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邊緣】目標!邊緣社廢社!12

作者:稻草人-肩膀痛模式│2020-07-22 17:37:50│巴幣:4│人氣:79



  12

  「唔…………」

  「…………」

  彩夢提出和我做朋友的邀請,而我則拒絕,這樣一來一回的對話已經持續快要十分鐘了,我們都在消耗彼此的意志力。

  但彩夢也許是注意到這樣下去不會有進展,於是稍微休息下,思考進攻的下一步。

  我和彩夢彼此對看,雙方都露出似瞪非瞪的尷尬表情。

  不久,安耐不住這份沉寂的我劃破沉默。

  「如果說我最後還是不願意當妳的朋友的話,妳要怎麼樣?」作為試探彩夢的能力底線,我如此提問。

  「…………我就哭給你看。」彩夢說出了一個像是小孩子才會做出的答覆。

  用眼淚換取他人的同情心,雖然幼稚但以彩夢的美貌和她那包裹著自己的那張熱情活潑的面具,對其他人而言或許有效,不過至少對我沒效果。

  或許是注意到我的表情,察覺光掉眼淚是不足的彩夢伸手指我補充:「然後我還要說你的壞話!把你的存在在學校弄得一文不值!」

  哇靠這女人是那種得不到你就毀掉你的人啊!知道這點後我就越不想接近她了,更別說是做朋友啊!

  「反正我在學校名聲本來就沒多好,隨妳去講吧!」這句話我說得有些心寒,畢竟我可是把自己的痛處像在訴說特長似的揭露於人的面前。

  「唔嗚嗚…………」彩夢發出宛如小狗的嗚咽聲,不甘心的表情全寫在臉上,或許還因些許的氣憤而使得顏面肌肉抽動。

  彩夢朝我走近,她也許是打算發動第二波攻勢了。

  「這是我最後的一招了……」她嘴裡唸唸有詞。

  她在離我約兩公尺處迅速的撲過來,接著拉住我的右手腕。

  突然朝我撲來的彩夢,身上散發的香氣越見濃烈。一股甜甜的,像是糖果的氣味。若要說這世上有仙境的話,那肯定是彩夢身上的這股味道。

  即便她身上的氣味令我有些喜歡,但與她的氣味形成對比的是她的力量,彩夢的力氣異常的驚人,連我想抽回右手都有些吃力。

  「放、放開我啊!」我撇過頭,現在要緊的是掙脫她,而不是光顧著聞她身上的味道。

  「不要!除非你願意當我朋友!」

  當我想用另一隻手來扯開彩夢的束縛時,反應比我還快的她也用另一隻手來壓制我,失去平衡的我們一起倒在了地上,儘管如此依舊不放棄的彩夢和我扭打成一團。

  不曉得這場對峙戰還要持續多久之時,戰場突然發生了變化,教室的門突然被第三方打開,並順理成章的走了進來。

  「奇怪,為什麼燈是亮著的……………………咦?」

  長如瀑布流洩的黑髮,襯托其水亮的灰眸的眼鏡,像人偶一般的少女走了進來。

  她看著我和彩夢扭打的畫面,我明顯感受到千羽學姊藏在平瀏海下的額間正浮現著火冒三丈的青筋。

  見了這幅景色的她滿臉笑意的望著我:「請問現在是在做什麼呢?」

  …………

  ……

  「哈啊……轉學生?」學姊翹著腿坐在講桌上,氣勢凌人。

  「是、是啊……彩夢一直說想要我當她的朋友,讓我很困擾……」不知為何我跪坐在學姊的面前,雖然很想提醒學姊穿著短裙翹腿不太恰當,而且她又是坐在比較高的位置上,我只要抬起頭就會看到她的裙底了,雖然這樣說但我並沒有抬頭就是了…………說實話我也不敢抬頭。

