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7 GP

[達人專欄] 第八十六章:不帶殺意的兇手與殺意的共犯

作者:苦楝樹│2020-07-17 01:43:47│贊助:14│人氣:100

  第八十六章:不帶殺意的兇手與殺意的共犯

  當黑色的火焰掃過眼前時,真姬被真夜的靈壓鎮舍到無法動彈,即使彌英用肉身擋下,並叫自己快走,真姬的雙腳依然文風不動,就在這時,那個人出來擋在真姬的面前,並將她拉走。

  真夜的黑火斬擊之下兩人雙雙落地,那個人還拉著真姬,直到他們躲進一間民宅為止。

  「學長……你沒事吧……」真姬擔憂地看著靜流,剛才黑火似乎燒到他了,雖然靜流當機立斷的切開袖子,但真夜的火沒這麼好處理,等他們能夠安心下來檢查傷勢時,靜流的左手已經被黑色的燒傷覆蓋。

  靜流皺著眉頭,他試著動起右手的手指,隱約還有反應,但不可能在期末考的時候派上用場了,他看向真姬,勉強擠出笑容,「沒事……我的慣用手是左手,而且施展鬼道手不用出力。」

  「剛才,謝謝學長。」真姬鄭重的坐在靜流面前,「要不是學長保護我,我可能當場就死了,還害學長的手受傷了。」

  心悸,真姬的話讓靜流的心又開始隱隱作痛,他故作鎮定的對真姬說:「如果妳想感謝我,就我個忙吧。」

  說完,靜流將真央靈數院的學生配發的側背包丟到真姬面前,光是這樣,手的痛楚就讓靜流滿頭大汗了,「幫我把裡面的針藥拿出來,打在左手的靜脈上。」

  真姬翻著靜流的包,裡面除了針藥之外,還有不少外用藥,他很細心地準備了很多東西,但這些東西,面對敵人強大的能力,派不上用場。

  「這個嗎?」真姬拿出一個金屬製的長條筒,看起來是方便給外行人使用的針筒,「這是止痛藥?」

  真姬的話讓靜流感到懷念,他不是沒跟真姬說話,但這種聽到她的聲音,心理就會難過的感覺,他自從成為蘿莉塔的常客之後,很久沒聽到了。

  「學長?」見靜流沒有回答,真姬擔心的湊上去。

  「夠了。」靜流伸出左手阻止真姬靠近,「是止痛藥,知道怎麼用嗎?裡面有止血帶,綁在我的手臂之後,打在手肘的血管裡。」

  「之前有稍微學過一點,學長忍耐一下,我技術可能沒這麼好。」真姬開始熟練的動作,她靠近靜流時散發出來的氣味,對靜流來說就像毒癮者久違的聞到毒品的味道。

  「麻煩快點……」靜流緊皺眉頭的說,現在他也不知道到底是生理的痛還是心理的痛比較難受,他渴望注射後回到過往冷靜的狀態,但又想像現在這樣保留自己的情感,早知自己會進退兩難,剛才還不如不救。

  只能說反射動作吧,這件事應該是無限負責的才對,但靜流卻更快的反應過來。

  感覺到藥注射進體內了,但卻沒有靜流期待的平靜,反而自己的心跳異常的加快,所有的感覺,五感甚至靈壓知感,都不正常的變得敏銳了起來。

  「怎麼了嗎?學長。」見靜流臉色不對,真姬擔心的問。

  「拿來。」靜流搶過真姬手上注射完的針筒,然後迅速的向後退開,跟真姬保持距離,現在那怕只是聞到真姬的味道,靜流都覺得自己可能會失去理智。

  「站在那邊不要說話,讓我思考一下。」

  真姬困惑的看著靜流,靜流則仔細的檢查著手中的針筒,外裝和跟自己平常注射的藥完全一樣,蘿莉塔送貨過來的時候都是整箱封好的,照理來說不會有問題,除非這麼剛好,有一劑效果不同,又這麼剛好,他好死不死帶那劑不良品當期末考的備用,但這機率實在太低了。

  「學長你還好嗎?」靜流混亂的模樣讓真姬有些擔心,他的精神遠比手上的傷嚴重多了。

  「沒事,先站在那裡別動!」心跳的速度快到大腦無法思考,自己從來沒有這樣過,認識真姬之前,自己明明對任何事情都能冷靜處理的。

  「但學長你的臉色真的不對勁啊,是不是藥有問題啊?」

  「藥怎麼可能有問題……」原本應該是被當成天之驕子的,千葉流的繼承人,一帆風順的人生,遇到真姬之後就全亂了,先是失去免許皆傳的考試資格,然後又是遇到以前打不贏的首席,始解是跟斬術完全無關的鬼道系,現在還害自己少了一隻手。

