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魔法少女小裕 第二季 第一篇

作者:可可羅│魔法紀錄 魔法少女小圓外傳│2020-07-14 10:36:48│巴幣:1,002│人氣:269

名為Chara Dreemurr的神濱中央學園轉學生,今天是她準備離開學校的日子,她脫下了穿了一整個學期的制服,換上了以前綠色條紋衣和皮革短褲的樣子。
「看起來妳還是很容易回想以前的自己嘛,不過經歷了這一個學期,我們經歷了不少事情呢,幫助槍兵團他們,結果槍兵團現在犧牲了一半的決鬥者。」名為秋元翔音的同學與她的室友Chara道別,但Chara正在照著鏡子裡的自己。
「沒關係的,我……是絕對不會輕易放棄的……」Chara說著,並準備收拾行李。
「如果妳情緒不太穩定,或許妳可以找艾格特他們協助,妳並沒有離開哥爾迪陣營喔!」翔音說著:「有關裕子的事情,就別放在心上了。」
「我知道,我就要回家了,或許這個世界不需要我協助……」Chara提著手提箱說著:「妳們可以的話,可以來地球1809玩玩,尤其是我家。」
「蘑菇王國真的是妳說的這麼有趣嗎?」翔音問著。
「我無論如何都想見到Frisk一面呢,他是個好孩子,雖然他有時候會發脾氣。」Chara說著:「還有Asriel,他是我的好兄長,無論如何都對我很好。」
說到這裡,有人似乎在敲門,Chara知道待在這裡的時間已經不多了,他離開了宿舍的房間了……

偶像異聞錄外傳:
魔法少女小裕☆決鬥
第二季開始了


【在一輛藍色的轎車上】
「沒想到妳居然會把目標中川裕子的注意力轉移,不過妳害她犧牲了啊?」正在駕駛的金髮女性,名叫菲特‧泰絲塔蘿莎‧哈拉溫的女駕駛說著。
「嗯嗯……」Chara不想說任何一句話。
「不過我們總算得到結論了,有關於這一切、這個世界是由什麼去組成的,我想海馬瀨人留下的線索一定會找到答案的。」坐在菲特旁邊,名叫八神疾風的短髮女子說著。
「我們最後還是要去看瀨人的實驗室嗎?」Chara問著。
「我們還是要去看奈葉指揮官,因為我們趕來維納斯之戰的時候,小圓她們有提到,奈葉被海馬瀨人的『歐貝利斯克的巨神兵』打傷。」疾風說著:「或許在妳們的世界,天神回歸戰鬥或許是一道曙光,但是……這項行為在這裡的士族會議是非常不允許的。」
「真的嗎,那個時候女神朱莉使用『太陽神的翼神龍』把我徹底改過自新……」Chara說著:「真的有人會害怕這種力量的嗎?」
「我和疾風提督討論過了,果然還是沒有辦法去原諒海馬瀨人,但是這個時間線上,沒有任何一個決鬥者能成功駕馭三幻神過去。」菲特說著:「而妳的時間線出現了兩組三幻神,一組是專門用來當作法老記憶的鑰匙,而另一組則是光之世界的三位領導女神持有。」
「六個神器當作鑰匙打開審判之門,當審判之日降臨,便是以萬物淨化之時……」Chara說著:「不過可疑的就是加拉斯世界,他們不屬於我的時間線上的任何一個異世界,既然如此,審判之日究竟有什麼關聯呢?」
「我想妳要自已去尋找這個答案……」菲特說著:「不過妳身體承受的了嗎?」
「要是審判之日波及到Frisk和Asriel,蘑菇王國會是第一個犧牲地……」Chara說著。