  現在的我宛如打破主人心愛杯子的小狗,跪坐在她面前謝罪。

  不對啊,說起來我根本不知道自己有沒有做錯事為何我需要這樣啊?一不小心就順著學姊的氣勢和指示照著做了。

  學姊一看到我正在想辦法拒絕無理取鬧的彩夢的時候,整個人像是開啟了魔鬼模式一樣,語氣冷淡,目光無神,然後就命令我跪在地上。

  當我想要站起身的時候,因為位置剛好,學姊毫不留情的一腳踩在我的頭上。

  「給我跪好。」學姊字字句句都彷彿要把我殺了一樣。

  帆布鞋的鞋底正摧殘著我的頭髮,感受著一陣又一陣的粗糙感。

  「對、對不起…………」我乖乖跪坐,學姊這才把腳挪開。

  而作為剛才就一直在現場看著我和學姊的彩夢則待在一旁,看著這齣學姊強迫我陪她上演的莫名其妙的鬧劇。

  「嗯……挺好的啊,跟她當朋友。」學姊語調冷漠:「反正邊緣社就是要交朋友嘛,湊齊足夠數量的朋友就可以滾出社團啦。」

  此時,學姊冷哼一聲,我起滿整身雞皮疙瘩。

  「……更不用說對方還是個漂亮又可愛的女孩子而且還來投懷送抱,關係弄得好的話就直接升級成女朋友了不是嗎?有了交往對象後可以直接滿足退出社團的條件喔。」

  「怎、怎麼感覺學姊好像很想趕我走一樣……」

  「趕你?我怎麼會趕走你呢?」學姊又伸腳過來踩著我的頭:「因為你是長得嚇人、沒有人願意接近你的可憐邊緣人啊。」

  接著,學姊她踩在我頭上的腳又磨蹭了兩下:「也只有我會收留你這種人了,你懂不懂啊?哈啊?」

  學姊的聲音絲毫沒有表現出任何一點怒火,但那壓抑下來的嗓音和冷淡的唾棄眼神以及那停留在我頭皮上的勁道,十足的告訴了我現在的學姊不是用火冒三丈可以形容的。

  「是、是的……我明白。」我只能低下聲附和。

  「等等!」彩夢這時候從一旁看戲的觀眾,搖身一變成了演員並加入這場鬧劇。

  彩夢從剛才到現在都是一副「你們到底在搞哪齣啊?」的興致缺缺表情,一直到她剛剛跳出來為止,臉上掛著的卻是有機可趁的,心裡一定在盤算什麼的不懷好意賊笑。

  「妳別吵,不關妳的事。」學姊想趕走她。

  而這時,彩夢做作的道:「我不允許妳這樣說海真同學!縱使他的面容令他成為了朋友很少的主因,即便如此我還是想當海真同學的朋友!因為我是唯一一個知曉他內心真正優點的人啊!」

  彩夢這個心機的女人,想讓別人有我和她是朋友的想法,透過他人的念頭來硬生生強化我和她的關係。

  再者,她現在散發的那像天使一樣的氣場是怎麼回事,超令人不爽的。

  就連叫我都加上了「同學」二字,這女人真是……

  未免也太陰險了吧。

  「唯一……一個?」學姊的腿離開了我的頭頂,她跳下講桌,我的頭也終於獲得自由,我轉過臉看著兩人,學姊似乎把目標轉換到了彩夢身上了。

  「妳叫彩夢對吧?給我聽好,妳少自以為是了,妳以為自己是真的了解海真的人?還自作多情的想當他的朋友?妳還是滾回家做妳的白日夢吧!就算是邊緣人也還是有朋友的啦!就憑妳那滿身現充的氣場居然還想自作主張的說邊緣人是妳的朋友?嘔噁……!真是令人作嘔!」學姊毫不留情,比剛才對待我的態度還要惡劣。

  但不知道為什麼,聽學姊這樣罵彩夢,我有點開心。

  感覺她剛才踩我什麼的都不重要了似的。

  踢到鐵板的彩夢沒想到會遭到學姊這樣的炮火連擊,受到動搖的她瞠圓眼珠深吸一口氣,不甘示弱的回擊。

  「現充?現充又怎麼樣?難道現充不能讓邊緣人加入自己的行列嗎?讓邊緣人脫離邊緣不是很好嗎?!話又說回來妳又是誰啊!憑什麼決定我要不要和海真交朋友啊!」

  彩夢為了演戲而裝作甜美善良少女的做作形象頓時全毀,這是彩夢要和學姊槓上的節奏嗎……?

