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6 GP

[達人專欄] 日出之國.三神器與它們的主人 其四九

作者:Ej│2020-07-15 20:06:02│贊助:12│人氣:104
《少年》


  好冷...

  身體...動不了...

  我在哪...

  必須...回去...

  但...

  要去哪...

  我...



—————————

  「呵...」冬天細雪飄揚著的森林中我向前奔跑著,而不遠的後方追著一隻體型龐大的青面熊。

  兇猛的叫聲逐漸逼近不斷奔跑的我,雖然在牠的身上留有刀傷,但牠仍繼續追趕著,我選定時機止步、轉身,用雙手抵住兩隻熊掌,雙腳陷入鬆軟的泥濘,我以銳利的眼神瞪視著。

  「呵啊——!」奮力的一聲咆哮,熊被我騰空翻起,重重的摔在地,我舉起拳頭重重的朝牠的頭招呼過去,土地裂出蜘蛛網狀紋路,青面熊氣絕。

  從口袋拿出手帕將手上的血擦乾淨,陰天些許的陽光透過頭上的角打在我臉上。

  熊屍被我拖到河岸邊的小屋支解、烹煮成為佳餚「啊...要吃菜...」走到一旁森林之中摘採可食用蕨類,拿到河邊清洗後包著熊肉烤一下就吃了。

  我將皮、肉、骨、內臟進行一些簡單的處理,剩餘的骨頭和肉能吃好幾天,內臟就留著當魚餌,皮之後好好處理可以到鎮上賣個好價錢。

  午餐吃了、該處理的也處理的差不多了,我把充滿汗臭與血腥的衣服全脫了,隨手亂丟,然後跳到河水中「...好涼...」正值冬末春初,又是陰天,河水顯得更是冰冷。

  要不是我身為鬼族不怕冷不怕熱,早就受不了了。

  在水中把血漬跟汗水清理掉,衣服也順便洗乾淨,上岸把衣服晾在營火邊後在跳回河中泡水。

  「十五歲了...什麼時候才能到市區生活呢...」摸摸自己頭上兩隻形狀扭曲的角,看著自己詭異的身體「...我是女生...」

  起身用毛巾擦拭身體,進屋換上乾淨的衣服。

  獨自在這河邊小屋生活已經過了五年,姐姐大人時常寫信過來,偶爾也會過來住個幾天陪我。

  姐姐大人也說等我能適應人群生活後就能再住在一起了,這成為我的動力努力的在這生活著,能免強把狩獵到的東西拿去一旁的城鎮交易,當然帶著斗笠掩蓋醜陋的頭角。

  另外就是姐姐大人要我按時吃藥,藥都會不斷的跟著信一同寄來,雖然不清楚是什麼藥就對了,但既然是姐姐大人交代的事就不用想那麼多!

  畢竟...姐姐大人可是唯一接納有著醜陋身體的我的人...

  「但在人前就是會怕啊啊啊啊...」把頭埋進沙發上的枕頭鬼叫。

  拿起報紙玩文字遊戲「...還是不懂好玩在哪...」學姐姐大人玩好一段時間了,雖然能打發時間,但還是不懂哪裡好玩。

  無聊的一天又過去了。

—————————

  「哈~」早上起來打了個大大的哈欠,看著已經指到十一點的時鐘...

  繼續窩在被窩這麼給他睡下去,但回想起當年姐姐大人不斷叮囑我作息要正常不要賴床,我還是認命的從床上下來。

  來到樓下打開冰箱「沒退冰...」

  把熊肉拿出來退冰,然後索性來到河邊,拿削尖的樹枝往河裡刺,成功捕獲午餐。

  我多烤了幾條,坐在營火邊咬著有點焦的烤魚。

  今天天氣比昨天好,太陽蠻大的,河面上的點點波光令我看的入迷,如琉璃般的閃耀,映照著冬末枯萎的樹枝及少數還盛開著的植物,給河流增添了點點翠綠與鮮紅...

  等等...鮮紅?往上游看去,血液染紅了河流「嗯?有人!」我注意到從上游出現的人影進入警戒。

  對於懼怕人群的我來說光是一個人跑到這隱密的山中小屋附近就足夠讓我嚇破膽了

  「但他受傷...好像很嚴重...而且...是個小孩!」我放下手中的烤魚趕緊跑去,將受了重傷的男孩打撈起來。

  「撐著點啊...」大概是天冷的關係血沒什麼再流了,亦或是已經流乾了...

  想起當年性命垂危也是被姐姐大人救起來的...看到他這樣我下意識的救了他。

  把他抱到營火邊盡可能讓他回溫「...嗯...還有呼吸...」把他破爛充滿血跡的衣服全剝了,用沾了熱水的毛巾清理傷口...

  「抱歉,忍著點...」不知道他有沒有感覺,我用燒得通紅的刀把他潰爛的肉挖掉,自己也差點吐出來...

