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0 GP

[達人專欄] 《為龍3:穿夢溯時的龍》十三章、雪龍雪龍

作者:芽豆靈✦圖文精分腸│2020-07-15 13:07:55│贊助:20│人氣:222






  法恩泰西走在石磚鋪成的街道上,白雪下的建物用鮮艷單色與花紋點綴,結霜樹枝在微風中搖晃,陽光明媚且溫暖。

  他找到一個公共長椅,屁股對準它鞠躬彎腰,以一種老人的可愛姿態往後倒到上面,放開掖下夾的報紙,期待地攤開。

  又有一個人用一樣的姿勢倒到長椅上。

  法恩泰西轉頭,認出對方並打招呼道:「早啊!拜斯。」

  「早,泰西,你解決那封送去翻譯的信件了嗎?」

  「解決啦!我還回信了。」

  「噢我的曉徽神……」拜斯突然按了按自己的腰,「我無法想像整天在桌前的人怎麼辦到的,簡直是緩刑折磨!」

  「你可以請教法貝路希,我們暫時住在一起,這方面他可厲害啦!」

  「他沒進城嗎?你們還在忙什麼?」

  「他把新劇的傳單搞定了,現在去搞後台了……目前大概正在與皮草商交戰中,你會很訝異他如何把心算算得快狠準。」

  「他找皮草商幹什麼?你可是退休獵人。」

  「沒錯,這正是重點——我老得抓不到沒斷腿的東西了。」

  「是的……哇。」拜斯忽然說,「所以,到底是怎麼開始的呢?」

  法恩泰西放下報紙,「你在說什麼啊?」

  「這一切啊!——關於一個獵人開張兒童遊樂場?」

  「哈哈!這一切啊?」法恩泰西過了一會兒才意識到這個問題的意義,唇上的鬍子被笑容拉得好開,回答道:「這一切,都是法貝路希開始的啊……」









  荒野上,埋頭大睡的黑龍終於在詭異的寂靜中醒來。

  他總算知道今天的賴床哪裡怪怪的了……沒有安茲塔人打早餐架的聲音!

  行李全部不見,殘餘的氣味延伸到遠方,法貝路希抽了抽鼻子,呆呆地看著那個方向,喉嚨中發出泥巴般的聲音:「……什麼嘛?」

  安茲塔的營火走了,留下的離別充滿一往無前、一去不回的笨蛋氣息,空氣中迴盪哈哈大笑的幻聽,困惑充斥黑龍的肺。

  法貝路希好一會兒才從震耳欲聾的寂靜中回神。

  安茲塔人並非什麼也沒有留下。

  地面上的土壤寫著一個通用語單詞:「勇氣」。

  既然大黑缺勇氣,那我們的就分給你——彷彿能聽到這樣的聲音。

  既視感也不輕。當高空彈跳設施有觀光客猶豫不決時,身後就會有荒野部族貼心地大喊一聲「不要害怕我來幫你!」,然後被一腳飛踢踹下去……

  「討厭啦——」

  法貝路希朝氣味淡去的方向喊。

  荒野上連回音也沒有。

  黑龍用力一點頭,怒道:「壞!」嗚嗚一會兒後,再度用力喊:「我收下了!哼!」打出一個巨大響鼻,在字跡上狠狠滾兩圈。

  荒野中央的黑龍呆了一會兒,決定往北方走,因為北方讓他有理由前進,像是龍之地、像是冰雪大陸、像是……雪龍……

  法貝路希的眼角閃過一道白色,他猛地轉頭。

  荒野上空空如也。

  他張望了一會兒,困惑地眨眨眼,回到自己的目標上,轉向北方,一面走,不忘甩著腦袋,一下一下地嘀咕道:「壞!——壞!——」

  用眼淚將悲傷擠完後,一顆解放的種子在嘴角邊不受控制地萌芽,既感到討厭,又覺得感動,然後想要再哭一下,卻又反而破涕為笑。

  荒野的深冬還在呼吸,為了春天到來而將秋天吹進更遠的歷史中。

  阿古塔斯這時候肯定飛超遠了,說不定都追上因塔萬了?

