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07 GP

[達人專欄] 《沉莫-南方金雪》第五章:我們說好了(第二節)

作者:和珖│2020-07-24 22:05:34│巴幣:3,312│人氣:695

沉莫-南方金雪(長篇小說/社會寫實/科幻/愛情)

故事簡介:
  世界記載的文明僅八百年。而人類在這短短的時間內,透過名為"謎文"的文字,從石頭、泥土演進到鋼鐵、機械時代。

  故事的主角是個由母親獨自撫養,在森林裡與動物成長的男孩。

  男孩眼裡的世界,只有森林與幸福。直到進入了城鎮、社會,失去原有的人事物,才明白幸福並非理所當然。

  長大後,基於好奇與理念,追隨起母親的職業"翻譯者",去解讀來自另個世界的文字"謎文"。

目錄:
序章:南方金雪
一章:森林裡的野小孩
二章:和平的星空
三章:黑龍並不可怕,可怕的是…
四章:屬於自己該走的道路
五章:我們說好了
末章:我們來自黑星



第五章:我們說好了(第二節)

    莫張嘴想叫聲"傑克叔",卻因為他陌生的容貌喊不出口。

   「哇!阿莫!你已經長這麼高啦。原本你才在我腰這裡而已,現在都快跟我一樣高了。」

   「…我是有長高點啦。但我想應該是你變矮了。」

   「咦?對吼,我又忘了!這麼瘦弱的身體,還真是用不習慣。」

    少年大模大樣,說話慷慨。肢體動作更與記憶中的傑克叔融合在一起……

   「傑克叔…真的是你嗎?」

    莫感動得快哭了,少年卻一臉不耐煩說「別再問我了!你到底要問我幾次!」

    還來不及莫回味那熟悉的謾罵,身旁來了位年約三、四十的女性。

    莫忍不住多看了她幾眼。因為她是個與薰一樣的東國人。有著深藍長髮,與琥珀色眼睛。

    沒記錯,她就是當時在電腦裡打斷傑克叔說話的女人。

    她開口「你好,我的名字是芙蓮-陳。你就是阿傑的朋友阿莫對吧。很高興見到你。」  

    女人笑容和藹,眼神卻極其深邃。  

    兩人禮貌問候幾句,她道「阿莫,你不介意的話,我們先找個地方坐坐。」    

    隨後,三人到了街上的餐館,桌前等待上菜。

   「傑克叔,你不是說有件事情要我幫忙嗎?」

   「不…其實不是我,是芙妹有事要拜託你。還請你務必幫忙。」

    莫不禁皺了下眉頭。芙妹?一個多自己沒幾歲的人,叫一位三十多歲的大姊姊…妹妹。

    兩人看向了芙蓮。她順勢講述了她的請求。

   「是這樣的阿莫,我想見我死去已久的丈夫…」

   「咦!?這…我辦不到阿。況且人死去已久,靈也早就…」

    芙蓮繼續道「我從阿傑那聽說了,已經十幾年過去,祂卻還在諾良島上。而且你還看見了他…不論我見不見得到他,我都希望你能帶我去……」

    莫這頓飯後才知道…原來芙蓮姊的丈夫就是祂!學校庭院裡的異靈。祂的本名叫,銀木-銘羽。傑克叔稱他為"阿銀"。

    而傑克叔現在這個身體,正是芙蓮姊與阿銀的孩子,杉木-銘羽。

    回到家,翻開三年前為異靈畫的唇語筆記。當年無法解讀的詞語,一瞬間全部解出來了。

    原來阿銀的那些話,多半只是他對芙蓮說的思念之語……

    隔天早上八點前,莫帶芙蓮到學校庭院裡。傑克另有事情處理,沒有一起來。

   「八點時,祂會出現在這裡。自從我發現以來,每天都是這樣。」

   「這樣就好了。謝謝你阿莫。」

    "噹噹噹"八點學校鐘聲響起,祂一如以往出現,雙手合十向前敬拜。

   「祂就在你面前。」

    但芙蓮似乎見不到,伸手想要觸碰卻都摸了空。直到她闔起雙眼的那一刻,她的手停在了空中,就像摸到東西一樣。

