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0 GP

[達人專欄] 《為龍3:穿夢溯時的龍》十四章、冥冥之中

作者:芽豆靈✦圖文精分腸│2020-07-17 11:54:55│贊助:20│人氣:325




  「我的鄰居,你多久沒有睡覺了?」

  法貝路希眨眨眼,忽地在夢境中清醒,「不。」他深深抹一把臉,埋怨道:「我不該在這時候睡著,我得趕緊……」

  「趕緊怎樣?」荒野賢者問,坐到法貝路希身旁的空白中。

  今天的夢境稀奇地什麼也沒有,但仍然雪白而明亮。

  「你又在這裡幹什麼呢?」法貝路希反問道:「你不是應該在荒野上遊蕩嗎?」

  「我告訴過你啦,我可沒有不請自來。而且這裡可是冥線範圍!所以我當然在這啦。」荒野賢者接著卻自顧自轉而說道:「不過,被黑帝斯掐死了,冥線即將關閉,你或許是我最後一個新鄰居。」

  「誰被誰掐死了?」法貝路希一頭霧水。

  「冥線的主人,被冥河神掐死了,或者說,掐沒了。雖然追根究柢這其實不算祂的錯,不過那可是黑帝斯哪,看看巨精靈多慘……」

  感覺像在聽神話的法貝路希愣愣道:「原來冥線有主人嗎?」

  「意識、意念、想法、夢境、願望等等……所有冥冥中的一切其實都連接在一起,這就是冥線。自有生物開始有自我意識以後,這無限廣大的維度中,誕生了以冥為食的虛,祂就是食夢。你應該曾經見過祂。」

  「我怎麼可能見過呢?」

  「想想看,在夢境與現實之外的時候,你『看見』了什麼?」

  「清醒與作夢以外的空白,不就睡著時的沒記憶的部分嗎?——什麼也看不見?」

  「不,你『看見』了,那就是冥線的主人。祂吃下一部份的夢或是經過,所以當生物睡著時,偶爾甚至全程,會有無記憶的黑暗……空白?空黑?」

  「那麼,冥線的主人沒了,會發生什麼?」法貝路希遲疑地問。自己雖然不在意冥線關閉,但還是想關心一下這個奇怪的夢境朋友。  

  「沒什麼。」荒野賢者看起來也不是很在意,「就是再也沒有生物能作夢。」

  「……聽起來很糟糕。」法貝路希說。

  所以以後大家一覺到天亮?毫無樂趣?

  「不不,就像是一幢房子之間的所有房間與通道逐漸失去作用,因為主人不在了,無人維持環境,出入權限逐漸消失。只有房子外的傢伙會在意這件事。我們會很好的。」

  「那你豈不是不能再回到荒野上?」法貝路希感到汗顏。

  荒野賢者笑嘻嘻的,為法貝路希的惶恐感到有趣,「別緊張,這個過程慢到不行……法貝路希,你知道夢境與現實的時間流逝不同對吧?」

  「呃,夢境的時間比現實快,就像史境與外界?」眼睛一閉,做個小夢,天就亮了;史境中的恐龍還在長羽毛,史境外的迷你龍已經飛出花樣來。

  「其實是反過來的。還要考慮到被食夢吃掉的部分。」

  荒野賢者捧起雙手,枯木般的指尖伸展,語氣飛揚。

  「冥線中的時光很慢,卻沒有時間差,未來與過去之間只有歷史距離,沒有時間距離,越深處的地方,來自現實的時光越難以照入,所以在它發生完全關閉的那一刻之前,對現實來說也是很久以後。」