  等到自己走回龍之地,黃花菜是不是都涼了?

  法貝路希嗅了嗅空氣,鼻尖傳來感覺不錯的信號,意味著好天氣。附近恰巧有一座小山,由土塊堆疊、雨水澆築而成,符合暮光龍的喜好:夠高就是棒!

  「你最好跟我合作。」法貝路希轉頭對右翅膀說,並動了動關節……

  關節處發出輕爆回應聲,突然從貼合黑龍身體的狀態抬起,往前一伸——法貝路希發誓自己聽見了很不妙的裂肉聲——逼迫主人朝自己要的方向前進,否則就「一屍兩命」!

  「別急、別急啊!要掉啦——」法貝路希只好跟著翅膀要的方向跑。

  小山像個灶台,頂端平緩像極了火山,連顏色也火紅火紅,這種小山容易在傳奇大陸四周看見,上頭偶爾會趴著龍。

  「沃?沃!」法貝路希緊急煞龍,土石從懸崖邊緣傾瀉而下。

  高處的視野彷彿環繞半個世界,壯闊無邊地撞進龍眼。

  翅膀仍然是那個遵循本能的怪物,由於摔斷獨立過一陣子,不像左翅膀彷彿徹底睡死成為法貝路希的僵屍肢體,在接觸到飛行的資訊時變得異常躁動。

  右翅膀搧了搧,緩緩伸展,彷彿做好了準備。

  法貝路希曾下意識認為翅膀的不受控會導致飛行出意外,加上與安茲塔人同行,他一次都沒考慮過飛行的事情,但現在看起來,翅膀的意圖其實相反?

  「你中沒有我。」法貝路希靈機一動對翅膀說道:「因為我沒有翅膀的靈魂,所以你還是蒙洛門丟掉的空殼……你是不是記得飛行的經驗?

  翅膀當然不會回答,只是一部份可窺見的殘餘蒙洛門,做著本能嚮往的事情。

  法貝路希把注意里放回懸崖邊。

  「坦圖卡說,伸直脖子跟尾巴,伸直脖子最重要。阿古塔斯說,飛在積雲位置的下方……很好這個風向正確。」法貝路希低聲碎碎唸,腦袋在懸崖外晃,「跳樹遊戲是我發明的,所以我不怕高、不怕……不過小時候的事情早就不記得了,那都是泰西說的……」

  他自行補充道:「阿古塔斯說不要站得像倒栽蔥。」並調整姿勢抬頭挺胸。

  說到阿古塔斯……

  「為什麼我跟阿古塔斯的道別總是告吹?」法貝路希嘆氣,「『嗨!又見面了,我回來幫忙拆炸彈,應該還有剩吧?』——天啊。」

  廣角的視野適合眺望大遠景,就像觀賞一幅史詩巨畫,不管裡面畫了什麼,只要放進龍的視野與四色感光,一切就不同了。

  晴空下的遠處有金色絲帶起伏,像是阿古塔斯說的荒野賢者行經現象,溪流是條落地的銀項鍊蜿蜒在灰藍色的塵埃中,眼角餘光外有坨如霜圓潤晶瑩的……雪白棉花糖?

  法貝路希朝那個方向瞪眼,嘴角緩慢遲疑地擠出:「搞(W)什(T)……」右翅膀忽然一搧,他以一種不得了的姿勢後腿騰空,整個龍往前栽出懸崖,彷彿被迫投井的受害者!

