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 GP

[達人專欄] 【GL長篇】一合居-52 積怨(下)

作者:馥閒庭│2020-07-24 19:18:31│巴幣:8│人氣:163
  晚上的帳篷內,顧靈煙、芷藍還有吳錦正在討論那個小村莊的事情。
  
  「這些鬼魂的怨恨太深,需要更多的淨化。」顧靈煙說。
  
  「那會耗費掉很多靈力嗎?」吳錦好奇的問。
  
  顧靈煙點頭「會,所以…」她看向芷藍身手按住她的肩膀「芷藍,你就別去了,畢竟你受創頗深。」
  
  芷藍卻扯著顧靈煙的袖子「師父…」
  
  吳錦看著兩人親密的模樣,總有種不對勁的感覺,這對師徒的感情…
  
  顧靈煙原本坐在床邊,突然感到一陣危險,她皺眉站起來「有鬼氣!」
  
  她拿起寒光劍走到門口說:「芷藍你被鬼氣浸入經脈,就不要過來了,跟吳錦待著。」然後她就帶著寒光劍離開了。
  
  芷藍艱難的起身,身體有些疲軟,但還不至於無法應戰她點頭喚出刀靈在手戒備。
  
  這時顧靈煙已經先出去了,留下吳錦伸手扶住芷藍「寒光女士怎麼了?就這樣把你丟下,你還是病人耶!這也太狠心了吧?」
  
  芷藍卻不認同她的話「師父對我很好的!她是想快點解決再回來,但…現在看來應該是封印有變,你也去拿武器吧!」
  
  吳錦這才皺眉「好吧!你身子還沒好,就守著吧?」
  
  芷藍點頭恩了一聲,但是吳錦剛剛走出帳篷,只覺得背後一陣風,芷藍已經追著顧靈煙的方向去了。
  
  吳錦只喊了一聲「芷藍?」看她身影應該是追不上了,吳錦轉頭回去拿自己的武器準備應戰。
  
  蕭氏營隊的另一邊,顧靈煙一靠近就看到許多鬼魂在攻擊人,她抬手送出符紙設下簡易的結界,先暫時壓制了那些鬼魂。
  
  幾個蕭氏隊伍的人狼狽爬起,那些人七嘴八舌的跟這個厲害的劍仙報告。
  
  「女士,我們嚇死了!」
  
  「對呀!那些鬼魂突然出現,見人就殺!」
  
  顧靈煙聽了他們的解釋才知道,那些鬼魂是突然出現的,那就表示她的結界被人破了。
  
  能破她的結界,看來對方來者不善!
  
  「幸好女士來…」原本說話的士兵突然止聲,他的胸口有隻鬼手穿過。
  
  顧靈煙舉起寒光劍,她設下的符紙已經發黑燒毀,鬼魂們瘋狂的湧入。
  
  即使設下的結界,也只擋了一息的時間。
  
  「不對勁!一定有人在控制!」九夜也跟蕭飛塵一起出現,共同抵禦著湧入的鬼魂軍團。
  
  顧靈煙眼神在鬼魂之中尋找,直到一個青甲女子,她馬上就感覺到此人的與其她鬼魂不同「在那邊。」她衝進鬼魂中要往那青甲女子去。
  
  寒光劍每擦過一個鬼魂,就是一聲嚎叫。
  
  她持劍攻向女子,女子也舉劍阻擋。
  
  顧靈煙以為,憑她的寒光劍加上自己的靈力,能迅速消滅那個女鬼,但女鬼身上的鬼氣已經濃重到能抗住她的攻擊。
  
  「讓她們停止!」顧靈煙說。
  
  青甲女子卻還是咬牙抗住,她眼神堅定的看著顧靈煙「為什麼要救那些人!」
  
  在青甲女子的眼中,這些人都是該死的!
  
  顧靈煙卻皺眉的回應「哪有為什麼?」
  
  救人還需要理由嗎?
  