  「海真剛才就說了他很困擾妳是聾了嗎?妳作為現充都是這樣子交朋友的?真是丟臉!」學姊灰色的眼珠瞪著彩夢,並向她踏前一步。

  「他只是因為未知而害怕而已,等到他加入了我,成為了我的朋友,海真就會明白現充的生活是多麼光鮮亮麗!這點簡單的道理妳怎麼會不懂呢?!妳的心胸難道就跟妳的胸部一樣小嗎?!」

  「什……!」被人身攻擊的學姊倒抽一口氣,眼皮一顫一顫的,怒火就像再被澆上一桶油,咽不下這口氣的道:「哼,還什麼光鮮亮麗勒!再亮也沒有妳的頭髮亮啦!」

  「妳、妳這傢伙!」彩夢氣得咬牙切齒:「妳對我的頭髮有意見是不是!這是時尚妳懂不懂啊!」

  「啊是是是……我不懂妳們現充的奇怪品味啦,妳這棵惹人厭的櫻花樹。」學姊不耐煩的搖手。

  「我更不懂妳的立場啦,管東管西的平胸女!」

  「妳、妳們兩個冷靜點……」我不能再坐視不管了,再這樣下去彩夢我不好說,但學姊是絕對會跟她拼到底的人,我要是不阻止的話遲早會打起來的。

  「閉嘴,海真。這是社長的命令。」學姊只有這時才會表明自己是社長。

  「社長?我還以為妳是海真的媽媽呢,管那麼多。」彩夢嗤之以鼻的哼了一聲:「反正邊緣社什麼的也肯定只是一個無趣的社團,存在在校園裡根本就只是佔用學校資源而已……」

  「——喂!」我地板上站起身,目光凝視著彩夢,用喝斥的口吻喊叫了一聲。

  赫然,彩夢被我的氣勢嚇著,傲人的態度忽然間縮了不少。

  「不准妳這樣說邊緣社。」

  「哈、哈啊?」彩夢感到莫名其妙。

  「邊緣社是學姊她用心建立的心血,她為了拯救學校裡的邊緣人,讓大家都能夠成為校園的萬人逆,她卯足全力集結了學校的邊緣人們。……儘、儘管我們邊緣人還是邊緣人,這點絲毫沒有改變,但學姊至少讓我們在學校也能夠擁有朋友!她讓我感受到擁有朋友是多麼美妙的一件事!」

  語音至此我吸了口氣,不管我的視線是否會讓彩夢感到畏懼,我仍然眼神堅毅的正面回應彩夢我的態度及立場:「因為她…………因為千羽我體會到了朋友是多麼的珍貴,是世上難得可貴的寶藏!而不是像妳這樣隨隨便便就建立起關係的廉價品!」

  語畢,邊緣社教室內陷入一片死寂,無論是我、是學姊還是彩夢,我們紛紛都不發一語。

  被我罵過的彩夢低著頭不說話,唯一能清楚看見的是她正緊緊咬著嘴唇,聳起的雙肩也微微顫抖。

  沉默持續了一會,最後彩夢用行動打破這壟罩在教室空氣裡的尷尬。

  「我走了。」彩夢走向教室的出口,匆忙的步伐卻在門前停滯。

  在離開前她轉過臉,眼眶似乎閃爍著些許淚光,她不甘的向我宣示:「我會讓你變成我的朋友的…………絕對。」

  說完,彩夢便離開了社團教室。

  看向依然被壓在方才的沉默下,站在一旁低著頭的學姊,我不太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那個……學姊。」我試探的叫了她一聲。

  「…………」學姊低著臉。

  學姊沒有理會我,或許我應該要先道歉。

  「很對不起,我一時興起說了那些話,甚至還說了邊緣社都沒有進展這樣的壞話…………真的很對不起。」

  「謝謝你。」

  但,學姊的回應卻出乎意料。

  「咦?」

  學姊的語氣不再像不久前那樣咄咄逼人,反倒……有點溫柔?