  空氣灌滿胸腔,法貝路希發出久違的高分貝慘叫。

  「RAHAAAA——」

  數里外,峭壁上嚼草的羊抬頭注目,看見有個暮光龍在山旁下墜,一邊翅膀穩如泰山,另一邊拍得像癲癇……牠們淡定地嚼動嘴巴。

  墜崖墜出經驗的法貝路希強迫自己冷靜。

  龍眼瞼已經闔上,狂風灌過有內側迴旋構造的頭角,使頭頸部穩定,翼下的氣流在腦海中被想像成色塊,它們目前極度不對稱。

  法貝路希用力拍直左翅膀,使它徹底張開,與右翅膀形成對稱。

  空氣有道沉悶的爆響,急遽的氣壓變化在地面拍起一圈沙塵暴。

  陰影在大地上奔馳,越來越黑,越來越清晰,在放到最大之前,風獵聲消失,大地上的陰影變淡,重新模糊起來。

  法貝路希耳旁的狂風噪音和緩,渾身的震動停止,在氣流中飄起。

  「咿——哈——」他歡呼到一半:「——哎不是!」

  右邊翅膀做出意料之外的小振翅,法貝路希整個龍失衡,徹底往左滾,完成前無古龍的花式摔……鑽地。

  當衝擊停下時,地面上出現大土包,黑龍的腦袋深埋在自己犁出的地底隧道中,一會兒後,整塊地面朝天空噴發,黑龍把頭拔出來,咳個沒完。

  打量四周,才過一小會兒,小山已經離自己極遠,也看不見雪龍的蹤影。

  「到底搞什麼……」法貝路希呆呆地說。

  自己想找雪龍,就忽然有一隻出現在面前?是看錯了嗎?

  右翅膀當時立刻把自己扯下懸崖,所以看得並不清楚……那可能是一隻白化症猛瑪象也說不定。

  法貝路希爬起來把土壤與碎植物甩掉。

  「是我夜有所思,導致日有所夢吧?真正的雪龍在這裡會中暑衰竭的。」

  而且法恩泰西說他與雪龍等自己,所以雪龍怎麼可能在這裡?

  該找下一個起飛點了,雖然滑翔龍起飛超麻煩,卻能在天上飛最久,法貝路希甚至開始慶幸這點,因為這大大增加飛回龍之地,甚至是冰雪大陸的成功率。

  他認命地前往下一座岩山。









  「哈哈!這一切啊?」法恩泰西過了一會兒才意識到這個問題的意義,唇上的鬍子被笑容拉得好開,回答道:「這一切,都是法貝路希開始的啊……」

  拜斯訝異地彎腰,以為法恩泰西在開玩笑,「你說你哥哥?法貝路希可不是個書呆子嗎?……好吧,曾經是。不過你才是那個總是找大家玩遊戲的人!」

  「不不,雖然遊樂場是我的主意,但法貝路希的影響如同種子,是參天大樹的來源。你記得我們以前的爬樹活動嗎?」

  「嘿!」拜斯一拍大腿,臉上都是懷念,「當然了,你邀請我的時候,你無法想像我有多開心!不過一放學就得去灰白山丘,晚了就只能在樹下看。」

  法恩泰西還是個少年時,就自製了一系列「翅膀」,將各式各樣的舊毯子剪裁縫合,製成有雙翼的大外套,有幸拿到毯子的孩子可以在樹上的大風中「飛行」,直到他們跳進樹下的雪堆裡。

