時才能再次觸及的妻子那紅潤的臉龐...。

「那至少...答應我你會盡快回來...然後平安無事,好嗎?」
她的雙手也去緊緊握住我撫著的左手,話語、神情與眼神都表達出對將要再度分離的擔憂及不捨,以及臨行前妻子對丈夫寄託的期許,這是她第二次如此寄託予我,第一次...是在我出發前的最後一天。

「我答應妳...到時我們也一起去實現夢想...組建家庭並創造未來吧。」
我理所當然向她給出堅決的保證及承諾...就與離開祖國前的最後一天那樣...這份承諾永遠都不會改變,也是因為這樣...我絕對要回到祖國,回到故鄉...。

「嗯...!」
聽到我如此堅決的保證後,她才放心的點頭與微笑了。


「現在...我還想再多看一下你的側臉...。」

怎麼了...?又不是什麼有趣的東西....。

「才不是呢...因為這可是...我最親愛的丈夫的側臉喔....♥」

好吧,恰好我也想再多看看妳這樣的姿態,老婆。


....直到這不會停止,而是持續往前流逝的時間,不得不分開妳我為止。





地點:越南.峴港
時間:西元2041年,12月14日,10:34AM


到最後,道別時刻仍將到來....。


OST:再會紅旗,再會摯愛
出處:Metro Exodus Soundtrack - Dawn of Hope (Extended)




「До свидания,Верный.」(再見,Верный)

第六驅逐艦隊與紅旗第五艦隊將會在峴港各自分道揚鑣,並由旗艦帶隊回國,在我們分離前,我向第五艦隊的每個人都做了道別,而阿芙樂爾是我倒數第三個道別的,她也在這時溫和的給了我個擁抱,之後才逐漸放開我。

「自己多保重好嗎?Верный,至於塔什干就不用擔心了啦,有我在她會被保護的很好的...噢!」
明斯克充滿自信的話還沒說完,就被格羅茲尼重重巴了後腦。

「幹麼啦!?很痛耶!?」

「塔什干自己就能照顧好自己了,妳還是多想想怎麼照顧妳自己吧,關鍵時刻總是靠不住...唉...總之,祝你好運了,Верный。」
格羅茲尼面無表情地表示無奈,同時,她也不忘再次祝我平安。

「什麼啊!?就說地堡那裡連我自己都沒想到了嘛!」
不過格羅茲尼這樣一說,明斯克就老樣子地開始與她鬥嘴了,然後格羅茲尼都會裝作沒聽到或沒聽清楚,讓明斯克更加生氣。

她們兩人這樣打情罵俏的場面也將隨著這次分別而跟著見不到了,應該說下次何時能再有一樣的「巧合」,誰也不知道...。

「保重,Верный,雖然目前是由我接替你不在後的空缺,但這個位置永遠是屬於你的,我會一直為你留著它的!」
水星與格羅茲尼一樣,就算有道別過了,但還是再次祝我平安,而她也非常堅決在我回來前,會為我留著先前我在第五艦隊的空缺。

水星雖然是從紅旗.白令海第二艦隊調來的新人,但通常能夠加入紅旗並與艦隊踏上戰場的艦娘幾乎都已是熬過那嚴酷的遊騎兵訓練,成為足以承載祖國期待與能真正為蘇維埃而戰的「士兵」,再加上從這次作戰來看,她的表現不算亮眼,但也不差,所以我相信她可以很好的遞補及平衡上校她們在戰力上的空缺。