    莫看得很清楚,芙蓮準確得抓住了祂的手。

    然而那並不是芙蓮的手,而是她的靈去握住了祂。

    鐘聲結束,芙蓮的丈夫早該消失,卻沒有散去。祂更反過來握緊芙蓮的靈。

    更讓莫不解的是,芙蓮從緊閉的雙眼流下了淚水,祂的臉頰上竟然也多了兩道淚痕。

    芙蓮實現心願見到了祂。只是用的不是肉眼,而是靈與靈最直接的接觸。

    自從那天芙蓮鬆開手後,祂再也沒出現過了。

    莫猜那祂對人世已無遺憾,不再留戀而回歸了自然。

    兩天後,在傑克準備離開諾良島的當天。莫放學又在校門口遇見了傑克。

    傑克說「我打算回我家一趟,你要跟我來嗎?晚上我請你吃頓飯。」

   「好啊。但你現在花的是你的錢嗎?」

   「哈哈哈…那你就當作是芙妹請你的好了。你幫了她大忙,她很感激你。」

    傍晚,莫跟著傑克來到他以前的家。

    自從花兒她們搬走後,這裡就成了空屋,至今仍沒有買主。

    此時大門深鎖。莫凝聚靈穿過門,將門後的鎖輕輕一扳,門便開了。

    傑克嘲諷得說「這還真方便。你以後如果找不著工作,再怎麼樣還有賊能幹。」

   「我才不會幹這種事…」

    屋子裡昏暗非常。為了避免被鄰居起疑,莫並沒有開燈。何況他根本不需要光線。但…

   「傑克叔你需要燈嗎?」

   「哼!我才不需要,你以為這誰家阿!?」

    傑克話才剛說完,便聽見背後"碰"了一聲,他的悶聲更隨之而來。

    回過頭,見傑克提著腳掌,緊閉嘴巴忍住痛苦。原來他踢中只關一半的抽屜。

    往家裡一看,傑克家裡亂糟糟。到處都是翻箱倒櫃的跡象,就像是被賊入侵後的慘樣。除此之外灰塵滿地、櫥櫃、桌面也都是。

    只是這些灰塵積在翻箱倒櫃之後,代表賊後來也沒來過了。

    莫想起當初來他們家做客,是多麼溫馨美滿,如今卻變得淒涼不堪…

   「傑克叔…另外一半的謎文你燒掉了嗎?」

    傑克聽言整個人愣住了「…你…你是怎麼知道,還有另一半謎文的事!?」

   「是三年前你的靈告訴我"謎文只被搶走了一半",還有當時你們家接連遭竊,讓我猜到的。花兒還在諾良島時,那時候的賊恐怕就是為了找另一半的謎文。」

   「原來我說過這樣的話阿。其實我找你來,除了想回來看看這裡,我是想跟你坦白一件事情。當初…我說要把謎文給薩爾,那是騙你的…」

   「…果然是這樣,怪不得薩爾也完全不知道這件事。可是…那時候你就算說要交給誰,我想我也不會有異議才對。」

    莫沒有因此生氣。而傑克鬆下了心中一塊重石。

   「這可不好說,你那追根究柢的個性像極了你媽。我只是不希望你碰這攤混水,所以騙了你。抱歉……我之所以沒給薩爾,是因為我了解他。他既單純又愛國,給他等同於是交給了國家。我好像沒告訴過你,我痛恨瓦塔斯。」

   「沒有,我也看不出來。」

   「它奪走了太多人了。不僅是我的老戰友們,還有更多的諾達米人…我痛恨我的國家。你大概沒聽過"黑蛇"吧?」

   「諾達米人……黑蛇我有聽過。但哪裡聽到的我想不起來了。」

    傑克在散亂的地板坐了下來,也示意莫坐著。

   「黑蛇是制衡瓦塔斯政權的地下組織。我曾加入他們反抗瓦塔斯,但在我認識花兒後就離開了。跟你找到謎文時,我就想著與其給我討厭的國家,不如給我過去一起努力的夥伴們。」

    傑克沉下臉接著說「可是萬萬沒想到。我離開黑蛇後的幾年,裡面紛亂不堪,早已不是當年為了人民而抗爭的黑蛇。他們為了爭奪這份謎文而內鬨,那時已經有人先犧牲了。我察覺不對勁,於是向我黑蛇裡最信任的人芙妹求救。遠在外地的她透過電腦給了我許多方法…我的記憶只到這裡,而我是怎麼死的我也不知道。」