  她快速的制住青甲女子,而那群鬼魂也隨著青甲女被制住而沉默下來,蕭飛塵幾人在遠處觀望顧靈煙。
  
  鬼魂們敗局已定。
  
  青甲女子躺在地上,被顧靈煙以劍指著,鬼魂中有人要衝過來,卻馬上被顧靈煙揮手打滅。
  
  「不!」青甲女子瘋狂起來,顧靈煙正在猶豫要不要殺了她。
  
  她怕萬一殺了這青甲女子,鬼魂們反而暴動起來。
  
  但是此時更濃重的瘴氣攏住了她們,濃黑色的氣中彷彿有更強大的力量降臨,黑暗中青甲女子突然有了力氣,她伸手抓著顧靈煙的劍起身「妳怎麼能傷她!」她雙眼發赤怨恨的看著顧靈煙。
  
  顧靈煙感覺到她的鬼氣更濃,彷彿另一種東西到了眼前,那個青甲女子不再是鬼魂,而是更強悍的存在。
  
  突然一種危險的預感讓顧靈煙突然轉身,也幸好她轉身了,因此鬼爪只是擦破她的衣袖。
  
  「我等你很久了。」
  
  一個青衣女子微笑的說,她站在青甲女子身邊,一手搭著青甲女子,很快的鬼氣就流轉到那青衣女子身上,而那個鬼魂般的青甲女子,已經消失無蹤。
  
  青衣鬼爪朝著顧靈煙攻擊過來。
  
  顧靈煙開始流汗,剛剛的鬼魂已經讓她耗費了靈力,現在卻連體力都要被眼前的人耗盡。
  
  「不用掙扎了,你打不過我的!」女子微笑的說,她經歷過的戰役是眼前這個修道者的幾倍。
  
  顧靈煙沒有回應,但滿頭大汗已經表示她快到極限,她的汗水落下滴到地板卻幾乎是立刻的消失了。
  
  她看著地上的汗水,那消失的速度太快,有些不太對勁,她腦海閃過稍早,吳錦拿出的那個玉符,還有九夜說的,古老的結界方式。
  
  眼前一定是一位上神,但顧靈煙不知道她為何出現在這,名諱又是什麼?
  
  「我曾受人祭拜…」
  
  青衣女子回憶的說,周圍的鬼氣中有著朦朧的聲音,威嚴而充滿與眼前女子不相上下的力量。
  
  雨止,遂殺蚩尤!
  
  因為這個聲音出現的太突然,女子突然攻擊過來時顧靈煙沒有防備。
  
  女子的爪刃卻穿過她的身體,一陣寒涼穿身而過,她卻沒有傷害顧靈煙,反而手上有著一團黑霧,這是她從顧靈煙身上取出,從獵靈時狐妖身上反撲到顧靈煙身上的瘴氣。
  
  「這就是你的內心嗎?讓我看看...」上神微笑的說。
  
  顧靈煙戒備著看上神操弄瘴氣。
  
  剛剛那句命令的內容提到的蚩尤,以及那馬上就消失的汗滴,讓她想到一個字,旱。
  
  她突然想到此女可能的身分,然後又覺得自己荒謬,但荒謬之中又有著恐懼,如果她想的是真的,那眼前的女子…
  
  女子卻好似知道她的內心,對她點頭「你猜測的沒錯!」
  
  她看著顧靈煙「吾名為魃。」
  
  《山海經》有云,有人衣青衣,名曰黃帝女魃
  
  …黃帝乃下天女曰魃,雨止,遂殺蚩尤。不得復上,所居不雨。
  
  她是天帝之女,也是控制乾旱的上神,但卻被放逐在人間流浪,人們因祂不敢將武器北向,百姓跪求她離開才能降雨。
  
  「你很迷惑吧?」魃看著顧靈煙點出她的困惑「為什麼自己逃避在此,為什麼要為那些人做事情?」
  
  她看著手中的瘴氣,這東西於她只是小玩意,她能從瘴氣中知道,這個名叫顧靈煙的姑娘,她的內心有多少困惑。
  
  瘴氣與顧靈煙的心魔相生,她也能探知到顧靈煙的想法。
  
  「就算你真的啟動靈塔淨化瘴氣,又有多少人會感謝你?」魃替顧靈煙回答。
  
  「他們也不過就是覺得你『應該』完成任務。」
  
  她青衣的身形欺近顧靈煙,臉上雙眼卻乘載著瘋狂「你看我!看著我,即使貴為天女,仍舊被人遺忘,應龍成人人祭拜的神,那我呢?」
  
  我可是尊貴的帝女阿!
  