  「你好像永遠不知疲憊,總是有那麼多遊戲點子,難道你的心中到現在還住著一個孩子嗎?……啊,難怪你還不退休,蓋了一間遊樂場!」

  「那些遊戲不是我發明的,雖然承認很自砸招牌,但那都是法貝路希的功勞!老朋友,你想想看,園區內有什麼?」

  「『飛吧!』」拜斯毫不猶豫提出跳樹遊戲的進化版。

  也就是讓玩家穿上塗了羽毛或龍翼圖案的滑翔翼,用安全索綁住安全背心,站在巨大以法術公式驅動的風扇前方,接著將他們吹上天,放人型風箏。






  某座山上的黑龍再度從懸崖一躍而下,發出不知道是慘叫還是歡呼的花音,飛越看傻的荒野部族或動物,然後因為各種理由而迫降,像是風力不足或雙翼沒配合好。

  傳奇大陸的大地上多了許多龍工隧道。

  法貝路希還掘開了一條河流的分支,遭到裡頭長龍的強烈抗議。







  「還有呢?」法恩泰西鼓勵道。

  「『決鬥吧!』、『吃光光吧!』」拜斯用一言難盡的表情說道。

  這個遊戲基本上會去玩的都是小孩,家長負責圍觀吶喊助威,或是羞恥下場。

  「決鬥吧!」會在玩家的腰上綁一條假尾巴,那條假尾巴堪稱完美,用彈性材料做出骨架,以布料合成肌肉,如果不看那可愛化的無刺橡膠表皮,幾乎可以以假亂真。

  對決中玩家不能使用尾巴以外的地方碰觸對方,這條規定也讓現場的酸痛貼布賣得異常好(對象主要是成人),除此之外,每年還會舉辦大賽,獎品是一條煙燻恐龍尾巴。








  金鐘長龍氣到騰空——此時他的身軀壓得扁平,高速扭動攀風而上,帶起的河水在天空中下起一陣小雨,龍語髒話噴滿天,挺身往黑龍衝去。

  法貝路希嚇得尾巴翹直……感激赤棘龍(與阿古塔斯拳頭)的奉獻,黑龍這次的轉圈尾擊準確打中金鐘長龍,在空中畫出一道超長的波浪符(當然還有慘叫聲),栽回河裡。

  「抱、抱歉啦!」法貝路希喊完,夾著尾巴趕緊跑了。







  「吃光光吧!」的成人玩家意外的比「決鬥吧!」多,大賽與地區美食節同步舉辦。

  也許比起扭屁股,成人們更樂意當個滿臉肉醬的大胃王,而且還能省下餐費,「吃光光吧!」的餐點使用灰白山丘小鎮特有的料理「咧咧派」,這個名稱來自一種形容胸部的古老語言,同時也指料理中大量使用的胸肉。

  咧咧派油切薄的胸肉層層疊起,內夾起司、山羊乳酪、各種香料葉子、獨家秘方,玩家不能使用雙手,嘗試在時限內把跟臉盆一樣大的咧咧派啃光,用時最少而且臉上最乾淨的玩家獲勝。







  又是一次滑翔迫降。

  不過這次法貝路希沒有摔個龍吃屎,一隻巨石陣牛被他的後腿踩進草地裡,沙塵暴噴得老高,牛群四散竄逃。

  一屁股坐在獵物上的黑龍啃住沒能被踩斷氣的牛的角,前後上下左右扯了幾分鐘,終於成功扭斷牛脖子而不是用口水淹死牠。

  法貝路希活動一會兒下顎,看著死翹翹的牛,想起上次與坦圖卡的經歷,忽然覺得好可怕。自己半年前連血都不敢看,剛才卻用飛行獵到食物了!

  這是他第一次降落在獵物上,必須紀念一下!

  於是幾株帶花或帶果的草叢被放到牛屍旁。

  法貝路希滿意地點點頭,用他乾淨整齊的用餐方式開動了。

  吃飽後,舔洗自己的法貝路希在餘光中又看到一抹白色晃過,他嚇得左右打量,只有風吹草動的景象與聲音,大塊白雲的陰影在地面奔跑。







  「大概就這些了。」拜斯說。

  「你確定嗎?」法恩泰西的鬍鬚笑咪咪的。

  拜斯與法恩泰西之間交換好幾個眨眼,最後抱怨道:「你一定要這樣嗎?啊?我已經老了!結果看看你留給我的選擇是什麼?簡直就是逼我回學校!」

  沒錯,扣掉所有不適合老人的設施,他們只剩一個選擇……

  法恩泰西哈哈大笑說:「不管是誰,有常識都玩得起『動物猜猜樂』啦!」

  拜斯氣到鬍子翹起來。他討厭那個遊戲!

  「你最好趕快把新設施搞定,否則我就再也不去了!」








  法貝路希的旅行開始變得陌生,這份陌生與缺少同伴的喧鬧不同,而是他曾經走過的地方越來越少,那些他與安茲塔人經過的區域偏離自己的方向,很快的,不管他再怎麼往四周眺望也沒有看見熟悉的標的物。

  巨精靈的顏料一天天被露水濕氣洗去,黑龍逐漸黑回來。

  往北的想法像一條繃緊的繩索,不停拉扯法貝路希,只要他邁開腿,就能感覺自己腳下的地面化作瀑布往身後衝去。

  荒野趨於平緩,後來幾乎找不到能滑翔的高處,最後一個起飛的懸崖已經消失不見,法貝路希還是沒能在天上滑太久,再度因為右翅膀而迫降(或者說,墜龍)。

  為了尋找可以起飛的地方,法貝路希不得不四處找人問路,不過他與荒野部族語言不通,畢竟不是每個部族都像安茲塔人一樣擅長通用語。觀光客更幫不上忙!

