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0 GP

[達人專欄] 【Undertale同人】sans:「……妳的表情……就像做了一場惡夢啊。」

作者:新人×文龍│2020-07-18 04:30:22│贊助:20│人氣:449

  我利用了重置的技能,嘗試著無數次的未來。

  我想要知道還有什麼更好的未來,一個可以連過去的悲劇也能擺脫的更好未來。

  有這樣美好的未來嗎?我不知道,倘若真的有那就是奇蹟。

  奇蹟……千分之一就是奇蹟吧,而我有著掌握那千分之一的力量。

  所以我要去確定,去確定那個千分之一的未來。

  ……

  所以?

  我就要去確認?

  我就要殺光所有怪物去確認?

  就因為我做得到,所以我就去做了?

  我到底在想什麼啊!

  夕陽色的光芒將長廊染成金黃色,穿著藍色襯衫腳踩脫鞋的骷髏站在走廊彼端。sans再次擋在走廊中央,擋住了我前往未來。

  無數次的輪迴重現,我再次在這個走廊拿著小刀與sans對視。

  「……妳的表情……就像做了一場惡夢啊。」sans低頭嘆息。

  「鏮」的一聲,刀子以從我手中滑落至地面。

  悔恨的淚水止不住的湧出。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啊!」我搓揉著褐髮大哭著。

  我的這雙手不知道已經染了多少生命了。

  我居然僅僅因為我做的到,我就嘗試去做?有什麼樣的未來是要把自己的朋友變成成堆的屍體啊!

  溫柔的羊媽,死了、傻里傻氣善良如天使的Papyrus,死了、凶悍可怕的Undyne瞭解後知道她是個充滿熱心的傻大姊,死了、喜歡表演的Mettaton,死了。

  還有好多好多善良的怪物,都死了。

  走路城市時,房屋、街道、路燈,任何城鎮的要素都還在,但沒有任何喧鬧聲,城鎮陷入死寂,比寒冬還冰冷的死寂。這種什麼都沒有的感覺,真如同地獄。

  是我親手創造地獄的。

  所有怪物都被我殺了,被我親手殺死,我為了知道千分之一的未來堆起了如山一樣高的屍體。

  就算知道時間可以從來,但……我還要怎麼面對他們?對於他們的笑容我已經幾乎忘記了,我只記得該怎麼拿刀子將他們斬殺。

  「真是悲慘的一天……」我哭乾的雙眼看著sans,「沒有小鳥在高歌,沒有鮮花在綻放⋯⋯像我這樣的孩子⋯⋯應該在地獄裡焚燒——對吧?」

  ——不堅持下去嗎?

  不可能,我做不到的。我連一點EXP都不該獲得的。

  ——不想知道未來嗎。

  我……不敢知道。我也不應該知道。

  ——不想報復那些把妳趕進山裡的傢伙嗎?

  ……我心中依然存在著憤怒,但沒有關係,我在這裡有了新的家,新的朋友。

  ——只差這麼一點點了啊。

  還好我沒有跨過最後一步,還好最後一步被sans給守住了。

  ——那還真是可惜。

  才不會可惜,我感謝sans讓我想起來什麼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在這次死亡以後我就要重置一切,回到最初,使起當初的初心。

  ——妳認為妳還可以回去嗎?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還有沒有辦法像過去那樣對待他們。

  但我確定,我不可能走下去的。

  ——……

  sans,殺了我吧。讓我們結束這場惡夢。

  我怕痛,想著要被骨頭刺穿身體、被龍砲蒸發,就感覺心臟被猛然抓住一樣。但我必須睜大的眼睛,接受著自己的命運,這是我的罪。

  「……」sans並沒有動,雙手依舊插在口袋中。

  「不需要這時候才仁慈吧……」我苦笑。

  假如sans不想動手,我自己來也可以,用刀子了結自己的生命。

  或許這樣才是最正確的,用刀殺死了大家,那就該用刀子終結自己,感受我對他們施予的痛苦。

  ……刀呢?我剛剛扔去哪裡了?

  「小子!」sans突然大喊,他手中已經握住了一支白骨,他的左眼冒出藍色火光。

  要殺我了嗎?

  我看見sans身影化為一縷藍火消散,接著就出現到了我的身前,然後他那根如利刃的白骨揮下。

  「鏗!」金鐵交鳴聲響起

  我感覺到天旋地轉,我被sans拉住了,接著就像過去感受的引力拉扯一樣平飛,但這次我感覺到我被力量溫柔的托著,停滯時也不是被撞在牆壁上。

  我……被sans抱在懷中?他這是在做什麼?要帶我去哪裡?

