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達人專欄] 第二十八章-結局的開始 A Battle Has Been Waited for Too Long

作者:K.I│2020-07-16 22:29:59│贊助:2│人氣:46

  湯穆文、徐聖雨和羅奈趕回館內,只見張小圓蹲在趴倒的蔣怡蘭身旁,好像在低聲的說著話。

  「我可不可以知道,您擔心的實際上是什麼?」她語氣溫柔地問。

  「我說了,只要崔玫……」

  「如果是怕我們失敗,我們現在都把首領拿到手也來到這最後要地了,您的理由實在說不通呀。」

  「妳就是這樣,我才不願意跟妳……」蔣怡蘭喘了一會,雙手吃力的撐地要起來。「妳的言行舉止,真的和個孩子沒兩樣。」

  張小圓沒有回話,這時其他人也過來了。

  「我就開誠布公的說吧。一開始,我的確認為妳們根本不可能走到這一步,甚至,我壓根就不相信妳們撐得過白梨花那關。誰知道主使大意了,以為妳們會往外跑,結果是反其道而行的衝進來正面對抗。但就算妳們闖過了、牽牛花護衛隊打倒了,現在都快要對決主使本人了,我還是不覺得這能改變什麼。」蔣怡蘭摸摸下巴,像是下顎錯位要調回來一樣。「這是黑道組織,不是社會上那些扮家家酒似的運動團體,換了一個頭,事情也不會改變太多。甚至更慘,我認為這會帶來更大的災難……」

  「怎麼樣的災難?」

  「組織之所以能神秘恐怖的統治上下,就是因為沒有人知道首領是誰,更沒有人知道首領背後還有個幕後主使,所以就算有人舉起反旗,也根本不知道要往哪裡反抗才是,月季就是個誤打誤撞的例子,但今天要是大家都知道首領的身份了呢?那其他高層幹部不就有機會乘虛而入了嗎?換句話說,這一切的真相要是讓大眾知道了,只會引起更多自以為是的人想奪權,到時候整個花院會分崩離析!」

  小圓點頭:「那如果這一切永不改變,像我們原本一樣艱苦的女孩們,不就只能一輩子被迫害了嗎?」

  「那也不代表要由我們改變!自古以來,很多東西能保持一個定律,自然都有它的理由,強行破壞流傳已久的規則只會損害自己的利益,甚至是整條性命啊!我當然也想改變,但如果我知道改變有九十九以上的機率會死,那我當然希望不是我們的人去冒著風險啊!」蔣怡蘭激動的放聲喊起:「妳以為我只在乎我自己嗎?我也在乎妳們啊!我也想讓其他薔薇館的女孩可以生還下去,所以我用我的方法,是妳們逼到這裡來,我才非不得已要與妳為敵。但就算我真的殺了妳們,其他人也能得救,那不也是救了大家嗎?」