  而且明明跟自己沒有關係,但只要看到她跟真田無限走在一起,自己就會沒由來的感到怒火,都刻意跟她保持距離了,還主動跑過來刺激自己。

  要是沒有認識這個女人就好了,要是這個女人,打從一開始就不存在就好了。

  「要說有問題,也是出在妳身上。」靜流突然冷酷說著,他的手裡握著他為了彌補自己斬魄刀的缺陷,特地準備的靈力刀。

  「學長……」真姬還沒理解狀況,靜流的刀就刺進她的腹部。

  真姬難以置信的看著靜流,她小心翼翼地抓著刀身,好讓自己能在傷口不擴大的情況下,坐在地上,「學長,這是怎麼回事……」

  「怎麼回事?」被真姬這麼一問,靜流才回過神來似的,吃驚地看著真姬。

  「那個藥,讓學長不正常了吧……其實之前就有注意到了,學長在自己獨處之後,態度會變很多,要是我在多關心學長一點,應該就能阻止學長了吧……」真姬有氣無力的說著,「沒有傷到要害,學長清醒了嗎?能把外傷藥借我用嗎?」

  「不,有問題的是我……」靜流嘆了口氣,將刀放開,以免自己不小心讓真姬的傷更嚴重,「我本來就想這麼做了,而且我很確定,下手之後的我,心情得到前所未有的平靜。」

  聽到靜流的自白,真姬無奈的露出苦笑,「學長就這麼恨我嗎?」

  「沒錯,要說的話,應該是恨吧。」靜流將隨身包丟在真姬身旁,「藥在裡面,妳如果有本事的話,就自救吧,如果沒死,看是要找我報仇,還是永遠不再見到我都好,永別了,豐崎真姬。」

  靜流說完後,留下真姬,離開了民宅。



  「真是任性的男人……跟無限那個傢伙一個死樣子……」真姬深呼吸,努力的讓自己提氣,用硬氣功確保傷口不會擴大,隨後單手摸著靜流的包,裡面應該有辦法包紮傷口,但她需要有人壓制自己的傷才能處理。

  「真想大叫,但傷口會裂開。」真姬自嘲的說,「虧我還是能掌握每個粉絲想法的偶像,連恨到想殺我的人心情都沒察覺,還裝熟的跑過去跟他交朋友,報應啊……」

  斬魄刀就在腳邊,如果努力一點勾過來的話,使用始解的能力,應該能迅速的治好,真姬沒想到第一次在戰場上使用斬魄刀,就是為了保住自己的命。

  幸好傷口不嚴重,靜流下手的時候,應該有自覺地避開真姬的要害了。

  「快點……」真姬伸直腳,吃力地想要把斬魄刀勾到自己身邊來。

  就在這時,一個人將斬魄刀踩住了。
 
  「妳感覺得到嗎?」那個人是紅葉,她向試算準時姬的紅葉出現在真姬面前,她的手裡拿著一隻懷錶,背後跟著日暮,「真田無限的靈壓,正在靠近這裡,你們分散之後他就一直在找妳,似乎是晚了一步。」

  「感謝妳的通知,可以幫我把斬魄刀拿過來嗎?我可以即時治好自己,這樣就會避免很多麻煩了。」真姬感覺到紅葉不懷好意的態度,但她現在連警戒對方或保持距離都做不到,任何一個大動作,傷口都會擴大。

  紅葉像是沒聽到真姬說話似的,盯著真姬身上的刀,隨後不悅的搖頭,「真是沒用的男人……使用我們技術開發局研究的靈子刀,居然殺不死人。」

  「真感謝妳們的技術不良,要是這樣都能死人我就完了。」真姬盯著紅葉腳下的刀,盤算著如果衝過去搶,能不能在失血過多之前解放並治療傷口。

  「結果藥還是失敗了。」紅葉撿起落在地上的針筒,皺起眉頭,「她應該看到配方的時候就知道沒這麼有用了,要不是今天特地偷換強化效果的新配方,不知道那個軟爛的雄性動物什麼時候才能下手。」

  「藥也是妳做的?」真姬的頭上冒出冷汗,現在已經不是傷能不能治好的問題了,可能還是打不打得贏的問題,她沒看過紅葉戰鬥,但光她身後的日暮,就曾經差點殺死隊長。

  「設計上是壓抑人的情欲,然後到臨界點之後一口氣爆發出來,使用初期藥效會類似強大的鎮定劑,等到臨界之後就會變得極具攻擊性,照理來說,他應該要一口氣殺死妳才對,結果……根本沒受多少傷。」

  「為什麼要做這種事?為什麼要給學長那種藥?妳不知道學長因此感到痛苦嗎?」真姬直問著紅葉,雖然她以前就覺得鬼雛家的人都很不可理喻,但紅葉的作法已經超過她能接受的底線了。

  「蠢貨。」紅葉勾一下手指,真姬身上的刀便飛到她手上,失去異物堵住的傷口開始流鮮血,真姬只能壓住傷口試圖減緩自己的死期。

  但隨後,紅葉將刀重新插入真姬的心臟,「讓他痛苦的是妳,我只不過在後方推了一下罷了,只是我的推力似乎不夠,太失敗了,換做母親,一定會用更有效率的手段。」

  「為什麼……要做這種事……」真姬抓著刀,吃力的擠出她的問題。

  「原因有兩點,第一:妳還記得真田無限的虛化吧?我很喜歡那個樣子,強大的原始破壞力,那是我們科學家怎麼研究都研究不出來的,我想再看一眼,想要重現那個力量,讓對他來說種要的人去死是最簡單的,第二……」