「妳也加油吧...別跟明斯克學壞就好了...。」
我伸手拍下水星的右肩,也偷婊下正在忙著與格羅茲尼吵架的明斯克。

「嘿!我聽到囉!我才不會教壞新人呢!」
嗯...看來被她聽見了。


「這次真的很謝謝妳們的說!希望下次有機會也能一起作戰!」

「這次的合作很愉快呢,如果還有下次,再讓妳們見識更多雷的真本事!」

「Lady可是隨時都歡迎與很強的夥伴並肩作戰的,До свидания,Счастливого пути!(再見,還有一路順風)。」

電、雷與曉也在兩方艦隊正式分別前,頻頻向水星她們道謝,雖然是說著日語加上我教的一些基礎俄語,但水星她們從俄語的部份就知道曉是在跟她們道別。

「Спасибо! Японцы ! Доброго пути!」(謝謝!日本人!你們也一路順風!)
因此水星也帶頭向她們用俄語熱情地道謝及道別,明斯克及格羅茲尼也暫時停止小倆口的爭吵,與水星一樣以俄語謝謝她們的協助,也向她們說聲再見。


「Всего наилучшего,Полковник,Славься, Красная Линия !」(請您保重,上校,榮耀歸於紅線!)

「Славься, Красная Линия ! Верный Товарищи(榮耀歸於紅線!Верный同志),別讓祖國蒙羞了。」

在曉她們與水星她們沉浸於互相道別的不捨及愉快的同時,我也挺直背脊與胸膛的立正,向甘古特上校行標準軍禮,喊出紅線口號,也致上道別,上校則回以相同的軍禮與口號,並提醒我別辜負蘇維埃,雖然她也知道忠於祖國的我是絕對不會讓蘇維埃及最高主席失望的...哪怕這份忠心換來的是片面的承諾及謊言,也讓我為此付出要離愛人而去的代價。

「Верный....照顧好自己...也希望你可以多「信賴」那些孩子喔...我會繼續跟上校她們為祖國而戰與行動...並且等著你歸來的...я люблю тебя(我愛你)。」

「я тоже тебя люблю...Ташкент...(我也愛妳...塔什干...)妳也別過於勉強自己,也要照顧好自己...。」

最後一個道別的,便是我的摯愛-塔什干...夫妻好不容易在因緣際會之下得以重逢,而如今,又要再度因為身負的「任務」及現在的「身份」被迫分離...,在我們還在旅館床上溫存的那段期間,我們就從未放開過對方的手心與手背,直到不得不穿回衣服,準備離開為止...而現在,我們的雙手緊握一起,穿戴艤裝,在海面上佇立,依然不捨,依然不想分開...也互道著離別前的夫妻愛語及對彼此的關懷...。

但...上帝還願意實現我渴求與安娜/塔什干再見一面、再次擁抱、再次親吻甚至再次與她合為一體的心願,我想我再奢求下去就過於貪得無厭了...所以我們倆人最後還是逐漸鬆手了...她也逐漸退離我,我則是不捨的目送她離開我的眼前,甚至看到她回望了我一眼後,就回到第五艦隊內,並跟隨艦隊離開我們的視野中了...。

「響....」
曉雖然之前都在與水星她們這些新認識的「異國朋友」道別,但她也親眼目睹響與塔什干不捨的訣別場面,在她眼裡看來,她並沒有感受到像先前瞥見響與塔什干偷牽手,甚至互動的與已婚夫妻無異的情景時那樣,浮現而出的疑問及某種莫名的「醋意」,而是同樣能夠感受到他倆訣別的萬分不捨及沈重,尤其是在看到響在塔什干走後,那看上去更加孤寂的背影...


我們對響的一切真的一無所知,完全地...根本什麼都不知道。


這是曉當時心中得出的結論,而這似乎也讓她下了某種決心....某種希望能夠與雷電一起給予響溫暖的歸屬感,就像他與第五艦隊的相處那樣,讓他不害怕..不孤單...也能對她們露出如同對塔什干她們一樣的,那難得的微笑。





「.......」
第五艦隊執行返航後,我也在最前頭帶領呈單縱陣型的第六驅逐艦隊,在返航回去鐮倉鎮守府的途中。

「那個啊...響。」
這時,在陣型第三員位置的雷出聲叫了我。

「什麼事...」
我沒回頭看她,繼續專注的在前頭領隊,也隨航行期間的海風吹拂起我的水色長髮,語氣及態度也恢復為她們所認識的,平時的「響」。




「如果最後會讓你選邊站,你會站在誰那邊呢?