  「那怎麼辦呢?」法貝路希總覺得這是一件聽起來很嚴重的災難,即使他覺得跟自己不大有關係。

  「那個什麼黑帝斯為什麼沒事要掐死冥線主人?」

  荒野賢者靜靜地看了法貝路希幾秒,由於面具與大量詭異裝飾,法貝路希無從得知他的表情,並且感覺被看得渾身不對勁……

  「祂就只是脾氣不好。」荒野賢者忽然岔開話題道:「對啦,你跟雪龍有什麼過節呢?」

  法貝路希一聽就垂頭喪氣。

  「是它跟我有什麼過節才對……我現在白天也有幻覺。」

  「只是個白日夢罷了。冥線是個無限延伸的所在,角落藏著遺落的碎片,難道你不曾忽然夢見以為已經遺忘的記憶嗎?」

  「確實發生過似曾相識的片段蹦出來……」

  荒野賢者說道:「本質越是接近的夢境之間,越是容易互相吸引。所以有時候生物會在夢中撿拾到自己曾遺落的碎片,或熟人的……」

  法貝路希站起來,若有所思地走了走,站定在一處空白中,離荒野賢者只有幾步遠,那傢伙漸漸開始抱怨。

  「……不過有例外。這種倒楣鬼被叫做先知或靈媒,總是故意挖取過去或未來的冥線,粗魯地到處翻箱倒櫃,很沒禮貌……但也有些不是故意的啦!哈囉?鄰居?」

  一隻雪龍順應法貝路希的想像成形,一個輕躍落至法貝路希面前。他緩緩伸出手,不大確定地按進蓬鬆的厚羽中,感受溫熱。

  這個雪龍如此真實又如此虛幻,彷彿是來自已消逝的過去時光中的僅剩提示,它所代表的或許不只有「漫遊龍」,可能是某種象徵,或是具現化。

  「我曾經見過雪龍。不是在書上,也不是在幻覺,可是我不記得了……」

  雪龍溫順而寧靜,在這裡的它並不是一個生物,只是一塊記憶碎片。法貝路希的手接著往上摸,抓住一把背羽,一個跳躍跨上雪龍。

  「你打算幹什麼呢?」荒野賢者感到有趣地問。

  「你說冥線無限延伸,而且一切相連,屬於我天秤座的記憶也許在很深的地方,越接近的夢境越能互相吸引,所以我想放飛雪龍試試看。」

  「好好作夢。」荒野賢者笑嘻嘻地,身影緩緩減淡。

  逐漸放空的法貝路希捨棄對清醒夢的掌控,並非活物的雪龍忽然邁動腳步,像鑽海的鯨騰空躍下,背著法貝路希深入一片難以言喻的虛界中。

  環境變化成時空的畫卷,畫卷如長河,無數分支立體延伸彷彿樹根,延展成一片毫無盡頭的宇宙。各種聲音從旁掠過,空中播放其它生物的記憶畫面。

  這裡沒有上下左右,但法貝路希感覺中的下方異常黑暗,隱約有洶湧的水聲,他不敢注意那邊,緊緊抓住雪龍,穿越時間之壓組成的風,飛往時光黯淡的方向,那兒的色彩越來越少,斑駁而灰黃。

  「葛格——」遠遠傳來小孩悽慘的哭聲。

  雪龍衝進一塊氣團,四周的景象發出無聲的轟鳴延展開,定型成模糊的雪景。

  砰。

  三歲男童往前砸進雪地裡安靜了。

  一會兒後,他把臉拔起來,繼續大哭。

  「葛————格——」

  「泰西。」

  七歲的哥哥把法恩泰西從雪地挖出來,然後把這孩子「插好」,固定在雪面上,用自己沾滿雪粒的手套抹對方的臉,嘴裡說的卻不是安慰,而是——

  「你怎麼笑了?笑了笑了,我看見你笑了!」

  法恩泰西的臉崩不住了,無法控制地破涕為笑。

  他當然還是在哭,只是不由自主被哥哥又逗壞掉了。

  哥哥輕聲說:「手手牽好,不要沒跟上又在那邊哭。」

  法恩泰西抓住哥哥伸出的食指,剛好可以握滿。


  這是什麼?法恩泰西的黑歷史?


  把弟弟止哭的方法,法貝路希當然記得,不過當事者好像選擇性遺忘了,每次他提起時,弟弟總是一臉茫然,或是徹底否認。

  所以這裡是法恩泰西遺忘(或沒有)的回憶?也可能是夢境?

  冥線對於法貝路希來說還是很難理解,這裡塞的不只是真實的歷史,同時也有虛構的幻境,他到底要怎麼確定哪些部分才是真的?

  說到真實,此時的雪龍似乎已不再屬於法貝路希的想像造物,它在這裡連結到了什麼,一瞬間靈光了,緊緊跟上法恩泰西。

  「葛格?」法恩泰西忽然看向來自現實的訪客。明明只是個陳舊的歷史倒影,他的眼神卻亮得就像星星,而小法貝路希則不知何時不見了。

  「嘿,泰、泰西?」法貝路希不是很確定地回應道。

  「葛!」小孩上前撲抱的卻是雪龍,雪龍同時消失了。

  法貝路希落到雪地上,看見法恩泰西抱住的正是小時候的自己……在弟弟的認知中,雪龍是自己嗎?

