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2 GP

[達人專欄] 短篇-希望之城

作者:Jean de François│2020-07-20 18:59:42│巴幣:142│人氣:228
希望之城


  1979年,那本是一個冷戰對立的年代,以美、英為首的北大西洋公約與其盟友,和蘇聯為主的華沙公約集團與其盟友的僵持局面,卻因為某個驚天動地的事件而有所劇烈變化。
*-北大西洋公約,簡稱北約或NATO,美帝的傀儡*
*-華沙公約,簡稱華約或WTO,不是什麼世貿組織*

  五顆巨大的隕石分別落在華盛頓、洛杉磯、北京、倫敦與新德里,頓時將這五座城市化成灰燼,但真正的惡夢才剛開始,從隕石中竄出的『牠們』正以驚人的速度繁衍並擴張其地盤,所到之處盡是人間煉獄、毫無生機的可能,諸多城市從此消失在地圖上、超過上億人死亡。

  不到兩週,北約的老大哥美國便成為過往,北美大陸變成一片荒土,『牠們』不分北約、華約、第三世界、資本主義、共產主義、任何宗教、人種與生物等,只會一路『吃』過去,成為『牠們』繁衍的養分。

  人類的武器盡管對『牠們』有效果,但無奈其數量實在過於驚人而難以抵擋,因突如其來加上缺乏提早決斷使得人類不斷敗北,導致『牠們』肆無忌憚地撕裂地球生物的生存空間,一年後、優柔寡斷的北約國家相繼垮台,第三世界也失去聯繫,大量的難民湧入仍在苦撐人類最後希望的華沙公約鐵幕內尋求庇護。
*-鐵幕(Iron Curtain),冷戰時期術語,鐵幕內是蘇聯與東歐等共產勢力,鐵幕外是英美等西方資本勢力*

  1981年1月,『牠們』突破德意志民主共和國的防線,就在東德人民軍一路潰敗之際鐵幕出現了漏洞,但在波蘭人民共和國再度被擋了下來,波蘭,這個人口約三千三百萬的國家正靠著堅強的信念持續守護著家園與人類的生存防線。
*-德意志民主共和國,即是東德全名,二戰後蘇聯扶持的共產政權國家*
*-波蘭人民共和國,二戰後蘇聯扶持所建立的共產政權國家,由波蘭統一工人黨施行統治,而身為共產集團的她卻處處受到蘇聯方面的強壓控制而使得國內包含波共在內的諸多波蘭人不斷爭取自主,因此在一定程度上是默許異議份子與社會運動的存在,而天主教會由於協助戰後波蘭復興因此也仍有相當的影響力*
*-1970-1980年代,波蘭人口約三千三百萬*

先了解歐洲局勢與華約國家



波蘭局勢




(開始音樂,建議循環撥放)



  1981年10月,維斯瓦河防線,克拉科夫。

  克拉科夫,波蘭僅次於首都華沙的第二大城市,是波蘭最古老的城市、也是波蘭人文化的發源地、更是教宗若望保祿二世的家鄉,現在由波蘭人民軍第二集團軍、波蘭人民軍第十三、十四獨立機動機甲師、捷克斯洛伐克第一裝甲師、第四機甲師、東德人民軍第六、第七混編機械化步兵師、部分蘇聯紅軍烏克蘭第一方面軍駐守,全部聽從華沙的華約總司令部調度與指揮,是維斯瓦河南防線的重鎮。
*-教宗若望保祿二世(1920-2005),首位斯拉夫裔與波蘭人的羅馬天主教教宗,1978年被選為教宗,也是自1522年以來首位非義大利籍教宗。*

  先前於奧得河防線的失敗導致弗羅茨瓦夫、波茲南、什切青等城淪陷,如今已經沒有退路,沿著格坦斯克、比得哥什、華沙與克拉科夫的維斯瓦河防線是波蘭存亡的關鍵,雖然死傷慘重,但仍有二千七百萬波蘭人仍在艱苦奮戰。
*-上述全是著名的波蘭城市*