雷突然出口問了這麼一個疑似在試探我忠誠的問題。

「姊姊?妳問響醬這問題是什麼意思...」
位於第四員位置的電似乎被雷突然問的這個問題嚇到了,應該說她不敢相信姊姊會問這種像是在懷疑同個艦隊的夥伴的問題。

「啊,我沒有別的意思啦...只是響是歸國艦娘對吧?就與金剛姐姐她們一樣,而今天與我們一起共同作戰的那些俄國艦娘都是響在俄國受訓期間結識的艦隊戰友...雖然不是說我對久違的戰友重逢有意見,而且重逢開心是必然的...」

雷停頓語句一下,接著繼續說:

「但是,響在跟她們相處的時候,該怎麼說呢...感覺我們看到了許多平時不會看到的響,甚至響還會多與她們閒聊哈啦,還會對她們笑,感覺比起我們還要更加信賴她們...」

「.....我已經是你們的一員了,都是為這個大日本鐮倉鎮守府掏心掏肺的艦娘。」
對於雷的疑惑,我完全沒思考,就對她撒了這個鎮守府的艦娘都會信的謊言,尤其是對她這種小鬼來說,她更不會去深入質疑...。

「是嗎...嗯,好吧,抱歉了...突然這樣問你。」
雷就跟我想的一樣,她沒去繼續深究,而是光我這句話就相信我跟她們是「永遠」站在一塊兒的。

「那...那個,換個問題好了,響醬有什麼願望嗎?就...這場戰爭結束之後有什麼想實現的夢想或是想做的事嗎?」
電見六驅的氣氛開始出現異常的尷尬,因此由她換個柔性一些的問題問我,藉此緩和氣氛。

「.....回家,僅此而已。」
我立即回答,與雷一樣,我同樣沒回頭看電,而且這樣的答覆也沒什麼問題,畢竟在她們的認知中,我口中的「家」有可能是指在日本的雙親及住家。

「那個...雷、電,你們先走,我跟響有些話想談談。」
才回答完電的問題,一直沉默著的曉這時開口說道。

「? 怎麼了嗎?曉?」
雷不解的問。

「沒有,只是有些想跟響說的事。」
位處單縱陣第二員位置及僚艦的曉回答著。

「嗯,好的,曉要跟響醬聊聊的話,我們就先走一步吧,姊姊。」

「好吧,妳們要快跟上喔。」
雷電姊妹先行一步,留下我跟曉在海面上。


「所以...有什麼事...妳也要跟雷她們一樣問問題嗎...?」
不知道曉要跟我說什麼,我因此面無表情的問。

「差不多...響...跟你分離的那個女性(指塔什干)果然是你的...」
曉要問的竟然是跟「塔什干」有關的事,由一個「毫不相干的外人」來問我與妻子之間的事及關係,我第一時間自然是覺得不快。

「.......跟妳有關嗎?」
所以我毫不客氣的回答她,也微皺著眉頭。

「啊...不...可是我....」
聽我這樣回答的語氣,她似乎詞窮了。

「....跟妳無關的事就別問了。」
我接著又回應她這句,語氣非常冷漠,但帶了些不悅,之後便轉過身,準備跟上先走的雷電姊妹。


「怎麼可能跟我無關!」


曉卻不知道為什麼,像是在生氣似的大聲對我說道。


「那告訴我為什麼跟妳有關?」
但我不為所動,停下腳步的同時,也冷冷的回望她並反問了她。




「..........」
而面對我的反問,她什麼話都說不出來了。

「............」
對於她的啞口無言,我並沒有放在心上,而是頭也不回的離開,這才跟上雷電姊妹。


「嗚.....」
曉似乎快哭了,她只是想傳達「讓響也能視六驅為家人」的想法,卻沒想到第一步就搞砸了,她以手緊握胸口,眼睜睜看著響離開她面前,但就算這次搞砸了,曉也忍住淚水,沒有哭出來,而那離開峴港時下定的決心依然沒變...