{第一篇 魔法界的三把鑰匙}


【里見綜合醫院】
「是奈葉啊,妳已經好多了吧。」疾風見到奈葉高興地說著:「很高興我們三個又能團聚在一起了呢!」
「我在醫院的研究中發現了這個東西,這個世界的物質,必須遵守的物理法則和原來世界的完全是不同的數值,造成了決鬥必須賭上性命的原因。」奈葉拿起筆記型電腦說著:「原來世界的決鬥盤驅動的超鈾化銅電池,這是決鬥盤所使用的氧化金屬電池,他們的造價非常昂貴,製作者必須要從海馬集團購買決鬥石才能製作,雖然說這是決鬥者的石油,但是海馬集團卻擅自飆漲價格。」
「可是我的決鬥盤是由氯化鋅電池所組成的,海馬的決鬥盤造價太昂貴了。」Chara說著。
「妳知道氧化金屬可以分離出電力,但是妳知道它們的組成最像什麼物質嗎?」疾風問著:「大概是因為製造廠商的差異,人們都不斷地想把氧化金屬當成人工魔法石來製造,如今科技的進步,那些好萊烏的魔法就跟魔術沒兩樣。」
「這個我有學到,煉金術的確是化學的先驅,但是它們又不是什麼怪力亂神了啊?」Chara說著,但似乎想起了什麼:「等一下,萬一奧雷卡爾克斯也是氧化金屬呢?」
「沒錯,煉金術的確就是為了合成奧雷卡爾克斯,雖然沒有成功的案例,許多科學家之間也產生了弊端……」奈葉說著:「他們沒有足夠的知識,但是如果,他們早就達到文明的先驅了呢?」
「你說這個世界的文明嗎?」Chara問著。
「的確有一個很可疑的地方,我們試著找出這世界有關原來世界的傳奇故事,包括那失傳已久的『無限神器』,都在這個世界毫無分文。」疾風說著:「但是他們有著我們無法掌握的『超越者』傳說,我們至少可以找到什麼?」
「唯一相似的就只有法老對抗惡神佐克的傳說……」Chara喃喃自語的說著,但是三位指揮官突然發現了什麼?
就是這個,神官之戰後的分歧點!」菲特說著:「那中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因為神器不但是七個千年神器的製造工具,還是審判之日的里程碑。」
「(看來這就是為什麼她們要去破解我所居住的世界?我必須找出線索,就因為我是唯一的關鍵嗎?)」Chara想著:「(但是我真的想不起來我周遭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Chara,看來妳好像累壞了許多。」奈葉說著。
「不然我們去看看瀨人的實驗室吧?」Chara坐上了轎車,告訴她們瀨人的實驗室在工匠區,她們就出發前往那裡。


【工匠區,海馬的實驗室】
地上都是滿滿的文字,似乎是用石灰粉畫下來的。
『因為我懂的』『黑暗的少女是』『創世和破壞之神』海馬的地板上寫了這些文字。
「看來他想和我們玩猜謎呢,但他究竟要傳達什麼呢?」菲特說著。
疾風在撲克牌桌上看到了三張用文字寫出來的撲克牌。
『勇者將會重置』『守護這被詛咒的牌局』『已經贏得了第一場遊戲』
並且這些牌都有按照順序排放。
「瀨人穿越時空的時候都做些什麼呢?他就是靠這個回到原來的世界的啊?」Chara看著次元穿梭機,但原本啟動的神器變成了一個巨大的骰子。
『牌局會重新開始』『莊家一定會輸的』『只是純粹逃過了一劫』
這三個訊息分別在骰子的第四點、第五點和第六點對面,除此之外都沒有找到什麼線索了。
「這似乎是一首白話文新詩,清朝推翻之後的不久,1987年胡適主導了白話文運動,完全無視所有歷代詩人要遵守的押韻和排句。」疾風這時說著。
「他是要跟我們表達什麼呢?『因為我懂的,黑暗的少女是,創世和破壞之神』,如果他所說的黑暗的少女……」菲特問著。
「那一定是我,不過說起來這很矛盾,我怎麼看都不像是Ness他們的敵人。」Chara說著。
「怎麼辦?難道要無視他的警告回去嗎?」Chara覺得有不祥的預感要發生。
「他桌上的博弈工具還真多啊,我想我們應該玩一下撲克牌的。」奈葉說著。
「別忘記這個世界的物理特性是不一樣的,使用任何桌上遊戲都會支付生命。」疾風警告奈葉,但是Chara似乎想到了什麼?


「我突然想到了一件事,各位,如果你們兩張牌選一張牌,那你保證你的決定嗎?」Chara說著:「如果機率就代表著帶來希望的力量,那麼帶來絕望的力量,不就是賠率了嗎?」
「妳的意思是說,這個世界會做出的決定,背後一定有某種能量支持著嗎?」菲特問著。
「而我正好認識一位精通機率學的朋友,但我們已經不再是了……」Chara說著:「妳知道抽到『被封印的艾克佐迪亞』的機率有多渺小,那種能跟那種力量抵抗的是希望。」
「如果妳的說法成立,那麼對付創世和破壞之神的14,000,605分之一的機率……」奈葉說到一半,似乎發現了什麼?
Chara正在把手機開機,她正準備打電話給秋元翔音。
只要輸了就會賠上性命,那幾乎就等於死了一樣,但是這個世界,是有贏家和輸家的,每個人的決定都有辦法造就一切希望,輸了,根本就是不可能的,就算有好幾百萬種可能性,終究還是會流向勝利才對。」Chara說著,並且打電話給了翔音。
「框啷!!」一道綠色的金屬長矛刺穿了次元穿梭機,大家抬頭一看。
「喂,是Dreemurr同學嗎?我在這裡等妳很久了,我就知道妳對這個世界還有一絲憧憬,不過呢……」樓頂上的魔法少女,秋元翔音坐在破洞邊緣,跳了下來,「妳們很想破解這個世界,其實我早就注意到了,過去我沒辦法幫助妳們,現在就是我彌補的時候。」