    黑暗中,傑克一臉放鬆「這已經是最好的結果了,沒有讓壞人拿走整份謎文,更沒連累到你們。」

   「可是……」

    莫感到難過。傑克叔終究是死,現在的他只不過是擁有傑克叔意識的人。

   「阿莫,我再坦白告訴你一件事。另一份謎文我讓芙妹帶走了。」

   「…!?帶走?為什麼不趁這次機會燒掉!?」

   「這問題,兩個月前你才問過……不對,已經三年多了,你可能忘了…」

   「我才沒有忘!"謎文落入壞人手裡確實會帶來災難,但善用卻能造福社會。我們不能做主把它銷毀"。可是…都已經有那麼多人為了它而犧牲,萬一芙蓮姊也…」

    傑克手掌突然蓋上莫的頭頂兒「阿莫,謝謝你還記得我說過的話,也謝謝你替芙妹擔心。這件事就交給她去煩惱就好,你就相信她好了。」

    傑克船出航前三小時。傑克帶莫到了街上一間不起眼的小餐館。

    餐館又破又舊也有沒有服務生,只有白髮蒼蒼的老闆一人。

   「這間餐館是以前我跟花兒最喜歡的店。也沒有什麼原因啦,就只是它便宜而已。可是好久沒吃到了,突然有點懷念。」

    老闆親自送上餐點。他的料理粗糙簡單,香味濃郁,份量足夠。

   「好香!我也覺得這間餐館真不錯。」

    莫原本聽了傑克的長篇故事有些沒食慾,但香氣撲鼻而來,肚子馬上餓了。

   「看吧!我就說這間店很棒。比起許多裝潢漂亮的店,他裝潢的成本都保留到食材上了。」

   「難怪這麼便宜,菜色還可以這麼棒。如果是這樣我以後都不煮了,放學都來這裡吃就好。」

   「哈哈哈哈…我以前跟花兒在工作結束後,也是每天來這裡吃飯。從不認識到認識,到後來生下小花。我還記得我們都坐在現在的這個位子。」

   「傑克叔……你真的不去見她們嗎?就算只是偷看也好。」

   「如果不見她們,偷看或許可行。只是…罷了,我到時候一定會難過得哭出來。」

    莫也不禁笑了出來,那是對傑克的豁達而笑。

    但笑容來得快,去得也快。這頓飯莫其實吃得悲傷。因為他明白,這可能是自己與傑克叔的最後一面了。要不是老闆菜炒得夠香,恐怕也食之無味。

   「…你什麼時候會把身體還回去?」

   「這身體會自己還回去,聽芙妹說轉移記憶的效果只有半年。之後我會慢慢忘了"傑克這人"的大部分記憶。」

   「半年,你醒來已經是兩個月前的事,所以只剩五個月…難道就沒有方法…?」

   「方法當然有。我的意識早存進了"世界雲端",只要再一次覆蓋這孩子的意識,我的意識就會永遠定型在這孩子身上。但是!阿莫你聽好了!!我已經是個死去的人了…而且這身體可是芙妹的孩子,更是這孩子的。」

   「我明白了…傑克叔…」

    傑克見莫難過道「唉呀,別提這些難過事。我可不想把你這張難過的臉留給這孩子。反正我該做的事已經做完了,可以沒有遺憾的離開了。」

    傑克叔嘴裡這麼說,但他心裡肯定不是這樣想的。明明還有令他掛心的兩人沒見,怎麼可能沒有一點遺憾…雖然沒辦法幫上他什麼忙,那至少能讓他再開心一回。

   「傑克叔,你想喝酒嗎?我沒怎麼喝過,可是我想陪你喝一次。」

   「你這毛都沒長齊的臭小鬼喝什麼酒!」傑克罵人卻是笑著臉罵,又喊道「老闆來兩瓶!」

    不到半個小時,兩瓶酒全喝光了。

    莫只喝了一杯就覺得腦袋變得很重。剩下的都被傑克喝光了。

    他紅著臉醉醺醺的「我…我不記得我這麼不會喝啊…以前喝十瓶也不是問題的…」

   「欸!你可不要把別人的身體喝壞了。」

    莫看他喝得開心,也分到那份喜悅。

    快樂的時間過得特別快,時間來到晚上六點。

    傑克醉了八成。莫勉強保持住意識,待會還要送他上船。

   「傑克叔,傑克叔…雖然說是八點船,但也要先準備一下,差不多該出發了。」

   「好睏…」

   「我現在就送你上船好了。你要睡到船上再睡,不然我待會可背不動你。」

    正當莫要扶傑克起身時,又有一組客人進門了。是一對母女,而且莫認得,傑克更是。

    進門客人居然是花兒跟小花!