  羅奈開口了:「但即便逃過了這一次,下一次也逃不過。」

  湯穆文也說:「或許妳剛才說的都是對的,但她們踏上這趟旅程,為的就是比『逃』更深刻的解決問題。」

  這時,徐聖雨的手機突然響起,在這樣的重要時刻突然有通不明電話實在惱人,可她還是接起來了。

  開視訊通話,所有人都看並聽見電話另一端的人說:「薔薇館的,我是那名神秘的帥氣男人,好消息和壞消息,妳們要聽哪一個?」

  「呃……」聖雨遲疑了好一會,羅奈則當機立斷的喊:「先說壞消息吧,快說。」

  「組織那邊好像接到筱風姊沒死的風聲了,現在市內四處都有黑道人士在打聽,我怕很快會被發現啊!」他在小螢幕上的表情顯得相當驚慌。

  「那好消息呢?」小圓接著問。

  「噢!這消息妳們肯定喜歡,我剛才發現的時候差點高興地從椅子上摔下……」

  連蔣怡蘭都不耐煩地怒喊:「他媽的給我講重點──!」

  那人趕緊收拾儀態,清清喉嚨正式宣布:「我帥氣的神祕男人隆重宣告,薔薇館的掌門人權筱風,剛才已經從重傷昏迷中清醒過來啦!」

  當筱風睜開雙眼的面容透過螢幕,映入眾人眼簾時,那是一股觸及真心深處的感動。

  「筱、筱風姊姊……」張小圓哽咽,羅奈的眼眶馬上濕潤,徐聖雨則立刻流下眼淚。

  蔣怡蘭也瞠目結舌,他們沒有一人是能夠說得出一句正常話語的。

  「妳們……現在在哪呀?過得還可以嗎?」而螢幕上的筱風臉色蒼白,氣色甚差,但看見她們仍吃力地擠出微笑。「我被一位老朋友救起來了,很高興還能看見你們,你們在哪個國家,還在亞洲嗎?」

  她們才發覺,那神秘男人似乎還沒跟她說她們已經反叛組織的事。

  「小圓、怡蘭、聖雨、羅奈……楚琳呢?」筱風無意的一問,對所有人而言都是往心一刺。「妳們怎麼,在哭嗎?不會是發生什麼事了吧?」

  張小圓接過手機,強忍住淚的說:「沒事,楚琳姊只是幫我們探路而已,她讓我們知道在這片黑暗裡,到底該怎麼走才對……」

  「妳怎麼還是一樣……」筱風有氣無力的笑著:「一樣的中二呀──」

  「等我們,我們很快就回去看妳。請等等我們……」說完,小圓先按下掛斷,強忍許久的淚珠,才終於奪出眼眶。


  許久,蔣怡蘭說不出話來。當她終於張開口時,只說了句:「我不會說對不起,至少在我看到妳們成功前,我是不會說的。」她抓起地上手槍,指向自己的太陽穴,「那我就在九泉之下看著妳們成功吧,哼──」語畢,板機扣下,蔣怡蘭應聲倒地。

  「怡蘭姊!」徐聖雨慌的馬上跑過去,羅奈也難以相信。但張小圓卻顯得冷靜,這點湯穆文觀察出來了。

  「不用擔心,那發是空氣彈。她只是被擊暈而已,我知道她會這麼做,才故意放在那的。」

  小圓站起了身,並揮手示意讓大家一起走向那已無人把守的電梯門口。

  「走吧,真正的最後一戰了,我們去和主使對決吧。」


  從監視器看著這一切的崔玫,怒的抽出拐杖中那把殺死周楚琳的刀,把監視畫面一刀兩斷。

  崔玫憤怒地對隨從叫吼:「妓女、該死的妓女……居然把我逼到這番田地……操!直升機、我的直升機呢?」

  「回報主使,剛才沈海棠毀掉的就是我們命皇后館準備的……」

  「操──!」崔玫更暴跳如雷,差點又要拿自己的手下開刀。

  此刻的她,一想到張小圓等人一路過關斬將來,現在甚至上樓準備要見自己了,內心終於緊張了起來。突然,她的腦海中閃現了幾十年前的回憶──



  曾經有名美麗的娼妓,她做過脫衣舞孃、娼妓,為了金錢而忍辱負重的她,即使再痛苦也咬緊著牙活下去。因為她怕死。直到某天,她遇到了一名意氣風發的有為男人,他叫做「湯正歌」,是一名黑道流氓,在某次談生意時見到了她,一開始只是有些商業關係,但很快的,兩人莫名之間產生了一種特別的情愫──他們相愛了,他們成為了一對關係奇特的情侶。

  湯正歌在組織裡努力賣命,幫派槍戰、走私交易都是從不推絕,即使要冒上性命的危險任務,他也一概拍胸脯保證沒問題。這樣的他很快就受高層賞識,不到幾年,便從底層的小混混升職為幹部,又過兩年升至親衛組。當然,重情重義的他沒有忘記過他的愛人,他很快的也靠身分將愛人從風俗店中贖出,並且承諾她一個名分,將她迎娶進門,她便開始在枕邊為湯正歌做參謀。當他陷入抉擇困境時,時常替他出奇妙的主意,兩人成為組織中一對令人稱羨的黑白鴛鴦。