  直到法貝路希找到一個被觀光客拋下的導遊,他是個穿著得體的榮耀民族,衣服邊緣有規律內斂的織布花紋,腳上穿著結實的靴子,皮膚乾乾淨淨,而且一點也不在乎顧客奔向自由(或死亡)。

  他朝黑龍打招呼道:「坦圖卡護佑你,迷路的……還有眼睛過敏的滑翔龍!這裡附近都沒有起飛點啦,你怎麼會選擇在這裡降落呢?想必你不曾來過這裡吧?」

  「我真的很需要起飛趕路,你知道最近的高處在哪裡嗎?」

  「就我所知沒有了,你得去到很遠的城鎮。」

  完蛋,又要入城。法貝路希更加焦急。少了阿古塔斯與安茲塔人的背書,等到自己身上的顏料都掉光,荒地邪龍絕對進不了城……

  「哪個方向的城鎮有我可以爬的山?」

  「山?不不不……」導遊大笑起來,被黑龍的純樸逗樂,「我說的是城鎮中的龍場,龍專屬的交通點!先龍、亞龍、恐龍!——不過恐龍會被射下來就是了。」

  「哇!」法貝路希讚嘆道:「居然有這樣的地方?」

  「最近的龍場在東邊,你可不能再往北啦。」導遊指向東方地平線,「那裡可遠囉,這裡要到鬍子都市那兒可得花好幾天,不過這是我的速度,你應該更快些。」

  「謝謝!」法貝路希決定趁著剛吃飽,用大把力氣來整晚趕路。

  「它們統一在日出時開放,離太陽升起的方向越近的地方越早能使用,所以我推薦東邊。祝你在地面一路順風,起飛後整天逆風,先龍!」

  「再次謝啦!」法貝路希起步跑往東方。








  拜斯差點都忘了這番閒聊的主題。

  「為什麼你說是法貝路希的功勞呢?」

  「在我走路還會跌倒的時候,他就已經是個敢從樹上跳進雪裡的大猴子、敢在市集中亂跑的松鼠……你難道以為我才是發明那些遊戲,然後被其他小孩尊敬地追著跑的人嗎?」

  「明明就是你啊?在我們發現班上的女孩子變漂亮之前,沒有人不愛你的遊戲,但法貝路希一次都沒有來過。我無法想像是他發明的遊戲。」

  法恩泰西臉上沒有失落,反而更加笑盈盈。

  「所以我很努力地舉辦遊戲,隨時等他出現啊。」

  「但我們都知道他還是沒有出現。你當時為什麼不直接邀請他呢?」








  晝夜在你專注或是不經意時流動得特別快速,法貝路希想起以前埃德蒙頓的日子,與自己獨處多麼的自在,安詳的寂寞偶爾用喧鬧點綴就足夠美好。

  夜幕低垂,熄滅燒剩的暮色,成了交響樂的開始訊號。

  地面好像鋪滿一張隱形的大網,昆蟲與小動物的聲音在裡面掙扎呻吟,等到黛絲在夜空中升起,藍色的光芒壓下荒野的聲樂。

  法貝路希在夜空下奔馳,一心想要在顏料落盡之前到達鬍子都市,他用力將翅膀併緊在身體兩側,抬高尾巴免得在顛簸中打到地面。

  黑龍的胸膛肌肉散發濕潤的高溫,裝著石骰的胸袋在彈跳,熱霧的吹襲被龍鼻噴散在冰涼的夜風中,暮光龍的翅膀只仰賴很小一部分的胸肌,大部分的肌肉為前肢服務,龍的四爪踩響名為大地的戰鼓。

  跑步這樣的劇烈運動使龍的體溫進一步升高,但法貝路希好像無所察覺,他昂首飛馳,狹窄但能在高空狂風中呼吸的鼻孔噴出大量熱氣,撐開成能容大量空氣通過的圓筒管狀。

  龍隨著奔跑鼓動的背脊開始變得柔軟,如同獵豹,爪下的踩踏響動從沉悶逐漸轉為清脆,發出答答答的蹄聲。龍打出一聲暢快的響鼻,熱氣揮發像點燃他渾身的白焰,從虛空中拖曳出一道燃燒的痕跡。