    莫的眼珠都快掉出來了。簡直不敢相信她們倆會出現在這裡。

    原本還矮不隆咚的小花,現在已經長成一位小姑娘,算一算她現在應該九歲了。

    小花見到莫開心不已,整個人撲了過來。

   「啊!阿莫哥竟然在這欸!你怎麼知道我們會來這裡!?阿莫哥還偷喝酒,身上竟然有酒味!」
    
    花兒斥責「小花!你這樣太沒禮貌了。」

   「又沒關係,阿莫哥才不介意對吧。啊!不行,阿莫哥是小薰姊姊的。」

    莫苦笑。見到她們是很開心,但又馬上徬徨了起來,是否該向她們說,傑克就在你們面前。

    最後莫將這選擇讓傑克自己決定。對傑克暗道,如果你想認她們就自己來吧。

   「你們怎麼會突然回來諾良島呢?」莫疑問。

   「當然是來給我爸爸掃墓啊!我們每年秋天都會回來,去年船票訂得太趕,掃完墓就沒時間找你跟小薰姊姊玩了。這次剛好就遇上你了!你跟小薰姊姊還好嗎?」

   「原來是這樣,跑這麼遠真是辛苦了。我們很好阿,只是薰她夏天時就去傑艾王都讀書了。」

    小花又急著問「咦!?那她什麼時候回來?」

   「我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只知道還要很久很久…」

   「嗯…那你不會很寂寞嗎?會不會半夜偷偷哭呢?像我媽媽那樣。」

   「小花!你別亂說話。」花兒被小花一說,臉都紅了。

    傑克默默坐在一旁,渙散著眼睛假裝自己喝醉,卻不斷偷偷用餘光打量她們倆。

    莫知道他現在意識清楚得很,所以刻意問了許多她們生活上的事情。例如小花讀書情形,花兒現在經濟狀況,盡可能問得詳細。當然這些都是幫傑克問的,為了能讓他安心。

    花兒在話中多次提到傑克,看得出她對傑克的思念。

    傑克在一旁聽得露出微不可察的笑容,但這也只有莫看得見。

    花兒愛得癡情,傑克愛得深情。兩人近在咫尺卻無法相認,讓被夾在中間的莫,也一起承擔了這份悲傷。

    不知不覺,時間到了七點。

    莫問了許多問題,讓她們連飯都吃得慢。

   「阿莫,那是朋友吧。不用管他這樣好嗎?」

    花兒指的人就是傑克。

   「喔喔…那是…我即將轉學的學長。他八點有船…啊!我們必須走了。」   

   「來得及嗎?需不需要我幫忙扶他去車站。」

   「不…用…好阿!!哎呀,我剛好也有點醉了,再麻煩花兒姊幫忙了。」

   「沒什麼,這點小事而已。」

    其實莫才不需要幫忙,傑克根本就還能自己走路。莫只是湊巧得製造了他們倆最後接觸的機會。

    飯後,四人離開餐館。莫與花兒倆一人扛著傑克一臂,緩緩走向車站。

    然而才走沒幾步,傑克竟然哭了,而且哭得十分悽慘。他的手臂掛在兩人脖子上,根本無法拭淚。淚流得像兩條小溪,沿路而滴。

    花兒嚇了一跳,驚道「阿莫!他…還好吧?」

   「沒事沒事,他喝了酒常會這樣,酒退了就好了。希望花兒姊不要介意。」

    花兒盯著他的臉若有所思「原來是這樣…我是沒有關係啦。但…喝酒醉能哭成樣子還真少見。而且他的樣子,好像傑…哈哈…哈…我是怎麼了,突然說了些什麼。」

    花兒抹了抹眼睛。

    莫一看,花兒已經紅了眼睛。驚訝著她認出傑克叔了嗎!?
  