  她說出的一字一句都如利劍刺入顧靈煙心中,兩人對視時更有種熟悉感,她們都曾經出身名門之後,曾被冠上尊貴的頭銜,卻又同樣的無法得到認同。
  
  因為女子的身分被遺忘,功勞被歸其他男子身上。
  
  同樣的不甘於平凡。
  
  魃身邊的鬼魂們開口,一字一句都是幽怨。
  
  「因為我是女子,我做的事情都是應該的,理所當然的嘛?」
  
  「女子就該安靜站在旁邊嗎?如果是,為什麼男子決定的後果是女子要承擔?戰亂、飢荒,最痛苦的永遠是女人!」
  
  「為什麼被姦辱是女人的錯?」
  
  「為什麼男人做錯了,卻是女人出來道歉,讓女人收拾?」
  
  「為什麼我們只能做事情不能出聲音?」
  
  「為什麼女子會失節,男子卻只是風流?」
  
  「為什麼生不出兒子是我的錯?」
  
  女子哀哭的緒語在耳邊,紛亂的不停的說著,她們怨恨、恐懼、痛苦,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這些怨念存在如此之久,一個平民姑娘只有短短的幾十年的人生,但她們卻不入輪迴,糾纏了大半輩子的怨,讓她們成了鬼,一代代的存在此,累積成了怨恨。
  
  當大部分都同意女子就是卑微低下的時候。
  
  人生莫作婦人身,百年苦樂由他人。
  
  身為女子的你我,甘心嗎?
  
  顧靈煙喃喃的說:「不是的,女子應該溫馴而聽話…」因為這樣就會被讚賞,就會得到認同。
  
  況且我想要那份變強力量,所以才修道阿!
  
  魃看著她問:「那…那些男子呢?他們有力量是為了自己吧!為什麼你卻是為了…掌門?四方府?」
  
  魃知道自己與顧靈煙有某種相似的地方,因為太像了,她們的共鳴也很快速的連結。
  
  「女人次於男人嗎?」魃問她。
  
  顧靈煙卻不敢往下想,因為她怕碰觸到名為『叛逆』的黑暗,但魃可不會放過她,能讓眼前的女子心緒紛亂,她就能汙染她的心靈,最後取用她的身體。
  
  魃欺近顧靈煙嘶啞的耳語「那你至今做了多少的努力,他們有看到嗎?」
  
  「不!我是要讓掌門榮耀!我是為了四方府!」顧靈煙否認,但聲音卻有些發虛。
  
  魃詭笑的看著她「若你這麼肯定,為什麼從你體內取的瘴氣裡含怨?」
  
  祂舉著瘴氣給顧靈煙看。
  
  「瘴,不只是一種邪,更代表著你沒被滿足的慾望、怨恨。」魃看著顧靈煙意有所指。
  
  「我是肩負責任的!」顧靈煙強調的說。
  
  魃微笑的說:「肩負?若他們真的有感受到你的付出,可曾給過你一聲感謝?」
  
  「那個你喊掌門的人,可曾回頭看過你一眼?」
  
  魃微笑的抬手操弄幻境,孩童模樣的顧靈煙跌跌撞撞的跑,她追著一個男子的背影,咿咿呀呀的喊著爹,但男子終究是消失了,留下小小的人哭泣心碎。
  
  這是顧靈煙內心的秘密,她不停壓抑著的心魔,名為孺慕的秘密。
  
  「你想過自己的付出值得嗎?」魃陰測測的問:「為了那些人犧牲…有什麼意義?」
  
  「他們…是我的親人…」顧靈煙艱難的說。
  
  若是她面對的是巨大的力量,她也有赴死的覺悟,但她最痛苦的是這些話語,沒有任何添加的力量,都是從她內心掏出的最真實的疑問跟嗔怨。
  
  無從反駁,因為這是自己的疑問。
  
  「親人怎麼會不顧你的意願?」魃馬上反問她「不顧你的喜歡,甚至都不跟你說一聲,哪怕徵詢一下,你這麼愛他們即使聯姻又怎會不願?」
  
  顧靈煙看著她,痛苦的用氣音說:「別說了。」
  
  「好啊,那也不重要了,不是嗎?」魃看著她「因為你已經放棄了。」
  
  「放棄信任,逼迫自己收起疑問,因為害怕答案如你所想。」魃笑說:「怕你的爹不要你,怕唯一的親人拋棄你,卻又不想走上他們的安排。」
  
  「因為你做不到,你害怕在他們面前失敗。」
  
  「不!你是不是神明,是邪物!我…問心無愧!」顧靈煙想要舉起劍,但她卻連握劍的手都在抖。
  
  魃冷笑,她不是神明?
  