  黑暗的大地上偶爾有夜宿的人們,法貝路希依靠嗅覺避開他們,暮光龍的夜視能力並不強大,但只需要一點點月光,眼前的景象就像在陽光下被暮光龍看穿的海面,無所遁形。

  黑龍奔馳的地震有時會在荒野上點燃一道驚恐的火光,旅人們茫然看向聲音傳來的方向,那兒有黑暗飛馳,但他們什麼也看不見。

  黛絲越升越高,荒野上的月光好像也隨著祂的遠去減弱。

  不知疲憊的黑龍跑過黑暗的丘陵線,如果有人能看見他在星空下的黑影,一定會舉起手指說道:「看哪!那兒有隻跑出夢境的夢魘!」

  法貝路希的視野中有半個天空的星空朝他澆灌,像張銀色的大網兜頭罩來,感覺是時光加速了天空的旋轉,星空一股腦消失在視野外的身後。



  「哥哥,你要回家嗎?」拿著家中信件的青少年問道,他還背著短弓,腰上拴著兩隻死兔子,肩上有點融化的雪,手裡正幫剛睡醒的兄弟扣鈕釦。

  比他稍長的青年終於找到單片眼鏡的戴上角度,回答道:「我當然會回去啊,不過我得帶上幾本書。」

  「哥哥,你還沒有找到嗎?」

  「什麼找到不找到的。」法貝路希打了個意識模糊的哈欠。

  「沒關係,我等你。」青少年笑笑地說。

  「嗯,你先去雪橇上等我吧,我拿了書就過去。」



  星空在旋轉,也不知道是它會先翻出早晨,還是黑龍先跑入日出。

  天蠍座高掛天穹,星座紀元仍然在前進,俯瞰所有故事。

  空氣中有了海水的氣味,濛濛遠方地平線矗立一座煙囪林立的都市,後方有粼粼水光連成一線,黑龍於面海的高坡停下腳步,體表散發的熱霧與冰冷的塵霧攪在一起。

  「嘿,哥哥……看看星空。」

  法貝路希突然回頭,燦爛銀河前方的黑暗山丘坐著白色剪影。

  一隻雪龍坐在遙遠的丘陵線上,凝滯不動地看著自己。

  這隻待錯緯度的雪龍長得極度正統,是天鵝龍中的常見小種「漫遊龍」,俗稱的紅色獵手,眼周與嘴部以外的部分為白色,羽毛堆疊出毫無瑕疵的陶瓷感。

  法恩泰西的聲音像顆流星劃過黑龍腦海。

  「我跟雪龍等你。」

  晨光從海面射出,一瞬間的燦金後,雪龍又消失無蹤。








  「雪龍雪龍……」法恩泰西已經與老朋友分別,走在出城的路上,哼著自己遊樂場的主題歌,準備挑選一塊像樣的火腿然後再回家。

  他在尋找商鋪招牌時想起今年收到的信件……他沒有回答拜斯關於自己為什麼不邀請總是不在的法貝路希,那是他的小自私與小天真。

  哥哥既然說了要自己等等,他怎麼可以繼續去敲那扇結凍的窗子呢?

  等到哥哥回來,第一個找的不就是自己嗎?