  後來,湯正歌在眾人推崇中,接下了組織首領一位,也與夫人生下一子。這一年對他來說簡直如日中天。但美好故事的悲慘轉捩點在此來臨──風雨交加的暴風夜,已是首領的湯正歌得知,組織旗下一間風俗店被另一個幫派脅持了,裏頭所有女孩都被綁為人質,起初他原本只派幾支小隊過去,卻全軍覆沒,情急之下他還得知原來那間風俗店就是他和夫人認識的地方,今昔過往的因素加起來,他決定親身前往交戰。

  出發前,夫人哭求他不要前往,她認為這太危險,孩子也剛出世,萬一出了意外該怎麼辦?可湯正歌卻回答,這是他的責任,因為他是「人人皆知的組織首領」,他的一舉一動都攸關組織的尊嚴與士氣,因此他必須擔起責任。

  誰知道這場鬥爭從頭到尾就是一場陷阱,是有人企圖奪走湯正歌的首領寶座才演出這場戲的,當湯正歌到達現場,他慘遭叛徒們圍攻,即使真的救出了那匹風俗女孩,最後也死在反叛者的槍下。

  得知此訊的夫人悲慟不已,她哭了三天三夜幾乎沒有停,上天帶走了挽救她一生的人,她頓時對這世上已再沒有留戀──只剩下憎恨。

  她趁組織上下一片混亂時,召集忠誠於湯正歌的殘餘部下,隨後憑她的謀略,將當時的反叛者快速的肅清,擺平了這場動亂。但,事情並沒有這樣結束,在眾人們好奇究竟是誰殺死這幫叛徒時,那些湯正歌的部下也不見了,原因是,他們全被夫人滅口了。

  從那天開始,組織的首領便落入一個「神秘人士」的手中,有很多人試著去探聽、探索,但凡是被偵查到敢調查首領身分的人,通通都活不過第二天。憑著這樣的恐怖統治,夫人靠自己掌握了整個組織上下,也從那時開始,她認為是「該死的妓女」害死他丈夫的,湯正歌的死都是因為那些娼妓的緣故,甚至還懷疑他生前和妓女有私情,當時才寧願去救人也不留下來照顧自己與年幼的孩兒,她對娼妓產生了強烈憎恨,除了將當時湯正歌救的女孩通通找理由處刑掉以外,其他毫無關聯的女孩也被嚴重迫害:包含薪資剝奪,還有被迫要求吸毒,甚至會因為一些微不足道的原因就被施以酷刑,挖眼割舌。

  她在自己的兒子成長後,才放出風聲說首領似乎是前任首領的親生兒子,這才讓大家稍微停止調查。不過仍有懷疑的人,那些人同樣見不到明天的太陽。把握組織的她,將她過去的存在像畫沙一樣一概抹滅。除了她的兒子湯穆文以外,幾乎沒有人知道她的真名。

  而她的真名,是「崔玫」。



  從回憶中醒來,薔薇館等人已經站在她不到三十公尺的距離──這裡是空中花園。

  崔玫那端,遍地可見瀲紅的玫瑰、紺紫的曼陀羅、亮黃的雛菊,等等美麗鮮豔的西式花卉;

  而張小圓與薔薇館小隊這端栽滿東洋花樹,有桃花樹、杏花樹、以及她背後最特別的「櫻花樹」。

  「張小圓……不,應該叫妳,張櫻元才是吧?」崔玫壓低聲音先開口:「我終於查出來了,原來妳是叛徒張義建的女兒。妳和我很像啊。同樣都抹殺了自己的過去,才有幸活到現在,看看妳背後的櫻花樹吧,就像是為妳特別準備的墓碑一樣,暗示妳本人張櫻元即將命喪於此。」