這時她撿起地上的骰子,然後拿起撲克牌。
「妳知道每個骰子對立的那一面,其實兩邊的點數總和就是七嗎?正好這個骰子沒有第一點到第三點,也就是這個訊息的順序,正好每個骰子的第一點數到第三點,處於逆時針的狀況,因為逆時針的骰子機率比較公平,正好就對應到了妳們讀到的訊息,就是倒過來的。」翔音說著:「創世和破壞之神,已經贏得了第一場遊戲,只是純粹逃過了一劫。
翔音把地板、撲克牌和骰子的訊息重新排列一遍。
「也就是說,我們如果現在回去的話,原來的世界會毀滅?」疾風說著。
黑暗的少女是,守護這被詛咒的牌局,莊家一定會輸的。」翔音讀出第二條訊息。
「我不能回去,我現在還有未完成的任務要做,奈葉前輩,可以和妳商量一下嗎?」Chara說著。
因為我懂的,勇者將會重置,牌局將會重新開始。」翔音讀出最後一條訊息。
「至於最後那段我不太清楚是什麼意思……」疾風滿腦疑問的說著。
「RESET,有人會用這股力量來讓,創世和破壞之神的一切歸零。」Chara說著:「這樣我們就不必擔心我們會兩者皆敗的狀況了。」
「怎麼說?」翔音問著,她雖然解讀了詩句,但是她還是搞不太清楚審判之日的事情。


「我有一個約定的男孩,他叫Frisk,我當初離開他就是因為我成為了魔法少女……」Chara說著:「如果用他的力量來RESET審判之日,或許就是轉機。」
「其實我有找到更好的東西給你們看。」翔音說著,並拿起一封邀請函:「這封邀請函是美玉小姐給我的,她說這封信只能給妳看。」
「那個調整屋……我們已經打壞她的關係了,她不但是調整神濱市魔法少女的女人……」Chara說著:「要是繼續待在神濱市裡,遲早都會成為Magius之翼的手下的。」
「我有榊遊矢他們保護著,我是絕對不會成為敵軍的手下的。」翔音說著。
「妳應該知道有多少的決鬥者為我們犧牲一切?但是他們始終力量不及加拉斯的將軍,澤度真吾也犧牲了……」Chara說著:「要是今天賭上性命為我們作戰的人失去了,那將會是我們做為賭上性命啊!」
「我知道……最近我發現學校裡的深月同學不和我說話了,自從期末考之後就打算不參加結業式了。」翔音似乎想要表達什麼?
「菲莉西亞……最近在艾格特那邊沒有看到她了,雖然我不太想追求真相……」Chara說著,但是疾風似乎覺得不太對勁。
「如果發生這種事情,我想妳還是去看看深月兄妹他們之間發生了什麼事。」疾風說著。
「但是Chara已經不能當神濱市的魔法少女了……」翔音說著。
「可以的,我會再幫忙她到別的學校就讀的,我知道有一個唐軍無法擴展勢力的範圍,就算沒有槍兵團你們的協助,她還是可以唸書的。」奈葉說著。
「真的嗎?我可以繼續調查這個世界,我覺得體力會吃不消……」Chara問著。
「不過你要小心,『大東學院』以前是唐軍的調整屋就讀的學校,她們因為某種原因,可以說她們把八雲美玉視為偶像。」菲特說著。
「我跟死調整屋就讀同一間學校嗎?」Chara問著。
「不會的,八雲美玉已經轉學了,她正在『音乃木坂』就讀呢。」疾風說著。
「就是那些派來刺殺我的刺客,所指示的偶像的學校嗎?」Chara問著。
「Dreemurr同學,妳不用擔心了,有我在,我想一定不會讓別人再粉碎妳的希望的。」翔音說著:「所以有什麼問題,妳可以聯絡我,我們一定是永遠的朋友的。」
「秋元同學……」Chara抱住了翔音,「妳是個很幸福的魔法少女,妳一定要好好活下去啊!」
「看樣子中川同學的事讓妳打擊很大呢。」翔音說著,之後她看著時空管理局的魔導師送走Chara。


Chara坐在轎車上看著天空,有好幾棟大型建築物,上面都是一群被稱作『偶像』的少女們宣傳行銷的廣告,她覺得自己在背後幫助她們,但似乎沒有得到她們的回報。
在這個時候,一艘用招財貓咪作為氣球本體的熱氣球在上空飛行著,Chara一看,似乎有兩位穿著白色盜賊裝的人。
這個時候轎車已經開往神濱市公路上了,Chara發現他們似乎正在跟隨著奈葉等人的車子。
「我記得Frisk家裡有在播錄影帶,他們有卡通片《精靈寶可夢動畫版》的一部份集數。」Chara說著:「火箭隊就是載著熱氣球升空,然後到處抓寶可夢搶劫。」
「那也是核心地球的鑰匙世界之一啊,很特別的是,這是唯一獨立不受其他世界的精靈之力影響,他們有自己的魔獸,而且他們把魔獸的能力發展成文明呢!」疾風說著。