  紅葉將刀拔出,真姬的血飛到空中,再像櫻花般落下,民宅內無一不被血所染紅,唯二例外的是紅葉和日暮,她們就像不存在這間房間似的,一塵不染。

  「他是我的東西。」

  看著沒有動靜的真姬,紅葉的臉上露出笑容,她朝窗外看去,某個人正在觀察這裡,她知道她在看,她也知道,她不會趕過來阻止自己。

  「真田無限快要來了,我們要走了嗎?」日暮擔憂的問。

  「盟主還沒出現,先去觀察其他人的動向吧,把我們留在這裡的靈壓痕跡消除掉,然後強化北辰靜流的靈壓。」

  「嗯。」日暮專注地看著房間的四周,隨後在空氣中抓住她們的靈絡,用技術開發局特有的鬼道消除之後,再加強靜流的靈絡,「好了。」

  「走吧。」



  「真姬──真姬──真姬──」感覺似乎有人再叫自己,真姬迷迷糊糊的張開眼睛。

  「妳到底在幹嘛?我第一次看到有人爬樹的時候會睡著。」無限用看著奇特生物的表情對著真姬,無限的臉旁感覺有些稚嫩,明明每天都會看,但不知為何,真姬覺得現在的無限,氣質應該更成熟點才對。

  他們坐在每年情人節他們都會約好相見的大樹上,今年真姬比較早來,爬到樹上想等無限的時候不小心睡著了。

  「拿去。」真姬將情書和巧克力交給無限,無限訝異地看著青梅竹馬手中的情人節禮物。

  「為什麼給我?」

  「反正你一定會拆開來檢查,然後覺得今年的內容也不行,所以不讓我的信送到他手上吧,那還不如直接給你省事。」

  真姬的話讓無限覺得很有說服力,他接受了這個這個設定並將信和巧克力收好,「說起來都五年了呢,妳還真是鍥而不捨啊,想要破壞別人家庭的女人。」

  「我可不是說好玩的。」真姬認真地看著無限,除了母親之外,她最信任的人,「當初要不是不小心送錯人,現在我早就把師傅據為己有了。」

  「真有自信,我老爸雖然不可靠,但也沒這麼容易變心的,畢竟現在的老婆,可是死過很多人之後才選到的,命絕對夠硬。」無限戲謔地說著紬雨的感情史,「真的很慘,我寧可被好幾個女人分手,也不想承受一次戀人死掉之後的感覺。」

  「說的好像你會有很多女朋友似的。」真姬側眼看著無限,臉上露出賊笑,「被女僕養大,整天跟在妹妹後面的變態妹控,這件事情聽說已經傳遍真央靈術院了喔。」

  「少囉嗦,那是我對三菱的愛啊。」無限自豪的說,他充滿自信的表情讓真姬感到特別懷念。

  「吶──我寫給師傅的信,你都有確實看了吧?」真跡試探性的問,「不會看都沒看就直接埋在土裡吧?」

  被真姬這麼一問,無限深呼吸一口氣,隨後回答:「當然啊,而且我都有收好,我們不是說好了,等妳放棄那天,要燒掉那些信來慶祝嗎?」

  並指了指樹下,「就在下面喔,妳要檢查嗎?」

  「不用了。」真姬失望的撇開臉,心理忍不住嘀咕,『真是不擅長說謊的騙子。』

  如果無限真的看了,不管他怎麼看待真姬的信,都不會用現在的態度跟真姬互動,大概是覺得內容都一樣所以懶得檢查吧,這樣也好,要是真姬有勇氣的話,根本不用這種拐彎抹角的方式送信。

  「真姬──真姬──真姬──」真姬雙眼已經看不見任何東西,只剩下聽覺和觸覺還有作用,她感覺到有人抱著自己,她感覺到有水滴在自己臉上,她感覺到那個人正在呼喚自己。

  要是如果能早點坦白就好了。

  「聽著……」真姬用最後的力氣舉起手,摸著他的臉頰,那個跟她初戀情人有幾分神似的臉,「我喜歡你,是真心的喜歡你的,沒有任何雜質,單純的喜歡……」

  抱著真姬的手在顫抖,那個人深呼吸一口氣,那是他說謊時的習慣動作,隨後,像是要安慰真姬似的摸著她的臉,「我知道。」

  『騙子,你根本什麼都不懂。』




  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85163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7喜歡★a2433316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面具... 後一篇:[達人專欄] 【淨者無法...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huaing123不懂失敗的痛苦的屑
幹!去死啦!你們這些拉基,知道我在那邊苦苦等候了多久嗎?居然這樣陰我,害我的等待付諸東流,媽的!看更多我要大聲說5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