  「我就單刀直入的問了。」

  小圓一動不動的無視她。那雙眼透澈明亮的雙眼,和崔玫黑曜石般的瞳孔有天壤之別。

  「您的遺言是什麼?」

  「虛張聲勢。」她頓時只剩怒意,打從心底不把她放在眼裡:「將死之人還大放厥詞?這裡全是我的人,二十幾個對妳們五個,妳哪來的勝算?更何況,你們其中一人還是我的兒子。」

  羅奈聽不下去搶話:「『妳兒子』這話說的真輕巧!派人殺他的也是妳,賣可憐的也是妳,不會是老到病出雙重人格了吧?」

  「閉嘴,沒有妳們這幫下賤妓女說話的餘地。」崔玫冷冷的回應。

  可徐聖雨又跟著說:「就是妳殺死楚琳姊的,妳一定要受到懲罰!」

  「我說了閉嘴,我沒有必要聽妳們這些母狗狂吠──」

  剛說完張小圓忽然就拔槍,崔玫那所有人也跟著舉槍,羅奈等人更是如此。只見張小圓冷冷的瞪著她說:「就是因為妳從來不聽我們訴說的話,才逼得我們不得不反抗。」

  「呵,少往自己臉上貼金了。」崔玫不改聲色的嘲諷:「不就是想幹掉我,好讓自己改當組織的頭頭麼?世上還有什麼人會為了利益以外的事物行動?」

  「沒什麼可以否認的,我們的確都想過得更好,但更重要的是,沒有妳,我們才能活著。」

  「但現在情況並非如此,」崔玫一笑,舉起手,周圍的隨從全都射擊預備:「要死的,是妳們啊。」手一揮下,全員護衛就要發動齊射。

  可羅奈反而揚起嘴角,突然把毛帽上的最後一顆毛球扯下並奮力擲向崔玫,她周圍的護衛反應更快,見毛球丟過來了,槍頭準心馬上改去並展開射擊。這時羅奈才道出依據:「我就知道──」

  子彈射中毛球瞬間,裏頭炸彈當場引爆!

  崔玫只來得及摀住自己的臉,火光爆出將其他人嚇得退好大一步:「什麼情形?」

  「就是現在、反擊!」

  張小圓立即高聲下令並親身開火,兩陣頓時成了槍林彈雨,彼此槍口如星芒般不斷閃爍,宛若藍天白晝下的星光協奏曲,進入高潮激烈的巔峰樂章。


  打完又裝、裝完又打,打完再裝,裝了又打,像是要把彈藥全都打光一樣。雙方毫無間歇的瘋狂射擊許久未停,即使自身都已被子彈擦的血肉模糊,也沒有人敢怠慢或稍有停下。

  久戰之下,羅奈手臂中了兩彈,無法正常舉起手臂的她只得躲回掩體後,由小圓、聖雨並肩作戰的以手槍拖延對方時間。

  這拖延的是為湯穆文爭取空間,他一起身就用換好彈匣的狙擊槍胡亂掃打,竟然也擊倒了三、四人。

  至此未完,徐聖雨又趁敵方大亂,拔腿狂奔向花園側邊,冒著腿部中彈的風險,到邊界時縱然一躍,飛向建築的大橫桿,那大橫桿她用全力拉動,崔玫那端的玻璃地面竟然開始分離,幾名護衛就這樣摔下去了,聖雨才驚魂未定又有些得意的呼喊:「我們在樓下做過調查了,這就是空中花園的機關,能自由開關的露天屋頂──是我們利用地形取勝的!」

  「妳這骯髒的母豬……簡直比豬糞還不如啊──!」崔玫怒的也親自朝聖雨開槍,她躲避不及,腳踝中彈,當場痛得失去知覺站不穩,險些跌出邊界摔個粉深碎骨,所幸關鍵時刻,羅奈趕上來飛身一躍,成功抓住她的手。

  但嬌小的羅奈這就劣勢了,體格矮小的她身上又有傷,一下子無法使出全力將聖雨拉起:「妳是不是變重了啊──」

  「給我認清現實!我可是黑道主使,組織永遠的『皇后』!和我崔玫鬥,妳們贏的機會根本趨近於零!」崔玫由怒轉喜的高傲呼出,隨後另一把彈藥填充的槍舉起,直接朝羅奈的背後開上一槍。