【火箭隊的熱氣球上】
「所以為什麼坂木老大要我們遠離小鬼頭他們啊?那隻皮卡丘明明就潛力很強啊!」名叫小次郎的火箭隊手下看著神濱市下方說著。
「也對,不過可以實現任何願望的丘比可是比皮卡丘強很多呢!」名叫武藏的火箭隊女幹部說著:「雖然老大說不要去接近丘比,但是這個世界的魔法少女的力量可以大大提升火箭隊的實力呢!」
「就是這樣,我們要侵占Magius隊的基地,然後把她們抓起來,然後給貓金幣喵!」一隻會說話的全國圖鑑編號052號寶可夢說著。
「說起來老大說小鬼頭的前世是黑暗邪神佐克,那些都是……」武藏問著。
「他只不過是推一個想讓我們轉移注意的目標而已,小鬼頭根本沒辦法碰核心世界的千年神器吧?」小次郎說著。
「快要到了喵!」會說話的喵喵說著。
「是火箭隊。」「他們來搶。」「寶可夢嗎?」這時三位黑羽毛說著。
「果然就是她們,要多留一些活口啊!」會說話的喵喵說著。


三位裝備決鬥盤的黑羽毛擋住了去路。
武藏派出了寶可夢謎擬Q,小次郎派出了寶可夢好壞星,喵喵上陣了。
「謎擬Q,使出暗影球。」謎擬Q用咒怨的波動攻擊黑羽毛B,效果十分顯著,黑羽毛B的防禦力下降了許多。
「看我的咬住!」喵喵咬向黑羽毛C,黑羽毛C失去一次的行動力。
「好壞星,使出尖刺加農砲。」好壞星用爆炸的尖刺攻擊黑羽毛A,黑羽毛A被命中3次攻擊。
「不可原諒,召喚『皇道戰士』皇道裂盔斬!」黑羽毛B召喚了精靈怪獸,精靈怪獸的斬擊攻擊喵喵,喵喵受到了嚴重的傷害。
「不可原諒!!」黑羽毛A突然拿出衝鋒槍攻擊謎擬Q,但是對謎擬Q沒有作用,武藏驚嚇的閃躲了攻擊,可以趁機在進行一次行動了。
「不可原諒,貝荷伊姆!」黑羽毛A使用了治療咒語,治癒的光芒照耀著黑羽毛B,黑羽毛B的HP回復至全滿。
黑羽毛C因為身體受傷無法行動,不過她站了起來……
「謎擬Q,使出嬉鬧!」謎擬Q使用祝福的架式攻擊黑羽毛A,效果十分顯著,黑羽毛A的攻擊下降了許多。
「看我的亂抓!」喵喵攻擊了黑羽毛B,黑羽毛B受到了一些傷害。
「好壞星,使出汙泥炸彈!」好壞星使用咒怨的炸彈攻擊黑羽毛B,效果十分顯著,黑羽毛B暫時倒了下來。
「不可原諒,召喚『聖刻神龍—九柱神』聖刻火焰吐息!」黑羽毛A召喚了精靈怪獸,火焰的吐息攻擊火箭隊三人組的寶可夢。
謎擬Q、好壞星和喵喵暫時撐住了攻擊。
「不可原諒……」黑羽毛C使用反擊的架式。
「謎擬Q,使出嬉鬧!」謎擬Q用祝福的架式攻擊黑羽毛B,黑羽毛B暫時倒在了地上。
喵喵在一旁看著好戲著。
「好壞星,見識一下我們的羈絆,這是貫徹愛與真實的邪惡,『黑洞吞噬萬物滅』!」小次郎比出了Z招式的姿勢,好壞星用黑洞攻擊黑羽毛C,黑羽毛C暫時倒在了地上。
成功架柱黑羽毛一行人,火箭隊得到450點經驗值和6000日圓的金錢。
謎擬Q的LOVE提升了,好壞星的LOVE提升了。
喵喵的LOVE提升了,但是喵喵放棄學習刺耳聲


【大東學園,教室中】
「真的要穿這麼華麗的衣服去上下一學期的課嗎?」Chara穿著黑色的水手服,被稱作大東學園制服的樣子說著。
「放心吧,要是有人真的仗著美玉的名聲欺負妳,妳就打電話給中央區的翔音吧!」奈業說著:「是說我們已經沒機會跟妳進行聯繫了,我們等一下還要去處理一件S級災難呢。」
「沒關係的,我想我可以看著窗外不要聽老師講國語課。」Chara說著。
「妳們寫好了轉學的申請表了啊?」這時一位老先生走過來說著:「聽說這位同學在上一間學校的表現還好,只不過國文實在太差了。」
「我希望貴校能收我這樣的孩子當學生,因為我有一個在神濱市想活下去的理由,請讓我待在這裡。」Chara鞠躬說著。
「好吧,但是現在才剛進入暑假,我不確定你會遇上哪位同班同學。」老先生說著:「正好我的F班有空缺,不過……」
「沒關係的,你儘管嚴厲的對我,我都沒問題的。」Chara說著。
「不是妳的問題,是我收了很多有殺人前科的同學,我怕你會受傷害。」老先生說著。
「是什麼樣的學生呢?」這時疾風問著老師。
「本來警察可以將她們送往少年感化院的,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公關就強迫我要收留她們,那位叫做『朝霧彩』的前科女子,因為殺人無法留下證據,所以就派來了這裡。」老師說著。
說到這裡,疾風把眼神轉向Chara。
「我想你應該知道魔法界的三把鑰匙的謎題,我希望你去解開無限神器變成三位妖精的故事,這三位妖精,在這個世界的歷史還是處於謎題。」疾風說著。
「嗯,我知道了。」Chara說著。