  剛執行完任務,低空緩緩地飛越維斯瓦河返回克拉科夫的八台波蘭武裝機甲顯然已傷痕累累,雖然它們有不輸給戰車的鐵包裝甲,但在『牠們』蜂擁而上時仍可將其輕易撕碎,最後將裡面肉身的機甲飛官活生生給碎屍萬段。

  「唉唉!斯特凡,你看那邊。」

  瓦斯迪瓦夫.東布羅夫斯基透過操控面板上投影的螢幕似乎發覺到什麼,不過他是以隨興的口氣向身為中隊長的斯特凡報告,畢竟習慣成自然,他們自小本來就是玩到大的摯友,連進軍官學校和機甲飛官學校受訓時都是同期生。

  「在報告時請稱呼中尉同志,瓦斯迪瓦夫少尉同志。」

  斯特凡.西科爾斯基正以認真死板的語調糾正同窗好友,並非他生性如此,而是現在處於戰時,他不希望同伴因為一時疏忽而丟了性命。

  而且,機甲飛官可是重要的人才,培育他們靠的不是時間而是純粹的天分與適性。

  「幹嘛這麼嚴肅啊......這麼嚴格會讓卡婭討厭喔。」

  「很抱歉,卡婭不可能會討厭我。」
  
  兩人提到的卡婭.西科爾斯卡是斯特凡的親妹妹,兩兄妹感情一直都非常好,可能由於從小就愛黏著哥哥,妹妹卡婭也跟著斯特凡腳步從軍,而她恰巧也是武裝機甲的適性飛官,雖然她現在只有十六歲,可見這兵器的特殊性。
*-波蘭是斯拉夫語系,女性姓名結尾有獨特的變音原則,因此同個家族的人,姓氏可能不一致,在此不做敘述*

  「嗚!你該不會想佔據卡婭一輩子吧?」

  「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吧,所以瓦斯迪瓦夫你看到什麼了?」

  瓦斯迪瓦夫從小就喜歡卡婭,不過即便是摯友,過度保護的斯特凡也絕不讓任何有企圖心的人接近自己的妹妹,他將話題拉回最初而質問瓦斯迪瓦夫。

  「難民潮。」

  將投影螢幕上的一角放大,眾人看見一條黑長密集的隊伍沿著公路進入克拉科夫,每個黑點都是從西邊淪陷地區逃來的難民,除了波蘭人外、也有不少德國人、法國人與英國人,他們都是失去家園的可憐人們。

  冬幕已經降臨,城中的物資也因為戰爭而開始不足,在缺乏保暖衣物、場所、糧食與醫藥的情況下可預見的是將會有人被活生生凍死、餓死與病死。

  「開什麼玩笑,讓波蘭人進來就好,幹嘛還讓那些西方走狗進來,我們自己國民的物資都快不夠了。」

  「我們祖國被那些西方走資派背叛那麼多次,如今還要收留他們?」

  「還有那些西德人,納粹的餘孽,死不足惜!好在美帝已經消失在世界上了。」

  從斯特凡與瓦斯迪瓦夫駕駛艙的無線電通話器裡傳來小隊各機甲飛官的咒罵與怨恨,這也是無可厚非的,畢竟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波蘭被美英法等西方盟友多次出賣是不爭的事實。
  
  「你們是在質疑賈魯賽斯基領導人同志的決定嗎?少說廢話快回基地。」

  身為指揮官的斯特凡在聽了一番抱怨後對眾人訓話道,而他也不是不能理解部下抱怨的原因,但這也無可奈何,除了這是上頭的指示外,有些話的確不該說出來,不是因為檯面上的問題而是道德矛盾上的癥結點。

  * * *

  「哥哥!」

  才剛從武裝機甲上下來,身穿野戰大衣的卡婭早已安耐不住期待而衝上前去撲向斯特凡的懷中撒嬌。

  深藍色長髮與深邃金色瞳孔的少女正用著她楚楚可憐的模樣吸引著斯特凡注意,除了害怕兄長出任務一去不復返外,此地連日的戰爭與物資的匱乏也漸漸消磨著她的意志,她唯一的慰藉大概只剩身為兄長的斯特凡了吧。