  法恩泰西抱住「雪龍」時出現的神情是撒嬌與感受愛時會出現的表現。

  「也許這個雪龍從來不是我的?」法貝路希靈機一動想道。他早就把雪龍忘了,所以怎麼可能還會有雪龍的記憶?

  它雖然來自自己的想像造物,但根源並不是自己,只是把一開始見到的雪龍複製出來,現在這個造物被原主人吸引,物歸原主。

  來自法恩泰西的雪龍透過冥線被自己夢見,現在他藉由雪龍摸回起點。

  「是大白!」法恩泰西放開「雪龍」,指向如今的法貝路希說。

  聞言,「雪龍」轉頭,臉上綻放出明亮的神采,此時的空間逐漸停滯,時間緩和下來,「雪龍」放開弟弟的動作慢得不可思議。

  法貝路希看著他朝自己奔來……

  「我的身後有什麼東西嗎?」法貝路希正想回頭看,「雪龍」同時接觸到法貝路希,一瞬間,四周變得虛無,是夢將醒的徵兆。

  法貝路希忽然產生一個困惑:


  如果食夢已經沒了,夢境不會被吃掉或掩蓋,那麼仍然間歇出現的「黑暗」到底是什麼?









  黑龍今晨的醒來像從深沉的水中浮出。

  他一瞬間忘了自己是誰,感受不到時間與意識的存在,接著像所有睡懵了的生物一樣,終於熊熊醒過來,滿頭遲鈍的問號與點點點……

  「我是大黑,然後又多一個大白?」

  翠綠的樹蔭根本遮蓋不了黑龍,反而被當作枕頭壓在下巴底下。法貝路希從枕著的樹林上抬起腦袋,發現自己身上有休息的鳥驚飛,還有小動物慌忙逃竄。

  這次沒誰叫他起床了,深潛冥線對於現實中來說花了不只一晚的時間,正要日出的灰黯晨光斜照大地,法貝路希猜這是第二天或第三天。

  他當然沒有錶可以看,是從肚子的感覺猜的。

  他吃完那隻巨石陣牛之後就一路趕往鬍子都市,然後起飛直到夜晚降臨才落地睡覺,應該早就消耗完了。話說現在他的飛行經驗可好多啦!摸出了右翅膀的判斷模式,懂得配合它了。

  不過現在該,吃!飯……

  法貝路希又懶回地面上。

  算了,睡得有點久,不是很想動,真想叫外送……

  法貝路希要死不活地撐著眼皮,瞪著那顆太陽也要死不活地從地平線外爬上來。要是庫萊吉歐還在就好啦,他可以找個地方趴下來,負責把幼龍丟到獵物身上。

  或是把斷翅膀丟到獵物身上。

  法恩泰西當獵人時好像說過這叫什麼?開門放狗?

  右翅膀如今看來是不太方便讓它再次獨立,而且無痛自斷一肢太難了,法貝路希的歪腦筋動到了其它部位上……像是以前的受害者。

  法貝路希還在龍之地的時候就知道,「吞食」與「食用」不同,這就是為什麼黑龍變形時不會有鯨魚尾巴,卻能在斷翅膀上發現迅猛龍的眼珠。

  想到就做,法貝路希打算吐些什麼出來。

  首先是最基本的「嘔嘔嘔」,拿樹木摳喉嚨,再來想像一開始吃生肉時,在阿古塔斯面前吐得昏天暗地的感覺……然而他最近根本沒吃東西,連空氣都吐不出來。

  「對喔!」法貝路希靈光一閃,「我這樣怎麼吐得出來。」

  於是,黑龍閉上眼,深呼吸,拼命將體內的異物推出來……那些零散的,錯落在身體各處的碎屑,用洗桑拿的想像把它們「排毒」掉。

  這還真有點用!

  ……一坨包裹蠕動肉塊的黏膜從體表被推擠而出,黏答答地垂下,當中的生物逐漸復甦,重組成長,不時踢一下後腿。

  突然一隻有巨大倒爪的後爪破出黏膜!