【在大東區的路上】
「菲特她們建議我去買自己的住宿用品,不知道那邊會不會有什麼好康的。」Chara穿著大東學園的制服,走在路上說著。
「你聽說了嗎,八雲學姐要辦亞洲青少年傑這件事嗎?」「嗯嗯聽說了,據說是為了安撫那些失去維納斯偶像的民眾的心。」這時穿著同樣是Chara制服的兩位女生說著。
「說到這個,我還沒看死調整屋給我的信呢!」Chara看著八雲美玉的信,並撕下信封看了一下,似乎是某種類似星光票卡的通行證。
「這個是……」Chara看著票卡,然後有位黑色長髮的女生走了過來。
「火車就要過去了。」長髮的女生看著手中的智慧型手機說著。
「知道了。」Chara後退了幾步,火車鐵軌上的柵欄放了下來。
「妳也是讀大東的嗎?」長髮的女生說著,但是Chara看了她的雙手,似乎沒有戒指類的飾品在上面。
「我是從中央學園轉來的……」Chara說著。
「是下學期要進入F班的嗎?」長髮女生說著:「我勸你不要和朝霧彩有太多感情。」
「怎麼可能會和連續殺人犯有感情呢?」Chara說著。
火車過去了,Chara的頭髮和裙子飄逸著。
「因為她會把妳拖到鐵軌上,就算妳把『靈魂寶石』放到鐵軌外,妳的身體早就死了。」長髮女生看著Chara,但是,她不是魔法少女,怎麼可能知道靈魂寶石的資訊。
「(對方一直看著收手機,居然知道靈魂寶石的資訊?)」Chara想著。
「我勸妳別再跟任何一位同學有瓜葛糾結,絕對不能知道同學的名字。」長髮少女說著。
「怎麼說?」Chara說著,但是長髮少女拿著一個蛋形狀的機器,似乎像電子雞。
「(那個蛋形狀的機械,波動和靈魂寶石相似許多?)」Chara感應到了什麼東西?


「嘿嘿,妳逃不掉了。」這時名叫武臟的女性盜賊,用機械手臂抓住Chara。
「嗯啊啊啊,妳想做什麼,放開我!」Chara大聲叫著。
「果然是你們嗎?幫助坂木先生的一群同夥,火箭隊……」長髮女子說著。
既然妳誠心誠意的發問了。」武藏說著。
那我們就大發慈悲的告訴妳。」小次郎說著。
為了防止世界被破壞。」武藏說著。
為了守護世界的和平。」小次郎說著。
貫徹愛與真實的邪惡。」武藏說著。
可愛又迷人的反派角色。」小次郎說著。
武藏!」「小次郎!
穿梭在銀河之間的火箭隊二人組。」武藏說著。
白洞,白色的明天正在等著我們。」小次郎說著。
就是這樣喵!」喵喵出來說著。
謎擬Q和好壞星發出了叫聲。
「妳們是……傳說中的火箭隊二人組,一直追著會RESET暴力指數的皮卡丘?」Chara似乎認出她們來了,「拜託別抓我好不好,你們是我的偶像耶!」
「哼,你們正好就是法唯他想要追捕的對象,我會把你們的頭顱帶去見法唯。」長髮少女說著,之後她變成和毬子彩花很相似的魔法少女服裝,帶著雙馬尾。
「別殺了她們。」Chara驚訝地說著。
「看吧,就說她也很樂在其中啊,乾脆拿著她的靈魂寶石獻給老大好了!」武藏說著。
「法唯一定很想要你們的首級,決鬥吧!」這時長髮少女突然從包包拿出了決鬥盤。
這個決鬥盤是由平板電腦所製作的,跟Chara原本世界的決鬥盤不一樣的是,不但可以自動計算生命值,還能像手機一樣通訊,可是戰鬥的損傷就像黑暗決鬥一樣。
「武藏、小次郎!她真的要殺你們,這不是寶可夢對戰!」Chara大喊著,不過武藏和小次郎沒有聽進去。
「那麼小次郎你就先去對付這個女的,她似乎是法唯系統的魔法少女呢!」武藏說著。
「我知道寶可夢對戰的損失是什麼,但一般都是寶可夢的貨幣才對。」Chara說著:「在這個世界的決鬥是要賭命的。」
「我知道,我又不是第一次玩戰鬥怪獸卡。」小次郎說著,他拿出了由高級精靈球做成的決鬥盤,上面顯示著計算生命值和操作按鈕。
「你們不使用寶可夢嗎?」Chara問著。
「妳就是叫作『結城純子』的小丫頭吧?」小次郎說著:「那我就看看你有什麼目的?」
「我會找到殺了你們的方法的。」名叫結城的少女說著,之後她突然變身,變成魔術師魔法少女的樣子。
「決鬥!!!」