  「謝謝你站在我這裡。」學姊抬起臉,對我溫和的展露笑顏,微紅的臉頰和揚起的嘴角,是她心情好的象徵,我很少見她有這樣的表情。

  「…………」頓時不知該作何反應的我微張開嘴,像傻子一樣。

  「還有,你剛才直接叫我名字的時候……」學姊推了下眼鏡,語氣雖為嚴肅,但水眸卻透露出了幾分趣味。

  「咦?難、難道說學姊妳不喜歡後輩直呼妳的名字嗎?」我訝異的睜大眼睛,說不定我踩到學姊的地雷了。

  「不。」學姊搖頭,墨色的髮絲柔順甩動:「倒不如說我還滿喜歡的,剛才的你說的那些話,真的很帥。」

  想起剛才自己的作為,學姊面帶歉意的對我問:「啊、說起來我剛才那樣用腳踩你真是抱歉,你還好吧?」

  「咦?哦……我、我還好啦。」我摸了下頭。像這樣對我道歉的學姊也是相當少見。

  比起學姊踩我這種事,我比較在意的是為什麼要這樣做。

  「學姊,剛才我是做了什麼事讓妳發這麼大的火呢?」

  「咦?發火?…………這個嘛。」學姊撇過視線,欲言又止。

  嗯?為什麼要避開眼神啊。

  「沒、沒有為什麼啦!就是想踩你的頭而已!」

  「哈啊?這什麼理由?!」離譜,真是太離譜了。

  「反正我已經道歉而且你也接受了!那就是皆大歡喜!不准再追問了!」完全展現鴕鳥心態的學姊正表現著她的厚臉皮給我看。

  「可是比起妳的道歉我比較想知道我到底做了什麼……」

  我會接受她的道歉就是因為我想知道我有哪裡做錯……

  「……你再追問我就揍你!」

  ……看來是沒辦法溝通了呢,這個人。

  噹、噹——!

  沒想到這齣鬧劇過後不久,午休也結束了。

  回到各自的班級上,我和學姊在走廊的樓梯分別。

  一想到回去之後還要面對彩夢,真不知道我該用怎樣的表情去看她才好。

  回到班上,我坐入座位,雖然面朝黑板,但還是不免瞥個幾眼看向彩夢那裡。

  但不看還好,一看發現她也正在看我…………似乎是從剛才就一直在看我的樣子。

  如果只是單純為了觀察對方而偷看的話,除非動作太明顯或對方察覺力太強,否則只有一種情況會讓對方知道你在看她。

  那就是她也正好看向了你。

  我和彩夢就是屬於後者的情況。一對上眼,我們兩人就搭起了奇怪的連結,連結起來的我們不說話或是做點回應的話會顯得非常尷尬,正當我想用微笑或是招手來代替回覆的時候,臉上沒有笑的彩夢,平淡的逕自撇開黃橙的眼眸,看著黑板上頭的板書。

  已經揭露出自己真面目的彩夢,除非必要,否則不會和我說話。到了勢必要和我交談的環節之時,彩夢在班上對我還是會像對待班上其他同學一樣,那樣的熱情開朗、那樣的像個現充,和午休時那無理取鬧又心懷不軌的模樣根本是完全不同的兩個人格。