  「辛苦妳照顧卡婭了,瑪格諾莉婭。」

  「不會,卡婭挺乖的。」

  另一位身著野戰軍服、淡金色短髮與藍色眼瞳的少女名叫瑪格諾莉婭·祖拉夫斯卡,也是名波蘭人民軍機甲飛官,或許出自於同樣身為女性,而年紀又比卡婭年長的她很自然地便在無值勤空閒照顧上司的妹妹,但最重要的是出於同情的心。

  斯特凡與卡婭的父母都在弗羅茨瓦夫被『牠們』殺死了,瑪格諾莉婭的家人亦是,自從波茲南淪陷後,她的家人也連帶她的家鄉從此消失。

  「也該去領食物了,一起去吧。」

  斯特凡、卡婭、瑪格諾莉婭與瓦斯迪瓦夫四人相約一同去指定地方領取戰備糧,除了將身上的野戰大衣繃緊外,他們還披上圍巾與戴上毛冬帽,因為冬季大陸型氣候的波蘭可是非常酷寒的。

  由於處於戰時緊張狀態,食品、藥品等重要物資自然是全由克拉科夫市政府配給,而從兩個月前配給的份量越來越寒酸困乏,原則上還是以軍隊為優先,而平民們能獲得的量實在難以直視,更甭談外國難民了。