純子 LP 4000 小次郎 LP 4000


「那我就大發慈悲的先攻了。」小次郎先攻,「我要派出這隻寶可夢,『鐵皮金魚』!」
『鐵皮金魚』 攻擊 800 守備 2000
水屬性,機械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由於『鐵皮金魚』的特性,我可以讓手中的『勝利毒蛇 XX03』放置到戰鬥區域上。」小次郎召喚了一台戰鬥機,但是似乎沒有騎在上面。
『勝利毒蛇 XX03』 攻擊 1200 守備 1000
光屬性,機械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4。
「我要將等級4的基本寶可夢『鐵皮金魚』『勝利毒蛇 XX03』進行超級進化,卡洛斯的傳說,當寶可夢和人類的羈絆,發揮到最強大之時,就是進化的超級極限,超量召喚!階級4,『No.39 希望皇霍普』!」小次郎似乎召喚了很奇怪的超量怪獸。
『No.39 希望皇霍普』 攻擊 2500 守備 2000
光屬性,戰士族,超量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等一下,你那張『No.39 希望皇霍普』是從哪裡得到的?」Chara問著旁邊的武藏。
「那不是光石集團的財產嗎?」武藏問著,Chara突然覺得不太對勁。
但是有一個時間線,光石集團和星光學園的確有設計No卡片,Chara很重要的人在那個世界生活著,這讓Chara感到驚訝。
「等一下,結城同學,不能和他們戰鬥!」Chara說著,但是小次郎的回合還沒有結束。
「發動裝備魔法『月鏡之盾』,只要我的『No.39 希望皇霍普』持有這個裝備,任何寶可夢的攻擊都無法突破!」小次郎裝備了看似很無敵的裝備魔法。
「結束這一回合,但說實在的我想要用小丫頭的支援者卡啊,她能抽滿6張手牌啊!」小次郎結束這一回合,不過從他的手牌看出,他是一個盡量少用資源的人。
「我的回合,抽牌!」純子有六張手牌。
「發動魔法卡『闇之誘惑』,從手牌抽出兩張卡,並將手牌一張『幻影騎士團 佈塵袍』除外。」純子有六張手牌,「我從手牌通常召喚,『幻影騎士團 襤手套』!」
『幻影騎士團 襤手套』 攻擊 1000 守備 500
闇屬性,戰士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由於我成功召喚等級3的怪獸,可以從手牌特殊召喚,『影無茶騎士』!」純子特殊召喚了怪獸。
『影無茶騎士』 攻擊 0 防禦 0
闇屬性,戰士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2。
「由於我方場上有『幻影騎士團』怪獸存在的場合,可以從手牌特殊召喚,『幻影騎士團 寂靜靴』!」純子似乎在準備什麼?
『幻影騎士團 寂靜靴』 攻擊 200 守備 1200
闇屬性,戰士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4。
「召喚條件確認,召喚條件為闇屬性怪獸兩體以上,我要將『幻影騎士團 襤手套』『影無茶騎士』『幻影騎士團 寂靜靴』設置連結標記,這可是法唯給我的力量,我絕對不會因此背叛他,連結召喚!LINK-3,『幻影騎士團 銹蝕月刃斧』!」純子連結召喚了怪獸了,小次郎覺得有點驚訝。
『幻影騎士團 銹蝕月刃斧』 攻擊 2100 連結 ↙↘→
闇屬性,戰士族,連結怪獸,在額外怪獸格1。
「發動『幻影騎士團 銹蝕月刃斧』的效果,將『幻影騎士團 碎裂鎧』送入墓地發動,我要將一張『幻影騎士團 影墮』放置在魔法陷阱區覆蓋。」純子似乎在準備什麼?
「墓地裡的『幻影騎士團 襤手套』發動了,將牌組一張『幻影霧劍』送入墓地,然後同樣是墓地的『幻影騎士團 寂靜靴』發動了,將牌組一張『RUM—幻影騎士團進擊』加入手牌!」純子說著,這時Chara非常的驚訝。
「那張卡,是我之前用黑暗力量使用過的?」Chara說著。
「覆蓋上四張卡片,現在我方場上有五張覆蓋的魔法、陷阱卡,我的回合結束了!」純子打算把所有的手牌覆蓋,結束這一回合。