  她變化成另一個人,用著顧靈煙熟悉的嗓音問:「若真的認為自己無愧,何必帶著我過來?...師父。」
  
  魃用著芷藍的聲音說:「師父,你也喜歡我對吧!」
  
  顧靈煙氣的用劍劈破魃的幻象「不准你假裝成我的徒弟!」
  
  魃咯咯的笑霧化閃過攻擊,然後又嘲諷的看著顧靈煙「你叫我別假裝?卻不否認呢!」
  
  她看著顧靈煙問:「你剛剛可沒有拒絕我的告白,師父,你還想騙自己到什麼時候?」
  
  芷藍的聲音格外挑動顧靈煙的心緒。
  
  「這可是師徒亂倫的罪名呢!這份喜歡很讓人痛苦對吧?」魃貼著她用著芷藍的聲音說:「但只要師父投降,我們就能在一起呢。」
  
  「用祂的力量離開這個地方,沒有人會說我們的不是!沒有批評!」芷藍的聲音勾勒一個虛幻美好的未來。
  
  「…我…」顧靈煙遲疑了。
  
  「我們可以每天在一起,沒有外人。」芷藍牽起她的手「那些指責的聲音,你可以不要聽,那些外人滿口正道,卻只是要他們想的結果,根本沒有人在乎你的想法。」
  
  她溫柔的說:「沒有人真心希望師父快樂,除了我。」
  
  「不!…」顧靈煙咬唇,爹跟師伯是愛我的!
  
  但她內心卻是認同『芷藍』的話語,那個藏在陰暗裡的自己,總是幽怨的問。
  
  為什麼不回頭看我?
  
  我不夠優秀嗎?
  
  儘管她知道,是因為自己讓人放心,可是當一個安分的人就是隱形的嗎?
  
  就可以不用管嗎?
  
  她強押住那份不甘。
  
  魃繼續用芷藍的聲音問著顧靈煙「難道你以為你對那些人承認,你喜歡同為女子的徒弟後,他們會接受這樣的你嗎?」
  
  「那可是悖德亂倫啊。」魃低聲的說。
  
  周圍私語的聲音越來越大,成為可怕的翁鳴聲,淹沒了顧靈煙。
  
  「噁心!」「骯髒!」「不男不女!」「誰敢用這種人?」「你會害我丟臉!」
  「你們不該活著!」「怪物!」
  
  硄!
  
  寒光劍脫手摔在地上,顧靈煙則緊緊抱住自己「不要說了!」
  
  是的!
  
  這就是她最害怕的,即使面對那些鬼魅邪神她都沒有遲疑,但親人的不諒解,還有她無法止步的戀心,都讓她深深的厭惡自己。
  
  為什麼我會變成這樣?
  
  自厭的心情讓她很痛苦。
  
  直到背後突然一暖,芷藍的聲音從耳邊傳來「師父很辛苦吧?小心翼翼的隱藏著。」
  
  「我都知道喔!現在師父不用這麼辛苦,因為我一點都不覺得師父很怪喔!」魃用著芷藍的聲音,說著顧靈煙想聽的話語。
  
  「因為我對師父也是這樣的心情阿!」芷藍溫柔的聲音是最毒心的藥,順著話語淬入顧靈煙的內心,瓦解了她所有的敵意。
  
  顧靈煙崩潰「不!你是假的!」芷藍不會這樣說話,她…
  
  「但卻是你最想聽到的不是嗎?不然為何你盯著市集裡的那對父女這麼久,失落到淋雨回荷居…」魃的聲音一邊誘惑又一邊轉成了顧弘懿的聲音。
  
  「女兒啊!爹好想你。」魃用顧弘懿的聲音說:「爹為你驕傲。」
  
  「不!」顧靈煙頹喪的坐在地上。
  
  你怎麼可以,用那種聲音說我最想聽的話。
  
  明知道是假的,內心卻還是陷落了。
  
  但魃卻繼續用芷藍的聲音說:「師父,你不是說會保護我嗎?」
  
  芷藍的聲音變的幽怨「為什麼我總是等不到你,為什麼…總是被無視呢?」
  
  不被看到、不被尊重,如幽靈般的存在。
  
  身為女子、女兒,只有需要用的時候被想起。
  
  我們真的沒有價值嗎?
  