  「……啊……啊……」我想詢問sans,但說不出口,發不出任何正常的聲音。

  我低頭看見自己染紅的衣服,以及感覺到自己脖子上的灼熱,我知道了——我的脖子被一刀劃破了。

  「……啊……」血水從嘴裡以及劃開的的脖子上湧出。

  我怎麼了?這是什麼狀況?

  「小子,撐住啊!」sans一臉著急的從口袋抓出一條布按在我脖子想止住傷口。

  不是sans做的?我知道不是的。

  我已經很習慣被sans殺死了,這樣的傷口是第一次遇到。

  快、狠、準,這不是尋常怪物充滿熱情的攻擊方式,而是冰冷斬殺。

  這是⋯⋯出自人類之手。

  「沒事的,還死不了。」一道女性的聲音傳來。

  我沒有聽過的聲音,但莫名感覺到有些耳熟的聲音。

  夕陽光的長廊上,一道人影從高聳柱子的影子中漫步走出。

  短靴踏著雀躍的腳步聲,黑色褲襪、褐色短褲、綠色的條紋衣服——是一位留著棕色短髮的少女。

  一位⋯⋯長相、穿著和我非常相似的少女。

  我第一次見到她,但當我看到她時我就知道她是誰了。

  chara,第一位掉落到怪物世界的孩子,怪物王國國王認養的孩子。然而她應該在數年前就已經死了,而小王子也在那天被人類誤殺,國王因為一天失去兩位孩子而立下向人類報復的誓言。

  我在無數的輪迴中瞭解了歷史,我知道chara,我也特別查過了她的資料,也不知為什麼的我特別在意這位第一個人類孩子……而現在我知道了,她就住在我的心裡頭。

  這或許就是我擁有「讀取」力量的原因。

  「我的好姐妹,我可不能讓妳破壞這場遊戲。」chara伸起細白的手指比在嘴唇上。

  然後她像跳舞一樣的旋轉著身子,手中的小刀灑落血珠染紅了地面,讓夕陽色的長廊多了另一種色彩。

  「想不到我還有機會醒過來,還可以說話,還可以踩在地面上,謝謝妳frisk。只是……為什麼不繼續走下去呢?順著好奇心選擇了這條路,卻不想看看未來嗎?我知道妳的決心不夠,那就由我來填補妳那不夠的決心,完成妳的願望吧。」

  「chara?國王的養女?」sans與chara對視,問道:「就是妳,迷惑了小子?」

  「呵呵呵。」紅寶石上的眼眸蕩漾的戲謔的色彩,chara笑道:「我給予她意見殺掉一個個攔路的小怪物,幫助她完成她完成願望。然而這一切都是她的決心,是她走上殺戮聚集起一點又一點的EXP喚醒了我——這全部都是她的選擇。」*2

  對,沒有人迷惑我。

  這是我的願望。

  是我因為好奇心毀掉了和平的時光,是我喚醒了chara,是我讓自己沒法再回頭了。

  「小子,放心吧。真好,不用違背承諾了*1。」

  sans將我放了下來,同時一個骨頭製成的柵欄出現在我身前,保護著我。

  他腳踩著拖鞋前進,道:「chara,初次見面,準備迎接不愉快的時光了嗎?」




*1
在原作中,sans答應羊媽暗中保護人類,所以不管主角做什麼事情他都不會出手,連自己的親弟弟死去他也只會怒罵主角但不會出手,除非走上無可挽回的屠殺線他才會真的站出來與主角一戰。
*2
chara:「老娘這回不背鍋了啊!媽的,每次都是我,明明跟sans打的是玩家,卻要丟個鍋給我。老娘把身上背的黑鍋賣掉都可以成為世界首富了啊!」(╯‵□′)╯︵ ┴─┴
作者:「但我不知道怎麼讓妳出場啊?況且我就是想看妳跟sans幹架的。所以這鍋妳背定了!」

frisk跟chara的長相很像,最大區別是兩人氣質相反,而服裝顏色不同(兩人不是姊妹,只是迷之巧合)
另外差最多的是表情,frisk的表情是(—__—),chara的表情則是(●╹◡╹●)

對了,封面圖是跟巴友(忒鷹)借的
frisk的圖不好找,網路上多數都是sans跟chara
廢一番功夫才找到,也感謝忒鷹願意借用,畫的真漂亮^.^


最後說一下,各位期待下一集的sans vs chara 吧
這一戰我可研究了很久呀,保證是一場神仙打架!


雙刀chara vs 近戰sans ,這影片強烈推薦,超帥啊!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85274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Undertale|Sans|Chara|Frisk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0喜歡★a61081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Unde... 後一篇:[達人專欄] 【Unde...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