「哼哈哈哈,過然是召喚不出來攻擊力較高的寶可夢,不過你就慢慢的讓我把獎勵卡抽光吧!」小次郎說著:「我的回合,抽一張牌!」
小次郎有三張手牌,似乎正在高興著。
「我從手牌將一隻基本寶可夢,『王之不列顛號』放置到備戰區上!」小次郎通常召喚了怪獸,並騎在戰機怪獸的駕駛艙上!
『王之不列顛號』 攻擊 1200 守備 800
光屬性,機械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4。
「發動魔法卡『力量』,我要將『幻影騎士團 銹蝕月刃斧』的攻擊力一半吸收到我方的『王之不列顛號』上,終極吸取!
『幻影騎士團 銹蝕月刃斧』 攻擊 1050 連結 ↙↘→
『王之不列顛號』 攻擊 2250 守備 800
白洞,白色的明天正在等著我們!
「寶可夢對戰!『No.39 希望皇霍普』,對『幻影騎士團 銹蝕月刃斧』使出聖劍!裝備魔法『月鏡之盾』的效果發動了,這隻寶可夢僅能對玩家造成100點傷害……」小次郎說著,但是被Chara打斷了。
「等一下,你要先注意對方的後台卡片啊!」Chara說著。
「翻開陷阱卡,『幻影騎士團 影墮』三張,每一張的陷阱卡都會提升『幻影騎士團 銹蝕月刃斧』的攻擊力300點,攻擊力總共是1950點。」純子打開了陷阱卡,提升銹蝕月刃斧的攻擊力。
「但是因為『月鏡之盾』的效果得在連鎖串處理,『No.39 希望皇霍普』攻擊力緩和到2050點,攻擊力還是比較大呢,這個時候就得用到『誠實』的效果,將這張卡捨棄,攻擊力上升到4900點,上吧,使出聖劍!」小次郎使用一連串的恐怖的攻擊。
『幻影騎士團 銹蝕月刃斧』 攻擊 1950 連結 ↙↘→
『No.39 希望皇霍普』 攻擊 4900 守備 2000
我的寶可夢是無敵的,沒人能擋!
「BOOM!」銹蝕月刃斧還是被戰鬥破壞了,純子的LP從4000降到1050點,似乎腹部被劍刺傷,然而純子卻站在小次郎面前。
「然後我的『王之不列顛號』,對純子使出飛彈針!」小次郎按下了火力開關,打算用軍火攻擊純子。
「這個時候『幻影騎士團 影墮』的真正效果觸發了,這三張卡變成怪獸卡守備表示特殊召喚,被離場的時候除外!」純子發動了陷阱怪獸的真正效果了。
『幻影騎士團 影墮』x3 攻擊 0 守備 300
闇屬性,戰士族,陷阱怪獸,在主要怪獸格2、3、4。
「繼續對戰,『王之不列顛號』,攻擊『幻影騎士團 影墮』一隻!」小次郎用飛彈打敗了一隻影墮,「『王之不列顛號』的效果發動了,破壞場上最右邊的蓋卡!」
「BOOM!」陷阱卡迷之風被破壞了,但是純子似乎在想什麼?
「結束這一回合,這時候兩體怪獸的攻擊力恢復原狀,現在你終於知道火箭隊的作風了吧?」小次郎說著,但是Chara脫離機械手臂,狠狠地給小次郎一拳,似乎是在警告他。
「你這個白癡,對方的目的就是要湊齊陷阱怪獸,她是來召喚次元之龍的!」Chara生氣的說著,純子表示居然有人能看穿她的戰術。
「想不到你居然看穿我的戰術,那也就到此為止了。」純子說著。