    傑克一路哭到車站,眼淚從沒停過。他一直偷看著花兒,同樣的花兒後來也偷瞧了他好幾眼。

    但最終…傑克沒有與她們相認。花兒也沒有認出傑克。

    原來剛剛她紅了眼,只不過突然思念起他而已。

    如果到車站這段路再長一些,也許他們……

    莫想為他們做點什麼,卻無法做為。心裡只是不斷糾結、惋惜。

    與她們道別,扶著傑克上了公車。

    公車上傑克依然淚流不止,哭上了船。

    傑克叔已經死了。但他的意識卻還留在世上,現在他自己已經不再是原來的自己。他明明見得到也摸得到,卻必須痛下心拋棄原本屬於他的情感。

    看著這樣的傑克,心裡滿滿憂傷。

    船上,傑克與芙蓮再三向莫道謝。

    莫很高興能幫上忙,也感激他們讓自己經歷過了這麼多。
   
    站在碼頭目送大船啟航,目送他們離開。

    莫把這個傑克當作原來的傑克來對待。但他心裡其實很清楚,這個人根本不是傑克。真正的傑克叔早已經死了……

    更明白,用記憶復活死去的人,對當事人來說絕對是一種折磨…

    (第五章:我們說好了,待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86008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小說|連載|長篇|愛情|寫實|社會|科幻|奇幻|催淚|原創

留言共 13 篇留言

喵君
[e12]

07-24 22:12

和珖
很高興這禮拜又見到喵君了。希望下次喵君可以留點話[e1]07-24 22:56
和珖
花兒愛得癡情,傑克愛得深情。兩人近在咫尺卻無法相認,讓被夾在中間的莫,也一起承擔了這份悲傷。

這一節,敘述著兩對愛人的故事。只是...這兩段戀情對都好令人悲傷[e3]

07-24 22:25

卡在槍機裡的香腸
今天這集都走感情路線誒(;´༎ຶД༎ຶ`)
畢竟傑克叔叔已經掛了就算再跟花兒相認好像也無法挽回什麼了(;´༎ຶД༎ຶ`)
還有小說寫的很棒喔d(`・∀・)b

07-24 22:35

和珖
分段時,剛好把這兩對戀人的故事分到一起。又剛好他們的故事都令人憂傷[e3]
的確,傑克叔早已經死了,不存在了。剩下的只是他短暫的意識。
雖然傑克與花兒的相認,無法挽回什麼,更會給花兒帶來一次難過。但..又或許能互相消除心中的遺憾。
謝謝悲傷熊頭的閱讀還有留言。07-24 23:06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原來第一章第六節固定早上八點出現在教室外庭園的那位靈就是銀。
相認了反而會增加三人的痛苦,不如安靜地陪到最後也好,
雖然可以用另一種方法存活在世上,可是這樣對被覆蓋記憶的當事人來說卻也非常不公平而且痛苦。
再過不久,傑克的記憶就會和飄落的櫻花一樣消逝吧,
只是祂還會存活在這個世界上,畢竟莫與花兒母女的心中還有祂可以待的地方。
被夾在中間的莫:(´ ・ω・`)(´・ω・`)(´・ω・ `)

07-24 22:50

和珖
愛茵記憶真好[e1] 庭院裡的異靈正是序章裡的阿銀。
就像傑克說的「與其讓她們得到短暫的快樂再奪走,不如不要再給她們有任何期望。」
"像飄落的櫻花一樣消逝"好有意境的描寫。
傑克一生說來平凡,卻在莫、花兒、小花的心中,佔有不可取代的位子。永遠的活在他們的內心中。
謝謝愛茵的閱讀與留言。07-24 23:15
那隻哈士奇 ≧ω≦
解開埋了好久的梗 都要忘記莫是通靈王了www

07-24 23:39

和珖
真的..如果是一開始就跟連載的讀者,我想大概都忘光了XD
謝謝Husky的閱讀與留言。07-25 00:02
舞舞
遇見卻不願相認,這或許是傑克留下的最後溫柔。
作者情感描寫的太好了,讓我邊看邊難過(T_T)......