....那便是讓響也能信任六驅,也能對六驅敞開心胸。




為此,這個時常嚷著以Lady為目標的孩子,會繼續試著努力下去...而她也在之後,跟上了她的六驅夥伴們,隨眾人一同凱旋歸去,與那些在珊瑚海血戰的英雄們一起共享又一次的勝利喜悅...。






我曾為祖國的誕生投身戎馬,我為祖國的榮耀奉獻血汗,奉獻忠誠,成為祖國的士兵,也成為祖國的艦娘...更是「紅線的不死鳥」。

他們為了對亞州及太平洋的野心,派我來到異國之地,使我成為「鐮倉的不死鳥」,現在我身負重責大任,卻仍心繫祖國,我為鎮守府效力,但我依舊是紅軍士兵、紅旗的艦娘。

我對祖國的忠誠致使我得與人生中摯愛的妻子分別,讓我離鄉背井的同時,也得被迫離開她的身旁,但那也是我現在在為之奮鬥的理由,也是我的最終目標....


就像我回答電的問題那樣:回家......。
終有一日,我會回到紅線,回到莫斯科,回到紅旗與第五艦隊,那時,也會回到妳的身旁...我曾害怕妳會走上從軍的道路...而現在...我害怕的是不能在妳身邊.....但為了妳....為了我們要一起在海參崴實現的「未來」....


我絕對會「活著回到家」,而那個時候,久經沙場的不死鳥,也將會熄滅烈焰,轉為只為陪伴愛人與守護愛人的小小白鴿...。








--不滅的不死鳥.下篇:獵姬行動(完)





片尾曲:Metro Exodus OST [Premonition - Oleksii Omelchuk] Menu Theme




歌詞:無







地點:俄羅斯/新蘇維埃主義斯拉夫紅線聯邦.莫斯科.克里姆林宮
時間:西元2041年,12月18日,9:40AM


OST:後話.會見(0:00~1:50)
出處:[High Quality] Halo 3 OST (Disc 2) 07 - Halo (Halo Reborn)




「雖說最高主席已授權予你,但拱手送上民都洛的情報給筱村忠尋還是太過冒險。」

「沒辦法,誰叫我還欠筱村中校在葉卡捷琳堡的人情,至少,這也因此讓「不死鳥」間接為祖國盡一份力。」

紅軍行動特別委員會最高政委-謝爾久科夫與蘇維埃國家安全局局長-卡馬契夫在前去會見最高主席的路上,也在彼此交談著,在兩人身後,還跟著隸屬於蘇維埃國家安全局的精英特工與戰術人形-托卡列夫以及紅軍行動特別委員會的「戰鬥女僕」,同時也是謝爾久科夫的護衛-Vepr


「Товарищи Президент(主席同志)!紅軍行動特別委員會政委-謝爾久科夫前來報到!隨行人員有Vepr!」

「Товарищи Президент(主席同志)!蘇維埃國家安全局長-卡馬契夫前來報到!隨行人員有托卡列夫!」

「Товарищи Президент(主席同志)!托卡列夫與Vepr作為隨行人員報到!」


隨後,倆人與各自的同行人形進入位於克里姆林宮內的元老院,並在最高指揮部的引薦下,進入最高主席的辦公室,會見正在喝著伏特加,也點燃小雪茄抽著,以有酒有菸的搭配,在最高主席的座椅上靠背坐著的伊娃最高主席,她也正聽取著俄語版本的世界政治電台對萊因第四帝國元首-阿道夫.萊莎訪談關於德俄情勢的想法。


「紅線領導總是向她的人民宣揚第四帝國是承接第三帝國惡行及瘋狂的後繼者,也說我跟希特勒一樣是個繼承他意志的戰爭惡魔,第四帝國的軍隊則是新納粹的戰爭機器,但我得說這無疑是被害妄想症,第四帝國的強大並非是用來屠殺或是侵佔他人,而是憑借強大去制衡國際勢力,以此維繫一個平衡,如此一來,和平才能延續,而我們也會為此投身於對抗現今國際共同的敵人:亞薩聯邦與深海棲艦。」