「我的回合,抽牌!」純子有一張手牌。
「我要將兩體等級4的『幻影騎士團 影墮』進行疊放,構築唐詩網路,如日月恒升,若鸞鳳葳蕤,人才自朽下,棄去亦其宜,超量召喚!階級4,『黑暗反逆超量龍』!」純子用一首古詩來超量召喚怪獸了。
『黑暗反逆超量龍』 攻擊 2500 防禦 2000
闇屬性,龍族,超量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黑暗反逆超量龍』的效果發動了,去除兩個疊放單位發動,吸收『王之不列顛號』一半的攻擊力,反逆釋放!」純子降低了王之不列顛號的攻擊力了。
『王之不列顛號』 攻擊 600 防禦 800
『黑暗反逆超量龍』 攻擊 3100 防禦 2000
臘雪一尺厚,雲凍寒頑癡,孤城大澤畔,人疏煙火微。
「墓地裡的『幻影霧劍』效果發動了,復活吧!『幻影騎士團 銹蝕月刃斧』!」純子用墓地的陷阱卡復活了怪獸了。
『幻影騎士團 銹蝕月刃斧』 攻擊 2100 連結 ↙↘→
闇屬性,戰士族,連結怪獸,在主要怪獸格2。
「翻開覆蓋的速攻魔法,『RUM—幻影騎士團進擊』,我要將階級4的『黑暗反逆超量龍』再次進行疊放,構築唐詩網路,北虜壞亭障,聞屯千里師,牽連久不解,他盜恐旁窺,超量次元變身!階級5,『霸弧反逆超量龍』!」純子升階召喚了怪獸了。
『霸弧反逆超量龍』 攻擊 3000 防禦 2500
闇屬性,龍族,超量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幻影騎士團 銹蝕月刃斧』有連結區域超量召喚的效果發動了,你場上的『No.39 希望皇霍普』可以被破壞了,幻影劈裂!」純子說著,希望皇被粉碎成灰燼了。
『月鏡之盾』的效果發動了,支付500分生命值,這張卡成為我下一張抽牌!」小次郎的LP從4000降到3500點,月鏡之盾返回了牌組。
「哼哈哈哈哈,果然是在我的預料之中。」純子說著:「『霸弧反逆超量龍』移除一個疊放單位發動,吸收場上所有怪獸的初始攻擊力,並利用『黑暗反逆超量龍』的力量,讓你所有場上的怪獸效果無效化,鎮魂釋放輓歌!
『霸弧反逆超量龍』 攻擊 4200 防禦 2500
憤悱欲誰語,憂慍不能持,天子號仁聖,任賢如事師。
「啊啊啊啊,我的『王之不列顛號』!」小次郎突然被困住在戰機裡面,戰機無法運作。
「戰鬥階段,『霸弧反逆超量龍』『王之不列顛號』發動攻擊,反逆的災禍違抗!」純子說著,之後霸弧反逆超量龍對小次郎的戰機發射電擊的吐息。
BOOOOOMMMMMM!」王之不列顛號被摧毀成火焰了,小次郎的LP從4000點歸零,只不過……
「唉呀,為什麼又是皮卡丘的十萬伏特呢!」武藏說著,她和Chara、小次郎和喵喵飛在天空中。
「我不知道,反正我們又被打敗了,被一個魔法少女!」小次郎說著。
「怎麼會這樣,我們居然還沒死?」Chara驚覺火箭隊三人組沒有任何皮肉傷。
「反正我們被打敗之後一定要說的喵!」喵喵說著。
好討厭的感覺啊!!!」火箭隊還活著並說出了退場的口號。


【某座墓園,槍兵團的首領赤馬零兒正在看著犧牲者】
「可惜遊矢無法過來這裡,雖然我覺得他實在太衝動了。」赤馬零兒現在正在看某位同事的墓碑,然後轉身過來跟艾格特說話。
「有關於菲莉西亞的事情還好吧?」零兒問著艾格特。
「我不知道,她殺了我的父母,我不知道她是兇手。」艾格特嘗試冷靜說著。
「有時候丘比說的話是不是真的,還得有所懷疑。」零兒說著。
「我把她趕走了,現在我覺得我很孤單……」艾格特傷心地說著。
「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零兒問著。
「我父母在我在加拉斯修行時死在縱火案,我也想知道縱火犯事誰,但是丘比是唯一的證人,他會在這個時候說謊嗎?」艾格特說著。
「菲莉西亞不可能事做出這種事的人,你要仔細想想。」零兒說著。
「咚咚!!」這時草叢發出了撞擊聲。
「我記得最近出現了彩虹火箭隊,他們是來報幸福的魔女的事件的仇的。」零兒說著。
「艾格特!是你嗎,我最近遇上了很麻煩的事情……」這時穿著大東制服的Chara跑出來說著:「可以幫忙解釋法唯這個妖精嗎?」
「果然,這身衣服,你到朝霧彩、姬河小雪的避難所來上學了!」首領零兒說著。

{待續……}

下集預告:
在假期的日子裡面,艾格特打算準備讓765的偶像和槍兵團的魔法少女出去海水浴場,讓她們曬太陽,這時候深月菲莉西亞帶著一個帥哥鬥牛士出現了,Chara要和菲莉西亞進行『沙灘上的黑暗遊戲』?結果就只是玩日本將棋而已,而且雙方似乎都不太會玩的樣子,不過在這個時候,名叫結成純子的少女剛好擦身而過,她是來躲法唯的追殺的?

{第二篇 黑暗遊戲就是所有的遊戲}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84866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魔法紀錄 魔法少女小圓外傳|遊戲王 系列|同人小說|魔法少女育成計畫|遊戲王 怪獸之決鬥|Undertale|魔法少女奈葉|偶像異聞錄|遊戲王 ARC-V|精靈寶可夢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cocoro112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遊戲王Persona 第... 後一篇:魔法少女小裕 與賽莉娜的...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nita3322帥哥美女們
讀者點文(◍•ᴗ•◍)ゝ---富豪刑警~神戶大助 https://home.gamer.com.tw/artwork.php?sn=5331761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2:16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