  「這路真是難走,野戰工兵和市政府單位在做什麼啊?」

  瓦斯迪瓦夫一如往常的抱怨道,剛打完仗還要走上這一段艱辛的路途實在令他難以忍受。

  「不然你來鏟雪吧,現在大家都很忙。」

  斯特凡微微嘆氣著,眾人走在沒有時間去鏟除的雪地路面中,因為現在的一切都必須以防禦工事和戰線為優先,使得他們步步都必須使勁全力,不然很容易使踏入雪地的腳難以拔出。

  「讓那些難民啊,反正他們什麼事也不做,只等飯來張口。」

  「你在說什麼!他們還不夠可憐嗎!」

  瓦斯迪瓦夫的發言使瑪格諾莉婭大發雷霆,她停下腳步雙手叉腰以義正辭嚴的表情盯著瓦斯迪瓦夫。

  「唉唉,別生氣啊,我又沒說錯。」

  「你能瞭解失去家園和親人的痛苦嗎?」

  瑪格諾莉婭繼續對著一臉無辜的瓦斯迪瓦夫說教著,對於家人仍平安待在華沙的瓦斯迪瓦夫而言他或許無法理解這種感覺吧。

  「夠了,有多餘的力氣吵架不如幫忙鏟雪還比較實在。」

  看著卡婭不安的表情,本來不想理會的斯特凡從中調停兩人的紛爭,只見他們在斯特凡的介入下不再爭論。

  「嗚哇......又是牛肉湯啊,而且還是合成的加工食品。」

  「有熱食吃就很棒了。」

  面對瓦斯迪瓦夫的發牢騷,瑪格諾莉婭不以為然的用湯匙吃著自己餐盒中的牛肉湯。

  「怎麼了?卡婭。」

  斯特凡注意到坐在他身旁的卡婭只是盯著餐盒中的牛肉湯而未動湯匙。

  「好想吃餃子和炸豬排。」

  少女的表情明顯是對一成不變的餐點感到厭煩,她開始懷念家鄉的美食,這也無可厚非的,因為他們已經連續吃兩個月的合成牛肉湯和硬梆梆的黑麵包了。

  「對不起,但卡婭不能不吃東西,答應哥哥好嗎?」 

  「......知道了。」

  「乖孩子。」

  卡婭一向最聽兄長斯特凡的話,她在兄長溫柔地勸說下才動起湯匙用餐。

  1981年11月

  城外雪面地平線上,各處濃厚的黑煙飄逸至空中,伴隨著此起彼落的槍砲聲,斯特凡所屬的十二台武裝機甲中隊據守在河川對岸,憑藉廢棄建築與野戰工事面對成群的『牠們』。

  「十點鐘方向,十九個單位群優先擊破,只準用二十三毫米機炮!」

  以斯特凡與瓦斯迪瓦夫為首的武裝機甲中隊在中隊長斯特凡的命令下展開射擊,卡婭與瑪格諾莉婭則擔任前述兩人的僚機進行精準壓制,以防止漏網之魚穿過火線直接威脅到友軍。

  由於每日都會進行無數次的防禦戰,因此除了食物與藥品外,現在彈藥也開始出現短缺的現象,波蘭後方與蘇聯送過來的補給已達成供不應求的局面。

  二十三毫米機砲的擊發聲響伴隨一顆顆落地的大型彈殼轟隆作響,頓時將靠近的『牠們』打成血肉模糊的肉塊,使鮮紅色的液體灑落在早已形成黯淡深紅的雪地上。  

  「斯特凡,是飛行種!」
  
  在瑪格諾莉婭的警告下,斯特凡透過投影螢幕上觀察到數以千計的『牠們』展露著蜻蜓般的翅膀,發出令人作噁的聲響並如潮水般向市區飛去。

  「第三小隊警戒地面目標,其他機體使用十二.七毫米燃燒彈對空射擊。」

  安裝機甲上的十二.七毫米機槍發出鮮豔的曳光彈幕掃向成密集隊形飛行的『牠們』,彈頭的作用點燃了『牠們』的身軀,即便只是擦過亦或是隔壁燃燒的火光沾染到也能瞬間燃遍『牠們』全身,只見數以千計的飛行種編隊瞬間化成燃燒的紙屑般落在地面上。
  
  「一點鐘方向,二十七個單位群。」

  敵人的攻擊似乎源源不絕,十二台武裝機甲的彈藥儲庫也漸漸見底了。

  「哥哥,我要沒彈藥了。」

  卡婭發出不安欲哭的聲音,這也是難免的,武裝機甲一但沒有了彈藥就只是台移動遲鈍的鐵棺材,當被『牠們』纏上時,下場可不比持步槍對抗『牠們』的步兵還要好。

  「也該退了吧,我們的任務只是遲緩攻勢。」

  「不行!我們一退,公路上的難民就危險了。」

  「難道妳要我們替那些外國難民送死嗎?」

  透過無線電中瓦斯迪瓦夫與瑪格諾莉婭的爭論,斯特凡正陷入苦澀的抉擇,上頭指派的任務的確是遲緩攻擊,但現在一但撤離,還在公路上的西方難民便會成為『牠們』的下一頓食糧。

  「蘇聯炮兵將在十分鐘後開始砲擊,撐到那時候,只挑中大型目標阻擊。」

  斯特凡在天人交戰後選擇幫助那些難民,而為節省為數不多的彈藥他只選擇攻擊能構成武裝機甲威脅的中大型目標,至於小型目標只能交給後方的步兵與坦克解決。

  「呿......」

  瓦斯迪瓦夫雖然發出不滿的聲音,但他仍遵照命令留守,其他武裝機甲亦是如此。

  雖然遵從命令,但不畏懼死亡的人是不存在的。

  * * *

  戰鬥結束後,四位經常在一起的好友依然一同去領餐,他們仍然走在難以行走的雪地路面上,可想而知他們多少能體會到在野外雪地上與『牠們』正面對抗的步兵心中之恐懼了。
  
  「我說蘇聯是不是打算收縮防線到白俄羅斯啊。」

  「胡說什麼,他們不是保證會誓死保衛華約組織所有國家嗎?」

  「我可不相信他們,東德淪陷前我記得他們也講過類似的話,不然為何他們送來的物資越來越少啊。」

  瓦斯迪瓦夫與瑪格諾莉婭依然在鬥嘴,前者對蘇聯的支援不抱期待,而他們對波蘭、捷克斯洛伐克、匈牙利、保加利亞這些位於前線的華約國家提供的駐軍和補給的確是每日遞減中,而瑪格諾莉婭卻不這麼認為,她認為蘇聯有義務保護他的盟友。

  而事實上蘇聯與波蘭之間的過節也是一言難盡的,從歷史上便可略知一二。

  「哥哥......」

  卡婭又露出快哭出來的表情緊抓著斯特凡的衣袖,不過這次不是因為瓦斯迪瓦夫與瑪格諾莉婭的爭吵。

  「難民。」

  抬頭望去,原本這中間的雪地路面上搭起了眾多帳篷一路延伸到公園那邊,諸多面帶憔悴的人們臉上除了營養不良導致的消瘦外,空洞的眼神正象徵他們逐漸放棄希望,有的人甚至連帳棚都沒得住,只能蓋著鋁箔紙畏縮於建築物牆邊瑟瑟發抖。