  雖然她待我熱情,可知道真相的我深知這都是作秀,是為了演給不知情的同班同學們看才做的。

  越是清楚這點,我就越是想要遠離她……

  …………

  ……

  兩天過後,彩夢的爪牙已經深深遍佈在我們A班裡了…………除了我以外。

  A班的所有學生們都已經和彩夢打成一片了,無論是男生也好女生也罷,統統都是她的朋友了。

  至於班導則因為自己身為導師的身份而有所保留,相信被彩夢攻略只是時間的問題而已。

  這兩天的時間,彩夢幾乎和我是零接觸,沒有說話沒有互動,僅有必要之時才會對我露出笑容。

  不止是我,肯定也覺得我們兩人之間關係非常尷尬的彩夢也在盡力減少與我的互動。

  就這樣尷尬的與鄰座相處了兩天,幸好距離換座位還有一個星期,重新抽選過座位後,會坐在彩夢身旁的機率不高,至少我能期待一下那天的到來。

  不過才剛過兩天,我就覺得難受了,甚至認為時間過得太慢,每和彩夢待在同個環境下我就會有股時間被放慢的感覺。

  「…………」我眼神直盯著的板書。

  如我所說的,當一個人在偷看你的時候,除非對方動作太明顯,不然就是被偷看的人觀察力太好。

  而我就是屬於前者的部分,彩夢的視線毫無避諱的直直看向我,讓這個只能用餘光去看彩夢表情的我很是尷尬。

  …………

  ……

  放學後來到社團,艾瑪似乎從她父母那裡拿來了一份光看就超級高級的甜點來說要分給大家吃。

  打開包裝,裡頭放著的是奶油烤餅乾。

  「嗯~好甜啊。」學姊細細咀嚼餅乾:「謝謝妳囉艾瑪,願意分我們吃這種高級的點心。」

  「沒、沒什麼啦……因為社團的大家都很照顧我。」艾瑪羞澀地玩弄起自己的指頭。

  「哼哼……餅乾這種能夠快速補充能量的食物正好也是補充魔力的來源呢!吾就不客氣了。」健豪邁的一口吃下餅乾。

  「喂!你知不知道你剛剛幹了些什麼?!」學姊對健露出不敢置信的表情:「你居然一口吃掉餅乾?!」

  「這種食物當然是要一口吃掉才好啊!能夠一次品嚐其中的美味之外,口感也能一次……」

  「開什麼玩笑啊!這種奶油味豐富的餅乾正是因為味道濃郁才要慢慢的一口口吃才能讓味道不停在嘴巴裡停留啊!」學姊打斷健的話,只覺得這人實在不可理喻。

  當他們兩人在爭執的時候,我也拿了一塊餅乾吃了下肚。

  而被他們注意到我拿餅乾的動作,學姊急忙朝我問:「海真!你是一塊餅乾分次吃掉的細細品嚐派的還是一口豪邁吃掉的浪費食物派呢?!」

  「等等,吾發現汝的話中有明顯的偏見存在。」

  莫名就遭到捲入的我,單看著兩人都用很相信著我,認為我不會辜負他們的目光朝我看來,讓我壓力很大。

  「我、我是會分成兩口吃啦……」我坦白的說道,剛才那塊餅乾我也是這樣吃的。

  「可、可惡啊啊啊啊…………」健捂著戴上眼罩的右眼,好似很痛苦的喊著。

  這到底關右眼什麼事啊……

  而本應悠閒的午茶時段,卻因一位不請自來的客人出現,邊緣社頓時氣氛變得緊繃。

  「午安~打擾各位嚕!」待在走廊上的,有著一頭亮粉色長髮的少女對著教室內的我們打招呼。

  彩夢用著雀躍的音調,就像她在面對她的「朋友」的時候一樣。

  「請問社長在教室裡嗎?」彩夢手抵額頭,像在張望遠處的看著教室的各個角落。

  但學姊就在我們四人之中,再加上邊緣社的教室原先是儲物室,空間本來就不怎麼大。在這樣狹小的空間裡,做出張望的動作顯得過於刻意。

  「我不在,請妳離開。」學姊從椅子上站起身,想要趕人走。至於那個「我不在」這種明明人就在的這種話,我就不吐槽了,感覺會招打。

  「啊~原來社長在呀!呀齁嚕~」彩夢打了一個現充能量爆炸高的招呼:「這個給妳!」

  彩夢遞給學姊一張紙,但學姊從椅子上站起身後就沒有走動過,似乎根本不在乎彩夢手裡要交給她的到底是什麼。

  眼見學姊根本不打算理會,彩夢直接從前門走進教室,來到學姊的面前並且逕自舉起紙,把寫有文字的那一面轉向給學姊看。

  然後她讀道:「彩夢,目前就讀真言高中二年A班,興趣是交朋友,從今天起申請加入邊緣社!」

  看這上頭的文字,學姊額頭上青筋又浮現幾條出來。