  這個老人幼稚地暗自得意。







  今日的鬍子都市仍然氣呼呼,工業使它的大部分煙囪冒出的都不是炊煙,顯得很不近人情,這同時也是伊澤亞麥今天(或者說最近)的心情。

  一個把他稱為小蛋的灰毛龍燦陽在馬骨商會落腳了。

  燦陽沒有隨著戰龍航隊返程,因為他不是之中的一員,只是個閒龍,在戰龍們拯救了大部分的安茲塔蛋龍後,燦陽就黏著伊澤亞麥住了下來。

  「蛋蛋……」燦陽呼喚道。

  「已經變成蛋蛋了嗎?啊?」伊澤對著龍大聲,表情扭曲。

  「我覺得我們都需要搞懂面對生命周期結束的感覺。」燦陽不厭其煩地又提起這個老話題,固執得令伊澤亞麥好想一頭撞死自己。

  「不過就是你死了朋友,我死了導師而已?」伊澤亞麥不覺得這有什麼大不了,他也搞不懂龍到底是要勸自己不要生氣,還是想徹底氣死自己去給巴魯做伴。

  「時間遺棄所有事物。我已經有些好起來了,但是你沒有。」燦陽友善地搖搖尾尖,「你瞧瞧,巴魯沒了,而你很生氣。」

  「……我不該生氣嗎?」伊澤亞麥累得眼神空洞,忽然間,他瞪大了眼,鬍子都市的主幹道上有位眼熟的龍急匆匆走過,踩起一陣引發所有人抗議的沙塵。

  「怎麼啦?蛋蛋?」燦陽問道,他也看到那位著急的龍了。哎唷他龍的,那可不是蒙洛門嗎?不對,現在是法貝路希了,就算變成彩色他也聞得出來。

  燦陽覺得有趣的是,伊澤亞麥對黑龍表現出很奇特的注重,連身上散發的氣味也變了,這種狀況在巴魯的情緒劇烈轉換時也發生過。

  伊澤亞麥沒有回答,突然拔腿追上去,燦陽困惑地眨眨眼,緩步跟上。伊澤亞麥即使拔腿狂奔,疾走的黑龍仍然離他越來越遠,車水馬龍之間,伊澤亞麥看見黑龍消失在龍場的方向。

  他喘著大氣停下,肺部痛得要命,氣憤地指著黑龍消失的方向,對身後悠閒走來的燦陽怒道:「那是就是我生氣的原因,好嗎?」

  在風車城成為賭局、說不定還使巴魯接下杜勒嚮導的怪異黑龍,就算顏色變了,伊澤亞麥的記憶力也沒有忘記他的長相!

  「他怎麼惹到你啦?」燦陽歪頭問。

  「那是杜勒曾向巴魯詢問的『黑龍』!」伊澤亞麥不管不顧地扯住燦陽的龍毛,死命地沿著龍前臂爬上去,在四周無聲的注視裡好不容易到頂,他趴到龍背上發出要死的喘氣聲:「……駕!」

  燦陽的語氣忽然喜悅起來,躍躍欲試。

  「噢噢,我知道巴魯這時候會說什麼。」他轉過頭,正臉對著自己的背部,發出霹靂大吼道:「『伊澤亞麥!把你的尊重給我撿起來吞下去——』」

  紅髮矮子被狂風往後吹,咕嚕咕嚕延著龍尾滾下去。










上一章    回資料夾    下一章



  難得貼歌了,我有更新進BGM歌單

  遇上這首歌是一個很美好的巧合(?)

  我本來就癡迷EURIELLE的歌,它們極度接近我的心裡聲音,好像我們來自同一個起源的感覺。這天切回了舊歌單,我發現很久沒更新了,所以我上去找新歌,直接放著聽。

  一般我很專心時是聽不到音樂的(不過我還是需要它們播放),當第一句「Far across the land」唱了出來,我就被它拉過去了。我想了想,還不錯,因為會讓我醒來的歌都是我可以RE到天荒地老的,所以丟進了為龍歌單。

  接下來的一天越聽越有味道,但歌詞其實還是模糊模糊的,我決定去看一下它到底唱了什麼(我一直以為她在唱父親跋涉過土地),然後,這種莫名其妙的巧合真的很奇妙。

  Far across the land
  There I’ll find my home
  If you’ll take my hand
  Guide me as I roam

  Far across the land
  Waiting there for me
  All I ever planned
  Just as I had dreamed

  只是巧合而已,我卻感動得想哭。

  可惜唯一與歌詞不同的是,沒有誰牽法貝路希的手。

  我們都希望那個誰是坦圖卡,我知道,但是在小說中沒有。


我覺得這章應該是可以了
雖然好像還是差了那麼一點點點........???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84977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西幻|為龍DreamComesDragon|台灣|冒險|恐龍||小說|穿越|媻極亞