  望著這幕淒涼的場景,一群孩子們見到四人便靠了過來,他們面色蒼白瘦弱,飢餓使他們說不話來,只能伸出手用暗淡的眼神盯著四人。

  很顯然的,他們要食物。

  「對不起,我們......沒有帶任何食物。」

  斯特凡蹲下身看著孩子們,自己身上的確什麼食物都沒有,甭說一般士兵,甚至連身為機甲飛官的糧食配幾都已經逐日減少到難以維持體力的程度。

  一個月前還有還有合成牛肉湯,現在一日只剩五百克的黑麵包,而且還是在冬季。

  「我們明明是軍人,卻什麼也做不了。」

  瑪格諾莉婭雙手摀著胸口面露沉重地表達內心深層的感受,或許還讓她想起已經毀滅的故鄉。

  「保護他們,就是我們軍人的職責。」

  斯特凡拍了拍瑪格諾莉婭的肩膀安慰她,同時也告訴她沒有人是萬能的。

  1981年12月25日聖誕節。

  聖誕節對波蘭而言是個非常重要的日子,即便現在是共產政權,天主教會依然在波蘭仍有相當的地位,這天波蘭人會與家人團聚,在教堂或家裡祈禱,之後再享受一頓耶誕大餐。

  但在現在的克拉科夫,這彷彿是奢侈的夢想。

  『牠們』的進攻可謂逐日遞增,而補給物資與援軍則是漸漸遞減。

  他們的防線也收縮了,維斯瓦河對岸已棄守,只專注防禦市區及河的內側。

  而顯然地,斯特凡等人早已對此疲憊不堪,不論是物質上還是精神上,營養不良、睡眠不足與絕望的恐懼正一步步蠶食他們,而幾天前才剛補充的機甲飛官又有人戰死了,所有人都害怕自己是下一個。

  「死吧!都去死吧!」

  舉著二十三毫米機炮瘋狂掃射,瓦斯迪瓦夫如精神失常樣不顧彈藥後果將靠近的『牠們』逐一搗碎。

  「不......不要過來!不要靠近我!」

  卡婭以所剩不多的七十六毫米坦克炮將飛躍跳向她的噁心生物擊碎。

  「各機體維持陣線,不要浪費彈藥,卡婭當任我的僚機。」

  斯特凡憑著指揮與上司職權尚能勉強控制隊員,但與日俱增的疲憊與恐懼已使他難以繼續安撫中隊的情緒。

  「哥哥,我想回家!我受夠了!」

  「卡婭,冷靜點,待在我後方。」

  本來就依賴成性的少女如今精神狀況自然是無法負荷,卡婭在胡亂浪費彈藥後就透過無線電傳話給斯特凡哭訴。

  「斯特凡,不對勁。」

  瑪格諾莉婭是唯一保持理智的人,她將察覺道的異樣告知中隊長的斯特凡。

  「從剛才開始過河的單位群就遠少於先前。」

  「什麼?」

  斯特凡透過控制面板上的投射影像發現,雖然敵人數量依然如螞蟻窩一樣驚人,但與先前幾天的戰鬥相比,的確少了一大截。

  當然,這絕非被戰鬥消耗掉或眾人的努力導致的成果,斯特凡想起來當初在東德的易北河防線,以及祖國波蘭的奧得河—尼斯河防線中在被突破前都有個徵兆。

  數量遽減,眼前所見的只是佯攻的假象,『牠們』真正的主力是在......!