  鬼魂們通通聚集到顧靈煙身邊,巨大的力量灌入她的身體,魃成功擾亂了她的心緒,已經要附身到她的身上。
  
  魃貼顧靈煙的後背,只要再做一些事情,她就能完全取得這具身體!
  
  顧靈煙木然的撿起寒光劍,她將劍橫在自己脖子上,自刎相當於靈魂放棄身體,魃就可以趁虛而入。
  
  顧靈煙絕望了,現在沒人可以救她了。
  
  鬼霧卻被人劈開了!
  
  叱!
  
  武器穿透鬼霧的聲音傳來,芷藍舉著虎翼破開鬼霧,看到的就是顧靈煙拿劍要往自己脖子抹。
  
  「師父!不要!」她伸手,握著顧靈煙的劍。
  
  顧靈煙手提劍用力一抹,脖子不痛卻看到眼前炸開一片血,她慌亂的放手。
  
  這才看清芷藍手握住自己的劍,而且她握著劍的手流出了血。
  
  「放手!」顧靈煙不敢抽劍,但看到芷藍流血她又驚又氣。
  
  芷藍卻還是握著劍喊了聲「師父…」
  
  顧靈煙只是皺眉「快點放手!芷藍!」
  
  芷藍這才確定眼前的人真的是師父,她放開手讓劍掉落。
  
  匡噹!
  
  劍落下的時候,鬼氣跟瘴氣都消散了。
  
  兩人的身影從鬼霧現身,顧靈煙已經握著芷藍的手,用靈力替她的手止血。
  
  而蕭飛塵一群人只看到顧靈煙跟某個女鬼打鬥,然後突然就一團黑霧壟罩,等芷藍把霧氣打散,只有顧靈煙握著滿手是血的芷藍。
  
  確定芷藍止血後,顧靈煙寒著臉撿起劍,她直接將劍刺入地板,然後用自己跟芷藍的血畫咒,之後運起靈力。
  
  幾乎是瞬間,強大的靈力壟罩了方圓十里!
  
  蕭飛塵看到鬼魂們幾乎都被清除,魃也似乎被消滅,不再有任何聲音。
  
  藉著這股力量,吳錦跟蕭飛塵等人陸續消滅剩下的鬼魂,只有芷藍擔憂的看著顧靈煙「師父…您還好嗎?」
  
  這個術法她知道,除了會耗盡靈力外,還會抹殺掉所有鬼魂,曾被師父說是過分霸道而不用,但現在師父又主動用,這表示師父也力盡了,這讓她非常擔心。
  
  顧靈煙感覺到大量的靈力消失,感覺身體非常疲憊,她垂頭靠著劍柄喘了一會,直到芷藍扶著她的肩,她才猛然驚醒似的起身。
  
  「我沒事!」顧靈煙站起,她不想讓芷藍看到她的疲態。
  
  尤其起身後又看到芷藍手上的傷,顧靈煙內心很雜亂。
  
  在她最絕望時,芷藍卻不顧一切要到自己身邊,那一刻,她真的覺得自己無法再壓抑了。
  
  直到後來周圍的人把視線轉過來,她才勉強收起自己的情緒。
  
  遠處的吳錦跟袁白走過來「女士好厲害!居然清除了這麼多鬼魂。」
  
  「對呀!寒光女士果然厲害!」蕭飛塵也走過來附合。
  
  九夜則擔憂的問顧靈煙「女士,身體沒事嗎?」剛剛鬼氣濃重,他護著蕭飛塵,沒有空注意顧靈煙。
  
  但他有查覺到有一股強大的力量出現過,然後又迅速的消失了。
  
  但力量的主人,真的被顧靈煙消除了嗎?
  
  「無恙。」顧靈煙說,但她其實是疑惑的,魃真的被她消除了?
  
  按理說,這位上神是能驅使鬼魂的存在,她剛剛的術法應該清除了鬼魂,可是魃真的消失了嗎?
  
  但她現在已經完全感覺不到任何鬼氣。
  
  魃還有可能在哪邊潛伏嗎?
  