  法貝路希直到用力擠完所有能擠的「異物」後,才張開眼睛打量成果……「齁哩媽媽!」他嚇得跳起來,一陣反胃,趴到旁邊的樹林上乾嘔起來。

  自己剛才趴臥的地面上,一隻成年迅猛龍彷彿新生兒,在一攤黏液與血絲中緩慢翻滾,踢動四肢,從地面上生疏地爬起,抽搐幾下,吐出屬於自己的呼吸。

  當然,這只是第一隻,牠的同伴們接二連三重新學習到站立的方法。

  所有迅猛龍的身體構造總有地方扭曲而不正常,像被雪橇輾過的殭屍。

  牠們集合完畢,找到還在吐的黑龍,陰慘慘、直勾勾地盯著他看……法貝路希抽空回頭看了一眼,發出有哭音的哀鳴,又趴了回去繼續抽動。

  「你贏了,蒙洛門……」法貝路希受不了地自言自語。

  總是能突破三觀的極限,厲害!

  想想覺得不對,迅猛龍好像是自己在墜谷前遇過的那批……

  回到目標上。

  法貝路希沒有地圖,但他認為自己離龍之地很近了。

  他可以感覺到史境的親切召喚,還有地軸的旋轉,或許只要再吃一頓,消化一會兒,起飛航行幾次,就可以再看見龍之地的遠景。

  話說回來,雖然給自己搞到了僕從,然而事情並沒有這麼簡單……

  「你告訴我,你的左右腿是怎麼裝反的?」法貝路希對著爪下的迅猛龍抱怨道。他當然知道這傢伙不會回答,所有的迅猛龍都不會。

  牠們異常安靜,聲帶與死去的靈魂一樣毫無反應。

  黑龍現在就像個鐘錶匠,仔細地對一隻迅猛龍進行拆卸重組,彷彿在給娃娃做手術,或是修理模型玩具,瞌睡蟲老早就跑光光,投入而專注。

  他得說實地操作還是很愉快的,有那麼多理論與知識現在可以自由嘗試,而且還是不會死龍的活體實驗,怎麼玩都可以。

  有毛病的迅猛龍在右爪邊,修好的在左爪邊。

  地上都是馬賽克。

  「好了,內臟系統什麼的我不管,反正你們能跑能咬比較重要。」

  法貝路希把最後一隻迅猛龍立好,忽然想到最嚴重的溝通問題……如果自己還是要把僕從一個個丟出去,那他為什麼不自己跳崖然後踩死獵物就好?

  龍生就應該可以一邊睡懶覺一邊點外送啊!

  法貝路希研究一會兒後,發現這些迅猛龍不會聽人話,只對龍語有反應。

  先龍類一般有多個聲帶。他們可以說只需要一個聲帶的語言,而只有一個聲帶的生物卻無法使用龍語……除非他們是個聲樂團,手上有一疊高難度樂譜。

  法貝路希慶幸母親給自己生了一個好聲帶跟音準,沒有五音不全的毛病。

  他比較擔心的是龍語單字儲備量不夠用……

  目前為止,他會的發音都很簡單,而且用到的聲帶只有一兩個(有時候用到兩個或兩個以上純屬意外)。

  「嗚」的類鹿鳴發音很簡單,再來是像滾水一樣的低吼聲。

  其它像是很酷彷彿從額頭震動的「嗄啦嗄啦」,不知道為什麼能從鼻子發出的「噗噗噗」,物體碰到高溫的尖銳「嘰——」,緩慢沉重的「口口口」,最難的是明明沒有聲音,卻有風雷震動的……法貝路希不會形容。

  回到正事上,法貝路希坐好,對待命的迅猛龍們發出「邀請」的問候聲……然後他立刻抬起屁股,後退到昨晚躺扁的樹林上。

  ——迅猛龍們一股腦擠上來,貼到黑龍前爪上,集體完成一個冰冷的擁抱。

  「呃,好,謝謝你們?……不客氣?」法貝路希說。

  他不自在地動了動爪子,注意到視線中的一顆大石頭。法貝路希歪頭,發出感興趣的哼哼聲,然後扭了扭屁股站好,朝它發出戰鬥用的開場吼。

  迅猛龍同時轉頭,以不可思議的高速飛奔,撲跳上去!

  喀!