  「所有人!拉開推進器飛高!」

  斯特凡透過無線電共用頻道警告,而幾乎緊追而來的是地面的天搖地動,波蘭是沒有地震的,因此此種不自然震動徹底震驚了整個克拉科夫。
  
  據守在這據點上的武裝機甲除了包含斯特凡中隊的波蘭人民軍第十三獨立機動機甲師的兩個中隊外、還有捷克斯洛伐克第四機甲師的一個中隊。
  
  而伴隨劇烈震動而來的是天崩地裂般的地面塌陷,在場的人幾乎是第一次碰見這個局面導致有半數的人來不及推動引擎起飛就這麼掉落下去,其中也包含著斯特凡的妹妹卡婭,而在下面等他們的正是成群的『牠們』。
  
  「混蛋!滾開!別過來啊啊啊──!」

  透過無線電,傳來的是令人畏寒的慘叫聲與『牠們』啃食裝甲所發出的討厭聲響。

  「不......不要!不要!不要!不要!哥哥救救我──!」

  「卡婭......!」

  聽見卡婭哭喊的求教,斯特凡差點心臟停止跳動,他毫不考慮地推動引擎立即衝下去打算救出卡婭。

  「等一下!你也會被拖進去的!」

  瑪格諾莉婭的機體擋在斯特凡隊長機前面阻止他深入這個蟲穴中。

  很顯然的,只要落入這個蟲穴,除非奇蹟降臨不然根本無法拯救,『牠們』會在瞬間爬滿武裝機甲全身,緊接著便是令人討厭的啃食裝甲聲音與機甲飛官發出恐懼的唉鳴。

  而到『牠們』迅速啃食到駕駛座艙時,緊接著的便是蠶食裡面的機甲飛官。

  「不要碰我──!我不想死啊──!爸爸!媽媽!哥哥──!」

  「卡婭......對不起......」

  不希望自己摯愛的妹妹遭到『牠們』啃食而痛苦地死去,伴隨顫抖的聲音,斯特凡機舉起七十六毫米坦克炮,用機甲上僅存的最後一發彈藥擊穿卡婭的駕駛座艙。

  伴隨卡婭機的爆炸,斯特凡崩潰的吶喊充斥著無助與悲痛,透過無線電傳至中隊倖存的每位武裝機甲駕駛座艙內。
    
  這是個糟糕透底又不值得回憶的聖誕節。

  1982年1月。

  斯特凡自從那天之後除了戰鬥時的必要命令外,其餘時間便一語未發,連食物也很少去領,他在沒有出擊的時間都待在宿舍內整天盯著卡婭的照片,這是他對妹妹唯一的念想,畢竟卡婭最後是連遺體都沒剩下。

  在戰鬥時,他以達成上頭任務與保障隊友的性命為主,其他一概不管,無視任何難民或市民是否會遭受危險。

  更甚者,他還試圖將『牠們』引入難民區以便減輕防線壓力,畢竟命令大多是遲緩攻擊,只要能達到此效果他依然會義不容辭地執行。

  卡婭的逝世讓斯特凡徹底變了性格,而瓦斯迪瓦夫自然也順意接受,除了瑪格諾莉婭,她雖然知道斯特凡的痛苦,卻不會認同此種背棄軍人職責的行徑。

  「十二點鐘方向,六十四個單位群,各小隊武裝機甲對付大中型目標、中小型目標交給坦克與步兵。」

  面對成千上萬的敵人,斯特凡語氣毫無陰陽頓挫,有如台機器樣發號指令。

  隨著郊區的淪陷,現今防線已退守到市區了,一棟接著一棟樓的街巷戰使每次戰鬥都更加緊張,隨時一個轉角便會與『牠們』相遇。

  「發現巨型種,所有機體前去拖住,允許使用七十六毫米坦克炮和一百一十一毫米反裝甲炮。」

  「等一下斯特凡,至少留一個小隊保護難民區吧!」

  「不准。」

  瑪格諾莉婭的請求自然是沒有獲得斯特凡同意,就戰術層面看來斯特凡的決定是正確的,巨型種是很棘手的存在,數量雖然不多但每一出現都必須要一個中隊的武裝機甲密切配合才能擊倒。