  「嗚啊!」肉破血綻,徹底中槍的羅奈頓時失去力量,即使手掌還能緊握聖雨,手臂也已經喪失支撐的力氣。

  「羅奈姊──!」

  就這樣,徐聖雨與羅奈一同從邊際落下,那高度足足有四層樓高,身負重傷的羅奈再受到這樣衝擊絕對必死無疑。


  墜落的那短短頃刻,時間彷彿凍結了。

  「謝謝妳們……現在,換我來保護你們了──」

  徐聖雨居然抱住羅奈的身子,以自己的背部墊底,淚中帶著笑的犧牲自己,挽救羅奈的性命。

  墜地之刻,沒有太大的聲音,低沉的「砰」一聲,徐聖雨便感覺到自己骨頭斷裂、臟器爆裂,口中吐出一大口血,但卻仍不失笑容的看著懷中已昏迷,還有生命呼吸的羅奈。

  「好、好痛哦……但……這次我沒有哭喔……」

  原本要再次擁抱羅奈的手臂,最終,無力的塌下了。


  「羅奈姊姊、聖雨姊姊──」見況如此,張小圓頓時更為震怒。「崔玫……我絕對要妳付出代價!」

  她抄過湯穆文的狙擊槍,無情的朝崔玫連開了四槍,一發擊中手臂、其餘只擦過她身體,但也造成足夠傷害。

  「去她媽的!明明是個十五歲的蕩婦,居然敢對我這樣……」

  與此同時湯穆文,又拿起沈海棠身上撿來的武器高喊:「看我的衝鋒槍!」然後大幅亂掃射,只把人射倒了卻沒射死半個。反倒是張小圓一槍就是一個嘍囉。

  沒過多久,屋頂邊緣只剩下崔玫和最後一人。

  「有了!看我為小圓解圍……」湯穆文居然在此刻大意,他往最後一名嘍囉衝去要對決,卻忽略了崔玫本人還在,她忽然就衝出來一刀揮斬,砍斷了湯穆文的右手。「呃啊啊──!」

  「現在的你,多活一秒對我來說都是障礙,死吧!湯穆文──」拐杖長刀再次揮下,卻在湯穆文的首級將落地時,槍無彈藥的小圓直接捨身衝過去,一拳往崔玫臉上揮去。誰知崔玫早已準備好:「哼、我就知道──因為我的目標其實是妳!」

  霎時刀鋒改向小圓,當場將她奮力揮來的拳頭砍破噴血,「什麼!」

  湯穆文因失血與疼痛而陷入昏迷,而小圓忍痛以繳械戰法奪過長刀,轉身先刺死最後一名嘍囉,隨後轉身要順勢橫斬崔玫,可崔玫成功躲開,往小圓的反方向滾去,撿起手槍舉起要射,但小圓馬上大刀一劈,將手槍直接砍成兩截,又一次要斬殺崔玫,可她又朝後滾的更遠了。小圓也就不再使用她的刀,將那殺死周楚琳的凶器親自以膝折斷。

  「我受夠這些把戲了……」

  像垃圾一樣丟棄在地,張小圓渾身燃燒怒火,周圍空氣彷彿都為之扭曲。

  「我真的受夠了……」

  喘息不止的崔玫從半跪姿緩緩站起,張小圓也往前一步。

  兩人是現在空中花園上最後仍站立著的兩人,只是,她們的位置恰好與一開始交換相反。


  崔玫的面前,是立足於與腥紅相似的紅玫瑰中,渾身破爛、怒不可遏的張小圓;

  張小圓面前,是站在粉若春雪的櫻花樹前,一樣傷痕累累、卻萬態交雜的崔玫。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85136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黑幫|鬥智|暴力|背叛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bingh2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第二十七章... 後一篇:[達人專欄] 第二十九章...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hgame22全巴友
【露西與威克斯】短篇狗糧更新第四話。書名也是第三次更新(?)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5:37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