  荒野響徹黑龍的怒吼:「它龍的!我讀的不是牙醫系啊——」









  泰拉闊兒的腳還是赤著的。

  她已經翻山越嶺,從遙遠的荒野跋涉至龍之地,腳布滿厚繭、又黑又韌,好像穿上一雙來自大地的鞋襪,輕盈得如同一陣霧氣奔馳在林木間。

  人們很少靠紙張紀錄一切,因此歌謠與文化相當重要,泰拉族人成為燈塔照耀傳說事物,以免它們消失在黑暗的歷史深處。

  例如泰拉果鈍守護的是「龍之地」,因此經常會在坦圖卡王身邊出現;泰拉古薩守護的是「荒野賢者」,她的足跡在傳奇大陸幾乎無處不在;而泰拉闊兒的姊妹中有人守護「史寇提」,那隻最為巨大的暴龍(從守護者的存活來看,外界推測她還沒找到牠)……

  也有的泰拉終生沒有其守護對象,像是泰拉姆琪。

  不是只有事實才能成為泰拉們紀錄的歷史。有些一開始就只是傳聞,直到在現實中深深扎根——漂泊的荒野賢者;有些則相反,從真實變成傳說——龍王那墮化的兄弟。

  泰拉闊兒守護的正是龍王那墮化的兄弟——荒地邪龍。

  從蒙洛門被放逐出龍之地後,這個重大的荒野事件定調了,泰拉們用歌謠紀錄內容,交給特定的守護者傳唱與追蹤。

  說到追蹤,其實泰拉闊兒至今還沒有找到蒙洛門……

  這也代表那首歌很久沒更新了。

  雖然沒有人強迫(也覺得不應該)她應該學泰拉果鈍與坦圖卡三不五時見面,但《荒地邪龍》的後續完全停更,她不知道要保持原版本,還是收錄路上聽到的謠傳。

  不過沒有人在意,因為泰拉闊兒為了祈禱,終生不會再出聲,所以不會有人從她口中聽到最新版本(或最原始)的荒地邪龍。荒野部族閉口不談、泰拉族閉口不談,泰拉闊兒也閉口不談。目前荒野上流傳的是當時火堆旁的人們所傳出的原始版本。

  寂靜的少女翻山越嶺,獨自深入龍之地。她所需的一切都繫在登山杖上,隨著跋涉搖擺在風中。山林的遠方偶爾會傳來龍聲,最近的龍之地異常吵雜,但泰拉闊兒不關心原因,也沒有遇見任何一位龍。

  她全心全意地向著黑龍曾出現過的北方海岸前進。

  她忽然聽見類似琳瑯的聲響。

  陽光幾乎無法穿透瓦勒邁杉的林蔭,泰拉闊兒豎耳傾聽。她沒有感覺到巨龍活動的風壓,沒有枯葉被踩碎的聲音,但琳瑯聲還在,在遠處小心翼翼地挪動。

  泰拉闊兒踩上樹根的青苔,無聲且迅捷地奔馳,最後跳到一塊爬滿史前藤蔓的石塊上停住。她感到困惑地歪頭,打量眼前的小……很小的大生物。

  穿戴鐐銬的小龍瘦得皮包骨,捲縮在一節腐爛樹幹下的遮蔽處中。他沒有受到大龍照護,泰拉闊兒能從疏於清理的雜亂龍毛看出這點(大龍一定會確保幼龍儀表堂堂,讓孩子在學會自舔之前別長歪),還似乎泡過海水,龍毛之間有鹽的結晶。

  少女在岩塊上蹲下,抱住登山杖繼續打量小龍,注意到對方身上的裝備與鐐銬。原來那不是琳瑯聲,只是鐵鍊。這個小龍受盡折磨。

  小龍注意到突然竄出的少女,他驚恐地瞪大眼,但仍然不肯移動——或者不敢。雖然這個西人看起來小多了,也黑多了,穿得也少多了。

  他們就這麼無聲注視彼此,並且都不打算動用聲帶。

  好像有什麼不一樣的東西在少女眼中,小龍察覺了。儘管這個「小西人」的臉上畫滿了像在威嚇的花紋,但那雙大眼睛使得一切看起來那麼空靈友善。

  一個新的表情——雙眼瞇瞇,整排牙齒露出,眉毛與臉頰高高彎起——小龍從來沒有見過的,不同於那個會來船艙底下探望他的白色西人的表情。

  為什麼自己會得到這種表情呢?