  雖然不是沒有前例,但這樣的戰術是最保險的,而相應的斯特凡中隊一離開,後方的難民區便會遭到一整群的『牠們』吞噬掉。

  「瑪格諾莉婭,妳幹什麼?」

  「我負責保護難民區!」

  瓦斯迪瓦夫見瑪格諾莉婭的機體無視斯特凡一同去阻擊巨型種的命令,她留在原地打算獨自面對成群拔山倒海而來的『牠們』,這簡直跟送死無異。

  「為什麼妳事到如今還要保護那些人?他們給過我們什麼?只會消耗我們糧食!」

  瓦斯迪瓦夫向瑪格諾莉婭憤慨的規勸,他並不認為保護那些沒用的人有什麼價值。

  「因為我們是軍人!我們是波蘭人民軍!保護波蘭存亡與人類生存希望的神聖軍隊──!」

  瑪格諾莉婭喊著,機甲上的機炮與機槍射擊從未停歇,不斷將來犯的邪惡生物逐一擊破,一隻也不放他們過去。

  射擊忽然停止,不是瑪格諾莉婭改變了想法或產生畏懼,而是她的機體已經沒有任何彈藥了,裝備在她機甲上的庫存彈匣全被她給打完了,而『牠們』卻沒有因此停下腳步,而是繼續湧過來。

  「至少到最後一刻,我也不會讓你們過去一步的!」

  正當她打算以自己與機體硬生生作為路障擋在『牠們』面前時,一台熟悉的機體背影擋在她面前。

  「妳快退下!」

  那便是斯特凡機,中隊長的斯特凡下令讓其他小隊與在附近的捷克斯洛伐克機甲小隊去應對巨型種,自己則前來搭救瑪格諾莉婭。

  「斯特凡!」

  「我命令妳,瑪格諾莉婭少尉同志,給我撤退到後方!軍隊需要妳!」

  斯特凡以強勢的口吻下令瑪格諾莉婭離開。

  或許是這位少女讓他想起卡婭的遭遇,亦或者是基於保護同伴的作為,又或是......少女的一番話與行動喚醒斯特凡原先抱持的理念。

  但並非所有人都產生如此想法或被感動。

  「別開玩笑了!我可不想死!」

  瓦斯迪瓦夫放棄一切職責與榮譽,現在的他只想活下去,當然這也沒錯,畢竟據守至現在他們責任已盡,再待下去早晚會與全集團軍、難民、市民與克拉科夫這座城市一起消逝。

  「機甲飛官很珍貴,怎能浪費生命在這裡!」

  瓦斯迪瓦夫啟動推進器轉身便飛躍起來,拋棄隊友向著城市後方逃離。

  但世事難料,一起飛不久的他隨後遭到成群的飛行種包圍並被立即吞噬,連哀號都沒有便從此消失。

  「快啊!瑪格諾莉婭!拜託你了!」

  斯特凡見瑪格諾莉婭仍緒在原地猶豫,他也知道這位少女是寧死都不願放棄夥伴與人民的,但正因如此,這顆良心才不能死去。

  「我們一起奮戰!斯特凡!」

  「不!妳要為了我們與波蘭的希望活下去!」

  斯特凡一說完,機體立即遭到成群的『牠們』壓倒,厭惡作噁的啃食聲響透過無線電傳進瑪格諾莉婭的駕駛座艙內。

  「斯特凡!」

  「走啊啊啊啊──!」

  到此為止,無線電便再無音訊傳來,『牠們』已將中隊長機幾乎啃食殆盡,而其中的斯特凡自然不會有存活的機會。

  再一次,瑪格諾莉婭目睹同伴的死亡而無能為力,事到如今她也難以忍耐了,悲痛的哭喊響貫整間駕駛座艙。

  失去家園、家人、朋友與生死與共的戰友,事到如今,還有繼續活著的必要嗎?

  妳要為了我們與波蘭的希望活下去!

  這句話頓時從腦中浮現,斯特凡、卡婭......自己一但死了便再沒有人記得他們的存在。

  波蘭人的希望不能消亡,波蘭絕不能滅亡!