  用乾淨的紗布包紮,清理過全身的傷口確定止血後做了人工呼吸。

  「這裡有點冷...為什麼屋裡沒壁爐啊...」我拿幾張床單圍在營火一旁擋風...應該不會燒起來...

  「這小鬼怎麼了啊...受這麼重的傷...話說我救他幹嘛?」突然發覺好像做了多餘的事...

  「不行!姐姐大人說要幫助有難的人!」我拍醒自己,再次確認他的呼吸。

  「不對啊...失血過多怎麼辦?...書裡說需要輸血...隨便都可以嗎...?但要怎麼輸啊...?我看看哦...管子...靜脈動脈...管子家裡好像有...」我摸了摸自己的手腕跟他的手腕...

  「嗯!試試看!」我從屋子裡拿出不知道從何而來的針筒跟透明管子...

  「先這樣...再這樣...啊!它在噴!它在噴——!」我照著姐姐大人留下的書中所寫的做...

  「嗯...供血者要注意不要也失血過多...都五分鐘了我也沒有無力或暈眩的症狀啊?因為我是鬼族?...話說...人類能用鬼的血嗎...」我貌似察覺到了最重要的問題...

  「拔出來好了...」用棉花給他的傷口止血。

  然後也把自己手中的管子拔下來「啊!它在噴!它在噴——!」

  書頁的右下角寫到輸血作業請交給專業人士處理,請不要隨意執行。

  ...不過也太遲了...



  我坐在床邊看著呼吸微弱的他「這傷跟山的另一邊發生的事有關嗎...?」昨天半夜三更的時候山的另一頭似乎有什麼騷動,打獵時刻意避開了那裡。

  「到底怎麼了...可惡,好想知道...」

  撿到他之後過了三天,完全沒有醒來的跡象...

  「嘴對嘴餵食還真夠羞恥的...」想起這幾天都是把食物處理成泥狀,然後用嘴餵給他。

  「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做了什麼啊——!」自己羞恥的躲在牆角翻滾。

  「我.到.底.在.幹.嘛。」用頭角撞牆,木牆上留下數個凹痕...

  「話說他醒了之後...要怎麼辦啊!光是有人看著我就嚇個半死,家裡住了個陌生人我該怎麼辦...雖然還是個小鬼...但但但但但...」光是想到就擔心,人群恐懼症好痛苦...

  「姐姐...」

  從床上發出微弱的吐息嚇著我「啊!什麼!...夢話?」

  用手摸了摸他的額頭「...燒退了,除了右手骨折之外都是皮肉傷,但這麼嚴重的皮肉傷...」

  我的手還放在他的臉上,這時他忽然睜開雙眼,我被嚇的正著「啊!」一屁股跌坐在地,像蟑螂一般的趕緊爬到門外躲在門框邊...

  「...」他躺在床上緩緩的轉著腦袋看周圍。

  「你...你你你...醒...醒了...嗎嗎...嗎...?」振作點啊我!

  平時去城鎮都用斗笠避開視線,已經勉強能夠習慣了,但家裡有個陌生人還是第一次啊!

  「這裡是...哪裡?」

  他說話了——!我該怎麼辦——!

  「我...我家...」硬著頭皮說話。

  他抬起頭看了我一眼「呃...鬼...」

  對欸...人類怕鬼...想到這就有點生氣...

  「鬼...鬼又怎麼了?我...至少救了你...哦...」感覺能正常說話...是因為情緒有些鼓譟嗎...

  「呃...哦...謝...謝謝...」

  「先...躺躺躺著...我去去...拿水...」暫時退場休息...

  到廚房不斷用角撞磁磚牆「我.到.底.該.怎.麼.辦。」

  「拿他來訓練自己克服恐懼也許不錯...但這樣利用人好嗎...」邊想邊倒水,一時不注意就滿溢出來,趕緊收手把地板擦乾。

  拿杯水回房間給他喝「大姐姐,謝謝。」

  因為自己的外表很中性,時常被說是男生...所以被叫大姐姐讓我身心靈非常舒暢。

  「你...叫...什麼名字?發生了什麼事還記得...嗎?」

  他沉默的拿著玻璃杯「我的名字...是海原,彌生海原...大姐姐我們...見過嗎?」

  不太理解是什麼意思「不認識,你...是上游漂下來的。」

  「那妳知道...我是誰嗎?」

  什麼...?花了一段時間處理這幾個字「你你你...該不會...失憶了?」這種老套路應該是不可能...

  他皺起眉頭沉思了一會兒,突然驚慌的動來動去,身上的傷口因而裂開,他痛得縮緊全身體。

  「不要動,傷口裂開了!」我壓住他,但他看著我好像很害怕的樣子。

  「呃呃呃...不要...吃我...」

  「...給我冷靜!」我發飆的怒吼把他嚇傻了「不准動,不然真的把你給吃了!」沒吃過人類不知道好不好吃,但也不會想吃...