07-25 00:21

和珖
近在咫尺卻無法相認,比起見不上,而不見更加令人憂傷。
最後的溫柔QQ
話說傑克真的是個溫柔的好男人[e1]
謝謝舞舞的閱讀與留言。07-25 00:32
小馬
好偉大的情操,為了不讓花兒再承受離別的痛苦,傑克只能偷偷的看著花兒流淚,莫幫助芙蓮見到死去很久的丈夫,讓他了無牽掛的走了,真好,助人為樂。

07-25 18:34

和珖
傑克真的好偉大,為了保護花兒、小花,一個人吞下了所有思念與悲傷QQ
花兒也是,即使傑克離開了三年,她也從未將他給遺忘。
芙蓮與阿銀的相見,也是多虧了莫,讓這相隔十多年的思念有了結局。
謝謝小馬的閱讀與留言。07-25 20:20
陽元
真令人同情,阿銀因為思念,靈魂在原地等了芙蓮十多年。幸好最後有等到,不幸中的幸福。傑克為了不再次傷害到花兒跟小花選擇不相認,但我還是好希望傑克能與她們相認喔...至少這次能好好道別。[e36]

07-25 19:19

和珖
想必當時阿銀臨死時,擁有多麼深的執念,才讓他的靈魂得以存在這麼久。
而且這個存在是有意義的。除了謎文的發現,更在最後與芙蓮相見。
其實我也偷偷希望傑克能與花兒相認,讓他們的愛情能有個美好的結束。
謝謝陽元的閱讀與留言。07-25 20:26
路邊的野貓
踢到桌腳或是抽屜真的都爆痛的QwQ
再次見到已逝的熟人真的很高興
但傑克也不想影響到原身體的主人的一生
而選擇慢慢消逝

07-26 13:07

和珖
踢到桌腳跟踩到積木相比,不知道哪個痛XD
莫見到熟悉的傑克感動得快哭了。他也很珍惜最後的相處。
傑克明白,自己已經是死去的人了。在完成遺願後,選擇獨自離去。但至少還遇見他深愛的妻女[e1]
謝謝路貓的閱讀與留言。07-26 13:31
JOJO♥
抱歉打擾。

小妹有點好奇的地方是,那個雙手合十的描寫,很想知道您怎麼會用『合十』這個詞。
因為這個詞是佛門術語,看到就覺得很好奇,想詢問一下您的想法囉。

謝謝。

07-27 09:48

和珖
不用抱歉啦,很開心能見到JOJO留言[e1]
合十要說是他們的信仰也可以。但這裡主要是象徵著尊敬、尊重。
既然阿銀對著相良敬拜,代表相良死在阿銀之前。而阿銀合十的行為,就是因為他尊敬這位已故的英雄。
謝謝JOJO的留言與閱讀,希望有解答到你的問題。07-27 17:18
喵果瀀
傑克真是ㄍ好人

11-13 14:14

和珖
寧可自己痛苦,也不願讓愛的人受到傷害[e6]
謝謝小瀀的閱讀與留言。11-14 00:47
西因娜
雖然媒介是靈,不過芙蓮能夠與丈夫再次見面真是太好了٩(ˊᗜˋ )و

明明近在咫尺卻無法相認實在是非常痛苦的事情呀[e3]
如果來個衝動或許就可以相認(誤
但傑克既然有他的顧慮,那對他來說或許才是對的吧

02-03 22:10

和珖
阿銀以靈的形式,在原地等候了十多年。最終能與芙蓮再見,實在是太好了[e1]

反倒是傑克。明明花兒、小花就在身旁,卻無法相認。這樣孤獨,肯定很痛苦。
也許能相認,但很快也必須在離別。這樣的兩難很令人躊躇。但我也相信,他的選擇是正確的。
謝謝西因娜的閱讀與留言。02-03 23:17
幻狐水月
為何傑克的靈不在和莫交代完時,
就煙消雲散去呀QWQ//
雖然最後還是見到自己心愛的妻小了,
但是這樣的方式真的好痛呀QAQ!!!
不要在用記憶復活任何人了啦QAQ~~~
不只對當事人來說是一種折磨,
觀看小說的讀者們+知情者都默默被精神上餵了一匙玻璃渣呀QQ!!!!

09-14 21:25

和珖
能否煙消雲散也不是傑克能決定的。但也是這樣,他才能見到兩花最後一面。
雖然對傑克而言,不知是幸或是不幸。我覺得是幸啦[e1]
傑克選擇接受自己的死亡,及失去她們的事實,獨自背負著這份痛苦。他選擇這樣的方式,與她們見上最後一面,真的最痛苦的選則。
09-15 23:4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07喜歡★ar26620972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沉莫-南方... 後一篇:[達人專欄] 《沉莫-南...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Azithro大家
大家好豐殿丸GODFALL眾神殞落 地平線:期待黎明 Horizon:Zero Dawn 已更新精華影片囉感謝大家收看謝謝大家!!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6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