  「小西人」高舉登山杖跳下來,鐵鍊發出巨響——









  商隊行經薩爾塔,沿著史境邊緣移動。

  這稍微有些不安全,畢竟你不知道這裡會不會有溜出史境探險的龐然大物,但商隊主人隨遇而安,帶領同伴駐紮在風光明媚的朝陽坡道上。

  滾水在輕煙中發出噗嚕噗嚕的聲響,餅乾在陽光下燻烤著溫暖的香味,女人們穿著布裙與白頭巾忙碌,小孩拿著來自海外的木製玩具嬉鬧,繞著守望四周的壯碩男人跑圈。

  風吹鳥鳴的平靜午後中,商隊主人一手勾著杯耳,在寬廣無盡的草浪風景中駐足,一手叉腰,就要吹吹他美麗妻子剛沖好的飲料。

  看看這片美麗的薩爾塔邊界啊!一望無盡,綠得不可思議……有個黑色巨龍墜地。

  從左到右刮過去,前半身犁起地面,屁股與尾巴翹得好高,往前彎到極限,噴起滿天塵埃與綠屑。大風拍過商隊主人的臉肉,掀起女人們的布裙,捲飛小孩手中的玩具。

  綠野消失,草地變成濕泥,空氣聞起來像腐爛的雨水,商隊主人發誓那些濺在自己身上的泥點並不是香濃餅乾中的巧克力……

  等到巨龍與狂風都止歇,人們收起鬆脫的下巴,黑龍也把頭拔出來。

  「你們好啊?」他轉頭發現了旁觀者。

  「……天候不佳嗎?先龍。」商隊主人說。

  但誰都知道現在晴空萬里。

  「啊,我跟我的翅膀之間有點意見不合。」

  「這倒是新鮮。」商隊主人把茶杯還給女人。 

  「我只是經過。」黑龍試圖把泥土撥回原來的位置,「無論你們剛才在幹嘛,請繼續……能假裝沒看到我的降落就更好了。」

  商隊主人反問道:「繼續?你已經毀掉了我的風景與好茶。」

  「關於那個,抱歉。你知道我在哪裡嗎?」

  「在一堆泥巴的中間。」商隊主人說,「薩爾塔的邊緣,桌蘭史境外。」

  「你知道哪個方向去龍之地最近嗎?」

  「這個問題應該要問我嗎?你應該找遊蕩的泰拉,或隨便什麼荒野部族,甚至從天上攔截幾個郵差……我們只是沿著地上的道路在旅行。」

  「我試過了。」法貝路希垂頭喪氣,「我大概不夠好運,這一路上誰也沒遇到……除了你們。嘿,你們在家庭旅遊嗎?」

  黑龍看著野餐巾羨慕的眼神令商隊主人很不自在。

  「是家族生意。」商隊主人說完,忽然想起最近的奇特情況,「聽你一說,我們的運氣似乎跟你一樣差,但也有可能龍之地邊緣本來就這麼冷清。」

  「好耶!你們有任何關於龍之地的消息嗎?什麼事都可以。」

  法貝路希交出了自己的便當,一段完整的巨獸後腿!——從商隊的視線死角擠出黑龍體表,被龍銜到商隊主人面前。

  「我拿這個跟你換,以及賠禮!它還很新鮮。」

  「呃……」

  商隊主人小聲地與身邊的人耳語。

  「他從哪裡拿出來的?」

  「不知道,但他絕對沒帶著這東西降落……」

  商隊主人看著巨獸腿上的牙印,覺得自己必須問一下。

  「你搶劫了迅猛龍嗎?因為我們可不想要麻煩。」

  「算是吧……別擔心,迅猛龍不會找你們麻煩的,牠們根本不在意……」

  「好吧,我收下了。至於龍之地的消息:一如往常——沒有。我們是第一次經過這邊,不過最近倒是看過很多龍飛回去,但是……」

  「但是?」

  「但是這真的非常奇怪。」

  「到底發生了什麼?」

  「沒有龍飛出來。鳥和走獸也沒有!」







上一章    回資料夾    下一章



 
恭喜老爺賀喜夫人,生了!是個……是堆大胖小子!
因為這次伏筆資訊量比較多所以我就選擇性遺忘字數很少的事情了

要死了,要完結了,我覺得我的墳墓真的不遠了
無法控制一直想到《阿茲那之念》的事
如果《阿茲那之念》有98分,為龍應該只有做到30~40分(自盡
或許屬於我的創作方式就是一直重來而已
因為我在改掉這點上目前看不到任何好處與進步
是時候該承認了我就是個這樣的創作者(望天