  正當瑪格諾莉婭打算推動機體引擎時,一顆炮彈落在原先斯特凡機體所在的位置,將周邊的『牠們』炸個血肉四散。

  但真正使瑪格諾莉婭看得目瞪口呆的卻不是這顆炮彈的支援。

  粉末,數量驚人的白色粉末伴隨著雪花四處飄逸在空氣中,似乎是裝載在炮彈中而溢散出來的。

  所有的『牠們』,不論是品種或大小,正發出窒息般的顫抖聲音後紛紛倒地死亡,飛在天上的也亦是如此,如傾倒的潮水般墜落。

  環顧四周,視線內盡是這種白色粉末,且似乎不只眼前這發炮彈,所有落下的炮彈的落地點都有這些白色粉末持續展開並飄逸在空氣中。

  所到之處,『牠們』屍橫遍野,而人類卻半點事情也沒發生,一旁差點被吃掉的步兵們也是正以驚魂未定的神情望著這副不可思議的景象。

  就如同上帝出手拯救了克拉科夫。

  「克拉科夫的同志和市民們!」

  隨之而來的是波蘭領導人,波蘭統一工人黨中央委員會第一書記賈魯賽斯基的聲音,正透過所有無線電頻道與市區內仍在運作的廣播台擴音器發出。

  「......各位的流血犧牲沒有白費,克拉科夫仍毅力不搖,一種在格袒斯克加緊研發的新武器已然奏效,而現在反攻的時間到了,讓我們奪回失去的家園。」

  「......最後,謝謝你們,各位偉大的波蘭人民們與可敬的盟友們,波蘭仍受到上帝眷顧,因為有你們堅強的意志與希望,波蘭永不滅亡。」

  聽完廣播的瑪格諾莉婭並沒有因此感到振奮或喜悅,她再次崩潰了,壓抑許久的情緒頓時間傾瀉而出。

  她仰天嚎啕大哭,如向上帝傾訴她的痛苦。


全劇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85542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虐心|科幻|戰爭|波蘭

留言共 5 篇留言

基金會
帶著傷痛、殘酷並在最後獲救,然而身旁的同伴卻再也起不來……

07-20 19:21

Jean de François
這是個悲傷的故事,也是反應現實中波蘭近代史的艱苦歲月[e13]。07-20 19:46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反擊,並獲得勝利,才能讓犧牲的他們獲得安息。

07-20 22:04

Jean de François
沒錯,不能讓他們的犧牲白費!07-20 22:52
艾特小葉
絕望的現實中還有瑪格諾莉婭這種抱持著軍人榮譽感的人不多呢,斯凡特也是在最後醒了過來了,卡婭死亡那則是讓我心震了一下。

07-20 22:07

Jean de François
其實這四位角色各有代表特質,瑪格諾莉婭是理想的人、斯特凡是理性的人、卡婭是感性的人、瓦斯迪瓦夫是現實的人。07-20 22:58
井爵
請問這是Schwarzesmarken這個遊戲的同人小說嗎?@@

這部遊戲我有看過改編動畫,內容真的充滿絕望與掙扎,

Jean大詮釋得很好,好像這部遊戲有出一部前傳動畫和一部本傳動畫,

只是名稱都是德語,我不知道怎麼拼,囧rz

當初是看字幕組做的字幕才看懂劇情,很黑又很虐。QAQ

07-25 16:51

Jean de François
謝謝井爵的閱讀與心得(>ω<)
靈感是來自那部沒錯,但世界觀和設定被我大改一翻了,主角也改成我較愛的國家波蘭,算半原創吧哈[e16]
Schwarzesmarken是德語,中翻叫死亡黑標,是戰爭期間德國醫護單位為沒救等死的士兵貼上的標籤意思。
那部超虐沒錯[e21]。07-25 21:46
☭斗大的字☭
這個是Schwarzesmarken改的對不對,相信我原作後面其實更慘烈,以MUV-LUV系列時間軸來看,雖然黑標部隊革命成功打垮史塔西東西德合併,因為BETA建立更多巢穴攻勢和數量更多BETA導致
戰況更為慘烈,但是難逃歐洲大陸淪陷的悲劇

10-26 15:06

Jean de François
沒錯,正是那篇改的,我記得他的本篇後來有兩種結局的樣子,有點忘了,一個是付出慘痛的犧牲後在多年後終於消滅地球上的BETA,另一個是地球被炸翻,只剩四個國家在地球上互相搶還能用的土地。10-26 16:26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2喜歡★zeftplant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少女歌劇輪... 後一篇:[達人專欄] 【原創】救...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joy55559阿彌陀佛
南無不動佛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8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