  她牽著芷藍卻沒有任何想法。
  
  「女士是怎麼消滅那些鬼魂的?」吳錦崇拜的看著顧靈煙問。
  
  顧靈煙沉默,倒是芷藍幫忙回答「那是大煞術,是師父耗盡靈力清除了四方鬼靈。」
  
  吳錦點頭但還沒說話就被遠處的蕭飛塵喊過去「大家快來!這裡有東西!」
  
  蕭飛塵站在不遠處招手,在顧靈煙替芷藍包紮時,他也巡視蕭氏隊伍傷亡的程度意外發現一個陣法。
  
  大家靠過去後發現是一個傳送陣法,看上面的氣息,應該是剛剛那個女鬼布置的,九夜解開了陣,大家才發現有條路直通某個山洞。
  
  進到山洞內也只有一條路通向某個房間。
  
  「芷藍…」顧靈煙剛要開口,卻被芷藍打斷。
  
  「師父,換我保護你。」芷藍低聲說。
  
  顧靈煙心裡感到很溫暖,她恩了一聲,兩人走在黑暗的小路,芷藍的手伸過來勾著她的手臂,顧靈煙先是頓了下,卻沒有甩開,只是並肩著繼續走。
  
  或許是芷藍怕她摔了,顧靈煙告訴自己,她卻沒發現自己不再抗拒芷藍的親近。
  
  芷藍眼神環顧四周「除了枯骨沒有生活過的痕跡,那這裡應該無人看守。」她這樣一說,其他人也想起無心,馬上都戒備的看著四周。
  
  顧靈煙也是同樣的想法,兩人走在隊伍最後面,等出了那小路,顧靈煙掙了下手,芷藍才不捨的放開。
  
  顧靈煙看到芷藍表情失落,她心裡有些難過,但卻堅持不要她扶。
  
  她不想讓芷藍被當成奇怪的人,那些謾罵的語句太傷人,她不想芷藍承受。
  
  蕭飛塵率先走出那個傳送陣,他抬眼看到另一端的景象時他皺起眉「怎麼又是這種壁畫?」
  
  四幅壁畫分別是女媧造人、持規矩定四極、還有斬黑龍、積蘆灰止洪水。
  
  「什麼壁畫?」九夜第一次看到這種壁畫,之前玉玲事件,他只確認蕭飛塵無恙就沒有去琉光閣。
  
  顧靈煙看到壁畫皺起眉,她暗自防備但芷藍卻走在她前面。
  
  「女媧伏羲圖,之前在琉光閣看過一次。」蕭飛塵說。
  
  「可能是同一批人,遷移到此所以雕刻的吧?」吳錦說完看著傳送陣的方向,靈煙跟芷藍還落在後面。
  
  蕭飛塵走到那幅壁畫前觀看,發現還是同樣的女媧伏羲持規矩的樣式,跟他們在找玉玲時一樣「這跟琉光閣附近發現的壁畫是出自同一個人之手吧?」
  
  顧靈煙跟芷藍也走到壁畫前,蕭飛塵突然感覺腰上有些震動,他一直當作飾品帶著的四象劍居然動了下,他咦了聲拔出劍,但劍又好像失了反應。
  
  九夜將這一切看在眼中,他垂下眼哼了聲「也就是個小石室,反正瘴氣清除了,這裡也沒有什麼鬼厲,就回去了吧!累死我了。」
  
  蕭飛塵看了看那個壁畫,確實沒有反應,他只好放棄的聳肩「也是。」
  
  他轉頭對吳錦說:「叫他們收拾一下,我們也該回去了。」
  
  「是。」吳錦記下命令,等回去就要帶蕭氏的隊伍回去。
  
  蕭飛塵看相顧靈煙「那寒光女士…」
  
  顧靈煙開口「我們會先回報四方府,之後去其他地方遊歷。」她說話時,芷藍站到她身後。
  
  袁白卻開口「女士要走了?至少也等芷藍手好吧?」
  
  芷藍把手放到袁白臉前「不用,師父替我治好了。」她的手連個疤痕都沒有。
  
  袁白一臉不捨,倒是蕭飛塵看著他們提議「不然我們辦個儀式吧?」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85987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GL|女女|小說|百合|原創|古代|愛情|長篇

留言共 1 篇留言

小馬
寒光女士面對心魔過不了關,還好芷藍適時出現,嚇死人。

07-26 19:5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zk32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GL長篇... 後一篇:[達人專欄] 【GL長篇...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yinjyun0619大家
《緋色的幸福~王子與騎士之戀~》新章更新囉!歡迎來小屋看看唷!^ ^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