我在噗浪加了一些賴貼圖跟阿茲那插圖的表符
有在玩的人可以拿去用看看
然後我現在非常害怕接到八月的電費帳單
因為我的冷氣幾乎沒停過(發抖
每次都關掉一下下然後我準時在熱回31度時渾身發燒....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85186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小說|穿越|恐龍||台灣|冒險|西幻|原創

留言共 5 篇留言

SharkTaur
大 飽 射

07-17 12:16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07-17 12:37
讓我看看
騙人的吧,連續更新,窩好快樂

07-17 12:18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其實這個月的量上上個月就該全更了........07-17 12:37
亞空
結果看起來像是法貝路希已經變成龍過一次了
這是傳說中的穿龍親合體質嗎

時間回到到達城市前
系統:叮咚!恭喜學會迅猛龍召喚LV1
系統提示:龍語技能等級不夠高,無法操控迅猛龍

這頭小龍終於要被救了
有關荒地黑龍的最新歌謠請去找安茲塔人要

大黑的飛行史又多了一家受害者
大黑應該快到了,但是已經開戰幾天了啊

不知道消息是被刻意封鎖了還是荒地大陸的消息真的傳很慢啊~

辛苦了,夏天真熱

07-17 13:00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快...快寫到真相了.....(漏尿

沒阿不是到達城市後嗎?
龍語等級勉勉強強XD 只會前進後退 WSAD只有WS哈哈哈

太好了還沒被忘記阿小龍龍
完蛋又要跑超遠,小泰拉好雖XDD
或是跟坦圖卡要也可以?

會戰終於開打,打野(還是上路)姍姍來遲!
再不看小地圖R!

封鎖了,傳很慢也是原因啦,下章看得到

熱爆,晚上也是要開冷氣,超扯
我每次都關掉沒多久又要開了........07-17 13:09
嵐楓
甚麼? 被吞食分解的生物還可以重組回來0w0
原本的靈魂還在嗎?

看來龍都飛回龍之地準備幹架~
不知為何我突然開始期待正式開戰XD

07-17 13:27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其實跟斷翅膀道理一樣
是可以獨立成生物的
原本的當然死掉了,只是變成了黑龍血肉的一部份
零件分散在黑龍身體四處被使用,這就是為什麼黑龍可以很巨大
因為它有很多材料來源XD

開開開開開打><07-17 13:56
夜風颯
竟..竟然是連更!難道天要下龍雨!?
邊吃午餐邊來看

被宅宅斯掐死的人究竟是誰呢?應該不是蒙洛門吧?

小法貝路希一下是人,一下是雪龍?感覺真相要來了
大白又是誰?是剛剛提到宅宅斯掐死的那位嗎?

迅猛龍看起來是復活(or被穢土轉生X)了,但看起來智商全沒了(⁰▿⁰)

泰拉果頓遇到安茲塔並得知目前的黑龍後,應該會苦惱該怎麼把歌謠目前的兄控黑龍版本,改成現在的呆萌又不會打架大黑的版本wwww
泰拉果頓:拯救小龍計畫開始,首先用藥泥歡迎西人,這樣他們就會跑走(並沒有

最後究竟龍之地發生甚麼事呢?感覺很快就會知道了

07-17 13:46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我記得之前好像說過我會先一口氣寫比較多然後確定前後沒問題才開始貼
所以其實我這兩天貼的都是上上個月遲到的啦...(自首

黑帝斯GET綽號,讓我們恭喜祂(幹
被掐死的當然不是蒙洛門阿,是冥線的主人,那個食夢
我之後重新檢查一下這段的敘述是不是有問題...

迅猛龍跟黑龍身體一樣只剩下本能了
不過斷翅膀沒腦子,比較像蟲子
迅猛龍本身有大腦了(沒錯,從黑龍腦部挪回來的組織)
所以會更有辦法操控就是
對智商掉光(X)

是泰拉闊兒啦QAQ
泰拉果鈍是老的那個給坦圖卡眼睛刺青的那個QAQ
闊兒沒找到黑龍,找到了小龍龍,也不差啦(?

下章完結見啦><
07-17 14:0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0喜歡★hachiken102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為龍3:... 後一篇:倒垃圾時發現天際暮光變成...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tungtung1999愛你
「更新」大型插畫了~~<3在本小屋創作最頂層,過來看看吧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27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