留言共 3 篇留言

亞空
阿塔老媽 這裡有人棄養一隻大黑 你可不可以先回來接一下

這是對天生就會飛的翅膀
以後大黑不想飛也不行了

炸彈估計已經拆完了,大黑你要做的呢
就是有沒有看到那一艘最大最多砲口最多奇怪的人的軍艦,一頭撞下去就對了

所以到底是看到了雪龍還是看到了啥奇觀現象呢OHO

是一個魔法遊樂場
思考未來某天法貝路希會不會再親自到荒地大陸一趟

每舉辦一次大賽,就有一條恐龍尾巴遭到煙燻

這樣一段對前因後果的跳躍穿插感覺真好
但這好像是準備大結局的標配啊!?

不過基本上已經確定大黑的記憶有錯亂
是在成為大黑前發生的還是成為大黑後才發生的

啊 原來雪龍也是星座啊W

啊呀 這也太剛好了吧,竟然是這座小鎮嗎

沒有龍/人會對大黑伸出爪/手,畢竟他的家就不在這不是嗎
真正該陪著大坦的大蒙已經不見了

好吧阿塔老媽還是犧牲你好了(被尾巴拍)

07-15 14:56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主角一落單馬上變孤兒笑死,什麼奇怪的設定wwwwww
離龍之地越來越近囉,還有作者的墳墓(??????

就是看到雪龍沒錯(?

阿不是魔法啦,有法術公式設施,魔法在安全上有疑慮,安檢會不合格XD
沒錯! 一整條的恐龍尾巴,可以吃上整個冬天,大到占滿整個雪橇!

感覺很好嗎(捧心)
說是大結局也快了沒錯? 第三集要完結啦?
媽的人真的越來越少XDDDDDDD

鬍子都市不是小鎮啦>< 是工業都市還有巨大港口~
可惜沒時間逛街,黑龍整天待在野外,沒機會寫觀光

坦圖卡哭喔07-16 02:06
嵐楓
破壞人家河流又甩人家一尾落跑
法貝路希也太機車XD
右翅:我晚點幫你懲罰他

哇!伊澤直接把龍當馬騎
欠轟下去阿XD 換做其他龍他可能已經掛了!?><

07-15 15:31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意外,一切都是意外XDDD

換成其它龍他大概不會爬上去因為不熟XDDD
他平常不犯蠢的時候還是很專業的07-16 02:17
夜風颯
嗨~獻上遲來的按爪

弟控龍王!這裡有一位孤單寂寞覺得冷的黑龍,快去看他rr(x)

怎麼覺得大黑說“討厭”的語氣聽起來像一位鬧脾氣的女友(x)

翅膀:白X,這裡要左轉!
大黑:你才白X!這裡要右轉才對
大黑都更計畫穩定執行中(x)

這遊樂園...似乎牽涉到法貝露西變成龍的原因
還有我覺得如果我去參加"吃光光”,應該可以穩拿第一 (x)

燦陽:蛋蛋!你媽媽(巴魯)沒教過你,騎別人之前要先用鯨魚肉收買嗎!? (x)

07-16 21:32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嘿! 爪爪嗨FIVE!

討...討厭><
我其實也不知道為什麼這角色寫到最後有點娘娘的(X)
我想我對於可愛的定義有些扭曲(XXXX)

不如說是開荒計畫,野外開發哈哈哈(?
然後我寫到最後來發現遊樂場會被誤會成某種未成年禁止進入的地方
我真的應該寫遊樂園.....為什麼我沒想到
大概是因為規模沒到遊樂園那麼大?

有機會大家聚會可以玩看看哈哈哈哈
然後那個咧咧派是我真的做過的東西,老實說我不曉得我怎麼做的.....

蛋蛋一叫恆久遠XDDDDDDDD07-17 02:3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0喜歡★hachiken102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illustbuy商店... 後一篇:[達人專欄] 《為龍3:...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BHHBkiki1196
听話ㄖ窩拷邱秦ㄌii坊里u好糠累ㄌ1直水ㄇu館習窩ㄓ到泥家住那里ㄖ月光reurl.cc/EzmOdk看更多我要大聲說8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