  在旁看見那張紙的我這才頓悟,彩夢手裡的,是學姊一直放在抽屜裡的邊緣社入社申請單。

  彩夢應該是在前幾天偷偷帶走了一張,然後寫上了自己的學生資料。

  感到火大的學姊,眼皮狂跳數次:「請問這是什麼意思……?」

  「如果要以全校學生都變成朋友為目的,不把邊緣人列入的話可不行,所以我認為最能解決這個困擾的,就是加入妳們!」

  「拒絕,請妳滾。」學姊秒答,推著彩夢要她離開。

  「哼哼,我早就知道妳會這樣回答了。我可是不會放棄的!我會每天都出現在這裡,直到妳認同我,願意讓我加入為止!」

  彩夢說完後,正好被學姊給推出教室,學姊立刻將門使力甩上,碰的一聲,彷彿那扇門是自己的家族仇人一樣。

  被門隔絕在外的彩夢說:「我會一直纏著妳,讓妳做夢都會夢到我的!」

  「妳是惡鬼嗎……?」全身冷汗,臉色有些許蒼白的學姊呢喃。

  「小千……她、她是誰?」這時,因為被突如其來的櫻花色風暴襲擊,第一時間鑽進桌椅山下的避難基地避難的艾瑪見風波已去,露出一顆頭宛如烏龜或蝸牛似的道。

  「妳不需要知道,艾瑪。不過妳不用擔心,我會守護好妳,用盡全力擊退那個惡鬼的!」學姊如此安撫艾瑪。

  「惡、惡鬼……?」艾瑪一聽好像沒有多安心的感覺。

  「那吾呢?夜鴉!汝會守護吾之人身安全…………」

  「不會,健你還是被惡鬼吃了會比較好。」健話都還沒說完,學姊面對不同人態度真的不同。

  而似乎不意外學姊會這樣回答的健也很自然的接受這答覆道:「也罷,吾身為孤魂狼軍,哪有什麼難得倒吾的對手!哈哈!」

  我走上前撿起掉落在地上的,彩夢的入社申請單,仔細看了下…………嗯,這確實是學姊設計的入社申請表,想當初我就是填這份單子加入邊緣社的。

  「海真,快丟掉那個東西。」學姊對我手裡的申請單投以了噁心的目光:「那種不吉祥的東西趕快丟掉,會有髒東西纏上身的。」

  「學姊……妳是有多討厭她啊。」

  「邊緣社的主旨是脫離邊緣成為萬人迷,讓一個本來就是現充的人加入邊緣社,就好像在麵線灑上了香菜!或是在披薩上加鳳梨一樣的荒唐啊!」怒氣沖天的怒吼導致學姊的眼鏡都歪斜了一邊。

  不過我其實挺喜歡鳳梨披薩的,要是我現在這樣說的話就不是被學姊踩頭那麼簡單的了…………我的頭八成會被踩爛。

  學姊重新推好眼鏡,深呼吸了口氣。

  「總、總而言之,我不會讓那傢伙加入邊緣社的,絕對不會!」

  我看著學姊氣得臉頰泛紅的模樣,不禁開始擔心起來。

  我想彩夢是認真的要和邊緣社做朋友,依照我在轉學前所知道的她,是絕對不放過任何一個能夠成為朋友的人的。

  至於學姊則是過於重視面子,經常吃虧了還死命硬撐下去的那種人。

  兩人勢不兩立的對峙起來,很有可能演變成一場腥風血雨的戰爭。

  「唉……怎麼會變成這樣啊。」我只能無奈的吐了口氣。



(按我來到下一篇)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85750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 篇留言

安安你好嗎
版主的文章真的寫的很好 有考慮要出M4的嗎?

08-29 22:4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strawer0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邊緣】目標!邊緣社廢社...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kisaragi0208大家
小說更新啦!我花了幾天想像一下良家子弟們進紅燈區會是什麼樣(?)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14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