「第四帝國成立以來,儘管我們的確會以「篩選」的方式來選擇帝國軍人,但那是為了確保第四帝國的軍隊能各個精悍,除此之外,我們從未灌輸給德意志人民所謂的國家社會主義及日耳曼民族至上的觀念,到目前為止,我們也從未屠殺過任何猶太人或是在那以外的人種,雖說是第四帝國,但我們不是納粹的繼承者,而是「嶄新的德意志」,所以我奉勸紅線領導人不要再持續污名化我國及我的人民,甚至繼續用開火的方式挑戰我們的底限,我不願樂見德俄再次重演二戰的歷史,再說我不是第二個希特勒,我也希望她不會是第二個史達林,但倘若她執意如此,而直接威脅到德意志全民,甚至是世界各國的安全及和平,那麼到時,我也不會繼續對她客氣下去。」


然而伊娃對於萊莎的這番言論只感到可笑,也去將播送節目的收音機關上了。


「所以,烏克蘭的駐軍狀況如何?」
隨後,她將小雪茄暫且放上煙灰缸,切入正題的問。

「第二、第三與第五行動大隊已進駐烏克蘭境內,順利進入基輔並於當地集合,當地多數民眾皆支持紅線提供的「國家保護」,因此不會妨礙到進駐的紅軍同志們在那兒的任務。」
謝爾久科夫放下行軍禮的右手後彙報著。

「那麼美國人接下來的動向呢?」伊娃再問。

「丟失珊瑚海與民都洛島後,他們可能會將重點移往瓜達康納爾島中途島,但從「忤逆小隊」在東南亞觀測到大批深海艦隊已事先集結並潛匿於飛行場姬周圍的海域情勢來看,有很大的可能會選擇在瓜達康納爾島執行「誘導及伏擊作戰」,不過和宮秋堇似乎也準備開始行動...。」
卡馬契夫接著彙報。

「看來不用等到中途島,一到瓜達康納爾島就會發生軍變,隨時注意日本海軍的的動向,要是她們需要什麼,叫同志們在力所能及的範圍內協助她們,但一樣,要控制在不引起注意的規範內。」
伊娃說著,也啜飲一口酒杯中的伏特加。

「我想到時就該將「不死鳥」叫回來了,第五艦隊在如今的非常時期需要不死鳥回來繼續出力,況且到時我們對日本人也算是仁至義盡了。」
謝爾久科夫向最高主席提出建議。

「不,繼續讓他留在鎮守府那兒,太平洋的戰事將是一場長遠的戰爭,刀鋒最好磨的更銳利些才好,而且說不定,我們的東北亞朋友還會讓我們在一定程度上干涉他們的國家內政。」但伊娃拒絕了。

「那麼我們要持續提供支援給日本海軍到何時呢?」
謝爾久科夫因此不解的發問。




「..........直到美國人與他們製造的那些骯髒生物自取滅亡為止。」









终わり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86138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艦隊收藏|戰火之海|少女前線||Верный|塔什干|集積地棲姬||六驅|碧藍航線

留言共 1 篇留言

皮克西斯.日進
希望可以出同人本^ - ^ 喜歡你的寫法

07-26 08:23

六葉櫻
再次恭喜頭香~還有感謝支持!

哈哈,要出同人本的話,我想我得先獲得艦C、劍B與少前三方的官方授權,然後要找個畫師才行XD

真的謝啦,說真的,現在有個忠實讀者我蠻感動的QQ 當年的讀者如今都離開或是默默支持了QwQ07-27 05:14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sam20135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戰火之海番外篇】鐮倉的... 後一篇:【吹睦向艦娘同人】戰火之...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1950660各位親愛的大大♥
小屋新【開箱】♥(´∀` ) 關於瑞醬の第一個.. ..歡迎來看看喔!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9:05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