  我掀開棉被讓他傷痕累累的身體露出來「咿!」他看到自己身上只有繃帶跟紗布沒有衣服而縮起雙腳遮住股間。

  我把他身上比較淺的傷上的紗布撕開。

  「會痛嗎?」

  「呃...」他搖搖頭。

  「那這樣...」

  「啊!」他痛的大叫。

  我把棉被蓋回去,到一旁拿出醫藥包,用剪刀將繃帶剪開「嗯...好噁...」重新換藥趕緊用新的繃帶纏回去。

  「那個...」

  「怎樣?」

  「咿...」

  我發覺用這種兇兇的口氣跟他說話能很順利的溝通,而且他的反應都蠻有趣的「有事就直接說。」

  「就...就是...真的很謝謝妳,但我必須去找人...」

  「誰?」

  他低下頭「我不知道...但我必須找到她們...」

  「做什麼夢啊,連記憶都沒有也至少要讓身體康復。」故意拉緊繃帶讓他想起自己全身上下都是傷。

  「咿啊...但...我留下會給妳造成困擾...」即便他全身劇痛還是想從床上起身。

  我出力壓住他全身,我異常的怪力似乎讓他很吃驚「亂動就吃了你,痊癒前不准給我離開!」

  他驚恐的猛點頭。

  「你就繼續睡吧。」我離開屋子到河邊的篝火旁...

  「湯應該差不多好了。」打開火上的鐵鍋,香氣隨熱煙竄升。

  「好香啊...」把鍋子拿起然後滅火。

  將湯端到客廳的桌子上,在用碗盛裝,上樓拿去給那小鬼「喝!」

  「咿!呃...」

  「沒下毒!給我喝!」

  「嗯!」他接過木碗輕輕的唾了一口,就燙到了...

  「會燙嗎?人類奈熱力有那麼差?」我若無其事地喝乾自己的那碗還在冒煙的湯「算了...給我。」我把碗拿回來,然後去拿了支湯匙。

  用湯匙撈了一口然後吹涼「以前姐姐大人也會這麼做呢...」想著便有點懷念,上次姐姐大人回來已經是半年前了...有點久,有些孤單呢...

  「嘴張開。」

  他安分的張開嘴讓我把湯匙送進他嘴裡「嗯...好吃...」他發覺自己不小心說出心聲就害怕的避開我。

  「好吃就多吃點。」繼續把湯匙送入他口中。

  為什麼變成這種情況啊...算了,總比嘴對嘴餵來的好...

  這是用山上的野菜熬的湯,冬天可以暖身子。

  餵完他之後我自己也喝了不少碗...還好有多煮,然後到地窖拿了串枇杷上來。

  「吃。」把剝好的枇杷塞進他口中。

  「大姐姐叫什麼名字?」他問。

  「天逆...我的名字是天逆每,如你所見就是鬼族。」

  「嗯...很對不起一直怕妳吃掉我...」

  意外的挺有禮貌的「也許我真的會吃了你哦。」他害怕了~他害怕了~玩上癮了...

  「我...我能去廁所嗎?」

  「好啊,帶你去。」我扶著他的左手,右手骨折被我固定住了。

  到了廁所「需要幫你嗎~」我壞笑。

  「不...不用...還請不要看...」啊~!他害羞了~好可愛~

  我開始覺得自己變白痴了...難不成我喜歡幼的!?不不不我不承認...

  在門外等到他出來「回床上躺好,別著涼了。」剝光他衣服的好像是我...

  「嗯,謝謝妳。」我再把他帶回房間。

  如果他失憶了...該不會要養他一輩子吧...姐姐大人來了的話要怎麼解釋?但又不能趕他走...

  回到房間後我幫他蓋上棉被「睡吧,不早了。」我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思考要怎麼處置他,不知不覺也睡著了。

———————————→我是分隔線~
電腦修好啦!
還好是在第三部結束打算休息一周的時候壞
該笑還是該哭呢...

不管!
總之第四部開始更新啦!
最近也想多產些插圖作品蹭個達人
然後以後考慮用PIXIV開車
總之快給我用GP砸我臉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85011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鬼怪|輕鬆|輕小說|神話|原創|日出之國.三神器與它們的主人

留言共 1 篇留言


恭喜修復...\=w=/

話說輸血的方法不對啊...XD(雖說可以用最基本的高低對流...但也要考慮到雙方的血管壓力啊...血型就先不說了...=w=a

07-15 20:20

Ej
概念上就是我家每什麼都不懂亂搞,所以刻意做錯誤示範=w=07-15 20:27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6喜歡★ericjune777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日出之國.... 後一篇:Ming&Yon...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1950660巴哈大大~
歡迎大家來瑞醬的小屋逛逛,看看可愛的公仔開箱💟💟><!! 瑞醬會定期回訪的 💙 💚 💛 💜看更多我要大聲說4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